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重生毒眼魔医 > 034章 震撼眼眼球

034章 震撼眼眼球

    欧阳玥摇摇头,看着他的寒冰剑道:“你这把剑是用千年寒冰做成,用这把剑的人虽然实力会增强很多,但却是会被寒气入侵体内,活不过三十岁。”

    “什么!”任玉群吓得身体一抖,坐倒在床上,薄唇都在颤抖。

    “你这寒冰剑是怎么来的?是谁让你修炼的,这不是要你死吗?”欧阳玥慢慢地说道。

    “不会的,怎么会这样?我,我自己为何一点也没感觉到毒?”任玉群不敢相信地看向欧阳玥。

    “寒气是慢慢入内,等你察觉到的时候恐怕你整个人体内的血脉都已经被冰封住了,那就真的回天无术了。不过信不信在你。”欧阳玥微笑道。

    “你,你为何要来告诉我这些,你不是家主那一派的吗?”任玉群眼中露出敌意。

    “呵呵呵,我只是个药剂师,也是个医生,看到病人,不管是谁,我都希望能帮助他,何况你也是任家人,我马上就要成为你的堂大嫂,也算是自己人不是吗?自己人又怎么会看着自己人痛苦呢?”欧阳玥耸耸肩看着他。

    任玉群惊住,愣愣地看着她那张微笑和熙的脸,一时说不出话来,但他的心里却有点被震动。

    “你能把手给我吗?我帮你看看。”欧阳玥伸出手来。

    任玉群心里挣扎了很久,才走过去坐到她旁边的位置上,伸出手来。

    撩起衣袖,欧阳玥就看到他苍白的手臂上,血脉都很清晰地浮在表面上似的,让她微微皱眉。

    “你不觉得自己这样不正常吗?”欧阳玥看看他问道。

    “我从来不出门,大伯说是因为不晒太阳的缘故。”任玉群心里有点颤抖。

    “哼!你这大伯还真是会说话,不晒太阳最多就是皮肤白些,也不可能让经脉这样浮现出来,这分明是寒气入侵,冻着血脉了。”欧阳玥气恼道。

    “可是我没什么感觉,内力也是能自由运行的。”任玉群还真不感觉到什么。

    “那是因为你还年轻,要再过几年你就会察觉,但等你察觉了神仙也救不了你。”欧阳玥拿出神针在他面前摊开道,“你信不信我,若是相信,我帮你试试,起码你的身体不会这么冰冷了。”欧阳玥发现他的手臂就像冰水一般凉。

    任玉群看她那张溢满关心的脸,心里一动,点了点头,他浑身冰冷他是知道的,大伯说用这般剑是正常反应,对身体是没有坏处的,他一直很相信大伯的话,因为是大伯一直买药照顾自己的母亲的。

    欧阳玥拿出四根银针,在手臂的穴道处缓缓扎入,青木灵气跟随着输入进去,任玉群只感觉冰冷的手臂中一股暖流慢慢地蔓延开来,往他身上而去,再慢慢流入四肢百骸,那种温暖的感觉让他从来都没有过,舒服得他只想呻口今。

    欧阳玥大约花了五分钟就停下,任玉群发现那暖流消失,一时间都有点心急。

    “你正常的体温就应该是这样的,所以这寒冰剑你不要再练了,它虽然厉害,但却是反噬太过厉害。”欧阳玥收回了银针淡淡地说道。

    “那,那我不练了,我能好起来吗?”任玉群现在是相信自己确实是中了寒毒,要不然刚才的暖流为什么会那么神奇,那么舒服?

    “你炼了多少年了?”欧阳玥皱眉道。

    “从我母亲开始生病那一年开始,大约有五年了。”任玉群想了想道,“大伯说妈妈的病需要药剂,但若我没有给家族做出贡献,就不能不劳而获,所以从那天起大伯就拿来这把剑和一本剑谱让我练习,今年终于要我参加排位赛了。”任玉群忽然心里越来越冰冷了,因为欧阳玥的话让他发现这中间似乎有什么阴谋。

    “五年?你妈妈病了五年?可知道什么病?”欧阳玥真是要无语了,什么病五年还不治好?

    “医生说不清楚,每过一段时间就会发冷发热,神志不清,妈妈会全身痛,就会去撞墙,五年来都用了好多药剂,但就是不能根治。”任玉群伤心起来,“大伯说要高等级别的修复药剂才能治好妈妈,但大伯说和家主说过,妈妈不够格使用高等级别药剂的。”

    “什么,那你爸爸呢?”欧阳玥皱眉,这人性啊,太过冷清了。

    “爸爸五年前出去外面后就没还回来了,也不知道出了什么事,问大伯,他都说没消息。”任玉群眼镜里都溢上了泪花。

    “你爸爸是木大叔的弟弟?”欧阳玥认真问道。

    “不是亲弟弟,是最小的堂弟。”任玉群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把这些东西都告诉她。

    “哼,这等亲情还真是不要也罢,小群,我觉得你是被你大伯利用了,你妈妈是他威胁你的武器,你想想什么都发生在五年前,事情要不要这么凑巧呢?”欧阳玥觉得他开始有点动摇了。

    任玉群目光沉了下去,低下头开始思考,面色渐渐露出悲痛,其实刚才他就有点觉得不对了。

    “小群,你妈妈在哪里,也许我能救她。”欧阳玥觉得这孩子心里最重要的是他妈妈。

    任玉群惊讶地看着她,然后无奈地摇摇头道:“妈妈的病需要高等级别的修复药剂,你虽然是七星药剂师,但还不能制造出九星级别的药剂吧?”

    “我什么时候说过自己是七星药剂师了?”欧阳玥耸耸肩,“这都是大家说的。”

    任玉群顿时张大嘴巴,不可思议地看着她,欧阳玥狡黠地眨眨眼睛。

    “你,你,你是九星药剂师?”任玉群太过激动了。

    “咳咳咳。”欧阳玥不承认也不否认。

    “我妈妈就在这条走廊最后一个房间,你现在能去帮我妈妈看看吗?”任玉群激动道。

    欧阳玥笑着点点头,任玉群顿时遁入虚空,欧阳玥笑着摇摇头跟着他,同时对手链空间里的任云桀交流道:“怎么样?我说得没错吧,这男人还有得救。”

    任云桀在空间里宠溺地笑道:“那是因为你医术了得。”

    “不是因为我心地善良吗?”欧阳玥好笑道。

    “要是华夏四大家族听到你这话,一定要吐血,在他们眼中你是个魔医或者是毒医。”任云桀也笑起来。

    “哼!对他们还算客气的!”欧阳玥冷笑一声。

    任玉群带着欧阳玥来到走道的最后一个房间,居然看到房门口站在一个武王级别的守护,不解地问前面的任玉群道:“为何你妈妈这里还要守护?”

    “大伯说怕我妈妈出事,叫喊起来也要有个人在。”任玉群解释了一下,两人直接在房中走了出来,欧阳玥扁扁嘴,那家伙有这么好?看护也不用武王级别吧?只怕是不想里面那个能威胁任玉群的女人不小心死了,那他就没有什么可威胁和装好人的了。

    欧阳玥目光看向床上躺着的女人,一看之下还真被吓一大跳,这哪里看得出是个女人啊,头发都几乎掉光了,一张面颊上几乎都没有了肉,看上去能让人吓到尖叫。

    任玉群一看到自己妈妈立刻坐在她床边,眼泪哗啦啦地掉下来,床上的女人一动不动,也不知道是睡了还是昏迷着。

    “大伯说我妈的病若没有药剂支持过不了五月。”任玉群伤心道。

    “你大伯的意思是不想给你妈药剂了?”欧阳玥故意问道。

    任玉群一愣后,面色有点尴尬道:“大伯可能是觉得太浪费药剂了。”

    “呵呵。”欧阳玥冷笑几声道,“他是有条件的吧?”

    任玉群面色再变,目光闪烁了几下道:“就是要我参加排位赛。”

    “是吗?我看不止这个吧,小群,我想你也不是笨蛋,很多事情你好好想想,我可以现在告诉你,你妈妈根本不是什么病,而是中了毒!”欧阳玥一眼就能识别出来了。

    “什么!”任玉群顿时惊惧地看向欧阳玥,然后一双眼睛慢慢地红了起来,握着寒冰剑的手终于狠狠地握住,上面的经脉更是一根根凸出来,很是明显。

    欧阳玥从怀里取出了一瓶中等级别修复药剂道:“这是中等级别修复药剂,虽然不能根治你妈妈的体内的毒素,不过也不会恶化下去,至于高等级别的药剂,我需要时间炼制。”欧阳玥自然有高等级别的修复药剂,只是还不想一下子给他,毕竟现在还捉摸不透。

    任玉群一惊又大喜,连忙接过药剂就给他妈妈服了下去,想到妈妈很久都没有神智清醒过,他的眼泪又开始落下来。

    “你放心,有我在,我保证你妈妈能好起来,不过你应该知道万一被你大伯知道了,他会怎么对付你?”欧阳玥严肃地看着他。

    任玉群咬咬牙道:“我大伯要我在排位赛上杀了任杰克或者任积,其中一人就好。”任玉群会直接告诉欧阳玥是因为他已经明白了一些事情,而欧阳玥在没有获得任何好处之下先给自己针灸,后给妈妈药剂,让他心生好感。

    欧阳玥嘴角终于勾起了笑容,放心心来,他肯说出这些话,说明事情已经看透了,她立刻让任云桀从空间里出来。

    任玉群看到任云桀一愣。

    任云桀也看着他,然后目光变得犀利道:“玉群,你现在该知道谁才是对你最好的人,我们任家三脉一直互掐,对整个家族也没好处,亲人不像亲人,还相互陷害排挤,实在让我寒心。”

    任玉群皱眉看着他,然后惊奇地看看欧阳玥那条奶白色亮泽剔透的手珠链,这是什么晶石?居然也能做空间?

    “这次排位赛我对家族之位是志在必得的,只要我得了家主之位,家族内我会大换血,让三脉中有能力的人管理家族,让整个家族都团结起来,而你,我希望你会站在我们这一边。”任云桀斩钉截铁道。

    任玉群静静地看着任云桀,欧阳玥笑起来道:“我希望你和我们是一家人,什么嫡系旁系,相亲爱就是一家人,我会救你妈妈,也会化解你身上的寒毒,但你不能再继续听你大伯的话了。”

    “可,可大伯他?”任玉群看看自己的妈妈,他担心大伯伤害他妈妈。

    “这样如何?”欧阳玥忽然一声‘收’字,任玉群只见整个床铺连同他的妈妈化成一道银光消失不见了。

    任玉群大惊,下一秒,他也被收入了欧阳玥的空间里,悦河苑的副楼客房内,任妈妈已经安静地躺着。

    “这,这?”任玉群已经被欧阳玥的空间吓得说不出话来。

    “这是我的空间,你不用出来参加排位赛,只需要在我空间里,照顾你妈妈,我也会帮你去毒,你大伯也找不到你。”欧阳玥嘴角勾起邪笑。

    任玉群呆呆的,脑子都转不过来,只知道自己不用去杀人,妈妈的病也会好,自己可以一辈子陪在妈妈身边了。

    “小群,你可愿意?”欧阳玥看他呆愣的样子轻笑道。

    “我,我其实刚才就知道大伯一直是在利用我,还用我妈来威胁我,只是他是我大伯,我不想去相信,这一家人实在是太,?”任玉群很是难受,眼眶都红了,一直尊敬的大伯居然是害他们母子最深的人,叫他一时间很难接受。

    “好了,好了,先别伤心了,家族分裂就是这样的,所以我们更应该把家族整顿好,你大伯和华大叔一直都想着夺权,我们不会让他们得逞了。”欧阳玥声音冰冷。

    任玉群抬眸,看着欧阳玥和无比冷酷帅气的任云桀终于轻轻地点点头。

    “那你就先住在这里,对了,这里还有伙伴的,等下介绍你认识,还有不要去那边的盘云塔就成了,那边比较危险。”欧阳玥交代道。

    任玉群点头,脑袋转来转去,对里面一切都很好奇,不过他不用每天都练功了,这让他有种松口气的感觉,不知道为何,他很相信眼前这个华夏女人,她美得就像天上的仙女一样,气质又很圣洁,怎么都不像坏人,让他自然而然信任她。

    任云桀也很高兴,三人很快就离开这边,回到了任云桀的房中,这一晚,任云桀和任玉群聊天,而欧阳玥在自己悦河苑的房间里炼制药剂,让任玉群更加感动了。

    任玉群的消失让任拉木一脉很是混乱,木大叔更是急得像油锅上的蚂蚁,想来想去想不通,为何连那个将要死的女人都会不见了,难道是任玉群这小子带着他妈妈离开了内宗?但是他应该知道一旦没有药剂支持,他妈妈必死无疑,这小子绝对不会不顾自己的妈妈,那么很可能他找到了什么药剂师帮助了。

    两天找不到人,木大叔一脉的人一起商量的结果就是任玉群很可能被欧阳玥或者任瑶瑶挖了去,毕竟只有药剂师才能让任玉群心动,而他只提供任玉群低等的修复药剂,这小子不愿意杀人,可能对自己失去了信心,但他们这一脉不能没有他,要不然排位赛也不知道任圆儿有没有机会入前十名了。

    木大叔是越想越气,最后只能咬咬牙,求见家主,因为只有他们一脉的任北大人才能找到任玉群,而任北大人在密室中,密室只有家主大人才能进去。

    家主自然要询问原因,木大叔说自己父亲重病,想要见见自己一脉的守护大人,家主大人只能答应,去密室请了任北大人。

    任北大人出来就被木大叔请走,木大叔的房间客厅里,把任玉群不见的事情告诉了任北大人,任北大人也觉得不可思议。

    “你放心,寒冰剑老夫也修炼过一段时间,正因为会反噬,所以老夫最后放弃了它,不过只要那小子手中拿着寒冰剑,老夫就能找到他,哼!任拉木一脉怎么可以出叛徒!”任北大人气得胡子都飘了起来。

    “是,大人,比赛还有三天了,再找不到他我们这一脉排位赛就完全没有希望了。”木大叔急切道。

    “怎么会发生这种事!”任北大人很是生气。

    木大叔一句话都不敢说,他也不知道那小子居然会不见了,养兵千日用兵一时,这不是白养了吗?

    任北大人忽然坐上了床,双眼闭起,双手合一,一道冰冷的白色战气立刻在房中蔓延开来,木大叔连忙用战气抵挡,强大的威压让他直接坐在了地上。

    冰冷的战气以无形之态慢慢地散发出去,一出房门威压就消失,但空气中还是残留着冷冰冰的感觉,任北大人足足花了两个小时,才睁开了眼睛。

    “大人,怎么样,这小子在不在家族里?”木大叔连忙询问道。

    “在!不过很奇怪!”任北大人的气息是感觉到了寒冰剑的冰冷之气,但却是不能明确到底在哪里,那气息实在太微弱,不过有个大致的位置。

    “应该在直系那一边,具体位置不清楚,但绝对不会错,你想办法先去查探一下,老夫消耗太大,今晚就不回去了,在这里等你消息。”任北大人说道。

    “是,大人!”木大叔激动万分,先跑去告诉家主大人,今晚任北大人要教导他们一脉的家规,所以不回密室了,家主听过觉得有点奇怪,但也不多问,谁叫他们一脉的任西大人早早地就被陷害了呢,他是羡慕不来的。

    木大叔回来后,叫上了二个守护的大人,从虚空摸到了任爸爸这边,想从虚空中看查看一下,其实之前他们就找过,没有找到罢了,现在任北大人都说了,那么任玉群这小子一定就在这里。

    任云桀此刻正在自己房间里闭关,任青也是一样,欧阳玥在自己的手珠链空间里,薄膜空间就挂在任云桀房间的窗户上。

    木大叔和两位守护大人在虚空一一查找,看到任杰克和任青都在修炼,心里是更加焦急,但找来找去都看不到有任玉群的影子。

    而欧阳玥忽然感觉到外面虚空波动,透视眼直接看出去,就看到了木大叔三人,立刻嘴角勾笑,他们还真是找到这里来了啊,只是自己的空间可是神器,是他们能随便看透的吗?

    此刻的任玉群别说多开心了,他妈妈服用了欧阳玥的高等级别修复药剂后,已经苏醒过来,神智也慢慢清醒,欧阳玥还抽空用银针为她补气,又去厨房煲烫给他和妈妈喝,让他感动得不知道说什么好,看着欧阳玥的眼光也慢慢地蒙上一层痴迷,她就像是女神一般走进了他的心里。

    “大人明明说在这里的,怎么就看不到那个臭小子呢?”木大叔气急败坏,连女人房间都搜索了一遍就是没找到,最后还找了家主守护大人那些房间里,依旧没有人影。

    欧阳玥看到他们的说话唇语一愣,什么叫明明在这里,难道还有人知道任玉群在她空间里不成?这怎么可能?

    “是不是任北大人搞错了?要是在直系一脉里,没可能找不到人的?他们这边可没有什么密室!”一个守护大人皱眉道。

    “你是怀疑任北大人?任北大人修炼过寒冰剑,对寒冰剑有感知能力,一定是在附近。”木大叔摸摸下巴也很惊讶。

    欧阳玥更是心惊胆颤,原来寒冰剑还能感知的,这个任北大人当初把剑给了任玉群,这老家伙也不是好东西,不过就算感知又如何,他总不可能找到自己的空间。

    回头看看悦河苑里,母慈子孝的画面,欧阳玥对木大叔这一脉的做法更是不敢苟同,不过任积那一脉只怕也好不到哪里去,不过她相信任积可比任玉群复杂得多,他明知道是邪功还要修炼,只能说明在他眼里,权力高于一切了。

    木大叔三人最终失望而归,任北大人一听后觉得不可能,他对寒冰剑的气息是绝对不会弄错的,所以他决定亲自入虚空,再来寻找任玉群。

    欧阳玥已经从虚空出来,因为她知道一定还会有人来,所以他和任云桀就在房中泡茶休息。

    虚空一动,欧阳玥就感觉到,目光很隐晦地瞄了虚空一眼,就看到木大叔和一个老头子一脸不爽地往这边而来,先在任青的房间里停顿了下,又去看看任爸爸的房间,最后才皱着眉心来到他们的房间。

    “大人,这边真得没有那小子的身影。”木大叔苦恼道。

    任北大人眯眯眼睛,然后忽然在虚空中手臂一挥,一道冰冷的战气就蔓延开来,最后往欧阳玥身上涌去。

    欧阳玥感觉到一股冷意,知道这老家伙一定在感应了,空间里的寒冰剑剑身忽然一抖,任玉群从悦河苑里面拿着寒冰剑跑了出来。

    “玥姐姐,怎么回事?我的寒冰剑忽然自己会动了!”任玉群能看到空间外的欧阳玥和任云桀,却看不到空间外面虚空中的木大叔和任北大人。

    “小群,没事,你不用担心。”欧阳玥的意念和空间里沟通。

    任玉群虽然觉得奇怪,但看欧阳玥和任云桀很自在的样子,也就不怎么担心,握着寒冰剑回到了妈妈的房间里。

    “大人,怎么样了?”木大人见任北大人呆呆地看着欧阳玥不动有点惊讶道。

    “寒冰剑在这个女人手中!”任北大人很确定道。

    “啊!”木大叔惊讶道,“难道她杀了玉群,抢走了寒冰剑放在她空间里了?”

    “很有可能。”任北大人眯眯眼道,“这个杰克看上去不简单啊,实力似乎很高。”

    “不是武王三级高等吗?”木大叔更惊讶了。

    “他隐藏得很好,但应该不止,这个女人也不错,武尊一级。”任北大人有点微微地吃惊。

    欧阳玥听他这么说,有点好笑,看来自己的隐藏功夫还是很厉害的,其实她的实力有神珠链的功劳,神器的力量自然不被外人窥探,而任云桀则是普通的隐秘实力,所以在任北这样的高手偷窥下,难免也会露出破绽。

    “那可怎么办?不找到玉群,我们年轻一辈没有人能胜他啊!”木大叔心急道。

    任北大人也很纠结,但他不可能现在出去找欧阳玥对质。

    “想个办法,把两人今晚约出来,那女的一定知道玉群的消息。”任北大人最后决定道。

    “是,我知道怎么做了。”木大叔看看对着任云桀笑颜如花的欧阳玥眯起眼睛,里面是一片邪恶。

    任北大人和木大叔离开后,欧阳玥把事情说给毛毛听,毛毛听完后问道:“那你准备晚上出去吗?”

    欧阳玥笑了起来道:“要是任北大人和木大叔死了,你说有没有人怀疑我们?”

    任云桀摸摸下巴道:“怀不怀疑我不知道,不过这两人一死任拉木一脉以后就不能大声说话是肯定的。”

    “但两人一死,大祖宗他们会有所警觉的。”欧阳玥皱眉,“在排位赛之前我还真不想闹点事出来。”

    “但任北大人已经知道寒冰剑在你身上,排位赛之前一定会要你交出玉群的。”任云桀也不想再生意外,一切排位赛说了算。

    两人顿时陷入沉默,忽然阿吉的声音响了起来道:“小主人,小姐,不如交给我吧?”

    “你?你怎么做?”欧阳玥一惊道。

    “我从外面正大光明回来如何?”阿吉忽然挺挺庞大的身子道。

    “哦?你想在大祖宗面前揭穿任东大人和任中大人?”任云桀问道。

    “不,我先解决任北大人,当年任北大人也是居心叵测,不是好东西,别人不知道我已经认了小主人,任北大人的实力在武尊四级巅峰,不过不是我的对手,就让我正大光明地击败他!也为小姐解决一个麻烦。”阿吉已经有点憋不住,想发挥一下自己兽神的威力。

    欧阳玥和任云桀相对一眼,最后点头道:“那今晚就让大家热闹点,广场上如何?”

    “好极了,哼!收拾了这个老畜生,就该轮到另外两个了。”阿吉紫色的眸子里顿时凶光四射。

    夜凉如水,四月的天气虽然不是很冷,但到了晚上还是有点冰凉,特别是在这个空间里面,也不知道风是从哪里来的。

    不过好在都是古武者,大家都不会怎么怕冷,一过晚饭时间,广场上就是年轻人的世界了,虽然三大家族有摩擦,但年轻人还是很看得开,一起玩乐得也很多。

    就像梅白正,又在广场上玩,身边还跟着一个漂亮的小姑娘,不过梅白正似乎在找什么,不太理睬小姑娘,让那小姑娘又气又恼,一张小脸憋个通红。

    “哥哥,还是回去吧,艾儿姐姐在等你呀。”小姑娘拉着梅白正的衣服。

    “媚媚,你别烦哥哥啦,我不去!”梅白正懊恼道。

    “去嘛去嘛,艾儿姐姐说做了甜点的,我想吃嘛。”小姑娘使劲拉。

    “你喜欢就自己去吃,哥还有事啦,哎呀,欧阳玥!”梅白正看到欧阳玥和任云桀出来,顿时飞奔而来,气得身后的小姑娘跺跺脚。

    任云桀面色立刻冰冷,眼光不善地看着梅白正,这家伙也太烦了吧?

    “欧阳玥,你看看这是什么!”梅白正从空间里拿出一株药草来。

    欧阳玥一看,是通心草,是制造高等修复药剂的一味药草。

    “这是通心草哦,是用来制造八星药剂的,送给你的。”梅白正立刻殷勤地把药材送过来。

    任云桀伸手一接道:“梅少爷这么大方,我就代我妻子收下好了。”

    梅白正顿时嘴角扁扁,但马上又对欧阳玥笑道:“欧阳玥,我今天炼制六星药剂,不过失败了好几次,我不知道错在哪里,急死我了,你能教教我吗?”

    “学院不是有导师吗?”欧阳玥惊讶道。

    “哎,导师们自从看了你的完美品质药剂,个个说闭关要专研几天,那个任瑶瑶我又不想去请教,所以只能找你了。”梅白正露出一张苦瓜脸道。

    欧阳玥看着他实在好笑,而他身后的小姑娘大约十岁左右,一脸哀怨地看着梅白正,小嘴嘟起,似乎等他做完事情再说。

    “你在哪一步失败的?”欧阳玥微笑一下,虽然他是梅林家族的,但她对这个梅白正印象还是不错的。

    “最后第二步,明明是要小火收工的了,却老是收不好,结果不是焦了就是炸了。”梅白正可怜道。

    “呵呵,那就是你控火的能力了,而且药剂不同,控火的大小也不同,不一定次次收工前就一定得小火的,有的药物药性因为你小火反而不稳定发生爆炸失败也是有可能的,你多试几次应该能过关。”欧阳玥笑眯眯道。

    “原来这样啊,那我回去试试,谢谢你啊。”梅白正是真心感谢欧阳玥,他希望自己在制药方面可以突破。

    “哥哥,现在可以去艾儿姐姐那边了吧?”小姑娘立刻一把抓住他。

    梅白正无奈地看看她道:“媚媚,你都快成吃货了,还吃!?”

    “可是艾儿姐姐做的点心真的很好吃嘛,哥哥也说好吃的。”小姑娘嘟嘴看梅白正,一脸哀怨。

    “好了好了,怕了你了,那快去快回,哥哥可不想被她缠住,哥哥还要做药剂的。”梅白正伸手掐掐小姑娘的小脸没好气道。

    “好,哥哥最好了,我们吃完就走,嘻嘻。”媚媚高兴地拉着梅白正的手一摇一摆地走了,欧阳玥看到梅白正那无奈又宠溺的样子,对他的好感又多了一分。

    忽然一只大手在她面前挥了挥,欧阳玥抬头,就见毛毛嘟着薄唇无比委屈地看着她。

    “怎么了?这也吃醋啊?”欧阳玥好笑道。

    “他能比我好看吗?”任云桀脑袋立刻蹭到她肩膀上。

    欧阳玥拍开他道:“你不觉得梅白正这人还不错吗?”

    任云桀无限的怨念道:“他算是梅林家族比较单纯的生物,要不是他是药剂师,只怕没这么逍遥。”

    “他确实是挺单纯的,不过在这样的大家族中,单纯点不卷进家族是非里面去,也是他的福气。”欧阳玥看看任云桀,发现梅白正比毛毛可幸福多了,不禁露出心疼之色,小手紧紧握住他的大手。

    任云桀看出她的心疼,立刻心头就暖了起来,搂住她道:“别心疼我,我活得算潇洒的了,比起任积和任玉群,起码好了很多。”

    欧阳玥一愣后点点头道:“你做了家主后可要好好改变一下,这种大家族内部的斗阵是最残忍的,都是亲人,相煎何太急。”

    “我知道,有你在身边,我一定会做得很好。”任云桀说完这话,就看到木大叔和两个大人往他们这边走来。

    “来了。”欧阳玥也看到了。

    “杰克,欧阳小姐,原来你们在这里啊。”木大叔笑得那叫亲切。

    “木大叔找我们有事?”任云桀挑挑眉道。

    “不是大叔找你,是任北大人找你,就在后面花园里。”木大叔笑道。

    “任北大人?他不是在密室吗?怎么家主没通知我的?”任云桀故意道。

    “其实是关于排位赛的时候,大祖宗让任北大人出来,跟比赛的几个人商议一下。”木大叔微微低头,目光里有着闪烁狡猾之意。

    任云桀和欧阳玥是明知故问的,但他们今晚是要阿吉出来,所以必须要在多人的地方,才能让大家看到任北大人被杀这一幕。

    “木大叔,我看不必了,没什么好商议的,不比也得比,何况任北大人是你们旁系的人,我可心里害怕。”任云桀不客气地道。

    “你!你说什么!”木大叔顿时被气得全身发抖,这小子居然一点面子都不给。

    “任北大人要找我谈话,就让他来这里找我吧,今晚天气不错,我还想和我妻子一起赏月呢。”任云桀说完搂住欧阳玥走向旁边的双人座椅上。

    木大叔气得喉咙发甜,最后重重地哼了声就回去了,欧阳玥的目光立刻追逐而去。

    在博玉山庄的后花园中,任北大人一人傲然而立,等待着木大叔骗两个小辈过来,却没想到两个小辈知道是他也不愿意来见他,让他这个一直觉得自己地位高高在上的大人气得一巴拍在花园的一座假山上,顿时假山变成粉碎,吓得木大叔目光四处瞧。

    “大人,你别生气,现在找到玉群最重要,这两个小辈早晚收拾他们!”木大叔安抚道。

    “哼,那就去广场看看,老夫就不信这两个没大没小的家伙见了本大人还敢嚣张!”任北大人一甩衣袖往外走去。

    “来了!”欧阳玥说道,然后把阿吉放出来,阿吉躲在博玉山庄的阴暗之处,压低兽神的气息,一双紫眸发着寒光,嘴里那尖锐的牙齿比天上的星星还亮眼。

    任云桀转头看来看去后,薄唇勾笑,广场人还不少,连任家都有好几个年轻人在和西哲家的年轻人玩耍,拿着木剑在那边打得起劲,欢声笑语一大片。

    欧阳玥拉着任云桀往人多的地方走去,而木大叔和任北大人已经出来。

    “任杰克!”木大叔大叫一声,就怕欧阳玥去人堆里,他们不好说话。

    广场上很多人都听到这叫声,纷纷转头,就在这时,一声怒吼猛然响起。

    “任北老畜生!你可记得本兽神!”阿吉一声咆哮,庞大的身躯从阴影中飞上半空,双目怒瞪地上抬头看它的任北大人。

    “哇!灵兽,是兽神啊!”有人被吓的呼叫出来。

    “那不是任西大人以前的灵兽阿吉吗?怎么会在这里?”任云桀也很惊讶地大呼一声。

    “任北老畜生,你联合任东和任中大人,杀害我家主人,今日本兽神就是来为主人报仇的,你受死吧!吼!”阿吉说完,张大狮嘴猛然朝着任北大人就咬了下来,那形态气势威严无比,震骇所有人的眼球!

    ------题外话------

    月票~顶住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