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重生毒眼魔医 > 038章 还有有得救

038章 还有有得救

    任云桀双手抱胸站在擂台不远处,目光看着一脸阴沉的任积,欧阳玥也是很担心地看着台上,一旦任积使用邪功,那可不是开玩笑的事情。

    花长老一声令下,顿时两人的身边就出现灵兽,任积的是一条罕见的红白黑蟒蛇,身长三米多,大腿那般粗,而西宏的则是一只大鹏,这两只灵兽本就是天敌,而大鹏本来就是蟒蛇的克星,所以西宏一看之下就大笑起来道:“任积,看来今天你注定要输给我!就像你爸爸当年输给我爸爸一样!”

    任积冷笑一声道:“你少做梦了!今日我就要为我爸爸报仇!”说完手中银光一闪,一把青黑色的长剑出现在他手中。

    西宏也立刻祭出神兵,一把银色的大刀,两人兵器大小差不多。

    “那就来吧,看看到底谁输谁赢?!”西宏战意激起,双手握住刀柄就冲向任积,同时,半空中的大鹏也对着下面的巨蟒狠狠地啄下。

    两道白色战气狠狠地相击在一起,震得结界都在晃动,银光和青色光芒不定地交织在一起,发出清脆的叮叮当当的声音。

    另一边,大鹏偷袭大蟒几次不成功,发出嘶鸣声,而大蟒一条长尾忽然朝正在和任积打斗的西宏甩去。

    大鹏大怒,立刻又冲下俯冲,目标正是大蟒的眼睛,大蟒张大蛇嘴,吐出鲜红的性子,直击大鹏的身影。

    这边正在打斗的西宏感受到巨大的压力,眼角一看,居然是蟒蛇的尾巴甩了上来,顿时吓得腾空而起,任积就在这时,爆发出全身力量,整个人冲天而起,青黑剑狠狠地劈向西宏的脑袋。

    因为神兵的光芒,很多比他们级别低的人看不清楚里面到底发生什么,只有强者看得明白。

    西宏惊慌失措,看到任积的剑光立刻吓得身影下降,正好蛇尾扫荡,就算他侥幸避开,也被强烈的战气割得生疼,脸上一道伤口,鲜血流下,面色苍白一片,没想到这该死的巨蟒这么厉害。

    大鹏被激怒,疯狂地上下飞窜啄巨蟒的脑袋,巨蟒也很狡猾,每次都躲过去,躲不过的时候,蛇性子就吐出去,就像一把剑似的,让大鹏也束手无策,只能等巨蟒消耗体力,但两人级别差不多,要等它消耗,自己一定也好不到哪里去。

    再看看主人,因为刚才那一次,让西宏有点惊慌,目光犀利地盯着冷笑的任积,而任积却是越战越猛,青色战气是越来越强,简直有吞没银光的趋势。

    “西宏加油,西宏加油!”西哲家族的人顿时全部站了起来,为唯一一个进去五强赛的自己人加油。

    任积嘴角阴冷,一声大吼,整个人再一次直直劈向西宏,这一次青光又加大了一圈。

    “啊!”西宏惨叫,老祖宗这边的人都吓得站起来。

    “住手!”西哲家老祖宗面色大变,一看任积居然又提剑,顿时吓得大吼一声。

    西宏被剑气掀翻在地,惊恐地看着任积,他刚才那一剑有了武王四级的实力,原来这家伙也有藏捏,就为了和他一战。

    巨蟒的尾巴一直没有动,但在西宏被打落在地的时候,速度凶猛地飞射,朝正在俯冲下来的大鹏卷去。

    顿时大鹏尖叫,黑毛掉了好多,一张尖嘴使命想啄死巨蟒,但巨蟒的身体一下子紧缩起来,把巨鹰直接绞杀,鲜血满地满身,恐怕至极。

    这边任积完全不管西哲家老祖宗的呵斥,长剑离手,速度如飞一般,在西宏完全没反应过来时,就插入了他的胸膛,血花四溅,触目惊心。

    全场静寂,静异得可怕,大家都张大嘴看着这残酷的一幕。

    欧阳玥也被吓一跳,这任积果然够狠的,当这么多人面居然杀了西宏。

    “小畜生,你居然敢杀人!”西哲家主顿时愤怒暴起,然后整个家族都暴动起来,准备冲击结界,杀死任积。

    任积站起身来,目光扫射他们,冷酷道:“当初我爸爸被他爸爸杀死的时候,你们怎么不说!”

    一句话赌得西哲家族面色都大变。

    西哲老祖宗猛然一道掌击,破了花长老的结局,犀利的战气直冲任积而去。

    “住手!”任家大长老自然不会看自己族人被这样击杀,两道战气相撞,强大的力量爆发开来,因为没有了结界,顿时观众席上惨叫一片,欧阳玥都感觉到那股疯狂的压力。

    擂台上立刻出现三条身影,圣学院花长老和两家大祖宗。

    西哲大祖宗满目愤怒,盯着被弹飞到一边的任积道:“当初你父亲是技不如人,两人又是定下生死战,死了也是活该,但今日,你们并没有订生死战,你是存心要报仇!”

    任积被他刚才那一击的压力,胸口生疼,顿时面色涨红道:“比赛规矩也没说不能杀人!再者了,他不是一样想杀我!”

    “你,任天赐,你是要包庇这臭小子了!?”西哲大长老怒瞪任家大祖宗。

    “西蒙,现在还在比赛,出意外谁也不想,这事比赛完了再说!别在这么多人面前丢三大家族的脸!”任天赐老祖宗也面色冰冷。

    花长老道:“不错,西蒙,一切事情比赛结束再说,现在是排位赛!”

    西蒙气得咬牙启齿,对着任积恨恨地道:“好,就让你再多活一会,早点去交待遗言吧!”西蒙非常宠爱西宏,这下西宏死了,他是怎么样也咽不下这口气的,更别说被吓得完全说不出话的西惊艳和他老婆,两人都已经被吓傻了,他们的儿子就这么死在了上万人面前。

    任积下台,走到任杰克身边,冷冷地看了他一眼,就坐了下来,似乎刚才杀人的不是他一样,而其他人都不敢靠进他,连任青都退开了两步,确实被他吓到了。

    接下去和任青和任玉群的比赛,两人旗鼓相当,但任青胜在有灵兽,所以结果任青再一次胜出,但任玉群已经很开心了。

    第一、第二名的比赛就在任杰克和任积之间产生,本来任青还可以挑战这两人,但任青自愿放弃,甘愿为第三名,这也是欧阳玥的意思,因为要任青对付任积,一不小心很可能出事。

    休息一阵后,比赛场中再一次热闹起来,梅林家族和西哲家族这一次没有进前三,甚至是前四个名额,都有点意外,不过大家想到了欧阳玥,多少有点知道,西宏一死,梅洪武变成第五位,后面是最后四人角逐六、七、八、九的排位战。

    还有就是任杰克和任积的比赛,一个家族两个年轻人争夺第一名,虽然这个第一名已经明显是布拉达家族了,但是很多人都知道嫡系和旁系不合的事情,而任家在内的人,其实内心也是有这个想法的,旁系自然还是希望任积胜的,所以比赛应该会有看头。

    后面的名次很快决出,但不管怎么样,梅林家族和西哲家族都已经没有了笑容,而西哲家族更是愤怒,等着最后决赛找任积算账。

    当任云桀和任积飞身上台后,大家都欢呼起来,西哲家族更是喊了口号‘打死任积’,显然站在了任杰克的拉拉队里。

    比赛开始,任积看着任杰克冷笑一声道:“不把你的实力拿出来吗?”

    任杰克看看他身边的巨蟒,再看看他手上的青黑剑,嘴角咧了咧,任积的实力到底是多少他还真不敢确定,邪功使出来的时候到什么级别他也摸不透,不过他还是想试试。

    手中多了一把武王的黑剑,没什么特别之处,也没有呼唤灵兽,他战气爆发,直接上升到武尊四级的级别,是想让任积知难而退。

    全场巨震,谁能想到任云桀真正的实力能去到这么变态,这一感知后,谁都觉得没有可比性。

    “武尊四级,你果然是深藏不露。”任青忽然战气迸发,白色战气里隐隐夹杂着黑色气体,但不明显,实力一下子也急速上窜,直到武尊三级低等,和任云桀差一个级别,但他有灵兽。

    “靠!好厉害啊!”比赛场的热浪是一波接一波,欧阳玥也瞪大了眸子,实在没看出这小子邪功一动就升级这么快。

    他的邪功还似乎和任东大人的不太一样,不完全是黑色气体,当大家也不敢随便认定,不过西哲家族的人却傻眼了。

    “这小子的战气有问题!”西蒙大祖宗眯眯眼睛道。

    大家一听都双目紧盯任积,任积这时候冷哼一声,神剑直击任云桀,同时他的巨蟒也瞬间出击,引来大家一阵惊叫。

    台上的几位长老和老祖宗、大人们都面色沉重,似乎是看出了什么,但暂时不知道任积那是什么东西,也不敢打断。

    “任积,你就不怕大家知道你使用邪功吗?”任云桀双掌齐翻,战气压制住一人一兽的攻击。

    “邪功?任杰克,你难道看不出来我这是战技吗?什么邪功!你还是好好享受吧!”任积早就想好了借口,战气忽然凝聚起来,青色剑芒在战气包围中散发青黑色光芒,确实让人看不出来到是是他自身有邪功,还是因为他拿了剑,使用了剑谱上的招式,导致战气颜色变化。

    “就凭你!”任云桀冷笑一声,身体一动就避过他的攻击,同时一脚朝巨蟒的脑袋踢去,手中长剑更是战气劈向任积。

    一时间整个擂台上战气勃发,实力低得完全看不清楚里面是怎么一回事,欧阳玥面色凝重,关注这战气里面的两人。

    任积看自己一人一兽都没办法拿下任杰克,心里也烦躁,他本来就不想用放毒气,才想了个鱼目混珠的办法,但现在居然打不过任杰克,这让他有点火大。

    “任积,我劝你不要以身犯险!”任云桀的话语很轻,在战气包围下,只有两人听见。

    “你什么意思!难道我就没资格得第一吗?”任积心中一愣,立刻冷笑道。

    “你能光明正大得第一,我自然很欢迎,但你别打那些小九九,你以为任东大人死了就没人知道你的秘密吗?那只会给你自己找来麻烦,你是我布拉达家族的人,我并不想你陨落。”任云桀气势很是威胁,有上位者的气魄。

    任积一愣后,立刻想到了欧阳玥道:“是她告诉你的?”

    任云桀点点头道:“没有什么能逃过她的眼睛,你还年轻,想想你以后的前途,你不想成为家族的叛徒吧,只要你改邪归正,家族一样重视你。”

    “哈!你以为我还能走回头路吗?改邪归正,说得容易!”任积眼中掠过一丝苦涩。

    “你是说你的邪功?”任云桀一愣。

    “我不怕告诉你,我练习邪功,体内已经中毒,一旦不练习,我就会死!”任积说道。

    任云桀面色一变,两人在这中间又已经对了十几次,任云桀还要注意那条臭蛇,还要劝说任积,额头冒汗了。

    “玥可以救你!”任云桀想了下道。

    任积一愣后惊讶道:“你们为何要对我那么好,难道不知道我是你们最大的竞争对手吗?虽然也许我不能最后坐上家主的位置,但在大家心中,我是永远能超越你的存在!这就是我上台的信念!”

    “信念,哼,那你是为了信念就要死了?!好死不如赖活着这话你不懂吗?我实力本在你之上,这家主之位我不会想让,但你也是我家族人,我确实想救你,你自己看着办,若你在这场上放毒气,你就见不到明天的太阳,我也不会死,所以你最好考虑清楚。”

    任积被他冷冽的话吓一跳,然后脑子里快速转了起来,两个人对战还是在僵持中,任云桀怒吼一声:“阿吉!”

    巨大的狮子降落在任云桀身边降落,兽神威压,一下子把那条巨蟒狠狠压制,蛇脑袋也抬不起,拼命地告诉主人,自己打不过这个大家伙。

    阿吉不用动,就这么站着已经压制住整个擂台气场,任云桀没有叫他攻击任积。

    任积面色变白,他明白自己放毒气也不一定能赢,而欧阳玥还能解毒,而自己一放就坐实了使用邪功这个罪名,今日必死无疑,本来他也想好了能杀死西宏,赢得第一,就算死了也没关系,因为他迟早都要死的,但现在他发现自己也许还有生的希望。

    任云桀深褐色的眸子盯着他,只要他出毒气,他就会一招灭杀,这也是他和欧阳玥之前已经商量好的了,因为怕毒气扩散,会死不少人,欧阳玥现在没有解药,只有天地魔鼎,能制住任积,但就是不知道能不能吸毒。

    “我认输!”任积知道自己不用邪功也打不过任云桀,心里又有想活下去的渴望,所以他选择博一次,丢掉手中的青黑色剑,整个人退后,回收战气,站在任云桀的对面。

    任云桀嘴角勾起淡淡的笑容,也收回战气和阿吉。

    任积跳下了擂台,走到一边坐下,不理会别人的眼光。

    大家虽然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但也知道阿吉一出,任积必输,所以任杰克是当之无愧的第一名。

    花长老立刻宣布结果,还立刻发了奖品,这才让这场排位赛结束。

    等外城人走光,西哲家族又跳了出来,个个都目光凶狠地盯着任积。

    “任天赐,现在你们该给我们西哲家族一个说法了吧!”西蒙老家伙又走上来了。

    大祖宗一阵头疼,看看目光阴冷的任积,任云桀忽然走出来道:“当年你们杀死华三叔的时候,也是在比赛过程中,这次虽然两人没有说是生死战,但你们也该知道这场比赛一定会很残酷,而你们没有拦下西宏,是因为你们也觉得西宏有能力击败任积,可惜人算不如天算,被任积报了仇,一家死一人,我看很公平!”

    “什么!臭小子,你这分明是包庇!”西哲家主气得跳出来。

    “当初你们不是也包庇?想想当初的情况,你们不觉得还能雷同吗?”任云桀冷冷道。

    “那不一样,这一次没有说是生死战,他杀死了西宏就是不对,你们要不给个交代,今天就别想出去!我们西哲家族可不是吃素的!”西蒙大怒。

    “今日我们布拉达四人进前四名,你们西哲家族觉得打架能战好处吗?若是不服,下一次排位赛你们也可以杀我们的人!别说我不给你们机会!”

    “臭小子,你不是家主,你在这里说个屁!老夫现在是跟你们家主说话!”西哲家主气恼道。

    任家家主看了任杰克一眼道:“杰克可以代表老夫说话,他赢得第一名,就是我们布达拉达家族下一任新家主,没什么不可以。”

    “你们欺人太甚!”西哲家主气得一拍就朝任积的方向拍去。

    任云桀想都不想,顿时双掌一推,接住他的战气,冷声道:“没想到堂堂西哲家主还会偷袭啊!”他武尊四级的水平比他们家主还厉害。

    “臭小子,偷袭又如何,没你们杀人卑鄙!”西蒙老祖宗也怒了。

    “西蒙!你也要动手吗?真当我们布拉达家族吃素的不成?”大祖宗冷笑一声,拦在了任杰克一帮人面前。

    “哼!任天赐,你也别欺人太甚!今日不给个交代,我们西哲家族就跟你们没完!”西蒙也怒了。

    两个老人后面都是自家的后代,双方气势汹汹,一触即发。

    “咳咳咳!”花长老忽然说话了,加上海长老和空长老都走了过来,欧阳玥跟在三人身后。

    “大家先别动怒,人都死了,你们这要打起来,还不是死更多人?”花长老咳嗽几下。

    “花长老,你这什么意思,西宏还白死了不成!”西蒙气结。

    “西蒙,老夫自然不是这个意思,人是死了,大家打起来就只会死更多人,何必,不如换个其他方法解决不是更好吗?”花长老道。

    “其他方法!什么方法,那可是一条人命!”西蒙气恼道。

    海长老立刻道:“就是因为人命重要,所以大家都冷静点,三大家族都是底蕴深厚,这么多年都和平相处下来了,难道还要打个你死我活不成。”

    “是啊,是啊,人死不能复生,我看布拉达家族要给西哲家伙一些补偿才是!”空长老也道。

    西哲家主的人愣住,虽然心里无比愤怒,但人死又怎么能复活,当然这里的人知道灵魂复活一说,但他们千年都找不到生灵草,所以早就忘记这么一说。

    任云桀本来想提醒的,但最后还是没说,因为一旦复活,任积一定会排斥,而以后这里的搞不好就因为有复活的机会变得争斗不堪。

    欧阳玥目光闪了闪,看了看任云桀,两人对视一眼没有说话。

    宗殿的规则,他们也不想就此破坏,而且有的人能复活有的不能,这未免也太不公平了。

    大长老任天赐皱眉道:“你们可以提条件,只要我们能接受的,我们会给你们补偿。”

    西蒙到有点不好说话,转头看看自己的家主,最后落在家主的身上。

    西哲家主脑子一转道:“我们要十瓶高等级别修复药剂,十瓶中等级别晋升药剂做补偿!”

    此话一说,到处都是抽气声,抽气最大声的是三大长老和梅林家几位长辈,因为小辈已经被打走,长辈留下来是准备劝架的。

    任积立刻冷冷道:“就凭西宏的命也配!”

    此话一说,西哲家族又怒了。

    欧阳玥也皱眉,这家族分明是趁火打劫,二十瓶的药剂就是一个家族都要用无数性命去争抢,他们还真是大言不惭。

    西蒙都有点不好意思,梅林家主立刻讽刺道:“西哲家主,你也太狠了吧,知道你们家族没有好的制药师,但也不用这么狠,你以为做药剂能随便做出来,药材和精力要多少,就光这个圣学院,你问问三位长老,有多少瓶高等级别的修复药剂,你可别太离谱。”

    梅林家主自然不希望西哲家族得到这么多药剂,那就把他们给比下去。

    “三瓶高等级别修复药剂加两瓶中等级别晋升药剂,你们自己准备材料,我帮你们炼制,再多我怕我也炼制不出来。”欧阳玥上前一步淡淡地说道,眉心微微皱起,让大家感觉是很为难她了。

    “玥,这怎么行,炼制药剂很耗精力,你怎么吃得消。”任云桀又开始演戏。

    海长老冷哼一声,对西哲家主看不顺眼道:“还真是狮子大开口,也不怕闪了舌头,药剂是这么好做吗?老夫一瓶高等药剂做了三个月才做出来!你到是给我做一瓶看看!”

    “就是,就是!”空长老也立刻面露不善。

    “布拉达家族已经很有诚意,任积的父亲也是死在西惊艳手中,当年任家可没找什么大麻烦,这次能提出这么多补偿,你们该知道满足。”花长老面色也很阴沉。

    升学院三个长老都站在了布拉达家族这边,让西哲家族的一帮人顿时有点不知所措,他们子孙后代都还要在这学院里学习,再怎么样也不能得罪。

    “那好吧,看在三位长老的面子上,就三瓶高等修复药剂和两瓶中等级别晋升药剂。”西蒙看了看西哲家主,两人眼神交流一下后点头同意。

    “好,你们什么时候把药材送来,我就帮你们炼制。”欧阳玥露出友好的笑容。

    西哲家主凶狠地看看在任云桀身后的任积道:“哼!臭小子,你该庆幸你有个好大嫂!”

    任积一愣后,目光看向面色圣洁而美丽的欧阳玥,不知为何,内心深处升起一股暖意,夕阳的光彩落在欧阳玥的脸上,笑颜若仙,居然让他看傻了眼。

    事情终于得到妥善解决,大家都向三位长老告辞离开,而欧阳玥自然被三位长老请走,估计今晚是不能回家,欧阳玥只能无奈地对任云桀苦笑下。

    任云桀则很幽怨地看看三位长老,不过刚拿了人家的奖品,他也不好意思翻脸。

    任云桀得到奖励的神兵给了任青,而灵兽给了任玉群,高等药剂则给了大祖宗。

    任云桀带着任积一起离开的,从来不热情的任云桀拍拍任积的肩膀道:“我们去喝一杯。”

    任积一愣,一直两人关系都不是很好,可以说是敌对的,但任积本身是没什么朋友,今天自己杀了人,还得到他们的庇护,让任积也不容拒绝。

    喝酒的地方不是广场,因为广场还在修建中,任云桀直接把任积回了自己房间的客厅,倒上两杯香气扑鼻的洋酒,就开始聊了起来。

    “任积,今日你没有使用邪功让我很高兴。”任云桀觉得他虽然比任玉群顽固和冷情,但不是没得救,想起欧阳玥说得以德服人,他就想自己做这个家主后也要以德服人,真服不了就动拳头。

    任积目光淡淡地扫了他一眼道:“可能我还不想死。”

    “我一直很想知道你的邪功是哪里来的,真是任东大人教你的吗?”任云桀笑笑。

    “是的,他说我是这一脉中天赋最好的,但就算我再苦练,实力也超不过你这个天才,所以才教我这种邪功,本来我也不想学,因为这邪功释放出来的毒气太过毒,完全没有解药,但想到被你压制,华大叔又极力怂恿,说以后我能当家主,我就答应了他们,只是没想到任东大人会这么快就死掉,果然是报应。”任积冷笑一声,“早知道他们这么没用,我就不会学这个邪功,学了后以后都不能结婚生子!”

    “什么?”任云桀目瞪口呆,还有这么回事。

    “邪功的毒气把我身体内功能破坏了,还有什么希望,所以你说我既然学了,不当这个家主过过干瘾,我学来干什么?”任积苦笑一下,“不过也不是完全为了夺这个家主之位,我最想做的还是为父亲报仇,这次总算得偿所愿了。”

    任云桀能理解他要变强的决心,要是自己父亲被杀,也许也会不顾一切的。

    “你不用担心,玥可以帮你。”任云桀笑了下,“你我都是任家人,不管什么直系旁系,我们都是兄弟,没什么好争的,家族那么大,不愁吃不愁穿,争来干什么?要不是这个家现在四分五裂,我才不要做这个家主。”

    任积惊讶地看着他,任云桀喝口酒道:“我希望跟玥去华夏,她的家庭很温暖,不过真因为有她在我身边的影响,我也想我们这个家族能多点人情味,任积,你是你们那一脉年轻人之中的佼佼者,若是你能站在我这边,我想我们三脉很快就能融洽起来,以后家主选举什么,能者居之,这样保存下去多好。”

    “原来你们救我就是为了拉拢我们这一脉,那么任玉群一定也被你们拉拢了吧。”任积面容一边后更加冰冷。

    “玉群的寒冰剑不比你差,只是他一直被木大叔隐瞒着,小玥一眼就看出他中了寒毒,若此下去,他根本活不过三十岁,就算做了家主又如何?任积,我知道你觉得我们是利用你,但你为何不想想,这对你自己有没有坏处?玥救了玉群,还救了他妈妈,我们没有勉强他,你也可以自己选择,你的邪功小玥有办法帮你解决,你也可以做一个堂堂正正的人,真正的实力才会让人尊敬你,古武世界本来就是强者为尊,你的邪功再厉害也不会被人承认,你难道要被诛杀吗?玥说你还有得救,而我也希望你还有救。”

    任积看着任云桀良久,面上的阴冷慢慢去除。

    “欧阳玥真得能去除我身体内的毒素?”任积还是有点不敢相信。

    “没有什么能难到她的,明日她回来,就帮你解毒。”任云桀很高兴他似乎松动了,心想着要是劝不住他,他就只能诛杀,因为谁知道他什么时候会使用邪功,这个险可不能冒。

    “你是怎么认识她的?”任积忽然的问题让任云桀有点惊讶,不过他哑然一笑,开始回想起认识欧阳玥的点点滴滴,任积听得很入神,脑海里慢慢地都变成了欧阳玥那张绝色动人的俏脸。

    ------题外话------

    那个,任瑶瑶会死,任积我还是保留了哈。月票拉开好远,亲们加把劲哈。

    ……

    恭喜亲爱的‘wf8124477’升级为本文解元粉丝,扑倒么么,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