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娼门女侯 > 第6章  香汤沐浴

第6章  香汤沐浴

    国色天香楼里专为一等的姑娘安排了安静清雅的住处,分派给江小楼的院子是挽月楼。屋子在院子的正中,窗口披着大片的紫藤花,里面雕花月门,落地花罩,一切都显得那般古朴精致、秀雅静美,一眼望去比之秦家的绣楼竟还要清雅三分。

    回到屋子里,江小楼面上浅笑才慢慢散去。她抚摸着琴案上的古琴,笑容微凝:“这把琴是……”

    婢女小蝶笑嘻嘻地道:“小姐,听说您善抚琴,这是专门为你准备的。”

    金玉倒真是舍得下血本,看来是拿定主意要让她当摇钱树了。

    江小楼信手将琴衣揭去,随手拨了拨琴弦,只觉琴音悠远古雅,有穿透肺腑之势。黑檀方几上还有两本古琴谱,一本是幽兰操,另一本是阳春雪,江小楼翻看了一会儿,面上饶有兴致。小蝶悄悄打量了一会儿她的神情,才垂下头去。

    很快有人将一个大箱子抬了进来。小蝶立刻上前指挥着人将东西取出来,只见到内中放着一只玉枕,一副琉璃棋子,两盒时下甄宝斋最流行的牡丹粉,若干首饰钗环,还有几样女孩儿家喜欢的新鲜玩意儿,显然都是刚刚置办的。

    江小楼一样一样观赏,小蝶耐心地等她看完了,才道:“小姐,您刚才说要沐浴,奴婢已经吩咐浴房准备好了药汤,您好好泡一泡,去去乏。这药汤里头都是放了好药的,对您伤口的愈合大有助益。”

    江小楼深深地看了眉清目秀、颇为讨人喜欢的小蝶一眼,点头道:“好。”

    寻常人半月沐浴一次,抬着水盆进屋子,国色天香楼不同,金玉早已派人修建了一座浴房。汉白玉的地面,光滑的浴池,专人供水,每天从早到晚都有热水,用专门的水阀控制冷热。但能够享用这浴池的,整个楼里不出五个人。为了这一个奢华的浴池,不知引来多少人的红眼妒忌,还有人以僭越为名到京兆尹那里告了一状,反倒被京兆尹寻了罪名痛斥一顿,这样一来,大家都明白了许多,再也没有人敢对国色天香楼指手画脚了。

    小蝶刚走到浴房门口,便瞧见一个丫头鬼鬼祟祟的,不由提高音量道:“什么人在那里!”

    翡翠眼见被发现,连忙过来,强笑道:“奴婢是奉香兰小姐的命来取点热水回去的。”

    取水便取水,何至于鬼鬼祟祟的,江小楼盯着那奴婢瞧了一眼,不以为意般地微笑:“去吧。”

    翡翠忙不迭地拎着裙子飞快退去,江小楼瞧她背影仿佛有鬼在追,目光不由幽幽出神。李香兰的个性素来清高,又被人捧惯了的,想必今天窝了一肚子火,她的婢女看见自己如同撞鬼,好像做了什么亏心事。不,或者是将要做。

    “小姐,您怎么了?”

    “没事,走吧。”江小楼进了浴房。

    小蝶要替小楼去了衣裳,却被她一个手势阻止,不由露出吃惊神情。

    翡翠好容易等江小楼进了浴房,立刻悄悄溜进了浴房小隔间。

    “小桐,我来给我家小姐要点洗脸水!”

    “哎,我马上准备!”小桐立刻应了,转身在黄铜水壶里倒了水。

    翡翠接过却不着急走,反而过去笑嘻嘻地拍了拍小桐的肩膀,道:“好妹妹,瞧你大冬天也热的满头汗,歇息一下,活儿给我罢。”

    小桐向来和翡翠感情不错,听了这话感激地道:“不用了,我干活都习惯了!”

    翡翠赶紧凑上去咬着耳朵说:“傻丫头,我把小姐赏的茯苓糕热了热,很好吃,就在小厨房温着呢,你快去吧。”

    小桐一听咽了下口水,说:“这……恐怕不行,这活儿离不开人。”

    翡翠看着她,嗔怪:“不是有我吗?实话跟你说,小姐现在心情不好,我也不敢过去惹她心烦,在你这里躲一躲!”

    “那就多谢了!”香兰小姐脾气那是出名的不好,小桐听了这话信以为真,欢喜的将手在围裙上擦擦,如同一只蝴蝶一样地飞出去了。

    翡翠见她确实走远了,侧头听着不远处的动静,待确定浴室确实有人之后,她的一颗心突然砰砰直跳,呼吸急促。

    眼睛瞪着阀门,手竟然有些发抖。

    李香兰说,只要事情办成了就将一切推到小桐的身上,横竖人到时候都毁了,想金玉也不会为此得罪当红的李香兰,可翡翠毕竟胆怯,站了好久都没动静。

    突然帘子一掀,冷风猛地窜进来,翡翠吓了一跳,立刻回过头来,却见到李香兰一脸恼恨地站在门口,不由整个人结巴了:“小姐……奴婢……奴婢……”

    “没用的东西!”李香兰眯起眼睛,透出阴冷的犀光,三两步上来,一把推开了翡翠。

    翡翠有些害怕:“小姐,万一别人知道……”

    “知道什么?谁会看见咱们!小桐那丫头只是个粗使的,到时候给点银子就能让她全认了!这种事情你又不是第一次干,怎么还这么窝囊!”李香兰一咬牙,一把握住冷水阀门,用尽力气,猛然一下关上!

    她的面上现出得意的冷笑,只等着江小楼被活活烫死!

    可是,一片寂静,没有惨叫声,没有沸腾的求救声。

    李香兰皱眉,旁边的翡翠连忙道:“小姐,咱们快走吧!”

    李香兰这才猛地惊醒:“对,先离开这里!”翡翠刚掀开帘子,却见到一张笑脸在门外等着:“香兰小姐,这是去哪儿啊?”

    门外不是别人,而是衣衫齐整、笑容轻浅的江小楼。

    李香兰面色一下子变得惨白,失声道:“江小楼……你……”

    江小楼面带笑容,声音却平淡:“这天气这么好,出来散步么?”

    李香兰心头大为惊骇,几乎说不出话来,翡翠立刻道:“是……是烧水的小桐说水都要留着给您沐浴,奴婢去禀了小姐,这才一同来……想同管事的丫头再商量一下。”

    “哦,是么?”江小楼微微一笑。她只以为李香兰素来被人捧惯了,可没有想到这女人心思如此歹毒,不过为了争风吃醋,竟然想要将自己置于死地。

    江小楼不知道,这浴室发生过的惨剧不是第一回了,只是全都被金玉用意外遮掩了。

    江小楼看了一眼水阀的方向,又看了一眼李香兰,沉下脸道:“既然如此,那就劳烦你跟我去浴池走一趟!”

    李香兰面色一变,顿时不说话,扭身往外跑。江小楼眉梢一扬,准确下手一把扣住了李香兰的手腕,她的手劲极大,李香兰一时竟是骇住了:“你……你要干什么!”

    江小楼冷笑一声,头也不回地拉着李香兰进了浴房,李香兰鲜红蔻丹的手指扒拉着门框,门框哗啦哗啦地响,却还是抵挡不住被迫松了手。她急得连忙扭头:“翡翠,你是死人啊!”

    翡翠吓了一跳,心慌意乱:“江小姐,您快住手!快住手啊!”

    浴房在国色天香楼最里边,一般这时候没人来,此刻的响动没有惊动任何人,翡翠在出去喊人和亲自去救李香兰之间犹豫了片刻,一跺脚赶紧跟了上去。小蝶被这一幕完全惊住,只觉得一颗心要跳出来,这时候去叫人根本来不及,她只好也一头跟着闯了进去。

    ------题外话------

    感谢送花花和送钻钻的孩纸们╭(╯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