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重生毒眼魔医 > 023章 暴露身份

    毛毛回到悦河苑里,一张脸黑黑的、沉沉的,欧阳玥瞥他一眼道:“怎么了,难道那两人还没完?”

    “第三次了。”毛毛闷闷地说了句,又坐在一旁。

    欧阳玥嘴角抽搐了一下叹气道:“崔劲这家伙算是彻底中了美人计了,不过你郁闷什么?”

    “老婆,人家说越干越爱呢,你是不是不爱我?”任云桀嘟嘴扮萌。

    欧阳玥一头黑线,看着他的样子没好气道:“你有少吗?”

    “很少很少,人家一晚上十次呢。”任云桀顿时粘了上来,双手又搂住她的腰。

    欧阳玥被雷得里嫩外焦,伸手就拍开他道:“那你还是去爱别人吧,老娘侍候不起。”

    “不要,我侍候你就成了。”毛毛双眼弯弯,有点小坏坏的样子斜睨着她那张慢慢变红的漂亮小脸,真是越看越想咬一口。

    “药剂我做好了,我看让你先实验一下比较好。”欧阳玥转过身来吧药剂给他。

    任云桀瞬间弹开,连忙讪笑道:“嘿嘿,我还是不用了。”

    “那还十次不?”欧阳玥挑眉,这家伙真是一点也不知道节制,虽然知道他确实刚开始意识到男欢女爱,但也不能一直沉迷在这项运动里,何况他们的事情还多着呢。

    “不了,每晚一次我就满足了。”任云桀立刻举手道。

    “从今晚起,我们要抓紧时间修炼,要不然等解决了这边,你们那边敌人可强大得多。”欧阳玥直接把他的梦想掐死在摇篮里。

    “老婆,不是吧,这么残忍?”任云桀大受打击,双手捧心。

    欧阳玥斜他一眼,憋着笑,然后瞄了一下他裤裆处道:“我看我要做点药,让他消停,那你就不会想了。”

    任云桀愣了下,连忙赔笑道:“嘿嘿,不用了不用了,我听你的就是了,不过老婆大人,你也不能太狠心,你想想啊,这运动要是彻底不做,对我们身体也不好的,我看就当我刚才什么也没说过,还是和之前一样好,就这样,我出去看看。”任云桀说完就跑。

    欧阳玥在后面看着他那逃跑的背影娇笑起来,这家伙就是这么可爱的。

    任云桀出了悦河苑,来到崔霖房间,他还在看书,一脸的祥和,只是一张俊脸上有点不自在的苍白,让人能看出他身体一定不怎么样。

    随便走走,发现了崔家的花房,看到里面各种珍贵花草,想起欧阳玥的话,连忙往回跑,正巧欧阳玥拿着透明的药剂出来了。

    “玥,上次你说要偷东方家族的花房,这次何不偷了崔家的?”任云桀眸子闪亮。

    “我真有这个想法,把花房偷了,就让他们个个中药都没办法解开,我们也好办事。”欧阳玥往崔霖的房间掠去,看到他床头有个水杯,给任云桀使个眼色。

    任云桀去另一边的洗手间,轻微地发出有点声音,床上的崔霖愣了愣后,放下书本起来去洗手间,而欧阳玥顺便把药剂倒入了崔霖的水杯里。

    崔霖皱着眉出来后,四处看了看,又躺上床,看了看墙壁上的钟,已经晚上十点了,不禁打了个哈欠,伸手拿过水杯就喝了起来。

    欧阳玥和任云桀瞪大眼睛看着他喝下大半杯水,然后躺在床上,盖上被子,很是安静。

    “玥,这样就不会醒了?”任云桀半信半疑。

    “嗯,应该没问题,明天就会被人发现,走吧,崔劲那边等何晓云走了再下药。”欧阳玥道,“先把花房收了,嘿嘿。”说完两人偷偷来到花房处。

    欧阳玥先看看自己的空间,药园子那一边又多了很多空间,收几个花房轻而易举,不过他记得孙焯裎说过花房的门上有长老设置的薄膜结界,一开门就会被发现,那么她必须速度快点。

    跟任云桀对看一眼,欧阳玥战气爆发,一声‘收’字,战气笼罩整个花房,花房瞬间拔地而起,化成一道银色光芒,冲入她的手珠链空间中。

    “快走!”两人一搞定,以最快速度离开,而当他们一离开,虚空中立刻出现两名白发飘飘的老者,看到那崔家花房不翼而飞,不禁面面相觑。

    后面一个身影也快速赶来,看到这狼藉一片的场面顿时愤怒地大叫道:“怎么会这样!花房呢!天哪!”此人正是这几天被折磨得瘦了一圈的崔长寿。

    “看来华夏真得大灾难要来了,这两人实力很高啊。”其中一名老人叹气道。

    “内忧外患,你说那两人会不会就是外国的强者?”另一位老人道。

    “不清楚,老夫只知道再不找到他们,我们四大家族一定会很危险,华夏也会很危险。”

    “老祖宗啊,你们要替崔家做主啊,这两个强盗太过分了,为何专挑崔家下手啊!”崔长寿就差没有泪流满面了。

    “咦,你家孙子娶了媳妇了?”其中一个老人从虚空看到了崔劲的房间里。

    “什么,怎么可能?”崔长寿立刻身影飘进,看到崔劲房中,崔劲还在做着活塞运动,看不到他身下女人的脸。

    “混小子,现在什么时候,还玩女人,那女人一定是鸡!”崔长寿气得吹胡子瞪眼。

    “长寿,崔劲不是没脑子的人,是鸡的话不可能带回家来。”崔家长老皱眉道。

    崔长寿一愣道:“老祖宗说得不错,我再看看清楚,这小子没说过他喜欢什么女人啊,难道是欧阳玥?”崔长寿瞪大眼睛,想看清楚床上的女人,可惜不该看的到是看了不少,就是没看到女人的脸。

    “欧阳玥?就是你说得那个古怪的女人?”另一位老者是萧家老祖宗,崔长寿之前来莲花台讲解最近一切古怪事情的时候,就说起过欧阳玥,也说了自己的看法,觉得欧阳玥给他的感觉很古怪,身上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气息。

    “是的,不过她怎么会和小劲搞在一起?”崔长寿很吃惊。

    这个时候,床上的大战已经结束,崔劲一个翻身就躺倒,那女人休息了一下,翻个身,趴在崔劲胸口娇笑。

    “不是欧阳玥,是,是何晓云!这是怎么回事?”崔长寿老脸发白,这年头怪事太多,他真受不了刺激了,这女人不是齐老大的老婆吗?小劲居然和人家有夫之妇鬼混,还带到家里来,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

    “何晓云?”崔家老祖宗不知道这个女人。

    “京市黑社会老大的女人,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回头我会好好问问这死小子!”崔长寿气恼无比,“不过两位老祖宗啊,花房都没了,这可怎么办好啊?”

    “你别急,这两人既然对崔家下手,一定也会对其他三家下手,我们只要布置好,就一定能抓到人。”崔家老祖宗一双老眼发出犀利而霸气的光芒。

    萧家老祖宗皱眉道:“现在崔家成这副样子,东方家那几个年轻人个个生病,我家萧萧也是提醒吊胆,你说这些事有关系吗?”

    “很有可能,他们四人失踪半年,呃欧阳玥也是失踪的,四人失去记忆,欧阳玥却没有,我总觉得古怪,不如我们抓她来问问?”崔长寿面部抖了抖。

    “那势必会透露我们的身份。”萧长老有点纠结。

    “大不了抹去她的记忆,好歹也是条线索。”催长老觉得再不做什么,他就枉为是崔家老祖宗了,“与其坐以待毙,倒不如试试,也许有关联也说不定。”

    崔长寿一听,心里平复点,四大长老总算要做点事情了,他相信只要他们出手,那两个混蛋早晚会被抓到,自己那些古董就会回来。

    “对了,老祖宗,之前东方老祖宗离开莲花台是去了哪里?”崔长寿询问道。

    “可能是东方家也遭到敌人的伏击,他回去看看,说来这么久了怎么没消息?”崔长老皱眉。

    “不如我们去东方大宅看看。”萧长老建议道。

    两人同意后,快速离开,崔长寿阴阴一笑,最好东方家族也被洗劫一空。

    这边,欧阳玥和任云桀快速逃离后,直接回到徐闵公寓,孙焯裎后脚也到了,面色凝重,让大家都很好奇。

    “孙少,怎么了,是要你孙家老祖宗去外国吗?”欧阳玥猜测道。

    “嗯,三大长老都这么说,我家老祖宗也没有办法,明日就得出发,玥,怎么办?我怕老祖宗出事。”孙焯裎皱眉道。

    “你暂时不用担心,你家老祖宗好歹也是武尊四级中等,那边除武神之外很难对他不利,而那些武神老家伙又怎么会轻易出来,所以你家老祖宗暂时是安全,而且还能镇压住那些想对华夏不利的人。”任云桀帮他分析道。

    “你说真的?他们的武神很少出来?”孙焯裎心里一喜。

    “何止是很少出来,简直不出来,若非重要事情危急家族,他们才懒得管,外国的家族都非常自立,不危急性命都是自己想办法解决事情,不会向大人求救的。”任云桀这话有点鄙视华夏的意思。

    孙焯裎面色不善,冷哼了一声道:“你们那些也不是什么好人,对别人虎视眈眈,狼子野心!”

    “你说谁?”任云桀顿时声音冷了下来。

    “好了,别吵了,现在事情还多得很,孙少,你知道龙虎帮齐老大后面还有个人支持吗?”欧阳玥把事情说了一遍。

    “不会吧,齐老大跟我们关系都不错,难道还有幕后支持?”孙焯裎显然也不知道。

    “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混的。”任云桀鄙视他。

    孙焯裎嘴角抽了抽道:“你混得好,怎么来华夏?”

    欧阳玥一头黑线,连忙把任云桀拉开道:“毛毛,你去帮徐大哥。”说完就推他进去。

    孙焯裎坐了下来看着欧阳玥道:“玥,他毕竟不是华夏人。”

    “别跟我说这个!”欧阳玥知道他要说什么,连忙打住,“对了,我跟你说说我的计划。”欧阳玥把怎么对付东方家族和崔家包括萧家的想法告诉了孙焯裎。

    “沉睡?”孙焯裎嘴角抽搐了下。

    “对于无辜我确实有点下不了手。”欧阳玥尴尬地笑笑。

    孙焯裎想了想道:“也好,先安定内部,我们可以想办法对外。”

    欧阳玥点点头道:“给我半个月处理这边,然后我会和毛毛出国了解情况。”

    “你们要出国?”孙焯裎顿时瞪大眼睛,“那这边怎么办?我可把你们算在战斗力里面的。”

    “我们出去就是遏制外面势力对华夏不利啊,他们不来不是更好吗?而且有危险的人我都会让他们沉睡,你不用担心。”欧阳玥嘴角勾起。

    “那你们两个能阻止国外对我们的野心?”孙焯裎摇摇头道,“玥,你想得太简单了。”

    欧阳玥白他一眼道:“只要你保护好我的家人和朋友,外面的就交给我,L国我们有认识的朋友,而U国有毛毛的家族,现在不就是要对付这两国吗?”

    孙焯裎古怪地看着她道:“L国你也有认识的人?古武的?”

    “嗯,在武域认识的。”欧阳玥不知道艾桑和凌达有没有从武域出来,不过想必他们呆了一年多了,也应该回家族了吧。

    孙焯裎点点头,面色又变得凝重道:“那你的意思是让我把其他人都撤回来,你和他单独面对?”

    “最好如此,我不想给这边人知道我们是古武者,会让他们联想到很多不好的东西,还是大家不认识好点,他们的实力都不强,在那边也就是送死的份,此次危机应该会让他们意识到自己的弱点,回来你好好教导,能改邪归正就好,不能你就看着办吧。”欧阳玥皱眉,感觉自己肩头任务重大。

    “好,那我先把控这里吧,就算他们回来也只能乖乖听我们的,若是不服,我必严惩!”孙焯裎目光里杀气掠过,这些年要不是他们都想着往外谋利益而不专心修炼,实力能差别人这么多吗?四大家族本来是为了保护华夏而存在的,应该在华夏危难的时候出现,而不是去干涩政治经济,搞得徐家都不好做人,

    民生怨道,只有强制手段地收服,才能让华夏安定。

    “我这里有一些药剂,上面标了药名,对你对付那些人会有很大用处,你看着办。”欧阳玥给他一堆的药剂,孙焯裎大惊失色,但却很是感动。

    “还有,为了不让你们孙家给怀疑,我必须制造些对你们有利的情况。”欧阳玥想到崔家和东方家都被她荼毒过,孙家一点事情没有,确实会引人怀疑,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也搞点破坏。

    “你想怎么做?”孙焯裎眼皮有点发跳。

    “你家的花房我要了。”欧阳玥抬眸道,“不过你们放心,等事情搞定,我会原封不动地还给你们。”

    “花房?”孙焯裎瞪大眼睛,不敢相信地看着她,她偷东西就算了,还偷花房,花房可是会触动长老的。

    “崔家的已经被我收了,在我空间里。”欧阳玥怕他不相信加了句。

    “什么?你,你能收了整个花房没有被发现?”孙焯裎再一次被打击了。

    欧阳玥笑而不答,神情淡定却很自信。

    孙焯裎的电话急促响了起来,是孙道国的,说是崔家又出事了,让他过去一趟看看。

    孙焯裎挂了电话后对欧阳玥道:“我要走了,我今晚会和爷爷、老祖宗商量一下的,明天答复你。”

    欧阳玥点点头看着他离开,嘴角勾起淡淡的笑容,那三大家族现在正是心里最受折磨的时候了。

    第二天,欧阳玥来崔家检查,崔霖果然没有醒来,家庭医生过来看护,挂上了营养针,这对欧阳玥来说可以松口气,毕竟要是一直沉睡,没有营养早晚会死的。

    不过让他意外的是,崔劲鼻青脸肿的,不知道出什么事了,一个人坐在办公室里很阴沉,崔长寿人又不在,而何晓云也不见人影,应该回去了,欧阳玥为了抓紧时间准备对他下药。

    任云桀和欧阳玥是分开行动的,任云桀去监视齐老大了。

    任云桀看到何晓云居然一大早就来到齐宅闹事了,齐老大是一脸漆黑,口气很差地她说:“三天后答复她。”说完就直接走人。

    身边跟着的是四大马仔的俞大头,面色也不好看,还有几个其他小弟,很快就出门坐上一辆全黑的商务车走了。

    任云桀跟在车后面,只听到齐老大说:“大头,你觉得麻冲这家伙怎么样?”

    “老大,麻冲是我们兄弟,我不会怀疑他的。”俞大头立刻皱眉道。

    齐老大叹口气道:“是啊,我也不想怀疑他,不过龙头印丢了非同小可,而昨天只有麻冲在我办公室里,你说这真是叫我不怀疑他也难,等下我们进去,我会叫麻冲出来,你带弟兄们搜一下他的办公室。”

    “老大,这事,哎,怎么会发生这种事情,麻冲不是不甘心的人,要说不甘心,我到觉得华哥比较靠边点。”俞大头也很纠结。

    “他的两个手下被人打了,又说了哪些话,实在很可疑,难道还是其他帮中弟兄不成?这两件事不知道有没有关系。”齐老大是头痛地揉揉眉心,感觉最近很衰,没一件好事。

    任云桀嘴角勾起冷笑,忽然想到什么,看车子进入十字路口,前面马上要到绿灯,而另一头面有辆大卡车是想趁着闪黄灯想先过,他往后看看,后面的车距离还很远。

    忽然战气爆发,双手一推,只见本来要刹车的汽车,好像是踩错了油门,反而快速地冲了出去,看上去就想是要争分夺秒。

    “砰”的一声巨响,两车果断相撞,齐老大的车子顿时被撞向一边,刹车声一片。

    车子变形,玻璃全碎了,里面的几个人都是满脸鲜血,四周的人都吓坏了,纷纷下车来救人。

    齐老大坐在另一边,被拖出来的时候,整个人神智不轻,有点迷迷糊糊的,而俞大头直接受撞击,已经晕死过去,司机被压住了腿,还有两个兄弟一个受了重伤,另一个却没事,不过看来是没人死了。

    任云桀等到救护车来,继续跟着齐老大去医院,担架上,齐老大脑子恢复了些,立刻大叫道:“老子的电话呢!电话!”

    那个没事的小弟已经打了一通电话通知其他三个大马仔,然后拿着齐老大的手机给他。

    “老大,你别急,华哥他们正在赶过来。”

    “他妈的,会不会开车啊!都他妈吃屎的!”齐老大气得破口大骂。

    那几个救护人员一看是黑社会的,哪敢出声,想把齐老大抬上救护车,齐老大却忽然从救护车上下来道:“老子没事!”说完看了看被抬出来满脸鲜血的俞大头,连忙上去叫道,“大头,大头!”

    “老大,让人快点送医院,大头哥伤得不轻。”那兄弟连忙说道。

    “快快!还不快点救人!”齐老大一阵慌乱的指挥,很快一大帮兄弟把十字路口都堵塞了。

    齐老大把事情交给了华哥处理,自己坐上另一辆车,只有他一人和刚才那个小弟开车。

    任云桀依旧盯着他,他知道关键时刻要来了。

    果然齐老大坐在车子上喘了口气,喝了口矿泉水,就拿出了电话,很慎重其事地拨了个电话出去。

    电话响了四下才被人接了起来,任云桀立刻看了看时间,早上九点十分。

    “老爷子,出大事了。”齐老大的一声称呼让任云桀喜上眉梢,这下还不把人给揪出来。

    任云桀听不到电话里的声音,看齐老大一直是是是的,真想拍飞他的脑袋。

    “什么!这臭婆娘居然去找您了?老爷子,你可别听她胡说八道。”齐老大急了。

    那边又是一串声音后齐老大很憋屈地道:“好好,我签字,我签字,对了,老爷子,跟你说个事,那个龙头印不知道被谁盗走了。”

    “什么!”那边的声音大了一倍,任云桀都听得道。

    齐老大满头大汗,听着电话那头一顿骂,他只能赔笑,真是有够窝囊的,连前面开车的弟兄都觉得不可思议,今天老大是怎么了?难道再跟他老爸打电话?不对啊,老大的爸爸早死了!

    齐老大好不容易挂了电话,然后对司机道:“我们先回家。”说完闭上眼睛,似乎打了一场仗似的。

    任云桀快速离去,直接到徐闵公寓,打开电脑,翻出齐老大的电话追踪记录,九点十五分的电话来自一个很漂亮的号码,再一查后,任云桀愣住了,居然是东方英的号码,东方英都死了,那么接电话那个一定是东方家族的人,现在在京市的只有东方洪亮一个人,难道虎头印掌握在这个老家伙手里?

    任云桀越想越对,坐下来仔细查看东方家族的所有公司,能查出来的里面真得和齐老大公司有挂钩的,什么设备、器材等等,数目惊人,利润更是大得吓人。

    事实证明,这个虎头印的主人就是东方家族,正确说就是东方明亮,东方英也是知情者,怪不得齐老大什么事情都能摆平呢,有东方家族这么强大的势力撑腰,能摆不平吗?为何徐家都对龙虎帮不敢随便乱动,现在一切都有解释了。

    而另一边,欧阳玥好不容易找到机会在崔劲的茶杯里下药,把他弄沉睡了,赶紧去萧家,她知道萧卿义在S市陪着妹妹,那么家里剩下萧霸和萧深风两人。

    欧阳玥没想到一进萧家她就被发现了,因为大白天的,她进去虚空直接进入萧家里面,找到了萧深风,萧深风正在弹钢琴,而且琴艺高超,大出欧阳玥意料之外。

    正站在他身后听着音乐的时候,虚空震动,她一转身,就看到萧霸穿着一条大裤衩站在虚空中,看到她吓得直接用手包住裤裆位置,目露惊诧。

    “你,你是古武者?”萧霸认出了欧阳玥。

    欧阳玥没想到这家伙平日里无缘无故就会出现在虚空,真是大大的失策。

    “萧爷爷,你好。”欧阳玥讪笑一下。

    “你,你为什么是古武者,是你!是你做的!”萧霸立刻防备起来,一脸的紧张。

    “萧爷爷,你别紧张,我没有恶意的,只是有些事情需要刚和你们萧家谈谈。”欧阳玥只能采取第二种方法,说服萧家站在孙家一边,虽然他本来就和孙家关系不错,但眼看事情越来越复杂,他们也很难做主,只知道团结很重要。

    “欧阳玥,真没想到原来一切都是你搞得鬼,你怎么会是古武者?”萧霸心惊胆颤,没有因为欧阳玥的讨好而放松警惕,全身紧绷,随时都能迎战。

    “咳咳咳,这个说来话长,不过萧爷爷,你能不能听我好好说,我这么做也是为了华夏的长久安定。”欧阳玥苦笑道。

    “长久安定?难道你做了那么多事情危害四大家族就叫安定?欧阳玥,萧萧四人失踪的事情只怕也是你搞出来的鬼把!”萧霸警惕性很高。

    “萧爷爷,你要是不好好听我解释,我只能用武力,你根本不是我的对手,所以请你冷静点,这件事牵扯太大,要不是萧卿义人品不错,你们萧家早像东方家族和崔家一样大受打击了。”欧阳玥觉得自己讨好并不是一件有效果的事情,顿时面色一沉,声音犀利起来。

    “你什么意思,以为我怕你吗?”萧霸战气暴发,武王四级巅峰的威压直逼欧阳玥。

    欧阳玥扁扁嘴,直接爆发出武尊级别的战气,把萧霸的战气击退不说,还直接强势压过去,让萧霸顿时喘不过起来。

    “谁!?”虚空外的萧深风感受到虚空的震动,停下弹琴,瞬间进入,然后看到这一幕吓坏了。

    强大的战气然他站立不稳,立刻弯下了腰,目光惊恐地看着欧阳玥,好像见鬼一样。

    欧阳玥目光一扫,声音冷酷道:“你们不想死的就不要反抗,让我把话说完!”这话自然是说给萧霸听的,萧深风在她眼里更是不堪一击,为了不让他们有逃脱的机会,她把球球叫了出来。

    一道白光,球球从空间飞了出来落下地,一双绿色的眸子像铜铃,盯着眼前两个男人一眨不眨。

    “这,这是什么东西?灵灵灵兽?”萧霸声音都打抖了,对欧阳玥更是有畏惧感。

    “不错,它是我的灵兽,叫球球,武尊级别,所以你们两个还是老实点,不然它可不是那么友好的。”欧阳玥说完看看球球,球球立刻对着两人狰狞地咧咧嘴,露出白光光尖尖的牙齿,萧霸和萧深风感觉头皮发麻。

    “我不知道你们还知不知道华夏除了你们四大家族是古武者之外,其实还有从前的三大隐世家族,其中之一就姓欧阳,我就是欧阳家族的后人,只是我们家也只剩我一人了,就算我爷爷、爸爸、叔叔、弟弟他们也是完全不知道的,我只是无意中受了爷爷遗传下来的东西启发,才知道这件事,开始偷偷修炼的。”欧阳玥心平气和跟他们说,身上的战气也回笼了些,让两人能感受舒缓一些。

    萧霸和萧深风面面相觑,很是不可思议。

    “我知道你们想问其他两个隐世家族,我可以告诉你们,他们都已经不存在了,你们也不必担心,本来我也不想出现,但四大家族凭借自己的古武能力,做了太多危害人民的事情,这不得不让我有了为民除害的念头。”欧阳玥深吸口气,“我相信你们萧家在四大家族中还算是有自控能力的,但东方家族和崔家的所作所为已经严重影响到人民,难道你们不知道吗?”

    萧霸和萧深风直直望着她,心里不禁也升起一起奇怪的想法。

    “华夏是徐家的,你们四大家族本来就应该是幕后保护支持徐家,但现在呢?你们开始走到台前,徐家反而被你们狠狠压制,想做什么都必须经过四大家族的同意,犹如傀儡一样,你们四大家族的人分布在徐家各个高层,牵一发而动全身,这是你们四大家族存在的初衷吗?你们想出来吓唬老百姓吗?古武者对老百姓来说那是怎么样的存在难道你们不知道吗?你们是想毁灭华夏吗?”欧阳玥越说感觉自己也越热血了,一种骨子里的使命感油然而生。

    “萧家虽然比不上东方家族和崔家的明目张胆,但徐家的领导班子里你们萧家的人也不少吧。”欧阳玥冷哼一下,目光看向萧霸道,“萧爷爷难道也要做一个不忠不义之人,和其他两家同流合污?”

    “胡说!”萧霸一听这么大一顶帽子扣下来,立刻为自己辩护,“其他三家都有人在领导班子,我们萧家总不能一个人都没有吧,再者了,就算我们有人,做事也对得起老百姓的,对徐家我们也尽力维护,不像东方家族和崔家直接抵抗或者命令,其实我们也很为难,我和孙家的立场其实是一样的,孙家并无争夺之心,萧家同样没有,只是趋势如此发展,若我们不做些什么,早晚我们这两个家族会被淘汰的,我又如何对得起萧家的列祖列宗,何况,我们这样也可以相互牵制,不让两家独大。”

    “不错,我父亲说得是实话,我们萧家并不想那么多事,只是想默默地在徐家身后守护,但两外两家太强势,我们也是迫不得已,要不然我们早晚都会被他们吞掉的。”萧深风立刻维护自己的父亲。

    欧阳玥心里还是有点安慰的,萧家看来是还有得救。

    “既然你们这么说,我也愿意相信你们,毕竟萧卿义的为人我还是值得交朋友,想必你们一个做父亲,一个做爷爷的也不会差到哪里去,其实我和你们的目的一样,要压制住东方家族和崔家,所以我希望你们站在我这一面,让我们一起维护华夏,还给华夏一个安定的环境。”欧阳玥露出真诚的目光。

    萧霸和萧深风对看一眼,两人面色都很凝重。

    “欧阳小姐,你应该还有一个同伙吧?上次崔长寿看到的可是两位强者。”萧霸目光犀利道。

    “既然把你们当朋友,我也不瞒你们,我确实还有个朋友,他是我男朋友,更是U国的一位古武者,我们已经订婚,是我要求他帮我的。”欧阳玥道。

    “什么?U国的古武者,这?”萧霸面色大惊。

    “你们可以放心,我的人绝对没有问题,因为他对他们家族本身也有很大意见,我处理好这边的事情就会去U国,帮着他整顿家族,大家都希望各国友好,世界太平,而不是让古武者这种在现代社会已经是逆天存在暴露到普通民众前,那绝对会是一场大灾难。”欧阳玥身姿笔直,气势高贵,虚空中彷佛有道光芒照射着她,让她四周浮起淡淡的光圈,圣洁而优雅,就像九天玄女下凡,专门为普度众生而来。

    “欧阳小姐这话我同意,古武者绝对不能上台面,而现在各国都蠢蠢欲动,实在是个很大的危机。”萧霸叹气着摇摇头。

    “我也知道些各国的事情,你们家族各有死去一名成员,我也很难过,所以我们更要团结力量,一致对外,当然我们内部必须要先有统一的信念,我是不相信东方家族和崔家的,所以我愿意和孙家、你们萧家合作,一起对抗外敌。”欧阳玥严肃道。

    “孙家?你的事孙家可知道?”萧霸忽然询问道。

    欧阳玥脑子里一转,点点头道:“孙少是我朋友,他又是异能中心的指挥官,对东方家族和崔家的恶行了如指掌,也恨之入骨,他知道光凭借他们孙家的力量是完全不可能除去两颗毒瘤,而对你们萧家他还保持观望态度,但你们应该知道事情刻不容缓,我的出现对孙少来说是一个转机,我一直没有动你们萧家,也是因为孙少对你们的态度,还有就是萧卿义这个朋友。”

    “你对萧萧还不是一样下毒手?”萧深风想到自己女儿又有点气愤。

    “叔叔,那你就错了,是你家萧萧受了伍少华的欺骗,暗中想要教训我,我不得已才出手,你们应该知道东方家族的东方旭、东方莹莹和东方博弈三人都已经发病,为何萧萧没有?我不怪她,毕竟伍少华这人太贱,但我也不能让萧萧破坏我的计划,所以才不得已下手,摸去了她的记忆对她有好处,伍少华不是她的良人,不过你们再不阻止,只怕萧萧又会再次爱上那个家伙。”欧阳玥苦笑一下。

    萧深风到是没有反驳,对于伍少华他们也是不怎么喜欢,要是变成女婿还真不是件好事,现在知道原因,他也可以放心叫萧萧回来了。

    “听说伍少华的脚你医好了?”萧霸忽然问道。

    “好了又如何,还会再断的,伍少华他欠我的太多,我会一样样讨回来,所以你们还是好好劝劝萧萧吧。”欧阳玥挑下眉,要不是伍少华现在焦头烂额,她懒得管他,要不然她也可以下手,姑且让他再得意一阵,不过想到张董那只老狐狸,伍少华只怕要掉不少头发了。

    “欧阳小姐的实力很强,我不太相信就你们隐世家族,你小小年纪实力就这么厉害实在有点不可思议。”萧霸有点佩服。

    “萧爷爷该知道武域吧,我去了半年就是去历练的,期间有些奇遇,让我实力大增,也让我能早点回来为国出力。”欧阳玥自己佩服自己,真能装啊。

    “武域?”萧霸一愣后恍然大悟道,“华夏已经很久没人去武域了,那可是个危险的地方,没想到你这么好福气。”

    “正因为我们华夏无人去,年轻一辈实力越来越差,而国外却在不断进步,他们看到了你们的实力,才有了想分一杯羹的野心啊。”欧阳玥感叹,华夏人真得太容易满足,不知道居安思危。

    萧霸和萧深风面色有点尴尬,两人又相互眼光交流了一下,最后萧霸叹口气道:“你能让我和孙家老爷子谈谈吗?”

    “当然可以,孙爷爷一顶会很高兴你们的加入,这样一来,由你们监控这边,我就放心多了。”欧阳玥双目瞬间发亮,好在萧霸不是老糊涂,也好在他没什么野心,事情比她想象得好得多。

    电话声响,一看是任云桀的,欧阳玥接起后一听,面色一变道:“真的?”心里不可思议,挂上电话后欧阳玥对萧家父子道,“原来东方世家还控制住了龙虎帮,一直为非作歹,东方洪亮拥有龙虎帮的虎头印。”

    “什么!”萧霸和萧深风都被震惊了,这东方家族也太过分了,怪不得齐老大每次出什么事都有人解决,他们还以为齐老大人脉都好,大家也不想得罪对方,睁一眼闭一眼,没想到幕后黑老大原来是东方洪亮,怪不得他家这么有钱,在国外买了无数套房,甚至是游轮、飞机等等,他家那些人时不时出国去游玩,都是大手笔,他们以为别人不知道,其实其他三大家族都知道,只是以为他们东方家族的生意厉害,却没想到还和黑社会一个口袋,怪不得啊怪不得!

    “爸,东方家族太过分了,我们必须告诉老祖宗。”萧深风皱眉道。

    “先别急,萧爷爷,我问你个事,东方家族大宅里似乎很古怪,而且我发现他们的实力比较强,这是什么缘故?”欧阳玥皱眉看着萧霸。

    “怎么可能,他们就那么些人,实力大家都很清楚,除非他们有什么秘密,不然不可能强过我们,大家实力一直都很平衡的。”萧霸摇头。

    欧阳玥也摇头道:“萧爷爷,你们可能都被他们迷惑了,东方家族里一定有秘密,他们有私下开设实验室,更有强者开辟了空间密室,还有蚊凌虫这样的灵兽,远远比你们想得厉害,我都不敢轻易靠近。”

    萧霸面色一变,有点不敢相信,想了下急道:“我们还是去孙家谈吧。”

    欧阳玥知道他也是心急,不过要做的事情还是要做,立刻道:“去孙家之前,我需要你们帮个忙。”

    “欧阳小姐请说,若真如你所说那样,我和孙家一定会联合起来制裁那两个家族。”萧霸面上显露正气。

    “我现在只对崔家和东方家下手,所以你们两家会被怀疑,为了不打草惊蛇,我需要在你们萧家破坏一下。”欧阳玥露出些怪异的笑容。

    萧霸点点头道:“不错,我们在没有全盘计划前,不能让两家怀疑我们,你需要怎么做只管说。”

    “我要你们的花房。”欧阳玥直接开门见山。

    ------题外话------

    心情有点低落,啥都不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