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娼门女侯 > 第101章  独步天下

第101章  独步天下

    太子府

    谢瑜听闻册封消息之后,神色却是格外平静,并未露出欢喜之色。太子微笑道:“你不高兴吗?”

    谢瑜只是含笑,神色楚楚:“位份其实并不重要,只要太子心中有我,其他又何必放在心上。”

    谢瑜说得情真意切,太子微笑着点头,转眼却又瞧见她突然落下泪来,不由面色微变:“怎么了,为何突然流泪?”

    谢瑜轻轻拭去眼泪,却抬起一双盈盈泪眸望向太子:“我早已与殿下说过,自己是个如浮萍一般没有依靠的人,有家不能归,有亲人认不得,每每想到这里,我心中都十分难过。殿下,您对我恩重如山,我真希望将这份荣耀与家人分享,可惜他们现在——都不想见到我。”

    太子扳着她的双肩,借着从玉兰傍寿石图案雕花窗内照进来的阳光,仔细凝视着谢瑜,那楚楚动人的双眸,小巧而苍白的薄唇,稍稍削尖的下颚,无一不表现出她所承受的痛苦、委屈和冤枉。

    太子蹙起眉头,怜惜道:“我的侧妃自然应该受尽宠爱,他们怎么敢如此忽视,明日,我亲自送你回门。”

    谢瑜微微一震,眸子里似涌现喜色,片刻后只是轻声叹息:“不必了殿下,纵然他们畏惧您的权势表面接受了我,背地里对我的误会没有解除,心中到底仍有芥蒂。”话音未落,她的眼泪又啪嗒啪嗒地掉了下来,如同断落的珍珠打湿了前襟。太子的心瞬间抽搐了起来,他赶忙柔声安慰道:“千万别落泪,你总要为肚子里的骨肉着想,你若哭了,小心伤了孩子。”

    谢瑜赶忙拭去眼泪,强作欢笑。

    太子早已听谢瑜提起过被赶出谢家的原因,一时更加心疼:“那人看似美貌温柔,却在背后暗害于你,实在可恶至极!”

    谢瑜只是垂眸,长长的睫毛在白皙的眼底落下一层阴影:“殿下,此事不提也就罢了,提了我更伤心。”

    太子唇边泛起冷笑:“有件事你还不知道,庆王妃入宫请封,如今江小楼已经是明月郡主了。”

    “明月郡主?”谢瑜完全愣住,原本升上侧妃的窃喜早已被这个消息冲击到了烟霄云外,她脸色微微沉下,却又勉强牵起笑容,“世上总有这等狡猾奸诈、口是心非的女子才能博取别人的同情,似我这样……既不会说话,又不会辩解,无端端遭到可耻构陷,硬生生被家人赶出来,不知有多少伤心都无法吐露。”

    太子沉吟片刻,道:“庆王妃已经给我下了帖子,邀请我和太子妃一同去赴宴,到时候达官显贵云集,趁着这个机会,我会想方设法让你出了这口怨气。”

    谢瑜心头一动,口中柔声道:“可江小楼是个极为狡猾的女子,我怕……”

    太子只是微笑:“你且好好养胎,其他一概不要去想,自有妥当的人解决此事。”

    当太子喜欢一个人的时候,他就能把她捧上天,当他讨厌一个人的时候,他连看都不会多看一眼。谢瑜很清楚太子殿下没有常性,趁着他如今宠爱自己,更要多争取一些利益,最好是彻底除掉江小楼。谢瑜柔弱地倚入对方怀中,遮住了眼底的情绪。

    庆王府

    老王妃倚在榻上,一个婢女正给她捶背,另外一个婢女则小心翼翼地点起水烟。老王妃接过来吸了一口,头微微扬起,唇边吐出一缕白色的烟雾,那丝香喷喷的味道泛着点苦。烟圈渐渐融化在了阳光里,只余下寥寥扰扰的烟尘。

    庆王脸上淡淡的,口中十分勉强:“你要替她办庆祝宴会?”

    庆王妃看不上他这个样子,只是哼了一声:“凡是册封郡主,不都应该如此吗?”

    庆王脸色变得更阴沉:“旨意先下了,帖子都发了,为何不先与我打个招呼?”

    庆王妃笑容冷漠,苍白面孔反倒泛起一丝红潮,纯粹是不耐烦:“册封是皇后娘娘的旨意,难不成要皇后娘娘亲自来与你打招呼,王爷的面子未免也太大了一些。”

    眼见两人针尖对麦芒,顺妃满面都是关切:“王爷千万别动怒,王妃也不过是……”

    庆王妃冷冷瞧她一眼,顺妃心里打了一个突,面上笑容却更温婉:“家中多了一位郡主到底是好事,王爷不必忧心忡忡,这件事情就交给我来办,保管办得妥妥贴贴。”

    “办什么办!这又不是庆王府的亲生血脉,莫名其妙弄来一个野丫头就让我承认是郡主,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若在宴会上她做出什么有失体统的事,岂不是贻笑大方。”

    庆王妃不由自主双眸含怒,正要发作,想起江小楼的嘱托只能强忍着气,换了一副笑颜道:“母亲,您怎么说儿媳就怎么办。”

    庆王不依不饶:“你还敢烦扰母亲,你当母亲也跟你一样没脑子么?!”

    老王妃重重把水烟在小茶几上敲了两下,那声音在寂静的屋子里听起来格外心惊:“好了,我还没死呢,这个家有没有半点体统?”

    庆王妃立刻赔笑:“母亲,都是我的不是,您小心身体,千万别着恼。”

    庆王和顺妃皆是一愣,庆王妃总喜欢梗着脖子与老王妃顶着干,居然会主动向老王妃认错,莫非太阳打西边儿出来了。

    老王妃同样哽住,上下打量了庆王妃一眼,似是有点惊讶。庆王妃深吸一口气,满脸都是歉疚的笑意:“母亲,这也是您定下的规矩,府里有了大喜事必定要操办一番,儿媳才敢斗胆提出来……”

    老王妃这才点头,向着庆王道:“既然是皇后娘娘的旨意,就再也没有推托的余地。这件事情不但要办,而且要大办,要让全京城的人都知道我们庆王府多了一位明月郡主。”

    “母亲,你这是何必?”庆王脸色不善。顺妃也实在难掩心头的不乐,眼底浮现出一丝尖锐的冷芒。

    老王妃神色淡漠地道:“皇命不可违,娘娘都已经抬举了江小楼,你悄没声息的就过去了,当众打娘娘的脸么,有几个脑袋?”

    庆王心中虽然还有愤愤不平,但是老王妃说的话他素来不敢反驳,只能强忍下这口气,不轻不重地应了。

    从老王妃屋子里出,庆王妃微微一笑:“王爷,那我就去准备了。”

    庆王看着她的背影,心头气恼到了极致,却也无可奈何,一甩袖子往相反的方向离去。顺妃轻轻地转过头,用一种异常阴冷的目光盯着庆王妃的背影,那眼神就像毒蛇盯着跃动的青蛙,又像蜘蛛盯着网中的飞蛾,含着深深的怨憎。

    月色渐渐浓了,整个院子里静悄悄的,隐隐约约一点树影、月光,映在窗纱上,影影幢幢。江小楼已经歇下,小蝶就靠在美人榻上,头一点一点的,似乎在打磕睡。

    哗啦——

    小蝶猛然一怔,四下里睁眼望去,四周一片平静,除了被风呼啦一下吹开的窗户以外没有任何的异样。她摇摇头,勉强将那点睡意驱逐了,走到窗前向外探视了一眼,空无一人。她不由笑自己胆子太小,便伸出手把窗子关了起来。转头一瞧,幔帐内江小楼依旧在安睡着,长长的青丝如流水一般蜿蜒垂下,美丽的面孔平静无波。小蝶立刻敛声屏息,生怕惊动了江小楼的美梦。

    小蝶轻手轻脚地回到榻上,又斜倚着闭上了眼睛。

    月明星稀,走廊上闪过一道娇小的黑影,她趁着所有人都安然入睡,悄悄走向后院。就着月光,她推门走进了一间精致的屋子,屋内整整齐齐叠放着刚刚从院子里收回来的衣裳。这些衣物清洗过后,婢女们会用兰麝熏过,然后由专人送去小姐的卧房。来人的眼睛不断逡巡着,似乎从中搜寻什么重要的东西。

    恰在此时,她看到了一条绣着兰花的帕子就别在一件刚刚熏香完毕的裙子上,不由心头一喜,正待伸出手去取。斜刺里,一只冰冷的大手陡然伸出,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啊——”她惊恐地跳了起来,差点尖叫出声。

    一双明亮的眼睛正盯着她,嘿嘿一笑:“我倒奇怪了,小姐的卧室才有金银珠宝,你不去那儿偷,反倒走来后院,原来是想拿小姐的贴身物件!”

    “松、松手!”那人力道极大,她的手腕几乎快要断裂,疼得锥心刺骨。

    话音刚落,漆黑的屋子里立刻亮起了红烛。

    小蝶端着烛台走了进来,明亮的烛光瞬间照亮了屋子里的一切。她把脸一沉:“碧草,好端端的怎么到这儿来了?”

    碧草一个激灵,连忙道:“是、是奴婢夜里口渴……所以才出来,结果突然看见这屋子里有人影——”她的眼光溜向了楚汉,在烛光下,楚汉看起来像一头壮实的熊,健壮有力的胳膊死死地攥住她。碧草脸上浮起一丝羞恼:“结果……这位护卫大哥好像把我当成贼了!小蝶姐姐,你快帮我说一说情,让他放了我吧。”

    小蝶并不理会这番说辞,只是扬起眉头,微微一笑:“小姐已经被惊醒了,跟我来吧。”

    碧草心头一跳,可想起对方并没有切实的证据,不由应了一声:“是。”

    楚汉押着碧草进了外室,江小楼已然穿好外衣坐在椅子上,只是头发还披散着,看起来有些慵懒。她的眼神缓缓落在碧草的身上,口吻平常:“这深更半夜的,不好好在你的屋子里休息,跑到后院去做什么?”

    碧草强行压住心头忐忑,连忙道:“小姐,奴婢发现那屋子里人影晃动便进去查看,谁知被当成贼抓了起来。一切都是误会,误会。”

    江小楼轻轻笑了,长长的睫毛掩映间,挡不住眼底那丝带着嘲讽的笑意:“看来你是受了冤屈。”

    碧草瞪大眼睛,江小楼虽然面上总是带着浅浅笑容,但那笑容总是不含热度,莫名叫她觉得浑身发凉,似乎有一种恶寒的感觉顺着脊背慢慢爬了上来,瞬间蔓延到四肢百骸,叫人无法不恐惧。她强自定了定神,缓声道:“小姐,奴婢可是王妃派来伺候您的,当然是忠心耿耿,难不成您还怀疑奴婢什么?”

    江小楼轻轻一叹:“知人知面不知心,母亲将你派给我,是要你好好照料,可没要你夜半三更摸我的帕子去。”

    楚汉一把扯过碧草手中的帕子,恭恭敬敬地递上去。江小楼只看了一眼,便微笑道:“平日里这些东西都由专人保管,很难得手,只有在浆洗的时候才会拿出去晾晒。按规矩熏香衣物必须当天送来,绝不会过夜,但今儿负责这工作的丫头莫名闹肚子,所以你便抓紧这空档,试图从中取出一样两样来,我猜的对不对?”

    碧草紧张得额上发汗:“小姐,您可千万别冤枉奴婢,奴婢绝不敢有这样的心思,要偷也应该偷小姐房里的珠宝,怎么可能看上一方帕子,总不能出去换钱吧!您不要再吓唬奴婢了,奴婢可不经吓呀!”

    江小楼清冷的眼波泛出淡淡的柔光,在烛火之下竟有一丝迷离的色彩:“碧草,我喜欢实在的人,尤为讨厌爱撒谎的姑娘,你可要想清楚了再说话。”

    碧草自然不肯承认,她继续为自己辩解:“小姐,若您真的不信,不妨去打听一下,碧草是府中的家生子,手脚很干净,断没有外面那些坏习气。”

    “被抓个人赃并获,你这丫头还口口声声为自己狡辩,当真以为是王妃派来的,我家小姐就不敢罚你吗?”小蝶忍不住咬牙切齿地啐了她一口。

    碧草昂了头道:“要罚得让奴婢心服口服才好,奴婢请愿到王妃跟前去,向她证明奴婢的清白!”

    呵——江小楼突然轻轻地笑了起来,这笑声在寂静的夜里显得格外低沉。碧草有一丝紧张,她盯着江小楼,一时竟把本来要说的话给忘到九霄云外了。

    江小楼语气平淡,声音婉转:“说得不错,凡事要讲究证据。可我做事向来只凭心情,可不看什么证据,小蝶。”

    小蝶立刻应了一声:“是,小姐。”

    江小楼把她招到近前,低声吩咐两句。小蝶脸上露出一丝笑意,一闪身,那青色的裙角就在碧草跟前消失了。

    碧草隐约觉得有什么不对,却只能垂了头,一言不发地静静等候江小楼的下一步动作。小楼却像是不再注意她,只是以手撑颐,闭目养神。楚汉则像一尊门神,静静地守在门边上,不给碧草任何逃离的可能。

    过了好一会儿,小蝶才带了一只茶壶过来,她的神情有几分诡谲,看得碧草心惊肉跳。

    小蝶上前,冷冷吩咐道:“扭住她的胳膊。”

    楚汉立刻扭住了碧草的胳膊,碧草“啊”的一声,小蝶恰好抓住机会捏住了她的下巴,就要把茶壶嘴往她嘴巴里灌。碧草惊恐:“小姐,您不能这么干啊,奴婢要是被毒死了,您也逃脱不了干系!”

    江小楼轻轻笑了:“你放心,这不是毒药,而是熔化的锡液。”

    如果灌下毒药,那自然是肠穿肚烂,可如果被灌下锡液,很快喉咙就会被锡块堵塞。这不是被毒死的,而是活生生梗死的,纵然被人发现她死了,也绝想不到她的死因,这法子好歹毒!碧草浑身打起了摆子,拼命摇头:“不,奴婢不喝!”

    小蝶把长长的茶壶嘴硬塞进她的牙缝,她嚎啕大哭:“奴婢什么都说!小姐,您放了奴婢,奴婢全都告诉你!”跟自己的性命比起来,其他的一切都不重要。

    江小楼微笑着挥了挥手,小蝶这才退到一边。

    碧草小脸煞白:“府中的赵妈妈悄悄塞给奴婢一锭金子,只说将来奴婢是要嫁人的,江小姐毕竟是外人,奴婢伺候得再贴心也不可能随您嫁出去,让我多为自己考虑。她也不要我做别的,只要悄悄取了小姐一方帕子……”

    江小楼一双眸子晶亮,在烛光下格外温柔,却拖长尾音,淡淡地喔了一声:“要我的一方帕子,这倒是很稀奇,我的物件什么时候变成稀世奇珍了,竟要半夜悄悄摸摸地来偷。”

    碧草不敢应声,只是垂下头去,恐惧到了极致。现在她才知道这江小楼绝不是什么善茬儿,眼睛不眨就要把她处理掉,这种手段比起王府的主子们丝毫不差。她简直有些后悔应下这个差事,可是现在骑虎难下,后悔又有什么用。

    看她额上冷汗直冒,江小楼的唇微微抿出笑:“赵妈妈又是何人?”

    碧草把心一横,压抑着嗓音道:“赵妈妈其实是……”她到底有些犹豫,说到这里喉咙似乎哽住了。小蝶冷哼一声,提了提手里茶壶,碧草心头一震,立刻道:“她是顺妃的贴身妈妈,素来很受她的器重!”

    小蝶声音发紧,悄声道:“小姐,他们是不是冲着宴会来的?”

    江小楼眉头似是不经意的一跳,意态极为悠闲却又带着无限嘲讽:“是呀,这么费劲周折想要我的贴身之物,看来是想出了什么阴毒的法子。”她的一双眼波柔柔地落在碧草的身上,“既然已经被我拆穿了,你说要如何处置你才好呢?”

    碧草不停地叩头,全身不由自主从里凉到外,只把雪白的额头都给磕青了,连声叫着饶命。

    江小楼良久都没有说话,就在碧草以为自己死定了的时候,她却幽幽一叹:“楚汉。”楚汉立刻应声:“是,小姐。”

    碧草一颗心陡然提起,身子瑟缩了一下。只听见江小楼极轻的笑了起来:“看她这模样也怪可怜的,不妨就给她一个机会。”

    碧草狂喜涌上心头:“小姐仁慈,奴婢再也不敢犯这样的错了!”

    江小楼垂眸,轻轻抬起手,看着自己月牙色的指甲,温温和和地道:“话虽如此,到底还是应该为我做点事,你说对不对?”

    看着那仿佛如沐春风的笑意,碧草竟然一个哆嗦,遍体生寒。

    三日后,庆王府,月色沉静,华灯初上。

    宴席开在露天花园,皆为庆祝江小楼为皇后娘娘钦封明月郡主,也是将她正式介绍给京城的达官贵人,故而宾客云集,满堂华彩。婢女们点燃鎏金烛台,美人灯盏染了朦胧浅红,到处流光溢彩,暗香萦绕,华服女眷个个着金饰玉,美不胜收。她们簇拥在一起,借着轻罗小扇,彼此交头接耳。

    江小楼坐在庆王妃的身边,唇畔微微含笑,眼眸灿烂若星,乌黑发间没有多余饰物,不过斜插一只萱草凤钗,却显得窈窕优雅,迷人娴静。只是静静坐在那里,便如琼林玉树,耀人眼目。

    人们不禁悄悄议论起来:“你瞧,这江小楼生得真是美貌。”

    “是啊,美貌出众,举止端庄,难怪王妃对她另眼看待。”

    “原本听说是个商门之女,小门小户出来的,没见过什么世面,我还想王妃这回是发疯了不成,怎么突然会这样的人感兴趣,如今看来倒是我们多虑,能被王妃看重的到底有几分特别……”

    “你懂什么,皇后娘娘都很喜欢她呢!”

    庆王妃含着得体的笑,替江小楼一一介绍那些贵妇与千金小姐。王妃之前也曾带郦雪凝出席过这样的场面,尽管她极力装出一幅落落大方的模样,却还是难以掩饰落落寡欢的神情。庆王妃看得出来,雪凝并不喜欢这样的场合,尤其在人多的时候她总是显得格外落寞。现在对比长袖善舞、宽和温柔的江小楼,庆王妃由不得感慨,若是当初有她在雪凝身边,也许就不会落到后来那般下场。

    烛火通明处,侍从大声通报:太子殿下到。

    庆王立刻带着众人起身迎接:“殿下大驾光临,有失远迎。”

    太子身材颀长,面容俊雅,发束玉冠,腰带上的绣工巧夺天工,绚烂耀目。他唇畔带着淡淡的微笑,目光扫过庆王妃柔和的面孔,不着痕迹地落在江小楼的身上,道:“我是来特意来恭喜明月郡主的,”他轻轻拍了拍手掌,旁边的随从立刻捧过来一个红锦匣子。展开一瞧,里面是一盏白玉莲花,雕得栩栩如生,玲珑剔透,在烛火下光华璀璨。

    江小楼面带谦逊的笑意:“多谢殿下美意。”

    见江小楼神色自然、落落大方,太子不由又多瞧了她几眼,心中不由想到:这样一个美人,待会就要颜面扫地、名声败坏,还真是可怜。思及此,他的笑容更深,与庆王寒暄着,相携去了主宾席。

    庆王妃目送太子离去,这才转头,笑着向太子妃道:“太子妃娘娘,您身边这位是?”

    太子妃旁边果然站着一个盛装华服的美人,刚才她隐在太子妃身后并不引人注意,此刻听庆王妃提起,便盈盈走上前来。一张白净面孔,乌漆眸子冷冽潋滟,身着藕荷色的素净锦缎,裙摆随着夜风轻送,竟有一种逼人的绮丽扑面而来。她徐徐抬眸地与江小楼,笑意在殷红唇畔轻轻绽放。

    太子妃含笑:“这位就是刚刚册封的谢侧妃。“百度搜索本书名+听潮.阁看最快更新”

    谢瑜婷婷袅袅地走上来,向庆王妃行了一礼。庆王妃连忙扶住她道:“谢侧妃千万不要多礼。”

    谢瑜微微一笑,目光竟一点也没向江小楼那里瞧去,只是满面羞涩地道:“恭喜您喜得贵女,得享天伦。”她说这八个字的时候,神情温婉,笑容和煦,十足一个乖巧懂事的美人。

    庆王妃只是轻轻点头,面上不动声色:“承蒙您的美意,有了身孕可要万事小心。”说完,她又吩咐婢女道:“单独给谢侧妃开一张桌子,叮嘱其他人都仔细些,切莫大意了。”

    “是”,婢女依言而去。

    不管太子妃站在哪里,所有的人都会包围着她,紧紧簇拥着,压根不给其他人插足的余地。谢瑜趁此机会,走到江小楼的身边。

    江小楼望定她,面上带了一缕不着痕迹的笑,却是在等对方先开口。

    “好久不见。”谢瑜的笑容很是缠绵,然而这缠绵的笑里却带了一根隐隐的毒刺,“你是不高兴见到我,还是不高兴我成为太子侧妃,远远凌驾于你之上?”

    江小楼唇角笑意愈深,太子侧妃可不是什么美差,一来有太子妃虎视眈眈,二来太子府上美女如云,更迭如过江之卿,想要立足难于登天。然而她并未点破,只是含笑看着对方,默然无语。

    谢瑜叹息一声:“我知道你很希望我死,可惜我不能如你所愿,还好端端的活着。”她在说到活着两个字的时候,一张素白的面孔突然变得恼恨起来,细白牙齿咬紧了鲜红牙根,看起来竟有三分残忍与狰狞。这神情只在一瞬之间,很快她便换上一副矜持的微笑,语气也变得和软下来:“不过,在这个宴会上你我都可以算是同病相怜,这里的每一个人表面上恭维,背地里却是在嘲讽我们低贱的出身。”

    江小楼顺着她的目光望去,文安侯夫人恰巧向这里投来一丝鄙夷的眼神,恰巧被她收尽眼底。她不由轻轻笑了:“谢侧妃今天是来找我求和的吗?”

    谢瑜长长袖子下的白皙手背绽出根根青筋,面上却含着无比熨帖的笑:“你是知道的,人在年少的时候总会做错一些事,有的时候身不由己,有的时候被命运所迫,我就是这样一个可怜柔弱的女子。因为无家可归才不得不寄宿在谢府,又因为一时迷惑才恋上大哥,更因为心头嫉妒差点害了父亲……从前我总是昂着头不肯服输,可如今我已经想通了,诚心悔改自己犯下的错误,希望你能谅解。”

    江小楼沉默了一下,目光落在谢瑜乌发间的一支黄金钗上,那流苏金光闪闪,随着风摇曳于她秀美的颊畔,显得格外绚丽。她的目光慢慢起了一丝涟漪,声音却比刚才更冷淡:“谢伯父对你一片慈爱,当初你无家可归的时候是他收留了你,所有人(海-天-中文”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都瞧不起你的时候是他坚持护着你。可你却毫不愧疚地对他说,因为他给你的不够多,所以你充满了憎恨、不甘。弑父之罪不管到哪一条律令里,都是必死无疑!在证据确凿的情况下,他甚至没有要你偿命!你若是真的悔改,早已经应该在佛前跪了千百遍,而不是站在这里,穿着一身锦衣、带着满头珠翠,与我探讨是否后悔的问题!我告诉你,你不需要任何人原谅,可你内心永远都会心存愧疚,因为你对不起的人是伯父,而不是我。”

    谢瑜被她说得脸色隐隐发白,眼中失望之色溢于言表,咬紧了嘴唇道:“原来你还是在怪我。”

    江小楼神色漠然:“谢侧妃多虑了,你我之间,谈不上怨怼。”说着她微微一笑,径直离开了。

    谢瑜看着她的背影,原本清澈的眼底慢慢浮上一层浅浅的血腥,圆润精致的指甲轻轻捏着一条帕子,掩了掩鼻尖浮起的香粉,面带微笑:“江小楼,一个人若是太得意了,一定会摔得很惨、很惨。”

    宴会上觥筹交错,推杯换盏,庆王在外人面前对江小楼很是温和,似是发自真心欢迎江小楼成为庆王府的一份子,绝看不出丝毫端倪。庆王府其他人见状,便也自然跟着演戏,对江小楼亲热体贴,营造出一派其乐融融的场面。

    就在宴会进行到最高潮的时候,突然有一个青衣侍从斜刺里扑了出来,一把跌倒在江小楼跟前,眼泪一把、鼻涕一把,大声喊道:“娘子,我总算找到你了!”

    这一声嗓子下去,所有人都惊骇地向这边望过来。

    这不速之客一身青衣短衫,仆役打扮,面孔倒还算的上英俊,只是眉目沧桑,鬓发微白,一派落拓神情。他上来就要抓住江小楼的裙摆,却被眼明手快的小蝶一脚踩在手指:“你干什么,竟然敢对我们小姐无礼!”

    他一时剧痛,拼命扯出自己的手,大声叫起来:“什么你家小姐,这是我的结发妻子!”

    人们渐渐围拢过来,脸上带着各种各样的情绪,吃惊,震撼,莫名其妙,幸灾乐祸,鄙夷嫌恶……一时江小楼成为众矢之的,每个人的眼睛都盯着她。

    她只是神色淡漠地看着眼前的一切,肤白如雪,眼眸晶亮,仿佛是一株怒放的红梅,不然人间半分烟火。

    庆王脸色不由大变,怒声叱道:“哪里来的疯子,还不快把他抓起来!”庆王可不管江小楼到底有没有这回事,纵然有,在这个宴会上也绝不可以出这样的纰漏,否则庆王府会成为全天下人的笑柄。庆王府的护卫刚要冲上去,却听见太子淡淡地开了口:“且慢!”

    庆王看向太子,一时神色复杂。

    太子的目光扫过江小楼,神色端肃:“此事事关重大,直接关系到明月郡主的清白,一定要当场问个清楚。来人,把他带上来。”

    太子一声令下,立刻便有护卫上前把此人带到众人中间,他面对着众人的眼光,却也毫无畏惧,梗着脖子,嘴角嘲讽地咧了咧:“太子殿下,你们说的这位花容月貌、气质端庄的明月郡主就是我失踪两年的结发之妻,她的名字也不叫江小楼,而叫江丽娘!我与丽娘乃是青梅竹马一起长大,十五岁的时候由父母做主,她下嫁给我,原本日子过得倒还和美,可是一场辽州水灾,把我全部家当冲得干干净净!我又不信邪,偷偷拿了家中的物件出去典当,结果在赌桌上输得一塌糊涂,穷困潦倒下一时红了眼,便连她也押了出去。”

    谢瑜的面上微微浮起一丝笑,带着薄薄的寒意。

    每个人的脸色都变了,他口口声声说江小楼是他的妻子,甚至知道她是辽州人士,庆王妃脸色变得煞白。

    庆王面色变了数变,再也顾忌不得太子,厉声道:“不知道从哪里来的混帐东西,竟然敢诬蔑郡主,快,将他拖出去!”

    太子慢条斯理道:“王爷不必心急,总要弄个水落石出,才不会冤枉了郡主。明月郡主,我且问你,这人你可认识?”

    庆王府众人神色各异,蒋晓云惊讶,赫连胜微笑,左萱焦躁,赫连慧沉默,唯独顺妃就站在光影明灭处,一张雪白的面孔,神色却是极为镇定。

    面对太子的诘问,江小楼眉梢唇角浮起一丝冷笑:“殿下,你为何不问问此人有什么证据?”

    庆王妃立刻道:“是,难道他信口胡言,我们就要相信他不成?”

    庆王难得与王妃站在同一阵线,横眉怒目,冷冷斥责道:“你若是再这样胡说八道,就不要怪我命人打断你的双腿!”

    男子抖抖索索,脸色发白,却还坚持道:“我记得——她后腰上有一颗黑痣。”

    这话一说起来,贵妇们不由掩面窃窃私语。

    “哎哟,真是丢死人了,大庭广众说出这样的话!”

    “是啊,商门女就是没有规矩,竟不知何时招惹了这等亡命之徒。”

    “庆王府的脸面都叫她给丢尽了,什么金枝玉叶,什么明月郡主,竟是一个已经嫁了人的村妇。妇德为先,她居然口口声声不认自己的夫君……”

    换了任何一个人在这样鄙夷、厌恶的眼神之下都会慌乱、不知所错,甚至感到极为难堪,江小楼却笑了,夜风轻轻拂起她的裙角,映出烛火绚烂的光辉,令她整个人都有一种翩然欲飞的错觉。她的面上含笑,漆黑的眸子却是幽凉的,含着沁心的冷。

    小蝶脱口道:“满嘴胡言,我家小姐腰间根本并没有黑痣!”

    那男子立刻大声道:“有或没有,你让她穿下衣服当众验看。”

    “大胆!”太子怒拍了一下桌子,神色变得极冷,“果然是个没规矩的东西,堂堂郡主岂是你可以羞辱的,掌嘴!”

    一时间立刻便有两个如狼似虎的侍卫扑了上去,霹雳啪啦把他痛责一顿,他的嘴巴高高鼓起,肿胀透亮,却还不忘冲着江小楼嘶声喊道:“娘子,我千里迢迢才找到京城,好容易打听到你在这里,怎能不认我!虽然我做错了,可一夜夫妻百日恩啊!你怪我把你卖掉,可你现在不是成了郡主吗,好歹念着咱们同床共枕的情分,不要让我流落街头,无家可归呀!”

    一连串的话说出来,众人已是信了大半,大家都知道江小楼来自辽州,却对她过去的经历一无所知。现在这个人一下全嚷嚷出来,可不就清楚了。原来她只不过是一个家道沦落的女人,因缘际会成为瑶雪郡主的朋友,得了庆王妃的青眼,如今更是得封郡主。人们可以看她的美貌和气质,谅解她低贱的出身,却绝不可能原谅她抛弃夫君、攀附高门的低贱品格。

    顺妃唇角勾开一抹忍耐,面上无尽担忧,低声劝慰道:“明月郡主,这事情闹成这样,实在太不像话了!依我看,你们夫妻若有什么事,不妨下去商量……”

    她口口声声说的是“夫妻”二字,庆王妃勃然大怒,一时气得心疼:“你还不住嘴!”

    庆王已经头脑发昏,怒容满面:“该住嘴的是你!你自己硬要收下这个女儿,现在闹成这个模样,简直是丢尽了脸面!”

    江小楼对外界的一切充耳不闻,只是居高临下地望着那男子,勾起了嘴角,仿佛是在笑:“你口口声声说我是你的妻子,可有什么信物来证明?”

    那男子猛然一惊,立刻从怀中掏出一条帕子,高高举起道:“你瞧,这可是你亲手绣的帕子啊,难道你会忘记吗?”

    江小楼看了一眼,面上含了一缕沉静的嘲讽:“哦,我亲手绣的么?”小蝶一把夺过那帕子来给江小楼瞧。

    众人看江小楼兀自垂死挣扎,面上已都是一副厌恶透顶的模样。

    顺妃叹息一声:“明珠郡主,毕竟是你自己的夫君,怎好如此无情无义,你的心也实在太……”

    谢瑜远远瞧着,忍不住唇畔的得意,这一场戏实在是精彩至极!

    江小楼目光落在帕子上,却不觉叹息一声:“你确定这是我的帕子?”

    “当然!”他一口咬定。

    江小楼摇摇头:“这帕子上的牡丹的确绣工精致,巧夺天工……只可惜我却没有这样的本事能绣得如此出神入化。”

    庆王妃虽然看不到帕子,却赶紧替她解释道:“是啊,小楼她绣活不精,往常帕子都是从凤凰楼定制……”

    庆王冷声道:“会与不会,还不都是她自己说的,谁还能堵住她的嘴!”

    江小楼眼波流“第五.文学”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转,徐徐道:“这缎子我瞧着十分眼熟,乃是名闻天下的湖州丝绸,我说的可对?”

    立刻便有眼尖的贵妇点头:“不错,这色泽、亮度,的确是三年前曾经风靡一时的湖州丝绸,可这又什么关系?”

    江小楼把帕子轻轻托起,似笑非笑地道:“湖州丝绸专供京城、价值不菲,我远在辽州,又怎么会有这样金贵的东西,更何况按照这人说的,当时已经家徒四壁,如何给我购买如此豪奢之物?”

    男子一时愕然,张大了嘴,显得极为可笑。

    江小楼不疾不徐,唯有双目亮得惊人:“帕子上的牡丹栩栩如生,韵味淋漓尽致,分明是以针作画,诸位可有人能认出这是哪里的绣法?”

    众人听了这话,一时起了疑心,纷纷围上来。右宗人府上的张小姐端详半天,惊呼道:“这是闻十六娘的闺阁绣,她自创以绣为画的绣法,真正绣工独步天下!”

    闻十六娘自幼学绣,绣工独树一帜,别人难以模仿。说起来,她还是凤穿牡丹阁的当家绣娘,那正是谢家的产业……

    如一股凉水劈头盖脸浇下来,谢瑜猛然站起,一时不察,竟带翻了面前的酒盏。

    江小楼缓缓道:“闻十六娘素来清高自傲,又爱惜羽翼,无数人上门求教却被拒之门外,只有谢伯父才请得动她。可惜学闺阁绣需要极高的天赋,谢家其他小姐久学不会,唯一得她真传的……便只有谢四小姐。谢侧妃,瞧太子腰间玉带,与这帕上牡丹,全系出自一人之手吧。”

    顺妃整个人都呆住,一颗心砰砰跳得又急又快,不由自主攥紧了帕子。

    豆大的汗珠从谢瑜的鬓间涌了出来,她不觉一阵头昏目眩,声音隐隐有些发颤:“江小楼,你这是什么意思?”

    ------题外话------

    看大家汹涌的留言,我深感安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