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娼门女侯 > 第7章  威逼利诱

第7章  威逼利诱

    因为关掉了冷水阀门,水中的玫瑰花瓣经过加热散发出热气,闻起来香气四溢,可那水却是沸腾着、翻滚着。李香兰被押到了浴池边上,江小楼一手死死扣住她的脖颈,一条腿跪在她腰间强行将她压住,迫得她动弹不得,口中冷冷道:“你胆子可真大,居然敢用这种法子害人。”

    李香兰面色发白,颤抖着道:“我……我不知道,我什么都没做!江小楼你别冤枉我!”

    死不悔改?江小楼一把抓起她的头发,迫使她仰起脸,轮圆了胳膊就狠狠的给了她一个耳光,打得十二分的响亮。

    “谋害无辜,罪不可恕!”

    两个丫头先后跑进来,恰好听见这一声,只觉得江小楼的语气酷似午夜寒枭啾鸣,让人心生可怕寒意。

    李香兰没想到江小楼真的动手,一张白皙面孔上顿时多了五道指痕,心头不由恼怒,大声喊道:“快来人啊!江小楼发疯了!快来人啊!”

    翡翠立刻扑上来要救她家小姐,江小楼瞥她一眼:“上前一步,我就将你家小姐丢下去!”

    翡翠心头一颤,登时不敢轻举妄动。

    江小楼勾唇一笑,盯着小蝶道:“关上门。”

    小蝶不知所措,站在原地半天都没敢动。江小楼漫不经心,眼底却浮起一层霜色:“你以为今天的事情你能跑得掉?”

    金玉叫自己看住江小楼,自己当然不能让她出事,再者姑娘们之间争风吃醋的事情多了,今天的事情闹大了,李香兰和江小楼都不会被罚,自己和翡翠一定不会有好果子吃,如果江小楼能够有法子堵住李香兰的嘴巴才最好!小蝶一咬牙,反身迅速落了门闩。

    李香兰惊骇地看着小蝶关上门,不停地挣扎扭动:“江小楼,你不能私下处置我!你才来几天,有什么事情都得交给金玉姐!”

    江小楼瞧见她这样,忍不住摇头轻笑:“之前我来到楼里,你就百般在金玉跟前挑拨离间,今天我不计前嫌替你解围,你却反而迁怒于我,真当我是软柿子吗!”还不待李香兰反应过来,她已经迫使对方的面孔逼近了那热气蒸腾的水池。

    “你知道,我本来对你那把椅子不感兴趣,是你自己送上门来!”

    翡翠动了动,可是触及江小楼微带锋刃的眼芒,所有动作立刻顿住不敢靠近。

    江小楼被压抑到了极致,迸发出来的情绪如同火焰爆发,那种被刻意培养出来的娇滴滴、怯生生的闺秀气质全无,反而透露出一种杀伐果断的凌厉。她体内蒸腾的那一种怨恨,将过去的一切全部推翻。当她决心抛弃从前那个软弱可欺的江小楼,她就变得充满决心,这一切,都是这些人逼出来的!

    谁挡在她的面前,就是她的敌人。

    李香兰的头皮几乎被那股大力扯掉,她万万想不到江小楼一个女孩子居然有这种疯力气,无论如何动弹不得,痛得眼泪直掉,连忙软了语气道:“江小楼,江小楼!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不是故意的——”

    “不是故意的?那你就是诚心的!”江小楼柔美的面孔,顿时冷漠又残酷,有杀伐果断的冰冷。

    对不起?对不起有用么,想要让她活活烫死,说句对不起就能求得原谅?!她已经不愿意再听别人对她说对不起了,每个人都会犯错,可有些错误是不可能被原谅的。江小楼清丽的面孔涌现出一丝冰冷,整个人柔柔弱弱,表情却又雷霆般威严,莫名叫人心口发紧。她将李香兰的头颅逼近了滚烫的水池,道:“刚才我若是在池子里,已经浑身一块好皮都没了,现在也该让你尝尝这滋味。香兰小姐,下一回可要记得,千万不要惹我生气。”

    话音刚落,李香兰的半边面孔要被生生按入滚烫的热水中。李香兰尖叫,身下腥臊液体控制不住地打湿了裙子,叫声几乎掀翻了屋顶。

    翡翠惨叫一声,浑身一抖,跪了下去,拼命爬过去死死拖住江小楼苦苦哀求。

    江小楼瞧见李香兰如此胆怯,不由一声冷笑,把手一松,李香兰一下子栽倒在地上,捂住自己的左脸哀号不止。她那张娇媚的面孔尽管没有完全浸入滚水,却已经是赤红一片,满是燎泡。

    “你为了私欲和泄愤,不惜伤害别人的性命,这次不过给你个小小教训。若是下次再乱来,我可有一份大礼送给你!”

    江小楼一字一顿,说的极慢,往日柔婉的嗓音却有惊雷之势。

    李香兰两眼一翻,瞬间昏迷过去!江小楼淡淡地对着两个几乎木雕一般的婢女道:“好了,现在去通报金玉吧。”

    消息传出去后,金玉偏偏外出未能赶回,李香兰的房间里,婢女翡翠跪在地上,战战兢兢。

    李香兰昏迷不醒,半边面孔烫的全是燎泡,形容可怖。

    大夫替她整治了一番,才叹息道:“小姐性命无碍,只是一定要静养,好好服药,不可轻易动怒更不能见风,否则……恐怕要一辈子顶着疤痕了。”

    江小楼倒是神色自若:“多谢大夫。”

    等大夫出去,李香兰猛然惊醒,却见到帐子外头坐着一个人影,身形娇弱,面容清丽,正是刚才还凶神恶煞的江小楼,她心头惊恐,厉声道:“滚!滚出去!快滚出去!来人啊!”

    “如果我是你,我就不会这样失态。”江小楼喝了一口茶,轻轻一笑。

    李香兰恨声道:“我一定会告诉金玉姐,让她——”

    “是你意图谋害我的性命,我本来还想替你遮掩,既然这样,那还是免了。你说金玉知道你的脸孔有一辈子好不了的可能,她会怎么对待你?是花重金替你医治,还是让你立刻滚出去,啧啧,我也很想知道。”江小楼悠闲地说道。

    李香兰震惊地盯着对方,此刻江小楼的面孔清丽逼人,眼底却满是寒峭与萧杀,令她心口发紧。

    江小楼微笑道:“李香兰,我素来是很大度的。”

    李香兰牙齿几乎在发抖:“你……你这个疯子!”

    江小楼笑容平常:“瞧你,咱们不过闲话两句,怎么吓成这个样子!”她突然将茶杯放在一边,主动坐上了床,靠近李香兰,眼眸微睐,柔柔一笑:“香兰姐姐,咱们今后可要和睦相处!”

    李香兰惊恐地看进了对方的眼睛,江小楼仿佛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冷漠,荒芜,叫人胆战心惊。美目流转之间,竟然见不到一丝感情。

    李香兰害怕地向后缩了缩。

    江小楼突然伸出手,李香兰惊骇地拼命向后退,可是对方纤纤玉手落在她的肩膀上,轻轻抚平了她白色中衣的褶皱,柔声道:“怕什么,我若是想要你的命,刚才就可以直接把你丢进沸水里去的,你放心吧,我会留着你,让你好好看着。”

    “看……看什么……”李香兰的声音抖动得格外厉害。

    “看什么,你终有一日会明白的。”江小楼笑得更加和蔼可亲,语气也格外轻柔,可是李香兰却恐惧的浑身发抖。

    就在这时候,外头传来一阵喧哗,金玉快步走了进来,她刚刚从外头赶回楼里就听说了这个糟糕的消息,一脸急色:“香兰,你这是怎么了?!”

    江小楼弧线优美的唇角微翘,浮现了一丝笑容。

    ------题外话------

    编辑:有人说你的女主是史上最惨女主……

    小秦:不,是世上最彪悍女主,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