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重生毒眼魔医 > 026章 又来个捣蛋的

026章 又来个捣蛋的

    毛毛刚往前走了一步,就被一股强力弹了回来,强大的反弹让他面色都刷白了,好不是他是慢慢走的,只怕反弹之力更为惊人。

    “少爷,这里被设置了强大的结界,你看到那边墙壁上那盏黑色的灯吗?那是神器,只要解除封印,就能去除结界,我就能出来了。”阿吉兴奋道。

    欧阳玥转头一看,果然在石壁上方的一个黑乎乎的洞里,有一盏黑乎乎的亮着浅蓝色幽光的油灯,形状居然有点像阿拉丁神灯,让欧阳玥嘴角抽搐了下。

    “这东方家族的宝贝还真不少啊。”欧阳玥感叹。

    “他们都是从外面偷来或者抢来的,东方家族和梅林家族狼狈为奸,掠夺好些古武者的宝贝,还尽用卑鄙手段,实在有辱古武者的头衔。”阿吉气恼无比,表情狰狞而仇恨。

    任云桀飞身上去拿油灯,但还是被弹了回来,这一次反弹比刚才的结界都狠,任云桀整个人被弹飞撞在后面石道的墙壁上,一口鲜血喷了出来倒在地上。

    “毛毛!”欧阳玥完全没想到会这个样子,立刻跑去扶他,修复药剂出手直接倒入他嘴里让他休息。

    欧阳玥抬头看看那盏神灯,心里纠结,这么强大的力量,自己怎么可能破除封印。

    “小羊大人,你还在不在?”欧阳玥只能求助神兽的力量。

    “主人,你让那家伙和你主公契约,那么主公的力量会随着它的实力而增强的。”小羊大人的话让欧阳玥一惊之后又大喜。

    “可是进不去,要怎么让毛毛和它契约啊。”欧阳玥皱眉。

    “我会帮主人啦,你先让他同意,要不然出去了它不卖账或者给别人得去,就是一大损失了。”小羊大人笑得很奸诈。

    欧阳玥挑眉,不错,毛毛还没有神兽,既然阿吉本来就是布拉达家族的灵兽,那么叫他契约毛毛也应该不会反对的。

    欧阳玥抬头看阿吉那双焦急的紫眸,显然他没想到任云桀这么弱,居然破不了封印,内心悲催,难道自己永远也出不去了吗?

    “阿吉,你愿意和你家少爷契约吗?”欧阳玥开口询问道。

    阿吉一愣后看着欧阳玥,张嘴道:“就算我同意,现在你们都打破不了封印,我根本出不去,少爷也出不来,怎么契约?”

    “我可以打破封印,但你必须和少爷契约,要不然你出去后没人管束,为祸百姓,我就罪过了。”欧阳玥故意道。

    “什么?我怎么会为祸百姓。”阿吉不爽道,自己可是高级灵兽,兽神级别,会跟那些普通人类混一起吗?

    “我这不是打比方吗?再者了,你出去后也要有寄宿之地,契约了你少爷,他的空间就是你的家,而且你不是要报仇吗?我们很快就会回布拉达家族,对你来说也没什么损失啊。”欧阳玥道。

    “为何一定要我契约?”阿吉狐疑道。

    “不瞒你说,你家少爷的实力太低了,等他回去家族必定没法自保,若是和你这么强大的兽神契约,那么他的实力会因为你而提升,就可以回去帮你原主人报仇啊。”欧阳玥也坦白道。

    阿吉陷入沉思,那边的任云桀总算回过神来,他是能听到欧阳玥的话的,心里也很震惊,没想过他也能契约灵兽,这世界灵兽太难找了,像阿吉这样的高级灵兽更是难上加难,它会愿意吗?

    欧阳玥走到任云桀身边道:“毛毛,怎么样了?”

    “没事了,这神器的力量好强大,玥,如果我们收回去又是一件宝物。”任云桀目光黝黑发亮。

    “嗯,我也这么想,可是怎么拿下来呢?”欧阳玥摸摸下巴,这个神奇无疑能封印一个空间,比如阿吉就被封印在里面,就算它是兽神级别都出不来,那么要是对付敌人就更爽了,这么神奇应该对人封印也有用吧。

    任云桀也皱眉,目光看向阿吉,阿吉则正看着他,一脸的深沉,庞大的狮子身体在走来走去,越看越真是越吓人。

    三个人各自思索着,阿吉忽然嘶嘶了两声,欧阳玥朝他看去,只见阿吉点头道:“我愿意和少爷契约,不过若你们骗我,不是任长风一脉的子孙,我饶不了你!”

    欧阳玥说给任云桀听,任云桀面色一冷道:“难道自己祖宗是谁还能欺骗的吗?我任杰克就是任家嫡系的长子嫡孙,没有人可以改变!”说着身体内一股傲气和高贵的气度展露出来。

    阿吉点点头,从他脸上似乎看到了主人的影子,对欧阳玥道:“你有什么办法放我出来?”

    欧阳玥正在和小羊大人交谈,小羊大人忽然化为一道白光出现在欧阳玥的脚边,双手忽然抱住欧阳玥的一条腿奶声奶气道:“主人抱抱。”

    欧阳玥一头黑线,这小家伙又要演哪出啊,只能弯腰把他抱起来道:“小羊大人,你不是说有办法解开封印吗?”

    小羊大人嘻嘻一笑,转头又大又黑的眸子看向笼子里的阿吉,阿吉浑身都发抖,身子都往后退了好几部,惊恐地看着小羊大人。

    “嘿,丑八怪,你还认识本尊吗?”小羊大人的声音变成了远古而老城的声音。

    阿吉慌张地看着他,忽然快速地点点头,嘴里动了动。

    欧阳玥见他是恭敬地说道:“神兽大人,你怎么会在此?”

    “说来话长,你都能在这鬼地方了,本尊自然也可以来,我主人的话你听懂了吗?这男人可是我家主公,你成为他的契约兽可是你的荣幸,本来你这种级别的灵兽和我们神兽是不能相比的,不过看在你上千年前忠心耿耿地保护你家主人的份上,本尊今日就帮你一回!”小羊大人的话让欧阳玥知道原来他们是认识的,怪不得这小家伙要毛毛契约这灵兽,看来阿吉的兽品还不错。

    阿吉连连点头,谢过小羊大人,看向欧阳玥的表现充满了恭敬和畏惧。

    “主人,你和主公往后退退,这里交给我了。”小羊大人目光朝上面的神器看了眼,嘴角勾起鄙视的笑容。

    欧阳玥拉着任云桀退到转弯处,只见小羊大人忽然腾空而起,强大的旋风在他四周的空间里盘旋而起,化成一道银色光芒,如尖刀一般刺向那盏油灯。

    马上在要接近神灯的时候,神灯发出耀眼的紫色光芒开始对抗。

    银色和紫色在黑暗中越来越亮,就像一个圆球,越鼓越大,充满整个空间,欧阳玥和任云桀感觉到强大的压力,顿时释放战气抵抗,两个人直接又退了无数步。

    牢笼里的阿吉也躲在角落里,紧张地看着这一幕。

    “砰!”一声巨响,紫色的光芒被银色光芒取代。

    小羊大人拍拍双手降落,脑袋得意地抬起,往前几步,没有了结界的阻挡,直接到了牢笼口。

    阿吉目露惊喜,嘴巴动了动。

    欧阳玥走过来看到他是感谢神兽大人。

    “小羊大人,这神器我能用吗?”欧阳玥询问道。

    “主人,这可是宝贝,当然能用,打不过强者的时候把人家封印起来,让他们自己折腾去,多好玩啊。”小羊果然玩性还重,“主人要滴血,让它认主,那你以后能控制神器。”

    “好勒!”欧阳玥大喜,立刻整个人飞伸上去,拿出了石洞墙壁里的神灯落地,看来看去其实就是一种黑色的铜制品,真没什么特别的。

    不过她还是快速地割破自己的手指,滴了血进去,就见神器划过一道紫光后,欧阳玥感觉到它的灵性,顿时抱着神器傻笑起来。

    “主人,你这样子很白痴耶,好像没见过世面的乡巴佬。”小羊大人鄙视道,自己一定是错觉,主人是最棒的,是无所不知的,不是乡巴佬。

    欧阳玥一头黑线,收起神灯,蹲下身体,双手就掐住他的小脸道:“有你这么尊重主人的吗?还不快快回去呆着!”

    小羊大人看着她忽然严肃的眸子,本能地吓得愣住,然后‘唆’一下,白光隐没入她的手链之中。

    欧阳玥也愣了愣,刚才看到小羊大人的目光中有点畏惧,难道自己这么严肃了吗?还是小猴大人的回归让她在气势上更胜一筹了。

    任云桀和阿吉对看着,忽然任云桀对欧阳玥道:“玥,你说它为什么不能发出声音呢?”

    “嘶嘶。”阿吉立刻摇头晃脑地解释,面色各种丰富的表情。

    “它贪吃,被下了哑药。”欧阳玥无语,这家伙这么厉害怎么会被人下药呢?

    “可有救?”任云桀一头黑线后立刻道。

    欧阳玥从空间里取出一瓶高等级别的修复药剂,有点心疼,这家伙到了兽神的级别,一般药剂对他已经没用了,只能最高级的药剂才有效。

    “嘶嘶。”阿吉看到那药瓶子里金光色粘稠的药剂,顿时紫眸发光,一下子就到了欧阳玥的面前,一脸讨好地看着她,就差没有伸出了舌头扮小狗狗了。

    欧阳玥看着他那样子忽然间觉得这恐怖的大家伙还是有可爱的时候,笑道:“你也知道这药剂多高级了?”

    阿吉立刻点头如捣蒜。

    “那吃了以后就和少爷契约,以后要用生命保护他知道吗?”欧阳玥挑眉看着他。

    阿吉看了任云桀一眼,又开始快速点头,任云桀也笑了,目光温柔地看着欧阳玥,他知道她这是保护他。

    欧阳玥把药剂给阿吉,阿吉立刻连瓶子一块扔进了嘴巴里,让欧阳玥吓一跳,然后耳朵里传来咬碎玻璃瓶子的刺耳声音,让人牙齿都发酸了,你妹的,也太野蛮了。

    阿吉吃完之后,紫眸亮闪闪地看着任云桀,然后忽然跳起来,朝任云桀扑去。

    “啊!”任云桀吓一跳,整个人被庞大大物扑倒,只见它在他手腕上猛然咬了一口,虽然不是很厉害,也够他疼的了。

    “毛毛!”欧阳玥吓得立刻云天掌从上往下拍向阿吉。

    “吼!”阿吉昂头一吼,云天掌的大手掌印居然给他吼散了,尼玛,太强大了。

    “我没事没事,阿吉,你起来,压死我了。”任云桀又好气又好笑,还有尴尬,这家伙现在可是男人的脸啊,盯着他总让他有点毛骨悚然之感。

    “主人,我们契约已经形成了。”阿吉的声音在任云桀的脑海里出现,任云桀还没惊喜,顿时一股强大的力量在他体内生成,然后他的气血开始胡乱奔走,似乎越来越强,好像要撑破他的身体,俊脸上出现气流乱串现象。

    “毛毛。”欧阳玥急切道。

    任云桀立刻进入修炼模式,把那股强大的能力慢慢地控制住,慢慢地转化入身体内,他闭着眼睛,只感觉四周的感官都变得细腻,整个人似乎要飘起来一般,自己身体的细胞好像在呼吸一样,那种感觉非常神奇,也非常得舒服。

    “嘶嘶,主人。”阿吉在旁边看着说话,忽然出口的声音就变了,让他一愣后顿时面露笑容道,“我能说话了,我能说话了。”

    欧阳玥满头黑线,看着他欢喜的样子道:“阿吉,你为何会狮身人面啊?”欧阳玥很好奇。

    “小姐,我已经有五千年的修为了,再过五千年我就可以完全转化为人了。”阿吉高兴道。

    “你不觉得你现在这样子很寒碜人吗?还是变回狮子好了,等你完全能变人了,再变好了。”欧阳玥忠心建议道。

    阿吉立刻露出委屈的脸道:“可是人脸比较好看。”

    欧阳玥感觉被雷劈了一下,嘴角抽搐道:“人是好看,可也要看整体的,你这样不叫好看,叫恐怖。”

    “是吗?”阿吉转头看看自己庞大的身体,大脑袋晃了晃,心情郁闷了。

    “好吧好吧,你喜欢就这样好了,不过别随便出来吓人就是。”欧阳玥有点不好意思了,这叫伤了灵兽的自尊心吗?

    阿吉扁扁嘴道:“主人叫我出来我就出来,不叫我,我一般都不会出来。”

    “那就好。”欧阳玥放下心,带着这样的怪物出去,她也有压力的。

    任云桀很快就浑身舒畅,实力级别因为阿吉的缘故,一下子上升了两个等级,现在实力为武尊四级低等,实在让他喜出望外,走到阿吉身边,伸手摸摸他的脑袋道:“阿吉,谢谢你,我们马上就回去为任西大人报仇!”

    “是,主人!对了,回去前,我要把东方家族的人全部杀了!”阿吉愤怒的声音犹如狮吼,很是吓人。

    “不用你杀,我们进来前就杀光了。”任云桀实在太高兴了,今天的收获不是一般得大,本来他还担心,他们回去有一定的危险,现在自己实力上升,又有阿吉帮忙,应该有点本钱了吧。

    阿吉一愣后有点失落道:“没想到连报仇的机会都没有了。”

    “有,东方家族的长老已经去了国外,下次你见到他就可以报仇了,他可是武尊四级高等水平。”欧阳玥道。

    “好!武尊四级高等水平也敢在本大爷面前耀武扬威,本大爷一定打得喊爹叫妈!”阿吉战气猛然爆发,欧阳玥闷哼一声,俏脸苍白,一手捂住胸口,双目愤怒地瞪着阿吉,你丫的,要不要这么没脑子啊!

    “哎呀,真对不起,小姐,我忘了你实力很低的。”阿吉面色一变,立刻认错,因为欧阳玥即使是实力差,但就她身上有神兽这点,他就已经不敢放肆了。

    “阿吉,你回我的空间去呆着!”任云桀一看欧阳玥受伤,心疼无比,对阿吉口气立刻严肃起来。

    阿吉委屈地扁扁,立刻化为一道紫色光芒,进入了任云桀的手链空间里,因为实力的增强,他的空间也扩大不小,只是比起欧阳玥的神珠链,那就是远远追不上了。

    “我没事,这家伙是个马大哈。”欧阳玥揉着胸口喘大气,刚才的威压差点没让她喘不过气来。

    “嗯,不过你也别怪他,他是太恨东方家族了。”任云桀连忙伸手帮着她揉。

    “你到是开始心疼他了啊。”欧阳玥笑笑。

    任云桀见她笑了,揉住她道:“我更心疼你,玥,谢谢你。”任云桀很认真地看着她。

    “傻瓜,又胡说什么,他对我来说没用啦,我有神兵神兽和球球,已经足够了,我比较担心你,现在好了,有这马大哈在,起码他会保护主人的。”欧阳玥娇笑一声。

    任云桀胸口一紧,看着她的俏脸,粉色诱人的嘴唇,立刻忍不住深深地吻了下去。

    欧阳玥也情动,任由他的摘取,深深地沉迷在一片寂静的温馨中。

    “主人,可以出去了吗?这地方呆了十几年好闷啊。”阿吉郁闷的声音在任云桀脑海里响起。

    任云桀一头黑线,嘴上停顿了一下,欧阳玥睁开眼睛道:“怎么了?”

    “没,我们还是出去吧。”任云桀有点尴尬,看来又来了个捣蛋的,重要的问题又来了,这家伙要是常常这样,那不是打扰他们夫妻生活?看来他又得想个办法才行。

    “好。”欧阳玥和他手拉手,从原来的空间出口出来,外面还是东方洪亮的卧房。

    接下去,欧阳玥毫不犹豫地收了东方家族的各种古董和花房,又去收了孙家的花房,不过暗地里给他们不少救命的药剂,提防事变。

    最后,两人和孙焯裎、徐闵打了招呼后,返回了S市,因为在去国外之前,欧阳玥还想陪一下爸妈,免得秦红又要担心。

    星月医药产业已经在楚格林、李炎贝、范择文的打点下开展起来,欧阳荣和秦红也变成了大忙人,日子过得很充实,财源广进之余,他们也多作善事,特别是对穷人、残障人士给予帮助。

    丁妈妈的癌症彻底好了,丁可儿也辞去了巴黎春天的工作,成为星月医药的销售部总监,和李炎贝迅速打开市场,一时间星月医药的产品风靡S市,受到广大群众的青睐,这也让欧阳玥很高兴。

    在准备离开S市前往国外之前,欧阳玥和任云桀来到了中医大附属医院,陪同得自然是楚格林。

    东方博弈的病房内,他依旧躺在病床上,目光有点飘散,东方莹莹靠在一边的沙发上,而东方旭正在打电话,面上是各种表情。

    欧阳玥从外面就看到了里面的情况,东方博弈的脚已经半个多月过去了,花钱如流水,用药的时候稍微好些,不用药就疼得他撕心裂肺,他是想死的心都有了,本来叫叔叔回去想拿花房的药材回来,但打电话,整个东方家族都没有能说话的人在,佣人都说没看到主人,让三兄妹感觉到了浓浓的危机,今日东方旭和伍蓝枫将会回京。

    敲门声响起,大家都看向门口。

    楚格林开门进来,一张俊脸笑得欢乐。

    “欧阳玥!?”东方博弈看到他后面的人立刻从床上靠起来,目光里都是惊讶,自己住院这么久,这女人还没有来看过他,不过当他看到后面的任云桀时,一张俊脸立刻变做阴沉之色。

    东方莹莹看着欧阳玥呆住了,她失去记忆后是一直没有机会见到这个女人,只知道东方博弈好像着了魔似的,常常讲起这个女人。

    现在一见她完全傻掉了,好美丽的女人,在她面前,东方莹莹顿时觉得自己的优势全部没有了,还有种自己是乡巴佬的感觉,那淡然高雅的气质,那清纯光洁的肌肤,就连她这个女人都蠢蠢欲动了,何况是男人?

    “欧阳玥,你可以治好我哥哥的腿,一定能治好博弈的腿吧?”伍蓝枫看到欧阳玥来立刻道,其实她之前就向东方三兄妹说了这事,只是欧阳玥不在S市,所以说多了没用。

    欧阳玥对大家笑笑,然后走到床边看着东方博弈那双黑眸里都是对她贪婪的目光,心里鄙视,但面上微笑道:“很疼吗?”

    “疼,疼。”东方博弈傻傻地点点头。

    “我是能治的,不过你们难道没听说京城的事吗?”欧阳玥皱眉道,其实她是知道东方家族那几个老家伙是不想三个小辈担心才不提起的,却没想到等他们知道是她干的时候却只有死亡,所以他们三人还被蒙在鼓里。

    “我知道,齐老大和他的几个手下都被抓了,听说是死刑。”伍蓝枫到是和伍少华通电话,但伍少华可不知道四大家族里面的事情。

    “不错,不过东方家族和崔家最近也很悲剧,听说遭到不明人士的报复还是咋么得,人都失踪了,也许和你们当初一样。”欧阳玥一笑道。

    “什么!你说真的?我爸爸、爷爷他们都失踪了?”东方旭急道。

    “崔家的崔爷爷、崔爸爸和崔二少都沉睡不醒。”欧阳玥说这话的时候看向伍蓝枫道,“伍小姐,你和崔大少交情那么好,可知道他去了哪里?”

    “啊,我怎么知道,我们只是普通朋友,不过我听我哥说他去了越南。”伍蓝枫有点紧张。

    “越南回来了,又不见了,我还以为他会来找你呢,他对你可是一往情深。”欧阳玥看了东方旭一眼,东方旭的俊脸已经黑了,有点不太相信地看向伍蓝枫。

    “欧阳玥,你别乱说!我和崔泽只是普通朋友,你别来挑拨离间!”伍蓝枫气急。

    欧阳玥好笑道:“我只是问问,你这么生气干什么?不过东方旭为你做了那么多,你再对不起她就是在不应该了。”

    “你到底在说什么?”东方旭皱眉,总觉得欧阳玥有点怪,以前可不是这样的。

    “算了,我也不多说了,东方博弈,你的脚要治就要十个亿,你自己看着办。”欧阳玥说完转身就走,后面的任云桀从头到尾都没说话,只是一双黑褐色的眸子冰冷地在每个人脸上划过,特别是东方博弈,让他有再一次弄残他的冲动。

    “十个亿,欧阳玥,你也太狠了吧!我哥也是十个亿,齐老大是三个亿,你就不能少赚点?”伍蓝枫气恼道。

    “治不治在你们,我看不看在我,我就是很喜欢钱,你们该知道我的星月医药开张可需要不少钱的。格林,看来你研究的药还需要加把劲,这脚再这样下去可要废了。”欧阳玥看看东方博弈的脚故意道。

    “小玥,我的医术不如你,我已经在日夜研究了,你什么时候再教我几招,也给我混口饭吃啊。”楚格林很马屁地跟在欧阳玥身边讪笑。

    “好吧,我可以教你几招,不过你别收费低了,把我招牌砸了哦。”欧阳玥笑笑。

    “我怎么敢呢,对了,之前你提供的药草,我卖的钱都已经计算好,回头给你入账。”楚格林的话让东方三兄弟愣住。

    “什么,楚医生,你的药材都是她提供的?”东方莹莹惊讶道。

    “是的,你们的病实在很古怪,一般药草根本不行,要不是欧阳小姐提供那么名贵的药草,我看你们三个都还躺着,或者已经残废了。”楚格林耸耸肩。

    三兄弟包括伍蓝枫都看向欧阳玥,这女人也太狠了吧,居然赚了他们这么多钱。

    “你们自己要小心,再要出事,我的药草可不多了,救也救不了你们。”欧阳玥笑了笑后转身离开。

    四个人木木地站在房间里,怎么会这样?

    “这女人太过分了,哥,不如把她抓来,逼着她给哥看病?”东方莹莹顿时出起了坏主意。

    “先别惹事,我和小枫回京市一趟,那边可能出大事了,你们俩自己照顾自己。”东方旭已经忍不住要回去看看了。

    东方博弈点点头道:“大哥,你可小心点,有什么事都记得给我们打个电话。”

    东方旭点头,和伍蓝枫也一起离开,直接去机场。

    欧阳玥给萧家打了个电话,东方旭这次回去自然也是有去无回的了,就让东方博弈和东方莹莹在这里担惊受怕好了。

    二天后,欧阳玥在爸妈的再三关照下,和毛毛一起离开了S市,直接去U国,本来他们是想去L国的,但孙长老说战场已经移到了U国,两国勾结一起,U国是主谋,想要扩张势力,才来招惹华夏古武者。

    “毛毛,我们先去你家吗?”欧阳玥询问道,转头看看毛毛,发现自从他契约了阿吉之后,整个人的气势都变得强大,更加冷酷俊美,只有再看她的时候,那双深褐色的眸子才会溢出温柔,真是让她越看越喜欢。

    果然毛毛转头看她,目光热灼,脸上冷酷的线条也一下子柔和下来了。

    “先去孙长老那边了解点情况吧,我怕去了我家族,不容易出来,你把你的后顾之忧解决掉。”任云桀想了下道。

    “嗯,也好,崔长老和东方长老这两个老家伙也该收拾一下了。”欧阳玥冷哼一声。

    “玥,你说孙焯裎想要组建一支古武战队,把崔家和东方家族的人全部抹去记忆,依旧为华夏所用,可比杀了他们要聪明的多。”孙焯裎看着她道。

    “是的,我也这么想,不过年轻一辈要抹去记忆简单点,但像这些老家伙,起码武神才能做得到抹去他们的记忆。”欧阳玥扁下嘴,她也想过这个问题,崔长老和东方长老两人都在武尊四级,也只有武神级别才能封他们的记忆,可任云桀现在也是武尊四级低等,所以还是不够的。

    “不急,早晚我们的实力还会上去的,先灭了他们,把灵魂关起来,等我们有足够能力抹去他们记忆的时候再放他们出来也不迟。”任云桀摸摸她的长发。

    “嗯,也只能这么办了,对了,你说崔泽去那里了呢?”欧阳玥他们到现在为止,崔泽是唯一的漏网之鱼。

    “哼,估计已经出国了,他也知道崔家大势已去,他留下来下场可能和其他三人一样,所以他一定是出国找崔长老了。”任云桀想了下道。

    “呼,好在崔泽不知道我们的事情,要不然先告状的话,只怕两位长老一定杀回来了。”欧阳玥想起有点后怕。

    “嗯,不过崔泽为人狡诈,四大家族只有崔家和东方家族出事,他没有去投靠孙家或者萧家,一定是有所怀疑,不过就算他已经找到崔长老,只要不确定是我们,我想崔长老也不会轻举妄动,毕竟现在其他古武者对华夏虎视眈眈,他们三大长老再分化的话,后果的严重性相信他们都会知道的。”任云桀分析道。

    欧阳玥点点头,只是心里对崔泽这个人还是有点不放心,他到了国外到没什么,万一没出来,又把事情都弄明白了,那么自己的家人很可能成为他报复的对象,不过她来之前已经千交代万交代楚格林他们,一定要好好照顾她的家人。

    一天一夜的虚空而行,眼前的情景早已经改变,没有繁华的城市,有的不是大海的一片碧蓝,就是大片的原始森林,不过把一切都踩在脚下的感觉还真不是一般的爽。

    “玥,马上要进入我们家族的基地,博玉山庄了,是在另一个空间领域里,整个空间叫宗殿,里面不止我们一个家族,还有很多人,最大的家族却只有三个,能对外走动的也只有三大家族的人,可以说是一个和武域相差不多的独立空间,只是比武域小了,但若是成为里面的殿主,也是各个家族都向往的。”任云桀想到这里,眸子一暗。

    “所以你们三大家族之间就为了一个殿主之位大家相互排挤对吗?”欧阳玥一看他的表情就知道他在感叹。

    “是的,不过殿主不好当,是要首先成为三家家族的家主,然后比武决定的。”任云桀嘴角勾起冷笑。

    “怪不得你们家族里面竞争就不断了。”欧阳玥感叹道。

    “是的,我们布拉达家族现在的家主是我的爷爷,爷爷是任长风嫡系的传人,而任长风是我们的祖宗,他有三兄弟,其中一人早早过世,没有留下子孙,但另外两个现在的子孙后代比我们嫡系还多,到我这一辈的年轻人更多,哎,现在他们都不甘心,凭什么整个布拉达家族就我们人员最少的一脉做主人,为什么他们不能,所以导致了为争夺下任家主之位都是各自为营,手段计谋穷出不尽,我要不是答应了爸爸,还真不想回这个家来。”任云桀叹口气。

    欧阳玥点点头,明白生在大家族的悲哀,握紧他的手道:“你之前说过你叔叔打晕了,抢走了黄晶石,这位叔叔也不是好人吧?”欧阳玥为他心疼。

    “老实说,除了我爸爸,我还真不知道谁值得信任了。”任云桀苦笑。

    “你放心,我们这次回来一定能让你夺得家主之位。”欧阳玥心里发誓,毛毛为她做了那么多,那么她一定也要帮他拿到他需要的东西。

    “玥,就算赢了也不是一下子就能坐上家主之位,只是先选定候选人,就算选定,你也不能保证活到接任的时候,我都不知道那些人为什么要争,我并不想做什么家主,我只要我的家人不受争斗的波及。”任云桀看着她道。

    “你是嫡系一脉,容不得你退出吧?”欧阳玥惊讶道。

    “是的,谁都能退出,我不能!”任云桀眸子忽然一亮道。

    “你妈妈呢?”欧阳玥忽然想起这个问题。

    任云桀忽然沉默了,欧阳玥感觉不对,眉心紧皱地看着他。

    “你妈妈不在了吗?”欧阳玥心里疼了起来。

    任云桀眸子忽然露出一片杀意道:“妈妈确实不在了。”

    “被谁害死了?”欧阳玥能察觉出来。

    任云桀面上露出无比痛苦的表情,双手紧握,把她的手都握疼了,欧阳玥觉得不可思议,他没提起过他的妈妈,没想到提起起来是那么痛,自己真不该刺激他。

    “毛毛,你别伤心。”欧阳玥摸摸他僵硬的手臂,看着他一张俊脸扭曲地抽搐着,双目都是隐藏的恨意,但却是怎么也隐藏不住。

    “妈妈是被爷爷杀害的。”任云桀慢吞吞地说出了这句话。

    “什么!怎么会?”欧阳玥被吓了一跳。

    任云桀惨然一笑,伸手摸摸她乌黑飘逸的头发道:“我妈是个很坚强的女性,U国华人青帮的大小姐,和我父亲之间是一段孽缘,却是刻骨铭心,但毕竟我妈不是古武者,家族的人都看不起我妈妈,就算我妈开始接触古武,也不被认同,只有我爸爸一人爱护她,我妈也不在乎,只要相爱,两人在一起就不会去想着其他,他们很想幸福地生活下去,可是,。”任云桀回想往事,双目溢上了泪花。

    “毛毛,别说了,我明白。”欧阳玥心里也跟着难受,这是怎么样的一个家族啊,丧尽天良吗?什么爷爷?简直就是老畜生!还要他继承家主之位,只怕是要把他也推进火坑吧?真是好阴险的一家人啊!

    欧阳玥此刻内心燃烧气汹汹怒火,有她在的一天,她必定不会让任何人在欺他男人一分!

    “爷爷是想我爸娶了二爷爷一脉的旁系女子,这样两脉就会关系变好,所以才会暗中出主意让二爷爷那边的人动手,可怜我妈死都不知道发生什么事,还以为爷爷认同了她。”任云桀眼睛一眯,“他以为没人知道,那事后,我听到二爷爷亲自和我爷爷谈话,才知道一切是爷爷和二爷爷两人预谋的,不过当年我太小,就算知道又如何?”任云桀凄凉地笑了笑。

    “你父亲可知道?”欧阳玥急道。

    “知道,所以他一直很认真的教导我,希望我变得强大,也希望我能成为下一任的家主,那我们就可以为我妈报仇了!”任云桀目光里划过一道坚定的光芒。

    ------题外话------

    啊啊啊,月票榜要掉了,泪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