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娼门女侯 > 第2章  夜半惊魂

第2章  夜半惊魂

    天色还未亮,一辆马车走在大街上,马车的四角全都挂着牛角灯笼,红色的穗子垂挂下来,穗子下面各自吊着金铃铛,随着马车的行进发出叮叮当当的声音,足以彰显主人身份的不凡。到处都是黑漆漆的一片,唯独马车两旁的灯笼照亮了一尺方圆。车夫有条不紊地驾驶着,马蹄的回声在这静谧的时间格外空旷。

    马车拐入一条长街,忽然,马儿受惊一般发出一声长嘶,车夫连忙勒紧缰绳。

    马车骤然一停,靠着车壁闭目养神的谢连城蓦地睁开眼睛,旁边的青衣侍从怀安连忙探出头去:“外面怎么回事?”

    车夫跳下了马车前去查看,稍过片刻惊得面无人色地跑过来:“大少……外头……外头有一具女尸!”

    怀安吃了一惊,赶紧挑了帘子一咕噜滚下马车去,顺着车夫那颤抖的指尖望过去,果真见到一个衣衫褴褛的女子孤零零地趴在雪地上。怀安跟着谢连城到处走南闯北,胆子到底大一些,忙不迭跑近了,却被那年轻女子的惨状惊得呆住。

    这……这个鬼样子,还像是个人吗?!

    “怀安,这女人是不是哪家跑出来的姬妾?怎么这个时辰在这里,要不要到处问问?”车夫试探着问道。

    怀安被车夫这话气得小脸一红,瞬间炸毛:“你蠢啊,这事一看就蹊跷,这附近都是深宅大户,正经人家的姬妾又怎会死在街头?”

    “到底出了什么事?”

    这边两人正在说话,身后突然传来一道嗓音,暗夜里听来,声音缓缓的,清澈而沉稳。

    车夫一听如蒙大赦,连忙道:“大少,您来瞧瞧!这个女人不知道死了没有!”

    谢连城迈步过去,怀安看了一眼他垂在地上的大髦,露出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谢连城看了他一眼,道:“无妨。”径直向那女子走了过去。

    怀安一拍脑袋,赶回马车,取了灯笼照过来,彻底看清那人的瞬间谢连城皱起眉头。

    这女子全身从头到脚都是伤痕,一动不动仿佛早已成了雕塑,谢连城走近去,居高临下的看着那人,可闻一片寂静中微弱的呼吸声,她的衣衫边缘还在不断往下滴答着血迹,染得洁白的大地血污不堪。

    一路拼死从墓园爬出来,江小楼几乎耗尽了全身力气,眼看着真要就这样被白雪掩埋,突然听见一阵沙沙的脚步声传到了她的耳朵里。因为周围的环境是这样的安静,以至于那人的脚步声是如此的突出,他一步一步走过来,如此的轻微却如同鼓点打在她的心上。

    有人来了!她的心脏在瞬间开始猛烈的跳动起来,那般不由自主。

    勉力睁开双目,先是看到了一双纤尘不染的鞋子,随后她缓缓抬起眼睛。

    年轻男子就站在了丈许之外的地方,那是一个极为俊美的男人,黑色的大氅,领口滚了一圈白狐毛,他有一头乌黑的头发,头上束着碧绿的玉冠,饱满的额头,浓密的眉毛,眼睛长长的,鼻梁高挺,下巴方正却偏偏有一道美人弧,唯独嘴唇略显苍白失色。

    在烛火的映衬下,他那如同羊脂玉一般莹润洁白的面孔微微泛出明灭的光影。

    “救救我……我……救……”江小楼拼命地想要向他爬过去,可她的身躯仿佛已经冻僵了,一动也不能动。

    这声音虚弱、无力,但却像锥子一样直锥进人心,是万千惨烈遭遇化作的请求,也是暗夜孤身被弃雪地的绝望,更是纤纤弱女被命运压迫的无力抗争,声音明明风一吹就散,可谢连城却从她的声音中听出了抑郁和悲愤。

    她不想死,尽管浑身浴血,连个人形都看不出来,她还是不想死,那一刻的震撼让谢连城的表情有瞬间的凝滞。

    怀安虽然惊讶女尸居然还有气,却也皱眉:“少爷,咱们别管这个人了,现在这时辰出现在大街上的能有什么好女人,咱们何故平白管这等闲事,走吧走吧!”他焦躁不安地看了一眼天空又开始纷纷落下的大雪,心头十分担心。

    车夫看着怀安,嗫嚅地嘟囔了一句:“那也不能见死不救啊!”

    怀安恶狠狠地瞪圆了眼睛,呵斥道:“你懂什么!没看到这女人身上伤痕吗,说不准是从那等不干净的地方……”

    他的话还未说完,却听见谢连城开了口:“怀安。”

    怀安一震:“少爷。”

    “送她去最近的药馆。”谢连城不再看那女子,只身上了马车。

    怀安十分不满少爷的多管闲事,可他却不敢多言,少爷的脾气他再了解不过,只要打定了主意绝无更改的。

    低头看了这女子一眼,怀安不满地撇嘴:“真是好命!”说完,他便招呼车夫,将那年轻女子一起抬着上了马车。瞬间一股带着铁锈味道的腥气顺着夜风扑到他的脸上,怀安几乎要呕吐出来,只不敢惊动马车里的主人,扶着她在马车外头陪车夫一起靠着。

    马车一路颠簸地来到了这条大街上最有名的医馆回春堂。

    回春堂大半夜被一锭银子敲开了门,等大夫看到江小楼那张灰白的没有一丝血色的脸,立刻吓了一跳:“这……这不是死了吗?”

    “还有气!你就开方子吧,能不能活下来看她自己的命!”怀安瓮声瓮气地道,把江小楼扶着送上了床榻。

    看着这种可怖如同尸体一般的病人,大夫喉咙里干干的咽了咽,停了停,有些手足无措的望了望江小楼白得吓人的脸,想着那诊金,终于下定决心般的抹了抹头上的汗,吩咐药童去拿药箱。

    他自己瞧着满身是伤的江小楼,左右为难的选了半天,最后才选定地方,拿了剪刀将一件血衣裁了开来。

    怀安原本是不情愿救人的,可瞧见那露出的皮肤上豁着长长血口的伤处,也不免头皮发麻。这种德性还要坚持活下来,这女人真叫人震撼。

    大夫在最初的犹豫之后已经恢复正常,他动作熟练地沾着水把已经沾粘上的血衣化开,又拿着药巾一点一点的轻压上去,把皮肉上的黑色血块一点点去了。

    衣服和皮肉粘在一起,纵然大夫经验丰富却也非同一般的痛苦,江小楼握紧了拳头、咬紧牙根一声不吭。

    怀安瞪大了眼睛,只觉对这女子下手的人相当歹毒,几乎都是往死里整。场面血腥可怖,他到底忍不住赶紧又取了一锭银子出来塞给药童:“这个是我家公子给的药资……过几天我再来瞧瞧……先走了!”说完不等人开口,已经逃命似的挤出打开了一半儿的门板。

    大夫回头望了一眼,哀叹一声,正要低头上药,却突然撞上江小楼的眼睛。

    这女子除了脸,全身上下已没有一块完好的地方。原本连她的面孔也被凌乱的长发遮着看不出相貌,这样一动,才惊觉她长着令人叫绝的一双眼睛。那眼睛,真是秋水盈盈,似乎晃动一下都会满得漾了出来。

    大夫一看到她的眼睛,魂便给勾住了,恨不得自己变成个灰尘砂粒什么的蹦进去,淹死在那柔柔的波里,才叫过瘾呢!因为有了这么出色的眼,其它书里头描述美人的什么面如桃花、髻发乌云、俏脸生春什么的,就显得不怎么重要了……

    ------题外话------

    编辑:既然大家都要求客串,我也要。

    小秦:我早有安排\(^o^)/~

    编辑:斜眼,真的吗?

    小秦:嗯,你叫金玉,国色天香楼的老鸨。

    PS:要求客串的孩纸们,好好留言排队吧,小秦白天要培训不在线,回来后会尽量回复留言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