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重生毒眼魔医 > 033章3 能者居之

    任家家主也是一愣,看着欧阳玥完美的姿态,绝色的脸蛋,那华夏古色古香的装扮,忽然想起了任杰克的母亲,心里一阵酸涩,目光看向任爸爸,而任爸爸正非常骄傲地看着自己的儿媳妇,让他心里更加难受,自己从来都不是一个好父亲。

    “七星药剂师,太厉害了,那不是能给我们大家都做晋升药剂吗?我们的实力就能大大提高了。”有人立刻提议。

    “对,药剂师就是为家族服务的,马上排位赛了,多给我们一些药剂,我们就能得好名次。”有年轻人立马符合。

    任云桀的面色一下子变得阴冷,这帮无耻的家人,就想着自己的利益,还真敢说出来啊。

    一时间,三个餐桌上都议论纷纷,都很迫切地看着欧阳玥,希望她能拿出一些好的药剂来。

    家主一看场面又混乱起来,顿时声音严厉道:“虽然欧阳玥是七星药剂师,但七星药剂哪是那么容易就能做出来的,还需要各种药材,再加上,她和杰克还没有正式成亲,暂时你们就别想太多了。”家主看看欧阳玥,有点不好意思。

    欧阳玥目光瞥向家主,没想到这老家伙还算有点良心。

    任青却忽然站起来道:“真是笑话!欧阳玥是我们一脉的媳妇,为什么要给你们做药剂?任瑶瑶是五星级药剂师,也没见她给我们一瓶药剂,你们还真有脸开口啊!”

    “任青,你说什么!”顿时两脉旁系的人就怒吼起来。

    “难道我说错了吗?我练功受伤的时候,你们就连一瓶三星的修复药剂都不舍得给我,现在你们凭什么向大嫂要七星药剂!?不要脸!”任青愤怒地话让两家不少人都白了脸,事实却是这样的。

    任曲云站起来,看了面色阴沉的父亲一眼,然后对大家笑道:“好了,现在是晚宴时间,就先别说这个,大家都是布拉达家族的人,虽然三脉有所磨擦,但毕竟都是亲人,相互照顾是应该的。”

    任云桀冷冷地哼了下,对于父亲这种老是喜欢圆场的个性有点不满,因为你当人家是亲人,人家未必当你是亲人。

    “大伯,他们哪里当我们一脉是亲人了,现在我们人少,处处都欺负我们,才不是亲人!”任青没好气地道,“还有,他们对家主大人也没有尊敬,我看他们都想造反了。”

    “任青,你再胡说八道就去关禁闭!”家主忽然大吼一声,一张老脸都黑了,他确实是太窝囊,可他们一脉就这么几个人,还没有一个出色的,你让他怎么争,能坐在这位置上就已经不错了。

    任青面色发白,咬咬牙坐下,他看得很清楚,旁系人就知道欺负他们直系,今晚这么多人,他就想看看他们还要不要脸了。

    “任青,你还是孩子,有些事情不懂,他们也许没有这个意思,只是以为少数要服从多数罢了,养成了习惯就有点可怕了。”威廉的爸爸任伯特忽然阴兮兮地说了起来,目光不太友善地看着华大叔那一边。

    他这一句话,让其他两脉人都变了脸,确实,在家主做什么决定的时候,因为主脉的人太少,所以一般都采取少数服从多数,这样很明显家主这个位置就像虚的一样,让两脉也是越来越嚣张。

    “伯特,你这话什么意思,少数服从多数这个决定你当时也是同意的,对了,你家威廉历练还没回来啊,不会出什么事了吧?这排位赛可就轮不上了啊。”华大叔冷笑一声。

    “轮不上不等于输,你家瑶瑶可是输给小玥了。”任伯特也不是个省油的灯,把华大叔气得顿时双目瞪出。

    “卑鄙!她本来就不是什么四星药剂师!还有脸比赛!”任思思立刻跳起来尖锐地说道。

    “输了就是输了,就算不是四星药剂师,那也说明实力远远高于你姐,这个布拉达家族天才药剂师的名头恐怕要让给小玥了!”任伯特把任瑶瑶气得咬牙启齿,欧阳玥挑眉,这个任伯特虽然和他们也有仇,但是在三脉之间,他还是帮自己人的,一旦嫡系一脉被打压,他也很清楚自己的下场。

    突然,一阵强大的威压排山倒海而来,桌子都瑟瑟抖动起来,每个人都被压迫地低下头,喘不过气来,只有少数几人不动声色。

    欧阳玥目光扫出去,就看到一位白衣老者从门口走了进来。

    “你们是要反了吗?!”老者低低地说了一声,却让每个人都感觉到了耳朵的疼痛。

    “大祖宗!”家主大人立刻惊呼一声,然后第一个拉开凳子跪了下去。

    大家面色都大变,没想到大祖宗会出来,对他们这些人来说,跟本就没有机会见过家族最高层的人物,所以个个都吓得立刻跪了下去,唯独欧阳玥一人定定地坐在椅子上,任云桀因为是自家老祖宗也不得不跪。

    大祖宗缓缓走来,但两步就已经到了家主的位置,目光一扫,看想最为突兀的欧阳玥,目光一片冰冷。

    “你是何人?”大祖宗眯眼道。

    欧阳玥站起来微微弯腰,那是小辈对长辈的礼仪,面上依旧淡定从容道:“我叫欧阳玥,还不是布拉达家族的正式成员。”

    “原来你就是欧阳玥!就是那个七星药剂师?”大祖宗惊讶道。

    欧阳玥点点头笑了笑,看来家主已经把消息告诉祖宗们了,那么他今晚出来一定也是为她而来。

    “好好,我们布拉达家族百年没有出天才药剂师,你不是要嫁给我们的任家的杰克吗?很快就会成为我们布拉达家族的一员!今晚本座可是特意为你而来,你们的婚事什么时候办一办啊?”大祖宗笑了起来,然后对大家道,“都起来吧!”

    大家这才纷纷站起来,坐上原位,个个都是目光惊讶惊奇地看着大祖宗,实在因为他们都没见过,好奇心人人都有的。

    欧阳玥感觉不到大祖宗的实力,想当然大祖宗已经是武神级别了,不过这老家伙还真是现实,出来就是为了拉拢她的。

    “本座没想到几百年未出来,你们这帮小辈却成了这个样子,没大没小!布拉达家族一直是以嫡系一脉为首,怎么,你们两只旁系是翅膀硬了,想要颠覆这个传承吗?”大祖宗忽然又严厉起来,目光炯炯,威压释放,大家又一阵胸闷气短,更有小辈完全承受不住,面色都苍白无比。

    不过大祖宗只是小小施压,要不然这里的人怕是要全军覆没了。

    “任华逊一脉、任拉木一脉现在是何人做主?”大祖宗犀利道。

    欧阳玥只见两个和家主年纪差不多的老者走上前来跪在老祖宗面前。

    任云桀解释道:“穿紫色的那个是任大叔的父亲,是任华逊一脉的长者,不过现在几乎都交给了华大叔管理,另一位是任拉木一脉的长者,木大叔的父亲。”

    “你们两个是吃了雄心豹子胆吗?布拉达家族是谁创立起来的,你们忘了吗?”大祖宗严厉道。

    “不,不敢忘。”两个老人跪在地上战战兢兢。

    “不敢忘?本座看来你们是忘得差不多了!还是让本座再给你们洗洗脑子!”大祖宗说完手臂一挥,两个地上的老者就直接飞了起来,冲向天花,撞击在天花板上,又重重地摔下来,口吐鲜血,两个人都没有丝毫的反抗之力。

    “大祖宗!”华大叔忽然站起来道,“这事不能怪父亲他们,布拉达家族确实是任长风一脉创立起来的,但是我们也是有着任家的血脉,看着嫡系一脉懦弱,难道我们什么都不做吗?”

    大祖宗目光犀利如剑地看着华大叔,华大叔面色惨白,摇摇欲坠,但还是咬牙坚持道:“我们都是为了布拉达家族的兴旺,家主之位本来就是能者居之!”

    “好好,好你个臭小子,果然是翅膀硬了,连祖宗都不放在眼里了。”大祖宗有点佩服华大叔的自杀举动。

    “我没有!我们都是任家子孙,你们也都是我们的老祖宗,但不能因为嫡系和旁系而让我们整个家族衰弱下去,梅林家族和西哲家族一直对我们虎视眈眈,一旦我们家族真得没落,他们会毫不犹豫地打落水狗,所以要想人布拉达家族强大起来,就不要分什么嫡系旁系,能者居之是对整个家族最有利的!”

    “不错,我也同意,家主一脉已经没落,再让他们领导我们布拉达一族,只怕我们会越来越弱!”木大叔也站起来了,显然两人都准备在大祖宗面前扳倒现任家主。

    “你们这是要反了?”大祖宗面色无比阴沉。

    “大祖宗,我们都是为家主着想啊!我们身上也流着任家的血,何必分什么嫡系旁系?我们都是为布拉达家族着想!”华大叔激动无比。

    “就是!能者居之!”顿时大家都鼓动起来,整个宴会厅都沸腾起来。

    欧阳玥嘴角直抽,这旁系还真是很有魄力,这么多人不服嫡系,看来现任家主也实在太窝囊。

    大祖宗皱眉,他没想到除了这边几个人没有动静,其他人都同意能者居之,难道自己几百年没出来,嫡系真得那么差劲了?

    目光转头看看现任家主,见他那战战兢兢的样子让他皱了皱眉。

    “大祖宗,若是嫡系一脉强大,我们旁系又怎么会不服从,实在是嫡系太过软弱,跟其他两大家族的对碰中,我们一直都被欺压,实在让人寒心,所以请求大祖宗壮大我们布拉达家族,不能被其他两家看不起啊!”华大叔忽然跪地,一片真诚,然后全部的旁支人脉都跪下去,脑袋一大片。

    “嫡系是哪些人站起来,给本座看看!”大祖宗忽然沉声道。

    欧阳玥挑挑眉,任云桀、任青,任伯特,任曲云和任四叔以及几个女人都站了起来,在一大群里面还真是稀稀拉拉的。

    大祖宗一看到人数才这么点,顿时两条白眉毛皱成两根毛毛虫,不过当他的眼睛看到任云桀的时候,立刻又亮了起来。

    “大祖宗,我们还,还有几位大人没来。”家主立刻惊慌道。

    “就算来了,你们这一脉人数也太少了。”大祖宗叹口气,“你到底是怎么管理家族的,怎么不多开枝散叶!”

    家主浑身一震,面色有点痛苦,目光看了看任曲云,心里后悔不已,要不是自己逼死了儿媳妇,好歹也会多几个孩子啊,千算万算也没算到自己儿子居然不再娶妻,为这件事差点就断了父子关系了。

    大祖宗的话让其他两脉的人心中惊喜,看来大祖宗也觉得嫡系太弱了。

    “是我无能,不能够把布拉达家族发扬光大,望大祖宗责罚。”家主大人磕头到在地上,“不过嫡系虽然人少,但这一辈中也是有人才的,任杰克,我的嫡孙,他从外面回来,实力惊人,他一定可以把家族发扬光大的!”

    “哦?就是他吧。”大祖宗目光看向任云桀。

    任云桀面色阴冷,目光毫不畏惧地看向大祖宗道:“大祖宗,布拉达家族现在已经四分五裂,家主没有家主的权利和威严,在外人看来是多么可笑!嫡系是人数少了点,但不代表我这一辈中就没有能人,既然两脉都希望以能者上位,那好,我同意!我们就让能者来领导布拉达家族,我们嫡系也是希望整个家族能强大的!”

    全场一片惶然,任云桀这话无疑是让年轻人都可以角逐他的继承之位了,两外两脉的人顿时都欢喜起来,这可是他们嫡系这脉自己说的。

    大祖宗看着任云桀的冷酷的样子,忽然嘴角一咧道:“嗯,你有志气,既然这样,本座就决定下一任的家主又或者是下下一任家主,以后都将以能人居之!给三十岁之前的年轻人一个机会,谁能在实力上获胜,谁就能得到我们这些老家伙的支持,而且是你们自己决定出来的,谁赢了,其他人以后就以他为尊,若是反悔,就别怪本座杀无赦!本座绝对不允许布拉达家族人心分歧,自杀残杀的事情发生!大家听明白没有!?”

    “是!大祖宗!”全场雷动,显然这个答案是大家都喜欢的,唯一担心的就是现任家主,欧阳玥看他一副萎靡的样子,这老家伙确实该退位了。原来布拉达家族的家主之位一过了六十岁就可以自动要求退位,一旦退位,家主就能进密室修炼,因为进入密室会有很多好处,对于古武者是强者为尊,所以很多人到了年纪就急切地想进去修炼,现任家主自然也是很想的,毕竟他的实力实在不怎么高。

    “大祖宗,六天后就是年轻人的排位赛了,这次排位赛就能分出胜负,您看成吗?”华大叔立刻急切地说道,他们一脉都已经迫不及待了!

    “哦?原来是到了排位赛了,这个嘛?”大祖宗看看家主那苍白的老脸,心里一阵叹气,这个家主实在没什么气魄,看来还真得换人了。

    目光朝任云桀看去,这小子居然是武尊四级的水平,虽然他压制住自己的实力,但在他这双眼睛里可是无可遁形的,心里窃喜,他心里本来就不希望旁系上位的,这个任杰克是个人才,在年轻一辈中绝对是佼佼者,所以他才会同意能者居之这个条件,让旁系输得心服口服也是好事。而他身边有欧阳玥这样出色的药剂师辅助,他能看到布拉达家族以后能发展得更好。

    “家主,你觉得用这次排位赛来决定未来家主之位如何?”大祖宗还是询问一下,也算给他点面子了。

    家主目光有点惊慌,看向了任曲云,任曲云心里叹气,看看任云桀,任云桀嘴角勾起邪笑道:“家主,你就同意吧,我相信我们嫡系一脉不会输给他们的,若是输了,由能者领导布拉达家族,我也心服口服!”

    “好样的!”华大叔和木大叔这下都高兴地支持任云桀了,这小子是自讨苦吃,不过对他们来说可是再好不过。

    欧阳玥发现华大叔目光看看面色阴沉的任积,而木大叔则看了看那个从来连任云桀也是第一次见面的任玉群,一个面色苍白如纸的年轻男人,那双深色的眸子到是和任云桀有点像,不过头发是雪白色的,看上去无比得单薄,一直默默地坐着,很容易被人忽略,欧阳玥发现自己居然看不透他的实力,心里一跳,这年轻人不简单。

    想到任积的邪功,加上任玉群测探不到的实力,欧阳玥都皱起了眉心,不过她还是坚信毛毛一定会成功的。

    家主叹口气道:“好吧,一切听从大祖宗安排。”

    “嗯,那就这么决定了,六天后,本座会亲自坐镇,看看下一任家主到底是谁,现在人家还是好好晚宴,本座就不打扰了。”大祖宗说完转身离去。

    大家看着他三下就不见了踪影,都是无比羡慕,同时也让小一辈很是兴奋,自己家族居然有这么厉害的大人物,让他们也很骄傲。

    接下去一个小时,气氛还算不错,两旁支更是高兴,除了任瑶瑶那双时不时瞥向欧阳玥的恶毒眼睛之外,欧阳玥倒也吃得挺不错。

    晚宴结束后,各自散去,欧阳玥把对任玉群的看法说了下,毛毛嘴角一勾道:“晚上没什么事,不如我们出去走走?”

    欧阳玥点头,说起来来到这里后还真没好好出去逛逛,今晚月色不错,广场上灯光不灭,喷泉池边还有不少人在游玩,让欧阳玥感觉就像是外面的世界里一样,很有亲切感,这个地方比武域要先进得多,让欧阳玥想起S市的公园。

    因为都是内宗三大家族的人,所以欧阳玥的出现立刻引起有些人的注意了。

    “欧阳玥!”一个男声惊喜地响起来。

    欧阳玥转头一看,是五星药剂师梅正白,他到现在还在和那些没看到今早表演的朋友说着欧阳玥制出完美药剂打败了任瑶瑶的事情。

    任云桀把欧阳玥拉到身后一些,面色冷酷地对着一脸讨好笑容的梅白正道,“什么事?”

    “任杰克,你不用这么小气,大家都是年轻人,只是聊聊天而已,欧阳玥,你太厉害了,今早真是太棒了。”梅白正还是很热情地看着欧阳玥。

    欧阳玥淡淡一笑道:“侥幸而已。”

    “什么侥幸啊,那叫实力,可不像任瑶瑶那女人一样自以为是,你才是我们药剂师中的天才,怎么样,来学院一起学习吧,我好想跟你一起学习。”梅正白兴奋地道,没看到任云桀的脸色是越来越黑了。

    “不好意思,我没准备去学院学习的。”欧阳玥讪讪一笑,这年轻人太过于热情了。

    “啊,这么好机会为什么不学习啊,导师们一定很乐意教你的。”梅白正不解道。

    任云桀冷声一声道:“你有完没完,小玥说不去就不去!她的水平还用去做他们的学生吗?”

    “啊!”梅白正顿时张大嘴,目光越来越惊讶道,“难道欧阳玥还能做更高级的药剂?”

    “哼!”任云桀拉着欧阳玥就走。

    “哎呀,别走啊,是不是真的啊,天哪,你怎么这么逆天啊,还让不让我活了。”梅白正顿时耍宝地在两人身后大叫。

    “啊!任杰克,你个混蛋!呸呸呸!”梅白正这回是真惨叫,因为被任云桀一脚踢进了中间的喷泉中,变成了落汤鸡。

    大家看到任云桀这么暴力,也就不敢再上来寒暄了,任云桀这才安心地拉着欧阳玥的小手花前月下。

    “等下去任玉群那边对吧?”欧阳玥好笑地看着他俊美绝伦的脸。

    任云桀挑挑眉道:“不是你说他有古怪吗?要是又是另外一个任积,事情就不妙了。”

    “我觉得他似乎有病。”欧阳玥脑子里浮现出任玉群那张苍白的脸,那不只是长期不见太阳的缘故,似乎有着一种病态。

    任云桀一惊道:“真的吗?我到是没看出来,不过这个人的实力我居然也摸不到,要不就是没武功,要不就是比我高,可说比我厉害,你信吗?”打死他也不信,他可是武尊四级低等了,那任玉群小小年纪,再怎么逆天也不可能比他高吧。

    “我也不信,也许他有什么办法隐藏实力。”欧阳玥耸耸肩,这个世界无奇不有不是吗?忽然脑子里想到了在盘云塔闹得鸡飞狗跳的六只神兽,她立刻意念进去看看。

    发现阿吉和球球站在盘云塔外面仰望着盘云塔,球球就坐在阿吉的脑袋上面,两兽似乎相处很愉快。本来欧阳玥让阿吉回去毛毛空间里,但他极度鄙视毛毛的空间,让欧阳玥哭笑不得,不过这也没关系,反正他和毛毛心意相通,只要毛毛需要它,它也会立刻飞出去,当然欧阳玥必须在毛毛身边,要是远了,阿吉还得跑去找主人的。不过欧阳玥给了毛毛紫晶石,让他能扩展他的空间,但阿吉依旧

    喜欢呆在神珠链的空间。

    “主人!”球球立刻感觉到欧阳玥的意念进去空间了。

    “球球,里面怎么样了?还没搞定吗?”欧阳玥询问道。

    “还没有,里面发出怪声音来,不过小羊大人他们有四个,群殴两个应该没问题,很快就会让他们恢复本性的。”球球道。

    欧阳玥点点头,从怀里拿出一瓶红色的药剂道:“这是那毒气的解药,给小羊大人,也许对他们有用,不过只有这一瓶了,我只剩下另外一点点,要以防万一的。”欧阳玥道。

    “是,主人。”球球顿时速度飞快地不知从什么地方就闪进了盘云塔中,里面本来没什么大动静,立刻又剧烈起来,欧阳玥都感觉到那盘云塔岌岌可危了。

    “阿吉,你不回你主人那边去?”欧阳玥问阿吉。

    “小姐,你要赶我走吗?”阿吉顿时一张狮子苦瓜脸,声音很幽怨。

    “呃,我没说。”欧阳玥一头黑线。

    “那我就待在这里好了,球球也有个伴,再者了,主人的空间太小了,气闷!”阿吉不满意道。

    阿吉脑海里顿时响起任云桀凶神恶煞的声音道:“阿吉,你是不是太无聊了?我可以找点事给你做,比如去深渊下面找找灵兽什么的。”

    “啊!不要啊,主人,我错了,我错了,我玩几天就回去。”阿吉委屈无比,谁叫他契约的不是欧阳玥呢。

    欧阳玥笑着抬头看任云桀道:“那家伙嫌弃你了。”

    “哼,那也是没办法的时候,就他的级别,都不够做你的灵兽的,没看到你的都是神兽,他应该要有自知自明。”任云桀郁闷道。

    “呵呵,说得也是,阿吉,你听到没有。”欧阳玥笑起来。

    “球球也不是神兽!”阿吉不爽道,不过在欧阳玥这个空间里,他确实是最憋屈的,尽管级别比球球厉害,但他就是抓不住它啊,啊啊啊!

    “球球是最可爱的,你觉得你可爱吗?”欧阳玥笑起来,任云桀也大笑起来,阿吉气得趴地上两只前爪伸出来包住了他的耳朵,他堂堂兽神大人又被鄙视了。

    夜色更深,广场上的人纷纷离去,任云桀和欧阳玥一下子进去了神珠链空间,一层薄膜慢慢地游移起来,悄然无声地来到了任拉木这边的住房处,他们不入虚空的原因是因为这里都是古武者,很多人都会使用虚空。

    欧阳玥早在广场上就已经透视眼找到了任玉群的房间,他的房间正好在木大叔房间的旁边,此刻木大叔正在他房间里坐着,而任玉群拿着一块丝帕擦着一把银色的宝剑,那宝剑身上散发着白白的雾气,似乎看上去很冰冷,他就那样静静地擦着,静得让人感觉有点诡异。

    任云桀在空间拉住欧阳玥的手道:“这家伙还真有点问题,这把剑怎么这么眼熟啊。”

    欧阳玥看他道:“哦,你见过?”

    “嗯,就是想不起来了,我们家族的神兵还是很多的,只是厉害得不多,我一定见过这把神兵。”

    “可是这把我看上去好像很厉害啊,难道是较差的神兵?”欧阳玥觉得不可能,她感觉这般发着寒气的神兵一定不是一把普通的兵器。

    任云桀眉心紧皱,忽然阿吉从地上爬了起来,看到外面的景象,顿时一惊道:“寒冰剑!”

    “阿吉,你知道这把剑?”欧阳玥询问道。

    “对了!这是上任老家主的神兵,怎么会在他手中?”任云桀惊讶无比。

    “寒冰剑需要体制至阴的人方可以使用,老家主那时候也只是装装样子,根本就没有使用过,这孩子怎么能拿起它呢?难道这孩子是至阴之躯?”阿吉惊讶地看着任玉群。

    “恐怕是了,只是这把剑不是应该在密室兵器库吗?为何没人知道他在使用?”任云桀面色无比阴沉。

    阿吉摇着大脑袋表示不知道。

    “这把剑威力如何?”欧阳玥比较关心这个。

    阿吉立刻道:“很厉害,寒冰剑可是有剑谱的,就像我们有战技是一样的,修炼之人会实力大增,百米方圆皆能冰冻,战气越强,范围越广,而且速度奇快,若被冰住,就死定了。”

    “阿吉,你可能看出这家伙的实力?”任云桀皱眉道。

    “主人,这你也不知道吗?练寒冰剑的人,实力都看不出来的,因为被它的阴寒之气所转移了。”阿吉立刻给任云桀一个白眼。

    “原来如此,不知道我和他比如何?”任云桀皱眉。

    “主人这么高实力,应该不是问题,不过也不排除万一,寒冰剑不到武尊级别根本没办法施展,这小子起码也在武尊级别了,而且看他的脸色,似乎学习寒冰剑已经不短时间了,应该不弱。”

    “阿吉,这剑是不是会伤人啊,你看看他的脸色好像生病了啊。”欧阳玥问道。

    “这个我不知道,只知道上千年前有人修炼寒冰剑,最后不到三十岁就死了,死得时候他全身血脉都是被冰住的,那时候大人们就说这是寒毒,不过他本人却是盛极一时,风头旺盛。”

    “只能三十岁好活,那风光来又有什么用!这个任玉群已经二十岁了,也就是只有十年好活,毛毛,你说他自己可知道?”欧阳玥挑眉。

    任云桀摇摇头道:“我也不知道,但是我想若是我知道自己练这把剑只有三十岁好活,我是绝对不会碰的。”

    “为了家族利益呢?”欧阳玥挑眉。

    “家族又不是一个人的,为何要一个人来背,就算他成功了,就那么几年,还不是一样被别人上位,我看一定是有心人要利用他,我都没见过他,可见任玉群其实应该是个单纯的人,只听从长辈的话,却根本不知道对错。”

    “有道理,你看他那表情还有点迷芒,也许是真得不知,哎,为了利益,真是不顾亲人啊。”欧阳玥感叹道。

    “这就是大家族的悲哀,何况还有其他两个大家族虎视眈眈,三家这么较量都已经上万年了,根本没法改变。”任云桀也叹口气。

    阿吉忽然低下脑袋呜呜起来,把两个人吓一跳。

    “阿吉,你怎么了?”欧阳玥立刻摸摸它的大脑袋。

    “我想念我的老主人了,他为家族尽心尽力那么多年,居然被任东那个老畜生害了。”阿吉狮子大眼睛里滚下来热灼的眼泪。

    任云桀心里也一阵苦闷,摸摸它的脑袋道:“你放心,我一定会当上家主,好好整顿这个家,以后就不会有这种情况出现了,我要让布拉达家族真正地强大起来。”

    “小主人,可是人性很难改变的。”阿吉有点怀疑。

    “那就强迫他们改变,顺者昌,逆者亡!越是追求利益的人就越怕死,就像之前大祖宗出来,谁敢不服?要不是大祖宗他们只记得修炼,不理世事,整个家族也不可能分裂成现在这样!”任云桀眸子闪过冷光。

    欧阳玥点点头道:“老人家什么都看开了,自然是不想管那么多俗事的,等你我这么老了,也许也不想去管那么多了。”欧阳玥说完耸耸肩。

    任云桀被她那样子搞得笑了起来,伸手搂住她的肩膀,把她带进怀里道:“好吧,我原谅他们这些老家伙了,因为你会跟我一起活到老。”

    欧阳玥露出甜甜地笑容道:“毛毛,别担心,一切都会好起来,你还有我不是吗?”

    任云桀低头亲吻她的脑门一口,紧紧搂住她,看着外面那个一身冷气的任玉群眯起了深褐色的狭长眸子,不管是谁,他也一定会赢!为了他们以后安定的生活!

    而此刻房中的两人居然也是一句话也没说,木大叔坐在一边,任玉群静静地擦着剑,非常和平的画面,让欧阳玥都感觉有点诡异了。

    十分钟后,木大叔终于先等不住开口了。

    “玉群,大伯跟你说的,你可记住了?”木大叔面色有点郁闷。

    任玉群停下手上的动作,抬眸看向木大叔有些为难道:“大伯,我,我不想杀人。”

    任云桀和欧阳玥心里一惊,木大叔居然叫任玉群去杀人。

    “玉群,大伯知道你很善良,但是现在我们这一脉最弱了,你也看到任杰克了,他虽然实力在武王三级,但我总觉得他不简单,而且他还有一个武尊一级的未婚妻,我们怎么是他的对手,而华大叔一脉的任积,他一向心狠手辣,不留情面,要是你不解决掉其中一个,我们这一脉就真得完了,大伯不让你杀两个,其中之一就行了!”木大叔急切道。

    “大伯,大祖宗不是说了,谁赢了以后大家都得服从命令吗?团结一致,不分嫡系还是旁支了吗?”任玉群果然想得很简单。

    “玉群,你还小,所以你根本不懂,大祖宗是这么说的,但一旦他们赢了,一定会暗中除掉我们一脉的,你可别被他们骗了啊,大祖宗虽然这么说,但他毕竟要进密室的,家主不入内,他们几乎都不会出来,这次还是上百年来第一次,你说外面做点什么,里面怎么会知道呢?玉群,大伯可是全靠你了啊,圆儿那丫头是不错,但是要想得第一是没可能的,只有你有机会啊。”木大叔面色很是真诚,让欧阳玥抿了下嘴,这家伙还真是大灰狼欺骗小红帽啊。

    任玉群又不说话了,继续擦剑。

    “玉群,任北大人好不容易把这寒冰剑给你练,你难道一点都不懂得感激吗?任北大人就是希望你能把我们这一脉发扬光大啊!”木大叔有点气恼了。

    “那也不用杀人的。”任玉群没有杀过人,过不了心里这一关。

    “不杀以后就是后患,反正这次排位赛你一定要杀掉一个,不是任杰克就是任积!”木大叔站起来,“若是你不愿意,那么你想想你的母亲吧!她的病再没有药治,可熬不过五月!哼!”说完直接出门,还把门关得很大声。

    任玉群顿时双手紧握住剑柄,看着关上的房门,面色一片冰冷。

    “真是卑鄙!毛毛,我看他还有得救,不如我们帮帮他?”欧阳玥看着就心里难受,这任拉木果然是三脉中最卑鄙无耻的,连亲人都是拿来威胁利用的。

    “不能太冲动了,要知道他对我们这两脉也没有什么好感,等下弄巧成拙就麻烦了。”任云桀还是很小心。

    “怕什么,我去跟他谈谈,我觉得他应该还有救。”欧阳玥相信自己的自觉,说完催动薄膜空间进入了任玉群的房间。

    任玉群忽然像感觉到什么似的,忽地站起来,面色严谨,双眸犀利,寒冰剑拉出一半,一片白色的冰冷之气在房中四面八方扩散,就连空间里的两人都感觉一阵寒冷。

    “这小子好厉害啊!”欧阳玥惊叹,薄膜静止不动,贴在墙壁上,而任玉群拔着剑一步步朝他们这个方向逼近。

    欧阳玥控制薄膜空间一动不动,而任玉群还是像感觉到什么似的慢慢逼近,忽然留下一道残影,他整个人不见了,欧阳玥就看到他已经进去虚空察看。

    不一会,任玉群又出了虚空,皱着眉站在那里,似乎在思索什么,最后把剑归鞘,又坐回床边,眉心紧皱,手还是搭在剑柄上。

    欧阳玥稍微驱动了一下薄膜空间,任玉群顿时长剑出鞘,一剑就朝这个方位劈来,虽然力量不大,但这种敏感度还是让欧阳玥和任云桀吓一跳。

    “谁!出来!”任玉群冷哼一声,长剑直指着墙壁,他没看到什么,但他知道一定有东西在。

    欧阳玥看了看阴沉的任云桀一眼,然后慢慢地显身出来。

    “是你!?”任玉群看到欧阳玥出来的时候吓了一大跳,怎么也想不到会是她。

    欧阳玥微微一笑道:“你别紧张,我没有恶意,我只是想跟你谈谈。”

    任玉群的剑又是拔出了一点点,一张脸苍白而带着惊慌之色盯着欧阳玥。

    “我能坐吗?”欧阳玥指了指一边的椅子。

    “你,你来干什么?我和你不熟悉!”任玉群立刻口吃地说道。

    欧阳玥很自在地走过去坐下,目光透视到隔壁,好在没惊动其他人,抬眸看着他笑道:“坐下吧,我来是因为你妈妈的病。”

    任玉群一愣后急道:“你,你怎么知道我妈妈?”

    “你妈妈今晚没有出席宴会,我一问就知道了,听说你妈妈得了很厉害的病是吗?”欧阳玥知道他的软肋,自然从这点下手比较有成功率。

    任玉群顿时面上露出忧伤之色,但脑子里转到欧阳玥可是七星药剂师,她会救他妈妈吗?不可能,就算能救,大伯他们也不会放过他们的。

    “你,你怎么会注意到我的?”任玉群还是觉得不可思议。

    欧阳玥笑了道:“我是药剂师,你身上中了寒毒,我一眼就知道了。”

    “什么?什么寒毒,我,我没有中毒啊?”任玉群被欧阳玥吓得面色大变。

    ------题外话------

    月票爬不上去了么?亲们加油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