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重生毒眼魔医 > 029章 你个流氓

    毛毛拉着欧阳玥,任爸爸跟在后面,三人一路没说话来到了任爸爸的房间里,任青听到声音也跑了过来,急切问道:“大伯,怎么样了,家主不会真让杰克哥哥娶任瑶瑶吧?”

    任爸爸道:“家主说要小玥和瑶瑶比试做药剂,谁赢了,杰克就娶谁,哎。”任爸爸很是担心。

    欧阳玥一笑道:“叔叔,你别担心,我一定赢的。”

    “哇,比药剂啊,好啊,小玥姐姐一定赢,任瑶瑶是五星吧?我看小玥姐姐肯定至少有七星。”任青立刻欢喜道。

    “什么?”任爸爸惊讶地看着欧阳玥。

    “大伯,你看!”任青从怀里拿出那杯药剂,桃红色浓郁的药剂让任曲云万分激动,“这,这是七星药剂的完美品质?晋升药剂吗?”

    “哇,原来是七星药剂啊,太棒了,小玥姐姐一定会赢的,你们不用担心啦。”任青到这个时候才知道这瓶药剂这么珍贵。

    “毛毛,别想太多,很多人都是自私的,何况你爷爷还有家族这个重担,他也是迫不得已的。”欧阳玥知道他很绝望。

    任云桀抬头看看她,露出些苦笑道:“我只是没想到他明知道你会输,还这么说,这种人怎么会是我爷爷。”

    任爸爸一听,一张脸也忧郁下去,最后叹口气道:“你爷爷身上背负太多,为了家族他已经不顾亲情,我们只不过是牺牲品,不过我们也该理解他的意思,我想他内心也并不快乐。”

    “得了家主之位又如何,就能牺牲我母亲,现在又要牺牲玥了吗?”任云桀气恼道。

    “杰克,很多事情谁是谁非不好说,也许你在这个位置也会这么做,爷爷总不能看着我们嫡系一脉终止在他手里,哎。”任曲云知道父亲的苦,只是被当成家族的棋子,是谁都不甘,对于妻子的死,更让他对这个父亲有着怨恨,但那又如何,他是他父亲。

    “毛毛,好了,反正我又不会输,你若是讨厌这里,我们等比赛完了就离开好了。”欧阳玥劝说道。

    “什么?离开,那怎么行,这家主之位怎么办?”任曲云惊慌道。

    “爸,你到现在还想着这个家族,你难道忘记母亲是怎么死的吗?家族家主!一切都是狗屁!没心没肺的人你还当他们亲人?”任云桀气恼地怒声道。

    任爸爸面色惨白,最后叹口气,似乎一下子老了很多岁,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一双眸子里都是痛苦纠结。

    欧阳玥扯了扯任云桀,任青一看不对道:“杰克哥哥,大伯也是为了这个家,毕竟你是任家嫡系啊,这个家本来就该是你的,大伯也不希望被外人抢去,这可是老祖宗创立下来的,难道你要让给其他旁系吗?就是我,我也不甘心啊!”

    “毛毛。小青说得不错,你是任家嫡系,凭什么要让给别人,我看不如我们直接拿下任家,再来一次大清洗,看谁以后谁还敢生异心!”欧阳玥眸子杀气掠过,让她的毛毛伤心,她一定让他们好看。

    任云桀转头看看欧阳玥那张坚定的小脸,忽然伸手抱住她询问道:“你真这么想?”

    “当然,你说要是任家控制在你手中,这对我华夏也有好处不是吗?”欧阳玥眨巴下眼睛,“毛毛,没有解决不了的事情,我们这么多苦都过来了,难道还打理不好一个家族?”

    任云桀看着她自信发亮的小脸,眸子里溢上柔情道:“这条路可是很艰难的哦。”

    “嘿嘿,你觉得我会怕吗?”欧阳玥贼贼地笑了笑。

    任云桀也笑了道:“你个小坏蛋,越来越狡猾了,好吧,我们就大干一场,用实力来说话,这古武之道,本来就是实力说话的!”

    任爸爸和任青张目结舌,这两个人就这么制定好了计划?要强势拿下任家?

    “对了,你们家族里有多少武神啊?”欧阳玥现在最担心是这个级别的。

    “武神?”任青嘴角抽搐道,“我们这个家族里都没有武神,最高的是零大人,武尊四级巅峰,其他九位大人按照实力排下来的。”

    “罗大人就是第十位大人了,实力是大人中最低的。”任云桀补充。

    “错了,这些都是平日在家族走动的人,我们家族的那些老祖宗,老大人可有好几个武神的,只是不到家族出大事的那一天,他们是不会出来的。”任爸爸连忙道。

    “哦?他们人呢?”欧阳玥透视不到有这种老家伙的存在。

    任爸爸停顿一下后道:“在家族的空间密室里修炼。”

    欧阳玥点点头,空间密室,怪不得她透视不到。

    “没关系,既然是武神,我相信他们也希望任家是越强大越好的,家族利益是第一的。”欧阳玥嘴角一咧,“对了,你们可有灵兽、药剂什么的?”

    任青立刻抢先道:“当然有啦,我们三大家族的人都有灵兽的,小玥姐姐看到内宗后面那深渊后的黑色山脉吗?那里面都是灵兽的,不过实力低的人根本过不去,每个家族的大人们为了增强实力,都会去抓些灵兽来给家族里的人契约的。”

    “那你可有灵兽?”欧阳玥看着他道。

    任青有点失落地摇摇头道:“我们这一辈的只有任积少爷有一只大鹏,其他人都没有,不过我听说梅林家族和西哲家族的有三个年轻人有灵兽了,想必这三人都会参加排位赛。”

    欧阳玥目光看向任爸爸,好像再问为何他们这一脉没有人有灵兽?

    任爸爸目光闪了闪道:“因为家族中还有很多长辈没有灵兽,所以一般捕捉回来的都先给了长辈,虽然后面黑色山脉灵兽不少,但也不是那么好捕捉的,死去的高手不少。”

    “那叔叔你可有灵兽?”欧阳玥挑眉道。

    任爸爸摇摇头苦笑一下道:“我天分不高,又不喜争抢,所以轮不到我,华大叔、木大叔他们都有的。”

    欧阳玥一头黑线道:“那家主总有吧?”

    任爸爸点点头,任青道:“家主肯定有啦,是一只很厉害的雄鹰。”

    “对了,叔叔,你可知道任西大人?”欧阳玥挑眉道。

    “任西大人?你,你怎么知道?”任爸爸惊讶道,然后看看任云桀。

    “叔叔知道任西大人怎么死的吗?”欧阳玥继续问。

    任爸爸沉默一会道:“任西大人可是我们这一脉最厉害的大人了,那次出去有任务,回来却中了剧毒,什么药剂都没发治疗,哎,任西大人是我们这一脉的大人,从他去世后,我们这一脉就更加萧条,那两脉也更加嚣张了。”

    “难道你们没有查他中毒的原因?”欧阳玥惊讶道,心想药剂都治不好?高级药剂都不行?那是什么毒?

    “听说任西大人是去了L国那边的死亡谷,听说那边有什么上古神物出现,家主和一帮大人商量后,派了任西、任北和任中大人去,结果,哎。”任爸爸叹气道。

    “那任西大人的灵兽呢?难道没有回来?”欧阳玥嘴角勾起冷笑。

    “没有,谁都找不到了。”任爸爸奇怪地看着她,“小玥,你怎么知道这么清楚?”

    任云桀抬起头来道:“爸,任西大人是被人害死的!”

    “什么!谁?”任爸爸大吃一惊。

    “自然是任华逊一脉的任北大人和任中大人,两人一起使计害死任西大人。”毛毛目光里都是恨意。

    “怎么会,你又怎么知道?当初两位大人带着任西大人回来的时候,他们也是深受重伤啊!”任爸爸简直不敢相信。

    “爸爸,你知道阿吉吧,是它告诉我的。”任云桀没好气道。

    “阿吉?他是任西大人的灵兽,在哪里?你遇见了?”任爸爸急切道。

    任云桀看了看欧阳玥,再看看被吓着的任青,然后叫了声:“阿吉,出来!”

    一道紫色的光芒,房中的客厅顿时被阿吉庞大的身体占据,变得拥挤不堪,阿吉屁股后面的酒吧都被它的出现扫落一地酒杯。

    任爸爸和任青瞠目结舌地看着眼前这只巨大的狮子,好在阿吉没有狮身人面的出来,要不然又得吓人了。

    “阿吉,你告诉我父亲,任西大人到底是怎么死的。”任云桀对阿吉说道。

    阿吉开口道:“前主人在死亡谷的时候被任北和任中两个老畜生下毒害死的,他们还想抓我,要不是主人拼死护我出去,我估计被他们抓了,不过我原本想出去找解药给主人的,却没想到出了死亡谷却碰上了东方家族的老东西,正好受伤的我被他们用神器捕捉,被囚禁了十几年。”阿吉说道自己的原主人,一双紫色的眼睛里都泪花,就算是一张兽脸,也看得出它的伤心。

    “原来如此,真是岂有此理!他们一定是早有预谋,当初还是任华逊一脉中有人提出来死亡谷有什么神物出现的,原来一切都是阴谋。”任爸爸气得浑身发抖。

    “神物没看到,怪兽却不少,主人也是因为和怪兽搏斗,消耗太大,才被那两个老畜生有机可趁的。”阿吉愤怒道,“我一定要为主人报仇,那两个老家伙现在何处?”

    “阿吉,你先别气,任北和任中两位大人回来后就进入了空间密室,十多年没有出来过了,想必现在的实力起码在武尊四级巅峰了。”任爸爸皱眉道。

    “什么!这么厉害了?”阿吉顿时瞪大眼睛,有点不敢相信。

    “他们受伤回来,老祖宗就为两人护法,还给他们用了不少药剂,实力自然会大大提升的。”任爸爸心里别说都郁闷了。

    “真是卑鄙,不过没关系,老子现在已经是兽神了,还拿不下这两个老畜生吗?”阿吉冷哼道。

    “阿吉,可是他们在空间密室,里面还有好几个老祖宗都是武神级别,就你一个肯定不行的,我们要想办法让那两个家伙出来才行。”欧阳玥立刻说道。

    “不错,阿吉,你别冲动,我先把这件事告诉家主,让他去见老祖宗们,看看能不能给任西大人一个交代。”任爸爸道。

    “爸,你觉得他们会相信这片面之词吗?就算相信,现在任西大人已经不再,他们也不会因为这点而杀了那两人,毕竟是任家的强者,杀一个少一个,为了家族着想,他们也不会动手的。”任云桀分析道。

    “不错,所以这件事我们还不能告诉家主,要为任西大人报仇,只有我们私下报,阿吉,你先回去,这事交给我们,等把那两个老家伙引出来,你再好好跟他们算账。”欧阳玥嘴角勾起邪恶的笑容。

    “是,小姐!”阿吉点点头,对欧阳玥很是崇敬,谁叫她有神兽呢?

    阿吉回到任云桀的空间里,房间中顿时气息清爽了很多。

    “那,那真是任西大人的灵兽?好,好厉害啊。”任青终于找回了自己的舌头了。

    “那是,兽神了,我看这里谁的灵兽能强过阿吉了,所以比赛的事情你们根本不用担心,毛毛要第一,就没人能抢去!”欧阳玥很信心地看着任云桀。

    “杰克,你和阿吉契约了?”任爸爸忽然想到这个问题。

    任云桀点点头,任爸爸顿时跳了起来道:“那你的实力?”要是契约这么高级的灵兽,实力一定会被拉上去的。

    “武尊四级低等。”任云桀挑了下眉,慢慢地说道。

    这下任爸爸和任青的眼睛都瞪成了鸡蛋了,久久都说不出话来。

    “小玥是武尊二级低等。”任云桀又扔了个炸弹。

    “今晚我就可以晋级。”欧阳玥在武尊二级低等有一段时间,也是时候再提升一下,她好久没使用药剂,来到这个地方,她觉得有需要了。

    “今晚?”任云桀顿时眸子瞪大,他今晚还想好好亲热呢。

    欧阳玥一看他那张脸就知道在想什么,立刻翻白眼道:“对,就是今晚,我还得整理下药剂的东西,不能把你输给任瑶瑶吧?”

    “你,你哪里会输给她啊。”任云桀嘟嘴道。

    “马有失蹄,人有失手的,你难道真想我把你输掉?”欧阳玥好笑道。

    “你舍得?”任云桀顿时搂住她,任爸爸和任青一看平日严肃冷酷的他在欧阳玥面前这么人性化,都大感惊讶。

    欧阳玥没好气地拍开他,这家伙也不怕难为情,害她脸都红了。

    “爸,现在你们可以放心了,我们先回去休息了。”任云桀看看外面的天色,早点回去可能还有时间的,得抓紧才行。

    任爸爸咳嗽几下,点点头,任青被打击得不轻,也回房间修炼去了,不过他们两人内心确实无比兴奋的,这回他们一脉还不扬眉吐气?

    任云桀和欧阳玥一回自己房间内关上房门,任云桀就从后面把欧阳玥一把抱起道:“老婆大人,现在时间还早,你不用这么快修炼吧?”

    欧阳玥又好气又好笑道:“你爸爸就在隔壁。”

    “那又如何,我们去悦河苑好了。”任云桀笑得很坏,还低头亲亲她的小嘴委屈道,“之前赶路什么的,我们好久没有了啦。”

    “什么好久,才两天好不好。”欧阳玥羞愤地拍他一掌。

    “两天也好久了啦,人家年轻人都是一天好几次的,你看我们好像老夫老妻了,这怎么成,我们还年轻嘛,需要激情啦。”任云桀哭丧个脸,好不可怜的样子。

    欧阳玥哭笑不得道:“你到还有兴趣的,不为家里的事情烦吗?”

    “再烦也不会忘记疼老婆啊,再者了,有老婆在,我什么都不怕。”任云桀这话让欧阳玥心里到是甜滋滋的了。

    “先洗澡,嘿嘿。”任云桀直接把人抱洗浴房去,欧阳玥大叫道,“先把衣服脱了啊。”他们身上可都是礼服啊。

    “好,我帮老婆大人脱衣服。”任云桀立刻把人放在床上,双手就开始不规矩地帮欧阳玥脱衣服。

    “我自己来好了。”欧阳玥俏脸绯红,虽然好像已经是老夫老妻了,但每一次这家伙使坏,她都会忍不住地脸红,想起和他一起翻云覆雨的时候那美妙的感觉,让她胸口一紧,也有点向往。

    “怎么可以,老公侍候老婆天经地义的。”任云桀笑得像只狐狸,目光潋滟,里面有着淡淡的欲望和浓浓的爱意,一双手快速又熟练地帮她退下衣服,剩下里面一套蕾丝的枚红色内衣裤。

    那光滑白皙的肌肤犹如绸缎一般,完美比列的身材前凸后翘,隐约的敏感点几乎让人喷鼻血,毛毛的身体瞬间反应,那西装裤马上被顶起,欧阳玥不小心瞄到,脸更红了,赶紧就往浴室跑。

    “老婆,等我啊!”毛毛顿时手忙脚乱把自己的衣服裤子都脱了,光着PP就往里面跑。

    “哎呀,你个流氓!”欧阳玥转身就看到这家伙居然连小内都脱了,那刺眼的地方是那么醒目而誘人,让她顿时面红如血。

    “什么流氓,老婆你又不是没见过,上次还那样呢。”任云桀顿时邪恶地用舌头舔了舔自己下唇。

    “你个混蛋!我不跟你一起洗,出去!”欧阳玥被他赤裸裸的话语羞得连忙钻进浴缸里,拉上了遮挡的挂布。

    “那怎么行,我要和老婆一起洗,我很乖的,只帮老婆擦背。”任云桀笑眯眯地钻进去,欧阳玥正巧把文胸扔出去。

    “老婆,我帮你脱。”任云桀双手瞬间从她后背摸向前面,一股满足感让他发出沙哑的叹气,欧阳玥浑身一软,差点滑下去。

    大手一只在上,一只在下,蕾丝小内被慢慢退下,浴缸里的气息越来越热灼,本来还想挣扎的小女人在大手邪恶的挑逗下彻底投降,只剩下娇羞的喘息声。

    身后的男人嘴角勾笑,更加放肆而邪恶,这个澡整整洗了一个小时多才算完。

    一出浴室,欧阳玥就直接进去了悦河苑修炼去了,任云桀偷吃成功,像只猫一样躺在大床上,和脑子里的阿吉交流起来。

    “阿吉,你刚才在干什么?”任云桀心想这家伙不会在偷看他们恩爱吧,他都把这家伙忘了,等完事才想起来还有那个大家伙。

    “呃,主人,阿吉要修炼,准备为前主人报仇。”阿吉很无辜道,他什么都没看见好不好,再说了他都是五千年的灵兽了,什么没见过,知道小主人脸皮薄,自然不能让他知道,其实也就看了一点点而已啦。

    “哦,那你好好休息,没事别出来晃悠。”任云桀放心道,其实都不知道被一只千年灵兽忽悠了一回。

    半夜,任云桀见欧阳玥还不出来,他又睡不着,脑子里一转就遁入虚空,来到了任华逊一脉的居住地,其实就在大宅子的西面而已,他们直系是住在靠中间的位置,另一脉任拉木是住在东面的。

    夜黑风高,气温也冰凉,这会儿的人不是睡着了,就是在修炼中,任云桀悄悄的靠近,黑夜对于他这样的强者来说根本不算什么,能看到房中一个个人都在睡觉。

    当他看到任积的房间时,这小子还没有睡,而是修炼,本来也不引起毛毛的注意,但他发现他的修炼似乎有点问题,他的一张白皙的脸上忽然间有黑色的气体在流窜似的,有点吓人。

    任云桀一愣,这家伙居然不走古武正道,走了邪门歪道,看着他全身气息越来越黑暗,实力超过了他本身显露出来的武王三级,那实力居然能上到武尊二级巅峰,这什么邪门功夫,这家伙哪里得来的?

    任云桀怎么也没想到自己来探探虚实,居然给他看到这种事情,那么除了任积这小子,不知道还有没有人学这种邪门歪道?

    任云桀面色凝重,立刻一个个房间看过去,特别是正在修炼的人,但没给他发现其他的,但任积这小子都不出门,哪里能学来这种东西?实在古怪。

    想到这里,任云桀回到自己爸爸的房间,任爸爸被吓一跳,看到是自己儿子才松口气,任云桀把事情说了一遍,任爸爸露出惊恐之色道:“你说真的?”

    “当然,我不会看错的,任积的邪门功夫已经在武尊二级巅峰水平了。”任云桀皱眉道。

    任爸爸面色惊惧道:“我知道怎么回事,对了,任积这小子去过后面深渊。”

    “什么?后面深渊?那地方他怎么能去,不是送死吗?”任云桀一惊一乍。

    “去年你不在的时候,任积这小子想要灵兽,跟这几个大人一起出发的,对面山里都是猛兽,他和大人面不知道怎么就分散了,大人们也找来找去找不到他,本来都以为他死了,直到三个月后,他忽然回来的,还有了自己的灵兽,大家见他没事也就没多提起,现在想来他没有出去过,怎么会学到邪们功夫呢,我曾经听老祖宗们说过,这深幽下面可是镇压着很凶猛的东西,已经有上万年的历史,不过任积怎么能活着回来真是惊奇,也许他捡到什么宝贝了。”任爸爸一脸思索之色。

    “很有可能。”任云桀皱眉,“就是不知道这家伙还有没有别的东西。”

    “这就不知道了,只是他能活着出来实在是奇迹,那下面可是连大人们都不敢下去,以前去探险的进去十个人都没有出来的。”任爸爸疑惑道。

    任云桀吸口气道:“看来他是福大命大,对了,任积的父亲呢?怎么不见华三叔?”

    任爸爸一惊后叹气道:“死了,死在比武台上,也是去年的事情,三大家族的擂台赛,你华三叔被西哲家族的西惊艳打死了。”

    “什么!”任云桀不知道家族里面还出了这么多事,“难道就死了华三叔一人?”

    “是的,其他都是受伤,他们两人却是生死战,签下生死契约,谁死都不能找对方家族报仇,这两个人本来就有私仇的,当年你华三嫂可是西惊艳最爱的女人,一直对你华三叔怀恨在心,看来这次排位赛上,任积一定会对西哲家族报复的,西惊艳的儿子西宏也会出战。”任爸爸连连点头,“怪不得任积会学邪门功夫,也许他想报仇!”

    任云桀叹口气,看来是私人恩怨,但这也有可能影响全局。

    “爸,那要是任积使用邪门功夫,就算赢了,大家也不会承认,何况一定说我们任家作弊的。”任云桀皱眉。

    “话是这么说,不过实力最重要。也很难说,我看这事我得上报家主,不知道你华大叔知不知道呢。”任爸爸有点焦急。

    “就算知道,我想华大叔为了他们那一脉胜我,也会支持任积的。”任云桀嘴角勾起邪恶的笑容。

    任爸爸点点头道:“你华大叔一脉太争强好胜,而西大叔一脉却很阴狠,暗地里小动作多,都是不想你当下一任家主的。”

    “爸,你放心,这个家主之位我坐定了,而且我要把布拉达家族好好整治,什么三脉,有能力有品德的就能上位,其他的都要好好教训,这样我们任家才能团结,才能强大,连自己内部都搞不定,还怎么在三大家族中获胜。”任云桀冷哼一声。

    任爸爸目光放亮,自豪地看着儿子道:“杰克,你真是长大了,幸亏你回来了,要不然爸也要对不起任长风老祖宗了。”

    任云桀目光幽深地看着自己爸爸,知道他这么多年来受的苦和心里的怨恨,有点动容。

    “爸,以后你跟我和玥离开吧,我们想要回华夏生活。”任云桀看着他道。

    任爸爸面色一变道:“那家族怎么办?你要做家主怎么能随便离开呢?”

    “家主又不是要天天在这里,有威信在一样可以,我们又不是不回来。”任云桀相信只要自己够强大,在古武这种崇尚武道的规则里,还有谁敢不服。

    任爸爸点点头笑起来道:“你是个好孩子,爸爸也是对不起你,当你受那么多苦,以后的事以后再说,你三叔还没回来,任青一个人在这里我也不放心的。”

    任云桀知道他的心情,点点头道:“爸,那你好好休息,我先回去睡了。”任爸爸点点头,慈爱地看着他走出房间。

    任云桀回到房间,欧阳玥自然还没从悦河苑出来,他只能躺在场上想事情,直到天亮。

    第二天一早,欧阳玥精神气爽地出现在任云桀面前,任云桀一感知就知道她已经到了武尊二级巅峰,一晚上的时间,她居然突破了两个小级别,而且实力巩固的很不错。

    “玥,你真是越来越漂亮了,我发现你每一个实力上一个台阶,人就又漂亮了一点,咦,这朵金色的话似乎颜色深了一些呢。”任云桀也好久没看到她眉心的金色小花了,今早欧阳玥没有上装,所以显露出来了。

    “是吗?”欧阳玥走到镜子前看了看,果然要深了些,那线条似乎粗了点,还闪动着神秘的金色光泽似的,煞是好看,让她整张脸变得神圣而妖艳。

    “玥,我想去个地方,有点危险,你一起去吗?”任云桀嘴角勾起来道。

    “后天就是和任瑶瑶的比赛了,能赶回来吗?要不然可算我输的。”欧阳玥笑着看他。

    “当然能回来,就算不回来,我也不回来,她找谁嫁去?”任云桀冷哼一声。

    “好吧,你要去哪里?出宗殿吗?”欧阳玥笑起来。

    “不出,就是后面的深渊。”任云桀立刻把昨晚任积的情况说给了她听,欧阳玥一惊道,“怪不得他给我的感觉有点怪怪的。”确实昨晚任积看到自己武尊的气息,虽然面露惊讶,但也不像任思思那样惊恐害怕,原来他心里很有把握。

    “走吧,去看看下面到底有什么东西,顺便我想帮我爸爸和任青找两只灵兽,让他们实力都能高点,也不用忍气吞声。”任云桀早想好了。

    “嗯,走吧。”欧阳玥点点头,实力刚生上升,就算遇到什么,也可以让她巩固一下,要是太强大的东西,还有小羊大人和阿吉,所以她一点也不怕。

    两人从虚空直接朝后面那片灰蒙蒙的雾气而去,一下子就过了任家的大宅,站在了后面的断崖处,断崖另一边就是黑乎乎的山脉,阴森恐怖,怪不得叫黑色山脉,而脚下的断崖下面深不见死。

    “玥,你感受到这深渊上空有股强大的力量散发出来吗?”任云桀皱眉道。

    “嗯,恐怕就是这深渊下面爆发出来的气息,一般人根本不可能到对面,起码也得武尊强者,这个任积看来真的是被大人们带过去的。”欧阳玥分析道。

    忽然她的手腕一阵刺痛,她浑身一震,拉着她的任云桀惊讶道:“怎么了?”

    欧阳玥心里又惊又喜,看着手腕处的神珠链整条浮现出来,乳白色的光芒在珠链四周游走,却再也没有隐没进去,让她很是吃惊,同时那热度慢慢浮上来,却没有加剧,可她就是感觉到这次的感应似乎强了很多。

    “这附近有神珠!”欧阳玥敢肯定道,同时脑海里叫小羊大人,但这时候的小羊大人却没有反应,看来是在归位修炼了,除非她遇到很大的困难,让他们产生危险的共鸣,不然她现在是叫不醒那个小家伙的。

    “这里?你说深渊下面?”任云桀看着欧阳玥低头看深渊惊讶道。

    “嗯,我有预感,一定在下面。”欧阳玥咧嘴一笑,没想到神珠还能到内宗来,不过想到武域都有神珠了,这里有也不奇怪的。

    “走吧!”任云桀见她如此欣喜,心想自己好在来了,本来他也担心下面太过凶险,但想到任积那小子都能安全出来,他们总不会那么倒霉吧。

    两人手握手,直接遁入虚空往下落去,但很快就发现虚空被下面的灰色迷雾阻断了,两人只能出了虚空,冷冽而阴寒的风刮在两人的脸上,让他们也感觉有点恐怖。

    好在两人的级别不低,都能御空而下,不至于直接掉下去摔死。

    身边是一层层的灰雾,什么都看不清,两人几乎就在灰雾中下降,要不是两人手拉手,连对方的脸都看不清楚。

    越到下面,欧阳玥的感觉越是强烈,手臂上的神珠链越来越热,而且似乎要脱离出去的感觉,让她有点心惊,怎么这次这么厉害,按照十二生肖排列,这一次应该是小鸡大人才对。

    “好强的气压。”任云桀两人立刻发现越到下面,压力的强度越大,让两人都有点窒闷感,欧阳玥比任云桀更觉得难受。

    “阿吉!”任云桀只能召唤阿吉,要不然没下去就被压力压死了。

    “吼”的一声兽吼,阿吉在两人前面出现,任云桀拉着欧阳玥直接上了它的背脊,有阿吉兽神威压,才把下面的强大压力化解了些。

    “主人,小姐,这下面有古怪。”阿吉摇头晃脑地道。

    “什么古怪。”任云桀立刻问,“是有怪兽吗?”

    “嗯,好像是的,可能还不只一只。”阿吉鼻子嗅嗅,感觉有点不踏实。

    “不是神兽吗?”欧阳玥也问道,神珠链有反应,下面必定是神兽,可阿吉对神兽应该能感知到,怎么他好像感觉不到呢?还说是怪物?

    “神兽?”阿吉摇摇头道:“下面只有邪恶的气息,没有圣洁的气息,应该不是神兽,主人小心了。”阿吉眼看要落地,立刻提醒两人,免得被震出去。

    一阵天摇地动,阿吉落在踏实的土地上,欧阳玥抬头往上一看,根本看不到天,上面全是浓郁的灰色雾气,光线也暗了很多。

    “这里的雾好像有毒。”任云桀皱眉道,因为看到四周居然没有绿色,有的只是岩石和一些看上去很写古怪的干树枝,那些树枝还是黑黑的。

    “嗯,有毒气,但不是很厉害,先喝下这个,以防万一。”欧阳玥皱皱眉心,这毒虽然要不了命,但是要是长期在下面,后果就很严重了。

    任云桀接过一瓶绿色的药剂直接喝下,欧阳玥还给了阿吉一瓶,阿吉看到欧阳玥的药剂就紫色的眸子发亮,直接连瓶子都扔进嘴巴里,嘎嘎地咬起来,就好像吃最喜欢的东西一样,让任云桀和欧阳玥都牙齿发酸、一头黑线。

    “小姐的药剂味道真好,太精纯了,太好吃了,还有没有?”阿吉说完,一张狮子大脸露出看不懂的讨好笑容,惊得欧阳玥和任云桀连续打冷战。

    “阿吉,这药剂不能乱吃的,这里有几颗药石送给你吧。”欧阳玥也大方,本来空间里就还有不少药晶石,送给这家伙吃点也没问题,反正她现在能做最高等的药剂,不怕没有药石。

    阿吉看到那五颜六色的药石,口水直接哗啦啦地流下来,一双紫色的眼睛瞪得比鸡蛋还大,那样子还真是寒碜,实在不太像什么厉害的兽神。

    “主人,球球也要啦。”这时候,药园子里修炼的球球醒了,欧阳玥高兴地放它出来,球球一看到阿吉,立刻瞪大绿色的眼睛。

    欧阳玥脑海里出现球球的一句话:“啊!好丑的灵兽啊。”

    欧阳玥一头黑线,毛毛只听到球球喵呜了几声,阿吉顿时抬头瞪向欧阳玥怀里的小东西怒道:“你敢说本兽神丑?”

    “呃!”欧阳玥惊讶,原来他能听懂球球的话啊。

    “喵呜喵呜。”球球一顿指手画脚,那样子似乎很激动,双目瞪着阿吉。

    欧阳玥只听球球道:“好丑好丑,没见过这么丑的灵兽,这么丑还敢出来见人,真是不要脸!”

    “你死定了!”阿吉气得狮子鼻子都歪了,愤怒地咆哮起来。

    “好了好了,球球,你不懂礼貌,阿吉是毛毛的灵兽,是我们的朋友,不能嫌弃它哦。”欧阳玥摸摸球球光滑如雪一般的毛教育道。

    球球顿时有点委屈道:“主公为何要契约这么丑的啊,主公应该契约一只母的,漂亮的,给我做老婆才对吗?”球球不满地看看任云桀,很是幽怨。

    欧阳玥顿时感觉被雷劈中了。

    ------题外话------

    月票,尼玛的,前面几本月票上升咋这么厉害呢,我汗滴滴,亲们加油啊,泪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