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重生毒眼魔医 > 031章 靠她不靠谱?

031章 靠她不靠谱?

    “就在前面!”阿吉忽然叫起来,声音都是发抖的,整个庞大的身躯都趴在地上,而球球居然钻进他的脖子里,露出一个小脑袋,那两个家伙的害怕样子,让欧阳玥无语又好笑。

    “别怕,你们在空间里还怕什么啊。”欧阳玥笑道。

    “小姐,是气息,那气息很邪恶,让我们很恐惧啊。”阿吉浑身依旧在发抖。

    任云桀忽然抬头一看,顿时双目瞪大,欧阳玥看他一下,连忙也惊着抬头。

    只见一个黑色巨型大鼎斜着横架在山道中间,鼎口对着他们这个方向,里面黑乎乎的,很是诡异,大鼎上面盘庚雕刻着八条黑色的龙,眼珠子是绿色泛着油光的,张牙舞爪,活龙活现,只是这种龙不像是华夏那种神圣的龙,样子比龙短小很多,怎么看怎么邪恶!尖锐的牙齿上都是绿色的光点点,似乎还有剧毒似的,在黑暗中更加阴森恐怖。

    两人第一眼看上去以为那龙是活物,吓得面色惨白,但定睛看就会发现是雕刻,终于松口气,整个大鼎很是突兀地就这样卡在山道的半空中,让他们也感觉很是怪异。

    “确实有股邪恶的气息。”欧阳玥看着那只大鼎说道,她越看越觉得有种诡异的感觉。

    “嗯,只怕在这东西旁边久了,人都会被魔化了。”任云桀也皱眉,越看越觉得邪恶。

    两人就这么定定地望着大鼎,直到欧阳玥的神珠链发出一道耀眼白色的亮光,刺激了他们的眼睛,才让两个人从愣懵中清醒过来,两人面面相觑,刚才站立的一会,他们就发现自己身体内的血液在四周奔走,有种很想发泄的感觉。

    “天哪,这东西有魔力,我们差点就被它魔化了。”欧阳玥心有余悸,看看手腕上不再隐没的神珠链,好在自己有无比正义的东西,在关键时刻拯救了他们两人,好不然刚才站下去都不知道两人会变成什么样子?

    空间里的两只灵兽闭着眼睛只打抖,连看得力气都没有了。

    “怎么办?这么大的东西,又是有魔性的,我知道了,怪不得那边黑山山脉的灵兽都变成魔兽了,一定是这只巨鼎的缘故。”任云桀忽然想到这个可能性。

    “有道理,可这么大的东西怎么来的?还有我们怎么搞定它啊?”欧阳玥苦笑。

    “这种魔器估计都是上万年的了,也许上万年前发生了什么事,让这东西掉落下来卡在这里,正好镇压了那两只怪兽,也把这里的山脉变成了黑山山脉,那两只怪兽也许会知道原因。”任云桀只能这么想,因为正相没人知道。

    “算了,那两只怪兽是神兽,现在被我弄出来了,这东西既然带不走,就留着吧。”欧阳玥有点惋惜,不过这东西太大太邪恶,就算能带走,她都怕自己控制不了。

    “你说用这东西对付任东大人会不会有效?”任云桀忽然道。

    “当然有效!主人,这是任东大人的克星啊,魔器最喜欢邪恶的东西,能把正义变成邪恶,还能不断吸取邪恶的力量,任东大人要是出现在它面前,估计是它的美餐。”阿吉发抖的声音传了出来。

    “原来如此,可我们怎么收这个东西呢?”欧阳玥挑眉。

    “那只神灯呢!先把它封印起来!”阿吉立刻脑子里想到了。

    欧阳玥一愣,想到了那盏被自己收服的神灯,随即高兴道:“对哦,神灯对什么都有效的,就这么办!”

    说完从空间里取出神灯,因为已经滴血认主,欧阳玥意念一动,神灯飞上那巨大的大鼎,发出耀眼的紫色光芒,一层紫色透明的薄膜一下子冲击出去包围住整只大鼎,但忽然那大鼎似乎被侵犯一样,从八条恶龙的嘴巴里发出一阵浓郁的黑色雾气,居然和紫色薄膜的光芒抗击起来。

    “什么!”欧阳玥巨惊,那毒气可是巨毒啊,这要是搞不定,她和毛毛就要郁闷死,而且这个地方已经够毒了,再毒下去早晚整个宗殿都变成邪恶之所。

    “别担心,神灯也不是吃素的,两者势力相当,主人,小姐,你们可以助神灯一臂之力!”阿吉立刻道。

    欧阳玥和毛毛顿时相视点头,欧阳玥率先飞身而上,战气向着紫色薄膜包围而去,那紫色薄膜被力量压挤,更加努力地包围住那团跟它抗争的黑色雾气。

    任云桀也飞跃到欧阳玥的身边,双手按在她背后,内力源源不断地输入她身体内,让她的战气更加的浓郁。

    “轰!”一声巨响,紫色的薄膜终于包围住那黑色雾气,而且让人惊讶地是那黑色雾气一回收,整个大鼎就想被刺破的气球一样,立刻缩小成一只小小的黑鼎,形状一点没变,就是非常小,小到只有一个西瓜那么大,比欧阳玥那只神农药鼎都要小一点,很袖珍的感觉,只是上面有黑绿色的光芒时常滑过,看上去还是很邪恶的。

    “太好了!”阿吉和球球立刻从空间里飞了出来,黑鼎被神灯的力量封印住,现在就像一只普通的鼎炉一样,对灵兽和神兽都没有了威慑力。

    神灯飞回她的手中,黑鼎掉落,任云桀身影一闪就接住了,仔细一看,那八条恶龙还是在,只是变小了没那么恐怖,鼎上面的雕刻着两个字‘天地魔鼎’,让任云桀和欧阳玥都傻了眼。

    “原来是天地魔鼎,怪不得这么厉害!”阿吉露出惊恐的眼光看着那只小小的黑鼎。

    “阿吉,你知道这鼎的来历?”任云桀询问道。

    “主人,我存在了五千年,不过这只鼎却比我存在还久,我只知道我们灵兽和天下神兽最为害怕的三样东西中,天地魔鼎就是其中一样,还有伏神镯和封灵灯。”阿吉摇头晃脑道。

    “啊!”欧阳玥一惊道:“这个灯就是封灵灯对吗?”

    阿吉点点头嘀咕道:“要不是这玩意,我能被封印在结界里吗?”说完狮子大嘴还扁了扁。

    “伏神镯已经摔断了,那么现在这两样东西都在我手里了,嘿嘿。”欧阳玥笑了起来,“以后我是不是不怕灵兽、魔兽和神兽了?”

    “可以这么说,三样东西中,伏神镯威力最小,只是能封住神兽的威力,但封灵灯则是能大范围封印空间,对人也有效的,算是高级神器,而天地魔鼎则是镇压天下所有生物,还会将之魔化,是最为厉害的超级魔器。”阿吉道。

    “那就好,现在都是我的了,哈哈,没想到又得一件宝贝。毛毛,我们先找找有没有解药,世间万物都是阴阳协调,一物克一物,魔鼎释放出来的毒气也一定有解毒的方法。”欧阳玥皱眉,小脑袋四处转动着。

    看到魔鼎拿下的地方山道是特别的窄,而山壁上似乎有一层层暗红色的液体,顿时欧阳玥目光一亮,飞身而上,刚才魔鼎挡住了,他们都看不到,所以魔鼎一消失,红色的液体就暴露出来了。

    “毛毛。这些液体也许是解药。”欧阳玥停在半空,看着石壁上的红色液体,拿出药瓶子里装了起来。

    “咦,它好像在消失啊!”任云桀一看,那暗红色的液体居然真的在回收。

    “啊!”欧阳玥顿时加快速度,但饶是这样,也才整了两瓶,那暗红色的液体在玻璃管中犹如血液一般,红到发黑,怎么看都不像是解药,到是很像剧毒。

    “玥,你确定是解药?”任云桀皱眉,实在看着有点吓人。

    欧阳玥讪笑道:“我也不确定,回去再研究好了。”说完就和任云桀身影下降,落在阿吉的庞大身体上,而球球有点得意地坐在他脑门上,阿吉似乎也懒得理会这只小家伙了。其实他是很郁闷,自己好歹是兽神级别了,为毛速度没这小东西快呢?

    “魔鼎没有了,不知道这片地区什么时候才能没有毒呢?”欧阳玥叹口气,一片黑啊,真是恐怖。

    “不知道,起码也得几百几千年,或者几万年,不过不加重毒气就好,要不然我们三大家族只怕要搬家了。”任云桀笑起来。

    “嗯,那就不管了,只是黑山山脉里的灵兽大都怕都变成了魔兽了,很可惜。”欧阳玥扁扁嘴。

    “好在在毒雾不会散,那些魔兽也过不来,那地方变成三大家族的历练之所倒也是不错的,对了,刚才四位大人死后,他们的灵兽怎么没看见?”任云桀想起这个问题来。

    “任东大人似乎也没注意,走,我们再回去看看。”欧阳玥立刻拍拍阿吉的背,阿吉马上加快了速度,头顶上的球球一身漂亮的毛发被风吹得乱七八糟,立刻喵呜喵呜地嘀咕起来。

    阿吉听懂后哈哈大笑道:“你也是个丑八怪!”

    “喵呜喵呜!”球球立刻抗议地在他头顶乱蹦,阿吉是不痛不痒,摇摇脑袋,心情非常爽,终于搬回一城了。

    “到现在都没弄明白任东大人是怎么会学会邪功的。”任云桀很担心这个,“看来和这魔鼎也应该没关系吧?”

    “应该是魔化了,别急,船到桥头自然直,反正我们现在有魔鼎,就不用怕他,而且他的毒和魔鼎喷出来的毒是一模一样的,应该多少有点关系,不过只有他自己知道了,我现在有这种毒,就能研制解药了。”欧阳玥耸耸肩笑道。

    “我一定会找到原因的,这种邪功一定要彻底消灭,不然古武之道就失去了存在的意义,谁能保证万年之后,没有了古武者,会不会都成了恶魔呢?”任云桀皱眉道。

    “呵呵,毛毛还是个正义之士呢。”欧阳玥笑起来。

    任云桀顿时面上一红,伸手紧紧抱住她的腰道:“老婆,你取笑我不要紧,我是不想我们将来的子孙后代变成那么邪恶的人。”

    “呵呵呵,你想得也太远了。”欧阳玥娇笑着。

    “谁说的,老婆,我们好像没有做什么避孕措施哦。”任云桀忽然贼贼地笑起来。

    欧阳玥身体一紧,然后转头没好气道:“你以为我会让你得逞?别忘记我自己可是药剂师。”

    “啊!老婆,你不会吧!”任云桀顿时委屈地大叫起来,他平日里是故意不说的,就想玥能有了,自己就有小宝宝了,没想到千算万算,没算到玥这么精明,早想到这个问题了。

    “什么不会,我才多少岁,你想吓死我爸妈啊,好歹也要我妈同意我们结婚了,才可以要孩子,而且你也不想一下,我们这边这么多事,回去还有很多事,起码也要一切都稳定下来,我才能安心生宝宝啊。”欧阳玥继续飞白眼给他。

    “可,可是,?”任云桀无线委屈,亏他还那么努力呢。

    “没有可是,这么想要孩子,找别人给你生去!”欧阳玥没好气地一哼。

    “好吧,不说这个了,我等就是。”任云桀可怜兮兮地把脑袋靠在她的肩膀窝里,欧阳玥嘶的一声,任云桀立刻急道,“你没事吧,这毒都在这里?”

    欧阳玥点点头道:“我们还是快点回去吧。”

    任云桀叫阿吉加快速度,先来到四个大人死的地方,发现根本没有灵兽,也不知道去了哪里,心里有点可惜,不过他们也只能打道回府,本来想去抓灵兽给任爸爸和任青的,因为欧阳玥中毒,两人还是选择先回去,反正离排位赛还有九天。

    悄然无声地回到大宅中,欧阳玥关上房门就开始逼毒,任云桀则和他爸爸商量事情,尽量不去打扰欧阳玥。

    接下去两天,欧阳玥都没有出门,任青也是很勤奋在修炼,任云桀和任爸爸则暗中观察一切。

    第三天一早,欧阳玥和任瑶瑶比试药剂的日子到了。

    任云桀见她起床赶紧问道:“玥,你的毒完全清除了吗?”

    欧阳玥感觉了一下后,面露喜色道:“嗯,那个红色液体真的就是解药,我本来不敢喝的,昨日自己身上逼出来的毒中放进那红色液体,很快就从黑色变成红色了,我晚上睡觉前喝了些,没想到真好了,这回我们不用怕任东大人的毒气了,只是红色解药有限,我想分析下成分,不过现在没有时间了。”欧阳玥扁扁嘴先下床梳洗。

    “没事,是解药就好,慢慢研究,今天又不用打架,等下要去圣学院,你准备好了吗?”任云桀知道她会赢,但还是有点紧张。

    欧阳玥伸手挑起他的小巴,嘴角勾笑调戏道:“放心,本姑娘不会把这么英俊的男人输给别人的。”

    任云桀顿时抓住她的手指,扑上来就一顿乱亲,两人笑得在床上打滚。

    一个小时后,任爸爸来叫他们一起去圣学院,而任瑶瑶和任思思早就在华大叔的带领下直接去了圣学院。

    “你华大叔和圣学院的花长老关系不错,任瑶瑶是是花长老的导师,估计先是去拍马屁了。”任爸爸没好气道。

    “哼,马屁有什么用,实力说话,玥,你东西准备好了?”任云桀拉着欧阳玥的手再问一下。

    “叔叔,你放心吧,我可不会把杰克输出去的。”欧阳玥掩嘴笑笑。

    任爸爸点点头道:“好,不能让任华逊这一脉太嚣张了。”说完这话他眼睛里又滑过不安,想到儿子告诉他的真相,这任东大人实在是不好对付。

    今天三人出来,其他家族的人没有跟,很快就来到圣学院的门口,任爸爸上去说了几句,大门打开,三人入内。

    欧阳玥看到里面的房屋都很古朴,欧式风格,尖塔类型,但每一栋都是很大,那些雕刻繁琐的浮雕在各个地方都有,看上去倒是有种圣洁的感觉,中间一个足球场一样大的赛场,是为各种大会而建造的,让整个圣学院看上去很是辽阔,就像一所名牌高校似的。

    这个时候是上课时间,所以走动的人不多,欧阳玥透视眼进去,看到好几个教室里都是人,导师都是上了年纪的。

    “约定在圣得殿的五号药剂室比赛。”任爸爸指了指左边的大房子,然后在前面带路。

    欧阳玥趁这个时候把整个学院都透视了一遍,终于找到了这里面那些老家伙的地方,是在东面一座尖塔里,尖塔有五层,五层中都有老家伙,里面的书籍成千上万,药剂的瓶子架子也是数之不尽,还有各类兵器木剑,看起来有点意思。

    “欧阳玥,你们终于来了!”任思思在门口看到他们两人来了,立刻叫唤起来。

    欧阳玥悠然一笑道:“关系到杰克的问题,我自然不会缺席。”欧阳玥没看到任瑶瑶,目光透视进教室,看到一个身穿淡黄色公主裙的女子端庄地坐在位置上,看不到脸,只看到华大叔在她耳边嘀咕着什么。

    “哼,这次就让你输得心服口服,杰克哥哥是我姐姐的!”任思思嘴角勾起得意的笑容,好像觉得任瑶瑶赢定了似的。

    任云桀目光冰冷,一身黑色西服,把他衬得修长提拔,俊逸非凡,而欧阳玥一身白裙,看上去不染世俗,如天仙落凡间,这样的组合怎么看都是赏心悦目,导致了走廊上其他班级的人都注意力不集中,都在探头探脑的。

    华大叔从教室里出来,看到任云桀三人先是冷笑道:“先说好,我请了三位导师做评判,欧阳玥,若是你输了,你就离开杰克,离开宗殿!若是瑶瑶输了,则解除婚约,这个你没有异议吗?”

    “没有,如此甚好。”欧阳玥看着华大叔那道紫色的头发嘴角抽了抽。

    欧阳玥微笑了一下,感觉很奇怪,那个任瑶瑶还真是沉得住气,居然到现在还没出来。

    “思思,去请导师们过来。”华大叔对任思思说了句,看了任爸爸和任杰克一眼,好似非常不满地走回教室去。

    任云桀拉着欧阳玥走进教室,教室很宽敞,里面位置不多,因为制药需要的工具很多,所以每一张桌子都很大,足够学生放药鼎和药材。

    欧阳玥一进门,两道犀利的视线就盯在她的脸上,欧阳玥目光扫过去,微微愣了愣。

    任瑶瑶居然是个绝色大美人,白皙的肌肤,碧蓝的眸子,一头黄色卷发,怎么看都很妩媚动人,只是一双眼睛里对欧阳玥的嫉妒显而易见。

    蓝色眸子移到任云桀脸上时,微微讶异后,慢慢露出了微笑。

    “杰克哥哥,任叔叔,这位是欧阳小姐吧。”任瑶瑶忽然站起来微笑地对大家打招呼,声音很是亲切。

    欧阳玥翻了下白眼,这女人绝对会装十三啊。

    “瑶瑶真是越来越漂亮了。”任爸爸还是很客气地招呼,不过心里却想着,怎么漂亮也比不过小玥,小玥那种浑然天成的光彩不是一般女人可以拥有了,而且她是华夏女子,毛毛对母亲有着执着的爱,对华夏女子当然也会更多偏爱。

    在任爸爸心里琢磨的时候,任云桀几乎没正眼看任瑶瑶,就算她确实是很漂亮,但在他眼里,比不上玥的万分之一。

    “任小姐,你好。”欧阳玥也会装,但任云桀直接不想说话。

    “好了,这两个桌子就是你们比试的地方。”华大叔见任云桀的态度就生气,自己的大女儿可是五星药剂师,又是大美人,在整个宗殿都是赫赫有名的,谁叫药剂师这个职业是那么神圣呢,只要家族里有一位好的药剂师,那家族的整体实力就会上升,任瑶瑶是任家近十年来最有天赋的药剂师。

    而梅林家族的梅白正也是五星药剂师,是任瑶瑶的竞争和比拼对手!而最气恼的要属西哲家族,年轻一辈中没有杰出的天才药剂师,最多就有个四星药剂师的西达达。

    外宗也有很有天分的药剂师,只是家底贫困,而药剂师绝对是个最花钱的职业,要买药材、买药鼎什么的,所以要穷人拿出大把钱来培养一个药剂师,他们还是选择修炼战气。

    欧阳玥走到为自己准备的桌子前站好,看到任瑶瑶从她的手镯空间里拎出来一只青色的药鼎,上面有着古老的纹路,看上去似乎是一只很厉害的药鼎,任爸爸的脸上当下就变了变。

    因为是两个人的比赛,所以观看的人都站在前方,此刻任云桀站在欧阳玥前侧面,而任大叔和任爸爸是一人站一边,见到任瑶瑶的药鼎,华大叔自然是嘴角勾起得意的笑容,这只药鼎可是他刚才向花长老借来的,用这青决药鼎,能让任瑶瑶的五星实力提升到六星,他到要看看欧阳玥这个四星药剂师要怎么胜,就算她说快突破五星,瑶瑶有这个药鼎也是必胜无疑的。

    走廊上传来不少脚步声,欧阳玥皱眉,这些脚步声可远远不只三位导师和任思思啊,起码也有六七人。

    果然,教室门口一下子进来一排人。

    前面三人都是花白的头发,精神抖擞,不像是老家伙,不过能肯定他们的身份,第一位穿着米黄花色图案长袍的导师就是花导师,他面带微笑,看上去很和气;第二位穿着藏蓝色长袍的是海导师,花白头发梳得精光,难得的黑发褐眼,却是面无表情,淡定无比;第三位是黑袍精瘦,面色像棺材板僵硬的空导师。

    除了这三个导师和任思思外,还有两人进来,任瑶瑶的面色立刻难看起来,来人正是梅林家族的梅白正和西哲家族的西达达。

    华大叔和任爸爸立刻对三位导师行礼,客气一阵后,介绍了欧阳玥,欧阳玥对着三位导师一直微笑着,面色淡定而从容,没有一丝一毫的紧张,更没有巴结之意,悠然地站在那里,荣辱不惊。那气息吸引了三位长老,而一张绝色的小脸则吸引了年轻男子的梅白正和西达达。

    任云桀狠狠地瞪了瞪两个目光陷入惊艳的男人冷声道:“你们来干什么?”

    梅白正和西达达这才看到任云桀站在边上,有种被抓到的心虚感。

    花长老立刻咳嗽一下道:“这两名也算年轻一辈制药师里的佼佼者,今日高水准的比赛让他们来观摩一下,也可以学习点经验。”

    任云桀没有多说话,只是目光冰冷着警告两个男人,不要再那么花痴地盯着他的漂亮老婆。

    “哼!”任思思阴阳怪气地道:“是怕你的欧阳玥输,不敢让别人看吧!”

    任云桀的目光顿时犀利地扫过去,任思思被他看得浑身一抖,背后有点凉,这男人的气势好强啊。

    欧阳玥看看任云桀那张冷酷的脸,顿时温暖地笑笑,转头看向任思思道:“若是你姐姐同意,我到是不介意多少人看的,整个学院都没有问题,可万一要是我赢了,我是怕你姐姐没面子。”

    “什么!你说我姐姐会输,你做梦吧你!”任思思顿时气恼地吼起来。

    任瑶瑶转头,目光眯了眯,看了欧阳玥一眼,嘴角勾起不易察觉的阴笑,然后转头看向导师们道:“本小姐到也不计较让别人学习,导师,若是有其他同学想观摩,就让他们过来吧,好歹也是个难得的机会。”

    三个导师面面相觑,花长老立刻拍手大笑道:“好好,这样才对吗?这种比赛能带给学生太多启发和宝贵经验,应该鼓励大家来看,不如两位在比赛场比赛如何,给大家半个小时准备好吗?”

    “这个?”华大叔皱眉,本来花长老他们就说想公开赛,让大家都能观摩,但他怕欧阳玥忽然耍赖不比了,那对他们来说可是损失,毕竟自己女儿必胜,要从欧阳玥手中抢杰克,她要不肯比,自己这边一点希望都没有。

    华大叔的目光看向任爸爸,任爸爸则皱眉看向欧阳玥。

    “有何不可,大家作证也是好事嘛。”欧阳玥潇洒一笑,那股洒脱劲让男人都自叹不如。

    “好好,你们还不去教室宣传,只有半个小时,不看可要错过了。”花长老连忙高兴地道,然后满意地看着一脸冰冷的任瑶瑶,这个孩子是他教导的,她的天份也是他最欣赏的,所以这次才会出借青决药鼎,就是希望看到任瑶瑶制出六星的完美品质药剂,也好在其他两个长老面前得瑟一下。

    梅白正和西达达顿时都跑出去叫同学们一起出来看,而本来另一边学习战气的那些家伙也忍不住好奇心,都涌来比赛场地,半个小时不到,整个学院的大部分学生都来到了比赛场,年轻人的兴奋和朝气充分体现出来了。

    欧阳玥和任瑶瑶两张大桌子摆放在比赛场的空地上,前方五六层的座位都坐满了人,三位导师坐在最前面,华大叔、任爸爸和任云桀也坐在导师的旁边。

    “杰克,不是我说你,我家瑶瑶有什么不好的,那个欧阳玥虽然挺漂亮的,但毕竟是华夏人,我们瑶瑶好歹也算一家人,现在这样子解决你看多不好。”华大叔面带微笑,他觉得自己女儿是赢定了。

    “哼,我没觉得她好!”任云桀冷哼一声,一点面子都不给。

    “你!好好,你这个臭小子,要不是为了布拉达家族长久兴旺,我才不舍得把瑶瑶嫁给你!”华大叔气恼地握紧了拳头。

    “哼,娶她就能兴旺发达?华大叔,你未免也太抬举你女儿了吧!”任云桀冷笑。

    “你!”华大叔气得面色涨红,在这么多人面前又不能发怒,只气得差点吐血。

    身后不远处,两个男声立刻响起来。

    “哼,本少爷到要看看任杰克的女人怎么丢脸!?”这个声音正是他们回来那天在外面街道上找茬的西哲家族的没用少爷。

    “就是,居然跟任瑶瑶比赛,简直不自量力,最好丢脸死!”另一个一搭一档,很是嚣张。

    海长老忽然转过头去,目光冷清地瞪了瞪,吓得那两个小子立刻闭嘴。

    “大家冷静一点,先介绍一下这位华夏姑娘,是任家嫡系子孙任杰克带回来的朋友,另一位大家都认识,五星药剂师任瑶瑶。今天比赛的是制造药剂,这位欧阳姑娘也是药剂师,至于赌注,大家都知道任杰克和任瑶瑶有婚约,不过若是欧阳玥姑娘赢了的话,这场婚约就会取消,任杰克会娶欧阳小姐为妻,若是欧阳玥小姐输了,立刻离开宗殿,永不入内,任杰克将娶任瑶瑶为妻。”花长老把事情的起因说了一遍。

    “哇!”顿时全场爆炸一样,争吵议论声一片,不过大都多是说欧阳玥傻的,居然跟任瑶瑶比制造药剂,那等于是把任杰克让给任瑶瑶。

    不过也有人看着欧阳玥那淡然的样子似乎很有信心,都充满了期望,特别是那些制药的学生不如任瑶瑶的,早对她那清高的样子看不顺眼,好像自己女王一样,其实还不是一个旁系小姐。

    “欧阳小姐加油!”有人喊了起来,大家一看,居然是梅白正,顿时都很了然,因为梅白正最恨就是任瑶瑶,两人实力相当,老是比拼得不分上下,害得他都不敢休息一下。

    “对,欧阳小姐加油!”西达达也叫喊起来,因为看欧阳玥比看任瑶瑶顺眼,当然他们两个的声音立刻被大多数的鄙夷之声压下去。

    “今天比赛的药剂是不规定的,两位谁制造的药剂级别高谁就是赢家,当然同级别比较的是品质,至于药材和药鼎,来不前已经说过要求自己准备,欧阳姑娘,不知道你用什么药鼎呢?”花长老皱眉地看着欧阳玥的桌前,什么都没有。

    “哈哈哈,她一定没有好的药鼎,不敢拿出来,任小姐可是青决药鼎,一定能超出她原本的五星水平!”有人兴奋地叫喊起来。

    欧阳玥看看任瑶瑶,见她目光朝任云桀看了一眼,那眼中有着不一样的光芒,似乎是一种势在必得的样子,嘿,看来这女人还真喜欢毛毛啊。

    欧阳玥嘴角微微勾笑,伸手从空间里拿出一个青兮兮、黑乎乎的、毫不起眼的药鼎出来放在她面前。

    大家立刻目光都看着她的药鼎,因为大都数药鼎都是土黄色,青黑色的到是比较像香炉,他们很少见,自己也很好奇。

    任瑶瑶一看欧阳玥的药鼎,立刻嘴角的得意更忍不住了,这什么破药鼎,难看死了,也不知道她哪里捡来的。

    三位长老目光都集中在青黑色的药鼎之上,忽然花长老猛地冲过去,端起药鼎细细查看,那动作把大家都吓一跳。

    “不会吧,这种药鼎,花长老为啥这么激动啊?”有人奇怪道。

    “难道有古怪?这药鼎也看不出什么特别啊,黑乎乎的,真是够丑的。”

    花长老看完后,一张老脸里都是兴奋之色,立刻问微笑看着他的欧阳玥激动道:“欧阳小姐,这,这药鼎你哪里来的?你可知道它的来历?”

    “是我爷爷家传下来的,有问题吗?”欧阳玥故意道。

    “天哪,这,这是神农鼎啊!药剂师梦寐以求的神农鼎!”花长老再也克制不住内心的震惊,立刻大叫起来。

    “什么,神农鼎!不会吧,这么难看?”

    “花长老眼花了吧,神农宝鼎,那可是能让药剂品质达到百分百完美的啊。”

    “花长老这么说肯定不会错了,看来欧阳玥和任瑶瑶有得一比了!”

    上面议论纷纷,下面任瑶瑶在听到花长老的话时面色大变,目光顿时盯向神农鼎,里面有着嫉妒和贪婪,她五星药剂师都没有这么好的药鼎,这个女人居然有这么好的药鼎,老天爷实在太不公平了。

    海长老和空长老都已经下来研究,三个老人都是面色激动,直到欧阳玥咳嗽起来。

    “嘿嘿,欧阳小姐的爷爷一定是很厉害的药剂师,不知道能不能为我们引见一下。”花长老很是客气道。

    “花长老,不好意思,我爷爷已经仙逝了。”欧阳玥想到爷爷,心里一阵难过。

    “到底还比不比了!”任云桀忽然怒喝一声,他看不得欧阳玥伤心,这几个老家伙真是够啰嗦的。

    “咳咳咳。”花长老面色尴尬,连忙退后,看看任瑶瑶那担心的脸色,立刻笑笑道:“虽然欧阳小姐拥有神农鼎,不过任瑶瑶的青决药鼎也是神器,两人这场比赛的可看性会高一些,现在请两位同学把药材拿出来。”花长老现在对欧阳玥兴趣很大,目光已经很迫切地看她拿药材。

    欧阳玥看向任瑶瑶,之间她拿出来的都是中等级别的药材,一看种类,欧阳玥就知道她要制作中等级别的晋升药剂,这药剂达到七星,根本不在她五星药剂师的能力范围,就算加了青决药鼎,那也只能是六星药剂,若要做出七星,品质只怕是一塌糊涂的。

    “瑶瑶,你要做七星药剂?”花长老惊讶地又站起来,自己的学生他很明白,是不可能做出七星药剂的。

    “是的,我想试试。”任瑶瑶本来是想做中等修复药剂,是六星水平,但看到欧阳玥这只神农鼎,她就知道就算青决药鼎再厉害,也比不上神农鼎,她怕欧阳玥会做出六星级别药剂,所以她要赢她,就只能选择七星药剂,就算最差的品质,也是她赢。

    “可,可是你?”花长老皱眉,这孩子太好胜了。

    “瑶瑶,不如六星的完美药剂吧?”华大叔一惊道,“万一七星要是失败了?”华大叔看着自己的女儿也是万分惊讶。

    “我一定会做出来的!”任瑶瑶立刻散发出强大的自信心,目光看向欧阳玥,露出冷笑。

    大家一阵议论之后就看向欧阳玥,欧阳玥对任瑶瑶笑了笑道:“那我也做七星药剂好了,从来没做过,不过既然你也做七星,我就算做出六星完美药剂也是输,试试吧。”说完就从空间把药材拿出来,和任瑶瑶一样,中等晋升药剂的材料。

    任爸爸心里激动,他本来是很担心的,但见识了任青那瓶中等级别的晋升药剂后,现在的心情是暗爽,而任云桀依旧面色冰冷,大家看他很紧张似的,其实他心里也憋着笑,玥太坏了,居然也做七星药剂,这不是让任瑶瑶输得很难看?

    看台上的同学们都很惊奇,议论如潮,激动不已,特别是学药剂的学生,都很期待,他们还没有真正见过七星药剂的制作手法呢,而这两个女人居然都要挑战七星级别药剂,虽然感觉成功的希望很小,但只要有一个能做出来,对他们都会受益匪浅。

    三位长老都面面相觑,这已经超出了他们接受的范围,一直不说话的空长老皱眉道:“胡闹,你们两个一个四星级别药剂师,一个五星级别药剂师,现在居然大言不惭要做七星级别药剂,就算你们有宝鼎,那也是胡闹!做人要脚踏实地,不要因为冲动而高估自己而浪费珍贵药材!”

    大家又是一阵喧哗,任瑶瑶咬咬牙抬起头道:“我一定可以的!”

    欧阳玥耸耸肩道:“长老,我们这一次可是赌个大活人,我不可能把杰克让给她,既然她要做七星药剂,我自当奉陪,就是输,我也要输得心服口服不是吗?”

    “对!要输也输得心服口服!”任瑶瑶冷笑地看着欧阳玥,两人目光在空中交会,噼里啪啦,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鄙视和坚定。

    “空长老,这是她们自己的事情,这药材要是浪费虽然可惜点,但相信她们自己很清楚在做什么。好了,时间为三个小时,不管你们做多少次,三个小时结束后,你们拿上来的药剂作为评论依据,要是做不出来的一方就只有输,当然若两人都没有做出七星药剂,那么可以再次比拼六星药剂。”花长老说完后就说了声,“现在比赛开始!”

    任瑶瑶立刻开始碾碎药材,而欧阳玥也做同样的动作,期间还对任云桀眨眨眼睛,让任云桀有点忍俊不禁,这女人做这药剂等于是玩一样,现在的她都能做高等级别的晋升药剂,而且是每做必是完美药剂,绝对在药剂师中,她说第二,没人敢说第一!

    任瑶瑶很是认真仔细,那药材碾得很精细,而欧阳玥时不时出状况,不是这块药材掉地上了,就是撞翻了什么东西,看得大家嘘声不断,连任爸爸都眉心紧皱,开始有点怀疑了。

    “大哥,你说杰克到底看中她什么好了,还药剂师?你看看她那样子!我看她根本没把杰克放在心里。”华大叔看到欧阳玥那样子就忍耐不住想讽刺一下。

    任爸爸面色一冷道:“我相信小玥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而且,杰克和她的感情是勿容置疑!她才不会输给瑶瑶!”

    “是吗,那你就等着看结果,到时候我们结为亲家,你可别给我瑶瑶脸色看。”华大叔再次冷笑一声。

    “哼,我可没福气做你的亲家。”任爸爸也没好脾气。

    “你!”华大叔气得说不出话来。

    任云桀则哭笑不得,看着手忙脚乱的欧阳玥真是很无语,这女人这是要雷死大家吗?这边的任瑶瑶都已经碾好了药材,要开始起火了,她还在慢悠悠地碾着,很多人都对着她只摇头,这女人也太不靠谱了吧!

    任瑶瑶转头看看欧阳玥的烂摊子,微微惊讶之后,嘴角就忍不住得意起来,这女人这样子居然还能做出七星药剂来,真当这世界上药剂师都死光了吗?

    ------题外话------

    嘿嘿,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