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重生毒眼魔医 > 027章 必须娶!

    宗殿,在U国是一个神秘的存在,里面就相当于一个镇子,跟外界的生活差不多,只是几乎都是古武者,多数只是很低级的古武者,他们也不能自由出入宗殿,这些人主要是三大家族开枝散叶出来的,然后旁系越来越大,经历太多的年代以后,延伸出很多独立为营的小家族,血脉关系也越来越淡,纷争不断。

    在任云桀和欧阳玥进去宗殿之前,欧阳玥打了电话给孙长老,三大长老已经汇合,一起对付找华夏晦气的古武者,暂时能完全稳住阵脚,让她不用担心,孙焯裎也已经赶去处理事情了,而崔泽并没有去找崔长老,这个人好像失踪了一般,让欧阳玥觉得有点隐隐不安。

    两人御空而行,来到一片原始森林的深处时,很快就感受到了一股空间之力,那是一道巨大的空间之门,任云桀手上忽然出现一块黑色的木牌,上面雕刻着‘布拉达’三个英文字母,向前靠近。

    当他的手臂接触到那道空间之门时,木牌上的字母发出耀眼的白光,空间的压力一下子消散,任云桀连忙拉着欧阳玥直接入内。

    欧阳玥一进内宗,就被眼前的景象吓得目瞪口呆。

    眼前景象就向魔幻剧里面看到的,一座座高耸入云的山脉,上面都是一座座尖塔城堡,山与山之间是长长的铁索桥,底下是一望无尽的深幽,泛着一层黑黑的浓雾,有种让人毛骨悚然的感觉。

    “这是外宗,平名百姓居住之地,三大家族住在内宗,这里看上去有点恐怖,其实就是建造不同,人的生活都差不多的,你不用害怕的。”任云桀看着欧阳玥那震惊的样子立刻揉揉她的脑袋。

    欧阳玥点点头,还是很震惊,西方的地理和东方太大的不同了。

    两人遁入虚空行走,这样就不用出现在人前,也不用去走那些看着就惊心的铁索桥。

    在虚空接近人们的居住地,才发现毛毛说得不错,这些山上都有人有道路有商店,跟外面差不多的生活,人群还挺多的,看上去很热闹的。

    “前面就是内宗大门。”任云桀往云雾里一指,欧阳玥看到了两扇高耸入云的雕花石门,上面雕刻的居然是张牙舞爪的龙腾图案,让欧阳玥嘴角抽搐了,看来西方古武者也喜欢东方的龙呢。

    “毛毛,这里面都是西方人吗?”欧阳玥之前看到的都是黄头发蓝眼睛的人多数。

    “不一定,各种人都有的,中西混血也有,三大家族里有棕发棕眼的,黄发碧眼,还有很多奇特的人种,黑发红眼,和武域里面差不多,只是纯粹的华夏人估计只有你一个。”任云桀看看欧阳玥,然后皱皱眉,欧阳玥这样子无疑会引发争议,当年父亲带了一个华夏女子回来,遭到全部人的反对,这次自己又带回一个华夏女子,不知道又会是怎么样的场景。

    “那我不是很醒目?”欧阳玥扁扁嘴。

    “那又如何,你是我的老婆,他们不接受也得受!”任云桀忽然间豪气干云,自己不是父亲,玥也不是母亲,谁敢侮辱玥,他必定让他有去无回。

    欧阳玥嘴角咧开,心里甜蜜,现在的毛毛可是武尊四级低等,她就不信这个家族里有几个能胜过他的,何况他还有阿吉,还有自己。

    任云桀拿出木牌,镶嵌在大门的一个凹处,白光再一次闪现,大门缓缓地往两边打开。

    又一次震骇住欧阳玥,这里面和外面还真是两个世界,外面高山林立,阴冷恐怖,但里面却是一马平川,在大门处就能俯视整个面貌,只是建筑都是欧式田园风,看上去和谐而优雅,到处都是绿树鲜花,碧波荡漾,就像是一个高级的度假村。

    “看到那栋大房子了吗?上面有一只雄鹰的,那里就是我们布拉达家族的博玉山庄了。”任云桀伸手一指,欧阳玥就看到一座非常大的欧式庄园,白色建筑,中间主屋的圆顶上确实是一只巨大的雄鹰展翅雕像,看上去很是拉风。

    “那边是梅林家族,我们的死对头。”任云桀指另一边的一栋大房子,屋顶上是天使的雕像,让欧阳玥嘴角抖了抖,阿吉不是说是梅林家族的人杀死了他的主人任西大人吗?这种人还配做天使?

    “另外一家在那边,叫西哲家族,所有的人都喜欢穿黑色长袍,你看,屋顶上是个十字架。”任云桀又指了指。

    欧阳玥见三大家族还真是三足鼎立,中间就是商业区,花园街道,小河流水,纵横交错,是一个自给自足的小镇子。

    “你看到那个大钟了吗?那是圣学院,里面的导师不是我们三大家族的人,是从世界各地的散修古武者里面请来的,都是很老很老的老家伙,但他们不参与宗殿的任何事情,只是认真教学,是整个宗殿最公正的地方,外宗有资质的人也可以进来学习,只要过初试就成。”任云桀看着那大钟有点恍惚。

    “你进去过吗?”欧阳玥看他不对询问道。

    “进去过,只是我父亲说在这里面学习没有去武域来得快,不过我爷爷曾经是这所学院里最厉害的学生。”任云桀冷冷一笑。

    “那你爷爷现在的实力多高?”欧阳玥好奇道。

    任云桀嘴角忽然一勾道:“武尊三级巅峰。”

    欧阳玥一愣后噗嗤笑起来,还真是一物克一物,毛毛正巧刚入武尊四级低等,那老家伙知道了一定郁闷死。

    “走吧。”任云桀拉着欧阳玥从虚空降落,直到实实在在的地面,这里面都是白石块铺路,也非常干净,一路走来,就像游花园似的,硕大的广场喷泉鲜花,真像一处旅游胜地。

    走过广场,就看到不同种族的人四处走动,过着很是平凡的日子,直到任云桀拉着她走到一个街道口。

    “咦,这不是任家少爷吗?”一个惊讶的声音从一个服装店里面传了出来,(说得是美语,以下全部用中文代替)。

    欧阳玥和任云桀都转头看去,只见两个身穿蓝色休闲服的年轻男子走了出来,他们胸口都戴着一个校徽一样的东西,欧阳玥定睛一看是圣学院,也就是这里唯一的一座学院。

    “哈哈!真的是任家少爷!怎么历练回来了,实力增强了吗?哎呀,这女人是谁,好漂亮,不过怎么是个华夏妞?你还真是和你父亲一个德行!”两名男子在确定眼前的男人是任云桀后纷纷露出鄙视,口气也极为轻佻,而且这两人这么大声,立刻引来四周商店里或者马路上的人走过来围观。

    “杰克,这两个阴阳怪气的人是谁啊?”欧阳玥一看他们那眼光,心里就不舒服了。

    “哦,梅林家族的两个最没用的少爷,这个时间不在学院,大概是偷溜出来的。”任云桀也不再是任人欺负的料了,以前他可能还需要隐忍,一直很冷漠冷酷,自我保护,但现在的他绝对有这个实力。

    “任杰克,你说什么!”梅林家族的两个小少爷立刻跳起来,四周的人也跟着倒吸一口气,谁不知道两家虽然表面上没什么深仇大恨,但暗地里却都是小动作,但这也只是暗中较劲,还没有这么明面上针锋相对的。

    “原来是没用的少爷,那还拽个屁!杰克,我们走吧。”欧阳玥嫣然一笑,看着两个年轻人那两张青红交错的脸,就很过瘾,看看毛毛,他也一脸好心情,看来以前的他太过压抑了。

    “想走,没门!”两个小少爷还真不知道天高地厚,只知道这好歹也是他们家门口的地盘,哪里容得下被人如此侮辱,顿时两人身上战气爆发。

    欧阳玥哈哈大笑,两个家伙才武者四级的能耐,还敢出手。

    “不要理他们,跳梁小丑罢了!”任云桀身上战气一散,只到武王三级的强度,但已经让四周那些人纷纷倒退,面露惊恐。

    毕竟年纪摆在大家面前,二十多岁就已经是武王三级的水平,那可是逆天的,何况任云桀在第一次从武域回来的时候就已经成为他们三大家族中年轻一辈的佼佼者,也让其他两家忧心忡忡,对天赋不错的孩子更是督促教导,只有天分一般的家伙不被家族重视,在外蹦跶,仗着家族的名气也混得不错,只是内心深处他们也很愤恨,怪老天爷为什么就没有给他们好的天份。

    两个小少爷被战气直接逼退数步,压制地弯下腰,看着任云桀拉着欧阳玥往通往博玉山庄的路走去。

    “梅七少爷,你们不是杰克的对手,他这次回来一定是为家族扬眉吐气来的,你们还是回家搬救兵吧!”有人说道。

    两个小少爷一个叫梅七、一个梅八,面色惨白,但还是恨恨地盯着毛毛的背影,梅七道:“回去通知家族,这小子回来了,实力还在武王三级高等,十天后的排位战估计要出乱子!”

    “嗯,我们快回去。”梅八连忙点头,两人快速朝自己梅家的高大建筑而去。

    街道上剩下些群众议论纷纷,他们不属于他们三大家族的人,只是被三大家族带回来为他们这个内宗服务的,说好听点是一家人,说不好听,就是奴才,帮他们内宗搞卫生、做生意、冲人气来的,所以这帮人最喜欢的热闹就是看三大家族斗来斗去,那么他们生活就不会很无聊了。

    刚离开的欧阳玥听到梅八的话一愣道:“毛毛,什么十天后排位战啊,你可知道?”

    任云桀道:“本来都忘记了,不过现在记起来了,三大家族每年都会有排位战,三十岁之前的人都可以参加,前三名有不错的奖励,主办方是圣学院,为得就是让年轻人不怠泄,督促他们修炼,没想到被我们赶上了,嘿嘿。”

    “原来如此,这到是个不错的注意,这样年轻人也会为了名次和奖品更加努力,果然你们西方比我们华夏要有远见得多。”欧阳玥不禁感叹,人家一直在进步,而华夏四大家族却在慢慢走向衰弱,长期下去,以后哪里还有华夏古武者啊。

    “是的,圣学院的举办确实为我们三大家族在古武者整体实力上有所提高,可惜人人都争强好胜的结果是失去人性,什么都是利字当头。”任云桀冷笑一声。

    欧阳玥又点点头,确实,年轻人气血旺盛,谁都不想被同龄人看遍的,为了成为强者,他们可以无所不用及,哪里还有人性一说啊。

    “毛毛。那你参加吗?”欧阳玥询问道。

    任云桀嘴角慢慢勾起邪恶的笑容道:“我能不参加吗?”

    “呵呵呵。”欧阳玥笑了,她相信他这一次一定会一鸣惊人的。

    博玉山庄就在眼前了,巍峨的白色建筑透露着神秘和圣洁,那上面的雄鹰威风凛凛,展翅飞翔,让人都忍不住胸怀广阔,豪气顿生。

    盘旋而上的台阶处站着两位黑白衣服的中年男人,两人成入定状,似乎四周的一切都与他们无关。

    但等任云桀和欧阳玥接近他们十米之远时,两个男人转头朝他们看来。

    “杰克少爷?”其中一个有点惊讶地看着任云桀。

    任云桀点点头道:“家主可在?本少爷回来了。”

    “小的马上去回报!少爷你请!”中年男子立刻笑起来,目光看到欧阳玥那张华夏女子的脸时,和另一人相视一眼,没多说,直接把人领了进去。

    “杰克少爷回来了!”男人一进大门就扯开喉咙大叫一声,差点把欧阳玥吓一跳,这就是他所谓的通报啊,真是不鸣则已,一鸣吓人!

    欧阳玥站在这比排球场还大的主厅里张大了小嘴,尼玛啊,要不要这么大,要不要这么豪华奢侈,现在看来华夏四大家族那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人家这才叫大家族啊。

    透视眼立刻在整个大房子里搜索,一看之下吓了她一大跳,整座房子里不知道有多少人,大概是听到了叫声,所有人都往这边跑来,男男女女,老老少少,花花绿绿的从一个个房间里出来,少说也有上百人,要不要这么隆重?

    响亮杂乱的脚步声出现,任云桀皱皱眉,拉住欧阳玥的手道:“我们家族什么都少,就是人多。”

    欧阳玥笑起来道:“我知道。”说着捏捏他的手,发现他手掌里都有点湿润,他一定是紧张的。

    “杰克!你总算回来了,威廉和东尼呢!?”一道威严的男声出现,口气里有着焦急和气愤。

    欧阳玥转头,就见一帮人之前,一个国字脸的中年男人快步走来。

    “这是威廉的爸爸,也是我二叔,当年偷袭我的就是他。”任云桀低声对欧阳玥道,目光看向那个一马当先的男人眯起了眼睛。

    欧阳玥心里立刻怒气翻滚,原来是这个家伙,抢自己侄子的东西还真是不要脸。

    “杰克!”一道惊喜的声音从人群后面响起,然后欧阳玥就看到一条白色身影,直接从大家头顶飞跃而来,也是一个中年人,但满面笑容和惊喜,同样的国字脸,褐发蓝眸,却看上很舒服,不像那个二叔,一看就是一股阴狠之气。

    而其他的人欧阳玥目光扫去,有点头晕,大都都是二十多岁的年轻人,果然这个家族这一代是年轻人的天下,都是任云桀的堂弟堂妹,或者堂几堂的堂姐堂哥,自然还有表姐表妹,到是个个都长得不错,五官都很深刻,西方人的特点。

    “父亲!”任云桀没有先叫那个二叔,但看到自己父亲却很惊喜地迎上去,只是一只手还是紧拉着欧阳玥。欧阳玥知道这男人就是自己的未来的公公,顿时有点不好意思,低头看看自己的衣服,一身白衣,还算得当,希望给公公一个好印象,只是任云桀这么拉着她,似乎不太好,她不禁想挣脱他的大手,但任云桀拉得更紧了。

    “杰克,你终于回来了,罗大人回来说你不知道去哪里了,我还真着急,你没出什么事吧,十天后就是排位赛,我以为你来不了。”任曲云一脸关心,伸手就抓住自己儿子的两手臂,目光里都是担忧和关心。

    “我没事,父亲,这是我的妻子欧阳玥。”任云桀先把欧阳玥介绍给父亲,同时这一大家子的人全部都听到了,立刻都是抽气声。

    “华夏女人!”不知道谁在后面惊讶地叫了一声。

    “杰克,你搞什么!你忘记你有未婚妻了吗?”一个愤怒的声音出来了。

    那二叔举举手,先让大家安静。

    只见任曲云目光看到欧阳玥的脸上,欧阳玥露出亲切的笑容道:“叔叔好。”

    任曲云忽然之间表情有点抖动,眼前的女孩子很是灵动,更美得不似真人,给他的感觉也是非常好,一眼就喜欢上这样的儿媳妇,可是华夏女孩子?任曲云心里一抖,目光惊讶地看向自己的儿子。

    “爸,没事。”任云桀知道自己父亲在想什么,只是看了看欧阳玥,然后对他爸露出一个安心的笑容。

    “好,好,小玥是吧,欢迎你来布拉达家族。”任曲云接收到儿子的信息,相信自己儿子不会糊涂到保护不了而带人来,既然带来了,就一定能保护她。

    欧阳玥原本紧张的心情立刻一扫而空,笑得越发美艳动人了。

    “对了,小玥,来见过我们家族的成员,这位是你们的二叔,这位是四叔,这位是…。”接下去的场面让欧阳玥头痛不已,但也不能不接受,任云桀一直拉着她,偶尔手心里捏一把,知道她一定是不耐烦,不过谁叫她是他老婆,这些个人面兽心的家伙还是要看看清楚的。

    “杰克,罗大人说威廉和东尼跟你一起的,怎么他们还不回来?”二叔任伯特还是忍不住问。

    任云桀立刻脸上露出伤心之色,目光带着歉意道:“二叔,其实我这次出去,又去了一趟武域,威廉和东尼是和我一起进去的,他们想要历练,因为一直突破不了武者四级巅峰,所以恳求我带他们去一趟,可是,武域太凶险,他们两人在三大修炼池的时候,不小心,?”任云桀声音里有着难过。欧阳玥心里忍不住笑起来,毛毛这家伙原来也会演戏啊。

    “什么!你是说他们死了?”任伯特的脸一下子就刷白了。

    “我本来想救他们的,可修炼池实在恐怖,我和一怪兽搏斗了三天,最后晕迷了过去,是小玥救了我。”任云桀说谎不打草稿,欧阳玥是暗暗佩服。

    “她是武域来的古武者?”任云桀的爸爸任曲云惊讶地看向欧阳玥,他探索不到欧阳玥的实力,那只有一种可能,要不就是平名百姓,要不就是比他高的高手,除非是她故意释放战气。

    就像此刻的任云桀就把自己身上的气息停留在武王三级高等水平。

    欧阳玥点点头,知道任爸爸的级别在武王四级巅峰,而这个叔叔显然也在这个水平,现在任云桀说出她是古武者,那么自己就是武尊一级好了。

    “小玥刚刚跨入武尊级别,要不是她,我这次也回不来。”任云桀的话顿时引来无数的抽气声,这个小姑娘居然是武尊一级,天哪,他们这里这么多人都没有一个武尊一级的,家族里能达到武尊级别的就是十位大人,就像罗大人,他就是武尊一级低级,可罗大人都快五十岁了,这个小姑娘最多也就二十二三岁吧?这是要逆天了吗?

    面色变化最大的是二叔,他惊恐地看看欧阳玥,然后面色一沉对任云桀道:“哼,你这个做哥哥的,居然丢下两个哥弟弟自己逍遥快活!”

    “二弟,你什么意思,难道要我杰克也死在里面才可以吗?”任爸爸立刻面色变黑,口气犀利道。

    “大哥,我不是这个意思,但,但,他怎么可以?”任二叔总觉得事情不会那么巧,两个死了一个独活,任杰克这小子一定在报复他,当初他抢他的黄晶石打晕他,他一定怀恨在心,但当时自己没有下毒手,可这小子比他还狠,自己真该当初就杀了他!

    “好了,杰克刚回来,你们先别争吵,先去见过家主吧。”任四叔是个比较沉默的人,看两个兄长吵起来才上来劝架。

    “大家都散了吧!多谢你们来看杰克,杰克也会参加十日后的排位赛,你们还是多去努力吧。”任爸爸颇为自豪道。

    一帮年轻人目光多少都浮起羡慕嫉妒恨的光芒,然后各自回去,还有几个人看着欧阳玥更是一股狠毒之色,欧阳玥觉得莫名其妙,自己初来咋到,不用这么重口味吧。

    剩下任爸爸、任二叔、任四叔,云桀道:“爸,小玥一路赶来也累了,让她先休息,我去见家主。”

    欧阳玥一愣,不过她知道毛毛一定有他的理由,所以也没反对。

    “好,小玥,我先让人带你去杰克的房间,你们既然是夫妻,应该不会介意吧,老实说,那些客房离得远,杰克会不放心的。”任爸爸说这话时朝两位弟弟看了一眼。

    欧阳玥面色一红,任云桀已经道:“玥,去我房间休息,我很快回来。”

    “好。”欧阳玥点点头,乖巧地跟着一个穿西式裙子的仆人走了,一路上就像沿途观光一样,走廊都是大理石的,能望出去看到两边风景,设计很大方优美,赏心悦目,而这大宅还真是大得吓人,屋子是一层连着一层,往后一直延伸,住上千人都不在话下。

    她顺便用透视眼查看,发现真的是一个个套房,几乎都有人住的,而后面山中也有不少别致的建筑,毛毛四人就是走过前面大殿,往后面而去。

    后殿第一个大厅里坐着几个老者,欧阳玥估计中间主位上的就是任家的家主,毛毛的亲爷爷,而旁边那几个不是家族的大人就是家主的兄弟,一个个面色很严肃似的。

    “小姐,这里就是杰克少爷的房间。”前面的仆人忽然停下脚步,打断欧阳玥的透视,欧阳玥一看,这个口子处有三个房间门,一个中间门上写着‘任曲云’,而她站的这个门牌子上写着‘任杰克’,她看向第三个门,上面写着‘任青’两字。

    仆人打开房间就想走,欧阳玥连忙问道:“这个任青是谁啊?”

    “任青少爷,是杰克少爷最小的堂弟,任三叔的儿子。”仆人回答道。

    欧阳玥点点头,心想,这三个房间能安排在一起,可以说一定意义上应该是一伙人的,这个任青堂弟不知道是什么样子,和毛毛之间有没有冲突呢。

    想到这里,目光透视进去,一看之下顿时一愣,只见一个大约十三四岁的小男孩赤身裸体地坐在床中间,面朝窗户,窗户外是青青的绿山,正在修炼中。

    “原来是个小男孩。”欧阳玥放下心,走进了任云桀的房间里,他的房间和她想象得一样,干净清爽,一丝不苟,什么都整整齐齐,家具都是黑白色,透露一股冷酷的气息,这是个套房,里面有客厅,厨房,酒吧间,洗手间和房间,就像是公寓房一样,是个独立的家。

    欧阳玥先坐下来,目光就直接透视到毛毛那边去。

    她听不到声音,那唇语已经非常熟悉了,刚才就一小会时间没注意,这下就看到毛毛一张俊脸上浮上了愤怒之色。

    “要我娶那个女人,想都别想,我已经把我命定的妻子带来,你们同意也好,不同意也好,她都是我任杰克唯一的妻子!”毛毛一脸的气愤,把在坐的四个老人气得也瞪大眼睛。

    任爸爸和任二叔、四叔坐在另一边,任爸爸立刻出来道:“家主,大人,杰克既然不喜欢,为何一定要他娶任瑶瑶?”任爸爸叹口气。

    “混账,你是越老越糊涂了吗?杰克以后可是要做家主的人,他若得不到大家的支持以后的路会很艰难,任瑶瑶好歹也是任华逊一脉的嫡孙女,是你的表妹,杰克娶了她就是亲上加亲,他的家主之位也会巩固起来。”家主很生气地道。

    “我不娶,要娶你娶!”任杰克怒吼一声。

    “臭小子,你造反不成,我是你爷爷!”家主大人气得拍案而已。

    “是我爷爷又如何,我的路我自己走,你要是想我为你出头人地,最好不要逼我,要不然我宁愿被任华逊一脉做家主!”任杰克冷哼。

    “你,你,你个混小子,你说什么!”家主大人被气得差点吐血。

    “杰克,你也不用这样气你爷爷,要不是威廉和东尼都不在了,也不一定要你出战的,你别以为我们任长风一脉只剩下三个年轻人,你就一定能接掌家主之位!”任二叔也气恼道,他还一直把希望寄托在他的儿子任威廉身上,因为威廉的实力不够,才让他出去历练,他千算万算,没算到任杰克这小子居然没能保护自己的堂弟,也不知道是有心还是无意,现在他们任长风一脉就剩下三个年轻人,除了任杰克还剩下年纪十四岁的任青和四弟的儿子任慕思,对他来说都不是他的种,但他毕竟是任长风这一脉的人,这家主之位怎么样还是要自己这一脉中产生,要不然他们这一脉就会被其他两脉打击,而他们是嫡系,那两脉是旁支,他们绝对不能把任家让给别人。

    家主朝任伯特看了一眼后冷哼一声,要是能换别人也就不用他这么操心了,任云桀是他的亲孙子,其他两人是他兄弟的亲孙子,哪里有任杰克亲近呢。

    其中一个大人开口道:“杰克少爷是我们这一脉中实力最高的,任青少爷还太年轻,而任慕思这小子放荡不羁,根本不是做家主的料,到现在人都还没回来,早就贪恋外面的花花草草了。”大人说着就朝任四叔那里不屑地看了眼。

    任四叔立刻脑袋低了低,心里也很郁闷,他怎么知道自己的儿子那么不靠谱,出去了一趟后就没得安生,什么修炼的,什么家族,他都不管,现在还在外面大学里面把妹妹,真是说出来都丢人。

    “杰克,不是爷爷逼着你娶任瑶瑶,你也知道我们这一脉现在的情况,旁支两脉的人都对家主之位虎视眈眈啊,我们可是任长风的嫡系子孙,怎么可以被那些旁支抢去祖宗的创立的家业呢,就算爷爷求你,你娶了任瑶瑶,你喜欢别的女人爷爷不管,只要娶任瑶瑶,任华逊一脉的人就会帮着我们对付任拉木一脉了。”家主大人放下口气对任杰克道。

    任杰克一声冷笑道:“家主,你想得未免太过美好,你以为只要我娶了任瑶瑶,他们任华逊一脉就会安分守己,守着我这个家主吗?亏你还是一代家主!人家的野心早已经不是联姻这么简单,若我娶了任瑶瑶,那是给了他们光明正大的理由骑到我们头上来!”

    “混账,有你这么跟家主说话的吗!”一位大人厉声道。

    任爸爸一脸焦急,连忙道:“家主,我看杰克刚回来,先让他休息休息吧,这事不急。”

    “什么不急,人家来催了好几次了,这事早在杰克十岁那年就已经答应了,现在怎么能反口,再怎么说都是我们不对!”家主气呼呼道。

    “十岁那年我根本不再这里,你们凭什么帮我订下这门亲事,你们有没有想过我的感受!”任云桀真是要被这些亲人活活气死。

    “死小子,你说什么话,我们还不是为了这个家族,现在我们一脉的人数比他们两脉少了三分之二,真要闹起来,我们凭什么跟人家斗,要是你娶了任瑶瑶,好歹给我们时间,你若是能为我们这脉开枝散叶的话,任拉木那一脉不敢动我们,任华逊这一脉也暂时相安无事,我们还可以卷土重来。”家主急急地数说着厉害关系。

    任云桀此刻看着这几个老人、长辈,已经心灰意冷,不想多说,最后目光冰冷,字字犀利道:“今生,我任杰克非欧阳玥不娶!”说完一甩袖就直接转身离开。

    一直看着那边的欧阳玥心头温暖,她的毛毛又怎么会对不起她呢。

    “混账,我们这一脉一定会灭在你手里啊!”家主气得老脸发白。

    任爸爸看看自己儿子坚决的身影,目光里溢过赞扬。

    “大哥,你劝劝你儿子吧,那个华夏女人有什么好的,你们两父子还真是一样的口味,都喜欢华夏女人,不过你别忘了,大嫂是怎么死的,一个华夏女人又怎么会在这样的大家庭里面生活下去!”任二叔冷冷地讽刺。

    “你给我闭嘴,你没有资格说你大嫂!”任爸爸忽然大怒,心里的妻子是他的逆鳞,谁也触碰不得,当年他没有保护好她,是他一生的痛,而他用事实告诉老爷子,就算他的妻子死了,他也不会再娶别的女人,他就不要开枝散叶,所以他们这直系一脉就变成只有任云桀一人。

    “好了!别吵了!”家主大人想起当年自己做的事情导致这个儿子反而不再娶妻,心里就后悔不已,早知道这样,那个华夏女子好歹也会再帮他任家生几个啊,哎,真是人算不如天算,自己这个倔强的儿子在这点上居然是如此痴情,现在倒好,自己的孙子又是这么一个痴情种,这让他一下子失去了所有的力气,靠在椅子上一下子老了好几岁。

    “父亲大人,请你看在孩儿的份上,不要再让杰克伤心了,他不是我却比我更顽固,你若不想失去这个孙子,还请你别再逼他了。”任爸爸无比认真地看着自己的父亲,双目里有着怨恨之意。

    任家主浑身一震,不可思议地看着自己的儿子,久久说不出话来。

    “大哥,你怎么能这么想,杰克不能为了自己的喜好而不顾我们这一脉啊,为了家族总要有人做出牺牲的!”任伯特立刻急道,“四弟,你还不说说大哥,若是下一任家主之位不是我们这一脉,我们的处境可就难了!”

    “二哥,其实?”任四叔抬头看了任爸爸一眼,最后叹口气道,“大哥一家已经付出了很多了。”

    此话一出,家主大人身体再次抖了抖,他知道为了这个家主一位,他对自己唯一的儿子做了很多错事,可他不能让这一脉到他这里就衰弱下去,他怎么对得起一手创立布拉达家族的任长风大人呢。

    任云桀一身怒气地回到自己的房中,欧阳玥立刻开门微笑迎接,任云桀看到她的笑容,怒气才慢慢下去,搂住她走进屋内关上房门道:“你看到了?”他知道欧阳玥一定会用透视眼观察。

    欧阳玥点点头,拉着他走到沙发上坐下来,给他泡了一杯香浓的咖啡道:“看来你是不娶任瑶瑶都不行啊,除非你是不要这个家了。”欧阳玥说得时候眸子里都是狡黠之色。

    “不要就不要,我不稀罕!”任云桀毫不犹豫道。

    “那你爸爸呢,你那在华人青帮的姑父呢,一旦你背叛,家族一定不会放过你那些亲人的不是吗?”欧阳玥太懂这些狡猾之人的心思了。

    任云桀面色一变,目光幽幽地看着欧阳玥,忽然笑起来道:“玥,你有办法对不对?”

    “办法简单得很,不是要你娶任瑶瑶吗?若这个女人出点事,那你不是想娶都娶不了?”欧阳玥狡猾地对他眨巴下眼睛。

    任云桀一愣后,顿时扑过去抱住她道:“我怎么就没想到呢,不错,只要杀了任瑶瑶,看他们还让我娶谁去!”说完兴奋地大亲她的小嘴一口。

    欧阳玥咯咯笑,伸手拍他道:“走开啦,都被你压死了。”

    “怎么会,我怎么只知道老婆大人最喜欢被我压呢!”任云桀顿时双手搂住她的小腰就想使坏。

    “你个混蛋!谁说我喜欢被你压了!”欧阳玥面色通红地打他。

    “不喜欢吗?那你压我好了,我一定喜欢的。”任云桀一个翻身又把她拉到自己身上,星眸含笑,嘴角咧大,得意地看着她那张通红的小脸,一脸坏胚子样。

    ------题外话------

    亲们,帮老香顶住月票榜哈,谢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