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重生毒眼魔医 > 028章 谁赢娶谁!

028章 谁赢娶谁!

    正在两人在沙发上好心情地打闹之时,敲门声响起,欧阳玥一脸通红地转头看门外,外面是任爸爸,吓得她立刻从毛毛身上跳起来道:“是你爸!”

    任云桀扁扁嘴,心里郁闷,他还准备老婆大人压他呢,多好的机会啊。

    欧阳玥赶紧整理一下自己,毛毛嘟嘴看了看她,才去开门。

    “杰克,小玥。”任爸爸笑着进来了。

    “叔叔。”欧阳玥依旧温柔地笑笑,一边去为任爸爸泡茶。

    “哎,小玥,这里还习惯吗?”任爸爸一脸笑容,很是温和。

    “爸,小玥才刚来,哪有适合不适合的。”任云桀翻了个白眼,不过心里很高兴,自己爸爸没有反对,虽然他知道他一定很担心,毕竟妈妈的事情成了他心里永远的痛,虽然知道是爷爷逼出来的,但爸爸总不能杀了爷爷,所以自己父亲心里的痛他能理解。

    “叔叔,这里很好,很漂亮,我很喜欢。”欧阳玥白了任云桀一眼,把茶端过去给任爸爸。

    任爸爸笑得更欢了,目光一直看着欧阳玥,真是越看越喜欢,这女娃子可真是精致又漂亮,自己儿子眼光不错啊。

    “听杰克说你是武域来的?”任爸爸好奇道。

    欧阳玥看看毛毛,毛毛把实话告诉了任爸爸,任爸爸惊讶道:“原来华夏还有你这么厉害的古武者啊,这次国家可是派出不少好手想要对你们华夏下手,我们家族也出了一个去,就是杰克的三叔,对了梅林家族和西哲家族都派一人。”

    “他们实力如何啊?”欧阳玥心急道。

    “我三叔武王四级巅峰,梅林和西哲家族的也不会高到哪里去,主要是做做样子的,国家内部的古武者里到是有几位武尊级别的,不过不知道会不会全部出动。”任爸爸皱皱眉。

    “只要没有武神应该没问题。”欧阳玥放下心来,好歹三大长老在,他们要不想出动武神,是绝对动不了华夏的。

    “暂时应该还不会出动武神界别的强者,这次只是试探,哎,为何好好的,非要想去侵略。”任爸爸叹气。

    “人的野心总是不断在增大的,弱肉强食,物竞天择,叔叔,你不用难过。”欧阳玥到是很明白这种事情,U国和L国本来在印象中就是很强势的国家,就会欺负弱小,有这种机会,他们自然不想错过,只不过这次他们只怕是做白日梦了。

    任爸爸有点惊讶地看着欧阳玥,最后欣赏地点点头道:“好好好!”让欧阳玥一头黑线。

    “爸,十天的后的排位赛,我们家族有何人参加?”任云桀把欧阳玥拉过来坐在他身边,开始问家族里的事情。

    “本来你不回来的话,我们这脉只有任青参加,也难为这小子,一天到晚都在修炼,就怕到时会出丑。”任爸爸叹口气,“任华逊一脉人数多,参加者为四人,这次他们势必要拿下前三名,而任拉木这一脉参加者四人,排位赛一年一次,被点到名字的人这一年都在修炼,所以现在那帮人的实力我们也不是很清楚,任青这小子现在实在在武王二级高等,资质不错,不过要想进前三名只怕很难。”

    “爸,不用担心,这次我们家族、我们这一脉都会扬眉吐气的,我参加比赛,任青也要参加比赛!”任云桀看向欧阳玥一眼。

    欧阳玥了然地点点头,他的意思她明白,任青实力低了点,但她可以让他提升一个大级别,绝对不会输得很惨。

    “杰克,你现在的实力是武王三级,虽然在这一辈很厉害,但你也不能轻敌,梅林家族和西哲家族那些年轻人也不弱,而且他们有比我们更加强大的兵器和灵兽,你可不能小看了他们。”任爸爸担忧道。

    “叔叔,你不用担心,杰克一定能得第一。”欧阳玥就不信一个武尊四级低等的人还能输到哪里去,就算他们这些大人辈都没有超越他的了。

    任云桀嘴角一勾道:“爸,你要相信你儿子,这次既然能带小玥回来,我就没想过怕。”

    任爸爸一愣,看着儿子那双像极他母亲的漂亮眸子里那份自信,忍不住点点头。

    “叔叔,别担心,没事的。”欧阳玥也安慰地看着他。

    “好好,那你们多休息,爸先出去了。”任爸爸激动地站起来。

    两人送他出门口后,任云桀面色有点凝重,欧阳玥问他怎么了?

    “爸爸身上的压力太重了,我知道他其实很想离开这里,但他是这一脉唯一的嫡系,爷爷也不会允许他离开的,可母亲死后,我爸一个人也很孤独。”任云桀很是心疼。

    “你爸爸若想离开,他还能去哪里?”欧阳玥也不禁心疼,这是一种爱屋及乌的感觉。

    “我想爸爸是想去姑父那边,华人青帮一直是我母亲的家,我母亲一死,青帮对我爸爸很是不满,我外公更是差点打断了我爸爸的腿,我爸是想得到原谅吧。”任云桀幽幽道。

    “你之前说青帮也是你们家族的一个据点,那里面应该也有古武者吧?”欧阳玥想起这些事情。

    “我爸爸当初就是为了在U国找一个不被人怀疑的据点,才会认识青帮大小姐的,青帮也是我们家族一个暗桩,不过里面的人很少人知道,也就我们家族几个外派的人,利用青帮打探消息什么的。”任云桀看着她。

    欧阳玥沉思了一下,看着他纠结的样子安慰道:“你别担心,若你爸爸不愿意在这个家族中待下去,大可以跟我们一起住。”

    任云桀目光一亮道:“真的?”

    “说什么话,你爸爸这么好人,我也不见得他在这里这么孤独的,你总是他儿子,我把你带走了,他就可伶了,所以我们也把他带走吧。”欧阳玥笑笑。

    任云桀高兴地抱着她,心里很是温暖,其实他也有这种想法,只是还不好意思说出来,何况他爸爸自己到底是什么意思,他也不知道。

    门外有点动静,欧阳玥自然抬头看去,就看到任爸爸敲开了对面的门,那床上的小男人立刻睁开眼睛,拿起床上的长袍一披就下床来。

    “毛毛,你那个三叔的儿子如何?”欧阳玥询问道。

    “任青?”任云桀正抱着她舒服呢,一听这话,把脑袋从她肩窝里抬起来惊讶道,“我和他相处时间太少,不是很了解,不过任青和我爸的关系不错,我爸很疼爱他,大概也是因为我不在吧。”任云桀微微扁嘴。

    “嗯。”欧阳玥看到任青看到任爸爸确实很高兴,两人进房坐下来,欧阳玥估计也就是谈论毛毛回来的事情,所以也不再偷看。

    两人温馨地休息了一会,就到了晚上宴会的时候,平日里大家都是自己管自己的,但因为任云桀的回来,他又是家主的嫡孙,很可能是下一任家主,所以家里面三脉的重要人物都来参加晚宴,顺便要讨论下十日后的排位赛。

    欧阳玥知道晚宴后有点紧张,她其实一点也不想参加,本来这种场合她也不怕,只是想到是毛毛的家人,总感觉不舒服。

    任云桀却很温柔地告诉她不要紧张,该干什么该什么,若是有人欺负她,也不用给他面子,让欧阳玥紧张的心一下子就放松。

    任云桀一套黑色的燕尾服,冷酷完美的脸型,菱角如刻的薄唇,浑身散发疏离冷淡气息,俊逸清冷又带着邪肆高贵,让欧阳玥眼前一亮,毛毛真是气质外貌越来越好了。

    而她换上一套白色珠片小香风的套装,墨发垂腰,身姿优美,犹如画中走出来的小仙子一样,两人走进宴会厅,就引来了无数的目光。

    西方宫殿式的宴会厅内到处都是水晶灯,粗大的柱子上浮雕雕刻,奢华漂亮。

    中间一张足足有三十米长的餐桌上已经坐满了人,每个人都穿得很隆重,他们面前都是整齐高档的餐具和高脚杯,仆人们不停穿梭走动,那场面让欧阳玥感觉实在是像电视里看到的古希腊的宫廷宴会。

    “家主,不好意思,我们来晚了。”任云桀拉着欧阳玥走到最前面的打招呼,正位上坐着的自然就是任家的家主。

    欧阳玥歉意地笑笑,这次来的人和之前那帮年轻人不一样,一半都是中年人。

    “坐下吧。”家主淡淡地说了声,任云桀立刻拉着欧阳玥来到任爸爸身边,因为那里留着两个位置,而欧阳玥一看之下,他们的位置是在十二人之后了。

    “玥,最前面十人是我们家族的大人,大人后面是三脉的长辈,后面是和我一样小辈。”任云桀轻声地为欧阳玥解说了一下,之前欧阳玥并没有认识那些大人和其他两脉的人物,这下一看,前面对坐的八人是八位大人,两位不在家族内,而他们后面第一位是和任爸爸差不多年纪的男人,他的目光一直在任云桀身上,灰白色的头发上有几条突兀的紫色,一张脸到是看上去挺年轻的。

    “那是任华逊那一脉的华大叔,他对面的蓝衣的是任拉木这一脉的木大叔,和我爸爸同辈份,他们之后都是他们的兄弟。”任云桀见大家都看着他们,他面色依旧冷淡,最多也就微微点个头,欧阳玥反而亲切地摆出一张笑脸。

    家主一声令下,仆人们立刻上头菜,显然他们这种大家族很讲究,都是一道道菜来的,大家也不说话,默默地品尝着。

    “杰克,你这次回来实力提高不少,看来在排位赛上进前三名不成问题啊。”坐在任云桀斜对面的一个白色西服的年轻男人说话了,看年纪只比毛毛大最多一两岁,鹰钩鼻很是突兀,虽然帅气,但欧阳玥有点不顺眼。

    毛毛眉毛一挑,淡淡地看了他一眼道:“任积,你的实力也大有进展,看来我们能好好比一比了。”任积为任华逊这一脉的最有潜力的后辈,今晚来的还有几个后辈,都是要参加排位赛,加上毛毛一共是九人,就连任青也坐在后面。

    “杰克!你还认得你华大叔吧?”前方位置上的那个挑染紫发的大叔忽然开口,目光犀利地射过来,特别再看到欧阳玥的时候,更是不善。

    “华大叔我怎么可以不认识,华大叔是越来越年轻了。”毛毛对华大叔笑笑,但笑不达眼底。

    “你这小子出去几趟,回来都变滑头了,连大叔都埋汰啊。”华大叔笑起来,伸手撩了下自己紫色刘海,感觉很潇洒,欧阳玥瞪大眼睛,这位大叔,你脸皮也太厚了吧,虽然五官不错,但好歹也四十多岁的人了,还跟个小伙子似的装嫩,也不怕人笑话。

    “杰克,不准对华大叔无礼。”任爸爸立刻打圆场。

    “杰克,华大叔我可一直等你回来啊,我家瑶瑶也等你很久了,你们的事情什么时候办一办哪!”华大叔说完目光又犀利地刮向欧阳玥。

    “瑶瑶?哦?大叔的大千金啊,我还没见过呢,我们有什么事吗?”任云桀立刻装无辜。

    “杰克!”家主大人忽然开口,声音重了些。

    “家主大人,您叫我?”毛毛露出迷惑的样子,欧阳玥低下暗笑,这家伙还真是越来越坏了。

    “你!杰克,瑶瑶和你的事情你怎么能不记得呢!”家主大人看了看自己的儿子任曲云,再看看华大叔那张脸,心里叹口气,该来的总会来,他们今日一听到任云桀回来,还带了个女人回来,就立刻来兴师问罪了。

    “什么事?我真不记得了,对了,华大叔,跟你介绍一下我的妻子,她叫欧阳玥。”任云桀立刻高兴地咧嘴,那样子真是能气死人不偿命的。

    “华大叔好,杰克常常提起你,说你为任家做了很多,在任家的地位也越来越重了,你们一脉的人也越来越多了,真的是很厉害呢,说让小玥见到你,一定要尊敬。”欧阳玥笑得很单纯。

    大家面色都微微一变,华大叔更是有点惊讶,然后一双眸子里燃起怒火,这丫头什么意思,是要说他们一脉人多势众,想要造反吗?

    “咳咳咳,小玥,华大叔对我们任家可是忠心耿耿,就像我们至亲一样。”任爸爸加了一句进来,不过嘴角忍不住抽搐一下,这两个孩子怎么一上来就火药味这么重呢。

    另一边穿蓝色衣服的木大叔忽然亲和地笑起来道:“杰克,你这位妻子还真是美丽可爱,话说你们结婚我这做叔叔的还没送礼,不如你们在这里再举行一次婚礼,好歹你也是我们家族嫡系中最杰出的年轻人了。”木大叔是那种看上去温柔斯文的人,就是一双眼睛很是精明。

    “谢谢木大叔,我正有此意,不过还是等排位赛之后再说吧,我和小玥都不急的。”任云桀对木大叔点点头笑道,欧阳玥明白,这木大叔自己是不想毛毛和任华逊一脉联姻,那么他们任拉木一脉就会被孤立了。

    “杰克,你别欺人太甚,在内宗谁不知道你和瑶瑶有婚约,你现在居然娶一个华夏女人,你是不把我这个大叔放眼里!?”华大叔顿时发怒,目光还狠狠地盯了木大叔一眼,谁不知道这个看上去温润的男人打什么主意。

    “华大叔,我什么时候和瑶瑶有婚约了?我什么时候答应了,谁答应你的你就找谁娶吧,我和小玥是不会分开的。”任云桀公然反抗,就没想要给他爷爷面子。

    “杰克,你胡说什么!小华,你先冷静些,今日宴会是为杰克回来接尘的,说这些干什么。”任家主立刻道,然后目光气恼地刮向任杰克,现在这个孙子比起他那个儿子都难搞定。

    “家主,我瑶瑶姐可是痴心等了杰克哥哥很多年了,这次他回来居然带了女人回来,是不把我瑶瑶姐放眼里吗?”年轻一辈中的任思思正是任瑶瑶的妹妹,年纪十八岁,但实力却在武王二级巅峰,比任瑶瑶还高了一点,是任华逊一脉的天才少女。

    “思思!不得无礼!”华大叔立刻对小女儿瞪一眼,其实是很赞扬她的。

    “什么嘛,我本来以为大家说杰克哥哥带回一个女人不是真的,没想到却是真事,他怎么对得起我姐姐!”任思思娇蛮无比,目光狠毒地看向欧阳玥。

    欧阳玥郁闷,她是毛毛带来的,这女人不瞪毛毛瞪她干什么?

    长辈一方面色铁青,小辈一方是议论纷纷,最后到是任青说了一句话道:“杰克哥哥娶自己喜欢的女人有什么不对?有婚约也可以取消嘛,有什么大不了的!”

    欧阳玥目光看向他那张漂亮却稚气还未全脱的俊脸,嘴角勾起,看来这小男人是站在毛毛这一方的,而且很有勇气。

    “小青,别乱说话。”任爸爸立刻苦笑道,三弟不在,这个孩子几乎都是他看着长大的,自然也很心疼。

    “臭小子!你什么意思,难道杰克跟瑶瑶的婚约是随便说说的吗?”任华逊一脉有年轻人不满,争吵立刻大起来。

    “好了!”家主大吼一声,吓得大家都噤了声。

    这时,只听到一个突兀的声音响起来:“老婆大人,试试这个,味道不错。”那是任云桀对欧阳玥温柔似水的宠爱声。

    顿时大家都无比震惊地看着这个敢直接和大家叫板的男人,出去一趟回来,这小子似乎变了好多啊。

    “毛毛,你也多吃点。”欧阳玥回起温柔的笑容,甜蜜阳光,很是耀眼,两人之间形成一方温暖的小天地。

    两人相视一笑,喝得很是惬意,完全把一帮人全部无视。

    “岂有此理!你个臭小子,没大没小!任曲云,你生得好儿子,你说,这事要什么了结!别以为你们是嫡系,我们是旁系就好欺负!”华大叔实在忍不住,一下子拍案而已,上面的餐具都被他拍得乱成一团,毛毛和欧阳玥自然也不能再吃了。

    任爸爸站起来,看了眼面色抖动的父亲大人,再看看气恼的华大叔讪笑一下道:“华弟,这事确实是我们对不起你们,不过孩子既然已经找到了自己的幸福,我看这联姻就取消了吧。”

    任爸爸的话让任云桀和欧阳玥一阵窝心,不过他话刚落,家主大人就站起来气道:“这个家到底还有没有我这个家主了,你们两个给我坐下!”

    “家主,你要为我瑶瑶做主,任杰克欺人太甚了!”华大叔愤怒地看向毛毛。

    毛毛挑挑眉站起来看向华大叔慢悠悠道,“华大叔,我和瑶瑶根本没见过面,你们就要我娶她?她若是个白痴或者残废,难道我也得娶?”

    “噗嗤。”欧阳玥一个没忍住就笑了出来,然后见大家一个个眸子瞪她,不好意思地低下头。

    “任杰克!你说什么!”华大叔顿时战气爆发出来,整个餐桌要不是被前面几位大人快速压制,只怕一下就被他拍飞出去。

    “好了!”家主真被他们一帮人无视的态度彻底激怒了,一声怒吼,八个大人接到眼色立刻站了起来,强大的气压让大家都胸前压迫。

    “你们还有没有点家族观念,真当我死了不成!你们三个到后院来,其他人可以走了!”家主说完就甩袖离开,被他点到名字的正是华大叔、任曲云和任杰克。

    “玥,你先回房间等我,没事的。”任杰克对欧阳玥淡淡一笑。

    欧阳玥点点头,她想毛毛既然当场翻脸,一定是不想再为这件事拖下去了。

    大家相聚离开,欧阳玥不想和大家一起离开,所以留到了最后,没想到她不走,还有三个人也不走,正是刚才餐桌上开口的任瑶瑶的妹妹任思思、任积和任青。

    “小玥姐姐,我们一起回去吧。”任青对欧阳玥亲切地笑道。

    “好。”欧阳玥对他温柔一笑,心里想着回去就给这个小男人一瓶晋升药剂,怎么着也要让他实力达到武王三级。

    任青笑得纯净,一双蓝色的眸子特别清澈,一直修炼的他似乎还不太懂人情世故,他爸爸也就是任云桀的三叔是长期在外面的,所以他更少和别人接触。

    “欧阳玥,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明知道杰克哥哥有未婚妻,为何还敢来这里!”任思思果然是忍不住了,见人走光,直接冲动欧阳玥面前。

    “任思思,你凭什么骂小玥姐姐,杰克哥哥就是喜欢小玥姐姐,有什么不对!要是娶了你姐姐,那杰克哥哥才是不幸!”任青这小男人脾气也不小,为欧阳玥出气的一席话,让欧阳玥倍感温暖。

    “死小子,你说什么!”任思思顿时气得浑身发抖,一张俏脸狰狞恶毒起来。

    “说什么你聋了吗?别以为你们旁系一脉人多就想篡位,我们才是嫡系一脉!杰克哥哥回来了,你们就别做梦了!”任青顿时双目圆瞪,把主要矛盾赤裸裸地说了出来,吓得留在宴会厅里的佣人都倒抽一口气,纷纷遁走,以免遭殃。

    欧阳玥嘴角直抽,这小男人也太直白了吧。

    “任青!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你这是在挑拨离间吗?”任积面色一变后,阴沉地看向任青。

    “我才没胡说,我杰克哥哥不在,你们就是打这种主意,暗地里还希望杰克哥哥永远别回来,那天我可是亲耳听到你们的人说的,哼!这次杰克哥哥回来了,他的实力比你们都高,我看你们还是死了这条心吧!”任青有点小得意了。

    “死小子,叫你嘴贱!”任思思忽然一巴掌就对着任青拍过来。

    “想打我,那也得看你本事!”任青嘿嘿一笑,人就飘了出去,两人本来就只相差了一点点,任思思武王二级巅峰,任青武王二级高等。

    任思思被气得顿时战气爆发,任积一把抓住她道:“思思,打不得,你想给大人惩罚吗?要打也不要在这里打!”任积有意无意地看看欧阳玥,别人传出来说她是武尊一级,但他看起来一点也不像,因为这么小年纪绝对不可能,一定是任杰克为了保护她,才说出来吓人的。

    “哼,死小子,有本事你给我进虚空,不用等到排位赛,我就先废了你!”任思思狂妄道。

    “打就打,我怕你不成!”任青傲气地抬头,立刻进去虚空,欧阳玥苦笑着摇摇头,这小男人还真不是一般的冲动,还是知道自己一定会救他?

    不容多想,欧阳玥也遁入了虚空,任积嘴角勾起邪恶的笑容,跟着进来。

    “听说欧阳小姐实力很高,已经是武尊一级了,在下实在很羡慕,不知道欧阳小姐能展示几招,也好让我学习学习。”任积彬彬有礼道,但目光中闪过一道精光。

    欧阳玥早看出这家伙在武王三级低等水平,比毛毛表现出来的武王三级只差二个小级,看来他作为任华逊这一脉年轻一辈实力最高的选手,实力确实厉害!

    欧阳玥没有直接回答他,目光一直看着任青,任青已经和任思思一句不合就打了起来,两人相差只有一个小级,虽然任思思占了上风,但一时间也不能让把任青怎么样,反而欧阳玥发现任青打来打去,身上的气息忽然间开始波动起来,心里一喜,这小子原来是要升级了,只是在找一个契机,无疑任思思正好是他的台阶。

    “臭小子,你找死!”任思思双手斜劈,气势强硬,完全不留情。

    “来得好!”任青不退反进,双掌的战气猛然迎了上去。

    “砰!”的一声,战气相击,任青身上那股战气顿时爆破,直接升级为武王二级巅峰,和任思思在同一个实力上了。

    “哈哈哈,我成功了!”任青整个人飘开,高兴地哈哈大笑。

    “任青,恭喜你啊。”欧阳玥为他高兴,他才十五岁啊,这天分比起任思思更加妖孽了。

    任思思面色惨白,居然让他晋级,还是和她一样的级别,顿时一张俏脸被气得完全扭曲,愤恨道:“好你个死小子,居然把我当台阶。”

    “是你要打我的,管我什么事。”任青飘到欧阳玥面前心情极好。

    “那就看你到底多厉害!”任思思愤怒,也不管欧阳玥在旁边,就猛然出掌,完全不把欧阳玥的生死放在心上,她一心一意就想拍死任青这个小男人,人家都说她十八岁到武王二级巅峰是天才,可现在居然让任青这个小子突破,叫她情何以堪。

    “卑鄙!”任青吓一跳,立刻挡在了欧阳玥面前,双掌推出。

    同时欧阳玥看到一边的任积嘴角邪勾,一副看好戏的样子,欧阳玥叹口气,手掌微微地挥动一下。

    “啊!”任思思忽然感觉到一股强大的战气,直逼得她倒退十几米,胸口闷得喘不过气来,一张俏脸上露出惊恐之色。

    任积的面色也是忽然一变,怎么可能?这个女人居然真的是武尊强者,天哪,她才多大啊,任杰克走什么狗屎运,找来这么一位强者?想到这里,他心里冷哼一声。

    “任青,我们回去吧,我怕杰克回来找不到我们会担心的。”欧阳玥伸手拉了拉同样被震惊到的任青。

    “小玥姐姐,刚才是你对不对?”任青脑袋转来转去,似乎在找人,然后一双蓝色的眸子可爱又惊喜地看着欧阳玥,满是崇拜之色。

    欧阳玥摸摸他的头笑道:“走吧。”说完目光冷清地瞥了任积和任思思一眼。

    两人只觉得欧阳玥这最后的一眼让他们全身都冷得发起抖来,这个女人实在太可怕了。

    欧阳玥和任青出了虚空,边走边聊地回房间,虚空里的任积眯起眼睛盯着欧阳玥的背影,最后转头看看被吓得还没回神的任思思道:“没想到这个女人实力这么强,快点回去跟大人们说一下。”

    “积哥,刚才真是那个女人吗?怎么可能,她看上去不大啊,怎么会是武尊级别啊?”任思思大受打击。

    “不是她是谁,好在排位赛不能外人参加,不然就她一个,我们哪里还有希望啊。”任积冷冷地哼了声,不过似乎也不是很担心的样子,那双犀利的眼睛盘算着什么似的。

    “那我们快回去告诉大人!真是活见鬼了,我们必须快点把这个人除掉,不然瑶瑶姐怎么办?要是她以后成了任家主母?我们这一脉就死定了。”任思思回过神来,觉得一切都出乎意料,心念一转,感觉事态严重,连忙和任积一起出了虚空,朝自己一脉的居住地跑去。

    欧阳玥和任青回房的路上,任青无比崇拜地看着欧阳玥道:“小玥姐,你怎么会这么厉害的啊,要是这一次排位赛你能参加就好了,一定把那些家伙都比下去。”

    “我不参加,杰克也会赢的。”欧阳玥笑笑。

    “可是杰克哥哥是武王三级高等啊,虽然实力在我们年轻一辈是最高的,可人家要是有灵兽,药剂什么的,再使点阴招什么的,第一就不牢靠了,要是小玥姐姐一个武尊上场,谅他们多少宝贝使出来都没用。”任青道。

    “放心,别人有的,我们也可以有的。”欧阳玥拉着他回到房间,任青要跟这位大嫂聊天,所以欧阳玥也没时间去透视毛毛在干什么,只能陪着这个小男人说话。

    “任青,你也会参加比赛,照你的实力,你能拿多少名?”欧阳玥询问道。

    任青一想道:“武王二级的人很多的,不过我年纪可能最少,但大家都是三十岁之内,也不敢年纪大小,就三大家族来看,没有意外我能进前十吧。”任青说完有点小郁闷,“我们一脉就剩我和杰克哥哥了,若是没人进前三,以后的日子恐怕都难过了。”

    “若你的武功能达到武王三级巅峰,那你可能进前三名?”欧阳玥笑起来。

    “什么!武王三级巅峰,那自然可以啊,实力上肯定是第一啊!不过也不保证其他人作弊的。”任青想了下道。

    “我这里有一瓶中等级别的晋升药剂,能让你升一个大级别,不过你刚升级还不巩固,我怕对你身体不好,这样,你先回去修炼五天巩固一下,然后把这药剂喝下后再修炼五天,直到比赛那日出来,我想应该可以了。”欧阳玥拿出药剂来。

    任青看着那浓郁光泽的药剂瞪大了眼睛,张大了嘴巴,完全不敢相信。

    “小玥姐姐,你,你哪里来的药剂啊?这是什么星级的啊,好漂亮,原来你是制药师啊。”

    “呵呵,给你喝你还这么多问题啊,我只是想让你们两人拿第一名和第二名。”欧阳玥嘴角一勾。

    任青一愣道:“小玥姐姐,可是我喝了的话,可能会比杰克哥哥厉害哦。”

    “呵呵呵,任青,你杰克哥哥不会比你差的,你只要守住第二名,第一名就交给你杰克哥哥吧。”欧阳玥大笑起来。

    任青莫名其妙,但内心深处却很相信她说得话,只觉得只要她说行就一定行。

    送走了任青,欧阳玥坐下来找毛毛的身影,果然还是在之前那个后殿厅内,此刻任曲云和华大叔吵得面红耳赤,而毛毛一人冷冷地坐在那里不说话,家主大人气得浑身发抖,却不知道怎么劝说。

    欧阳玥感觉这个家主实在是有点窝囊,不过也预示着任长风这一脉的衰弱,若是毛毛不回来,估计任家也很快就会被旁系侵占了。

    这时,家主忽然道:“不如这样,让两个女人比赛,谁赢了,杰克就娶谁!”

    任曲云立刻急道:“那怎么行,杰克喜欢的就是欧阳玥!有什么好比的!”

    华大叔气急反笑道:“任曲云,你到时为儿子着想,你怎么不为我女儿想想,整个内宗都知道他们的婚约,你叫我瑶瑶以后怎么做人!”

    一边的毛毛忽然站起来道:“华大叔这么说,这对我何尝公平!?”

    “说到底,是你们对不起我家瑶瑶,今天要不划出个道来,你以为我们旁系好欺负不是!”华大叔也愤怒了。

    “别吵了,比试是最好的办法,杰克,你要我们接受欧阳玥,那么她也要有一定的实力,也要被我们大家认可才行,若她不能让大家信服,以后又怎么成为当家主母?”家主气势逼人道。

    这边的欧阳玥挑眉,这到是个好办法,自己好歹也要他们家族的认同才是,至于那个任瑶瑶,既然是情敌了,自己就不用客气,她希望毛毛答应。

    但任云桀怎么会答应,就算欧阳玥稳赢,他也觉得没必要赌,他就是非她不娶,让欧阳玥哭笑不得,这男人干嘛死脑筋,怕自己怪他不成。

    最后,三个人吵来吵去,任爸爸终于让人来找她过去,欧阳玥欣然前往。

    欧阳玥一进去,任云桀就过来拉住她的手,面上很是不爽,欧阳玥拍拍他的手,眨巴下美丽的大眼睛,任云桀叹口气,就知道她一定看着这边,也知道发生什么事了。

    家主立刻把让她和任瑶瑶比试的事情说了,欧阳玥惊讶道:“你们就不怕我占便宜吗?”她的意思是她是武尊一级,任瑶瑶再厉害也比不过任思思,她是好心提醒他们。

    “你们不比古武,比制药!”华大叔忽然说道,嘴角勾起邪恶的笑容。

    任曲云一愣后跳起来道:“这不公平!谁不知道瑶瑶五星制药师,在年轻一辈中是佼佼者,这不是摆明要小玥输吗?”

    “哼,要做任家以后的当家主母,若是连制药都不会,那不是笑掉大牙?”华大叔讽刺道。

    任曲云顿时面色难看,想到了自己被逼死的妻子,因为她不是古武者,不是强者,不会制药,所以家族一再反对。

    “制药吗?我还是会点的,叔叔,没关系,我可以比赛。”欧阳玥轻柔地开口,双眸里有着懵懂的纯洁,让华大叔看了就想笑,这女人怕是还没搞懂事情经过。

    “欧阳玥,制药你要是输了,杰克就只能娶瑶瑶,你可别勉强,到时候说我欺负你小辈。”华大叔很好心地提醒。

    “玥,我知道你会制药,可是那个瑶瑶很厉害的。”任云桀心里想笑出来,不过他还是得演戏。

    “真的吗?可是我爷爷说我制药也不错啊,不怕啦,好歹我也是武域出来,一定能胜过她的。”欧阳玥拍拍胸脯道。

    华大叔一愣后道:“你能做的什么级别的药剂?”

    欧阳玥想了想道:“我能做中等级别的修复药剂了,就是品质差点,不过我爷爷说已经很厉害了。”

    “中等级别?那是几星?”任大叔不懂地询问。

    任云桀皱皱眉道:“大概是四星级别,玥,任瑶瑶是五星药剂师,能做五星级别的药剂了。我们这里的制药是按星级算的,最高是十星药剂师,也就是能制造出十星药剂。”

    “哈哈哈,原来你是四星药剂师啊,虽然也不错,但我家瑶瑶可是五星,你还赌不赌?别说我欺负你小辈哦?”华大叔笑得奸诈。

    “我好久没突破了,不知道这次能不能做出五星药剂呢?”欧阳玥挠挠头,“不过我想试试。”

    “玥,你这不是把我让出去吗?”任云桀立刻装可怜。

    “你放心,我会努力的,我爷爷说了,只要努力,没有什么不能成功的!”欧阳玥拍拍任云桀的肩膀,装出一副全力以赴的表情。

    “好好,这可是你自己答应的!那就等到三天后,圣学药的药剂堂见吧!”华大叔得意地大笑,没见过这么蠢的女人,明知实力低还要比,她还真以为从四星到五星就那么容易吗?

    “好的,不过若是我赢了,杰克和瑶瑶的婚约就要取笑了哦,你们不能再找杰克麻烦哦。”欧阳玥眨巴下眼睛看着华大叔。

    “那是自然,我任大华说话算话!”华大叔一拍胸脯保证,然后看向任爸爸和毛毛道,“她能代表你们吧?别到时不承认,若她输了,你必须娶瑶瑶!”

    “玥。”任云桀可怜兮兮地看着欧阳玥。

    “就这么决定,要是欧阳玥输了,杰克一定会娶瑶瑶,要不然我们任家就没这么嫡孙!”家主大人立刻道。

    任云桀面色瞬间阴沉下来,任爸爸也是痛心地看着自己的父亲,他还是要逼唯一的嫡孙啊。

    “好!就这么定了,那我可回去告诉瑶瑶了。”华大叔看着任曲云父子两人阴冷的脸,笑得更加得意了。

    欧阳玥低头,眼底划过一道暗光,这个家主还真是没点人性,明知道四星对五星,自己必输,还这么说话,他是真的希望毛毛娶任瑶瑶的。

    ------题外话------

    还是两个字,月票~,老香继续努力万更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