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重生毒眼魔医 > 036章 轮到我章了!

036章 轮到我章了!

    欧阳玥一头黑线地看着忽然变狡猾的大祖宗,扁扁嘴道:“大祖宗要我为家族炼制高等药剂是吧?”

    “嘿嘿,这个,其实不瞒你说,我们家族现在一瓶高等药剂都没有了,中等药剂也只剩一点,低等虽然不少,但也只对武者有点用处,一入武王境界,还是要以中等药剂为主。你看看我们家族现在根本没有什么好的药剂师,嘿嘿。”

    “大祖宗,不是还有任瑶瑶吗?她现在可以算七星药剂师了。”欧阳玥嘴角勾笑,只怕没有了青决药鼎,任瑶瑶最多就只能停留在六星,高等药剂还是无法搞定。

    “瑶瑶这丫头确实也有天赋,但听家主说她制出来的药剂全部归任华逊一脉使用,居然没有送一瓶去药库。”大祖宗面色一变,很是阴冷。

    欧阳玥没想到任瑶瑶这么绝啊,一瓶中等药剂都不给其他两脉,真够狠的。

    大祖宗叹口气道:“这也怪我们没有多注意小辈们的事情,没想到三脉之间斗争这么厉害,这些小辈只怕心里都只向着自己那一脉,这对杰克以后做家主可是一个大挑战啊。”

    欧阳玥点点头道:“是的,不过大祖宗你放心,杰克想要好好整顿家族,我想他一定可以的。”

    “嗯,我看杰克这年轻人不错,你这个妻子更是不错,以后家族可要靠你们了。”大祖宗笑得慈祥。

    欧阳玥眉心抖了抖,讪笑一笑道:“大祖宗,我会帮家族制点中等药剂和高等药剂的,提升大家的能力,你放心吧。”

    “嘿嘿,就知道你这丫头伶俐。”大祖宗看着欧阳玥别提多乐了。

    离开大祖宗后,欧阳玥直接回毛毛的房间,看到任爸爸和毛毛还聊天,看上去心情似乎特别好。

    欧阳玥一进房就把任玉群叫出来道:“小群,现在没事了,你可以正大光明地回到自己那边去。”

    任玉群一愣后道:“真的可以吗?”

    “当然可以,木大叔已经伤得很严重,任北大人也不在了,你们那一脉的人,也就你实力算强,就算你不用寒冰剑,也已经是武王三级低等的实力,大家还是一样会看重你,毕竟你是他们的希望,对了,你还想参加比赛吗?”欧阳玥道。

    “当然要参加!”任云桀帮任玉群回答。

    “啊!”任玉群惊讶道,其实他心里已经放弃比赛了,只想能照顾好自己的妈妈。

    “啊什么啊,你有实力进前十名,为何不比赛?你同样可以在任家出人头地,再者了,你就当是帮我的忙好吗?”任云桀立刻目光闪烁道。

    “什么忙?”任玉群很是单纯道。

    任爸爸笑着拉任玉群坐下来道:“小群,你也知道杰克他要做家主,你们两脉的人肯定心有不甘的,但若是你在你们那一脉有了实力和地位,他们就会向着你,向着你不等于向着杰克吗?这可是为了家族的安定。”

    任玉群愣住,欧阳玥却笑了道:“是啊,小群,你可要帮杰克哥哥哦,你们一脉以后若是在你的领导下,那我们家族的凝聚力就大大增强了呢,大家相亲相爱多好啊。”

    “这个,我,我怕我没这个本事。”任玉群明白过来,只是感觉自己做不到。

    “怎么会呢,木大叔现在重伤,若你回去,他一定很高兴,因为没有你的话,你们这一脉估计进前十都困难,他会很没面子,生不如死的。”任云桀冷笑。

    任玉群想了想,最后看着任云桀凝重地点点头。

    空间里,任玉群的妈妈身体已经好了很多,只是太过瘦弱,要想完全好得好好调养,欧阳玥自然是给了任玉群很多宝贝药剂让他照顾他妈妈,让任玉群感动不已,这样的家主才能让整个家族都团结起来。

    任玉群带着妈妈从虚空离开,直接回去自己的房间,等他安排好妈妈后去看木大叔,木大叔差点眼睛都瞪出来。

    任玉群只是解释自己遇到好人,帮妈妈治好了病,而且他不会再使用寒冰剑。

    重伤的木大叔虽然惋惜,但也有点心虚,看出任玉群一定已经知道点什么了,不过对于他回来他还是非常惊喜,要不然就任圆儿一个人参赛只怕仁拉木一脉会全军覆没,以后还有什么脸抬头。

    任玉群也不再是唯唯诺诺,对木大叔也不再亲近,木大叔到了这个时候只能叹气,任北大人一死,他之前想要达到的目的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同一时间,华大叔的房中,任积和任瑶瑶都在里面,三人的面色都很难看。

    “任积,你一定要赢任杰克!”华大叔气恼道。

    “大伯,你说得容易,我怎么胜他?你不是没见到两位大人是怎么死的吧?”任积冷笑一声,之前有任东大人在,他对华大叔还是尊敬,但现在任东和任中两位大人都不在,那么论实力,华大叔也不是他对手,他凭什么要听他的。

    “你可以悄悄地用邪功。”华大叔立刻道。

    “大伯,你当我傻子吗?我一露邪功,那么大家都会知道,我还能活吗?”任积冷笑道。

    “任积!你什么意思!这么多年来我给你提供了多少药剂,你不会不记得吧!”任瑶瑶顿时冷冰冰地道。

    “我记得,大伯没有儿子,你们是想我做下任家主,这样我们任华逊一脉就能出人头地,我没说错吧!?”任积目光冷冷地看着两父女,想要通过他控制任家,还真是好计划!

    “难道你就不想出人头地?我们和任东大人这么栽培你,你难道就不想看看你自己的实力,而且你就不想为任东大人他们报仇吗!?”华大叔激动道。

    “报仇也要看对象,现在任杰克契约了阿吉,你以为我有邪功就天下无敌了吗?”任积有点厌恶地道。

    “毒啊,剧毒啊,你可以偷偷下毒。”华大叔还在怂恿。

    “欧阳玥能解毒!”任积在被欧阳也盯了一眼后,他总觉得那个女人似乎知道什么,可是怎么可能?只是这么多人死了,他不想当什么出头鸟,现在还不到时候。

    “你放心,我们搞定那女人!”华大叔目光里闪过阴冷之色。

    任积一愣,这两父女还真有点疯狂,这个欧阳玥现在得到了大祖宗的喜爱,还有任云桀守护,本身又是实力不落,能这么好搞定吗?

    “那你们搞定了这个女人再说吧。”任积冷冷地说完就起身开门出去。

    “爸,这家伙好像变了!”任瑶瑶气恼道,“什么态度,没有我们,他能这么厉害吗?”

    华大叔眸子里也是精光毕现,沉声道:“两位大人死了,他的实力就在我们这一脉是最厉害了,不用邪功还好,若是邪功,我都不是他对手,他一直被我们压制住,现在只怕很想出口气了。哼!”

    “爸,那怎么办?他会不会出卖我们?”任瑶瑶气恼道。

    “出卖?暂时不会,我想他也是个很有野心的人,还需要我们这一脉的辅助。”华大叔冷哼了声,“不过这小子留下去早晚是个祸害,等这次排位赛为我们这一脉争了名次,再收拾他!”

    任瑶瑶眼睛眯了眯道:“爸,那你准备怎么对付欧阳玥这个贱人?”

    华大叔目光越来越阴沉,一手慢慢地摸着下巴,最后道:“你去把思思叫来。”

    任瑶瑶一愣后,立刻起身去把自己妹妹找来。

    第二天中午,大家都各自在房修炼,因为明天就是排位赛了,而任云桀被家主叫走。

    在房中修炼多日,错过昨晚那场大戏的任青终于出关了,第一时间就敲响了欧阳玥的房门,而欧阳玥正在空间里看着盘云塔,两只神兽到现在还没完全去除魔性吗?要知道他们不归入神珠链,欧阳玥也得不到什么好处,所以她是一心想快点叫小羊大人他们搞定那两家伙。

    听到敲门声,欧阳玥看到是任青,立刻出虚空开门。

    “玥姐姐,我晋升了。”任青高兴道。

    欧阳玥意念一动,他实力确实已经在武王三级,而且到了巅峰,这小家伙可算是天赋惊人的。

    “不错不错,明天排位赛你可要加油哦。”欧阳玥鼓励道。

    “那是当然,要让他们知道我们嫡系不是这么好欺负的!”任青很是自豪,不过立刻环顾下屋子,“咦,杰克哥哥不在?我还想他替我高兴呢。”任青嘟嘟嘴。

    “呵呵,他让家主叫去了,任青,这几天发生很多事情,我跟你说说吧。”欧阳玥把另外两脉遭到重击的事情说了一遍,任青是又惊又喜。

    “原来是这些老家伙搞得鬼!”任青冷哼道。

    “任青,你一定要注意任积这个人知道吗?若是你们对上,一定要小心,若有不对,立刻认输。”欧阳玥主要是要交代他这个。

    “玥姐姐,你说他会用邪功吗?他若用了,被大家看到那他就算赢了也不算的。”任积到不是很担心。

    “我是怕他暗中出阴招,不过我也相信他不会那么笨的。”欧阳玥眯眼,她是很想把任积争取过来,就像玉群一样,可这个男人和任玉群不一样,野心太大,不好把握,若是留着以后早晚是个祸害,也许自己应该先解决他,免得给毛毛带来麻烦。

    正在这时,敲门声响了起来,欧阳玥抬头就看到是任思思,很是惊讶,这个女人来找她干什么?

    任青直接去开门,看到任思思立刻俊脸阴沉道:“你来干什么?”

    任思思目光看进来,见到欧阳玥时立刻露出惊慌之色,推开任青就跑进来急忙道:“欧阳姐姐,求求你救救我姐姐。”

    “你姐姐?”欧阳玥瞪大眼,很是迷糊。

    “是啊,我姐姐炼制七星药剂是出了差错,药剂爆炸了,我姐姐她?求求你快去救救她。”任思思急得都要哭出来了。

    “她不是有修补药剂吗?”欧阳玥不太相信。

    “是有,可是一爆炸把整个药房都炸了,什么药剂都没了,我姐姐还毁容了,受了重伤,欧阳姐姐,求求你救救她,我知道之前我们对你不好,以后我们一定不敢了,呜呜。”任思思掩面直哭。

    任青也被吓得一愣一愣的。

    “那去看看吧。”欧阳玥心里很怀疑,不过去看看又何妨,现在任东和任中大人死了,而其他家族三脉的大人都已经回撤到家主身边,就他们那一脉的人,她还是能应付的。

    “谢谢欧阳姐姐!”任思思赶紧拉着欧阳玥就跑。

    任青立刻在后叫道:“我去找杰克哥哥。”

    欧阳玥一直在后面,不过她的目光却在进入任华逊一脉的时候就开始透视。

    任华逊一脉的药剂房内此刻是一片凌乱,很多黑色的液体都倒翻在桌子上、地上,一个药鼎还分成了两半,物架上本来放的药剂都变成了破碎的瓶子,有些还有残余的药剂剩在里面。

    欧阳玥微惊,这女人做什么药剂做成这样?

    再看药房一脚,华大叔万分沉痛地抱着似乎昏迷的任瑶瑶,不停地叫喊着,而欧阳玥看不到任瑶瑶的脸,不知道她是不是真的毁容。

    目光在扫开去,发现四周都没有人,连他们一脉的自己人都不见,连着的好几个房间也都没人,这让欧阳玥觉得有点奇怪,发生爆炸没惊得别人?

    “欧阳姐姐,你快点行吗?”任思思见欧阳玥东张西望立刻急切道。

    欧阳玥加快速度,很快就到了药剂房门口,任思思推门就叫道:“爸,姐姐,欧阳姐姐来了。”

    欧阳玥目光再次透视,正好看到华大叔身体一愣,而他怀里本来脑袋靠在他胸口的任瑶瑶忽然抬起头来,欧阳玥倒吸一口气,任瑶瑶根本没毁容。

    心思电转,就知道这是阴谋,而且还特意在毛毛被叫走的时候来叫她,想来不知道要耍什么阴招了,不过她实在有点佩服他们的明目张胆,昨晚死两个人还不够让他们脑子清醒啊。

    任思思扑了过去哭喊道:“姐姐,你没事吧,我请欧阳姐姐来看你了,你一定会没事的。”说完有转头伸手拉欧阳玥,希望她立刻蹲下来给任瑶瑶看病。

    欧阳玥目光看了眼抬头看她的华大叔,华大叔目光闪烁,有点尴尬道:“欧阳玥,不好意思,这次真麻烦你了,瑶瑶急攻心切,居然伤了自己,谢谢你过来看看。”

    “我看看。”欧阳玥看到任瑶瑶的黑发遮挡了她一半的脸,心里冷笑,不过还是蹲过去伸出手来。

    正在这时,任瑶瑶手中一瓶药剂直接喷向了欧阳玥完美的脸,而她身后的任思思也忽然手中出现一把匕首刺向她背脊。

    “人呢!”三个人忽然瞪大眼睛,没想到两姐妹合击之下,欧阳玥反应这么快,跟着三人遁入虚空,就看到欧阳玥浑身冰冷地站在他们面前。

    “欧阳玥,你居然能躲开?”任瑶瑶气得脸都变形了,她们觉得根本不可能被她发现,就算知道有阴谋,但这种两面合击的情况,又怎么会被她躲开?

    华大叔目光阴鸷,三个人慢慢地把欧阳玥包围在中间,似乎怕被她逃脱一般。

    “就你们这点小把戏,你以为我这么笨吗?”欧阳玥暗自心惊,要不是自己有透视眼,这回估计会上当。

    “欧阳玥,你果然够狡猾,这样也骗不了你,不过今日你一样要死!”华大叔原形毕露,武尊一级巅峰的战气爆发出来,到是让欧阳玥有点惊讶,还以为他是武王四级巅峰呢,居然也隐藏了实力。

    “就你们三个?”欧阳玥有点想笑,任思思是武王二级巅峰,而任瑶瑶更差劲,这三个人还真是大言不惭。

    “哼,那就试试,青狼!”华大叔知道欧阳玥的实力是武尊一级,所以为了发生万一,他召唤出了他的灵兽,一匹全身青光的巨狼,身子比华大叔大了整整两倍,狼嘴一咧,露出白森森的尖锐牙齿。

    而任思思手中多了一把武王级别的神兵,任瑶瑶则手中有出现一瓶药剂,不用说这些药剂一定是毒药了。

    欧阳玥冷笑地看着三人围攻之势,懒洋洋道:“球球,出来和朋友聊聊天!”话落,一道银光就从欧阳玥的神珠链里面飞窜出来,欧阳玥的脑海里还响起了球球的话语。

    “主人,哪个不长眼敢动你?”

    “这什么东西,哈哈哈,笑死我了,一只小猫,欧阳玥,这就是你的灵兽?”任思思顿时笑得前俯后仰,不过她没有看到球球一出来落地,华大叔身边的青狼就往后退了一步,狼眼中露出惊慌之色。

    “喵呜!”球球被任思思当成猫,顿时全身白发束了起来,一张兽脸一下子变得狰狞,让任思思吓得倒退一步。

    “华大叔,我和你无冤无仇,你为何一定要杀我?”欧阳玥挑眉看向皱眉的华大叔,华大叔因为青狼告诉他,它感觉不到球球这只灵兽的级别,但它的威压让他很惶恐,这让华大叔也有点心里没谱了。

    “哼!欧阳玥,你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你抢了杰克哥哥,还说什么无冤无仇,要不是你,我早晚就是布拉达家族的女主人,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今日必定要你好看!”任瑶瑶一张漂亮的脸满是愤怒,把她原本的漂亮气质破坏殆尽。

    华大叔紫发一甩,忽然手中又出现了一把武尊级别的神兵,目光里杀气迸发道:“你错就错在不该来宗殿!你本就不是宗殿的人,却为何来破坏这里的一切!所以你该死!”

    华大叔说完神兵灌注战气顿时向欧阳玥劈开。

    另一边,球球像一把利剑扑向了那匹强行振作起来的青狼,而任瑶瑶在华大叔进攻的同时,从欧阳玥背后劈出一剑。

    欧阳玥动也没动,全身武尊二级的战气猛然爆发,形成一道强大的战气保护圈,威压更是直扑三人而去。

    “啊!”任瑶瑶最弱,直接被武尊威压甩飞出去。

    华大叔面色大变,怎么也没想到欧阳玥居然是武尊二级,自己是被她吃得死死的,不过好在自己还有神兵,她就算抵挡也抵挡不了多久。

    想到这里,他这一次用足了全力,身体腾空,神兵再一次劈出。

    “铛!”的一声巨响之后就是‘咔’的一声脆响,华大叔瞪大双眸不可思议地看着这一幕。

    他的神兵居然被欧阳玥不知什么时候出现的金色巨剑挡住了,不止是挡住了,反弹之内居然还震断了他的神兵,这要不要这么变态刺激啊。

    “啊!”任思思想要进攻,但此刻欧阳战气护身,她一个武王二级简直就是挠痒痒一般,欧阳玥直接无视。

    “你,你!”华大叔神兵一断,转头看看青狼,顿时再一次睚眦欲裂,青狼居然哼都没哼一声,就被白色的小球狠狠地踩在脑袋上,整个庞大的身体匍匐在地上没有任何反抗,还全身狠狠发抖。

    “现在轮到我了吧!”欧阳玥冰冷地声音响了起来,强大的威压让三人都喘不过气来,任瑶瑶和任思思都已经跪在地上,手摸心口,痛苦不已。

    华大叔则是愤恨到几点,但他不甘心,立刻双手再一次朝欧阳玥拍去。

    “不自量力!”欧阳玥举起巨大的金剑,冷笑道,“让你知道什么才叫实力!”说完大吼一声,整个人飞跃而起,手中猛然一挥,金色的光芒铺天盖地朝华大叔压下。

    “啊!”华大叔惨叫一声,瘫倒在地,一只手和一只脚已经离开了他的身体,痛得惨叫连连。

    “欧阳玥,你敢!”任思思大叫道,趁着欧阳玥攻击自己父亲时威压一轻,她的神兵就从后劈来。

    “啊!”不用欧阳玥动手,白色光线闪过,任思思只觉得脸上一阵剧痛,伸手一摸,半张脸居然皮肉全部翻开,心中的恐惧顿时铺天盖地而来,惨叫连连。

    而另一边的任瑶瑶实力最低,所以连反抗的机会也没有,她双目瞪着欧阳玥,怎么也没想到欧阳玥这么强,但她依旧好不甘心,不甘心,为何这个华夏女人要出现在这里!?

    “玥!”忽然远处一声叫喊,欧阳玥转头,就看到虚空的一方,任云桀飘飞过来,面上都是紧张之色,任青告诉他的时候他就觉得事情有蹊跷了,不过看到地上三人,他大大的松口气。

    “岂有此理!居然敢伤害玥姐姐!”后面任青也飞奔而来,一看情况就知道谁是谁非,这三人是偷鸡不成蚀把米,想要暗算欧阳玥,简直是鸡蛋碰石头。

    “就他们这点能耐还伤不了我,不过毛毛,这些人怎么处理?”欧阳玥皱皱眉,看着昏死过去的华大叔。

    “阿吉!”任云桀忽然叫道。

    紫光闪现,阿吉庞大的身体出现,只要任云桀一离开欧阳玥,阿吉就会回到任云桀的空间里,随时能保护他。

    “让这三个人都消失吧!”任云桀冷酷地说道。

    任瑶瑶和任思思一听,顿时想起昨晚阿吉吃掉两位大人的事情,花容失色,当然任思思已经没有花容。

    “是,主人!”阿吉狮子嘴一咧,立刻扑向地上的华大叔。

    “啊!不要!不要!”任瑶瑶吓得大叫起来。

    “慢着!”任云桀轻轻说了声,目光冰冷地看着任瑶瑶。

    “不要,我们错了,我们再也不敢了,求你们放了我们,我们再也不会起坏心了,我,我还可以为你们制造药剂,千万别杀我们。”任瑶瑶已经吓得双眼赤红,惊慌失措,跪在地上恳求着。

    “不杀你们,是等你们以后报复我们吗?”任云桀冷哼。

    “不会的,绝对不会了,我们不敢的,以后一定好好追随杰克少爷,不会再有二心。”任瑶瑶连忙慌张地摇头。

    “谁能相信你?你一次两次对玥不利,你觉得我还会相信你的话吗?”毛毛冷冰冰地看着她。

    “不是的,我们真的不敢了,呜呜,不要杀我们,爸爸。”任瑶瑶无比凄厉地扑到华大叔身边,而任思思摸着自己的脸都已经傻了。

    任云桀看看欧阳玥,欧阳玥皱眉,最后道:“既然如此,废了她们的功夫,以后就在药房好好做药,平日就照顾你们父亲吧!”欧阳玥相信这样一来她们也弄不出什么来,而且暗地派人监视着,一有二心,再杀不迟,任瑶瑶毕竟是药剂师,杀了可惜。

    “谢谢,谢谢,我们不敢了。再也不敢了,思思。”任瑶瑶叫喊这一边不出声的妹妹。

    任思思抬起头来,泪流满面,最后扑进任瑶瑶的怀里大哭起来。

    “别哭,姐姐帮你炼药剂,一定能治好你的脸的,我们以后再也不做坏事了。”任瑶瑶也哭着抱住任思思。

    任云桀目光越加冰冷,他觉得太便宜她们,不过他知道欧阳玥不想开杀戒,那就给她们一次改错的机会。

    任青冷笑一声道:“玥姐姐,你真得放过她们啊,这两个女人这么狡猾,以后可是后患啊。”

    欧阳玥微微一愣后笑道:“那你就帮姐姐看住她们吧,对了,你没有灵兽,这头青狼因为华大叔被废而失去了约束力,你可以与它契约。”

    “哇,真的吗?太棒了。”任青顿时兴奋地看着那只一动不敢动,盯着阿吉满眼恐惧的青狼。

    欧阳玥点点头,对阿吉道:“阿吉,你帮他一下吧。”

    “是,小姐!”阿吉顿时露出亮闪闪的牙齿,对着青狼示威,然后吼叫了几声,那青狼被吓得瑟瑟发抖,嗷呜嗷呜地叫了几声。

    “任青少爷,过来契约吧,他不敢反抗的。”阿吉得意道。

    任青激动地跑过去,对青狼进行契约。

    而任云桀让任瑶瑶和任思思自己向他们一脉的人解释今日发生的事情,任瑶瑶不敢多说什么,现在她只想好好照顾自己的父亲和妹妹,暂时什么都不敢想,她甚至都不知道怎么跟自己母亲交代。

    一夜无话,第二天一早,整个博玉山庄就热闹起来,年轻人都打扮一新赶往圣学院,家主召集九名参赛者训话,因为任思思毁容不参加比赛,所以变成了八人。

    这八人中实力都在武王之上,其中任积、任玉群、任青、任杰克四人成了夺冠的热门人物。

    欧阳玥跟随在旁静静地听着家主那套冠冕堂皇的激励说辞很是无语,目光时不时看向任积,任积似乎整个人都沉寂了,昨晚的事情后来他也知道了,怎么也没想到任瑶瑶一家三人这么惨,也没想到欧阳玥这么狠。在他心里,欧阳玥要比任云桀实力高,所以他最畏惧的还是欧阳玥。见欧阳玥老是看他,他心里就忍不住胡思乱想。

    欧阳玥看出他的紧张和慌张,嘴角微勾,他最好不要使用邪功,不然会遭来杀身之祸,就算他再厉害,大祖宗今日也会出席,他还能厉害得过大祖宗?唯一要担心的是解药问题,因为红色药剂都已经用完了,万一再来毒雾,那就糟糕。本来她和毛毛是想直接先杀了他,但因为没有了解药,万一一下子杀不死他,绝对会是灾难。

    欧阳玥立刻意念看进空间里,盘云塔没有动静,她去看看塔旁边被封灵灯封印了的迷你天地魔鼎,最后关头,她也许只有靠它了,它能喷毒物,也能吸取邪恶的东西,只是欧阳玥没用过,不知道行不行,万一不行,后果不堪设想。

    正在这时,盘云塔一阵巨响,四层的塔内爆发出强烈的白色光芒。

    ------题外话------

    哎呀呀,中秋节,月票被扯了好远,汗滴滴啊,亲们还有的记得顶一下哈,尽力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