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娼门女侯 > 第98章  海天之遥

第98章  海天之遥

    庆王妃回到自己的院子,朝云暮雨一起来搀扶,庆王妃却挥开了她们的手,几乎是瘫软在了椅子上。

    江小楼面上并无一丝气恼,只是语声平静:“他们是蓄谋已久,专门设了圈套等咱们跳下去,王妃不必如此羞恼。”

    庆王妃胸口堵着一口气,泪水不由自主涌了出来:“你没有看见吗,顺妃、赫连胜,包括那个小竹,他们三个人合起来演了一场戏,我们上了她的当啊!故意留着小竹,目的就是为了把这件事情安排合情合理,根本只是个圈套——”

    江小楼看着庆王妃如此愤慨,却轻轻摇了摇头:“既然王妃什么都看明白了,刚才为何还要与王爷作无谓的争辩?其实你心里很清楚,事已至此,多说无用。”

    庆王妃心口痛的透不过气来:“难道就由任她这样颠倒黑白,是非不分?”

    江小楼亲自倒了一杯水,递给庆王妃,柔声道:“世事不可能尽如人意,王妃必须要有足够的耐心。”

    庆王妃接过那杯水,却发现自己指尖冰凉,隐隐颤抖,连杯子都握不稳。江小楼见状,动作轻柔地把手覆在庆王妃的手上,轻言道:“耐心些,再耐心一些。您要对我有信心,对自己有信心,更应该相信雪凝。她是一个善良的人,老天爷不会让她这样无辜死去。”

    她的手很轻、很柔、很软,身上传来隐隐的栀子花香气,沁人心脾。庆王妃抬起眸子望着她,眼眶不由自主湿润了。刚才那一刻,她真的是如坠冰窟,浑身发抖,几乎没办法说出一个字,面对狡诈的顺妃和无耻的赫连胜,她竭尽全力想要保护自己女儿,然而她还是做不到,只觉得自己无比的怯懦与无能,空有满腔愤怒,没有任何证据,终究无力回天!

    江小楼看着这样的庆王妃,心中深为感动。她母亲早已过世,若是还活着,应该也和庆王妃一样会不惜一切代价去维护自己吧。表情不自觉变得温柔,眉睫深深,充满温情:“对方越是得意,越容易露出破绽。还是那句话,咱们慢慢等着。”

    吩咐朝云暮雨二人服侍着庆王妃上床休息,江小楼这才走出屋子,看着满天星辰,遥遥出神。

    小蝶经历了一晚上的变故,实在是觉得心身疲惫,赶忙劝说道:“小姐,早些回去歇息吧,不要再考虑那些事儿,伤神。”

    江小楼看着小蝶,浅浅一笑:“我们三人一起从国色天香楼里出来,原本以为能够互相依靠着活下去,却没有料到雪凝会走的这样早、这样突然。直到今天我都经常会觉得,也许这就是一场梦,梦醒了,我还能看到她的笑百度搜索本书名+第五文学看最快更新脸,听她对我说这个不合适,那个不合适。”

    小蝶心里一酸:“小姐,郦小姐是个好人,她无辜枉死,老天爷一定会站在咱们这边,帮助我们找出杀人的证据!”

    江小楼没有说话,她整个人沐浴在浅浅的月光里,面孔看起来没有丝毫血色。良久,她才轻声道:“他们能够编出这样的理由,相关的善后工作一定已经做的很好,再想回头去找那些所谓的证据,只怕是难如登天。”

    江小楼素来极有信心,这次却也对此事前途并不看好,小蝶惊讶之余忍不住愤懑情绪:“难道就任由他们逍遥法外?”

    江小楼不再说话,整个院落陷入一片寂静。

    她抬起头,朦胧的月亮里隐隐浮现出一张熟悉的笑颜。雪凝,请你给我指引……

    一阵风吹过来,撩起她乌黑的长发,带来阵阵清凉之感。奇怪的,原先的愤怒和失望慢慢消失无踪,她的心终于沉淀下来,重新恢复了平静。

    过了很长一段时间后,江小楼突然轻声道:“不,我错了。”

    “小姐……”

    江小楼乌黑的眼眸重新燃起信心,唇角微微上扬:“无数风浪都走过来了,还怕庆王府么?一次不行,两次;两次不行,三次。一直尝试到成功为止,必须将杀人凶手揪出来……”

    血债血偿——最后四个字,竟飘忽的几乎听不真切。

    赫连胜说到做到,三日后京兆尹就抓获了数名流寇。经过秘密审讯,这批人对劫持王府马车一事供认不讳,京兆尹当即判了斩立决。

    王府

    庆王府的书房青砖铺地,一桌一椅被人擦抹得极为锃亮,整个书房最具特色的是一座多宝阁,上面摆放着珍贵的五彩加金鹭莲纹尊、铜鎏金绿度母像等珍稀之物,包括书法、铭刻、珐琅等多种珍品,件件美幻绝伦、价值千金。从窗口望去,书房前面的院子里种植着牡丹和芍药。正中央那一颗极为珍贵的墨色牡丹原本亭亭玉立,现在不知为何却要枯萎了,而旁边的芍药却亭亭盛开,犹如天边彩霞,妖娆妩媚,枝繁叶茂。

    庆王重重把茶杯磕在桌上,声如洪钟:“什么入狱听审,别忘了自己的身份!”

    庆王妃唇畔勾起一丝冷笑:“难道我就没有资格过问自己女儿的真正死因?”

    庆王冷冷地道:“一切都是秘密进行,如果你去了之后被人认出来,庆王府的名誉就此扫地,你能负得起这个责任吗?”

    庆王妃望着自己的丈夫,面对亲生女儿的死,他可以眼睛都不眨一下,只因担心连累到王府的名声,便可以装做看不见、听不见,世上竟然有如此狠心绝情的父亲。良久,她突然笑了起来,笑声嘶哑、嘲讽,泪水滚滚而落。

    庆王被那冰凉的泪水一惊,却是很快别过脸去:“还不扶王妃下去休息。她病了,快找个大夫来给她看一看!”

    庆王妃哭得不可自抑,朝云暮雨二人连哄带劝,才将她勉强哄回了自己院子,紧接着又马不停蹄赶去请大夫。大夫开了一剂安神的汤药,庆王妃睡了整整一天一夜。

    江小楼来看望庆王妃,朝云便将她引了进去,绫罗锦被中庆王妃面向里躺着,依然在沉睡,长长的头发散于枕边,却隐隐可见发根灰白。江小楼小心地将锦被一角整理好,庆王妃却猛然惊醒,失声呼道:“雪儿!”

    一把抓住的手是那样的温柔暖和,然而待看清了面容,王妃的心还是不可抑止的沉了下去:“小楼,是你啊——”

    江小楼恍若未觉,只是淡淡一笑:“王妃,你醒了。”

    恰在此时,暮雨端来一碗黑漆漆的汤药,躬身道:“王妃,喝药的时辰到了。”

    庆王妃莫可奈何地看了一眼,不得不坐起身道:“端上来吧。”

    暮雨小心翼翼地把药盏端来,正预备伺候庆王妃喝下去,江小楼开口问道:“王妃无病无痛,这喝的是什么药?”

    暮雨一时怔住,旋即回答:“王妃日夜不安,所以大夫开的是安神汤。”安王妃从很早便开始服用安神药,否则(第五文学 ”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无法正常入眠。

    江小楼长长的睫毛颤动了一下,目光落在那黑漆漆的药盏上,语气和缓:“王妃,是药三分毒,能不用——还是不用的好。”

    庆王妃悠然长叹一声,掩不住颓丧神情:“小楼,这只是安神的汤药,若是能让我长梦不醒,我会感觉很高兴的。”说完,她似是疲惫地喘出一口气,向婢女轻轻点头:“给我吧。”暮雨看了江小楼一眼,略带犹豫,王妃沉声道:“暮雨。”

    暮雨只好将药盏递了过去,庆王妃接过,微微闭目,一饮而尽。

    江小楼静静望着她,眼眸一动不动,似乎若有所思。

    王妃喝完药,面色竟又黯淡了几分,显得格外困倦,不多时就闭上眼睛,重新睡得沉了。

    江小楼就坐在旁边,目中缓缓流露出些许慈悲的神情。她是个铁石心肠的人,却也不由自主同情庆王妃,更何况雪凝呢?亲眼见到自己的母亲备受折磨,心中肯定是无比煎熬吧。正因为如此,即便生命受到了威胁,她也情愿装作一无所知,静静等待死亡的来临。

    看似柔弱的雪凝,其实比谁都要勇敢和坚强。

    江小楼缓步离开,刚一出门就吩咐小蝶道:“叫楚汉过来一趟。”

    楚汉一直隐没在附近,听小蝶召唤,他很快出现在江小楼的面前,高大健壮的身躯臣服下去:“小姐,您有何吩咐?”

    江小楼的声音十分平静,没有一丝起伏:“你想方设法得到庆王妃平日所喝安神药的药渣,我需要验看。”

    楚汉眼皮都不抬,更没有多问一句,答应一声立刻消失在院子门口。

    不过半个时辰,江小楼便得到了她想要的东西,她匆匆出了庆王府,直奔傅朝宣的医馆。刚一进门,便把包裹着药渣的帕子递给他,道:“你瞧瞧这到底是什么?”

    傅朝宣有刹那间的怔忡,看到江小楼风尘仆仆的模样后终于点头,接过药渣仔细研究了一会儿。江小楼没有打扰他,只是耐心等待着。傅朝宣眉头轻蹙:“里面是朱砂、磁石、龙骨、龙齿、琥珀、珍珠母、牡蛎、紫石英……”

    “这些有害么?”江小楼目光清冽,宛如清冷的月色。

    傅朝宣思虑良久,终于开口:“此类药引多为矿石,具有质重沉降之性。重者能镇,重可祛怯,故有镇安心神的作用,一般我们会用于治疗心火炽盛、痰火扰心、精神不安的病人。”

    “这么说……药方没有问题。”江小楼静静地听完,才这样道。

    那一双清澈的瞳仁几乎能倒映出傅朝宣的影子,他心头竟然再次微微雀跃了起来,良久他才定下心神,沉声道:“这药方是开给谁的?”

    江小楼道:“给庆王妃,因为瑶雪郡主的死,王妃身体不适,心神不宁,所以配了些安神药。”

    傅朝宣眉头一下子皱起来:“王妃身体娇弱,这种药不可以长久服用,这点你必须提醒她。”

    “哦,为什么?”

    “这种安神药具有一定副作用,长期服用会造成人大脑的损伤,让病人逐渐变得痴呆迟缓,思维缓慢,若是常年服用……只有两种可能,一是在睡梦中死去,二是变成一个彻头彻尾的废人。”

    “你不是说这是寻常的安神药吗?”

    “是安神药,但朱砂有毒,琥珀入煎易于结块,这些通常是给精神状况极为紊乱的病人服用,目的是为了让他们完全镇定下来,如果给普通人服用,药量和服用时间会有严格的控制,所以绝对不能长久服用。”

    江小楼深吸口气,声音异常平静:“原来如此。”

    小蝶心头愤懑不平:“想不到竟然有人胆敢在庆王妃的药里下毒,太狠了!”

    傅朝宣眼底露出惊诧之色:“不,这不是毒,我也经常会开安神药给病人,充其量不过是药量重了些,必须叮嘱病人不能长期服用罢了,若王妃不知道,那也可能是大夫的一时疏忽……”

    江小楼冷冷一笑道:“是啊,一时疏忽,一切都是大夫下的药太重了,又忘记关照王妃不能多服而已,便是被发现了也没什么。”

    傅朝宣却觉得江小楼思虑太多:“小楼,这药的确是安神之用,并不能算开错了药方……”

    平时里庆王妃十分谨慎,身边有专门的妈妈负责饮食,从不肯让任何人插手,所以对方无从下手。然而王府的周大夫德高望重,为她诊治多年,深得信赖,这回却突然“一时疏忽”,这疏忽的时机当真是太巧了!江小楼不动声色地将药渣重新包好,微微一笑道:“多谢你了,傅大夫,能否重新替我开一副更合适的药方呢?”

    傅朝宣仔细询问了王妃的症状,便提笔写下了一张方子,叮嘱道:“这方子是以酸枣仁、柏子仁、灵芝、夜交藤、远志、合欢皮等为主,质润性补,属于滋养安神药,长期服用也是没有大碍的。”说完,他将方子递给江小楼,待对方接过的时候,他却抓住药方未放手,触碰到江小楼微微发凉的指尖,他的心脏跳动得更加厉害。

    “傅大夫?”

    “啊,哦。”他一时失神,终究放了手,却还提醒道:“刚才那位大夫开是重镇安神药,通常用于实症。我开的滋养安神药,往往用于虚症,但为了加强安神作用,对寻常病人也每配用重镇安神药的……所以——”

    他是怕江小楼误伤那位开药的大夫,江小楼轻轻一笑,目光清冷如水:“傅大夫,我又不是见人就杀的杀人狂,何必如此害怕?”

    傅朝宣面上微红:“我只是怕——”

    傅朝宣的善良和正直,看起来十分迂腐,却也弥足珍贵。可对于某些畜生,这种善良会变成一种可怕的纵容,让更多人受到伤害。

    “请您放心,我是不会伤害无辜的。但那些暗中弄鬼的人,我也绝不放过。”江小楼平心静气,语笑嫣然。

    傅朝宣看她就要出门,下意识地追了上去,口中唤道:“小楼!”

    江小楼驻足,面带疑惑地望着他,那双黑漆漆的眸子看得他心跳如鼓。

    傅朝宣定了定神:“希望你一切安好。”

    傅朝宣的眼底溢满了不由自主的深情,江小楼面上却是一怔。

    傅朝宣心头的话跃动着,几乎要脱口而出,然而一辆华丽的马车遥遥驶来,正巧在医馆门口停下,帘子一掀,露出一张明艳的面孔。年轻的小姐穿着一身月牙白绣梅花的衣裳,一张标准的瓜子脸,两弯细细的柳叶眉,一双长长的凤眼中透着无尽的娇艳,显得异常明亮与柔媚。

    谢月瞧见江小楼先是微怔,旋即便灵便地下了马车,满面笑容地迎上来:“小楼,好些日子没有瞧见你了,今日可真巧,居然在这里遇上了。”

    江小楼点头,微笑着致意:“伯父身体还好吗?”

    谢月笑容中不自觉带了一丝甜蜜:“多亏了傅大夫的调养,如今父亲身体已经好些了,我今日是特地来致谢的。”

    江小楼见她眉眼生春,而傅朝宣却一副毫无所觉的模样,不由轻轻一笑:“如此,我改日再上门去看望伯父。今天还有急事,先告辞了。”

    目送着王府马车远去,傅朝宣还在悠悠出神。谢月凝视这一幕,目光有了三分不乐,可当傅朝宣转过脸来的时候,她面上神情变得既矜持又高贵,缓缓道:“傅大夫,是不是倾心于江小姐?”

    傅朝宣一愣,俊俏的面孔一下子涨得通红,随即轻咳了一声道:“没有的事,谢大小姐不必胡猜。”

    见他转身便走,谢月连忙道:“傅大夫,这礼物……”

    看了一眼她手中的食盒,傅朝宣语气极为平淡:“身为大夫,治病救人是我的工作,更何况医治谢老爷是小楼对我的嘱托,无需大小姐特意来致谢,请回吧。”

    见对方丢下一句冷冰冰的话就离开,谢月攥紧了手中的食盒,心头起了一阵尖锐的刺痛,婢女小心地问道:“大小姐,咱们怎么办?”

    谢月神色骤冷:“回府。”

    金玉满堂

    江小楼吩咐马车在门口停下,走进大厅,只见到高堂满座,人来人往,不由微微点头。一眼瞧见怀安在楼梯口探头探脑,江小楼提起一丝笑意:“你家大公子在楼上吗?”

    “是,我家公子就在楼上。”怀安很欢喜,一路忙跑着上去通报。

    谢连城真坐在雅室内,一身极为朴素的青衣,只有袖口绣着精致的竹纹。他闻声抬起头瞧见是她,下意识地笑了笑。

    他的笑容在阳光下看起来竟然是透明的,带着一种让人目眩神迷之感。

    江小楼见过的男子之中,相貌最为出色的便是顾流年和谢连城两人。仔细比较,若说顾流年的容貌带着朝阳瞬间升起时那种令人震撼的华丽与嚣张,那么,谢连城的笑容则如同淡淡的月光,清朗皎洁,沉静动人,不经意之间叫人惊艳。

    江小楼微笑:“这几日辛苦大公子了,感谢你的帮忙。”

    谢连城只是轻轻一笑:“举手之劳,不必放在心上。”

    怀安暗地里撇了撇嘴:什么举手之劳,公子不知道费了多少心思,才好容易把这些生意全都理顺,谢家的生意都忙不过来了……怀安的碎碎念当然不敢说出来,只敢在心里嘀咕两句。而,谢连城把账本递给江小楼道:“请你检查一下,看看有没有什么问题。”

    江小楼弯起眼睛,账本却推还给他:“不会有问题的。”

    谢连城怔住,旋即轻笑起来:“这两日王府似乎发生了很多事,可以告诉我吗?”

    江小楼心头微动,一双眼睛越发黑沉沉的,口中却道:“没事。”

    谢连城眸底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低低地笑了起来:“第一,你是一个十分谨慎的人,轻易不会丢下自己的生意。第二,庆王府这潭水很深,你有深仇在身,断不会无缘无故的涉入。所以,一切都需要有一个合情合理的理由。”

    他的眼睛很清,很亮,带着一种动人心魄的力量,她的心一下子就变得很平静,原本的那些焦躁不安逐渐变得很淡、很轻,恍惚之间都消失了。

    她思虑片刻,才回答道:“他们捉住了一伙流寇,说他们才是杀死雪凝的凶手。”

    谢连城望着她的脸:“这么说,你并不相信这样的论断。”

    江小楼凝视着他,缓缓道:“对,我不信。”

    他轻轻笑了一下,笑容比月光还要俊朗、清澈:“你可以什么都不信,只需要相信自己的心。”

    江小楼轻轻一叹:“我花了大笔银子也没办法撬开京兆尹的嘴巴,更不知道那些被抓住的流寇到底是什么来历。”

    谢连城定定地看了她半天,勾起嘴角:“果然关心则乱,连你都迷惑了么?京兆尹不行,就从其他人着手吧。”

    江小楼一愣:“你是说狱卒?不行,这我也试过,往日里贪婪的人这回却像是铁了心,竟然没有缝隙可钻。”

    谢连城眼神静静的,柔柔的,声音却格外坚定:“京兆尹狱中有许多犯人,他们的罪过不重,却不能立刻释放。其中富裕的犯人,每月有一次探亲的机会,这正是传递消息的大好时机。”

    江小楼身体一震,心头的迷雾瞬间被剥开,立刻明白过来:“你是说——通过里面的犯人了解内部的情形,然后再由探亲的家属把消息传递出来?”

    谢连城的目光沉静:“你很聪明,一点就透。”

    江小楼轻轻吁出一口气:“是我太心急了,竟然连这一点都忽略过去。”

    见她立刻就要起身,谢连城却轻言道:“不着急,这件事情正在风尖浪口上,先等等再说。”

    江小楼眉头微微蹙起:“时间拖得越久,证据会越少。”

    谢连城沉吟片刻,摇了摇头:“此事牵连到不少人,即便没有办法接近流寇套出情报,也可以从旁人着手了解这些人的底细。这件事情交由我来办,三日之后,我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

    她微微愕然,旋即一时没有言语。

    “小楼,”他抬首,直呼她的名字,声音异常温柔,“你慌了。”

    江小楼的声音开始发颤:“我……我慌了吗?”

    他并未立刻言语,只是轻轻覆上她的手,此刻他的眼睛那般明亮,像暗夜里唯一的月影,照亮了荒芜的黑暗。江小楼的心底,仿佛有什么轻微颤动了下。

    “小楼,你的聪明在于你遇事沉着,善于抓住别人察觉不到的机会,给予敌人奋力一击。但若是你慌乱了,优势便会化为无形,你的敌人会借机找到你的弱点,懂了吗?”

    他的眼神格外镇定、温柔,落到江小楼的眼中,全化成了支持的动力。她突然有一种错觉,眼前这个人,就在此刻,她非常想要抓住,如同溺水之人抓住唯一的浮萍,他能帮助她、成就她,安定她的心……然而转瞬之间,她被自己的念头惊了一下,旋即笑了起来。

    不,这世上能够依靠的人只有自己。

    “公子,你说的不错,我慌了。刚才经过你的提醒,我很清楚自己应该做些什么,多谢。”她的声音比刚才更冷,却也显得更加镇定。

    谢连城敏锐地察觉到她的变化,却是轻轻一笑,点头道:“这样才好。”

    江小楼回到庆王府,暮雨正准备给庆王妃喂药,江小楼三步上前,一把扣住了她的手腕。

    暮雨只觉那力气极大,一时痛得皱眉,心头有些惊讶,迷茫道:“您这是怎么了?”

    江小楼松了手,阳光在她漆黑的瞳孔未曾留下半丝光明,只余下沉沉的暗影:“我有重要的事要与王妃商议,你先出去吧。”

    庆王妃向她略一点头,暮雨这面露疑惑地才退了下去。

    “小楼,你今天到底怎么了,为什么不让我喝药?”

    江小楼望着她,神色冷凝:“王妃,这药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服用的?”

    庆王妃神色充满不解,犹豫了一会儿才道:“这药……是从一个月前一直服用到今天。”

    江小楼呼吸微顿,随后简单地解释了一遍傅朝宣的话。庆王妃整个人都呆住了,震愕道:“周大夫为我看诊十五年,他很了解我的身体状况,一直都没有出过差错——”

    江小楼不觉冷笑:“是差错还是故意为之,王妃,您应该重新衡量。”

    庆王妃浑身一颤,凝目仔细望去,江小楼神情无比郑重,字字句句皆是发自肺腑。

    江小楼声音里透着惋惜:“若你就此一蹶不振,别人只会说你思女过度、精神恍惚,以至失去常性。庆王府绝不可以有一个发疯的女主人,到时候王爷就可以用这个理由休弃你,对么?”

    庆王妃凄凉一笑,沉声道:“不错,如果我死了,或是不够格继续做这个王妃,他们自然就会废了我。这个机会,某人已经等了十多年……”她长长的尾甲原本已经留了寸长,在握拳的瞬间竟然悉数折断,那声脆响听来格外惊心,“顺妃,我与你势不两立!我要立刻进宫,把这一切告知皇后娘娘,哪怕闹到人尽皆知,我也要讨回公道!”

    江小楼目光格外明亮,声音却无比冷凝:“王妃息怒,周大夫收了重金才被封口,就算王妃将一切抖出来——这药渣毕竟不含毒药,不过就是药量重了些,大可以推说是大夫不小心。纵然你证明他是故意为之,又怎能将这把火烧到顺妃身上,别忘了,庆王并不相信你。”

    庆王妃气得说不出话来,是她无能,一切都是她无能!

    江小楼只是微笑,眼睛里有水光润泽的亮度:“王妃,我早已说过不必心急。对方越是猖狂,咱们的机会越多,现在——我需要您的耐心。”江小楼话说到一半,却突然听见外面有人禀报道:“王妃,世子求见。”

    庆王妃与江小楼对视一眼,赶紧道:“叫他进来。”

    赫连岳慢慢地掀开珠帘,几乎是挨着墙角走过来,瘦小的身形显得有些畏畏缩缩的,秀美的脸孔更是连抬都不敢抬。

    庆王妃看着他,心头顿生恨铁不成钢之感,为什么顺妃的两个儿子都是文武双全、英武非凡,偏偏自己生下的孩子竟如此愚笨,当真是老天不公!她强忍住心酸,问道:“你来做什么?”

    赫连岳期期艾艾地望着她,湿漉漉的眼睛说不出话来。其实他的面容十分清秀,五官简直比少女还要秀气。可惜与他那两个玉树临风、英俊潇洒的哥哥站在一起就显得格外卑微,总是缩头缩脑,一副害怕遇到生人的模样。江小楼与他接触了几次,努力却完全徒劳,根本没有办法与他沟通。

    江小楼见他越发畏缩惶恐,却是轻轻一笑:“世子是来看望王妃么?”

    庆王世子眼眶竟然红了,却还是认真地点点头。

    庆王妃听见对方是来看望自己的,不觉心头一暖,神色也缓和了下来:“对不起,娘又骂你了。”

    赫连岳只是再度摇摇头,眼瞳里满是不安,长长的睫毛抖动着,站在那里手足无措的模样。

    江小楼目光柔和,庆王世子其实一点也不傻,只是不够英明神武,不够伶牙俐齿,才会被人如此鄙视。若他只是寻常百姓人家的儿子,根本无需被人拿出来与兄长反复比较。

    “既然是来看望王妃,那就走近一些,把心里的话都说个清清楚楚。”江小楼笑容浅浅,鼓励他道:“坐到这里来,陪着王妃说说话吧。”

    赫连岳果真听话地走过来,坐在锦凳上,肩膀却不住的颤抖,手指也在袖中神经质地互相揉搓着,的确是说不出的紧张不安。

    江小楼声音越发温柔:“王妃,我还有事,先出去了。”

    庆王妃正要点头却看见赫连岳突然又站了起来,支支吾吾的:“等……等……”

    江小楼驻足,回眸望着他:“世子有什么事吗?”

    庆王世子的手在袖中慢慢握紧,良久终于下定了决心,定定神,在怀里抖抖嗦嗦地掏了半天,掏出一张皱巴巴的纸递过来。他的手高高举着,可头却死死垂着,甚至不敢真正瞧江小楼一眼。

    江小楼接过他手上的纸,展开一看,上面的字迹熟悉得令人心惊。

    “小楼,见字如晤。这是我给你写的第一封信,亦是最后一封。回庆王府……非我所愿,除母亲外,人人皆厌我。我心中十分悲伤,惟愿常陪母亲身侧。然未能如愿,终成遗憾。”后面便是一串模糊的痕迹,似是眼泪的印记。江小楼的心一下子抽紧了,又继续往下看去。

    “多年来未能于母亲膝下尽孝,实乃大不孝。我离去之后,请你替我照顾母亲,时常来看望、抚慰,让她切勿因我而悲伤。我与你交往,历时弥久,相知愈深,故而直率陈言,请你谅察。我一生坎坷,实乃命运安排,与人无尤。小楼,你我完全不同,一切操之在你,愿你早做决断,切勿辜负真心……咫尺之隔,竟成海天之遥,千万珍重。”

    庆王妃瞧不见,忍不住追问道:“那是什么?”

    江小楼朝她微微一笑:“不过是一封涂鸦。”说完,她便将信折起来放入袖中。

    回到卧室,江小楼又将那封信展开来,反复看了数遍。直到小蝶劝慰道:“小姐,郦小姐虽然走了,但奴婢还陪着你。”

    江小楼只是勾起唇畔,表情不知是喜是悲:“谢谢你。”

    小蝶听了,眼圈一下子通红,眼泪扑簌簌往下落。

    江小楼只是看着小碟落泪,那泪水一滴一滴像是直接流入了她的心里。是啊,每个人都有哭泣的权利,可以恣意发泄内心的悲伤。自己却不会哭,甚至连一丝泪意都没有,可见真的已经不能算作一个正常的女人了吧。江小楼垂头,静静望着手中的信,不觉伸出手轻轻抚摸着:雪凝,快了,我就要找到杀你的凶手了,请耐心一点,再耐心一点。

    三日之期刚满,江小楼如约到了金玉满堂,就发现谢连城站在门口等候着她。正待说话,他已经走过她的身侧,湖泊般深邃的黑瞳带着浅浅的笑意:“走吧。”

    马车向城外驶去,直到傍晚才到达目的地。那是一间地处偏僻的农舍,窗户漏风,屋顶漏雨,显得极为破旧。门口有几个衣衫褴褛的孩子正在玩泥巴,听见车轱辘的声音,不由纷纷抬头,好奇地歪头看着眼前的不速之客。

    江小楼看着谢连城,面上些许惊讶:“这是什么地方?”

    谢连城表情有些复杂,长长地叹了口气。:“你跟我来就知道了。”

    农舍里有一个头发蓬乱、颧骨突起的中年妇人,她穿着一身本色的麻布衣,腰间打着补丁,怀里还抱着一个襁褓,看到有两个陌生人进了屋子,一时惊住了,随即便站起身警惕地抓起身边的柴刀:“你们是什么人?”

    她抓住柴刀的手满是茧子,不停地颤抖着,连说话的声音都在哆嗦。

    谢连城只是轻声道:“这位大嫂不必紧张,我们只是过路的客人,并没有恶意的。”

    农妇见他神色温存,形容高雅,稍微有些放下心,面上却还是充满狐疑:“你们要做什么?”

    “我们只是想讨一碗水喝。”怀安代替主子,从善如流地道。

    眼前的两位主人,男的俊美,女的漂亮,面容和善、温文尔雅,着实不像是坏人。农妇想了想,终于点头:“好。你们等一会儿。”她放下柴刀,转身去水缸边上摸了一只破碗出来,小心翼翼的舀了少许水递过来。

    整个屋子十分破旧,除了一张床,便只有一条板凳,唯一可以称为家具的物什便是靠在东边墙上的木柜。不时发出吱吱咯咯的声音,上面的红漆都已经斑驳脱落了。江小楼不明白谢连城的用意,只听怀安借机会搭腔道:“大嫂就一个人在家,孩子们到处乱跑您也不管,若是不小心在山上摔坏了可怎么办?”

    农妇神色缓和下来:“都是穷人家的孩子,又有什么要紧。“百度搜索本书名+听潮阁看最快更新再者说,他爹不在,我一个人哪里管得过来!”

    谢连城道:“不知令家主去了哪里?”

    那妇人似是被提到伤心处,转过头去啪嗒啪嗒地掉起了眼泪。

    谢连城道:“相逢即是有缘,大嫂既然给了我们一碗水,投桃报李,我也愿意听一听大嫂你的烦恼。”

    那农妇泣不成声:“我当家的……”她说到这里顿了顿,面上浮起一丝羞惭之色,“有人说他们抢了王府的财物,抓到大狱里去了。”

    怀安作出瞠目结舌的模样:“原来就是你们抢了王府的马车?”

    农妇惊得脸色煞白:“没有没有,我们怎么敢抢王府的马车,都是冤枉啊!”

    江小楼目光慢慢变得凝重,第一次开口道:“可是我听说——人已经认罪了。”

    农妇往地上啐了一口:“呸!都是那帮混帐东西,硬生生把我当家的屈打成招!我们寻常不过弄到些散碎银子,怎么敢去动王府的马车,又不是疯了!”

    江小楼盯着她,目光须臾不离:“你们没有杀人?”

    农妇被她的眼神吓到,下意识地道:“当……当然……我们都是老老实实的庄稼人,要不是田地被那些贪官给收了,何至于落草为寇?这事情大伙心里都明白的,我们只是想要活下去。日子太穷了才迫不得已拿着锄头去打劫!抢点钱就算了,谁会拿命去拼?杀人可是要偿命的!往日里他们也只敢在小树林里劫单身的路人,哪里敢去碰王府的马车,这不是找死是什么?”

    江小楼唇畔的笑容倏忽变得冰冷,顺妃,几个穷得活不下去,手中武器只是锄头的穷苦农民,就是你所谓穷凶极恶的流寇?!

    ------题外话------

    因为顺妃太可恶,大家群情激愤,我很惶恐,嘤嘤嘤嘤……其实不必心急,顺妃会灭的,她要死得很漂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