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重生毒眼魔医 > 039 章 她是你大嫂

039 章 她是你大嫂

    且说在圣学院里的欧阳玥,此刻已经坐在椅子上打瞌睡了,旁边三个老头子用她的神农鼎是一个轮着一个地炼制药剂,忙得不亦乐乎。

    “小丫头,你快看看,我这品质不错吧!”海长老刚炼制出一瓶中等级别的晋升药剂,让欧阳玥给他评评分。

    欧阳玥懒洋洋地看了一眼道:“不错,品质达到九分。”

    “是啊,九分,为何就不能完美品质呢,小丫头,你到是说说到底是怎么才能到达完美品质呢?”海长老挠挠头,很是苦恼。

    “我也不知道,运气吧,我运气比较好。”欧阳玥耸耸肩,海长老三人都是一头黑线。

    三位长老折腾了一夜,始终达不到完美品质,虽然比他们平时炼制的品质高了很多,但还是有点遗憾,只能把神农鼎还给欧阳玥。而欧阳玥得手了两瓶中等级别的晋升药剂,准备给西哲家族的,至于另外三瓶高等级别的修补药剂,她就等着他们送药材来好了,虽然她有现货,但也不想那么便宜他们。

    早上空气非常好,广场四周鲜花扑鼻,让人精神都为之一阵。欧阳玥从圣学院出来,就看到任云桀站在门口等着她,让她立刻露出笑容。

    “怎么不进来找我?”欧阳玥走过去拉住他的手微笑道。

    “怕那几个老家伙说我小气,怎么样累不累?”任云桀心疼地看着她有点疲劳的样子。

    欧阳玥摇摇头笑道:“不累,家里怎么样了?任积的事情处理好了?”

    “我就是来带你去任积那边看看的,他毕竟不太相信你能治愈他的体内的剧毒,玥,你说这天地魔鼎能不能解啊,要不能,那家伙可能会翻脸。”任云桀有点小郁闷。

    “我也不知道,总要试试,走吧。”欧阳玥耸耸肩,两人就往任积那边过去。

    任积听到敲门立刻开门,见到欧阳玥的时候愣了愣,面色有点古怪。

    “任积,小玥来帮你看看。”任云桀道。

    任积严肃地点点头,三人分坐在沙发上,欧阳玥拿出银针在他手臂处下针,看着青木灵气进入他体内,很快就撞击他体内的毒素,但尽管青木灵气比之前更厉害了些,但这毒气确实很顽固,欧阳玥在十分钟后没有效果,只能拿出了天地魔鼎。

    “这是什么?”任积看着那魔鼎吓一跳,似乎能从那表面看出邪恶一般,上面的恶龙图案让他有种心惊肉跳的感觉。

    “这叫天地魔鼎,吸取一切邪恶的东西,自然本身就是个魔器。”欧阳玥还掌握着封印,眉心紧皱道:“不如去虚空,我怕封印一开,它就会放毒气。”

    “好。”任积点头,欧阳玥立马对任云桀道,“毛毛,你别进来,这毒气很危险。”

    任云桀急道:“那你不是?”

    “我没事啦,相信我,有事我叫你。”欧阳玥笑笑,然后对任积甩下头,两人进去虚空之中。

    虚空中一片灰暗,现在这个时候没有人走动,四面八方都是一望无际的,欧阳玥放下心来,自己心里也很紧张,战气爆发,阻挡在自己前面。

    任积见她紧张,不仅也紧张起来道:“欧阳玥,你不会没有把握吧?”

    欧阳玥目光抬起,看他的脸,任积被她看得心头一跳,俊脸不知不觉就红了起来。

    “若是你没把握,我劝你还是别试,这毒很厉害的,要不是我练邪功,根本没办法克制的。”任积道。

    “没事,我说能治好就能治好!”欧阳玥神情一愣,立刻眯了眯眼睛,手往上一扔,嘴里一喝‘起!’。

    一道紫光从天地魔鼎处爆发出来,非常耀眼,封印解除,整个天地魔鼎就快速地放大,一个翻转,阴森森的大口子立刻对向欧阳玥。

    “靠!那边!”欧阳玥无语,这家伙怎么就不分方向呢,难道她很邪恶。

    一道黑色雾气顿时从大口子里喷出来,要不是欧阳玥面前战气封闭,这下就已经中毒。

    任积大惊,立刻一掌朝天地魔鼎拍去,一声巨大的轰隆声,使得那魔鼎似乎有生命一般,立刻转向攻击任积。

    任积双掌黑色雾气瞬间升腾,迎上天地魔鼎。

    天地魔鼎的黑色雾气接触到任积的手掌毒气时,明显一阵震动,然后本来口子了是喷射黑雾,这下立刻漩涡一样倒转,把任积手掌推出的毒气立刻吸收回去。

    欧阳玥心有余悸,抬头看到这一幕,却发现任积整个人似乎都在被天地魔鼎吸进去一般,吓得她大叫,难道任积太邪恶,这天地魔鼎要吸走他,吸进去会怎么样呢?

    任积双掌黑气不断撞击魔鼎,那魔鼎似乎很兴奋,表面上那八条恶龙看上去更是逼真,张牙舞爪,很是恐怖。

    “我,我要被吸进去了。”任积感觉再多拍出去的毒气都被魔鼎吸走,却完全对它没有损害,想要后退,却发现自己已经被牢牢吸住,根本无法倒退一步,这个认知让他面色惊慌,死亡的恐惧顿时笼罩着他。

    “我来帮你!”欧阳玥也大吃一惊,眼看任积要坚持不住了,欧阳玥咬牙,腾空而起,金色巨剑立刻从上而下,一剑劈下来。

    “铛!”金剑砍上魔鼎,一阵电石火花,那魔鼎立刻停下了对任积的吸力,任积一个不查,整个人从半空落下,摔倒在地,面色一片苍白。

    而那魔鼎立刻掉头转向欧阳玥,黑漆漆的口子对着欧阳玥,却没有马上进攻,似乎想看清楚什么。

    欧阳玥双手握着巨大的金剑,面前战气封闭,双目盯着魔鼎。

    “主人!这魔器有器魂!”脑海里响起了一个古老的声音,欧阳玥没听过,应该是小鸡大人或者小狗大人的。

    “啊,那我该怎么办?”欧阳玥心惊肉跳,这魔鼎太邪门了吧。

    “只能封印它,要不然我们神兽都不是他对手,也不知道这东西是哪个王八蛋炼出来的。”

    “什么!这么厉害?”欧阳玥无语,这东西太过霸道了吧,“我现在想要它吸光任积身上的毒气,可以吗?”

    “可是可以,要把握好,不然他也会被吸进去,最好还是解毒。”

    “解毒?可没那红色的药剂了。”欧阳玥急切道,因为那只魔鼎似乎有再气呼呼地喷气了。

    “它喷毒气的时候,就可以产生解药的。”

    欧阳玥一愣,立刻看向魔鼎的后面,这一看,就见魔鼎的壁上那八条恶龙嘴里似乎正在吐东西,但很少很少,隐隐能看清楚是红色。

    欧阳玥大喜,立刻对任积道:“任积,你先出去,我有办法了!”

    任积此刻被吸了很多体内一直支撑他战气的毒气,整个人很是憔悴似的。

    “你小心。”任积怕给她带来麻烦,立刻出了虚空,任云桀一看任积这模样,吓一大跳,立刻进去虚空。

    “毛毛。快到在我后面,我要让它多吐点毒气出来!”欧阳玥咬咬牙道。

    任云桀一头雾水,但立刻到她身后,欧阳玥巨剑抬起,那魔鼎立刻有反应地马上喷起了毒气。

    “你喷不着!”欧阳玥哈哈一笑,金剑战气劈向魔鼎,魔鼎浑身一抖,从伸出发出一个很缘故的怒吼声,口子出黑雾弥漫,简直看不到整只魔鼎。

    任云桀知道她的意思,也运气战气,把毒物击退,欧阳玥不停地挑拨魔鼎,那魔鼎气得四处转,毒气越来越多,方圆数百米都迷漫毒雾。

    “差不多了,快封印它!”欧阳玥取出封灵灯里面往魔鼎罩去。

    紫色光芒大作,照向整个魔鼎,魔鼎立刻黑雾爆发,和紫光抵抗起来。

    任云桀绕道魔鼎后面,武尊四级低等战气爆发,压制魔鼎,而欧阳玥现在已经是武尊四级巅峰,两人合手,魔鼎终于被罩进了紫光中,夹杂成深远的怒吼,慢慢地变小,直到又变成迷你小鼎。

    “这家伙还真不是好东西,我看想办法彻底灭了它才行。”欧阳玥喘口气,看看小鼎上只有少数红色液体,赶紧收集起来。

    “怎么灭,你的金剑对它也没用吧。”任云桀也觉得这鼎是个祸害。

    “主人,有办法,只要主人找到我们最后一个兄弟,主人的能量就能把它直接打扁。”小鸡大人的声音马上响起。

    欧阳玥苦笑,最后一颗珠子都不知道在哪里,不过好在布拉达家族的事情算完了,等任云桀处理一段时间就可以离开。

    而大祖宗答应他对国家施加压力,估计能得到好的效果,那她就没有什么后顾之忧,才可以四处去找最后一颗珠子。

    两人出了虚空,就看到任积倒在地上一动不动,嘴角流出黑色的鲜血,吓得欧阳玥立刻扑过去,好在还没断气,立刻把所有的红色药剂都倒进他的嘴里,再用银针加快解药流动的速度。

    任云桀皱着眉在旁边看着,直到任积慢慢地醒过来,脸上的黑气也退了下去,却满头大汗,好像从水里捞起来似的。

    “任积,你怎么样了?”欧阳玥也是一头汗水,一部分是吓的,要不是他们马上出来了,这家伙估计已经死了。

    任积抬头看到目光正焦急地看着他的欧阳玥,因为欧阳玥额头出汗,所以那朵被遮住的金色花朵已经显露出来,正散发着淡淡的金光,只是很隐秘,但任积是看得一清二楚,以为自己看到了仙女,一下子就傻眼了。

    “任积?”欧阳玥见他目光定定地看着她,有点惊讶,又叫了一声。

    任积回神连忙道:“我,我没事了,你,你的额头?”

    欧阳玥手搭回眉心,知道暴露金花,只能笑笑道:“哦,这是纹身,怕给人看到所有遮住了,你没吓到吧?”

    “很美,很好看,你不用遮住的。”任积俊脸慢慢地红了起来,眸子里眼波潋滟,居然有点羞涩之态。

    任云桀面色黑了,连忙拉起欧阳玥道:“玥,你累了,回去休息一会,这里交给我吧。”

    欧阳玥确实有点累,对任积点点头,让他好好休息就离开。

    任积看看面色难看的任云桀,有点心虚。

    “任积,你身上的毒已经全部去了,以后你也别再练邪功,完全忘记就好了,你现在的实力多少能感觉出来吗?”任云桀开口道。

    任积身体内窥一下,点点头道:“武尊一级低等。”不禁苦笑,毒气没了,自己强行晋升的实力也没了。

    “武尊一级已经非常好了,这个年纪就是天才,你慢慢修炼,一定会超越很多人,你们这一脉可就靠你来维持了。”任云桀微微惊讶道。

    任积不解地抬头道:“你什么意思?”

    “我想把你们一脉交到你手里,现在华大叔不行,其他几位叔叔也没什么能力,你是最佳人选,就像三脉的玉群一样,希望你们能帮助我好好整顿整个家族,只要我们三兄弟团结,三脉之间也会团结的。”任云桀看着他说道。

    任积张大嘴巴道:“你,你真让我管理二脉?”

    “能者居之不是吗?我又不是三头六臂,自然不可能管那么多、那么细,晚上我们三兄弟讨论下,如何把整个家族提高上去,我相信不久的将来,布拉达一定是三大家族里最强大的。”任云桀有信心。

    任积顿时心情渀湃,没想到他这么信任他,而欧阳玥也一心救他,刹那间,那深埋心思的亲情就涌现上来,立刻用力地点点头。

    任云桀拍拍他肩膀笑道:“好兄弟!”

    任积笑了,不过任云桀立刻又面色一变道:“虽然是兄弟,但不准打你大嫂主意。”

    “呃!”任积一愣,立刻哭笑不得,他确实对欧阳玥很欣赏,也很喜欢,但还没到抢的地步,脑海里有个身影难道不可以啊。

    “我走了,你好好休息,我等下叫人送点修复药剂过来。”任云桀看着他那张苦笑的脸,内心放心了点,告辞离开。

    回到房间,欧阳玥正在洗澡,一晚上没洗,刚才又出汗,让她身上不舒服。

    任云桀一看她在洗澡,嘴角邪勾,马上脱光光就躺进被子里等她。

    欧阳玥出来的时候,就看到任云桀笑得邪恶地对她招手。

    “你没事干啊?”欧阳玥惊讶道,看他那双邪恶的眼睛就知道他动坏心思。

    “有啊,我不是在等你嘛,老婆大人,家族的事情都搞定了,我们是不是该庆祝一下?”任云桀朝她抛个媚眼。

    “现在没空,我要睡会,回头还要炼药,你呀,快点去帮帮你爷爷和爸爸。”欧阳玥看看大白天的,两个人待在房中实在不适合,这个下一任家主也太悠闲了点。

    “爸爸叫我多陪陪你,这里的事爸爸都会处理,现在三脉那几个坏家伙都搞定了,其他人哪里还敢说话。”任云桀立刻抱住她坐上床的腰肢。

    “那你也总得去做做样子啊,之前谁信誓旦旦要整顿的?”欧阳玥鄙视他。

    “晚上我再去和他们好好讨论一下人生,现在嘛,老婆,我真得很饿啊。”任云桀拉住她的手亲吻一口。

    欧阳玥心里防线正在一步步后退时,忽然脑海里响起了神兽的声音,欧阳玥一愣,心念一动,手珠链立刻大亮,然后一道道银光从手珠链里面射了出来,整整十一闪。

    任云桀看着眼前一排十个三岁大小的死小子,外加一个大约二十岁,俊美到人神公愤的金发男子时,下巴差点就掉床上了。

    “参见伟大的主人!”金发男子面色严肃,身材健硕而修长,连眼睛都是金色的,就像天上下凡的神抵。

    “参见伟大的主人!”另外十个小孩子跟着金发男子弯腰,右手握拳按在左胸膛,就像是宣誓一般严肃。

    欧阳玥也被这阵仗吓一跳,不过很明显这位金发帅哥就是龙大人了,与生俱来的高贵气质根本无人敢亵渎,连另外十个小家伙都是特别得老实。

    “呃,你是龙大人吧,不用这么严肃。”欧阳玥讪笑一下,这房间里出现这一幕,还真是有点怪异,特别她现在只穿着浴袍,而任云桀则躲在被子里,上身裸露,估计下面也没遮什么的。

    “就是,龙大人,主人脾气很好的。”小羊大人一看到欧阳玥,就想冲到她怀里去,可惜在龙大人面前也不敢放肆,就怕这坏脾气的臭龙会直接拍飞它,把它打回原形就得不偿失了。

    “闭嘴!主人面前不得无礼!”龙大人金眸朝小羊大人一扫,小羊浑身就抖了抖,那小身子挺害怕的,害得欧阳玥同情心大起,立刻走过去把小羊大人抱起来。

    小羊大人这些得瑟了,立刻往欧阳玥怀里钻。

    “别乱动,不然我让龙大人好好教育你。”欧阳玥见这小家伙还想钻到她浴袍里面的真空地带,只能出声警告了。

    小羊大人立刻僵硬身体,抬起小脑袋笑得无比可怜道:“主人。~”

    欧阳玥伸手指点点他脑袋,这个爱卖萌的家伙,就知道自己宠爱他。

    “嘻嘻。”一双肉肉的小手立刻围上欧阳玥的脖子,脑袋在她光滑的脸颊上蹭啊蹭,一双大眼睛得意地看着自己的同伴,就是不看龙大人。

    欧阳玥被他的可爱劲逗得呵呵笑,目光看向从来没见过的几位大人,一个个都已经穿好了衣服,这些童装也正是欧阳玥为小马大人他们买的。

    一排小美男是个个可爱,个个有型,还是越看越可爱的那种,一只只白花花的小手各种姿势,还有个小兔子大人居然还在吸自己的手指头,实在是太有爱了,唯一缺憾是为毛都是雄性动物,就没有一个漂亮的女娃娃呢?

    “主人,这次我们出来主要是大家都已经觉醒,想看看我们的新主人,第二是属下联合十一兄弟的力量,探索了下最后那位猪兄弟的下落。”龙大人瞪了瞪欧阳玥怀里的小羊大人,有种想把他扔出去的冲动,而床上被吓着的任云桀一反应过来也有这种冲动,所以他立刻黑了一张俊脸,被子在腰间一裹立马下床,大手在小羊大人的脖子上一掐,小羊大人整个人就被任云桀叉了起来。

    “小子,这地方不是你的,是你主公的懂吗?再有下次,龙大人就好好教育你!”任云桀把小羊大人直接扔在床上,然后大手在欧阳玥腰间一搂,看着眼前这帮小兔崽子。

    “主人。”小羊大人立刻两眼泪汪汪了。

    欧阳玥翻个白眼道:“毛毛,你别这么暴力好不好,他还是小孩子。”

    “小孩子也不行!不然以后不准你放他们出来。”任云桀立刻也嘟嘴,一脸委屈。

    龙大人金眸看看任云桀,然后弯了弯腰道:“主公,属下明白了。”

    “呃!”欧阳玥一愣,这家伙还真认了毛毛是主公啊,这不结婚也可以吗?万一自己换老公怎么办?不过她可不敢说出来,只是觉得有点惊讶。

    “主人,你和主公已经合二为一,他就是我们主公。”龙大人立刻道。

    欧阳玥顿时一头黑线,这帮家伙还看得出来自己已经和毛毛一起了吗?那若是其他人,这又怎么算?太无语了,欧阳玥哪知道,神兽思想还远远封建着,欧阳玥破了处子身,自然认定是任云桀了。

    “嗯,不错,我就是你们主公,所以你们都老实点,我和你们主人亲热的时候不能偷听、偷看和打扰,不然就是对你们主人的亵渎知道了吗?”任云桀一听立刻拽了。

    “主公放心,进入神珠链十二星位,没有主人的命令都不会出来的,而且只有主人召唤我们才能出来,只有当主人遇到生命危险时,我们才可以冲破禁制。”龙大人解释下。

    “嗯,很好,不过在这个世界,用得着你们的地方不多,你们还是好好修炼,你们越强大,你们的主人也越强大。”任云桀有板有眼地说道。

    “是的,主公。”龙大人说完,金眸看向嘴角直抽的欧阳玥道,“主人,我们知道最后的猪兄弟在哪里,希望主人快点去找它。”

    “哦,小猪大人在哪里?”欧阳玥也很想知道。

    “华夏神农架中的古武世界。”龙大人金眸闪亮道。

    “什么!”欧阳玥顿时头疼万分,怎么也没想到最后一颗珠子居然在神农架,不过想到球球,自己确实应该去一趟,也好找找它的亲人。

    任云桀也被雷劈中,欧阳玥跟他说起过这个地方,也是个另类空间,可现在自己还走不开,怎么陪她去?

    “球球!”欧阳玥意念看进空间,球球还在药园子里,不过它整个身体似乎大了一圈,远看过去居然肉鼓鼓的了。

    球球没有搭理,想来还在修炼,欧阳玥一下子两珠归位,让它实力大增,应该是再巩固。

    “好吧,我会尽快赶回去的,早点找到小猪大人,让你们十二兄弟团聚也好。”欧阳玥微笑一下,眉心的金花闪烁发亮,一层淡淡的金色似乎笼罩在房间里一样,有种如梦似幻的感觉,让任云桀都觉得有点飘飘然。

    “是,主人,兄弟们,归位!”龙老大一声命令,顿时满屋银光,不一会儿,房中一个小破孩都没有留下。

    “毛毛,我没想到最后一颗珠子在华夏神农架,看来我得早点回去了。”欧阳玥苦笑道。

    “我知道,不过再早也要住一个月,到时候也许我就完成这里的一切工作了,可以和你一起走。”任云桀不想再和她分开了。

    “一个月?”欧阳玥愣住,感觉有点久了,不过想到难得来一次,也算陪他吧,自己还答案大祖宗多做点药剂的,“好吧,就一个月。”

    “嘻嘻,那帮家伙现在老实了,我们也该好好休息一下了吧。”任云桀顿时一把拉下欧阳玥,浴袍拉开,美景乍现,毛毛的眼珠子都粘上去了。

    “老婆。你好香,我好饿啊。”温暖的薄唇立刻不客气地含住那方柔软,让身下的人儿一阵娇叫。

    大手快速跟上,抚摸那一寸寸光滑如丝的地段,很快让美人软成一团,面色潮红,吐气如兰,怎么看怎么让他想化身为狼。

    “老婆,我爱你,好爱好爱。”毛毛情动意动,肉体和灵魂都深深眷恋这个美丽的女子,就想着一辈子沉沦。

    “我也爱你。”欧阳玥娇喘附和,可惜这男人太坏了,让她说出来的话都让她自己害羞,身体更是如开水一般滚烫起来,微微弓起,寻求安慰。

    “宝贝,你好甜~”男人的薄唇在她光滑如丝的身子上游移,那沙哑的声音更是让她心魂巨震,浓浓的爱意从内心深处流露,身体的空虚让她更加难受。

    一把抓起那头卷发,心急无比地亲吻住那沾满蜜汁的薄唇,唇齿相依,深深纠缠在一起。

    房中春色一片,而另一间房内,任瑶瑶看着华大叔自尽的样子,整个人像木偶一般坐在他床前一动不动,任思思则包着嘴巴不敢哭出声音来,她们都没有想到,就一顿饭的时间,回来的时候父亲就已经断了气,他自己一掌拍在了自己的百汇穴,直接毙命,连一句话都没有留下。

    “姐姐,呜呜。”任思思不敢相信这个事实,她们好不容易活下来,父亲为何要离她们而去,就算残废了,她们也一样会照顾他,爱护他的,为何他要选择离开。

    任瑶瑶像个木偶一般依旧没有动静,只是那深深抠在大腿上的指甲出卖了她内心的震惊。

    “姐姐,你别吓我啊,呜呜。”任思思抱住任瑶瑶,泪水不断。

    “别哭!”任瑶瑶忽然冷冷地说道,把任思思吓一跳。

    “别声张,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他要自己死,我们也没办法。”任瑶瑶站起身来,不再看床上的父亲一眼。

    “姐,你这是在怎么了,妈妈一定会知道啊。”任思思不懂,看着任瑶瑶青黑的脸,心里产生恐惧。

    “你好好照顾妈妈,别让她知道,就说我要为爸爸制药,这个药很难,可能要几年才能制出来,任何人不能来打扰。”任瑶瑶目光坚定地看着妹妹。

    “啊!姐姐,你想干什么?”任思思有点害怕道。

    “以后你就知道了,答应姐姐,要照顾妈妈知道吗?”任瑶瑶看着任思思,目光变柔和。

    任思思点点头道:“姐姐是不是又要开始制药了?”

    “嗯,要做很多呢,要不然任杰克他们会怀疑我们的诚意的。”任瑶瑶摸摸任思思的脑袋。

    “好,我知道了。”任思思眼泪汪汪地扁扁嘴,目光再看看没有生气和血色的父亲,鼻子酸酸地走了出去,关上了房门。

    任瑶瑶看了房门一眼,忽然一巴掌打向了自己父亲的脸。

    “你这个没用的家伙,就这么死了,你对得起我吗?我为了你求欧阳玥那个贱人,你却这么死了,谁来帮我报仇!我忍气吞声,低头下气还不是为了让你活下来,你对得起我们吗?”任瑶瑶目光冰冷,盯着自己父亲的死人脸,怒火是越烧越旺。

    “早知道你自己会寻思,我何苦要求饶,你死了,我们活着干什么!”任瑶瑶双拳紧握,浑身发抖,差点牙龈都咬碎。

    原本任瑶瑶因为药剂打击后对欧阳玥无比含恨,但欧阳玥砍了自己父亲一手一脚后,她知道实力相差太大了,她为了救父亲,低声下气求饶,希望还能过些平凡日子,只要父母都在,她可以把恨意压下,可是现在父亲死了,这辈子对她最好的人居然自杀了,这个打击无疑比欧阳玥药剂比赛打败她还让她无法接受,要知道父亲会这么死,她还不如那天不求饶,现在自己什么都丢尽了,父亲一醒过来居然自杀了,这让她情何以堪。

    归根究底,是欧阳玥害了她们一家,不错,她们是有野心,但也轮不到欧阳玥这个外人来管她们,她没有资格处罚爸爸,她还不是当家主母。

    最气恼的是为何大家都喜欢欧阳玥,连任玉群和任积都跟他们交好,还有圣学院的长老都把欧阳玥当宝,为什么!?

    任瑶瑶想来想去,直到鲜血从她的手掌掉落到地上,她才从仇恨里清醒过来。

    走进药剂房,翻开那一本本厚厚的药剂书,因为这一辈中就她一个出色的药剂师,所以布拉达家族上万年底蕴的累计下来的药剂书早都搬到了她的制药室里。

    任瑶瑶凭着记忆,找到了一个药方,看着上面画得黑暗骷髅头,嘴角勾起了邪恶的笑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