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娼门女侯 > 第3章  奇货可居

第3章  奇货可居

    大夫上药的时候,江小楼疼得浑身抽搐,身体随着呼吸剧烈的震动。

    大夫心头一颤,正要转身将药巾洗了,却不料一只血淋淋的手已经紧紧抓住了他的手腕,大夫惊得几乎跳起来:“你……你……你要做什么?”

    江小楼一声不响地盯着他,漆黑的长发从肩膀散落下去,整张脸因为失血过度,苍白得没有血色,她小小声问道:“刚才送我来的,是什么人?”

    大夫一阵沉默,直到那只攥住自己手腕的手颤抖的更加厉害,他才赶紧回答:“我也不知道啊,他们只是留下银子就走了!你别乱动,要好好养伤!”一边说话,一边自言自语,“伤的这么重,居然还能活下来,真是奇迹。”

    江小楼没有说话,她能够爬出来,是因为她不能死,她必须活下来。

    下意识的咽了咽有些发干的喉咙,大夫迟疑了一下,小心翼翼地给江小楼上药。

    药一沾上伤口,剧烈的疼痛让她低低的抽了口气,那一双眼睛立刻变得水汪汪的,要落泪却落不下来的模样。

    这完全是人的本能反应,显然并非江小楼故意。老大夫活了七十年,还从未见过一个人的眼睛这样活色生香,不由小心肝抖了抖,余下的话全都混沌沌的凝在喉咙里,忙别过眼睛不去望她。上好了药,大夫立刻道:“你在这里歇着吧,那个救了你的人说过几天还来看你。”

    江小楼想要点头,却因为浑身撕裂般的疼痛动弹不得,她只是眨了眨眼睛,大夫便拉着傻了一般的药童进了内室。

    江小楼轻轻闭上眼睛,老天爷既叫她不死,她就一定要想方设法活出滋味来;那些人不把她当人,她还非要做个人上人!

    江小楼伤得极重,接连十日药石不进,高烧不退。但是再恶劣的情况,她也依然显得很安静,连一声抱怨也没有,愈发让人觉得她十分与众不同。

    也许是她顽强的生命力连阎王都犟不过,第十一天,高烧终于退下去了。

    王大夫行医多年,从未见过江小楼这样顽强的病人,退了烧就开口说话,两天就撑着起床,五天就蹒跚行走,虽然全身重重叠叠的掐拧、灼烧和鞭打的伤痕,几乎没有一块好肉,可神情却无比轻松自然,仿佛压根不知道痛一样。

    这……还能算是一个人吗?王大夫疑虑重重地盯着江小楼的动作,摇了摇头。

    江小楼在等,等她的救命恩人上门。

    害了她的人,她要报仇。救了她的人,她要报恩。

    只可惜等了足足一个月,江小楼没能等到谢连城,反而等到了国色天香的老板娘金玉。

    国色天香是大周朝最高级的青楼,没有之一,而金玉便是逼迫着江小楼挂牌的罪魁祸首,也是命人毒打她的人。按照道理说,仇人见面理当分外眼红,可金玉一瞧见江小楼立刻泪水涟涟:“我的好妹妹,怎么伤成这个样子!”

    回春馆每天病人来来往往,人多口杂,很容易便将药馆收留了一个重伤美人的消息传扬了出去,更别提国色天香是一等一的销金窟,想要知道江小楼在何处简直是易如反掌,所以金玉便立刻赶了来。她虽然已经年近三十,却生得十分漂亮,再加上体态风流、笑如春风,自然颇有风情。

    王大夫不安地看了一眼江小楼,嘴巴动了动似乎要说什么,可是看到金玉那张笑盈盈的面孔,终究是忍住了。国色天香绝不是一般的地方,金玉的背后可是数不清的达官贵人在撑腰,谁敢和金玉作对?

    江小楼注视着金玉,一言不发,那一双白皙的面孔上一丝表情都没有。

    金玉不以为意,反而笑着问大夫:“她的病好了吗?”

    大夫咳嗽一声:“原本她受伤严重,失血过多,心、肺、肝、脾、肾哪里都有伤,是必死无疑的,好在她人坚强,硬生生扛下来了,只要以后好生养伤,没有性命危险。”

    金玉对这些并不在意,她只要知道眼前的江小楼不会死就好,至于会不会留下病根压根不重要。她媚眼生春地一笑:“既然如此,今日我就带着小楼回去了。”

    大夫吃了一惊:“这……怕是不妥,我也是受人之托照顾她,你这么贸然把人带走了,我怎么向人家交代!”

    金玉桃花瓣一般的嘴巴张张合合:“王大夫,江小楼可是我们国色天香楼里头的人,她的乐籍还未脱,怎么都不可能留在这里的。”

    大夫还要说什么,却突然听见一个轻轻的声音:“王大夫,多谢你救了我,我应当回去了。”

    这话是江小楼说的,但连金玉都惊讶地看着她。刚入楼里,江小楼性情倔强,软硬不吃,金玉本可以命人用强,只可惜这丫头还是个清倌儿,若是真的用了强也就不值钱了,所以才用尽一切方法往死里折腾,然而偏偏是个硬骨头,不管怎么打都不肯松口,她一股子邪火上来命人直接打死丢进了乱葬岗,却不料这人还能活过来。

    要说江小楼还是清白之身,可能都没人相信,但事实如此,秦思当她奇货可居,紫衣侯不屑一顾,裴宣更是处处提防,以至她到今日还是完璧,所以金玉才想要借此抬高她的身价。

    江小楼很明白,国色天香的每个女子都是有记录的,卖身契在金玉手里攥着,人若死了也就罢了,若是还活着,那一辈子也别想脱离乐籍。

    金玉眼珠子滴溜溜地一转,风情万种之间带了三分诧异,似是惊讶一个烈性人怎么突然改了个性,变得如此好说话,她还以为非得动一番干戈,却不料江小楼立刻开口应允,难道人死了一回也变得聪明了?

    江小楼微微一笑,眼眸盈盈如波:“金玉姐,咱们走吧。”

    大夫看着江小楼随着金玉离去显然大为着急,下意识地追出门外,却突然瞧见小楼转身,苍白面上带了一丝郑重:“大夫,若有机会请帮我转告那一位公子,救命之恩没齿难忘,江小楼结草衔环,非报不可。”

    她一介沦落风尘、自身难保的女子,居然还想要报恩?王大夫有些怔忪地望着她,一时不能言语,却见到江小楼毫不犹豫地上了车,帘子落下,马车很快绝尘而去。

    马车里,金玉靠上繁花似锦的靠枕,笑意中带了三分试探:“小楼,你可是真明白了?”

    “金玉姐放心,我都死过一次了,还有什么想不通呢?”江小楼只是微笑,神色平静。

    金玉疑惑地看着她,江小楼却已经掀起帘子看向了窗外。

    透过车窗望去,沿途尽是茶楼酒馆,商铺店肆,一户紧靠着一户,空气中飘着茶香、酒香、胭脂香粉的味道,江小楼明白,大周朝那了不起的繁华与富庶越来越向她逼近了……

    将一切尽收眼底,她垂下了眼睫,掩住眸中思绪:金玉啊金玉,你若将我打死也就罢了,打蛇不死,你又怎能快快活活?江小楼既然立誓复仇,第一个便要拿你练刀。所以这国色天香楼……纵然你不来找我,我也是要回去的。

    ------题外话------

    大家都说此文重口味,口胡,明明是小清新!谁能比我更清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