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娼门女侯 > 第94章  王府隐秘

第94章  王府隐秘

    庆王府突然多了一位神秘的年轻小姐,自然引起众人好奇。可惜江小楼为人低调,平日里只是住在郦雪凝曾经住过的芳草阁,每天关着房门,专注得像是寻常人家的闺秀。

    入夜,一缕微风从窗缝门扉之间流泻出来,檀香木牙大床前垂着的珠帘轻轻拂动,江小楼闻声抬头,放下手中的笔,提声道:“请进。”

    庆王妃推门而入,面上含笑:“还在看书,都这么晚了。”

    江小楼微笑起身迎接:“王妃不也还没有休息吗?”

    庆王妃走过来,忽见墨砚下露出些纸角儿,微微一怔,竟是一方素笺,素笺上密密麻麻皆是娟秀的字体:“这是——”

    江小楼唇畔含着一缕笑,神色却从容:“这是雪凝进王府后接触到的人,发生的事情,以及每日的生活起居。”

    “可你从入府后未曾出过门呀!”王妃不由惊讶万分。

    “有很多事情我不便出面,这些消息都是小蝶打探回来的。她性情活泼,善于沟通,别人瞧见我都不敢轻易说话,她却能套出些许消息,每人哪怕只说一句,合起来便极有益处。”

    江小楼神色如水,语气平缓,不疾不徐之间给人一种淡淡的安心之感,王妃轻轻点头:“你说的不错。”

    窗外,一园芍药正静静舒展着自己的身姿,悄悄在花园中绽放着一生的荣华与富贵。黑暗之中,楚汉正依墙而立,默默守在窗下,手始终下意识地停在腰间的剑柄之上,神色警惕。

    房间里,王妃取过素笺仔细瞧了,沉吟道:“茉莉、兰之、小棠、小竹这四个都是贴身伺候雪儿的婢女,雪儿出事后我因为承受不了刺激病倒了,等我醒过神来,茉莉已经被她兄长赎身回去江州,兰之失足落水淹死了,小棠由她爹娘报了老王妃后离府嫁人,唯独剩下一个小竹还在王府。”

    “江州山长水远,无处可寻。那只能找到小棠或者小竹——”

    “不,小棠我已经派人去寻过,她按规矩先行一步去了温泉山庄准备,谁知左等右等就是不见王府马车,后来才知道雪儿在半途就陡然发病去世——事发之时陪在雪儿身边的,应当是远走的茉莉、死去的兰之,还有小竹这三个人。”

    “小竹现在哪里?”江小楼隐约觉得此事蹊跷,面上不动声色。

    王妃眼眸低垂,似是若有所思:“雪儿进府的时候,老王妃拨了身边一个二等丫头给她,并且当场提了一等,后来雪儿过世,老王妃询问她的意思,这丫头便说还是愿意回去,如今就陪在老王妃身边。”

    江小楼叹息一声:“既然如此,她是唯一的人证。”

    庆王妃一怔,脸上微微有些迟疑:“她毕竟是老王妃身边得脸的丫头,只怕不好轻易讨要。”

    江小楼眼眸明亮,声音柔婉:“王妃,明着不行可以来暗的,硬的不行可以来软的,只是需要一个合情合理的借口。”

    王妃正要借口,突然听见小蝶叩响了房门,江小楼道:“何事?”

    回答的并非是小蝶的声音,而是一道怯怯却柔美的女声:“江小姐,我是赫连慧。”

    王妃一怔,下意识地道:“是慧儿么?快进来吧。”

    小蝶领着一个美貌的女子走了进来,她年纪不过十五六岁,望之眉色含黛,双眸盈盈,天气不冷却披着厚厚的大髦,一种怯弱不胜之态油然而生。脱下大髦,里面紧着一条冰荷色长裙,更显腰肢不盈一握,轻移莲步走来,犹如冰纱落玉树。原本那怯弱之美便全化为风流楚楚,纵妖狐仙媚,犹不可比,正是王府的云珠郡主赫连慧。

    赫连慧是歌姬所出,因为生母地位卑微,便由王妃抚养长大。只她出生的时候因在生母腹中停留时间过长,先天不足,身体素来极弱。此刻,她看着庆王妃,轻轻行礼:“见过母亲。”

    庆王妃微微一笑,招呼她过来:“更深露重还悄悄出来,回头病情又该加重了。”

    “我是——”赫连慧举目望向江小楼,烟波般的眸子浩渺多情,却是欲言又止。

    赫连慧先天便有哮喘,所以通常都不出自己的院子,今天选择这个时辰来见江小楼,实在是引人疑窦。江小楼面上不露声色,轻笑道:“原来是云珠郡主,不知何事要劳烦你亲自跑这一趟……”

    赫连慧眼波微动,语气格外怯弱:“江小姐,这几日我辗转反侧无法入眠,心头想起一件要事,却怕自己过于唐突不敢随便猜测。刚才预备向母妃先行禀报,听闻丫头说她来了这里,这才登门拜访。这个时辰上门打扰实在无礼,请见谅。”

    她说话的神态十分温柔,轻巧的声音仿佛含在舌下,风一吹就散了。

    江小楼轻轻挑眉,神色温和:“有什么事,但说无妨。”

    赫连慧从善如流道:“二姐突然去世,我心头一直存疑,只是苦无证据,不敢胡乱说话。听说江小姐也在怀疑此事,我左思右想,若要调查务必得从人证入手。所有伺候二姐的婢女或死或散,皆是无处寻觅,惟有一个人还在府上。”她说到这里,喉咙似乎发干,轻轻咳嗽了两声。

    庆王妃不觉莞尔:“瞧你,身子不好还这样深思熟虑的,这一点我们也早就想到了。”

    赫连慧脸上露出惊讶的神情,旋即便望进江小楼一双清亮的眸子:“哦,如此一来,倒是我多事了。”

    庆王妃满是怜爱地看着她:“不,你一心为你二姐着想,我感激你都还来不及,又怎么会怪你多事?真是个傻孩子。”

    赫连慧只是腼腆地笑了笑,神情无限欷歔:“二姐自小命途多舛,好容易才与咱们团聚,却走得这样突然,母亲一定很伤心。希望真相有一日水落石出,二姐能够沉冤昭雪,也不枉我们相识这一场。”

    江小楼面上并无特殊表情,她这个人外表温和,却最是铁石心肠,再温暖的话都感动不了她。可平日里总是被众人质疑的庆王妃却被这几句话感动得眼眶微湿,当赫连慧起身告辞的时候,她亲自起身把大髦替她披上:“天寒了,快回去吧,上回进宫皇后娘娘赏了我一株雪灵芝,明儿让丫头去我那儿取。”

    赫连慧轻轻握了握王妃的手,临走之时目光却在屋子里不经意地扫过。只见到珍玩奇服,散布四周;镂空金鼎,熏香环绕;床前的覆帐低垂,幔子与流苏微微拂动;光滑的瓷枕横卧床头,繁丽衣裙叠放整齐置于枕畔……她轻轻一叹:“和二姐活着的时候一模一样啊……”旋即转身,倚着婢女脚步轻巧地下了绣楼。

    江小楼站在窗口目送着她的背影离去,那红红的灯笼在黑夜中格外显眼,一阵风吹来火焰灼灼欲飞,婢女连忙用手掩着灯笼口,生怕被风吹灭了。

    王妃见江小楼神色不虞,便轻笑起来:“慧儿的亲生母亲地位不高,一直在府里头受人欺负,我便把她养在了膝下。她一直对我很是恭敬孝顺,雪儿回来也是姐妹和睦、感情要好。”

    是怕自己怀疑赫连慧么……江小楼长长的眼睫眨了眨,不觉莞尔:“王妃相信的人,我自然也相信。只是此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安全。”

    庆王妃自然点头道:“好,我都听你的。”

    江小楼沉吟片刻,唇角微微弯起:“我考虑过,既然雪凝死因成疑,咱们是不是应当请法师来做水陆道场,权当超度亡灵。”

    王妃完全愣住,水陆道场?!江小楼为何突然想起这个……

    第二天一早,庆王妃便带着江小楼一同向老王妃请安。江小楼面容清丽,顾盼生辉,行走间身上五色霓裳如同流云,惊鸿般留下琥珀团光,一路引来无数人的悄悄窥伺和议论。待她停步回头,那些人便或是隐在树丛或是藏于假山,只余下一双双眼睛和寥寥的口角。

    进了屋,顺侧妃也在,她正拿着一柄扇子向老王妃介绍。瞧见他们进来,顺侧妃不觉微笑起来:“正要去求见王妃,您瞧,这扇子是青州刚刚送进京的,我得了三把,王妃也挑选一把吧。”

    青州扇是用绫罗纱绸制作,因其团团如明月,又被人称为团扇。顺侧妃手中的团扇,扇上女子杏花粉面,柳叶弓眉,正斜倚海棠花丛酣然入睡,构图十分精致华丽,更兼有淡淡香气传来,一扇在手,芬芳四溢。庆王妃却神色冷淡地扬起下巴:“不必了,我有要事求见母亲。”

    老王妃原本倚着富贵团花大枕,此刻微微侧身,左一婢女立刻捧来痰盂,她清了清嗓子,右一婢女连忙递上丝帕替她掩了掩嘴角。老王妃眼皮子不抬,这才波澜不兴地道:“什么事?”

    庆王妃表现得无比恭敬,行礼道:“今天我来是想向母亲求一件事。您是知道的,雪儿年纪轻轻就香消玉殒,到了黄泉也是孤魂野鬼。我心中很难受,想要为她办一场法事,也算全了我们母女一片情分,特地来请母亲允许。”

    顺侧妃闻言,不由轻轻抬起脸,若有所思地盯着庆王妃。

    老王妃面色平静,手中的佛珠在不停地转着,口中慢悠悠地道:“这孩子来人世走一遭不容易,替她超度一下倒也没什么。只不过我有一句话撂着,你必须牢牢记住。人走了,万事皆空,有空东想西想,不如好好过自己的日子,明白了吗?”

    庆王妃眼眸微闪,语气恭顺:“是,母亲,我明白了。只不过……”

    老王妃看着她,眼神冷淡,轻轻挑起眉:“不过什么?”

    庆王妃为难地道:“人多事情也多,我那里的人不懂规矩,怕犯错,所以求母亲开恩,临时借调婢女给我。”

    老王妃略一停顿:“你要借谁?”

    庆王妃的目光在老王妃身旁的十来个婢女之间逡巡了片刻,最终指着一个青衣婢女道:“就是小竹,不知母亲可否割爱?”

    顺侧妃的眸子轻轻眯起,目光在面露惊讶的小竹脸上轻轻扫过,格外秀丽的面孔不经意间流露三分犀利。

    老王妃眉头轻轻皱起:“为什么要借小竹?”

    庆王妃微笑道:“因为小竹曾经伺候过雪儿,最懂得她的心意,法师也说过必须要有雪儿生前伺候过的旧人来引路……所以我才希望母亲能够把她借给我。”

    这话说得倒也没错,小竹毕竟照顾过郦雪凝,送她一程也是应当。如果王妃从此能接受女儿死去的事实,这丫头纵然送给她也没什么要紧。老王妃想也不想,语气轻松道:“那就让小竹随你去吧。”

    “多谢母亲,七天之后我准定把她送回您身边。”庆王妃满面笑意,显得心满意足。

    从头到尾江小楼一言不发,像是这华贵的屋子里一件陪衬,虽然赏心悦目,却没有多大用处。可顺侧妃的眼睛却一直在她身上打转,似乎要透过她微笑温柔的外表,窥测到她的真实用意。

    在老王妃的指派下,小竹当场随着庆王妃回去。

    进了门,庆王妃坐下,端起一杯青瓷茶盏却并不喝,只是和颜悦色道:“小竹,雪儿过去一直是由你伺候的,我知道你很尽心,也很懂事,她曾经对我说过非常的喜欢你,还说将来出嫁都会让你陪嫁。”

    郦雪凝的确是个仁慈宽厚的主子,非但没有架子,待下人更是无比和气。小竹垂下头,低眉顺眼:“多谢郡主垂怜,奴婢也很希望能够伺候郡主一辈子,可惜没有这样的缘分。”

    她眉心微蹙,眼泛泪光,看她这副哀戚的模样,庆王妃心头冷笑,面上却更加温和道:“说的是啊,也是我这个女儿没有这样的福气。来,你起来,到我跟前来。”

    小竹闻言,忙不迭地站起来走到王妃身边。

    庆王妃左右端详着她,神情极端安宁,只是那安宁之中隐隐有一丝跃动的火焰,叫人看了心惊胆战。

    小竹有些不安道:“王妃,不知有何吩咐?”

    庆王妃看了一眼江小楼,江小楼只是淡淡笑道:“昨天晚上瑶雪郡主托梦给王妃,说她一个人很寂寞、很孤单,你是知道的,王妃只有这一个亲生的女儿,实在舍不得她一个人孤苦伶仃的,所以想多找几个人去照应,你觉得如何?”

    小竹并未立刻明白,只是垂眸恭敬道:“王妃,做道场的时候可以多烧些纸人给郡主,这样她在下头不就有人伺候了吗?”

    庆王妃并不言语,只是静静望着她笑。

    江小楼面上带着柔软的笑容,语气却如二月冰雪般惊心:“真是个傻丫头,那些人下去也是蠢笨的,怎么会照顾郡主。要我说还是熟人用起来更顺当一些,譬如你这样的,既熟悉郡主的喜好,又十分聪明伶俐……”

    小竹再笨也听出不对来了,她一时手心冷汗如雨,上下牙齿不停地打架,语气极不连贯地道:“奴婢……奴婢……王妃,饶了奴婢吧!”

    庆王妃面上反露出疑惑神情:“呦,这是怎么了,你不是说希望一辈子伺候雪儿,怎么现在就变了一个人似的,难道刚才都是在撒谎么?”越说她面上的神情越是阴沉,仿佛有说不尽的怒气在心头集聚,蓄势待发。

    小竹噗通一声跪倒在地,死死抓住庆王妃的衣裙,身体颤抖得几乎筛子一般,说话也是断断续续:“王妃,奴婢错了,都是奴婢说错了!求您饶了奴婢一命吧,奴婢还有(第五文学 ”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爹娘,还有兄弟,要是没了奴婢的贴补,他们一家都要活不下去了呀!王妃,您大慈大悲,饶了奴婢吧!”

    庆王妃看着她,目光慢慢变得幽冷。

    殉葬制度在前朝皇室极为流行,尤其是前朝的一位俊文帝,他心爱的兰亭公主因病死去,俊文帝非常悲痛,不但为她大造坟墓和雕刻精美的石棺,还用了数不清的金银玉帛作为随葬品。到了为公主送葬的那一天,他命人一路载歌载舞,引来数百只名贵的白鹤,吸引成千上万的百姓跟随观看。一路到了墓地,他突然翻脸,命令铁甲军士把所有观看的百姓驱逐进墓中,与白鹤一起封死在坟墓里。于是这些无辜的百姓便成了公主的殉葬者,俊文帝这样的做法虽然受到后世史官的垢病,可在达官贵人之间却是争相效仿。更何况庆王妃如今只不过是要一个婢女殉葬,谁又会来管这样的小事?

    小竹越发恐惧,脑海中有一句话不停地盘旋:完了,完了,全完了——

    庆王妃抽出雪白的丝帕掩了掩眼角,神色楚楚:“我的女儿是病死的,生病的人到地底下更需要人伺候,所以才一定要你去陪着。虽然委屈了你,可这也是无可奈何,你放心,等你死后我会向老王妃解释,说你自愿去陪着雪儿,还会给你家人一笔丧葬费,叫他们这辈子都衣食无忧。到了地底下,你可要千万照顾好我的雪儿,我会为你在庵中立个牌位,算是权了你的一片忠心。”

    江小楼唇畔带着淡淡笑意,认真地坐在一旁欣赏小竹的恐惧之色。

    小竹浑身都僵住了,嘴唇颤抖得几乎连话都说不出来,一个劲儿在地上拼命地叩头,口中直嚷:“王妃,饶了奴婢,求你饶了奴婢吧!奴婢不想死,奴婢真的不想死啊!”

    庆王妃神色冷淡地道:“来人,把她押下去,按照法师的吩咐——先清清肠子,可别弄脏了黄泉路。”

    两名妈妈答应一声,如狼似虎地扑上来,一个扭着胳膊一个扣住脖子,就要把她架出去,小竹一时恐惧到了极点,太阳穴仿佛爆炸似的胀了一下,经不住发出凄厉的喊声:“王妃,王妃,我有要紧的事情禀报,求您先等等啊!”

    “停。”庆王妃下令。

    小竹已经站不住了,跌倒在地下,满面凄惶:“王妃……奴婢……奴婢……”她刚才明明说过有要紧事情禀报,此刻却又死活不肯说,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江小楼挥退了两个妈妈,面上笑容丝毫不减:“小竹3gnovel.cn看最快更新,我问你一句,你答一句,若是有半句谎话,那么明日你就要执行活祭。”

    “是,奴婢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江小楼放缓了语气:“你在瑶雪郡主身边多时,可发现什么异状?”

    小竹咬咬牙:“郡主性子温和,待人也好,从来没有发过脾气。”

    见她答非所问,便是不见棺材不掉泪。江小楼冷笑一声,轻击手掌。小蝶走上前,把一只形状古怪的长长竹筒放在小竹面前。小竹还未反应过来,小蝶已经一把捏住她的嘴巴,冷哼一声:“这竹筒里头是一条幼年竹叶青,只要我用火折子烫它的尾巴,它就会猛地一窜!”她冰冷的手指滑到小蝶的咽喉,轻轻比划了一下,“迅速从你的喉咙里窜进去——那滋味,啧啧!”

    小竹惊得面无人色,豆大汗珠从额头上滚下来。

    庆王妃厉声道:“还不说?”

    江小楼看对方已被吓破了胆子,便只是微笑着挥退小蝶,道:“去温泉山庄的路上,郡主是病发身亡么?”

    “这——”小竹犹犹豫豫:“郡主的确是突然病发,等不及大夫前来问诊就去了。”

    江小楼略一沉吟:“郡主出发前,可曾见过什么人?”

    小竹浑身颤抖,指尖冰凉:“那一日老王妃曾经召见过郡主,可是奴婢等人都不准进去,所以奴婢也不知道她们究竟说了些什么。”

    江小楼冷哼一声,向着小蝶:“既然一问三不知,那就把她拖出去吧。”

    “不,不要!”小竹连忙大叫起来,“我告诉你!她们说的声音很低,我又在外面,只隐隐约约听到老王妃说了一句——不要不识抬举,要知道自己的身份。”

    “还有呢?”

    “没有了,真的没有了。”小竹说完这句话,伏地大哭起来,似是因为出卖了老王妃而感到格外后悔与恐惧。

    小蝶主动上前把小竹扶起来,还替她擦去眼泪,笑嘻嘻地道:“小竹姑娘,老老实实和我去把身上梳洗干净吧。”

    小竹吓得魂飞魄散:“不,我不要殉葬,我不要殉葬!”

    却听见庆王妃冷冷地道:“若是老王妃知道你今天在这里说了什么,只怕第一个要死的就是你,还不老实下去!”

    小竹一下子震住,泪眼朦胧地看着王妃,踉踉跄跄地被小蝶扯出去了。

    江小楼若有所思:“如此威逼小竹都不肯实话实说,可见她深深知道一旦说出一切,后果比死亡更可怕。”

    庆王妃忍不住追问:“难道是母亲和雪儿说了些什么,可她们两人之间并没有嫌隙啊!”

    江小楼长叹一声,缓缓道,“若是没有嫌隙,又怎么会说出不识抬举、自重身份的话来,只怕老王妃或许是知道了什么,才会用这样严厉的字眼去说雪凝。王妃,这事急不来,需要慢慢图之。”

    庆王妃缓缓地坐在了椅子上:“慢慢图之,到底需要多久才能查出真相……”

    江小楼素净的面上渐渐失了笑意,黑漆漆的眼睛带了一丝怜悯:“王妃,若你真心要为雪凝报仇,就不该这样快便灰心气馁。”

    庆王妃看了她一眼,面色极尽悲伤,长久的陷入了沉默。

    很快,庆王妃便命人在花园内布置好香花台,正中悬挂三像,下置供桌。供桌上摆放着新鲜果品,两侧放着斗鼓、手铃。伍淳风带着徒子徒孙,把一场奢华盛大的法事做得无比风光。法事进行了三天三夜,昼夜不息,终于惹怒了老王妃。她把庆王妃叫去,毫不留情地当面道:“那声音一直传到我的耳中来,嗡嗡地响个不停,去叫他们立刻停了。”

    庆王妃脸色一变,开口道:“母亲,做水陆道场也是您同意的,怎么能随意变卦。”

    老王妃把脸一沉道:“谁让你们这样吵闹!这是王府,要有体统,你们日夜都如此喧闹,实在是上不得台面!”

    摇铃超度的声音或许吵闹,但老王妃高兴起来可以一连唱上十天十夜的大戏,那时候就不嫌吵闹么?更何况她的院子位处偏僻,压根受不到太大影响,如今这样不过是故意找借口罢了。

    庆王妃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她的眉心紧蹙,似乎在拼命压抑着快要喷薄而出的情绪。

    老王妃看她,不冷不热道:“你这样看着我做什么,这是做儿媳的态度吗?”

    庆王妃突然冷笑了一声:“敢问一句,母亲可曾把雪儿当作您亲生的孙女看待?”

    老王妃脸色一沉:“你这是什么话,什么叫我没有把她当作亲生的孙女看待!”

    江小楼轻轻拉住王妃的袖子,向她摇了摇头。然而庆王妃却已经忍耐到了极限,双拳紧紧握起:“从雪儿入府开始,你就说对她一视同仁。可她走一步,你说仪态不美;吃一口饭,你说不够端庄;轻轻笑一笑,你又说轻浮;就连咳嗽,你都会说她不敬长辈!这是对待亲孙女的态度么?”

    “我那是在教“第五文学”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她规矩,一个从外面来的丫头,到底不识大体,现在挑唆的你这个王妃也跟着不懂规矩了!我早就说过,落架的凤凰再回到凤凰堆里,不只它不习惯,别人看了也会膈应得很!”

    这句话如同尖刀一下刺得庆王妃鲜血淋漓,做水陆道场在各家都是极为寻常的事,老王妃嫌弃吵闹,不过是对雪儿心生厌恶,竟然脱口说出凤凰与鸡这种话,可见她有多么的偏心。

    庆王妃眼中含着泪,望着老王妃道:“母亲,这么多年来我从未与您顶撞过半句,我知道您不喜欢我,虽然我不明白为什么!每一件事情我都尽量做得让您满意,能忍则忍、能让则让,可为什么您还是要对我这样?我知道很多人在背后说我是木头王妃,说我拢不住王爷的心,说我喜欢在背后诋毁王爷,可我不是那样的人!即便我把心掏出来给您看,您还会说是黑的!不错,雪儿是我的女儿,可弄丢她的人是王爷!真正的原因是什么,难道母亲您不知道吗?”

    江小楼一瞬间心惊,王妃和郦雪凝都未曾提起当年走失的真正缘由,眼见王妃如此愤怒,莫非另有隐情?

    老王妃听得心惊胆战:“你胡说八道些什么?”

    庆王妃嗤笑一声:“他带着雪儿出去,却只顾着陪顺妃嬉戏游乐,以至于疏忽了对雪儿的照料。若非如此,她又怎么会失踪!”

    每逢年节的时候,按照王府的规矩,庆王必须留在正妃的房间里过夜。这是多年以来的制度,绝不容许破坏。可是庆王却并不喜欢庆王妃,而非常宠爱顺妃。他为了和顺妃在一起,便悄悄把她带出府去。这一幕恰巧被待在庭院里玩耍的雪儿看见,为了防止雪儿去向庆王妃告状。他便以带她出去玩为由,抱着她便离开了王府。听到婢女禀报的时候,庆王妃还不以为意,王爷从来没有对雪儿表现出丝毫亲近,他难得表现父爱,庆王妃当然没有二话。可她万万没有想到,庆王居然只贪图和顺妃在一起,丝毫也不顾年幼的雪儿。就在那些人忙着看焰火表演的时候,雪儿才会被人拐走。弄丢女儿原本是庆王的错,如今却变成了雪儿的不对。没错,她的确不是在王府长大,没有受过郡主正统的教育,更不能算是一个合格的名门淑女。可那又如何,这一切不都是庆王造成的么,老王妃口口声声说雪儿的不对,却从未考虑过罪魁祸首究竟是谁!庆王妃思及此,满心的愤恨全都涌上来,情绪变得难以控制,几乎便要冲上去与老王妃辩解!

    江小楼眼见情况失控,上前一步攥紧了庆王妃的手:“王妃,不要动怒!”

    庆王妃倏地看向江小楼,那双温柔美丽的眼睛正笔直地望着她,含着说不出的惋惜、悲伤,有一瞬间庆王妃几乎以为自己再次看到了雪儿的眼睛。如同一盆冰水从头浸到脚,她怔愣了一会儿,原本几乎愤怒到极点的情绪一下子烟消云散了。

    江小楼转头看着老王妃,笑容十分恭敬:“您说得对,这件事情的确是我们办得不妥当,马上就去吩咐他们千万注意,绝不打扰您歇息。”

    老王妃刚才也被庆王妃可怕的神情骇住,此刻见对方似乎已经平静了些,这才口气微松:“瞧瞧,你还不如一个外来的丫头懂事,出去吧,我不想再看见你了。”

    庆王妃几乎是被江小楼半搀半扶走出房间的。看她一副马上就要失声痛哭的模样,江小楼轻轻摇了摇头:“王妃,你明明知道顶撞老王妃的后果,为何如此冲动?”

    庆王妃很清楚老王妃在府中的地位,自己如果冲着她发怒,非但不能解决问题,反而会令事态变得不堪设想。冲撞长辈,一旦闹开,她的颜面无存,地位不保。可人总是难免冲动,尤其听到老王妃那样羞辱雪儿,她实在是忍不住。若不是江小楼阻止,刚才她真的有可能与老王妃发生强烈的冲突。从前她是一个木头王妃,看着自己的丈夫任意妄为,却只能束手无策,唯一的指望就是找到自己的女儿。可她万万想不到,女儿是找到了,却死的不明不白。而她的丈夫和王府里的每一个人似乎都隐藏着秘密,他们知道什么,却唯独瞒着她一个人,这世上简直没有任何人可以信赖!

    江小楼似是看懂了她的愤怒不平,声音极为柔和:“王妃,越是生气的时候,越是要保持镇定,不然只会被别人抓住你的小辫子。试着笑一笑,咱们时间还很多,看谁熬得过谁。”

    庆王妃听出了江小楼的言外之意,不管自己所说是对还是错,没有人会站在她这一边,因为世上的婆婆总是对的,更别提这还是一个身份尊贵的婆婆。她张了张口正欲说话,却看见顺妃翩翩而来。

    江小楼若无其事地向顺妃轻施一礼。

    顺妃笑容矜持:“果真是个懂事的孩子,王妃真有眼光。”说着,她看到了庆王妃通红的眼睛,不由惊讶道:“王妃这是怎么了?”

    庆王妃握紧了拳头,几乎想要怒斥她一通,可是看到江小楼在向自己微笑,那一盆火气莫名就被浇灭了。她神情冷淡地道:“没事,不过是被风吹迷了眼睛。”

    顺妃叹息一声:“没事就好,我还以为王妃伤心过度。对了,这件袍子是我原本缝好要送给瑶雪郡主的,如今她人不在了,还是请姐姐替我烧掉,送瑶雪郡主一程吧。”说完,她一伸手,身边婢女主动递过来一件锦袍。锦袍上绣着连续云雀夔凤纹,微风轻拂起一角,见到其上镶嵌着翡翠、白珠,极尽奢华繁复之能事,又兼美丽高贵之妙采。

    庆王妃看了一眼,冷冷地道:“多谢你的好意,收下吧!”婢女立刻上前接过了那件华丽的袍子。

    顺妃有些惊讶地看到庆王妃,从前这个女人总是很容易会被自己激得失态,可今天不知道为什么竟能如此镇定,思及此,她面上的笑容更深:“江小姐,虽然你是王妃的义女,可我有些话还是要斗胆叮嘱你。”

    江小楼清亮的眸子含着水光,语气极为温和:“顺妃娘娘请说。”

    顺妃轻轻叹了一口气道:“中年丧女最是不幸,王妃心里太苦了,你要好好陪着她,代替瑶雪郡主照顾她,千可万不能出什么疏漏,明白了吗?”

    庆王妃几乎想说关你什么事,可她忍住了,只是神色平静地道:“天色不早,我还要去念经,小楼,咱们走吧。”

    江小楼唇畔从始至终带着动人的笑意,只是再施一礼,转身跟着走了。

    顺妃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目光慢慢阴沉下来。牡丹花枝动了一下,丹凤郡主赫连笑走到顺妃的面前,笑道:“娘,你在看什么?”

    丹凤郡主乃是顺妃所出,生得花容月貌,锦绣朱颜,洁白的面孔晶莹透亮,漆黑的眸子轻薄如水晶,好似翡翠滴露,将楚楚动人的娇美付诸于绚烂华彩,整个人看起来就像是一朵含苞盛放的海棠,虽则无香,却是妩媚华贵,不可言传。

    顺妃轻轻一叹:“真是冤孽,好容易找到自己的女儿,却出了这样的事。也不知道是不是前世作孽太多,今生才有报应。”

    顺妃说完这话,赫连笑抿起唇畔,嫣然一笑:“娘,你可千万不要大意,我瞧刚才那个江小楼神色有些乖戾。听说这两日她一直在暗中调查瑶雪死亡的事,我担心……”

    “担心什么?这件事已经板上钉钉谁也改变不了!”顺妃神情冷淡地,显然不以为意。

    赫连笑笑容更深,眼眸晶亮亮的:“小心驶得万年船,还是要盯紧一些才好。那个小竹……”

    顺妃微微一笑:“不必考虑这些,你有时间还是回房间绣嫁妆,千万不要被这点微末的小事耽误了大事。”

    “是。”赫连笑腼腆地笑了笑,恭身道:“我这就回去。”

    伍淳风一直在念念有词,庆王妃的目光却一直盯着虚空的方向,似乎在看什么,又似乎什么也没看,良久,她才幽幽地道:“是不是越看越不明白?”

    江小楼只是淡淡一笑:“王妃愿意解释给我听吗?”

    庆王妃神色冰冷地道:“顺妃是王爷童年教习的女儿,小时候也算得上青梅竹马。后来她家中为她定了亲,只不过还未迎亲,她的未婚夫便犯了事,全家都被投入了监狱,从此她便寄住到庆王府。早前我和王爷已定下了婚约,是先帝赐婚。王爷不敢回绝,为了讨好先帝只能迎娶我做正妃。如果不是嫁给他,我的雪儿或许会生长在一个平凡的家庭,没有荣华富贵又有什么关系,只要她平平安安的活着,我就会很欢喜。”

    顺妃比王妃更懂得讨好,不但笼络住了庆王的心,就连老王妃也颇喜欢她。然而庆王妃毕竟是正妻,为什么老王妃会对她这样不喜欢?江小楼面上流露出困惑。

    庆王妃却是轻轻一笑:“大婚前一天,王爷的书房莫名走水,这让老王妃心里十分不高兴。她第一天就对我没有任何好感,总觉得是我带来那一场火——”

    江小楼目光微微露出怜悯:“不过是意外,又怎能怪王妃您呢。”

    庆王妃嗤笑一声:“可她不这样想,这么多年来她都秉持着这个心结,觉得我是个不幸的人,会带给王府灾祸。所以哪怕我才是正妻,她也依旧瞧不起我,打从心底里厌恶我。我能够体谅王爷喜欢顺妃,因为她比我年轻,比我漂亮,比我聪明能干,比我能歌善舞,这都不要紧。可雪儿毕竟是他的亲生女儿,老王妃的亲孙女!如今她死了,这家里竟然没人肯为她真心落一滴泪!我不甘心,我死也不甘心!我要报仇,我一定要报仇!”

    “王妃,想要揪出凶手,只有一个办法——”江小楼突然开口。

    庆王妃一愣,立刻盯着她,却见江小楼面上依旧带着笑,漆黑的眸子像是一把出鞘的匕首,瞬间寒光凌冽。

    ------题外话------

    白鹤引人殉葬的故事其实是吴王阖闾为女儿拉陪葬……

    看这一章,不知道大家有没有猜出庆王妃的原型是谁,提示一下,在清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