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重生毒眼魔医 > 035章都 都很腹黑!

035章都 都很腹黑!

    任北大人完全被惊住了,直到阿吉攻击,他才回神,顿时吓得直接退飞出去。

    “大家快逃!”欧阳玥感觉到阿吉强大的威压,自己都有点难以抵挡,其他人就更难受了,一声大喊,那些远处的人纷纷逃离,不过却没有人躲起来,而是想看看到底怎么回事,刚才阿吉的话太震撼了。

    “快去请任东大人!”任北大人连忙吼叫木大叔,他自己是武尊四级巅峰,但比起兽神还是差个大级别的,阿吉速度极快,尖锐的爪子紫光闪烁,毫不留情地朝任北大人抓去,十多年的怨恨总要发泄一下!

    任北额头冒汗,眼中都是恐惧之色,马上一把武尊神兵出现在他手中,灌注他全部的战气朝着阿吉的爪子劈了过去。

    两股强大的战气相撞,整个广场一声轰隆,喷泉池立刻变成一个大坑,而四周灯光一下子也全部熄灭,好在天上明月当空,大家都是练武之人,还是能看到的,只是威压太大,让人们是越躲越远,就怕不小心被扫到。

    三大家族的守护大人和家主们惊闻动静,都倾巢而出,看到广场变成这样个个都目瞪口呆,再看半空一人一兽的战争,更是惊得张大嘴巴。

    “怎么回事!?”任家主跑出来惊慌道。

    “那不是任西大人的灵兽阿吉吗?怎么会和任北大人打起来,不是十多年前就已经逃了吗?为什么会回来?”身边的守护大人们都搞不清楚情况。

    “家主!”任云桀立刻拉着欧阳玥飞奔过来道,“阿吉说任西大人是被任东大人、任中大人和任北大人一起害死的!它回来给主人报仇的!”

    “什么!”家主巨震,实在不敢相信,任西大人是他们一脉的守护大人,原来是被人害死的,岂有此理!

    “家主,快去报告大祖宗啊!”欧阳玥大叫,那木大叔已经冲进去,不知道他能不能叫人,不过她还是希望让祖宗们知道任西大人到底是怎么死的,看看任东大人和任中大人那两个老畜生能逍遥到哪里去。

    家主立刻慌张失措地往里赶,这边任北大人衣服爆裂、头发横飞,要不是他用神兵死死抵住,只怕已经被阿吉咬死了。

    “卑鄙无耻之人,去死吧!”阿吉一声怒吼,爪子立刻又抓了下去,苦苦支撑的任北大人吓得魂飞魄散,立刻急道:“阿吉!不是我害死任西大人的!不是我啊!”

    阿吉爪子一顿,大怒道:“不是你?哼,不是你,你也有份,当初你和任东、任中两畜生眉来眼去,把我主人骗去那个死亡谷,你敢说你不知道整个计划!”

    “那是任东大人和任中大人的主意,我是被逼的,真的不关我事的!真的!他们早就想杀害任西大人了!”任北大人的话让整个广场的人都听得清清楚楚,大家嘘唏一片。

    欧阳玥冷笑,这家伙还真是贪生怕死之辈,不过也好,这回看任东和任中两个老畜生怎么狡辩。

    “不关你事?要不是你怂恿主人,说服祖宗们,大人根本不会去,你该死!”阿吉是有气没地方出,自然不会停手,反而憋在心头的火更旺,一腿踢来。

    “啊!”任北大人一声惨叫,被战气冲飞上天,大家抬头仰望,都已经成了一个小黑点,在星空里几乎找不到,过了好一会惨叫声才回来,最后砰的一声巨响,任北大人整个人掉落在喷泉的大坑里,惨叫声也停下了。

    “便宜你这个老畜生了!”阿吉一看任北死得不能再死,这才算有了些报复后的快感,仰头挺胸地站在半空,俯瞰众生。

    大家都是禁不住仰望,兽神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见到的,而且还是会说话的兽神,年轻人眼中都有着狂热,要是能契约这样一头兽神,自己的实力也会相应提升,都是大家梦寐以求的事情。

    这时,博玉山庄里强大的威压排山倒海而来,大家纷纷后退,阿吉也眯起了眼睛。

    来得正是大祖宗、任东大人,后面跟着是家主和木大叔。

    “阿吉!”大祖宗看到半空的兽神顿时有些惊喜,“你没有死!?”

    “大祖宗!”阿吉对这位大祖宗还是很尊敬的,因为他也是原主人的祖宗。

    “这,这是怎么回事?”大祖宗看到那个巨坑,还没说完,木大叔啊地一声,就跑去大坑中一看,一张脸立刻刷白。

    “任北大人!任北大人,哇,你这只畜生,你居然敢杀了任北大人!”木大叔顿时心灰意冷,要知道他一脉没有了任北大人保护,那么还有谁为他们出头呢?

    “啊!”木大叔还没哭出声来,被阿吉一巴拍飞,这次是横着拍,所以木大叔惨叫地飞射去了梅林家族的方向,那边人纷纷逃开,只见木大叔撞在屋檐上,然后倒翻下来,口吐鲜血,房屋的一角都破裂掉落。

    “哼!本兽神也是你能亵渎的吗?没大没小!”阿吉无比高傲地说了声。

    欧阳玥和任云桀差点笑出声来,这家伙还真有骄傲的资本。

    “阿吉,你下来。”大祖宗也有点蒙了,这到底是出了什么事情。

    “大祖宗,你畜生居然杀人,我要为任北大人报仇!”任东大人忽然冲了出去,在知道阿吉来的时候,他就感觉不对,这下他不得不先出来杀阿吉,要不然当年他们陷害任西大人的事情就会被暴露出来。

    “任东!胡闹!”大祖宗顿时飞身而上,不用出手,强大的武尊威压,让任东退了回去,连阿吉也感觉太过压抑,直接落在地上。

    “这到底怎么回事,阿吉,你虽然是我们布拉达一族的灵兽,但也不能乱杀无辜,你最好解释清楚!”大祖宗威严道。

    “大祖宗,你跟个畜生说什么,它一定是来报仇的,怪我们当年救不回它的主人。”任东恨得牙痒痒,他可以马上使毒叫这畜生闭嘴,但大祖宗在,万一弄巧成拙,自己在这个家族就待不下去,他到是不担心自己,因为他也还武神级别,虽然没有大祖宗那么深厚,但加上他的邪功,相信大祖宗也没办法全身而退,但他实在不想毁了自己好不容易得来的地位,要知道很快他就能晋级祖宗行列了。

    “任东,你个畜生,陷害我主人,还让我被人抓去关了十多年,今日就是我为主人报仇之日!”阿吉气恼地紫眸圆瞪,恨不得把任东撕裂。

    “放屁!我怎么陷害你主人了,你主人明明是中毒!”任东大人立刻狡辩。

    “这毒就是你下的!”阿吉气得狮子脑袋狂甩,气压四散。

    这个时候整个广场的人目光都在这边,三大家族的长辈们都似乎很感兴趣,大家伸长脖子往这边看,当年任西大人中毒身亡的时候,其他两人家族也是知道,都觉得很惋惜,因为任西大人公正公平,对小辈很是疼爱,大家都很喜欢这位大人的。

    “阿吉,你话不能乱说,当年任西大人的毒是在死亡谷中的,怎么关任东大人事情?”大祖宗也想弄明白。

    “屁!什么死亡谷的毒,根本不是,死亡谷根本没毒,那毒是后面深渊下的剧毒,这任东大人修炼邪功,是他背后偷袭主人,让主人中毒的!”阿吉紫色的眸子都发红了,当年一幕幕都在他的眼前一样。

    “放屁,你有什么证据说老夫练邪功,那剧毒那么厉害,要是沾到我也只有死的份,你也太抬举老夫了!”任东大人冷笑。

    “哼,你别忘了,前几天你在下面杀害四位大人的事情,别以为没人看到,那时候我就在那边,看到你使用邪功!你还想狡辩不成!”阿吉一急之下把这个大秘密说了出来。

    “什么!”顿时两道如雷的声音响起,正是梅林家族和西哲家族的家主。

    任云桀心道遭,这下阿吉引来大麻烦了,两大家族必定对他们家族起冲突。

    “阿吉,你胡说什么!”大祖宗也觉得不对劲,两大家主和他们的守护大人们直接过来了。

    阿吉紫色眸子求救地看了看欧阳玥那边。

    “阿吉!你刚才说得可是真的?我们两家大人都是被任东大人所杀?”梅林家主到阿吉面前询问道。

    “阿吉,你别胡说,你家主人死了,难道你还想害死我们整个布拉达家族吗?”任东大人怒喝,心里已经心惊胆颤,这畜生居然看到那一幕,为何他一点也没发现?

    阿吉一下子扬起头肯定道:“我没说谎,是任东大人和任中大人联手杀死四个大人的,不过跟其他布拉达家族的人没关系,这两个人丧心病狂,害死很多人了!大祖宗,我们灵兽不会撒谎,事实就是事实,任东野心很大,居心叵测,你们应该把他凌迟处死!为主人报仇!”

    “你,你!畜生,你找死!”任东大人顿时战气爆发,双掌就对阿吉拍去。

    阿吉冷笑一声道:“你不施展邪功不是我对手!大家若是不信,就让阿吉跟他拼一场,他若想保命就一定会用邪功!”

    欧阳玥暗暗点头,阿吉到还是挺聪明的,其实她哪里知道,是任云桀在和他沟通,若是任东不反击,就直接杀了他,他若不想死,也只能出邪功,到时大家就一目了然了。

    “大祖宗,你难道不相信我,相信一头畜生?”任东这才发现事态严重性,只是这畜生什么时候这么聪明了。

    “哼!大祖宗,这件事你们一定要给我们两家一个交代!我相信灵兽是不会撒谎的!任东,你胆敢杀死我们两家的大人,你就等死吧!”梅林家主和西哲家主说完就去请他们家族的老祖宗去了。

    大祖宗面色凝重,看来这件事关系太大,立刻对身后的家主说了一下,家主去请其他七位老祖宗,而大家全部移去圣学院的比赛场,因为一旦打起来,只怕三大家族都会毁灭。

    圣学院本来就是为三大家族服务,知道这件事后,顿时开了校门,比赛场瞬间亮如白昼,年轻一辈们都坐在上面看台,他们都很兴奋,没想到排位赛没开始,重头戏就先上了,不管是什么事情,对他们来说都是上一辈的事情,所以他们没有什么压力。

    十分钟不到,三家老祖宗全部出动,这还是几百年来的第一次,任东恨死了阿吉,而阿吉庞大的身体站在比赛场中间,紫色眸子紧紧盯着任东,不给他逃跑的机会。

    “原来你们家还有八位武神大人。”欧阳玥暗暗心惊,跟任云桀低头交谈。

    “我也是第一次知道,没想到今晚闹出这么大事来。”任云桀眉心紧皱。

    欧阳玥拉着他的手道:“这样不是更好,最好把这个满身是毒的老家伙除掉。”

    “就怕三家打起来,要是梅林和西哲联合起来,我们会输的。”任云桀看到进来的两大家族的祖宗们,梅林家族有六位武神大人,而西哲家族则有七位,当然大家都不知道对方有没有保存其他实力,要知道还有药剂和灵兽这一类东西,随时随地都能扭转乾坤。

    “不会打起来,只要处理掉任东大人和任中大人,他们就会满意。”欧阳玥说着让他去家主那边说话,任云桀点头,嘴角勾起些笑容,快速到了家主身边,把这个家主爷爷吓一跳。

    梅林家族的大祖宗飘到硕大的比赛场上,目光无比犀利地盯着任东大人,最后转头看向阿吉道:“阿吉,你是任西大人的契约灵兽我们大家都知道,你主人如何死的相信没有人比你更加清楚,那么本座再问一次,你说的任东大人害死了你原主人,还杀死了我们两家的四位大人,此话当真?”

    “哼!本兽神还不屑撒谎!”阿吉非常傲气地说道。

    顿时全场的面色都变了,看着任东大人的眼色都是无比的犀利。

    “胡说!”忽然华大叔跳了出来道,“阿吉,虽然你是兽神,但话不能乱说,你是想为你主人报仇,但也不能冤枉好人!当初任东大人和任中大人回来的时候,都奄奄一息了,怎么可能杀死任西大人!”

    “哈哈哈,这就是他们的狡猾之处了,就像这一次,又是他们两个从深渊下面上来,任中大人深受重伤,这伤可是任东大人打出来的!”阿吉讥讽道。

    顿时全场一阵议论,任东大人是面色铁青,怒吼道:“阿吉,你别胡说八道,老夫没做过!”

    “做没做过,你自己清楚!”阿吉对三家老祖宗道,“六位大人的实力旗鼓相当,怎么到最后偏偏又是你们两人活着出来呢?你不觉得巧合太多了吗?你身上藏着从裂缝里得来的紫晶石,大人们就是因为这紫晶石才动手的。”

    “哇!”全场再一次轰动。

    “大祖宗,你可以搜他的空间,紫晶石一定在他手里,不对!应该在任中大人手中,因为紫晶石对武神没用,任东大人邪功在武神级别,而任中大人却还是武尊四级,所以这块拳头大小的紫晶石一定在任中大人的空间里,骗不骗人,搜了就知道。”阿吉的想法自然是任云桀跟它沟通的。

    “哇,武神,有邪功的武神啊!”有人惊慌道。

    任东大人气得咬牙切齿,当初就应该弄死这只灵兽,没想到东方家族的老东西这么没用,居然让它逃出来了。

    “任中!”大祖宗其实对阿吉还是很信任的,灵兽一般不会撒谎,而阿吉对任西主人的情义他们都是知道的,所以他面色阴冷地转向了一直躲在几位老祖宗后面的任中大人。

    任中大人已经被吓得冷汗连连,目光一直看向任东大人,不知道怎么办好,紫晶石确实在他空间里,因为想等他伤势好些再服用晋级的,没想到现在却成了赃物。

    任东大人目光死死地盯向任东大人。

    “任中!”大祖宗再一次威严地叫了一声。

    任中浑身一抖,居然被吓得整个人晕倒了,顿时引来一阵嘘唏。

    “做贼心虚吧,大祖宗查看他的空间就知道了。”阿吉立刻道。

    大祖宗已经感觉不对,飘到任中大人身边,正准备低头去搜索他的空间,忽然背后一阵气息波动。

    “小心!”欧阳玥大叫一声,因为后面的任东大人居然卑鄙地出手了,一个武神的威力那是多么可怕,而其他人全都盯在任中大人身上,根本想不到任东大人会突然动手,还是对着大祖宗。

    强大的战气顷刻间在四处爆发,因为武神的较量,受难的就是弱者,所以三大家族的武神老祖宗在瞬间就在比赛场地的外地筑起了结界,让大家免受战气的压迫,这等战气,一般人根本没办法承受。

    而结界里面的大祖宗在听到欧阳玥这一句小心时,就知道后面被人袭击,立刻感受到强大的威压,不过饶是他反应快,还是被任东大人一掌拍了出去,身体飞了起来,在半空一个旋转,落到地上,嘴角溢出一条鲜血,看来受伤不轻。

    “任东,原来真是你!你这个畜生!”二祖宗连忙到大祖宗身边怒目而对,包括所有的人都在骂任东大人的卑鄙无耻。

    “任东,你居然敢杀我们两家大人,纳命来!”梅林家族的老祖宗立刻冲了上去。

    阿吉大吼一声道:“小心他的邪功!”

    话刚落,大家只看到梅林家的老祖宗和任东的战气交织在一起,一片黑色雾气快速蔓延。

    “不好!”里面的人瞬间都屏住了呼吸,但梅林家的老祖宗顿时浑身发抖,还被任东一掌打飞,要不是后面有人接住,只怕会撞到结界壁。

    “哼!不自量力!”任东大人傲然而立,双掌上黑色的毒气不断升腾,“想要杀我没那么容易!阿吉,今晚我就先解决了你!”

    任东大人对阿吉是恨之入骨,他所有的一切都被阿吉破坏掉了。

    “一起上!”不知道哪个大人喊了一声,三家的几位老祖宗同时出掌,巨大的战气向任东袭去,就算他的毒气也被一并推出。

    任东大人虽然是武神,比一般武神厉害,但几个武神的合击,是任何人都无法承受的,顿时一声惨叫破空响起,整个人飞上去,撞到了结界后,又直直地摔下来。

    “哈哈哈哈,你们杀了我就救不活梅林老祖宗!”任东大人喷了一口鲜血后还大笑起来,此刻狼狈却又张狂的样子让人毛骨悚然,他不甘心,可他也知道自己没有活路。

    “杀了他!杀了他!”大家吼叫,愤怒无比。

    “慢着,让他先交出解药来!”梅林家族这边自然不愿意失去一名武神大人。

    阿吉立刻道:“这是万年奇毒,根本没有解药。”

    “什么!”梅林家族顿时气得面红耳赤,对着任家的祖宗们愤怒道,“你们的人杀害我们两位大人,现在又让我家族祖宗中毒,今日一定要给个交代!不然我们梅林家族和你们布拉达家族势不两立!”

    “这里有两瓶高等级别的修复药剂。”大祖宗从空间里拿出来,让二祖宗先给梅林家族的老祖宗喝下一瓶。

    其他几个老祖宗都红了眼,一共才三瓶高等级别的药剂,居然一下子给了两瓶,他们也心疼,但梅林家族是一定会找麻烦的,希望这两瓶药剂能平息他们的怒气。

    “杀了他!”大祖宗一声令下,任家三个祖宗顿时一起动手,大家只看到战气包围住任东大人,然后是让人心惊胆寒地惨叫声,直到没有声音,战气消失,地上只有任东一具尸体,还瞪大个眼睛,似乎是死不瞑目。

    这时比赛场和观看台之间的结界也消失了,梅林家主立刻跑到喝了一瓶高等级别修复药剂的祖宗前就哭诉起来,然后恨恨地看向任家人道:“若是老祖宗有什么不测,梅林家族一定会讨回公道。”

    “梅林家主,你这话什么意思,任东大人已经死了,我们也给了你们两瓶药剂了,你还如此咄咄逼人似乎太过了吧!这件事情谁也不希望发生的!”任家家主忽然高声道,让欧阳玥挑了挑眉,而目光看到另一边跪在地上照顾任中大人的华大叔,此刻一脸灰白,自己这一脉两位大人怕是要玩了。

    “任东是你们的人,你们没有约束好,杀了人,难道就这么算了!你们别欺人太甚,我家两位大人的命难道不是命吗?”西哲家主也怒吼起来。

    “那你们想怎么样!我们也是受害者。”任家家主有点求救地看看几位大人们。

    “我们死了四人,若是这位祖宗的毒解不了就是五条命,你们以为就死一个任东就可以平息了吗?”梅林家主大怒。

    正在这时,阿吉忽然怒吼一声,庞大的身体冲上来,张大狮嘴一口就把地上的任东给吞进了肚子,吓得一大帮年轻人都惊叫起来。

    “还有他!”阿吉吞完了一个仇敌,又把紫色的目光看向昏迷的任中大人,“他是同犯!”

    “对!杀了他!杀了他!”大家激动起来。

    “不可以,不可以!任中大人是被任东大人逼迫的,不关他的事啊!”华大叔连忙急道。

    “不关他的事?主人死了十几年,他就算是被逼的,为何回来后不告诉祖宗们!他根本就是贪生怕死的小人,而且当日他和任东大人配合,才让我主人中毒,这种人岂能轻饶!”阿吉说完吼得一声,吓得华大叔整个人都只能弹开。

    “慢着!”一个老祖宗刚想阻止,但太晚了,阿吉毫不犹豫地把昏迷的任中大人也吞进了肚子里,嘴巴不时的搅动,鲜血一滴滴地落在赛场上,触目惊心,吓得很多人都不敢看。

    欧阳玥挑挑眉,对于阿吉来说,这算是便宜他们了,这样的方法才对得起他的原主人任西大人可惜了他空间的紫晶石也被阿吉吞进肚子,对他这个兽神来说效果也不会很大。

    “祖宗!老祖宗!你怎么样了!”那边梅林家主又大叫起来,原因自然是那万年毒气不是高等药剂能解除的,那老祖宗喝了一瓶后刚精神一下,再一次昏迷过去。

    另一个老祖宗想把另一瓶药剂再给他喝,这时候任云桀叫了声:“慢着!”

    大家全部转头看向这个面色冷酷、身姿笔直的年轻男子,任云桀大声道:“你们不要再浪费药剂了,对此毒根本没用,要不然当年任西大人也不会没救。”

    “什么!臭小子,那难道看着老祖宗这么死吗?布拉达家族,你们太可恨了!”梅林家主气得大骂道。

    “有人可以解这个毒!”任云桀后面这句话让全场鸦雀无声。

    “什么!可以解,谁?还不快点叫出来!”梅林这边的人立刻急切道。

    任云桀却没有马上叫欧阳玥出来,而是目光冰冷道:“救是可以,只是刚才你家的祖宗也是自己冲动上去搏命,而我家老祖宗因为内疚给了你们两瓶高等级别的药剂,我想也算是仁至义尽了,现在任东大人和任中大人都死了,我想说得是,这件事是不是到这里可以平息了!”

    “任杰克!你什么意思,那我们西哲家可是一点赔偿都没有!我们家也死了两个大人!”西哲家主立刻怒道。

    任云桀目光冷冷地扫过去,还没开口,大祖宗立刻道:“这事确实我们布拉达家族有欠缺的地方,虽然这并不是我们想要发生,但西哲家族死了两人也确实有我们的责任,这里还有一瓶药剂,就当是补偿你们的如何?”

    “大祖宗,那你的伤势?”二祖宗连忙急道,他们可只有三瓶修复药剂啊。

    大祖宗摇摇头,目光犀利地看向西哲家族的那些人,那些个老祖宗都不说话,把说话权交给家主。

    西哲家主连忙转头和他们商量,最后点点头道:“好吧,你们也不知道家族里会有这样的畜生,人死也不能复生,这高等级别修复药剂确实是宝贝,那就这样吧。”

    布拉达家族的人听后都纷纷点头,只是几个老祖宗看着大祖宗的伤很是忧伤,好在任东偷袭大祖宗的时候没有使用放出毒气,要不然更是麻烦。

    “梅林家主,你觉得如何?”大祖宗又面向梅林家族的一干人等。

    “哼!还能怎么样,不过你们一定要治好我家老祖宗,不然一瓶药剂休想让我们善罢甘休!”梅林家主恶狠狠地道。

    大祖宗这才把目光扫向任云桀这边,目光带着欣赏看着这位年轻人。

    任云桀转头看向欧阳玥,欧阳玥微微一笑,走到了梅林家族的老祖宗面前,拿出一瓶红色的药剂递了过去。

    大家都很惊奇,不知道欧阳玥为何会有解药,连高级修复药剂都不能解的毒,她能解吗?

    但事实证明,那老祖宗喝下之后,很快就练吐几口黑色的血液,然后气喘着恢复过来,看到这一幕大家都松口气,而看向欧阳玥的眼神是有着敬畏和崇拜的,这个药剂师未免也太厉害了!

    三家人都死了两个大人,两家也获得了高等级别修补药剂的补偿,大家的心情也总算平静下来。

    欧阳玥环顾四周,任拉木一脉的人正在照顾重伤的木大叔,而华大叔呆呆地坐在那里一动不动,任瑶瑶却在他耳边低语什么,再看看任积,一张脸阴沉无比,目光居然朝欧阳玥看来。

    四目相对,任积的面色忽然变白,看向她的眸子里溢上一丝惊慌之色,只怕是没想到欧阳玥会朝他看来,难道她知道了什么?

    连忙转开视线,任积额头都是汗水,正好华大叔回过神来,看到他这个样子,连忙握住他的手臂,然后一帮人各自离开。

    圣学院的长老们是完全不管这些事情的,所以从头到尾都没参与,等于给三大家族一个场所一般,大家离开,大门也就轰隆一声关闭了。

    欧阳玥嘴角抽了抽,看着中心广场那个巨坑,目光看向阿吉,阿吉跟在大祖宗身边并没有离开。

    这次破坏太大,但主要是布拉达家族惹出来的事情,所以一切重建工作只能是他们来做了,家主顿时一个头两个大。

    各家老祖宗相互打了招呼后各自带着自己家族的人离开,而任家一帮人也回到了大殿里,大祖宗面色越来越白,任云桀终于走上前去,从怀里拿出一瓶高等级别的修复药剂道:“大祖宗,你先喝下吧。”

    其他人都是一惊,这家伙哪里来的高等级别修复药剂?

    大祖宗也惊讶道:“杰克,你哪里来的高等级别药剂?”大祖宗的伤用中等级别的药剂已经是没有作用的,所以他这个伤若是没有高等修复药剂,起码也要修炼好几个月才能康复。

    “玥是药剂师。”任云桀转头看看站在后面看着他们的欧阳玥。

    “什么!她难道是九星药剂师?”二祖宗惊讶地看向淡定的欧阳玥。

    任云桀微笑而自豪道:“她是十星药剂师。”

    “哇!”所有的家族的人都被这个消息惊呆了,任瑶瑶面色惨白,她居然是十星药剂师,那么之前的赌局摆明就是给她难看了?任瑶瑶想到这里,双拳紧握,对欧阳玥的恨意更近一层。

    “好好,这一代年轻人都很杰出,布拉达家族也有希望了。”大祖宗笑着咳嗽起来,二祖宗立刻打开药剂给他喝下,这一次大祖宗没有推迟。

    “今日发生这么多事,大家一定都很想不通,就连本座也想不通,任东、任中还有任北大人居然会陷害同族,实在让本座心寒,都是一家人,就该相互扶持,要不然内部四分五裂,早晚有一天会被别人压下去。以后家族不管嫡系还是旁系,能者居之,谁都有机会,只要你够勤奋够坚持,这个家族都会看重你。”大祖宗说完这些后喘了口气,脸色红润起来。

    大家默不作声,听着大祖宗的教训。

    “十位大人!”大祖宗忽然叫到十位守护大人。

    “属下在!”八人出列,家主立刻说另外两人出外界去了。

    大祖宗点点头道:“从现在开始,你们十位守护大人只能听家主一人之命,好好辅助新家主,当然若是家主行为不当,你们中有六人反对,就可以直接禀报我们,我们自会衡量,若你们十人四分五裂,以自己利益为中心,那么本座不介意撤销你们的大人之位,而听明白了吗?”

    “是,大祖宗!”八人异口同声。

    “很好,新家主在二天后的年轻人排位赛决出,到时候谁敢不服,家法侍候!大家可听清楚了吗?”大祖宗面色无比严厉,气势威严,让大家都感受到他的决心,看来布拉达家族是要彻底清洗了。

    “是!大祖宗!”所有人都异口同声,连内心不服的,这个时候也不敢当出头鸟,华大叔目光闪过阴狠之意,虽然两位大人死了,但他还有任积这张王牌,相反任拉木这一脉少了任玉群,只有实力不错的任圆儿,已经没有希望了,但那些年轻也不知道为什么,反而变得兴奋了,也许木大叔太过关注比赛,挑选了任玉群,对其他人就没那么用心,现在大祖宗的话,让每个人都有希望,就不用让木大叔挑选了,他们有实力自己就能出赛不是吗?

    任玉群在欧阳玥的空间里也看到了这一幕,任北大人死了,木大叔重伤,他心里很感慨,寒冰剑不敢再练,准备交给任云桀,收回兵器库。

    “大祖宗!”阿吉忽然摇摇大脑袋说话了。

    “阿吉,你还有何事?”大祖宗为他守护主人的情义感动,面带微笑,也不怪他吃了两个人。

    “阿吉本是布拉达守护灵兽,现在老主人也不在了,阿吉想挑选新主人。”阿吉脑子里都是任云桀在传递说话。

    顿时一大帮人都兴奋了,若是能契约这兽神,那实力可是大大增强啊。

    “哦,本座还以为你会回黑色森林,既然如此,是再好不过了,你自己可挑选了主人?”大祖宗笑呵呵道。

    “是的,就是他!”阿吉看向任云桀。

    顿时全场目瞪口呆,华大叔恨得是双目怒瞪,这下可怎么办,阿吉这该死的的畜生居然会看上任杰克,难道自己任华逊一脉终究是成不了大器吗?

    “既然你自己选主,本座也不会干预,杰克,以后阿吉就跟着你吧。”大祖宗心里是非常高兴。

    “是,大祖宗。”任云桀嘴角咧嘴,他很少笑,但今晚他实在很想笑,阿吉这家伙也真会演戏。

    “小主人,我们去契约吧。”阿吉立刻恭敬道,还摇摇狮子尾巴。

    “好。”任云桀忍住笑意,亲热地摸摸阿吉的大脑门,看得年轻人都羡慕不已,欧阳玥也只能憋笑,这一人一兽都很腹黑啊,要被大家知道这两个早就是契约的,不知道会不会吐血。

    曲散人终,大家走后,大祖宗让欧阳玥独自留了下来,就连任云桀都被赶走了,很多人都很惊讶,不过欧阳玥并不担心,大致要说什么她有点预感。

    大祖宗笑眯眯地看着眼前明艳有气质清雅高贵的欧阳玥道:“小丫头,你对这次排位赛怎么看?”

    欧阳玥微笑道:“大祖宗,我说杰克会第一名,你会觉得我夸大事实吗?”

    大祖宗哈哈大笑道:“小丫头对杰克这么有信心?”

    “他是我男人,我不对他有信心又对谁有信心?”欧阳玥露骨的话让大祖宗一愣,然后笑得更大声了。

    “好好,我看得出来,杰克和你都非池中物啊,有你们两人撑起这个家族,祖宗们就放心了。”大祖宗心情很好。

    “大祖宗,你留下我不是要说这个吧?”欧阳玥扁扁嘴。

    “呵呵呵,小丫头,谢谢你的药剂。”大祖宗是真心感激。

    “呃!”欧阳玥没想到大祖宗这么通情达理,到有点不好意思了。

    “没想到你小小年轻就是十星药剂师,看来华夏已经非常强悍啊。”大祖宗叹口气。

    欧阳玥立刻心里一动道:“大祖宗,其实古武是一家,我们华夏最近正在被你们U国和L国侵犯,所以我很快就会离开这里的。”

    “什么!离开?你怎么能离开,你离开杰克怎么办?”大祖宗一急道。

    “可我毕竟也是华夏人啊,要是能阻止L国的野心,那我也就可以多住段时间帮杰克打理下家族了。”欧阳玥摸摸下巴。

    大祖宗一愣后顿时轻笑出来道:“小丫头这是在给我下套吗?”

    “大祖宗,我哪里敢啊,不过要是大祖宗派几个祖宗去叫U国的古武者消停一点,我想什么问题都解决了不是吗?世界和平,为何一定要打打杀杀,我们古武者本来就是逆天的存在,为何要去打扰老百姓的生活呢?不瞒大祖宗,若是L国对华夏进攻,我一定会为了自己国家义不容辞的,我不敢说我多厉害,但至少我对得起华夏人民!”欧阳玥目光坚定地看着大祖宗。

    “好!好!有志气,不过你要有个三长两短,我看杰克那小子一定抛弃家族。”大祖宗很明白欧阳玥的意思,只是他们这代人从来不理会外面那些人,不过这一次看来为了自己家族,为了世界和平,他似乎应该做点什么了。

    欧阳玥笑意盈盈地看着大祖宗。

    “好了,大祖宗答应你,让外面那群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家伙消停一会,你也安心守着杰克,这孩子可还有好长一段路好走呢。”大祖宗终于点头答应。

    “哇,大祖宗你太好了!”欧阳玥没想到自己这么轻松就解决了华夏危机,外面可没什么武神强者,这里要出去几个吓唬吓唬,看那些野心昭然的家伙还敢不敢对华夏不敬。

    “咳咳咳,那个小丫头,你先被说大祖宗好,嘿嘿,你是十星药剂师吧,那么?”大祖宗双目炯炯发亮。

    ------题外话------

    亲们中秋节快乐哈~老香累死了,趁中秋陪女儿休息一下,字数会减少些,亲们体谅哈。

    ……。

    恭喜亲爱的‘wlyjq’晋升为本文解元粉丝,大么么,╭(╯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