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重生毒眼魔医 > 032章 真正的天才真!

032章 真正的天才真!

    坐在前面的花长老,一手拍打着自己的大腿,嘴里一直嘀咕着:“哎呀,可惜了,可惜了。”。

    “花长老,你到底在可惜什么?”空长老被他烦得耳朵都起茧了,忍不住询问道。

    “可惜这神农鼎啊!放在她手里不是浪费吗?糟蹋啊。”花长老真想把神农鼎占为己有。

    空长老愣住,后面听到声音的同学也愣住,然后都大笑起来,看来花长老对欧阳玥太过失望了。

    “花长老,我看未必,这丫头有点古怪。”海长老轻声道。他的目光一直没离开过欧阳玥,他发现这小姑娘似乎故意这个样子的,但其实看她碾出来的粉末非常均匀,要知道药材材料不同,要完全碾成一样的粉末是很难的,但欧阳玥面前已经碾出来的药粉都是细若面粉一般,而任瑶瑶的,则要粗劣些,就像沙子,就这一手,欧阳玥做出来的品质一定会高于任瑶瑶,这让海长老留了心。

    “哦?”花长老立刻看向欧阳玥,开始观察仔细点。

    欧阳玥依旧还是丢三落四,很不靠谱的样子,偶尔还擦擦额头的汗,可是她根本就没汗,到是点了火开始炼制药剂的任瑶瑶额头有了一层薄汗,那双目不转睛盯着药鼎里面的眸子无比闪亮,手上不时地控制火势,一点也不敢马虎,药香开始蔓延开来,大家的目光也都集中到了任瑶瑶的药鼎上。

    这边欧阳玥好不容易碾完了药粉,把药粉放进神农鼎里面,拍拍小手,然后目光扫了四周一圈,发现大家都没有注意她,不禁扁扁小嘴,然后咧嘴一笑,从空间里拿出一块被吸去了灵力的赤晶石,加上暗中的青木灵气,神农药鼎下面立刻燃烧起火红的火焰。

    炙热的温度让药香更加浓郁,最前面的三人都感觉到欧阳玥那火焰似乎不同,温度远远高于任瑶瑶的火焰温度。

    不过青决药鼎也是神器,让任瑶瑶掌握火焰的大小要轻松得多,而且她自身消耗的内力也少得多,要知道制造七星药剂,自身的意志力很重要,需要高度集中精神力,不能出一点点差错,所以为何任瑶瑶额头都是汗,因为她一点也不敢大意,全神贯注。

    欧阳玥若无其事地控制着火势,神农鼎的外部的青黑色已经变成了红彤彤的了,那上面两条龙似乎像活了一般,在药鼎上游走似的,很是让人惊讶,所以很快很多人都目光转到了欧阳玥这边。

    一个小时后,任瑶瑶的药香越来越浓郁,上面的白色薄雾也渐渐稀少了,欧阳玥耳朵里出来嘶嘶的声音说明任瑶瑶快要完工了,不过听这声音,她的药剂就算能成功也必定没什么品质,所以她很放心,七星级别的药剂可不是谁都能成功,或者谁都能完美品质的。

    果然不一会,任瑶瑶的药剂就要成功了,大家都万分紧张,只盯着任瑶瑶,她的一张脸更是红白交错,红是因为兴奋,白是因为刚才消耗太过了,导致她精神有点透支。

    华大叔都捏紧了拳头,看着女儿那快要透支的样子,心里也急,三位长老都很惊讶,要知道这七星药剂需要的意志力可不是一般人就能拥有的,这任瑶瑶似乎真要成功了,确实有点出乎他们意料之外,只能说这个女人的意志力确实很坚强。

    “成了!”任瑶瑶忽然高兴地大叫一声,火焰被她熄灭,立刻拿起药鼎,把药剂倒入了准备好的试管瓶子里,让大家都能看到那淡红色的药剂,全场兴奋。

    “太厉害了,七星药剂师啊,天哪!任瑶瑶果然是天才啊!”

    “靠,这八婆真的成功了”!梅白正气得差点吐血。

    “成功了,哈哈,成功了!这回不做亲家也不行了!乖女儿!”华大叔几乎是跳起来,笑得眼睛都没有了。

    “居然成功了,真是不可思议!”花长老也是很惊讶,觉得任瑶瑶还真是个好苗子。

    任爸爸只是冷冷地看了大家一眼,目光看向欧阳玥。

    大家都在激动于任瑶瑶的成功,就连任瑶瑶本人都看着自己的药剂心花怒放,一时间,好像都不关欧阳玥什么事,大家都已经在为任瑶瑶喝彩了。

    “杰克,你娶任瑶瑶吧,她可是天才啊。”有人欢呼起来。

    任瑶瑶顿时面色通红的看看只盯着欧阳玥看得任云桀,见他看都不看自己,心里有气,不过想到自己赢了,这男人就是自己的了,到时候还不怕他不理人?

    目光转向欧阳玥,欧阳玥面色依旧很淡定,嘴角勾着一抹淡淡的笑容,药鼎下面的火焰似乎像自己有意识一样,忽大忽小,燃烧很是均匀。

    “哇,她的好像也会成功耶?”不知道谁说了一句,顿时议论声停下来,大家都转头看向欧阳玥。

    此刻的欧阳玥已经意念都集中起来,她知道成功的关键,可不能有一丝杂念,看着只有自己先看到的药鼎里那流动的药水,嘴角的笑容更深了些。

    前面的任云桀嘴角也勾了起来,忽然药鼎下面火势一大,药香扑鼻,大家‘哇’的一声后,看到火势一下子被熄灭,欧阳玥大刀阔斧,潇洒地抄起神农鼎,一个翻转,药剂一线千里一般倒入试管之中,鲜艳的桃红色外加浓郁扑鼻的香味顿时让全场都倒吸一口气,大家都似乎能吸取到药剂飘出来的灵气一般,精神气爽,然后全场是一阵诡异的沉默,一点声音都没有。

    “咳咳咳,我做好了。”欧阳玥把药剂凑到自己鼻子边闻了闻,轻描淡写道,“还不错。”然后目光看向任瑶瑶。

    “不可能!这不可能!”任瑶瑶手中的七星药剂瓶已经在开始抖动,一个是鲜艳的枚红色,浓郁光泽,一个只是淡淡的粉红色,虽然漂亮,但没有那种灵动感,谁都知道颜色越是浓郁,水质越是稠密浓郁,药剂的品质就越完美,这无疑表示任瑶瑶输了,还输得很彻底。

    “天哪,这太不可思议了!我眼花了吗?”花长老愣愣地看着欧阳玥的药剂都有点愣懵。

    “太好了,七星完美药剂啊,欧阳玥,你才是真正的天才啊!”海长老顿时大笑起来。

    “什么!完美药剂!哇靠!”后面的同学又炸开了。

    欧阳玥却只是走到任云桀面前笑眯眯地拉起他的手道:“任杰克!你是我的了!”

    任云桀温柔而自豪地看着她道:“我本来就是你的!谁都抢不走!”

    两人双手紧紧握住,看向大家,面上带着高兴的笑容。

    “瑶瑶,瑶瑶,你怎么了!”这边开心,那边的任瑶瑶忽然整个人摔倒在地,已经直接刺激地昏迷过去了,华大叔连忙跑过去抱起她,然后目光冰冷地刮了任云桀和欧阳玥一眼,什么话都没说直接离开了。

    “什么四星药剂师,根本就是骗人,作弊,你这个卑鄙的女人!”任思思一时间没办法接受这个结果,看到自己姐姐昏迷,顿时怒气丛生,大叫起来。

    “任思思,你无理取闹,她有什么好骗的,她才多少岁,你觉得她一来就是七星药剂师吗?输了就是输了,别输不起!”梅白正这回可是开心得不得了,虽然任瑶瑶做出了七星药剂,但她毕竟是输了,让这个高高在上、自以为是的女人输,那是让他最开心的事情。

    “你,梅白正,你个混蛋!”任思思把气出在梅白正身上,顿时大家都吵了起来。

    “好了!比赛结束,欧阳玥胜了,按照规定,任杰克和任瑶瑶的婚约取消,这是公平的比赛,若是任瑶瑶再不服,别怪我院干涉!”海长老的声音犹如洪钟一样,远远传递开去,就连到了门口外面的华大叔也听得一清二楚,心里愤恨不已,这个欧阳玥居然敢在他面前扮猪吃老虎,真是岂有此理!

    大家纷纷散开,但没有一个人不在谈论这场比赛,看欧阳玥更像是看女神一般,眼中都是羡慕嫉妒恨,要不是欧阳玥和任云桀立刻被三位长老请去办公室,只怕早被粉丝包围了。8

    长老的尖塔楼二楼的办公室中,其他人已经走开,只剩刚才的三位长老,三人目光灼灼地盯着欧阳玥,花长老更是拿着欧阳玥那瓶七星完美药剂不舍得放手。

    “欧阳小姐,你,你真只是四星药剂师?”海长老那面无表情的脸现在也变得亲切了。

    欧阳玥抓抓头发道:“我们那里的药剂师级别和你们不同。”

    “原来如何,我看你炼制这个药剂都很轻松,请问你会不会炼制十星级别的药剂?也就是高等级别的晋升药剂?”空长老迫不及待地开口道。

    欧阳玥又腼腆一笑道:“我怎么会那么厉害的药剂呢,今天只是侥幸罢了。”欧阳玥自然不会把底牌拿出来。

    “侥幸,怎么可能!”花长老立刻跳起来,“你看看这药剂,完美品质啊,就算我们几个老头子也未必能制造出这么高品质的药剂。”

    “花长老,那是因为我有神农鼎。”欧阳玥嘴角抽搐了下。

    “你个丫头,到是谦虚啊,不知道你有没有拜过师呢?”海长老摸了摸自己的胡子,对欧阳玥慈祥地笑起来。

    “玥不用拜师!”任云桀立刻帮着欧阳玥回绝,这帮老头打什么主意他大概也知道了。

    三个长老顿时都咳嗽起来,海长老道:“小丫头天份很不错,但毕竟没有完全发挥出来,若是能在我们圣学院学习,一定会大大提高的,这个学院里,现在有天分的孩子太少了,我们几个老头真有点寒心。”

    “是啊,是啊,你看看那任瑶瑶,虽然天分不错,但太过自傲清高,这样的人永远也达不到最高的高度啊,只是我们劝来也是没用的,还有梅白正那小子,就知道和任瑶瑶争,两个孩子心境都太傲气了,小丫头,我看你心境平和,荣辱不惊,又有如此天分,有朝一日必登巅峰之位,这可是个好机会啊,我敢说就算全世界,也没有比我们圣学院更能让你一展抱负的地方了。”空长老那棺材脸越说越激动。

    “呃,多谢三位长老的好意,我学习药剂是一种兴趣,若是转变为压力,我想我也没那么好心境去学习,更别说在制药的领域里有好的领悟了,我想我还是慢慢摸索好了,心平气和也许能让我走得更远。”欧阳玥见三人都很热情,实在有点盛情难却,不过让她跟他们学习?她怕他们受不起这声师傅啊。

    三人惊讶地看着她小小年纪,这种与世无争的样子都很惊讶。

    “三位长老要是没别的事情,我们就告辞了。”任云桀有点烦这些,目光看向花长老手中的药剂,“花长老,这个该还玥吧?”

    “呃,嘿嘿,那是,那是。”花长老纵然不舍得,但毕竟是人家炼制出来的,自家还没出一点药材,哪里能拿啊。

    “杰克,这药剂就送给学院吧。”欧阳玥却很大方地说道,“多亏长老给我们作证,你才能任瑶瑶解除婚约,所以这也是我们应该的。”

    任云桀挑挑眉,他知道欧阳玥还有这些药剂,不过就是不想给这几个老头,特别是花长老,还借药鼎给任瑶瑶,摆明是不想欧阳玥赢的。

    “真的啊,那就太感谢了,这么高品质的药剂我们一定会珍藏起来,以后多给学生研究的,多谢欧阳小姐。”三个长老顿时都露出感激之情。

    “不用客气。”欧阳玥柔柔一笑,就和任云桀出了办公室,在很多学生羡慕和崇拜的眼光中离开学院。

    一出门,就看到任爸爸在外面等着,见两人出来高兴道:“怎么样,三大长老说什么?是不是要小玥留下来学习?”

    “叔叔,你真神啊,这也猜到?”欧阳玥笑起来。

    “太好了!这回家主还有什么话说!他就是嫌弃小玥比不过瑶瑶,现在好了,看他还反对不反对!”任爸爸心情太好了。

    “叔叔,我不会留下来当学生。”欧阳玥讪笑一下。

    “啊?为什么不留下来啊,你知不知道药剂师可是很受人尊敬的,你要留下来,圣学院那几个长老一定当你是宝,旁系两家就算想对杰克不利,也得看看圣学院的势力。”任爸爸错愕无比。

    “爸,你不用担心这些,没事的,该是我们的就是我们的,谁都别想抢走,何况,家主现在应该知道玥的厉害,一定会报告给老祖宗们听,再看看老祖宗怎么说好了。”任云桀一点也不担心了。

    任爸爸愣了愣后,点点头道:“嗯,老祖宗们只怕都会很惊喜,毕竟我们任家很久没有出过七星级别的药剂师了,一定会让杰克快点娶进门,这样其他两个家族就要眼红了。”

    任云桀这才面上露笑,看看欧阳玥,很邪恶地眨眨眼睛。

    欧阳玥想起当初他说的那句话,他会再给她一个西式的婚礼,心里顿时有点暖暖的,只是想到自己要正式结婚,她还是希望自己父母在身边的,所以并不着急。

    “爸,我和小玥先订婚,至于结婚的事情,以后我们回去华夏再举行,毕竟小玥爸妈不知道我们是古武者。”任云桀立刻就看出了欧阳玥眼中的忧郁。

    任爸爸一愣后点点头道:“也对,不过反正经过这次比赛,你们两的关系算是确定了,那任瑶瑶只怕心里还很不甘,你们可要小心,你华大叔可不是什么善茬。”任爸爸皱眉道。

    任云桀和欧阳玥都点点头,他们怎么会错过华大叔抱着任瑶瑶离开时那不甘和愤怒的眼神呢?

    “叔叔,华大叔和任东大人可有什么关系?”欧阳玥不太明白。

    “任东大人本来就是任华逊这一脉的大人,守护这一脉的后代子孙,不过最近十几年,他从外面受伤回来后就进入密室,很少出来,就算出来,也不会到我们这边来,杰克已经跟我说了你们在深渊下发生的事情,任东大人现在最看好的就是任积这小子,看来你们最大的对手也是任积。”

    “那排位赛,任东大人会出现吗?”欧阳玥又问。

    “这个不知道,以他的身份应该不会出现的。”任爸爸猜测了一下。

    欧阳玥点点头,还是不要给任东大人看到毛毛的实力,要不然搞不好这老家伙又要耍阴招,虽然他们现在有天地魔鼎未必怕他,但在其他两大家族虎视眈眈之下,还需要大家一致对外。

    三人刚回到博玉山庄的大门口,只听到宽广的大殿里有人的吵闹声,三人连忙跑进去。

    欧阳玥只认识任家家主和一个他身边的长老,欧阳玥记得叫什么流长老的,是专门负责家主的安全,也就是保镖。

    其他两个人欧阳玥不认识,但看衣服装扮来看,不是任家的人。

    任爸爸立刻道:“看来该来的还是要来。”

    “叔叔,这两人是谁啊。”

    “梅林家主和西哲家主。”任爸爸嘴角抽搐了下,“能让这两人来这里,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任东大人他们下深渊的事情被捅露出来,两家的强者都死了,一定是来找人对质了。”

    欧阳玥和任云桀都点头,因为那个身上绣着梅花的中年男人已经怒道:“任家主,让你们的两位大人出来解释清楚,要不然我们两家的大人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我已经说了,任东大人和任中大人回来时已经身受重伤,任中大人现在还在昏迷之中,你们家族的四位大人都被怪兽所杀,难道你们还以为我家两位大人能杀得了你们四个大人吗?”任家家主气急败坏道。

    “那我们也得知道具体事情,他们回来三天都还没来解释,你们到底什么意思!”西哲家主气恼道,一张国字脸很是愤怒,要知道他们的西风大人可是快要晋升武神的人啊,这得是多大的损失。

    “我们只是觉得很奇怪,为何我们两家的大人死了,你家一个没死,你不觉得很蹊跷吗?”梅林家主也立刻补充道。

    “我怎么知道,得等老祖宗们为两人疗伤后才能出来给你们解释。”任家家主一脸威严,似乎不容反驳。

    “岂有此理,你们难道就没有用药剂救人?分明是拖延时间,我看很可能根本没受伤!”西哲家主气恼道。

    “就是,今日不见到两位大人,我们不会走,我们不走,我们两家的大人们也会立刻过来,你们一个布拉达家族能抵挡得了吗?别自找麻烦!”梅林大人也是一脸狰狞。

    任家家主即使气得要命,也不得不自己下去找老祖宗,欧阳玥的目光立刻跟随他进去后殿。

    只见家主飞快地越过后殿,到了后面一个空旷的房间,只见他把战气击打在地面的六个方位,顿时一道银色光芒从地下冲了出来,把家主大人包围住,一下子就不见了他的身影,给欧阳玥的感觉好像是空间传送阵似的,不过她一样透视不进去,也不知道那密室里到底有多少老祖宗,三大家族底蕴深厚,那些大人长辈一到某个年纪,就自己进去修炼,所以久而久之,都不知道对方家族里面到底进去了多少人,那些人在里面是不是变成了更强的强者,还是无法突破,最后身亡,不是家主本人只怕没人知道了。这也是三家家族不敢轻易动手的主要原因。

    “两位家主大人。”任爸爸微笑地打招呼。

    梅林家主和西哲家主的目光都转到三人身上,最后梅林家主看着欧阳玥道:“这位就是你们家杰克带回来的华夏女人?”

    “梅林家主,她叫欧阳玥,已经是杰克的未婚妻了。”任爸爸面色一变沉声道。

    “哦?难道今天的比赛她赢了任瑶瑶?”梅林家主顿时目光放亮。

    “不错。”任爸爸颇为骄傲,“杰克和瑶瑶已经解除了婚约。”

    “她制出了什么药剂?”西哲家主立刻询问道。

    任爸爸微微一迟疑,最后还是道:“七星完美晋升药剂。”

    “什么!这不可能!”梅林家主的声音大了一倍。

    任云桀冷笑一下道:“没有什么不可能的,大人若不信,大可以去问问梅白正,他可是很高兴我的未婚妻赢了任瑶瑶的。”

    梅林家主和西哲家主面面相觑,显然被震骇到了,七星药剂师,天哪,这可是年轻一辈中的超级天才了。

    “那可恭喜你了,杰克,看来这个家下一任家主非你不可。”西哲家伙回过神来笑笑道。

    任云桀也不谦虚道:“我爷爷也年纪大了,应该早点享福,我一定会好好做这个家主的。”

    两位家主面色再次一变,任云桀微微一笑道:“我未婚妻累了,就不打扰两位了。”说完搂着欧阳玥就走,任爸爸也寒暄一声,三人直接回房去。

    两个家主顿时商量起来。

    “没想到这个女人这么厉害,七星药剂师,要是她做出多一些药剂的话,那布拉达家族整体的实力就会上升,对我们可是大大不利。”西哲家主立刻皱眉。

    梅林家主也忧心忡忡道:“现在我们两家还死了两位大人,他们到是一个没死,你说是不是他们暗中搞鬼?”

    “有可能,不过只要我们两家合作,他们就算再厉害也不敢对我们发难。”西哲马上就找好同伴。

    “那是,我们三家一直并存那么多年,他们要是想独大没那么容易!”梅林冷笑一声。

    西哲点点头,随即却有点郁闷道:“哎,我们家族年轻一辈人才实在不多,要这样下去,早晚走向衰弱,就连药剂师,也就西达达这个四星药剂师,和你们家梅白正都没得比,这样下去可怎么办?”

    “任家确实这一辈实力很强,这个杰克更是厉害,不过你先不用着急,他们家族三脉不和对我们就是好事,暂时我看他们也没那个心思对付我们。任杰克这一脉毕竟就剩他和任青两个人,看看任华逊和任拉木两脉,年轻人可不少,其中实力也有不少不错的,我们就等着看他们三脉自相残杀。”梅林家主笑得阴森。

    西哲点点头,嘴角也勾起邪笑,完全不因为在别人家里谈论这些有什么不妥的,气得在后门口听到这些的流长老差点吐血,不过想到三脉暗中的不和,他也很担心。但他相信任杰克一定能上位,好好整顿另外两只旁支的,只要让两只旁支臣服,任家才会再一次兴旺。

    而此刻在密室里的任家家主唯唯诺诺地看着围坐成一圈的老祖宗们,等着他们给他一个答案,也好去回答外面两个家主。

    这里有八个老祖宗,不是坐在地上,而是坐在密室的八面墙壁上,一人一个团蒲,都闭着眼睛。

    而任东大人和任中大人却是坐在地上的团蒲,其中还有另外一个大人,是任拉木一脉中的任北大人,和任东大人同一辈的人物,只从任西大人死亡之后,这三位大人就进去内部修炼,不再管外界的事情了。

    “老祖宗,这两位家主欺人太甚了,不给他们点颜色看看,他们真以为我们布拉达家族没人了!”任东大人气恼道。

    “任东大人,这可使不得,他们两家的实力到底去到哪里,我们都不清楚,不能轻举妄动。”家主大人立刻急道,他完全不像在自己做家主的这段时间里,爆发三家战争,若是赢还好说一点,要是输,那他怎么去见地下的列主列宗?

    “那你说怎么办?显然他们是不太相信我们了,哼!”任东大人目光阴狠地看了眼家主大人,那威压让家主大人额头冒汗。

    “要不大人出去解释一番?我看他们也不敢乱来,只是想见见两位大人。”家主大人看向躺着的任中大人,任中大人的伤确实很严重,用了中等级别的修复药剂,不过到了他这个界别,要想一下子好起来,起码也得高等级别的修复药剂,而整个家族里的高等修复级别只有三瓶,不敢轻易动用,任中大人显然不够级别。几百年都没出一个七星以上的药剂师,他们的药剂存量自然在慢慢减少了,好在其他两家也差不多,都没有好的药剂师出现。

    墙壁上其中一个看上去年纪最大的白发老人开口道:“任东,你带任中出去一趟,好好解释一下,若是他们还敢怀疑,你就让他们自己下深渊去看看,再有疑问,只管再找上门来!”

    “是,大祖宗!”任东大人立刻很恭敬地说道,然后背起任中大人,和家主一起出了空间密室来到大殿之中。

    两位家族看到任东和任中两位大人出来,因为辈分关系,还是得客气地行礼,然后梅林家主就问道:“任东大人,你能详细跟我们说说当日深渊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们两家的大人到底是怎么死的?”

    任东大人面色露出惊恐和忧伤道:“哎,这说来话长,深渊下面怪兽的巨吼声想必大家都听到了吧,我们六人中,我和任东大人的实力算最差的,进入以后,那怪兽忽然发狂,西风大人为了保全我们第一个迎战,可是那怪物吐出来的都是毒气,西风大人吸入毒气后我们根本来不及救治,他就已经去世了,怪物一路追赶我们,我们五人眼看都逃不掉,就想着拼尽全力最后一击,可怎么也没想到这怪物那么厉害,三位大人当场就死了,我们两人也被打晕过去,等我们醒来的时候,怪兽不见了,我一看其他三位大人也都死了,任中大人也伤得极重,…”任东大人立刻声音沙哑起来,难受无比。

    “是啊,我们真的很幸运,因为我们的位置最靠近山壁,我直接被撞在山壁上就昏迷不醒,我还以为自己已经死了。”

    “我是被弹飞到裂缝中,才算救回一命,检查四位长老,只有任中大人还有气息,其他都,哎。”任东大人叹息地摇头,很是悲痛的样子。

    “怎么会这样!那怪兽呢?就这样不见了?”西哲大人很是心痛道。

    “是的,我们醒来找不到怪兽,我也急着救任中大人,就立刻离开了,怪兽到底还在不在下面我们也不知道,两位若不信,可以叫人下去看看。”任东大人这句话让两个家主都变了脸色。

    “我们也知道你们两家一定会怀疑,但事实就是这样,不管你们信不信吧,这就是我们的解释,要没别的事,我还得为任中大人疗伤,两位家主告辞。”说完,任东大人就扶着任中大人往里面走去。

    “现在解释清楚了吗?你们若不信,就下去看看吧。”任家家主立刻声音冷冷道。

    两位家主对看一眼,直接走人,他们也要去请示一下老祖宗们,只要有一个老祖宗愿意出关下去看看,就能弄明白到底是不是真的。

    这边吵架吵完后,任家家主立刻就接到了欧阳玥以七星完美药剂战胜了任瑶瑶的事情,顿时惊喜得手舞足蹈,立马再一次宣布设晚宴,要为欧阳玥庆祝一下,而今晚所有任家上层成员,除了老祖宗们之外,全部人都要参加。

    任爸爸接到这个消息时,忍不住叹气,他的父亲就是这么现实的人,现在欧阳玥才华已经显露出来,他是立刻就同意杰克娶她,而且要求欧阳玥最好能多做点药剂充实药房,让任云桀和欧阳玥都很无语。

    “真希望他不是我爷爷。”任云桀搂住欧阳玥坐在沙发上。

    “哎。”任爸爸心里也很难过。

    “人都是现实的,何况你爷爷坐在家主的位置上,能为家族带来利益的,他一定会同意。”欧阳玥看得很清楚,“不过不管如何,至少我不用再受气了吧?”说完露出嬉笑之色。

    任爸爸到是有点不好意思道:“小玥,真是难为你了,这样的家族其实真的是太没人情味了,你们以后要去华夏住,我也同意。”

    “那家主之位呢?”任云桀有点惊讶于父亲的转变,之前可是怎么样都要他接家主之位的。

    “不是还有任青吗?这家伙再过几年也是不得了的男人。”任爸爸笑笑。

    任云桀摇摇头道:“除非任青自愿,不然我们也无权强迫他的,他也需要自己的生活。”

    欧阳玥点点头道:“叔叔,你别担心这个,我们还是担心下晚宴吧,有哪些人我需要注意的?”

    “玥,我们家的人太多了,估计告诉你你也记不清楚,还是记住几个对我们有危险性的家伙好了,除了任瑶瑶两姐妹、任积,还有任拉木一脉的任圆儿,一个胖妞,和我年纪一样大,昨日刚突破武王二级巅峰,迈入武王三级低等。还有一个叫任玉群的,二十岁,这个男人我也没见过,一直在修炼中,从来没出来过,所以大家都不知道他的实力,不过照这个年纪,最厉害也应该在武王三级左右吧。他们几个都会参加排位赛,除了任玉群,其他人都参加过去年的排位赛,任积去年是第二名,任瑶瑶是第八,任圆儿是第四名。”

    “好的,我记住了,不过这次不是有九人参加吗?”欧阳玥道。

    “嗯,其他人实力一般,应该没有夺前十名的希望,只是充数而已。”任云桀挑挑眉。

    “其他家族也这么多人?”

    “嗯,毕竟是一个历练的机会,长辈都想给他们一个实战的机会,所以一般不是太差的,都会报名,就算第一场被淘汰,起码也打了一场。”

    “这个到是值得学习,对了,外宗没有人进来比赛吗?”

    “没有,不过那天,内宗会开放大门,让外宗的人过来观赛,每年这种比赛观众都是人满为患的,这样也能激烈三大家族的年轻人发挥自己最高的水平。”任云桀解释着。

    “呵呵呵,那看来你要大放光彩了呢!”欧阳玥想象着任云桀会万众瞩目的时候。

    任云桀揉揉她的脑袋道:“那也是因为你,我才会有今天。”

    任爸爸看着他们小两口情意浓浓,很是欣慰。

    夜晚,凉风习习,天空布满了星辰,耀眼璀璨。

    任家的大餐厅内,三张长桌子排开,所以的任家男女都整装出席晚宴,欧阳玥本来觉得他们都不会让女人出来,但今晚却很多女人都来了,其中让欧阳玥印象深刻的是任积的母亲,一个棕色头发、满面憔悴的女人,但对任积却是无微不至,两人坐在一起,而其他人几乎都是一家三口,或者是一家四口,不过任云桀这边也是没有了母亲。

    欧阳玥大致数了下,出席的居然有一百五十多人,让她咋舌,任云桀则说这还不是全部,只是有地位有身份的人,还有地位低下的都没资格出席,除非是过年的时候在外面大殿,就会大家一起狂欢,今天只不过家主要介绍欧阳玥这个正式的任家西媳妇给大家认识。

    欧阳玥看到任瑶瑶也出现了,和任思思坐在一起,两边一个是华大叔,一个是黄头发的女子,四个人几乎是一起看向欧阳玥,四双眼睛里都是愤怒,特别是任瑶瑶,那眼底的恨意是怎么掩盖也掩盖不了的。

    “大家静一静,今晚这次晚宴,主要是向大家介绍一位任家的新成员,她就是我孙子任杰克的未婚妻欧阳玥小姐!欧阳玥小姐出自华夏古武一脉,已经是七星药剂师了,大家欢迎!”家主站起来,声音非常清晰有力地说道。

    欧阳玥被点名,只能无奈地站起来,对大家微笑着点点头,今晚的她长发是卷的,一身黑色镶钻的旗袍,身材在旗袍下玲珑有致,脖子上一串帝王绿的项链闪闪发亮,手腕上是银色的神珠链,精致别致,让大家都看傻了眼,之前是坐着,大家没注意,站起来大家才发现这位华夏女子是那么得美艳高贵,浑身散发着雍容华贵,大气淡定,而欧阳玥今晚是特地选择了旗袍,为了任云桀的妈妈,她想让他们都知道,自己也是华夏女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