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娼门女侯 > 第1章 棺内重生

    大周

    冬至日,刚过亥时,天色已经漆黑如墨。白天一场大雪过后,照的整个大地都是白茫茫的一片。各行早已歇业,街上空无人烟。原本沉静的雪地上传来嘎吱嘎吱的响动,一老一少两个短衣男子一前一后悄悄进了墓园。说是墓园,其实是乱葬岗而已,大多数的尸体都是随随便便地就地掩埋,连一卷席子都没有的也比比皆是。

    “师傅,你说咱们会不会被人发现?”年轻人胆怯不已,悄悄问着老人。

    “挖人坟墓又不是描画绣花,怕就别干!现在王家急着给儿子找个老婆,开价就是十两银子!你动作快点!”老人眯了眯眼睛,不耐烦地呵斥了一句。

    年轻人不敢抱怨,握紧了手里的铁锹,却又下意识地站住脚步抬头望向天空,黑压压的乌云沉沉笼罩,一丝的月色都瞧不见,阴风嗖嗖的刮着,手中的风灯忽明忽暗,似乎随时都可能熄灭,让人不由自主浑身发毛。

    若不是这买卖一本万利,他才不会大半夜冒着风雪跑到这个鬼地方来!

    一般的盗墓贼都是冲着达官贵人或豪门富户墓中的古董玉器而去,而这一老一少却反其道而行,不选择高门大户的家墓,反而不辞辛苦跑到这个极为破旧的无名墓园来。这全是因为大周贵族普遍迷信于风水,为了不让家族出现孤坟而影响家宅后代的昌盛,便千方百计地为未婚去世的子女配冥婚,所以这一老一少才会出现在这里,他们获得年轻的女性尸体后,将会冠上假籍贯和清白身世转手卖出,真正一本万利。

    经验丰富的老人最先发现一个新墓,兴奋地道:“这个挖出来看看!”

    年轻人不敢反抗师傅,一铁锹又一铁锹地挖下去,终于将墓挖开,里面没有棺材,只有一卷破草席,他壮着胆子去掀开草席,里面赫然躺着一个人。提了灯笼一瞧,这人头发一绺一绺结在一起披散着,满头满脸全是血,根本看不出本来的面目,却也能勉强看出是个身形娇小的女子。待看清她身上的衣服到处破损,触目惊心的都是可怕伤痕后,一阵血腥夹杂着恶臭险些熏得年轻男子当场吐出来。

    在旁边蹲着抽水烟的老人瞪大眼睛,连连摇头:“这个不好!身上打成这个样子很难收拾,再找!”

    年轻人叹了口气,胡乱洒了两把土下去,立刻丢下这个墓,亦步亦趋地跟着老人另寻别处。

    老人正低头捻着泥土,揣测埋下去的时辰,却突然听见素来胆小的徒弟惨叫一声,他忙不迭地回头低斥:“蠢东西,你想把人都叫来啊!”

    年轻人惊恐地瞪着不远处,手上的风灯啪地一声落在了地上,另一只手连铁锹都拿不稳,一个劲儿地颤抖:“那边……那……”

    老人顺着他的眼神望去,却见到一个人摇摇晃晃地向他们走过来。

    洁白的雪地上,这人走过的地方,留下一个又一个血脚印,触目惊心。她每走一步,身上就有血水渗出,各种新旧不一的伤口,混着黑红的污渍惨不忍睹,身上几乎没一个地方能看了。她走得摇摇晃晃,仿佛整个身躯都是僵硬的。

    更可怕的是,这个人分明是从刚才被他们挖开的墓里爬出来的。

    “啊——”一声凄厉的惨叫惊破天际,老人不顾一切地率先冲了出去:“鬼!鬼啊!”

    年轻人像是被这一声惊醒,魂飞魄散地一把丢下铁锹,没命地跟在他师傅身后一起狂奔而逃,他们几乎用尽了这辈子吃奶的力气逃命,压根没有看到在他们飞奔而逃后,刚刚那个脚步蹒跚的“鬼魅”已经倒在了地上。

    江小楼勉强走了几步之后,再也无力支撑过于虚弱的身体,一下子栽倒在雪地上。

    紧接着,她轻轻向那两个人奔逃的背影伸出手去,轻轻呢喃着:救救我,救救我……我还没有死啊……

    可惜那两个人过于恐惧,根本不会回头来仔细听她到底在说什么。

    江小楼浑身的衣物无比单薄,到处伤痕累累,一沾上冰冷的雪地,她几乎疼得无以复加。突然有什么东西落在眼睫,她扇扇睫毛,才发现是雪,下意识地抬起眼睛看天,只见点点雪花落下来。

    强撑着的一点意识渐渐涣散。

    蓦地,她想起七年前的一日,那时候她的父亲还在世,她依旧是江家闺秀。父亲带着她来到至交秦家,她第一次见到了秦家公子秦思。桃花林中,细雨飘飘,父亲亲自鼓琴、秦思持剑起舞,她且笑且看。多年过去,父亲音容笑貌早已模糊,但她依旧记得那首曲子的唱词……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之子于归,宜其室家。

    桃之夭夭,有蕡其实。之子于归,宜其家室。

    桃之夭夭,其叶蓁蓁。之子于归,宜其家人。

    她知道父亲特意选的曲子叫桃夭,年幼懵懂的她以为父亲是希望她像春日骄阳下桃花那样鲜艳、美丽,后来在大哥的打趣之下方才知晓,他是用桃树的枝叶茂盛、果实累累来比喻婚姻生活的幸福美满,一切都含着慈爱的父亲对女儿婚事的殷切期待。

    父亲是要将她许嫁给秦思,纵然年纪小,她也不禁两颊飞红,目光躲闪,在夭夭桃实、灼灼花枝的衬托下,人若桃花,两相辉映,大哥见她害羞,扶着桃树笑得打跌,几乎惊落了一树桃花。

    后来,灼灼的桃花仿佛是春天的火,渐渐燃起她莫名的相思,那少年在江家走过许多回,既俊雅,又温柔,每次相遇时,他微微一笑,就捉住了她的灵魂。

    “他终有一日要来娶我。”她这样温柔地等待,夏蝉唱完了,秋雁飞过了,终于听到订婚的确切消息。那一日,父亲和大哥的每一言她都隔窗听见了,心儿一如活蹦乱跳的小鹿,她几乎担心那心脏会不受控制地跳出来。

    然而,父亲的身体却渐渐虚弱下去,终于一病不起,大哥江晚风远行经商,不放心她一人在家,小心翼翼地将她托付给秦家,年仅十三岁的江小楼带着十万两嫁妆成为秦府娇客。初始未来公婆慈爱,秦思呵护,她自以为找到今生依靠,竟在秦家落难之时傻得将十万两尽数交出,解了秦家燃眉之急。待得秦思以一介商贾之子取得当朝探花郎,往来皆是达官贵人,她的世界一夕风云变色。

    “大周名门相互联姻,都会有彼此利益上的联系,也会互相照拂和庇护,我虽是当朝探花,却也孤掌难鸣。若是迎娶名门之女,对我的仕途大有进益!”温文尔雅的秦思一脸理所当然,“小楼,我未来的夫人将是御史千金,真正的名门淑女,当然我也不会弃你不顾,这秦府自会给你一席之地,让你今生有靠。”

    在强势的秦家面前,江小楼一介弱女子退让了,她让出正妻之位,十万两银子的付出仅能在秦家勉强暂居。可这并不是结局,而是她苦难的开始。随着她变得越发美丽夺目,秦思为步步高升,竟要将她献给权势煊赫的紫衣侯萧冠雪为妾。她不肯依从,偷偷带着乳娘逃出秦府想要去寻江晚风,却半路被秦家抓回来。她百般恳求皆无效果,秦家人虎狼之心终于暴露,把她相依为命的乳娘活活打死,又将她饿了三天,硬生生绑着塞入轿中送到侯府。

    萧冠雪府中万紫千红,群芳无数,数不尽的明争暗斗、互相倾轧,江小楼还未承欢就已失宠。远在异乡的兄长江晚风终于得知真相,千里迢迢来赎回妹妹,却被紫衣侯命人赶出府去。江晚风不服,一状告到京兆府衙门,奈何他不过一介商人,怎能斗得过权势滔天的紫衣侯。八十个板子下去,硬生生送了他的性命,也让江小楼彻底失去了希望。

    得知兄长死讯之时,江小楼正如奴婢跪在一群达官显贵中倒酒,因为难以压抑心头悲痛愤恨不小心倾倒了酒盏,险些被萧冠雪命人拖出去杖毙,裴宣不过无意瞧她一眼,萧冠雪便哈哈一笑将她送出了手。

    裴宣带她回府,却认定她是萧冠雪演得一场苦肉计。全府上下将她视为间谍,处处监视、暗暗提防、动辄打骂,她过得如履薄冰、战战兢兢,几度面临死境。又过了一年,为迎嘉年公主入府,将军肃清府中无用女子,她自请离去,裴宣却毫不理会她的苦苦哀求,随手将她卖入国色天香楼。

    一步一步,江小楼终于被这些男人逼着走到了绝境。

    鸨母用尽一切手段逼迫,江小楼宁死不从,以至于被毒打得浑身是伤,半月后她高烧不退,最终被人一张破席裹了扔到乱葬岗。

    人间如此冰冷,世人如此狠心,她从畏惧害怕到心如死灰,所有希望一起破灭。

    江小楼闭上眼睛,任由洁白的雪花落在眼睫上,融成一道道泪痕……

    父亲,大哥,我好想你们,小楼好想你们,好想去找你们。

    可就这样死了,她不甘心。如果她死了,谁向那些刻薄寡恩、心狠手辣的人讨回一个公道?

    依稀中,父亲的笑容浮现在她的眼前,那时候他拉着她的手:小楼,要心地善良,凡事忍耐,做个宜室宜家的好媳妇。

    依稀中,大哥临行之前的模样历历在目,倔强的少年眼圈发红:小楼,哥哥要出远门,不能将你带在身边,但哥哥一定会来找你!到时候我们兄妹在一起,好好过日子!

    亲人的叮嘱言犹在耳,她自问对得起所有人,可为何老天让她落到今日下场。

    如果这样死去,如何面对惨死的大哥,如何面对失望的父亲,如何能面对自己任人糟蹋的人生?

    恐惧到了极致,到最后反而就不再害怕。

    黑暗中,江小楼掐住手掌命令自己:我还只有十七岁,不能死,无论如何不能死。

    当雪花再一次落在她干渴到裂开的唇上,她瞪大眼睛盯着天空,漆黑的眼睛有一团光在燃烧,坚定犀利一直烧到她心深处去。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她不会死,也不能死,她要活下去,活得长长久久,活得健健康康,亲手向那些将她逼入绝境的人讨回公道。

    老天爷,你既放我一条生路,就请你一并换掉我的心脏,给我一副铁石心肠,我会笑着看害我的人下地狱!

    ------题外话------

    恶俗的名字是编辑起的,请大家不要客气地去砸她家窗户。

    谨以此文献给所有看完庶女有毒还没有变成汉尼拔的心地纯善的渣妹们,嗯,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