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娼门女侯 > 第93章  魑魅魍魉

第93章  魑魅魍魉

    中年丧女,人间至悲。伴随着死亡而来的,是痛苦与呻吟,苍白无助的脸,彻底绝望的痛苦,一望无垠的白,这比死亡本身更加令人恐惧。

    面对一个哀痛欲绝的母亲,哪怕江小楼舌灿莲花,也无法安慰那颗伤痛之极的心。

    “王妃,我本该选择一个更合适的时机向你说清楚这些话,但我怕现在不说,将来——”

    庆王妃抬起脸孔,却是饱含热泪,声音里难掩丝丝怨恨:“我一定要调查清楚,到底是什么人害了我的女儿!”

    门外突然传来一道冷沉的嗓音:“调查什么,有什么好查的?”

    江小楼举目望去,只见一个中年男子从外面走了进来,一身天青色绣竹长袍,腰间束着玉带,乌亮发顶束起金冠,刚正的脸上一对长眉入鬓,深长的眼睛闪着幽暗的光泽,额头眼角有些许浅浅的皱纹,面容却是极为威严。

    他的身边还站着一位中年美妇,一身藕荷色嵌花盘锦长裙,脸上妆容很素淡,细细的柳眉,圆圆的杏目,小巧圆润的樱唇,鼻梁挺直而秀美,耳边垂着明月珰的玉坠儿,整个人娇小玲珑,活生生犹如仕女图上走下来的美人,顾盼生姿,令人惊艳。女子若上了年纪,必定比男子显出老相,这是人之常情,偏巧这种常情在她的身上得到颠覆。如同时光逆转,明知道她的年纪不轻,眼睛却依旧明亮,神情姣好宛如少女。

    女子赶紧拉住他,满脸温柔道:“王爷,王妃正在伤心,你再莫提这件事了。”

    庆王妃听了那道柔若秋水的嗓音,眼底陡然升起勃发怒意,几乎忍不住胸腔里砰砰跃动的怒火:“顺妃,这一切与你何干!”

    庆王眼底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厌烦:“王妃,你怎么总是如此多心,顺妃只是出自对你的一片关心,你为何要曲解她的好意。”

    “好意?”向来脾气温顺、和颜悦色的庆王妃紧紧蹙起眉头,眼底“听潮阁”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幽幽地发出冷光,满是荒凉冷寂,“我可不需要这样的好意!王爷,我的女儿死于非命,请你重新着手调查,还给雪儿一个公道!”

    庆王眼底隐隐有火光跃动,声音含了一丝阴沉:“你在胡说些什么?刚才这个女子所言我都听见了,这样寥寥数言,莫非你照单全收?你都多大人了,居然如此没有脑子!雪儿病势沉重,太医都束手无策,不过能拖得一天是一天,这样的人谁会去谋害她?!你居然相信她的话,什么浑身伤痕、铁钉入脑,完全是无稽之谈!”

    江小楼郑重道:“王爷,死者为大,绝不敢轻易亵渎,一切都是我亲眼所见,绝无半句虚言。”

    “住口!”庆王怒意勃发,厉声喝道:“这是我庆王府的家务事,与你何干!你又是什么东西,有什么资格站在这里和我说话?”

    若在往日,凭着庆王的身份地位,他断然不会如此失态。可他没想到刚一回府就听见江小楼说郦雪凝满身伤痕、铁钉入脑,这简直是满口胡言乱语!

    顺妃目光落在江小楼的面上,只觉这年轻女子面颊光洁,形容美貌,清丽的面上生着一双妩媚明丽的眼睛,这双眼睛若生在旁人身上只会叫人觉得轻浮,可偏偏在她的脸上竟给人一种高雅绝艳的感觉。然而她远山般的眉毛和紧紧抿起的嘴唇,却又给人一种果决的印象。不,与其说是果决,不若说是桀骜不驯。只是这种感觉被巧妙地隐藏在那不笑也带笑的嘴角,轻易无法察觉。

    庆王身份尊贵,气势威严,寻常人在他面前总会不自觉露出怯态,可江小楼却毫无畏惧之色,只是神色越见冰凉。

    顺妃见整个花厅的气氛都变得冷凝,连忙上前打圆场道:“王妃,都是我的不是,是我说话不动听,惹你伤心了。瑶雪郡主的事,大家都很难过。为了她,王爷日日悲伤、长吁短叹,就连政务都不顾了。我也是日日夜夜在为郡主祈祷,只盼着她能早登极乐,莫要再受人世苦楚。可郡主的确是不幸病亡,并无其他缘由,在这个节骨眼儿,王妃再伤心也不能再用刀子来戳王爷的心啊——”

    “你——”庆王妃仍然咬着牙,面上现出些许恶狠狠的神色,想要说话却连喉咙都哽咽了,身体也在微微颤抖,旁边的小蝶连忙扶住她,生怕她因为体力不支而晕倒。

    江小楼始终静静地听着,目光只是落在庆王身上。眼前这个人是郦雪凝的亲生父亲,可他连自己的女儿到底死因如何都不关心,满口斥责、语调凌厉,他对雪凝真有一丝父女之情么?思及此,她的眼角眉梢带了冷凝:“王爷说得不错,我的确是个外人。可我是雪凝最好的朋友,与她一直在一起,相处的时间远远超过诸位,感情也绝不会比血缘至亲浅薄。如今她突然不幸罹难,身为至交好友却被拒之门外,难道连质疑的权力都没有吗?王爷,你曾经亲眼瞧过雪凝的尸体么,你没有,可是我有,所以您说我胡言乱语,根本没有任何根据!”

    这丫头居然如此冥顽不灵,庆王满面含霜地道:“你不要在这里危言耸听,好端端的居然跑去挖掘王府的坟墓,你可知道这是什么罪名,若非看在你和雪儿的交情份上,我早已把你交给京兆尹乱棍打死了,我提醒你,谨言慎行,小心祸从口出!”

    庆王妃气愤难以压抑,火焰在心头熊熊燃烧,整个人如同困兽,嘴里忿忿地道:“王爷,你怎么可以这样说话?!”

    江小楼却是不慌不忙,毫无畏惧之色:“王爷,雪凝是您亲生的女儿不错,可您除了给她生命以外,没有养过她,没有爱过她,甚至没有关心过她!在她回到王府之前,她曾经和我说过,这辈子就只有短短数月,剩下的时间会用来好好地陪伴父母!她没有怪你们把她丢掉,只是十分后悔不能陪伴在双亲膝下尽孝。你说的不错,她只是苟延残喘,不过区区数月的性命而已,却还妄想着能够享受天伦之乐。或许对你来说她的存在根本无所谓,可是对她而言,每一天每一个时辰都是当成最后的日子,战战兢兢地在过!在她最后也是最重要的时间,她要陪在你们的身边,你刚才所言的一切,真能对得起自己的良心么?!”

    庆王没想到江小楼如此伶牙俐齿、声势夺人,其实郦雪凝在入殓的时候他并不在场,可是现在却爆出这样的事,实在令他难以接受,他不由道:“既然你信誓旦旦,就请你把雪儿的尸体交出来,让我请人亲自验证,看看到底是谁在说谎!”

    江小楼早知他会如此,便吩咐小蝶道:“人就在仁安药铺,请王爷派人前去,一验便知!”

    庆王冷冷地吩咐人道:“按照她说的去做,马上就去!我倒要看看,她如何自圆其说!”

    然而,恰在此刻,花厅外头有人禀报道:“王爷,外头有人说有急事求见江小姐。”

    庆王冷哼一声:“找人找到王府来了,到底没规矩!”

    楚汉急匆匆地进来,面上是一副惶急的神色,浓眉紧紧蹙起,他快步进来,低声向江小楼耳语几句,江小楼原本平静如水的眼睛仿佛投入一颗石子,瞬间涟漪阵阵,闪过一丝冷芒。

    “王爷,不必去了。”她长叹一声,语气轻飘飘的,仿佛阳光下的薄薄寒冰,转瞬即逝。

    “你说什么?”庆王一下子眯起眼睛,显得极为尖利。

    庆王妃心头有一种不祥的预感笼罩,脸色更苍白了,背部还有点儿佝偻,看上去简直比顺妃要矮了一截似的:“你说,你说——什么?”

    江小楼目光悲悯,却是轻轻摇了摇头:“没有了。”

    “什么没有了?”顺妃脸上的神情似是茫然,困惑问道。

    江小楼瞧她一眼,感到从未有过的疲倦,甚至有一种心灰意冷的情绪涌上来:“雪凝的尸体安置在药堂后院,可是刚才有人来报,说她的尸体不翼而飞了。”

    “荒唐!分明拿不出证据,却还敢在这里胡言乱语、满口厥词,来人,送她捆了,直接送去京兆尹衙门!”庆王的脸色一下子变得冷酷如冰,那种咄咄逼人的气势爆发出来。

    话音刚落,花厅里瞬间涌来数名腰挎长剑的护卫,虎视眈眈地盯着江小楼。楚汉警惕地护着她,手也落到了腰间,攥紧了剑柄。这些王府护卫都是用剑高手,经过严密训练,绝非寻常人物,他心头不得不计算,到底有多大机会能够全身而退。

    江小楼却并未看向那些人,她只是转头望着庆王妃,极为认真地道:“王妃,你还记得我对你发过的誓言吗,还是连你也觉得我是在胡言乱语?”

    庆王妃望进了江小楼黑白分明的眼睛,那双眼睛年轻、宁静、温柔,瞬间与郦雪凝那黑玉似的眸子重叠在了一起。她的思绪一下子从遥远的地方被唤醒,不知从何处来的力气,快步挡在江小楼面前,语调如冰:“谁敢动她一根汗毛!”

    庆王妃的脸色极为苍白,几乎是风吹就倒的身体却如同一道坚强的屏障,有她在,护卫们尽皆愣住,谁都不敢轻举妄动,一时场面僵持住了。

    庆王见到庆王妃如此疾言厉色,面上有一丝惊讶,他已经有很多年没有见到王妃这样生气了,一时觉得有些难以下台,下意识地放缓了语气:“王妃,我也是为你考虑,这女子分明是妖言惑众,若是任由她到处胡说八道,会败坏王府的名声,更重要的是损伤雪儿的清誉!”

    庆王妃深吸一口气,勉强平静自己的心神:“是不是妖言惑众,我自己心里清楚,无需别人多言。”

    “可她是个外人!”庆王竭尽全力地劝说。

    庆王妃面上浮起一丝薄薄的冷笑:“不,她不是,从今天开始她就不是了!之前我就答应过雪儿,如果她有万一……会收下小楼作为义女。既然是我的义女,自然就不是什么外人,对王府里的一切都有发言权!”

    庆王看着庆王妃只觉难以置信,生气地瞪着她,张口却又闭上,终究忍不住:“你疯了吗,笑儿慧儿都是你的女儿,你何必要到外面去找一个来历不明的女孩子回来!”

    庆王妃露出一丝哂笑:“王爷就别往我脸上贴金了,我再愚蠢也不会把别人肚子里爬出来的当成宝贝!再者,小楼和雪儿是八拜之交的姐妹,既然如此,叫我一声娘又怕什么?”

    江小楼怔住,庆王妃一直拦在她的面前,从她的角度看不到对方的神情,却能看清她不停颤抖的肩膀。明明是畏惧的,担忧的,却不顾一切拦在她的面前。

    “你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庆王的脸色极为难看,“我不同意,我坚决不同意,你不可以擅自做主!”

    顺妃瞧见这情形,立刻上前拦住庆王,声音缓和如春风:“王爷,不要为了这些小事与王妃起争执。江小姐必定有什么误会,才会怀疑郡主的死因。王爷也是全然出自一片爱女之心,才会愤怒至此。依我看……不如各退一步,就此罢了吧。王爷不再追究盗尸一事,至于认下义女……这事情非同小可,慢慢商议也不迟。”

    庆王的脸色稍有缓和,然而庆王妃毫不容情,更不接受折衷方案,反感道:“我的事情,还轮不到你来指手画脚!”

    庆王气得双眉倒竖,胸脯上下起伏着,指着庆王妃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王爷息怒,王妃是在气头上——”顺妃赶紧劝说。

    江小楼一直默默观察着每个人,庆王的狂躁易怒,王妃的愤怒绝望,顺妃的善解人意……

    最终,庆王冷笑一声,转身拂袖离去。

    目送着他离开,顺妃这才转过头,满脸遗憾地柔声向王妃道:“王妃,我知道您不喜欢听我说话。但有些话实在不吐不快,雪郡主这一去,王爷心里也十分悲伤。失去爱女,夫妻越应该和睦相处,携手抚平伤痛才是,怎么可以说这样的话来刺激王爷?至于江小姐,她毕竟不是王府的人,莫名把她牵扯进来实在不妥。刚才王爷也不是怪责你,只不过一时面上过不去,回头我会好好劝劝他的。王妃既然喜欢江小姐,非要收下作个义女也不是什么大事,双面各退一步就好……”

    她说话的时候轻言细语,如同春风拂面,叫人心头的毛躁瞬间就被抚平。当然吃这一套的人是庆王,庆王妃明显不愿意听她这些废话,只是沉沉地道:“王爷已经走了,惺惺作态有人看么?”

    顺妃满脸哀戚,十分悲伤地看着庆王妃:“我说的话都是出自肺腑,王妃执意如此我也莫可奈何,您千万要多多保重。若有需要,随时去紫竹轩唤了我去伺候。”说完,她便依着婢女离去了。

    庆王妃像是打了一场仗一般,双腿一软几乎就要跌倒,江小楼和小蝶连忙扶着她去旁边坐下。

    江小楼轻轻叹了口气。蒋晓云是庆王妃的儿媳,可她对王妃没有真正意义上的敬重;庆王与王妃是结发夫妻,他对王妃根本是一副冷冰冰的模样;顺妃看起来温柔可亲,字字句句皆是善解人意,可庆王妃却对她充满了敌意,甚至维持不了表面的平静。庆王府的安静与祥和,原来不过是一块浮冰,当太阳出来,一切烟消云散。

    这是一个奇怪的家庭,江小楼现在无比后悔,她不该让雪凝回来的。

    她以为这世上每个人都会欢迎雪凝的出现,毕竟她是一个那么可爱的姑娘,那么善良的人,可事实证明——这府里除了庆王妃,没有任何人欢迎她,包括亲生的父亲庆王在内。江小楼为庆王的态度而愤慨,更为雪凝不幸的遭遇感到悲伤。

    庆王妃自己抬起头来,看着江小楼,惨然一笑道:“你瞧见了吗?这就是庆王府,在他们眼里我什么也不是,是非之地怎么会有平静,我不应该把雪儿带回来……都是我的错啊!”

    庆王妃不肯让江小楼离去,当天就命人替她收拾行李,安排她住进了郦雪凝生前居住的芳草阁。

    婢女躬身把江小楼引入芳草阁,她便瞧见了雪凝的卧房。迎面是一张华美的美人屏风,墙壁上挂着珍贵的古画,画下摆放着一张茶几,四周龙凤环绕,盘桓曲折,凌然欲飞,上面横着一把式样古朴精致的古琴,一侧十锦槅子上满满都是雪凝最爱看的琴谱和绣本。一阵清风拂动,纱帘轻轻摇晃,阳光从雕花窗棂投入,变成支离破碎的夕影。流苏帐,青瓷枕,配以焚香的金兽鼎,精致的珠玉帘,鎏金掐丝珐琅烛台,床头整齐叠放着绣绷,白缎上绣着鲜红牡丹。

    整个房间翡帷翠帐,妙堂生春,珠被烂彩,罗绸拂壁,哪怕是一盆兰花,一张绘画,都是经过最精心的挑选,才摆放在他们应该在的地方,足可见布置房间的人……非常用心。

    “这房间——是王妃亲手布置的么?”江小楼轻声问道。

    碧草一怔,连忙垂头道:“是。”

    王妃在人前总是苦苦撑着,不愿意让顺妃看了笑话,装出十分刚强的模样,可到了晚上,她又经常悄悄进入郦雪凝的房间,整夜抱着她的枕头哭着入睡。这些话,碧草可不敢告诉江小楼,只是恭敬道:“小姐,若有任何需要请随时吩咐。”

    “小楼,还喜欢这里吗?”一道声音响起。

    江小楼转眸,庆王妃已经掀开帘子走了进来。她看了碧草一眼,语气平淡道:“都下去吧。”

    “是。”碧草领着四名婢女一齐退了下去。掩上门的时候,她悄然向内看了一眼,一下子装进小蝶的眼睛,心头一凛,赶紧带上了门。

    两人对面而坐,江小楼目光深凝,语气却格外平和:“王妃,我只想问一句,雪凝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难道您与她朝夕相处,竟没有看出什么异样吗?”

    庆王妃好容易才平缓了情绪,缓缓摇头:“这孩子向来很乖巧,我带着她四处走亲访友,告诉众人我找回了自己的女儿。她虽然不喜欢见人,却还都一一应了下来。现在想起来,我实在是对不起她。若是知道她这么早就会离我而去,我情愿每日与她守在一起。不要她出去应酬,也不要她去见那些无关紧要的人。”

    江小楼心底轻轻叹了一口气,只是怜惜地道:“王妃,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我相信雪凝心里都不会怪您。”

    庆王妃淡淡一笑,笑容之中含着说不尽的惨淡:“刚才你分明看见了我的处境,在这个府里头,很多人对我心存不满,希望我早点死。唯一能让我堂堂正正维持自己尊严的就是正妃之位,可正因如此,有些人越发瞧不顺眼,想方设法要把我从这个位置赶下去。找到雪凝之后我满脑子就想着让她过上一个郡主应有的生活,给她郡主的荣光。可我万万想不到,有人竟然会对她下毒手。”

    江小楼看到了王妃眼底的泪光,只是和静微笑:“王妃,雪凝从未后悔回到您的身边。”

    把事情前因后果串在一起联想,江小楼隐约明白过来。郦雪凝虽然个性温婉,却有一颗玲珑剔透的心,她必定是有什么预感,才会用那样冷冰冰的态度对待自己。一个已经预料到自己死期的人,不希望连累到江小楼,所以才会有那样奇怪的态度。

    看到庆王府众人的态度,分明是不想再追查此事。可是王妃……她是不是也觉得这件事情应当到此为止了。这句话江小楼不敢问,她怕王妃难以承受。

    庆王妃反手握住她的手,纤长的指尖只剩下冰凉:“我是一个无能的母亲,不能保护自己的女儿,可是现在我希望可以振作起来,找出杀害她的凶手,你细细地向我说一遍,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发现了不对劲之处。”

    江小楼心下微松,把自己上次与郦雪凝见面的场景,一字不漏地向庆王妃复述了一遍。

    庆王妃听了,默然良久,却终究道:“不,雪凝不是这样的人。就在不久前,她还向我提起要接你来庆王府一起住,怎么可能会嫌弃你是商户出身。我不信,我绝对不信!”

    “我也不信!”江小楼毫不犹豫道,“现在想来,她定然早已猜到有人要杀她,一则与我断绝往来,二则避居温泉山庄,一切的目的都是为了保护自己看重的人不受连累。”

    庆王妃怔住:“可……她为什么不告诉我?”

    “我不明白——”江小楼轻轻一叹。明知自己必死,却还要若无其事,这无论如何都说不通。若她主动向自己或王妃求救,不就能有一线生机吗?

    “或许——杀人者就在庆王府。”王妃面色沉凝,混沌的脑海猛然掠过一丝明亮的光影。

    江小楼顿住呼吸,目光清亮:“这只是其中一个可能。”却是最大的可能。

    如果这个猜测成真,那凶手究竟是谁,竟然让郦雪凝隐瞒自己的亲生母亲——两人一时都沉默下来,屋子里一片死寂。

    “王妃,我只能在这里暂居一晚,明日便要回去。”良久,江小楼才轻声说道,夕阳顺着窗棂投射在她的面上,使得她光洁的面容染上一层淡淡的金光。

    “不,”庆王妃却立刻出言阻止,满面认真道,“我已经说过,你就是我的义女,从今往后就住在这庆王府,哪里也不去!”

    江小楼瞬间蹙起眉头,发自内心地抗拒这个想法:“不,王妃,我并不适合住在王府,这样只会加重你和庆王之间的矛盾。”

    庆王妃只是微笑,那笑容冷冷的,带着说不尽的嘲讽之意:“我和他做了这么多年夫妻,他何尝尊重过我这个正妻,纵有矛盾也不会是你造成的。更何况……雪儿这孩子沉默寡言,我问她过去发生的一切,她却永远都只是安慰我。现在我想听你说,把她过去经历的每一件事都细细地告诉我,我要知道。”

    江小楼只是沉默,过去,这两个字如同禁区,她从来不肯触碰。

    庆王妃轻声道:“我是一个母亲,我有权利知道雪儿身上发生的事,对不对?”

    “我明白了,既然王妃想听,我就全都告诉你。”

    整整一夜,庆王妃都没有休息,她一直坐在那里,静静地听江小楼叙述她和郦雪凝相识,相遇,成为好友,互相扶持着走到今天的过程。庆王妃始终表现的十分安静,甚至没有流下一滴眼泪。就在江小楼以为她会哭的时候,她却总是轻轻地道:“继续说下去。”

    说到天蒙蒙亮的时候,故事才全部说完。庆王妃看着江小楼,动作轻柔地握住她的手,道:“谢谢你一直陪着雪儿,谢谢你。”

    那指尖柔软,却是冰凉刺骨,江小楼反手握住她的手,平静的语气却难掩歉疚:“对不起,我没能陪她一直走到底。”

    “不,你能做的都已经做过了……”庆王妃泪湿眼睫,哀叹不已。

    为什么老天不肯放过雪凝,让她顺顺心心、安安稳稳走完这一程,为什么还要在最后这段时光增加她的苦楚。连一个身患绝症、命不久矣的人都不肯放过,凶手到底丧心病狂到了何等地步!江小楼道:“我想了很久,杀人有很多的法子,神不知鬼不觉不会留下后患,为什么要这样残忍……”

    “对方一定是恨毒了她——”庆王妃想起铁钉入脑四个字,几乎气得浑身颤抖,“所以才会盗走她的尸体,就是怕我们再重新检验,该死!说不定凶手就在庆王府,我一定要把他揪出来,替我的雪儿偿命!”

    小蝶已经趴在榻上睡着了,却突然听见门扉动了一下,她猛然坐起身来,却见到门被轻轻推开,一个张着苹果脸、秀气小嘴的婢女走了进来,正是派来伺候江小楼的婢女碧草。她手上端着一只托盘,里面放着紫砂茶盅,口中满是恭敬道:“王妃,奴婢来续茶。”

    房间里的声音乍然停了——

    当天用早膳的时候,庆王妃亲自把江小楼介绍给了庆王府的众人。

    庆王面色沉沉地坐在倚子上,一言不发。顺妃满面担心地看着庆王妃,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庆王府上的大公子赫连允是个武将,被封金陵郡王,为人颇有胆略,英雄非凡,有万夫不当之勇,尤其一手箭术冠绝当今。民间传言,他不仅可以百步穿杨,更能双手骑射。但这三年来,他一直驻兵在外不曾回京,蒋晓云便是他的正妻。

    二公子赫连胜被封安华郡王,时任左佥都御史,一大早便已经去了官衙。他的妻子左宣是左大学士的嫡次女,本就生得十分美丽,偏巧还格外爱俏。眉毛用时下最流行的黑墨描画,显得长而且弯曲,黑发梳成芙蓉归云髻,并用金簪挽着,耳畔垂下做工精致的金流苏,看起来格外妩媚。唯独不知为何,她的衣领很高,几乎一直遮盖到下巴,而且左边微微凸起一块,看起来有些古怪。此刻她满眼好奇地看着江小楼,站在一旁一言不发。

    庆王妃对他们视而不见,只是拉过三公子赫连岳,他是庆王妃的亲生儿子,也是王府世子。王妃温柔地道:“阿岳,小楼从今往后就是你的姐姐。”

    赫连岳被庆王妃拉着,浑身一抖,像一只受惊的兔子连连往后退。他年纪不小,样貌却和少女一般秀气,身材更兼十分瘦弱,又软又嫩的肩膀让人觉得他简直生错了性别。江小楼早已听人说过,这位世子比不上赫连允的英武,赫连胜的聪颖,甚至连庆王高大挺拔的外表都未能遗传到。若他只是寻常人家的儿子,其实算不得太糟糕,问题在于他是王府世子,比起庶出却文武双全的两位兄长,他简直可以说是鸡立鹤群。更严重的是,他性情古怪,轻易不与人接触,有严重的自闭倾向。

    生得像是个秀气的女孩子也就罢了,偏偏他还长着一双单纯的眼睛,仿若林间的小鹿,长长的睫毛闪动之间,显得那样柔软。见他如此畏惧,庆王妃只是轻轻地叹了一口气:“不要怕,阿岳,小楼不会伤害你的。她和雪儿姐姐一样都很喜欢你。”

    赫连岳听了这话,却一把将手从庆王妃的手中抽了出来,退得更远。

    庆王妃满眼失望地看着他,简直连话都说不出来了。长女死了,儿子又如此不中用,她这一生,根本没有任何指望。

    此时,一直默然无语的清元郡王赫连泰不觉微笑:“王妃,你将一个外人领进王府,这怕是不妥吧。”

    赫连泰生得玉树临风,倜傥不凡,他的亲生母亲不过是庆王身边的一个婢女,而且在生他的时候便因为难产过世了,可他眉宇之间的英俊却叫人觉得出类拔萃,鹤立鸡群。在行事低调的庆王府,赫连泰却是个风云人物。大家都在背地里传说,他是个真正的花间浪子,能够不费吹灰之力就粉碎女子的芳心。偏偏有这样的名声在外,他还是受尽了女子欢迎,只因为他的那双眼睛比深秋的阳光还要令人心动,拒绝人亦是同样温柔,绝不会让你感到尴尬,相反会更加恋恋不已。

    庆王妃冷淡地道:“这里还轮不到你来说话!”

    赫连泰只是轻笑一声,并没有生气。而庆王却咳嗽了一声道:“王妃,江小楼与我庆王府无亲无故,又是出身商门的女儿,贸贸然把她领进王府,外面还不知道有怎样的议论,我劝你——三思而后行。”

    庆王妃目中含着淡淡的嘲讽:“王爷,皇后娘娘昨日派人来探望我,我便将此事禀报了,若现在反对,岂非是在欺骗娘娘?这罪名,王爷承担得起吗?”

    听她抬出皇后,庆王脸色微沉,声音漠然:“我只是为你着想,免得被那些汲汲营营,一心渴慕荣华的女子欺骗了去!”

    庆王的话极为难听,甚至已经到了撕破脸面的地步,换了任何人都要羞得无地自容,恨不能拔腿就走。江小楼面上却只有淡淡浅笑:“多谢王爷抬举,小楼不过是微末之人,绝不敢觊觎任何东西,请王爷放心,我来府上只是希望能够陪伴王妃,别无他意、更无所求。”

    这丫头,若非厚颜无耻,就是心机太深,竟然这样都无法被激怒。庆王目光冷冷地在江小楼的身上掠过,紧紧闭上了嘴巴。

    顺妃满面犹豫:“王妃,这件事情还是应当再商议一下……”

    庆王妃脸色冰冷地道:“没什么好商议的。”

    顺妃面上只有为难,全然都是为了王妃考虑的模样:“毕竟老王妃那里您还没有去通报,若是她知道了,保不准会生气的,大家都担待不起——”

    “谁说我会生气,好端端有什么好生气的!”这话响起的瞬间,所有人都站了起来,垂手躬身而立。

    一个满头银丝的老妇人在两名婢女的搀扶下慢悠悠地走了进来。她身穿棕色提花绸缎长衣,戴着青色嵌祖母绿宝石抹额,龙头拐杖在青砖地面上发出沉闷的响声。她在婢女搀扶下来到上首坐下,深沉的目光在江小楼的身上一掠而过,随即微笑:“呦,这是哪家的闺女,生得如此水灵。”

    庆王妃上前一步正要解释,却听见庆王淡淡地道:“这位是王妃刚收下的义女,母亲还不知道吧?”

    老王妃轻轻哦了一声,面上倒未有丝毫不悦神情:“收义女这样大的喜事,怎么没有知会我一声。”

    声音不疾不徐,却有一种隐隐的威慑力,众人瞧见这一幕,心都不由拎了起来。

    庆王妃深“第五文学”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吸一口气,望都不望庆王一眼,神色郑重道:“母亲,小楼是雪儿的好姐妹,我早已答应雪儿要代替她好好照顾小楼。收下她为义女,算是全了雪儿的遗憾,也算是我这个母亲最后能给她的些许补偿。”

    老王妃面上的褶子含着笑意,沉吟良久才开口道:“既然你喜欢这个丫头,那就留下吧。你们这是怎么了,哟,不过多个人吃饭罢了,怎么都哭丧着脸,晦气!”

    老王妃都没有意见,其他人更加不能插嘴,一时人人点头应是。

    江小楼一直注视着老王妃,目光却是落在对方的龙头拐杖上,微微凝神。老王妃突然问道:“王妃手中的佛珠……怎么跟我房里用的一样啊。”

    庆王妃一愣,垂头看向自己的右手,那里缠着一串深紫红色的小叶紫檀木佛珠,每一颗佛珠上都雕刻着活灵活现的罗汉,总共一百零八颗,缠成数道绕在手腕上……

    老王妃原本笑眯眯地脸陡然沉了下来:“想必是有人从我这里偷走,孝敬王妃去了!哼,哪个不长眼的东西居然敢偷偷来盗,这是我心爱之物,若要送人也得我点头,到底谁在背着我送人情!”

    听了这话,大厅里人们面面相觑,敢从老王妃房里拿东西,那罪过可就大了!庆王妃瞬间愣住,她手中的佛珠是她从华元寺求来的,老王妃的却是宫中赏赐下来,材质虽然相近,雕刻的图案却并不相同,正待说话,却突然听见龙头拐杖发出沉闷的一声响:“都跪下!”

    四名专门负责伺候的婢女齐齐打了一个寒颤,尽皆跪下。

    江小楼看到这一幕,不由轻轻蹙眉。

    老王妃面色端凝,道:“平日里真是白疼你们了,如今你们和王妃串通一气来骗我,为了讨好她,竟然把主意都打到我头上来了,简直是欺人太甚!”

    这个罪过可不轻,婢女们冷汗直流,面无人色,拼命解释求饶。她们越是辩解,老王妃却越发生气,命人把所有婢女都拉出去重重责打了二十板子。

    王妃上前一步试图替婢女求情,江小楼却突然拉住了她的衣袖,向她轻轻摇了摇头。见到这种情形,王妃面色隐隐发白,她知道,老王妃这是在借故责罚她。

    从头到尾,庆王府的所有人都只是冷冷瞧着,仿佛在看一场精彩绝伦的表演。

    江小楼把一切看在眼底,庆王妃在府上不受婆婆的喜爱,亦不受丈夫的尊重,甚至于连家中的婢妾子女对她也是十分冷漠。王妃的位置坐不稳,雪凝日子想必更难熬,可她每次见到自己总是一副笑盈盈的模样,说祖母慈爱,父亲关切,兄弟姐妹都很友好……直到今天,江小楼才看清了眼前的真相,庆王府除了王妃之外,所有人都对郦雪凝的死亡毫无悲伤在意,人人皆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实在是叫人心头火起。

    走过江小楼身边的时候,老王妃若有似无地瞧了她一眼,不觉微笑:“倒是个漂亮的孩子,还爱笑,叫人瞧了就欢喜。”

    分明是打个巴掌再给个甜枣——叫你心头畏惧,无从捉摸。长袖之下,江小楼的拳头紧紧握起,然而面上的笑容却越发显得恭顺。这个庆王府,事事古怪,人人冷漠,她倒要瞧瞧,究竟还有什么魑魅魍魉!

    ------题外话------

    九月一号到了,希望开学的妹纸们好好学习,军训顺利,学业进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