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娼门女侯 > 第5章  无故结怨

第5章  无故结怨

    江小楼仿佛看不懂金玉的眼色,面上带着清雅笑容走到阁老身侧坐下。杨阁老斜睨着她:“小丫头年纪不大,口气不小,看来是读过不少诗文了?”

    江小楼面不改色:“阁老谬赞,只是认得几个字罢了。”

    她何止读过书,年少之时她琴棋书画哪样不通哪样不精,若非如此秦思何至于将她当成最好的礼物送给紫衣侯。只是她不愿意成为他人玩物,故意装作文墨不通、技艺不精,入府后甚至连话都不肯多说半句,只肯做个木头美人,存心想要失宠罢了,却未曾想到不论她如何逃避,都逃不过为人鱼肉的命运。

    既如此,她又何必再逃?

    江小楼的言谈显然让杨阁老大为不满,他见过的名门千金、青楼名妓等各色女子何止千百,却无一人敢在他面前大放厥词,他不由冷笑,指着旁边一名青衣中年文士道:“你瞧瞧,他比我如何?”

    文士连忙道:“阁老,我袁秀不过区区白衣,又怎能和您相比!”

    他话说的轻松,可江小楼却在入包厢前就知晓此人身份,他的确是白衣,却是当今陛下身边最为宠爱的词臣。天子身边的奴才都比地方大员要重三分,何况是得到皇帝青睐的白衣卿客?今日若江小楼回答杨阁老强,那就彻底得罪了袁秀。若回答袁秀强,反过来杨阁老也会发怒。怎么说她都是错……

    杨阁老不过是在找一个发怒的契机,他要逼着江小楼出丑、认错,挽回刚才的颜面。

    一众人等都盯着江小楼,金玉心头一笑,强出头就是这个下场,她可不会挽救江小楼,让她知道教训,将来就会乖乖听话。

    江小楼容色淡淡,长睫毛下的双眸婉若秋水,潋滟出摄人的柔情:“阁老,朝臣也;袁公,文人也。经纶朝政,侍君泽民,则袁公不及阁老;嘲风弄月,词章华彩,则阁老不敢望袁公。”

    杨阁老听闻此言,足足有半刻的功夫都没有说话。江小楼这个回答实在太妙了,袁秀是多情文人,自然擅长华丽的词章,杨阁老是国家栋梁,自然立足朝堂、福泽万民,再加上她言谈巧妙,语气婉转,并不得罪袁秀,也将阁老架到高空不能下降,活生生叫他发不出火气来。这样的外交辞令,纵然他听了怕也要青眼三分。

    智者之间的较量,本就难分胜负,更不宜轻言对错,别看这丫头身份卑贱,杨阁老反倒越发不好与她计较。毕竟才倒是其次,关键是这份随机应变、处变不惊的气度,叫人心折啊!

    江小楼又给杨阁老斟酒,始终笑容恬柔。她见识不俗,琴棋书画诗酒茶无一不通、无一不晓,而且她这个人很有意思,任何一个枯燥的话题都能谈的妙趣横生、别有意趣,等到一盏酒喝完,杨阁老酒足饭饱,高高兴兴的告辞离去。

    金玉迎上江小楼,脸上笑出一朵花来:“好!好!从今日起,你就升为一等,来人,还不替小楼准备闺房!”

    “金玉姐,小楼这个名字用在这里不妥,还是叫我桃夭吧。”江小楼和颜悦色地道。

    金玉一怔,随后抚掌大笑:“桃夭、桃夭,果然是个好名字!”

    小楼是父亲所取的名字,这等轻贱自己的人又怎配叫一声呢?江小楼笑模笑样,半点不露声色。

    一等的姑娘这楼里只有四个,全都是经过悉心调教的,江小楼一夜之间跃升一等,实在叫人难以想象,一时旁人无不投来羡慕嫉妒的眼神。金玉却不理会,她抬举江小楼不光为她的聪明头脑和口齿伶俐,最关键的是刚才江小楼画了一幅画送给杨阁老。

    画上的兰花栩栩如生,闻之竟然还有清香拂面,令人啧啧称奇。阁老乃三朝老臣,讨好了他,江小楼的前途光辉灿烂,她怎能不抢先下手?

    江小楼面上露出三分笑颜,似是心满意足:“如此,今后就请您多加照拂。”

    当初她被吊挂起来毒打之时,金玉用了针刺指甲、铁烙皮肉等种种酷刑也不能让她屈服,还曾气急败坏地大骂道:“我白花花的银子买了你来,你推三阻四,总是不肯接客,哼,买了你来当观世音菩萨,在楼里头供着好看么?打,给我狠狠的打!”

    言犹在耳,那一副狰狞模样与如今的笑面菩萨判若两人,而江小楼也是一副彻底想开、心无芥蒂的样子。

    可惜金玉忘记了,一个连死都不怕的人,辱骂与皮鞭又如何征服她呢?她以为江小楼转了心性,绝想不到对方早已磨刀霍霍,还在做着摇钱树的春秋大梦。

    李香兰的婢女翡翠进了门,瞧见李香兰穿着一身浅白色衫子,下裙上是刺绣描金的红牡丹,只露出樱桃红的鞋尖儿,看起来香艳夺目,唯独一张脸冰雕一样看不出喜怒。翡翠心里不安的很,一脸的笑一下子冻了起来,声音有点发颤:“小姐,茶来了。”

    等翡翠把茶摆放在桌子上,李香兰这才懒懒地伸出手捧了茶盏,水未沾唇便勃然变色,鲜艳的红唇中迸出声来:“你这个混账丫头,是诚心要烫死我吗!”

    翡翠来不及辩解,那茶盖儿已经劈头打了过来,翡翠额头挨了一下,登时红肿起来,她也不敢去擦,只顾着叩头求饶:“小姐,奴婢错了!奴婢错了!”

    李香兰的神情本是极为冷漠,此刻眉头向上竖着,杏眼圆睁,一张艳红的嘴巴咬牙切齿,尖锐的声音如刀一般尖刻:“好啊,你们一个个都打量着我好欺负不是,居然敢拿我寻开心!”

    翡翠吓得够呛,她当然知道李香兰是在指桑骂槐。从前她可是国色天香的第一把交椅,一直风光无限,不要说被人当众羞辱,连硬话儿都不曾得到一句,可如今不过去晚了一步就被人当面呵斥、颜面尽失,现在她的一口恶气不敢向杨阁老去发,全都怪在了江小楼的身上!在李香兰看来,小楼今日的解围不是帮忙,而是一种不可掩饰的羞辱!是在挑衅她,你做不到的事,我可以!

    李香兰涂着鲜红蔻丹的指甲几乎将帕子划出一条条的痕来,神情变的鲜艳而残忍起来:一个小贱人,来楼里没两天居然就妄想爬到她的头上,哪儿那么容易!

    翡翠低头小心地捡起地上的茶盖儿,却突然听到李香兰问了一句:“现在那人在做什么?”

    翡翠战战兢兢,大冬天的居然出了一头冷汗,汗水滴下来污了细黛也顾不上,只顾赔笑道:“刚刚奴婢瞧她的丫头出来吩咐准备香汤沐浴。”

    李香兰越想越不甘心,刚才包厢里人人对她投以的冷眼一一划过眼前,她霍然站起身,在屋子里踱了两步才缓缓走到翡翠身侧,竟佯作不经意地笑了笑:“香汤沐浴?金玉还真是看重她呀!”

    李香兰平素一副高不可攀的模样,偏生客人们还就爱这个调调,所以千方百计捧着,谁料今日难得在杨阁老那里碰了一鼻子灰,她自然要找人发泄心里头的怨愤。还有一条重要的原因,李香兰今年二十二岁,在风月场上年纪已是大了,金玉这两年四处寻找可以替代她的人选都一无所获,偏生莫名其妙冒出来一个江小楼,她可不会甘心这么快就被人取代!

    想到李香兰的手段,翡翠不禁打了个冷战:“小姐,如今对她动手,万一……万一……”

    李香兰冷冷斜睨她一眼,红唇吐气如兰:“量小非君子,无毒不丈夫,她爬得这样快,只会摔得更惨,你只需要按照我说的去做就好。”

    ------题外话------

    女主是招黑体,哈哈哈哈哈哈哈,请叫我开金手指的小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