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娼门女侯 > 第96章  引蛇出洞

第96章  引蛇出洞

    紫衣侯的神情并非暴怒,反而十分柔和,柔和得如同泉水轻轻流过,带起人心的一片战栗。他慢慢起身,动作极度优雅,紫色的袍袖轻盈得如同轻薄的蝶翼,可远观这一切的小蝶浑身顿时就打起了寒战,她下意识地拉住了江小楼的袖子:“小姐——”

    江小楼并未瞧她一眼,只是端起盘旋了许久的茶杯,轻轻啜了一口。

    对面那张完美无缺的脸上露出了一丝讥讽的笑。

    刚刚雪狼明明好端端地在他身边坐着,可为什么会突然发疯一样地冲过去,没有他的命令,雪狼是不会轻举妄动的,紫衣侯站起身,拱手向杨阁老道:“抱歉,是我管教无方。”

    杨阁老指着那堪堪被护卫拉住的雪狼,气得浑身发抖:“你不知道,我的飞将军值多少银子?仅仅是因为输了一场比赛,竟然如此没脸!放狼咬人,紫衣侯,你真是天底下最大的笑话!”

    紫衣侯那双细长上挑的丹凤眼微微眯起,似流转出些许暴戾之气。纵然如此,他也依旧是一个风华绝代的美男子。此刻,他的目光渐渐转向了江小楼,流露出一丝似笑非笑的神情。

    明明嘴角微微上扬,眼神却比腊月的寒霜还要冰冷。那一丝笑意在江小楼看来,无论如何也不能称之为笑。

    江小楼很清楚,紫衣侯十分喜爱雪狼,超过身边的一切人和事物。于是他露出那样的表情,让人觉得他下一刻就会把她撕个粉碎。

    一个弱质纤纤的女子,伸出那只白皙柔嫩的手,咔哒一声,拧断了萧冠雪的神经。她实在是聪明极了,深深知道如何能够激怒萧冠雪,她也狂妄极了,坦然面对那双不怒而威、寒气逼人的眼睛,不过笑吟吟地望着对方,眉眼生春地说一句:哎呀,被你发现了。

    江小楼面上含着淡淡的笑容,口中却劝说道:“阁老,算了,这鸡已经死了,现在再责备侯爷,只怕也是于事无补。”

    杨阁老却吹胡子瞪眼,怒气冲冲地道:“这事你别管了,他这是欺人太甚!我告诉你萧冠雪,不要以为陛下宠爱你,便不知道天高地厚!今日的斗鸡比赛明明就是你输了,可你却纵容自己的爱宠吞吃了我的飞将军,你看我会不会在陛下面前告你一状!”

    人家都说年纪大了,一是容易变得像个小孩,二是很容易着急上火。江小楼递上一杯茶,轻言细语:“阁老,勿要生气,这不过是微末小事。”

    “什么小事?”杨阁老一下子提高音量,也顾不得众人都在瞧,只一味怒指着紫衣侯痛骂道:“这等狗东西,连我的飞将军都敢吃掉,还有什么不敢的!萧冠雪,给我赔飞将军的命来,否则我决不与你善罢甘休!”

    素来稳重的杨阁老居然会出现这样蓬勃的怒意,王鹤彻底愣住了,他不解地道:“这是为什么,不过就是一只鸡。”

    吴子都捅了他一下,低声道:“快点噤声,你不是不知道,杨阁老就是属鸡的!紫衣侯这只狼可真是太过分了,当着阁老的面吞了那只鸡,其中寓意不问可知,难怪阁老如此愤怒,纵然是我怕也忍不下这口气……”

    萧冠雪轻轻一叹:“阁老,我愿意赔偿你五千两。”

    众人倒吸一口凉气,这斗鸡可真是价值千金,一出手就是五千两。

    杨阁老冷哼一声道:“你知道飞将军给我赢了多少钱,更何况这不是钱的问题!”

    萧冠雪慢条斯理地到:“如果阁老还嫌不够,那就再加一万两,来人。”两名黑衣护卫立刻快步上来,萧冠雪看着那雪狼,神色从容,淡漠如冰:“犯了错就不能被原谅。”

    护卫已经明白过来,有些不忍地看着雪狼,而雪狼刚刚吞吃了飞将军,正在洋洋得意之间,正预备回到主人身边,不料寒光一闪,两把长剑同时出鞘,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削去了雪狼的头颅,一时鲜血狂喷,护卫一头一脸都是狼血,连长剑都在隐隐颤抖。

    紫衣侯的目光没有瞧任何人,只是看着江小楼。

    江小楼微微一笑,神色如春水,婉转轻柔。

    那颗狼头骨碌碌一直滚啊滚,最终滚到了杨阁老的脚下。他面色一变,看着紫衣侯,眯起眼睛道:“这就是你的处置方式?”

    紫衣侯冰雪般的唇畔只有浅笑:“得罪了阁老,只能以死谢罪。一头不听管束的牲畜,早该死了。”这样说着,他的目光若有似无地瞟过江小楼,流露出若有所思的神情。

    江小楼眼角弯起,笑容却更甜:“是啊,既然侯爷如此知错能改,您就大人大量,原谅他一回吧。”

    杨阁老看看那倒地的庞然大物,又瞧瞧众人惊悚的眼神,叹了口气:“算了。”说完,他甩袖大步流星地离开了。

    紫衣侯步入场中,冰凉的手指轻轻落在雪狼光滑的皮毛上,却有一双镶嵌着珍珠的绣鞋缓缓走到他身侧,满带惋惜道:“听说这狼是侯爷亲手养大的,日夜随扈,谁知竟落到今日下场,真是可惜。”

    紫衣侯抬起眸子,静静望了江小楼一眼。阳光下,她的面孔近似透明,漆黑的眼睛带着神秘莫测的光芒。

    “江小楼,你果然知道每个人的弱点是什么。”他轻轻叹息着,犹如对情人低语。

    江小楼只是和静微笑:“侯爷过奖,从今往后可要管束好身边的畜生,否则会给您带来大麻烦。”

    还未来得及离开的众人都用惊讶的眼神看着这两人,男人俊美绝俗,女子美貌倾城,然而他们两人之间流转的气氛怎么都不像才子佳人一见钟情的暧昧,倒像是即将展开疯狂搏杀的残酷现场。

    最终,江小楼轻声吩咐道:“小蝶,周老板答应给我预备的狼皮应当备好了吧,等过冬的时候做一件大髦,必定极暖和。”

    紫衣侯目光冰凉地盯着她,似乎把她美丽的脸一寸寸凌迟开来。

    江小楼翩然离去,紫衣侯脸上的笑容终于消失:“带着雪狼的尸体,回去吧。”

    回到府上,紫衣侯立刻命人剖开雪狼的尸体。检查的结果发现,雪狼肚子里,飞将军头部的羽毛上粘了香喷喷的猪油,厚厚的两层,那浓腻的味道无论如何都遮挡不住。

    紫衣侯愕然片刻,终于明白过来,他用修长如玉的手指拈起一杯酒,兀自笑得不可自抑:“江小楼啊……”

    萧冠雪懂得欣赏每个女人的独特之处,但仅止于此,当她们失去了观赏价值,就会变成裹着红粉的骷髅,变得叫人心生厌烦。当他对一个女人感到厌倦的时候,这个女人的生命也将就此终结。然而现在,他对江小楼很感兴趣,这种兴趣已经超越了他对其他一切事物的关心。

    当然,这只是因为她给他一种很特别的感觉,独一无二。

    江小楼走出斗鸡场不久,马车迎面便遇上了谢连城。

    他看着她,沉静的眼睛面带微笑:“今天玩得开心吗?”

    江小楼一愣,随即轻展笑颜:“原来你什么都知道。”

    谢连城若有似无地叹息一声:“他纵狼伤人,的确应当吸取教训。只是你这样做,反倒挑起他对你的兴趣,你不会不清楚这一点。每个玩火的人必须做好充足的心理准备,否则——”

    见对方对一切了若指掌,江小楼不答反问道:“铺子里的生意如何?”

    “一切都好。”

    “谢伯父最近身体如何?”

    “没事,他只是挂念你。”

    江小楼点头,“改日我会去府上看望他的。不过,谢大公子今天特意来看我,就是为了说这些吗?”

    轻风悄悄拂过,卷起沙尘漫天,几乎迷了人心,谢连城看着江小楼,深潭般的眼睛含着动人的光芒,口中道:“庆王府不是一个易相与的地方,要千万小心。”

    江小楼缓缓垂眼,脸色未变:“还有呢?”

    谢连城继续道:“庆王颇得帝王宠爱,其他的皇子为求他在皇帝面前美言,多方巴结、急于攀附。他们都是庆王府上的常客,你要小心回避这些人,尤其是……太子。”

    太子是秦思的主子,他没有当众与江小楼计较,一方面是此事是没有动摇他的根本,而另一方面是他自持身份,不屑与她为难,但如果江小楼整天在他跟前晃,说不准什么时候就会改变主意,要跟她算算总帐。更别提如今太子身边还有一个不稳定因素……

    江小楼却是不以为意地自嘲道:“你瞧,我身边到处都是敌人,还真是危机四伏。”

    谢连城神色认真:“你知道就好。”

    江小楼眨了眨眼睛,轻声道:“我不主动找麻烦,麻烦自己来找我,既如此,何妨拼个鱼死网破。”她说话的时候语气格外森冷,竟与往日大不相同。

    此刻天色已近黄昏,霞光漫天,印着江小楼的眉目,苍白的面上泛出淡淡金色,看起来越发夺目。

    谢连城看着她,静默了许久:“郦小姐的死……对你的打击很大。”

    江小楼一愣,眼里惊诧之色一闪而过,却转瞬定了神,只淡笑道:“不要胡说,我很好。”

    谢连城轻轻弯起嘴角,脸上一副不置可否的神情:“若你很好,便不会露出这样悲伤的表情。她去世之后,你甚至连眼泪都没有掉过吧。一个不会哭的人,没法宣泄内心的痛苦,只会越加愤怒和绝望。”

    江小楼怔住,立刻瞪向楚汉,楚汉连忙一缩脖子:“小姐,您可别这么看着我,我什么都没对公子说!”

    谢连城语气轻缓道:“不要怪他,这事跟他没有关系。”

    她垂眸,心中对他的关怀并非无动于衷,最终只是微笑道:“铺子暂且拜托给你,我会尽快处理完庆王府的事,不会劳烦你很久的。”

    霞光稀疏,光束透过道路两旁的树影,轻轻拂过她的面上,她的眼底有水光,却无一丝泪意。长久以来,她拼尽全力去对付自己的敌人,忽略了对好友的照顾和关怀,如果她能好好倾听雪凝的心声,事情可不可以重头再来?

    他眸子定定地望着她,眼底明亮:“记住,不是你的错……”

    她怔了一下,旋即低头,逐渐昏暗的天色掩住了她有些颤抖的眼睫,也将她的真心全部掩埋。他只听见她声音淡漠地道:“多谢你的关心,我该走了。”

    谢连城闻言,呼吸窒了一下,才道:“保重。”

    他的声音沉稳好听,一路望进他瞳底,只见到烟波深深,眸光温柔,她心头蓦地一颤,下意识地放下了帘子,隔绝了他的目光。

    他目送着马车离去,却在原地站了许久,直到怀安轻咳一声,他才醒过神来,道:“你做什么?”

    怀安笑嘻嘻地道:“公子这么喜欢江小姐,为什么不把她留在谢家呢?”

    谢连城唇角划过一丝淡淡的笑意:“世上每一个人都有自己要做的事、要走的路,如果你真心关怀一个人,就不应当总是在她前面拦着。与其做她的拦路虎,不如想方设法成为扶云梯,你明白吗?”

    怀安当然不明白,也根本无法理解谢连城的想法,只是傻站着,满脸懵懂。

    江小楼回府,正巧碰见太子的车驾从庆王府门前离开。她远远地看着,神色若有所思。小蝶略感惊诧,问道:“小姐,您在想什么?”

    江小楼收回目光,神色如常:“不,没什么。”

    马车里的太子放下帘子,台阶上的素服美人便也消失了,他漫不经心地问身边随从道:“庆王妃身边的义女——是叫江小楼吧?”

    “是,太子好记性。”

    太子细细思索起来,江小楼这个名字倒很是熟悉,仿佛在哪里听过。随从低声提醒道:“太子爷您忘了,当初秦大人曾经说过他与江家有旧怨,江小楼便是他的仇人,想来秦大人的死……恐怕也与她脱不了干系。”外人不知道秦思到底在哪里,只知道他失踪了,便只能做死亡论处。

    太子闻言,不自觉地想起那双明媚的眼睛,清澈如水的目光,以及脸上一副春风般的笑容。

    “当初把那些事情揭出来,除了杨阁老的功劳外,这江小楼亦是功不可没?”

    随从立刻回答:“是,太子。”

    太子点头,闭目靠坐在团花引枕上,那张美丽的面孔越发清晰。

    真没想到,短短数日间江小楼竟然能攀附上庆王府,而庆王妃竟然也甘冒天下之大不韪收她作义女,这一点足以证明她有独特之处。

    刚刚她明明是向他望过来,毫不掩饰的。

    寻常女子瞧见他不是羞涩就是畏惧,她倒是胆大如斯。

    即便是惊鸿一瞥,他也清清楚楚瞧见对方眼底的审视。

    她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权势、富贵,亦或是……

    回到太子府,刚过大门,一身素白衣裙的谢瑜轻盈地走过来,面上含着柔情似水的笑意:“参见太子殿下。”

    太子将她扶起来,满脸怜爱地道:“瑜儿今天怎么在这里等着我?”

    谢瑜只是笑道:“听说太子出去了,我便一直在这里守着,希望能够早点见到太子。”

    “喔,这么想我?”太子表现出极大的欣慰。

    谢瑜只是含羞带怯地一笑,直到把太子迎入自己房中,才吐气如兰地道:“我亲手为太子殿下缝制了一条腰带,您瞧瞧。”

    整条腰带用辟邪的金线绣出翩然欲飞的云纹,带钩是通体碧绿的龙形翡翠,饰以荧光发亮的白珠点缀,比宫中绣娘的作品都更精细百倍。

    太子端详一阵,不由赞道:“果然是好针脚,又很细心,做得很漂亮,替我带上吧。”他主动解下自己原先的腰带,换上了谢瑜这一条,低头瞧瞧,嘴角笑意更深,“这绣活儿做得很好,可是名家教导?”

    谢瑜脸上仿佛多了几分欢喜,羞红了面孔:“殿下说的不错,幼年时候也是请了名师教导过,只可惜这两年有些生疏了……”

    太子对这份亲手制作的礼物大为满意,一时并未注意到她的回答。谢瑜眸子里暗光流转,状似不经意地问道:“太子殿下,今日可是进宫去了?”

    太子摇头,漫不经心地回答:“不,我是去庆王府上。”

    谢瑜的呼吸轻轻顿了一下,等到太子望她,却又轻轻笑了:“喔,原来是庆王的府上。”

    见她低头沉思,似有难言之语,太子心头一动:“怎么,庆王府有什么古怪?”

    谢瑜眼眸幽深,贝齿轻轻咬住唇瓣,不多时竟见一片青白,道:“不敢,我只是听说庆王妃收了一个年轻的女孩子做义女——”

    “这话倒是不错,庆王还跟我抱怨说王妃半点也不顾忌他的颜面,竟从外面弄来一个商门之女,实在是丢脸。”太子轻巧的目光在谢瑜的面上划过,不经意又想起那张妩媚风流的面孔,轻轻笑了,“我倒是觉得那姑娘生得美丽,规矩又好,倒丝毫也不逊色于侯门之女。”

    听太子如此赞叹,谢瑜一时沉默。

    太子捧起茶盏正欲入口,却察觉对方异常沉默,不由道:“你怎么了?”

    谢瑜一身素白的衣裙,漆黑的发丝轻轻垂落,发间未有一丝珠宝点缀,但天生丽质,美丽绝俗,又怎需要那些俗气物什来点缀?此刻,她的眸底闪过一抹痛色,珠泪滚滚而下,瞬息之间竟已哽咽。

    太子一时怔住,立刻追问道:“到底怎么回事?”

    谢瑜眼圈通红,眼睛里越来越多地涌出泪水:“我曾经与殿下说过,当初是被如何赶出谢家的,殿下还记得吗?”

    太子脸上闪过一抹异色,道:“你说过是有人故意陷害你,才使得你被迫离开谢府。”谢瑜(第五文学 ”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不是傻子,早已将事情向太子和盘托出,只是隐没了不少真相,只挑选有利于自己的申诉。

    谢瑜乌发如云,粉面发白,楚楚可怜到了极点。在太子的注视下,她袖中的手慢慢地握紧了,浓密的睫毛扬起,声音无比哀恸:“我原是谢府养女,感念父亲恩德,对他也十分敬重,一家人和和睦睦。可是突然有一日谢家来了江小楼,她是父亲的故交之女,仗着这一层身份在府里兴风作浪,甚至与人串通诬陷我在父亲的书房里下毒……殿下您想想看,我有什么理由要害自己的父亲,不过是因为撞破她和大哥的私情,她便用这样可怕的手段来对付我……似她这等面热心冷的女子,实在是叫人不寒而栗啊!”

    太子愕然地望着她,完全失语。

    庆王府

    朝云掀开帘子,小心翼翼地道:“王妃,老王百度搜索本书名+第五文学看最快更新妃刚才差人来,说要请小竹姑娘回去——”

    庆王妃手中的茶盏一顿,瞬间看向了江小楼。

    江小楼白玉般的面孔不动声色地笑了笑:“你去回禀老王妃,就说小竹这两日因为过度忙碌,一时病倒了,怕把病气过给了她,所以王妃好意请她留下来……歇息两天。”

    朝云一愣,见庆王妃冲她微微点头,这才应了一声:“是。”然后她悄悄地退了出去。

    庆王妃手中捧着茶盏,却是愁眉深锁:“虽然从小竹口中得不到什么有用的讯息,也不能将她就这样还回去,这是咱们唯一的线索了……但生病这理由老王妃不会接受,她还会再派人来的,你不知道她的个性,最是跋扈不过——”

    江小楼的眉眼十分温柔,笑容亦是十分镇定:“未做好万全准备前,我自然不会随便冒险。”

    得到她的保证,庆王妃焦灼的心,莫名安定了下来。

    半个时辰后,老王妃果真命身边的郑妈妈前来探望小竹。郑妈妈一身清爽的藏青色衫子,洁白下裙,满头乌发瞧不见一丝紊乱。她向着王妃恭敬行礼,规矩到了刻板的地步:“见过王妃,老王妃命奴婢来看看小竹姑娘,您知道,小竹是最伶俐不过的,别人用着不趁手。”

    庆王妃微微一笑:“来人,领郑妈妈去看看小竹。”

    郑妈妈俯身向庆王妃再行了一礼,随后便屏气敛息地退了下去。一路经过走廊来到下人房,她命人把门一推,迎头便闻到一股浓重的药味。走进门去,一位发须皆白的大夫正坐在床前,帐子蒙得密不透风。大夫沉吟道:“的确是染了风寒,毒气不散才出了疹子,不过……这丫头身体弱,还是要多加小心,千万不要再受风。”

    郑妈妈压住眼底的狐疑,面上带笑:“敢问大夫,小竹姑娘还要几天才能康复?”

    大夫瞧她一眼,合上自己的药箱,字斟句酌道:“瞧你这话说的,伤风哪有那么快好!这姑娘身子骨本来就弱,我瞧着最起码得十天半个月。”

    郑妈妈脸一沉:“大夫,您说多久?”

    大夫并不畏惧她的脸色,只是梗着脖子道:“十天半个月!”

    郑妈妈眼睛飞向帐子,声音沉凝:“不过就是个奴婢,哪能和小姐一般娇贵。小竹,老王妃请你去,快起来吧。”她一边说着,一边就要上前去掀开帘帐,旁边的婢女连忙阻挡她道:“郑妈妈,王妃只说允你探望,可没说你可以把人带走啊。”

    郑妈妈表情变了又变,不怒反笑:“这府里一天不管都这么没规矩,小竹是老王妃身边的婢女,难道王妃还能扣着人不放?分明是你领会错了王妃的意图,竟然还敢大放厥词!”

    婢女面色隐隐发白,郑妈妈可是老王妃身边得脸的妈妈,平日里不显山不露水,收拾人的手段很是了得,她再也不敢与之争辩,只是垂下头,不敢再吭声了。

    郑妈妈冷眼瞧她,干笑一声,霍然一下子把帐子揭开,却被眼前的一幕惊住:小竹满脸通红,面上还有无数可怕的红色小疙瘩,嘴巴里喃喃自语,似是高烧烧得糊涂了。帘子一落,她猛然转头看着大夫道:“这是怎么回事,不是寻常风寒?”

    大夫瞪她一眼:“寻常风寒再加上体内毒气往外散,所以才会出疹子,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郑妈妈不吭气了,若是寻常风寒也就罢了,如果还出疹子,的确不能回到老王妃院子。看来这一切并非是王妃的托词,她细细一寻思,轻扯了扯嘴角,道:“既然如此,改日我再来接小竹。”

    郑妈妈前脚刚走,江小楼带着小蝶一前一后进了门。她径直走到床边,掀开了帘子:“好了,起来吧。”

    小竹这才颤颤巍巍地爬起来,用一种极恐怖的眼神看着江小楼。

    小蝶笑道:“不过是寻常的花粉过敏,再抹了一点红浆罢了,怎么就能把她吓成那样。”

    江小楼目光从小竹面上轻轻略过,笑意更深。

    小竹只觉一颗心砰砰乱跳起来,颤颤巍巍地道:“江小姐,奴婢一切可都按照您的吩咐来做的,您就放了奴婢吧!”

    江小楼笑容中带着一种沉静,声音轻缓如水:“放了你?”

    “是啊,奴婢什么也不知道,能说的都已经说了,您还要奴婢做什么呢?”

    江小楼不动声色,语气温和:“自然会派上大用场……”

    对方容色清丽,笑容和煦,小竹却觉得背后起了一阵鸡皮疙瘩,下意识地往后缩了缩。小蝶笑嘻嘻道:“你放心好了,有我家小姐在,一定会保证你的安全。”

    小竹越发恐惧,第一次见到江小楼的时候,她只以为这是一个温柔好骗的大小姐,断想不到她如此心狠手辣,谈笑之间就能想出无数让人生不如死的法子,真可谓人不可貌相。

    门外,庆王妃身边的暮雨轻声禀报道:“江小姐,王妃请你过去一趟。”

    江小楼闻言,便吩咐小蝶道:“派人把她看好了,不许有任何纰漏。”

    小蝶见江小楼对自己眨了眨眼睛,立刻会意地道:“是,小姐。”说完她踢了小竹一脚,故意凶煞地道,“还不起来跟我走。”

    江小楼来到花厅,只见庆王妃端坐正首,左侧的位置上坐着顺妃。王妃的脸上面无表情,顺妃却笑容生动,青春少女一般的脸上焕发出一种幸福的光彩。

    江小楼心头闪过一丝冷笑,庆王十分宠爱顺妃,这些年身边姬妾来来去去,却只独宠她一人,若是寻常人家这也算是夫妻情深,可惜有庆王妃和庆王的婚约在前,这位顺妃分明就是从中横插了一杠子,叫人无论如何都没办法佩服这种专注的感情。

    顺妃向江小楼微微颔首,旋即目光转向王妃道:“听说您这两日身体不适,我命人准备了雪参,给您补补身体。”

    庆王妃戒备地望着她:“要什么我这里自然有,无须你为我操劳。”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态度。

    一言既出,花厅之内一片悄然无声,连呼吸声似乎都停滞了。

    良久,顺妃面上才重新盈起笑意,但笑意不达眼底:“王妃不要误会,不过是前日陛下赐给王爷一颗雪参,据说对心病有奇效。王妃爱女心切,郁结于心,才会身体不适……我不敢自作主张,其实是王爷命我将雪参送来的。”

    这话说的就更刺心了,人家是一对正经夫妻,你不过是寻常人家所谓的妾,可却如此嚣张,替别人送礼——这个别人还是庆王妃的丈夫,怎么看都让人觉得很古怪,偏偏当事人毫无所觉,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看来这些年,她早已经习惯了用这种态度来刺激庆王妃。

    江小楼的笑容里满是嘲弄,眼睛里也蕴了冰霜。

    庆王妃袖中的手紧了紧,终究没有当场发作。

    顺妃的目光一转,终于落到江小楼的身上:“江小姐出落得越发美貌,上一次我倒未曾问过,不知你可许配人家了吗?”

    江小楼只是含笑:“多谢顺妃关心,小楼既然已经入了王府,将来的婚事自然是由王妃作主,不劳您操心。”

    花厅里,江小楼眉目如画,眼神清亮,明明是一副柔弱美丽的长相,紧紧抿起的唇畔却带着说不出的淡漠与坚定。

    顺妃脸色不变,笑容却哀戚三分:“似江小姐这等人才,自然要找一个十全十美的才好匹配。话说回来,瑶雪郡主与你几乎差不多大,可怜红颜薄命……若她还在,也到说亲的年纪了。”说完,她轻轻抽出绣着素梅的帕子,掩了掩眼角。

    江小楼不用去看庆王妃的表情也知道她此刻是何等心情,这顺妃摆明了是来挑衅,偏偏使出的都是软刀子,叫你无可奈何。

    若在往日,庆王妃早已跳脚,但今天她却深吸一口气,镇定了半响,才冷哼一声道:“顺妃,今天你来就是为了说这些话吗?”

    顺妃擦了眼泪,温温柔柔地道:“王妃莫要生气,我今天来一则是为王爷送雪参,二则是专程来看望王妃的。百度搜索本书名+小说领域看最快更新”

    一番话说得冠冕堂皇,娓娓动听,其实还不是千方百计用郦雪凝的死来刺激庆王妃。江小楼早已洞穿对方心意,面上却是不动声色地笑道:“顺妃如此关心王妃的身体,实在是费心了。”

    顺妃忍不住笑了,抬起一只手轻轻把发丝掠到耳后:“不费心,王妃毕竟是这府里的女主子,能为她分忧——是我的荣幸。”

    她说得越动听,庆王妃脸上霜色就越重,几乎恨不能上前给这女人一个耳光,省得她张口闭口都是瑶雪,分明是找一切机会刺痛她的心。可她更清楚地知道,一旦自己动了手,又会变成顺妃手中的把柄。

    眼看庆王妃濒临发怒的边缘,江小楼长长的睫毛轻轻扇动了一下:“关于瑶雪郡主的意外,如今我们已经有头绪了,想必……不日就能替她平反昭雪。”

    顺妃眼神一闪,脸上的神情瞬间不知是笑还是惊,良久,她才语调冰凉地道:“喔——不知找到了什么证据?”

    江小楼从容一笑:“当初伺候郡主的婢女如今死的死、散的散,不过顺妃娘娘可别忘记,还剩下一个人。”

    香炉里的沉香悠悠弥漫开来,顺妃宛如一尊美丽的石像,口中缓缓吐出了两个字:“小竹。”

    “不错,正是小竹。”

    庆王妃整个人都愣住了,她看着江小楼,一时有些无法分辨她的意思。她们明明没能从小竹嘴巴里挖出什么有用的讯息,她为何要这样告诉顺妃……

    眼前的江小楼观之温婉可亲,然而她极为温柔的眼角、眉梢却有一丝说不出的邪气,使得她的甜美中莫名添了一丝阴暗。唇边绽放着优雅的笑容,让人觉得心神动摇,不动声色间却又含着勃勃杀机。

    一条冷蛇瞬时从庆王妃的后背缓缓爬过,不经意间冷汗直冒。她定定地瞧着对方,面上的笑容有一丝僵硬:“听你这样说,莫非已经确信瑶雪郡主的死——不是患病身亡?”

    江小楼的笑容自信而从容:“如今正在审问小竹,她虽然竭力隐瞒事实真相,但我们顺藤摸瓜,已经审出了一些头绪。凶手或许以为小竹一无所知,又或许笃定她不敢说出真相,但世上哪有撬不开的蚌壳……”

    顺妃笑容里的得意慢慢在凝固,她捧起旁边的茶盏,蒸腾的水雾升起来模糊了她的面容,连她的声音都变得模糊起来:“若果真如此,我也替王妃您高兴。”

    “高兴?有什么好高兴的,死了女儿我应当高兴吗?”庆王妃冷冷地回答,随后她率先站起身:“来人,送客。”

    顺妃手中依旧端着茶盏,一时有些尴尬,然而她是何等人物,很快就把茶盏搁在了桌子上,微微一笑起身,仪态万千地向王妃行了个端庄的礼,笑道:“王妃,千万可要保重身体,我先告退了。”

    顺妃一走,庆王妃猛然把茶盏全都挥到了地下,哗啦一声茶水四溅。她啪的一声,跌坐回椅子上,整个人气得脸色发青,坐在那里浑身颤抖个不停,显然是气到了极点。

    江小楼静静地看着她:“王妃,你又何必动怒,与这样的人生气不值得。”

    “我已经气了这么多年了!每一天,每一个时辰,她不停地想尽办法来折磨我!用言语、用冷箭,用她能想到的一切方法!我知道,她憎恨我,因为我占了她正妃的位置,她恨不能我现在就在这世上消失!”

    庆王妃全身发抖、手脚冰凉,好半天都缓不过气来。江小楼隐约猜测到,庆王妃这么多年来恐怕都是这么过的。要说,她说不过顺妃,要斗,她也斗不过顺妃,只不过因为庆王妃与皇后娘娘感情要好,娘家也颇有实力,顺妃不敢轻举妄动……两相缠斗之间,一晃眼这么多年就过去了。江小楼难以想象,一个女人的青春全部耗在这样的斗争之中,而且这斗争还要伴随一生,实在是太可怕。

    她轻轻地走上前,蹲在了王妃的身前,温柔地道:“王妃,请您冷静下来。不管在任何情况下,都不要发怒。”

    庆王妃突然掩住了脸,冰凉的泪水从她的指缝间不断地流下,一直淌到了手腕的部位。江小楼轻轻一叹,只是默然无语。直到庆王妃平静下来,她才轻声道:“既然要捉住杀死雪凝的凶手,王妃就不该如此脆弱,若是被几句话一激就变成这个模样,今后王妃还如何报仇雪恨?”

    庆王妃听了这话,缓缓地抬起了头,脸上的妆却已经哭得花了。

    江小楼微微一笑,吩咐人取来梳妆的用具,亲自替庆王妃洗了面,重新匀上胭脂,又替她将有些凌乱的发轻轻地挽好,这才继续说道:“笑一时并不难,难的是如何笑一辈子。世上多的是用言语刺激你的人,他们越是刺激,证明他们越是心虚。只有心怀怨恨、图谋不轨的人,才会如此掩饰自己的居心。如果你被气得跳脚,或是就此一蹶不振,岂非正中人家下怀?这个位置,她叫你让,你就偏不让,偏坐个万古长青,叫她等到老,等到死,等到发须皆白,等到歇斯底里、彻底发狂。所以,千万莫气。”

    说到最后,庆王妃不禁破涕而笑,慢慢地,她的情绪缓和下来,考虑良久,才问江小楼道:“刚才你说小竹……”

    江小楼微笑:“小竹不是已经招认了很多重要的消息么?”

    庆王妃完完全全地愣住,招认,小竹可什么都没说呀!江小楼却说掌握了足够的证供,很可能纠出幕后的黑手,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王妃,咱们接下来要——引、蛇、出、洞。”

    ------题外话------

    上次请大家猜测的原型是隆裕皇后,有孩纸猜对了。

    感谢ashash111、glx786513722和大家投给我的钻石和鲜花,在一再客串惨烈牺牲后,你们依旧前仆后继,我甚为欣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