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重生毒眼魔医 > 3030章 诡异突变

    任云桀惊讶地看着球球,然后笑了起来,这个小家伙实在好笑死了,还找老婆,看来是听多了自己叫玥老婆大人了。

    “球球,你还这么小,找什么老婆啊。”欧阳玥摸摸他的脑袋,这小家伙一定也很寂寞了。

    “哈哈哈哈,笑死老子了,就你这小不点还找老婆,哈哈哈。”阿吉被球球刺激了。

    “丑八怪!为什么我不能找老婆,我是公的!”球球立刻对着阿吉呲牙裂齿。

    “哈哈哈。”阿吉整个庞大的身体就直接躺地上笑到打滚了。

    欧阳玥和任云桀一头黑线,这两只灵兽也太人性化了吧?

    正在这时,一阵兽吼声不知道从哪里传了出来,顿时地动山摇,把阿吉吓得连忙爬起来,一双紫色的眸子瞪大,四处查看,面露出惊慌之色。

    “咦,好像是在石壁里面。”欧阳玥皱眉道,她感觉声音是在她前面的左侧传来的。

    球球缩成一团,欧阳玥紧张地抱着它,慢慢朝前面走去。

    任云桀立刻跟上,阿吉也不敢大笑,两人两兽都非常得紧张,和平日里完全不一样,似乎在怕什么似的。

    “吼!”又是一阵兽吼,却和刚才那一声不一样,是从右侧传来的。

    “两只怪兽,是两只。”阿吉立刻分辨出来,顿时怪叫起来。

    欧阳玥低头看看自己的神珠链,微微热灼,但却是一闪一闪地发着银色的光芒,似乎感应到什么。

    “毛毛,这里两只怪物吼叫,你们上面难道不知道?”欧阳玥询问毛毛。

    “我不知道。”任云桀摇摇头,“只是小时候听大人们说下面有恐怖的东西。”

    阿吉立刻道:“主人,上面不知道是因为这两只怪物似乎被什么东西压制住了,而上面的浓雾又隔音的效果,所以上面根本听不清的,下面的威压很大,雾气又有毒,所以一般人下来只有死,我都觉得怕怕的。”

    “阿吉说得有道理,我们去前面看看,那两只东西被压住应该不会伤害人。”欧阳玥一马当先,她总觉得不是怪物,应该是她的神兽,可为何不像小羊大人、小马大人那般看到她来就会自动认主呢,看来镇压它们的东西很厉害。

    跑出一条通道后,前面豁然开朗,但是灰雾弥漫,是隐约看到两边黑乎乎陡峭的山壁,往上看很是阴森恐怖,越走感觉威压越重,要不是阿吉在前面挡住,欧阳玥几乎吃不消,但阿吉那走三步退一步的样子实在很无语。

    任云桀到是还可以,但他担心欧阳玥道:“玥,要不我去看看,你在这里等我?”

    “不,我一定要去看看。”欧阳玥再低头,那手珠链还是在一闪一闪,这是从来没有过的情况,但肯定是和神兽有关系的。

    “小羊大人,小马大人,小蛇大人,你们在吗?”欧阳玥在脑海里呼喊道。

    “主人,我们都在。”一个苍老的声音在欧阳玥脑海里想起来,欧阳玥一喜,这是小蛇大人的声音。

    “小蛇大人,你没事吧?”欧阳玥只从让小正太给碧悠家族解毒后,就没有出现过,她心里很是不安。

    “主人,我没事,前方有我们两位兄弟,但是它们被什么邪恶的东西镇压了万年,已经变得凶狠邪恶了,你要注意,我们暂时不能出来,那件邪恶的东西对我们的实力有损害!”小蛇大人解释道。

    “是啊,是啊,好邪恶的感觉。”小羊大人奶声奶气的声音里有着恐惧之感。

    “怎么会这样?”欧阳玥郁闷了,两只神兽变邪恶了,那怎么办?

    “主人,你一定要救他们啊,对了,你有超级神兵还有神器!能破山壁收他们。”小羊大人立刻道。

    “可我实力太低了啊。”欧阳玥很苦逼地笑道。

    “主人是最厉害的!”小羊大人给她鼓励。

    “好吧,我试试。”欧阳玥手中一转,金色的巨剑被她拖在手中。

    “主人,你可以用雷震塔把它们吸进盘云塔中,我们慢慢地磨掉他们的邪恶之气,它们就会恢复本性的。”小羊大人建议道。

    “吸进盘云塔?”欧阳玥顿时目光一亮,想起了何老头的神器雷震塔,没想到居然在这里用得上。

    手中金光一亮,雷震塔出现,阿吉和球球顿时吓得冲入空间,欧阳玥发现前面的阿吉进入了任云桀的空间里,顿时前方强大的威压普铺天盖地而来,她一个没留意,胸口似乎被打了一拳头似的,喉咙里一甜,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玥!”任云桀顿时双手一挥,帮她挡住前方的威压,但太强大了,让他的一张俊脸也扭曲了。

    “玥,你进空间去,我挡住不久的。”任云桀吃力地说道。

    “就在前面了,我一定要救出它们!”欧阳玥心头一震,猛然一提气,战气爆发,拖着金色的巨剑用尽全身力气往前直冲,任云桀顿时飞身双掌拍出,能帮她挡住多少是多少。

    金色的巨剑一下子就砍在欧阳玥左侧的山壁之上,整座山都摇动起来,一刀口子慢慢地扩展开来,发出轰隆隆的声音,这一次的变动,连整个内宗都感受到了,三大家族的人们都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面色慌张难看,各自找家族里面的老家伙商量去了。

    “吼吼!”巨兽的声音如雷一般,震得欧阳玥耳膜几乎破裂,一下子拉着任云桀遁入了神珠链空间之中,饶是这样,这巨缝里面冲出来的气压都把薄膜一样的空间轰到了对面山壁上。

    “吼吼。”他们后面那山壁里也马上传来吼声,只是比劈开的缝里传出来的要来得沉闷得多。

    “还不行,还要加一刀!”欧阳玥见那裂缝里面真得有东西一样,只是似乎面积太过庞大而无法挤出来,使得整座山都被撞得像地震一样。

    “玥,你这样很危险的。”任云桀急切道。

    “你再帮我一把!”欧阳玥看向任云桀,只有他能帮他阻挡一些威压,让她有喘口气的机会再劈一刀。

    “好!走!”任云桀知道她是志在必得,顿时点点头,两人一起飞出了空间,飞速腾空,任云桀出掌,欧阳玥再次从上而下又劈出一剑,整个人几乎笼罩在金色光芒之中。

    “吼!”山缝再咧开一些,一个庞大的黑色身影就从缝里挤出来,欧阳玥准备好手中的雷震塔,惊恐地看着这巨大无比的怪兽。

    两只漆黑浑圆的眼珠子,一身漆黑的羽毛,头顶正是鸡冠,只是也是黑得发亮,从来没见过这么巨大恐怖的鸡的形象,两人内心都在发抖,好在威压似乎一下子减退了。

    “何方大人救了本尊!”整只巨型的黑色公鸡终于出现在两人的面前,山体也不动了。

    “是我!”欧阳玥手拿超级神兵,双目炯炯地盯着眼前这只神兽,看上去比小蛇大人的真身还要让人震撼,全身漆黑发亮,黑色眸子带着一股邪恶之气看向了欧阳玥。

    “是你!小姑娘,谢谢你了,不过本尊既然出来,这上万年都没开荤,你好人做到底,就当本尊的美餐吧!”黑色大公鸡果然够邪恶,够阴毒。

    “本姑娘救了你,你还要吃我,你太无耻了!你知道本姑娘是谁吗?”欧阳玥真是要被气死,看来伸手被压万年,也变魔兽了。

    欧阳玥高举她的手臂,露出银色闪闪的神珠链对着黑色大公鸡。

    “咦,这不是主人的手珠链,混账,你小小凡人居然敢偷盗主人宝物,杀无赦!”黑色大公鸡不分青红皂白就朝欧阳玥一翅膀拍了过来。

    强大的威压一下子充数整个空间,好在欧阳玥手脚更快,立刻雷震塔祭出:“收!”

    雷震塔飞上黑色大公鸡的头顶,顿时金光大作,整个塔似乎都大了好几倍,看上去无比的神圣。

    “啊!这,这是什么东西,放我出去!”黑色大公鸡被金色的光芒笼罩,一下子就被吸了进去,欧阳玥直接跃上半空,把雷震塔扔进盘云塔。

    “主人,我们进去教训他!”小羊大人和小马大人看来已经是商量好了,同时从神珠链出来再遁入盘云塔。

    欧阳玥这才把那只巨大的黑公鸡放出来,里面顿时拉开战斗。

    欧阳玥拿着雷震塔转向另一边,本来另一边的巨兽一直在吼叫,但见大公鸡被收走了,那山里面一下子就没了声音,还没有了气息,好像一下子沉睡了。

    “别躲起来了,今日你也得给本姑娘出来!”欧阳玥是巴不得他不反抗,这样少了强大的威压,对于她来说砍起来也快点。

    “你们到底是谁?为何来黑色山脉!”一个苍老的声音从山里面发出来,带着微微怒气。

    “我是神珠链的新主人,这次来是让你们十二生肖神珠链归位的,你不用反抗,因为反抗没用!”欧阳玥气势强悍,站在半空,手握金色巨剑,就像一尊杀神。

    “放屁,神珠链新主人,哈哈哈,真是好笑,我们的主人早已升天,怎么会有新主人,你们识趣地快快离开,要不然别怪本尊不客气。”里面的声音变得嗜血残暴起来。

    “那就看看谁不客气!”欧阳玥顿时举起金剑就朝山体劈去。

    “你敢!”一道黑色的雾气从山中喷射出来,欧阳玥虽然砍了下去,但雾气速度太快,让她正面一下子被喷道,整个人从半空‘啊’的一声落下来。

    任云桀吓得立刻飞身抱住她落地道:“玥,怎么啦,你没事吧?”一看之下,欧阳玥一张脸都变黑色了。

    “毒,药!”欧阳玥说完两个字就晕死过去。

    任云桀吓得赶紧拿出高等级别的修复药剂就灌入她的小嘴里,一颗心吓得差点停止跳动。

    “玥,玥,你醒醒,你醒醒!”任云桀摇晃着欧阳玥,眼睛里都是雾气,一种无边的恐惧害怕袭击他,让他心痛如刀绞。

    “哈哈哈,我的毒气是万年剧毒,她死定了,快把那该死的东西交出来,然后放本尊出去,本尊才会救她!”山中的怪兽得意之极。

    “你做梦!”任云桀愤怒地吼了一声。

    欧阳玥幽幽转醒,任云桀就给她一瓶药剂,急道:“玥,感觉怎么样了?”

    欧阳玥脑袋有点疼,刚想动一下,胸口一片剧痛,嘴里一张,黑色的鲜血喷了出来。

    “玥!”任云桀吓得素手无策,一双眸子都红了。

    “银针。”欧阳玥立刻感觉到自己中得毒无比得厉害,高等级别的修复药剂居然解不了,最多就是压制住,她必须用银针试试。

    从空间拿出银针,任云桀扶着她,见她十二根银针分别插在自己的胸口位置,看上去触目惊心,欧阳玥闭上眼睛,运起内力,青色的青木灵气马上在胸口蔓延开来,让她的疼痛立刻减少了很多。

    面色越来越苍白,任云桀连忙输入内气过去,欧阳玥嘴角勾起一丝笑容,青木灵气虽然没能完全去除毒素,但好在把毒都逼到了肩膀位置,因为消耗太大,她不敢再逼毒,只能先停止。

    “玥,怎么样,去除毒素了吗?”任云桀急切道。

    “这毒太霸道了,可能暂时还去除不了,不过我把它控制在肩膀位置,不会有生命危险,每天排毒应该会好起来的。”欧阳玥虚弱道。

    “不可能!”那边的怪兽立马惊奇道。

    欧阳玥挣扎着站起来,看着那黑乎乎的山体,感觉到四周的邪恶之气。

    “不可能吗?没有不可能,我能把大公鸡收服,也能把你这畜生收服!”欧阳玥无比气恼,这两只家伙实在太过邪恶了,就算知道他们是被害的,也受不了这股气了。

    “哈哈哈,就你现在这样子?哈哈哈。”怪兽大笑道。

    欧阳玥再次吞服一瓶高等级别的修复药剂,然后嘴角一勾,双手握住金色巨剑,再一次发力,猛然朝着山里劈去。

    一劈出,雷震塔就祭出,缝隙不大,里面怪物却很大,但在雷震塔强烈的吸力之下,那怪物发出惨叫,因为他的身体变形着被往外吸,似乎要把他的身体重新组装一次。

    “啊,放开放开,疼死了!”怪兽被半个身体卡在山缝中,欧阳玥和毛毛总算看清楚,一点不错,正是一只黑色的大狗,狰狞的兽脸,尖锐的牙齿,血红的舌头,越看越恐怖。

    “解药!”任云桀立刻叫唤道。

    “哪里有解药啊,这种毒就是这山里的万年剧毒,没有解药的!”大狗狗不停地发出痛呼声,终于在一身惨叫中,整个庞大身体被吸成一根棍子入了雷震塔,关入盘云塔,交给了小羊大人,因为多了一只怪兽,小猴大人和小蛇大人也一起进入了盘云塔。

    欧阳玥看到他们暴打群殴那两只失去本性的神兽,心情好了很多。

    “玥,我们快点回去吧,我怕你的毒?”任云桀立刻抱起她。

    “没用的,回去也没人能救我,我的医术已经是最高明的,现在没事,你别担心,我在想这里是什么东西压制他们,一定是宝贝,快找找。”欧阳玥脑袋转来转去。

    “我们刚才闹这么大动静,一定上面都听到了,我怕有人下来看到。”任云桀想了想。

    “进空间。”欧阳玥摸了摸自己的肩头道。

    两人立刻入空间,一层薄膜在灰色的雾气中飘荡,缓缓向上,两人是想查看被劈开的地方有什么东西,要不然光是两座山也不可能把这两只这么庞大的厉害的神兽镇压住。

    “应该是像雷震塔一样的神器。”任云桀猜想道。

    欧阳玥眯起眼睛,点点头道:“小羊大人说这里是邪恶的东西,那应该不是神器,是魔器,不过不管什么器,一定是宝贝,我们不能让别人得去。”

    任云桀同意,薄膜开始四处飘荡,想看看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有声音。”任云桀忽然道。

    “有人来了。”欧阳玥也听到了,薄膜往他们下来的地方靠去,果然几条人影从上面飘了下来,因为怪兽被她收走了,下面的强大威压没有了,所以这几个人到是没感觉到害怕。

    “咦,奇怪,老夫上次想下来的时候,下面很强大的威压,怎么不见了?”一个苍老的声音响起。

    任云桀眼睛看清楚,来得是六个老头子,居然是三大家族各两人,而且让任云桀惊讶的是任家的两位居然是任东大人和任中大人,这两个老家伙终于从密室里出来了。

    “阿吉,你的敌人来了。”任云桀对自己空间里的阿吉道。

    阿吉一道紫色光芒就出现在欧阳玥的空间里,先是无比震惊地看着欧阳玥的空间,然后对任云桀不满道:“主人,小姐的空间比你的大多了。”

    任云桀一头黑线,这能比吗?

    “你以后可以过来和球球玩。”欧阳玥笑道。

    球球一下子窜入欧阳玥的怀中蹭了蹭道:“不要,他太丑了啦。”

    阿吉一愣又想发怒,任云桀连忙道:“阿吉,你想怎么报复那两个老家伙?”

    阿吉转头看空间外面,正巧六人朝着他们的方向走来,只不过他们空间飘在上方,而六人是踏实力走路。

    “刚才一定发生什么事情了,山崩地裂似的,所以这层强大的威压不见了。”另一个深色蓝袍的老人道。

    任云桀立刻解释:“这位是梅林家族的两位老大人中的梅上大人,那一位是梅下大人,平日也不见人影。那边两个穿黑衣戴十字架的是西哲家族的大人,戴眼镜的叫西风大人,另一位叫西冷大人。”

    欧阳玥点点头道:“这些人实力都在武尊四级巅峰啊,要是我们能把他们全收拾在这里就好了。”

    任云桀转头看看她,伸手搂紧她,薄唇在她的脑门上亲一口道:“你别消耗内力了,还要解毒呢,他们有六人,我们不可能全部灭掉的,不过想个办法分散他们或者让他们自相残杀就有可能了。”

    “好办法,我这里还有些东西,一定让这帮老家伙争夺,走!”欧阳玥快速让薄膜空间移到了刚才被她超级神兵劈开的山峰中,从空间拿出一颗拳头大的紫晶石放在一块碎石下,只露出一点点,紫色的光芒耀眼地忽闪忽闪,就不信他们看不到。

    然后她又到另一边,拿出一颗蓝药石也同样放好,薄膜往上升,在一个突出的崖壁那边贴住一动不动,正面对下,把下面的情景看得一清二楚。

    “来了!”任云桀道。

    “主人,让阿吉出去把那两个卑鄙的老畜生杀了再说!”阿吉看到任东大人和任中大人时,紫色的眸子都变成红色,恨不得咬死他们。

    “你别冲动,这地方还有魔器,小心你被镇压,而且现在人多,你虽然是兽神,但他们可是四个武尊四级巅峰,你讨不到好的,何况他们人人都有灵兽和神兵的,我们静观其变,放心,有你报仇的时候。”任云桀摸摸阿吉的脑袋。

    球球忽然跳过来也在他脑袋上踩两脚喵呜喵呜个不停,意思就是鄙视啦。

    “臭小子,你给我下来!”阿吉顿时暴跳如雷,它可是堂堂狮王兽神,这小老虎居然爬他头顶上,这是叔可忍,婶不能忍。

    球球速度飞快,它可是被小羊大人那种神兽训练过的,打不过逃是绝对没问题,顿时两个灵兽就开始打闹起来,欧阳玥和任云桀都很无语,好在空间大,没什么破坏力。

    这边,六个大人已经飞跃而来,看到两边的山都裂开了,很是震惊,也知道为何刚才这般震动剧烈,不过他们也听到怪兽声音,怎么不见呢?

    六人手中都出现神兵,神情不敢放松,慢慢靠近裂缝。

    “怎么回事?怪兽好像不见了。”任东大人说道。

    “没有感觉到任何气息,应该是不在了,难道万年后升天了?”梅上大人翘着花白胡子道。

    大家都很认同地点点头。

    “这样也好,以后去对面山中抓灵兽就方便多了。”梅下大人道。

    “方便什么,那里面都是魔兽群,小一辈还是很危险的,就连我们遇到魔兽群都避得远远的,不过是可以变成年轻一辈的历练之所。”戴眼镜的西风大人很沉稳地道。

    “不错不错,历练之所再好不过了,年轻人有本事自己去捕获灵兽,以后我们三大家族的大人们不能帮他们捕捉。”

    “好,一言为定!”其他几人都觉得有道理,大家都同意,欧阳玥和任云桀冷笑,他们还以为自己家后门啊,这次能不能出去还是问题,到是会为家族着想。

    “咦,那是什么东西!”西冷大人眼尖的看到一个紫色发光体,立刻用手一指。

    “去看看。”任中大人连忙一马当先就进入了裂缝里,大家怕错过什么宝贝,连忙跟上。

    任中大人拿开那压着的岩石,立刻双目发亮道:“是紫晶石!这么大块!太好了!”

    “什么,紫晶石,我看看。”西风大人也紧张地伸出手来。

    要知道这么大一块紫晶石,能让一个武尊四级巅峰的人有希望晋级武神,对这六个老头来说没有比这个更让他们心动的了。

    一块紫晶石在大家手中传了一遍,个个都露出贪婪的眼神,最后西冷大人拿在手中道,“这块是我先发现的,你们快看看还有没有其他的。”

    大家一听也对,连忙争先恐后地往里面进去,然后一个个捏着鼻子跑出来,里面怪兽的排泄物堆积了上万年,虽然都变成岩石之类,但那股臭气简直和毒气一样,是人都受不住。

    “没有,没有了。”任中大人跑出来后又一下子去了对面,然后很幸运地发现了蓝药石,顿时欢呼起来,怎么看都不像是个几百岁的老家伙。

    大家有纷纷跑到对面寻找,但什么宝石都没有了,顿时其他四个空手的人就盯住了西冷大人和任中大人。

    “见者有份,你们不会想要独吞吧?”梅林家主两个老家伙一个都没有得到,自然不肯罢休了。

    “本来就是我们自己找到的,难道你们还想抢不成?”西冷大人冷笑一声,开玩笑,这紫晶石可是能让他变成武神,一旦入武神,他就是西哲家族元老级人物,身份不可同日而语,打死他都不会让出去。

    紫晶石比起蓝药石要珍贵得多,虽然蓝药石也是非常珍贵,但对这些已经在顶端的强者来说,紫晶石无疑是最诱人的,所以任中大人道:“见着有份,我这块蓝药石可以制成药剂,给你们每人一点,让你们小辈们占点光!”

    “任中大人,你什么意思,蓝药石能分,紫晶石一分就没有那么大效果了,这是我找到的,当然就是我的,你们别眼红了,还是再找找,也许还有。”西冷大人气恼地看向任中大人,他自然知道任中也是偷窥他的紫晶石。

    除了西哲家族的另一位西风大人之外,其他四个老人都紧紧地盯着他手中的紫晶石。

    “西冷大人,任中大人都能分了,你这么做似乎太没道义了吧?好歹要不是我们一起下来,你们西哲家族敢下来吗?”梅上大人冷笑道。

    “哼!那你们要怎么样?紫晶石不能分!”西风大人眯起眼睛道。

    “那就公平竞争,我们六人比赛,谁第一名拿紫晶石,第二名拿蓝药石!”梅下大人邪恶地笑着说,那双老眼里都是算计。

    “是我看到的!你们这帮老家伙也太不要脸了!”西冷大人气得浑身发抖,这摆明要抢他的,因为虽然大家都是武尊四级巅峰,但迈入这个巅峰的长短时间不同,实力上还是有差别的,而他才刚迈入不久,不过西风大人却已经很久,可是就算西风大人赢去,自己也一定要分,这叫他怎么甘心。

    欧阳玥和任云桀在上面看到他们果然为了争夺宝物而争吵起来,两人相视而笑。

    “什么不要脸,大家确实都有份,凭本事我同意!”任中大人也叫道,还主动把蓝药石放在六人中间的地上。

    西冷大人面色涨红,西风看看他道:“我们未必会输,你放心,若我第一,还是会给你的,这样吵下去,对我们三家都没好处。”

    “不错,我们三家团结一起下来的,最好别伤了和气。”梅上大人立刻附和道。

    一边一直不太说话的任东大人这时候看了任中大人一眼,眼神有点古怪,只是大家都没注意道。

    大家点头同意,西冷再反抗都没用,手里紧紧拽着紫晶石,心想要是自己和西风大人都输的话,他一定捏碎它,让谁也得不到。

    大家主意定下,顿时分成三组,打赢两个人才能再比赛。

    欧阳玥和任云桀看到下面混战开始,任云桀笑道:“看来人真的是很贪心啊。”

    欧阳玥点点头道:“我现在感兴趣的是他们有没有灵兽召唤出来,嘿嘿。”

    任云桀一愣后顿斯佩服道:“原来你还想趁火打劫啊,不过灵兽一定要原主人死了之后才可以再次契约的,而且这里面灵兽未必敢出来。”

    “那就等他们死好了。”欧阳玥嘴角一勾,就算不死,她也让他们死!这帮老家伙没一个好人。

    强大的战气不停地爆发,薄膜空间都被震得噗噗响,不过在这地下深处,这六个已经红了眼的老家伙根本就不会去在意了,一心只想把对方打败。

    “啊!”一身闷喊,西冷大人被梅上大人一掌击飞,撞在山壁上滑下去。

    “梅上大人,你什么意思,说好只是点道为止,不用这么狠吧!”西风大人立刻跃过来,扶住西冷大人。

    “比武难免有所损伤,若我不出实力,两人久战不下那有什么意思,这么点伤没什么问题,继续吧!”梅上大人立刻跳出去打任东大人,只要随便打赢两个就有机会。

    任东大人一见他上来,本来和西风大人对战的他,立刻士气一振,他刚才等于是输给西风大人,心里很是不爽中。

    西风一看大怒,但有没办法,只好让西冷休息,自己再次气势汹汹地打了进来,这一下还真变成了混战,西风大人是谁都打的,其他人是两边偷袭,很快结果出来了,但个个衣衫破裂,头发散乱很是狼狈。

    最后任家两大人直接被踢出了局,气得任中把蓝药石差点捏碎,两人马上靠在一起,看其他三人又混战,任东大人眸子里闪过恶毒的光芒,看到那边靠着的西冷大人,忽然在任中耳朵边说了几句。

    任中眸子里闪过狡猾之色,嘴角勾起邪恶的笑容,两人悄悄地靠向坐在地上的西冷大人。

    另外三人打得天昏地暗,哪里会注意下面,任中大人和任东大人忽然联合偷袭,西冷大人没想到这两人这么卑鄙,顿时想要跳起来大骂,却忽然嘴里吐出黑血来。

    欧阳玥大惊道:“这个毒和我中的毒是一样的,看来任西大人就是死在这种毒上面的,这两个家伙只怕早下来过这里,对了,这座山是黑色的,一定有个聚集毒素的地方给他们找到了。”

    任云桀目光变冷道:“那么说来他们随身携带着这种剧毒!”

    “应该是这样,只是这毒太霸道,他们不到最后关头是不会使用的。”欧阳玥刚说完,下面已经形势大转变,因为西冷大人的中毒倒地,终于给正在战斗的三个大人看到,一下子都弹开了落地,惊恐地看着任东和任中大人,特别是任中手中那块紫晶石无比得耀眼。

    “任东、任中,你们居然施毒!”西风顿时跳到西冷身边,见他整个人都变成黑色,浑身羊癫疯一样剧烈的抖动,看得任云桀和欧阳玥心惊胆颤,要不是欧阳玥立刻有吞服两剂高等级别的药剂,只怕现在也和西冷一个模样了。

    “谁叫他输了还不拿出来!”任东大人邪恶一笑,很无耻地说道。

    “你们两个也没有赢,为何要先拿紫晶石,还做出下毒这种卑鄙的事情,亏你们还是古武者!”梅下大人气恼道,现在情况是他们梅林家族两人对付西风一个,怎么样这紫晶石都是他们两人的,没想到居然出这种事。

    “不,不得好死!”西冷大人忽然一阵狂烈的抽搐后,对着任东和任中喊了这么一声后,脑袋一下子扑地,一动不动,那双没闭上的眼珠子里都是深深的恨意和不甘心。

    “你们该死!”西风大人怒了,猛然手臂一挥,强大的战气就朝任家两位大人狂袭而来。

    “太过分了,梅上大人,我们帮忙!这种卑鄙小人早晚对我们大家都不利!”梅下大人立刻说道。

    “好,先除了他们两个!”梅上大人也附和,二人立刻加入。

    “就凭你们三个?做梦,今日就让你们葬身在此处!”任东大人忽然疯狂地大笑起来,只见他手中升起浓郁的黑雾,一张老脸上立刻经脉似乎在表面游走一般,黑雾迷蒙,很是恐怖。而任中大人在后面冷笑一声再往后靠去,居然没想帮忙,似乎觉得任东大人一人对付他们三人绰绰有余。

    “邪功!”任云桀立刻叫了起来,好在外面听不见,“实在没想到教任积的是任东大人!”

    “什么!”西风大人和梅上、梅下大人看到任东的变化,立刻惊地后退,强大的压力对着三人反扑而来,带着浓郁的腥味,让对面三人都闭了气。

    但他们已经明白任东大人的实力已经到了武神级别,所以他们三人联手都会是一场恶战。

    “雄虎!”西风大人一声吼叫,只见白光一闪,一只巨大的黄色大老虎出现在他面前,凶神恶煞地盯着任东大人,然后呜呜了几声后,又变成白光窜了回去。

    这只是一眨眼的事情,却把西风大人吓了一跳,梅林两大人也惊讶道:“怎么回事?”

    “这里好像有灵兽忌讳的东西!”西风大人目光中有了恐惧,看到任东大人冷笑的脸,心里思索着怎么办好。

    “什么,那怎么办,我们三人联手都不是他对手,何况还有个任中没出手!”梅上大人惊吓道。

    “怎么办!死了就不用想这个问题了。”任东大人显然不准备被他们说出去自己的秘密,所以立刻再一次挥掌而来,黑雾冲天,这一次比刚才更加犀利了。

    三位大人用战气死死盯住那黑色雾气对他们的压迫,但就算三个都是武尊四级巅峰,也没有一个修炼邪功的武神厉害。

    “啊!”梅下大人一个支持不住,顿时往后飞去,黑色的雾气像长了眼睛一样,把他瞬间包围,里面马上传来梅下大人的惨叫声。

    欧阳玥和毛毛在上方才看清楚梅下大人居然七巧都流出了黑色的血液,然后在黑雾中扭动几下就直接断气了。

    “好霸道的毒气,玥,看来我们今天是没办法除掉他们了。”任云桀也心惊胆颤,就算有阿吉,他也不可能战胜这个家伙,特别是他的毒雾,可以说完全无解,就算欧阳玥也不能一下子解掉毒素。

    “若这家伙的毒来自这里,这边也一定会有相应的解毒的东西,等他们离开,我们必须找找。”欧阳玥也感觉这事太过骇人了。

    下面的任东大人一心要杀人灭口,根本不留情,西风大人和梅上两人一起进攻也于事无补,终于在几个回合后全部死在毒气之色,死状很是凄惨。

    “大人,我们回去怎么交代?”任中大人一手拿着紫晶石、一手拿着蓝药石,很是恭敬地献给任东大人。

    “好在我邪功大成,不然还真不是这三个老家伙的对手!哼!”任东大人吐了口口水,目光看向任中大人的双手。

    “这些对我没什么作用,紫晶石给你提升实力,蓝药石立刻配置晋升药剂给任积喝下,十天后的排位赛,不能让任杰克这小子赢第一!”任东大人的话让上面两人有种自讨苦吃的感觉。

    任中大人一愣道:“大人,任积小少爷的邪功已经达到武尊二级巅峰了,杰克一定不是他对手!”

    “哼,他邪功是能得第一,但你要知道排位赛是在圣学院举行,那几个圣学院的老家伙就连我也不敢动手,所以任积绝对不可以用邪功,这蓝药石配置成中等级别的晋升药剂,能让他提高到至少武尊一级,那他就能稳赢了,我听大家说任杰克是武王三级高等,哼!要不是生死战,他就能直接把任杰克灭杀!”任东大人嘴角的邪笑很是阴冷。

    “是,大人说得不错,不过我们该怎么交代这四人的死?”任中大人看看四条尸体皱眉道。

    “我先撕了他们的灵魂,免得被他们有机会复活,斩草要除根!”任东大人说完立刻面色又变得狰狞恐怖,双手就像爪子一样在四位大人的百汇穴上吸出他们的灵魂,然后毫不犹豫地就一一撕碎,灵魂发出的痛苦的叫声让人毛骨悚然,任中大人更是被吓得瑟瑟发抖,看向任东大人的眼神更是畏惧了。

    欧阳玥和任云桀也是背后冰凉,没想到整个家族里面最厉害最恶毒最残忍的居然是任东大人,他有邪功,怪不得当年这一辈中的最强者任西大人也会死在他手中,这老家伙平日里发白飘飘,面带微笑,很是亲切,得到家族中很多人的尊敬,这可是真正的道貌岸然啊。

    “回去后就说他们被下面的怪兽吃掉了,我们要不是逃得快,也会没命,你身上的伤可以再重点!”任东大人说完,冷笑一声,一掌就拍向任中大人的胸口。

    任中大人一声惨叫,整个人飞起后重重地摔到在地,连吐两口鲜血,看上去伤势还不是一般的严重,目光有点恨意又惊恐地看看任东大人,然后脑袋一歪就晕死过去。

    任东大人自己把自己身上的衣服撕烂了些,头发也搞得乱七八糟,最后双手从地上的尸体上抹点鲜血涂在自己身上,看上去很是狼狈凄惨,最后很满意地阴笑一声,背起任中大人直接朝进来的那个地方掠去,因为里面都是地缝,要出去只能是那个深渊地段,只见任东大人很快就往上攀升,进去了灰蒙蒙的雾气之中。

    欧阳玥和任云桀全身都是冷汗,这个老家伙真是太狠了,要对付他还真不是一般的棘手。

    “怎么办?”任云桀皱眉,“他的毒解不了的话,我们怎么都不可能是他对手的,若是他对整个家族下手?”任云桀不敢相信,心中不安。

    “我看他未必会暴露自己,要知道他一旦用了邪功,大家就会远离他,就算他杀光所有的人,他自己一个人高高在上又有什么意思,你想想,他培养任积只怕就是为了利用任积来掌握家族,他做他的大人还是一样受人尊敬。”欧阳玥觉得这老家伙到今日都没有发难,一定也想维护这个大家族的,暗中控制也是一样的,起码在外人看来,他地位很是卓越。

    任云桀凝思一下点点头道:“你说得有道理,好在他不知道我真正的实力,任积就算吃了晋升药剂也就武尊一级,不是我对手,怕就怕任积会不会丧心病狂,在台上施展邪功,那吃了药剂后的实力估计会在我之上。”

    欧阳玥面色沉重地点点头道:“你还有阿吉,阿吉应该可以出战吧,任积的灵兽再厉害,也不可能强过阿吉。”

    “可阿吉要是出来,任东大人一定会知道我们已经知道他杀死任西大人的事情,只怕会对我们杀人灭口。”任云桀皱眉。

    欧阳玥也皱眉道:“那这样好了,现在还不是拉破脸的时候,我把球球借给你,也一定会赢。”说完笑了起来。

    任云桀一愣后道:“也不知道它愿意不愿意呢?”说完两人看看还在药园子里追逐的一大一小两只灵兽很是无语。

    “放心吧!好了,我们出去找找有没有魔器和解毒的东西。”欧阳玥驱动薄膜空间往下,然后两人出来落地,开始往这条狭长的深渊山道里面进去。

    一路上还发现了不少骨头,似乎有人类的,还有兽类的,但统一都是黑色的,有的甚至于黑得都发亮了。

    “玥,你的毒感觉怎么样了?”任云桀还是很担心这点,目光忧心地看着她。

    “我没事,你别担心,这毒还要不了我的命,只是会麻烦点。”欧阳玥庆幸自己有神针,要不然光靠药剂也不知道能抵制住多久。

    任云桀紧紧握着她的手,目光里都是心疼之色,欧阳玥朝他灿烂一笑,拉着他前进。

    “主人,前面好像有邪恶的东西,感觉越来越近了,好恐怖的气息。”阿吉的声音出来出现在任云桀的脑子里,因为它在欧阳玥的手珠链空间中,所以欧阳玥也能听到,还看到球球站在阿吉的脑门上,阿吉居然没有动怒,四只眼睛都是惊恐地看着空间外面。

    “应该是魔器,不然阿吉他们也不会这么害怕。”欧阳玥立刻道,眼中却有了兴奋,神器她见了不少,自己身上就有两件,但魔器她就没见过了,不知道是什么样子的呢?

    “嗯,我们也要小心点。”任云桀点点头,握着欧阳玥的手更紧了些。

    弯弯曲曲的山道内,四周都是一片漆黑,没有任何活物,就像一片死亡之地似的,让欧阳玥和任云桀也越来越感觉到那种恐怖的气息。

    ------题外话------

    加字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