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重生毒眼魔医 > 022章 看火辣现场

022章 看火辣现场

    何晓云下了车,崔家的佣人带她入内,另一个佣人通知崔劲,本来在书房的崔劲匆忙下去接人。

    欧阳玥站在虚空里看着两人见面,何晓云今晚里面穿得是一身白色绣花的包臀裙,外面一件黑色的水貂大衣,头发是长长的大卷,五官看上去更像个洋娃娃,但身材却是挺火辣,有一种冲突之美。

    崔劲看到何晓云立刻露出笑容迎上去,何晓云更是展露美好的一面,佣人退出去,两人也不在大客厅里交谈,崔劲直接把人带到了他书房内。

    书房内有一套三人的真皮大沙发,茶几上摆放着煮茶的茶具,一张大办公桌,后面是书柜,看上去很是清爽大方,欧阳玥上次偷东西的时候没有仔细看,这次看看,到是觉得崔劲眼光还不错,唯一少了就是摆饰,好在自己没有太强盗,那些漂亮的花灯还是留着的。

    “何小姐请坐。”崔劲亲自为何晓云倒茶。

    何晓云脱下外套道了声谢谢后在大沙发上坐下来,一双大眼睛转动着,看四周的环境,最后停在崔劲的脸上。

    “崔二少,我们就直接开门见山如何?”何晓云双腿一交叉,美腿优雅地暴露出来,裙子到大腿处,雪白的肌肤在丝袜的包裹下泛着细微的晶亮,很是勾人。

    崔劲的目光不受控制地在她腿上掠过,何晓云笑得更加灿烂,一手撩了下她的长发,单手靠在沙发边缘上,怎么看怎么妩媚动人,连欧阳玥都觉得这女人还真是个尤物,配上一张娃娃脸,绝对对男人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何小姐爽快,我们就开门见山,何小姐和齐老大已经离婚了吧。”崔劲坐在另一个单人沙发上,目光炯炯地看向何晓云。

    “口头协议而已,在家产没有分清楚之前,我是不会签字的,他找了律师,我就慢慢跟他耗。”何晓云冷笑一声,想到齐老大的无情,她也觉得心寒,不就是自己不会生吗?不就是爷爷做了点小手段吗?现在他不是都治好了,最多再领养个孩子好了,居然打她,何晓云想到齐老大那天知道结果后对她那狠狠的一巴掌,她心头的怒火就直接燃烧起来,自己虽然没有了父母,但爷爷很宠爱她,自己在男人堆里也算是如鱼得水,什么时候给人打过,说起齐老大还是死活追了她很久,要不是自己看中了他的权力和地位,又被孙焯裎和萧卿义甩了,自己怎么会嫁给他那个混蛋。

    “你跟齐老大分家产,你到是不怕他对你不利啊。”崔劲有点惊讶。

    “笑话,夫妻离婚分家产是法律规定的,我要是出了事,他可逃不了关系,何况他也不敢!”何晓云冷笑一声。

    “为什么不敢,他弟兄那么多人,随便找个替死鬼都成,你还是小心点。”崔劲不觉得齐老大会有什么不敢的。

    何晓云潇洒一笑道:“崔二少,那你就不懂了,齐老大虽然是龙虎帮的老大,但在这个华夏权力中心的都市里,他要没有上面的人罩着,你以为他能这么逍遥自在?随便出点事就被武警端了!”

    崔劲一愣道:“我知道,这是齐老大和上面的人关系好的缘故。”

    “关系好也不可能处处维护他吧,我要不是他老婆,或许也和你一样想,不过他告诉了我一个秘密,呵呵呵。”何晓云笑得有点砷人。

    “哦?”崔劲没有猜下去,而欧阳玥心里一动,看来何晓云应该知道龙虎印的事情。

    “今晚我来是和你合作的,你哥哥虽然很有头脑,但他和齐老大合作太久了,不是我要找的人,之前看你和欧阳玥在拍卖场上的表现,看来你是有意和你大哥争一争,现在就有个机会,就不知道你敢不敢了。”何晓云嘴角一勾道。

    “哦?”崔劲眸子闪了闪,“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机会呢?”

    “我会拿下齐老大二十个大场子,我需要有人帮我打理,你该知道有些东西这种场所是必须要有的,你哥都有门路,你不会没有吧?”何晓云很自信道。

    “二十个大场子?何小姐,齐老大可能给你吗?”崔劲有点不相信。

    “二十个场子只是一部分,他手中一共有二百多个场子,二十个算什么,这只是给我玩的,他还得给我五十亿的资金,这样我才会签字,老实说五十亿加二十个场子都便宜他了,哼!”何晓云冷笑道。

    欧阳玥愣住,尼玛的,这女人狠哪,别看她一张脸长得可爱,心肠不是一般黑,有一瞬间,欧阳玥有点佩服她了,有胆量,有气魄,还不怕死。

    崔劲的反应和欧阳玥一样,被她的胆大吓住了。

    “怎么,不相信?我可以很肯定的告诉你,齐老大不会不给,若是他不给,以后他这个老大位置可坐不稳了。”何晓云神秘道。

    “你是不是让萧家和孙家帮忙了?”崔劲能联想到的就是这一点关系。

    “这个你不用知道,反正我能拿到这些我想要的,现在就看你了。”何晓云看着他道。

    崔劲沉默了一下道:“还是等何小姐先拿下了再说吧,毕竟齐老大也不是省油的灯,你要我先得罪他,我可没那么笨。”

    何晓云面色一变没好气道:“我是看中你有野心,才想和你合作的,给你这样的机会你若是不要,大把人需要,二十个大场子,一晚上毒品的销量有多少你知道吗?你大哥为何这么富裕你知道吗?算了,你不想赚钱,我也可以找你哥,我想你哥是聪明人,能赚钱他不会不赚,即使是他和齐老大关系好,但你哥也绝对不会害怕被齐老大知道,你哥比你可有魄力得多!你就是个废物!你这样优柔寡断,是注定超越不过崔泽的!”

    崔劲听到最后一句话顿时站了起来,整个人都阴冷下来,浑身冷冽,这个女人显然是戳中了他最忌讳的那一点,似乎他什么都不如崔泽。

    “何晓云!你别不识好歹,这里可是崔家,我就是再不济,也不是你这个女人可以随便骂的!”崔劲也没想到何晓云这么大胆,敢骂他。那是因为他不知道何晓云岂止敢骂他,萧卿义和孙焯裎都没被她少骂。

    “难道我说错了吗?你看看你,哪里比崔泽差劲了,就是你自己个性问题,男人就要有男人的霸气和气势,怕这怕那能做大事吗?你可是崔家二少爷啊!堂堂的四大家族的崔家!都不知道你怕什么!”何晓云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崔劲双手握拳,被何晓云刺激的面色发黑。

    “你自己好好想想,我走了!真是白来一趟!”何晓云冷哼一声站起来就走。

    “站住!”崔劲一把就拉住她的胳膊,双眸里都是暴虐之气。

    “你干什么?想合作了?”何晓云被吓一跳后立刻鄙视道,但看着崔劲似乎被她刺激得不轻,又感觉有点害怕。

    “和你合作我有什么好处,我哥要知道我跟你合作,你觉得他会怎么对我?”崔劲眯起眼盯着她,这女人是要他和他哥的较量搬到台面上来吗?

    这次欧阳玥帮他一把,确实爷爷对他好了很多,但崔泽则对他暗中防范,两兄弟关系变得尴尬,但崔家被洗劫后,爷爷就忙于找回那些东西,又对他不闻不问了,崔泽这家伙却忽然离开了京市,他都不知道他去了哪里,想来也不是好地方,等他回来估计又会狠狠打击他,他正愁找不到方法,还想着要不要再让欧阳玥帮帮忙呢,没想到何晓云会约他,真是让他都觉得奇怪。

    不过听完她的话,他知道是个机会,但二十个场子实在太少,崔泽要是动点坏脑筋的话,自己反而会跟他正式翻脸,那以后他和他爸在家的地位会受到影响,所以不到万无一失,他可不敢随便要这个好处。

    再说爷爷是很忌讳走私毒品这种生意,崔泽有他的办法哄骗爷爷,但自己未必能过关,要再给人告发一下,在爷爷心中好不容易上升的地位又会被打压下去,所以他现在还不如以不变应万变,反正现在也是多事之秋,他到是不急了。

    “说到底,你就是怕你哥!”何晓云猛然甩开他的手气冲冲道,“没见过你这种没用的男人!再见!不,再也不见!”何晓云快速走到挂衣服的地方拿下了水貂大衣就想开门出去。

    崔劲身影一闪,再一次拉住了何晓云,眸子里都是杀意,他已经在崔家够窝囊了,现在连一个女人都敢如何辱骂、看不起他,这让他内心深处本来就淤积的火熊熊燃烧起来。

    “你,你想干什么!?”何晓云慌张失措,看着他眸子里那股恨意心惊胆颤连忙急道,“崔二少,你要是敢杀我,会很多人找你算账的!”

    “哦?谁?你以为你是谁?别人顾忌你,老子可不怕你!”崔劲双眸瞪出,拎着她的手臂就拖她到沙发处,脑袋就在她上方一拳头处,样子凶狠恶煞,吓得何晓云一张娃娃脸彻底苍白。

    “你,你别乱来,我,我也只是说说的。”何晓云感觉自己遇到了疯子,声音都颤抖了。

    欧阳玥在虚空冷笑,这女人也太不把人当人了,像崔劲这种一直受压迫中的男人迟早都会爆发的,是好是坏不知道,但绝对不会压抑下去。

    崔劲猛地一把推开她,何晓云惊叫一声被摔在沙发上,长发飘乱,很是狼狈。

    崔劲坐下来盯着她冷哼道:“说啊,你背后罩着你的人是谁?我倒要看看还有谁护着你。”

    何晓云面色难看,见他冷静下来,她也慢慢平复下来,拉拉衣服,搂搂头发,咳嗽一下道:“崔二少,好歹我们也算朋友,你们四大家族的人我没有一个不认识,你这么对我是不是过分点。”

    “过分,你对我不过分吗?”崔劲好笑道。

    “我!”何晓云想了想,自己似乎真得说话有点冲,但她骂人都骂惯了,一时没控制好,再者她也以为崔劲是好欺负的,找他合作自己不会吃亏,没想到这家伙发起火来也怪吓人的。

    “我,我刚才是口气不好,那也不过说你几句,还不是为你好,崔二少,不是我说你,你不能再让你大哥压着了,你知不知道你大哥这次丢了一笔货,齐老大也很生气的,现在他去越南那边还要交代事情,又要重新找条新路子,这可是个大空档的时候,你就不想趁机做点什么?”何晓云讪笑起来。

    “我虽然也有认识这方面的人,但毕竟没有做过,而且你二十个场子太小了,那些人是喜欢出货量越大越好。”崔劲瞄她一眼道。

    “二十个大场子还嫌小,你他妈真是不知足!”何晓云一听就气,“这二十个场子是生意最好的,我是亲自挑选的,你只要做得好,绝对不会少钱,再说了,就算小,总比你什么事不做得好。”

    崔劲面色又变,其实他也知道是个机会,但毒品这东西一旦和外面搭上关系,想要甩也甩不掉,何况他实在不是很想赚这个钱,爷爷知道后一定会很失望。其实他大可以告发崔泽的,但他估计就崔泽那张嘴,能把死得说成活的,这次他解释过后,爷爷还不是放他出去,一点惩罚都没有。

    “算了,我也不勉强你,时间不早了,我该回去了。”何晓云其实刚见识过崔劲的阴狠,忽然间觉得他也不好掌握,还是另外找人吧,现在离开是最安全的。

    “你还没有说你的后台到底是谁!”崔劲很想知道,而欧阳玥也很想知道。

    “哪里有什么后台啊,不就是萧卿义和孙焯裎吗,他们对我还是有情义的,若是齐老大敢动我,一定吃不了兜着走。”何晓云讪笑道。

    “不可能!”崔劲三个字把站起来的何晓云又逼坐回去。

    何晓云面色尴尬无比,她知道龙虎帮的秘密,但她也不能随便透露出去。

    “怎么?不想说?”崔劲嘴角勾起邪恶的笑容。

    “不,不是的,其实嘛,齐老大虽然是龙虎帮的老大,但其实龙虎帮是有两个老大的,齐老大是在明,还有一个在暗的。”何晓云嘴角抽了抽,只能透露点,让他消消气。

    “是谁?”崔劲大吃一惊,他最多以为齐老大在京市这么吃得开,是因为他的人脉关系好,没想到后面还有一个老大,这不得不让他更好奇。

    “我不能说的,要说出去很可能没命。”何晓云摇摇头。

    “你不说,现在就没命!”崔劲怎么会放弃这个机会,也许另一个老大对他来说会有转机。

    何晓云咬牙启齿,最后憋足气道:“我不知道!你杀了我吧!”说完还抬起头,露出优美的下巴,一脸的倔强。

    欧阳玥觉得奇怪,何晓云为什么要保密,而且还用生命的代价,这个虎头印的家伙让她也无比好奇了。

    “你真不说?”崔劲一下子就坐到她身边去,吓得何晓云连忙弹开,但崔劲一出手就拉住她,何晓云再一次面色苍白。

    “我真得不能说的,求你别逼我了。”何晓云讨饶道。

    “我哥可知道?”崔劲盯着她那张俏丽的脸眯了眯眼睛。

    “他当然不知道,除了齐老大谁也不知道。”何晓云摇摇头。

    欧阳玥惊讶起来,不是那三个老家伙之一吗?现在听何晓云说得意思似乎不太对啊,难道那三个人只是退休被齐老大养着的大人物,而非真正的幕后主人,如此看来,那个人应该在四大家族之中才对,京市也只有四大家族的权力最大,能帮助黑社会平息各种麻烦。这个人到底是谁?

    “那你今晚不说可就真得出不去了。”崔劲忽然嘴角露出邪恶的笑容来。

    何晓云心惊胆颤,没想到崔劲会追着这个不放,她真是失策,现在自己人都在他家中,还真是自投罗网。

    崔劲也不逼她,只是静静地等待,黑眸看着何晓云那变化莫测的表情,心里冷笑,这么大一个秘密对他来说只有好处没有坏处不是吗?

    欧阳玥手机震动,一看是任云桀把龙头印放在了麻冲哥的办公室抽屉里,欧阳玥想了想,也没多说,这事必须要闹大才行,不然没法把龙虎帮收服下来。

    这边,何晓云斟酌了半天,忽然脸上露出媚笑,身体也往崔劲这边靠了靠道:“崔二少,你要我告诉你也行的,不过我怕我说了之后没人会保护我,若你肯保护我的话,我就告诉你。”何晓云的声音忽然娇媚了无数倍,让欧阳玥浑身鸡皮疙瘩,这女人也太会变了吧?

    “保护?你不是有萧卿义和孙焯裎保护吗?还需要我吗?我可是四大家族最没用的男人了。”崔劲看着她自嘲道。

    “怎么会嘛,不是说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你好歹也是崔二少,只要你我成为一家人,我可以帮你很多地方,绝对让你胜过崔泽。”何晓云双目忽然亮了起来。

    “一家人?”崔劲不懂她的意思。

    “你娶我!”何晓云三个字把崔劲劈得就像五雷轰顶一样。

    “怎么?不敢,因为我是齐老大的前妻,还是说我不够漂亮?我可以告诉你,只要你娶了我,我就能把那个人争取过来帮你!以后龙虎帮就是我们的!”何晓云这么做无非要让自己成为四大家族的人,那么那个人就不可能动她,相反若要他在她和齐老大两人之间选择的话,他只能选她。

    崔劲头顶的雷是一道接一道,这女人是不是疯了。

    “你不信?”何晓云见他傻傻的样子,心里有点鄙视,但想到自己的计划又觉得天衣无缝,只要自己成为崔家人,崔劲以后又怎么会威胁到她呢。

    “你说出那个人的名字,我再考虑!”崔劲看何晓云那双信誓旦旦的眼睛,忽然之间有点佩服这个女人了,她的野心比他还大,而且不得不说她有魄力和胆量,一是明知道自己要杀她,她翻过来说要嫁给他,二是她嫁给他,就是崔家人,以后齐老大也不可能动她,果然是明哲保身。

    “崔二少,你怎么就是不信我呢,我暂时真得不能说啦。”何晓云突然嘟起红唇,撒娇似的靠在了崔劲的身上,让崔劲一下子身体都绷紧了。

    欧阳玥抚额头,感觉自己和何晓云比起来,还真是个天真幼稚的小女孩,人家年纪轻轻就知道什么叫计谋,而且能屈能伸,真是了不得,自己真该向她学习学习,现在她很明白为何当初孙焯裎和萧卿义会同时对她着迷,一定是被何晓云用什么方法迷惑了。

    “你和齐老大还没正式离婚,别说什么结婚,再者了,你以为我们崔家就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娶的?何况我不喜欢你,你也不喜欢我!结什么婚?”崔劲想推开她,结果何晓云的手都挽住了他的胳膊,让崔劲很不自在,他不是没有过女人,只是刚才还对他极度厌恶的女人现在居然勾引他,实在让他很不习惯。

    “我们这是交易,不需要感情,当然若是结了婚,我相信我们还是会喜欢上彼此的,因为我们会一起享受胜利,你在崔家扬眉吐气,我拿下整个龙虎帮,以后京市谁还敢小看我们。”何晓云眸子里闪过一道厉光。

    “你想得太简单了吧。”崔劲心里起伏很大,何晓云虽然是女流之辈,但确实不能小觑,要没有点手段,她能在四大家族混得好,能让齐老大跪下来求婚?能让齐老大气成那样还不敢动她?也许她真得能帮助他,只是结婚?那就太难为他了吧。

    “事情也没有你想象得那么难,我有十足把握!”何晓云眸光里都是兴奋的光芒,似乎看到了她一个女人统帅龙虎帮威风的时候。

    崔劲皱眉道:“前提是你一定要嫁给我对吧?”崔劲也不笨。

    “不错,那个人只对四大家族有顾虑,齐老大算什么东西,说穿了能随时换掉!”何晓云冷哼道,“要不是齐老大这十几年来顺风顺水,让他满意的话,齐老大早就下来了。”

    “这人到底是谁?”崔劲真得很好奇。

    何晓云知道崔劲已经心动,娇笑起来,一只手很放肆地摸上他的胸口道:“二少爷,你不用知道他是谁,只要记住你我合作,一定能把你哥哥打下去就行,这不是你最想要的吗?”

    崔劲脑子里不停地转动着,想着各种事情,何晓云的手就这么在他身上摸啊摸,发现这男人身材居然那么好,想到和齐老大吵翻后,自己好久没男人,不禁有点心思思,目光看向崔劲的侧脸,英俊年轻,比齐老大可好看多了,就算自己不喜欢这个男人,也要保持阴阳协调,崔劲无疑是个很好的伴侣,当然若这男人能喜欢上她的身体,她就可以完全掌握他,对她来说这一招要是成功,绝对没有坏处。

    想到这里,何晓云更是心思思了,红唇贴到崔劲的耳边哈气,把思索中的崔劲吓得一个机灵回过神来,才发现这女人可真不要脸,一只手就差钻他衣服里去了。

    “你干什么?”崔劲皱眉看着这个似乎开始发騒的女人,心里郁闷,这女人还真是多变,让他有点捉摸不透。

    “合作的第一步就是诚意,二少爷想必很久没有碰过女人了吧,让晓云侍候你怎么样,若是我成了你的女人,你就不会怀疑我对你不利不是吗?当然我也相信你不会再对自己的女人狠心吧?”何晓云不退反进,红唇吐气如兰,伸出舌头在崔劲的耳朵边舔了下,崔劲浑身一阵过电,身体不争气地反应。

    “呵呵呵,怎么害羞啊,大家都是成年人,有需要也是很正常的。”何晓云的手忽然直接往下,就一把抓住了他耸起的裤裆。

    “哦~”崔劲顿时面红耳赤,一声闷哼,转头看看何晓云那张春意荡漾又娇俏可爱的脸,忽然身体里的浴望冲击出来,很想把这个女人狠狠压下。

    “你这么做,也不一定能让我娶你。”崔劲的脸变成深红色,因为他的手去拉何晓云的手,结果这女人不止不放,还上下动起来,让他更加难忍了。

    “我只是先表示下诚意,成不了夫妻先成情人,以后就看你的了。”何晓云心里还想着,若是两人有了这一层关系,就算她不说出那个人是谁,崔劲起码也不会杀她。

    何晓云说完另一只手就扳过他的脸让他看着她,她的红唇立刻压向他的薄唇,毫不犹豫,干净利落,看得欧阳玥心脏都一抖一抖的,原来色女就是这么猛的,自己是远远不如,崔劲看来也要被这女人拿下了,不过她很好奇齐老大要是知道这两人鬼混了,不知会怎么样呢?

    想到这里她内心也邪恶的,立刻拿出手机想拍摄起来,但她忘记虚空无法拍出去,只能找个地方,但实在书房就这么点地方,她出现在哪里都有可能被发现的,让她有点小郁闷。

    崔劲还在挣扎中,双手一直按在何晓云身下那只手,可是那力度一看就知道只是做做样子的,而嘴上被何晓云红唇侵略,只坚持一下下,就开始回应起来,欧阳玥无语,男人果然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还是她的毛毛最棒,美色当前,也不会正看一眼。

    沙发上两人越演越烈,何晓云一个翻身就坐在崔劲的双腿上,开始扒崔劲的衣服,红唇里发出誘人的声音,而崔劲的手也开始不老实,放在她的臀部上慢慢摸着。

    情浴的气息越来越浓烈,两人很是忘我,欧阳玥跑去办公桌下面,人不出虚空,只是一只手拿着手机出了虚空,对着画面,自己则被办公桌挡住看不到,话说她也没脸看了。

    何晓云的声音越来越大,崔劲忽然怒吼一声,欧阳玥往手机屏幕上一看,靠!崔劲果然忍不住了,居然已经把何晓云压在沙发上,根本没脱何晓云的衣服,就直接拉裙子低下的丝袜和短裤,猴急的样子实在让人联想到禽兽。

    而何晓云似乎也不在意他那么粗鲁,双手拉扯他的皮带和拉链,那动作剽悍无比,欧阳玥只能闭上眼睛,怕被毛毛知道,不知道会怎么惩罚她的。

    很快传来了那种原始的节奏,男女声交织在一起,淫靡不堪,荒诞不经,当然也预示着何晓云的胜利,崔劲或许再无法对何晓云那么狠心了,看他的样子是极度享受,而何晓云是风騒热情到极点,相信没有男人不爱这一刻,欧阳玥准备自己反省一下,比起何晓云,她对毛毛实在是很被动的,那家伙不知道会不会心里怪她呢?也许下次自己也该主动点。

    十几分钟后,崔劲喘着大气躺在沙发上,何晓云一身凌乱,喘气不定,一张脸红得离谱,看来是很满足的了。

    “二少,你可真棒。”何晓云跪在沙发上,双臂靠在他汗湿的胸前,样子很纯洁无辜。

    “哦,比齐老大还棒?”崔劲露出点得意,是男人都希望女人说他这方面厉害的。

    “那是当然了,他都老了,哪有这么猛啊,呵呵呵。”何晓云娇笑着,还用手指在他胸前的红豆上打转转,那样子看起来还意犹未尽啊。

    崔劲目光深邃地看着何晓云,忽然伸手帮她耳边的头发撩起来,何晓云一愣,崔劲自己也一愣,然后尴尬地咳嗽几声道:“去我房间洗洗。”说完就站了起来,欧阳玥赶紧躲好。

    书房和卧房之间是有个门相通的,何晓云捡了衣服跟在后面,去了卧房。

    崔劲先进了洗手间,门没有关,何晓云看看他的卧房,忽然嘴角勾笑,放下衣服,也进去洗手间,很快欧阳玥又听到了两人搞在一起的声音,心里对何晓云佩服得五体投地,崔劲算是完蛋了。

    不想看第二轮,只好扁扁嘴去了另一边的崔霖房间,崔霖是个看上去很斯文的男人,此刻正坐在床头看书,好在房间里崔劲相差很远,到是没听到什么尴尬的声音。

    欧阳玥看看他,自己也下不了手,心想难道自己又白来了?好在毛毛的电话来了,他马上就到。

    欧阳玥站在外面等待,目光依旧能看到洗手间里面两人那高难度的动作,不禁翻翻白眼,今晚算是免费看实况了。

    很快任云桀来了,见欧阳玥面色古怪问道:“怎么了?崔家有多少人在?”

    欧阳玥指指那边道:“你去那里看看,大新闻。”欧阳玥看到那两个家伙到现在还在折腾,真是精力旺盛。

    任云桀身影飘过去,很快就看到了崔劲房间里,然后他听到了声音,面色沉了沉,最后看到了那一幕后,惊得他张大了嘴,赶紧退回来。

    “崔劲和何晓云?”任云桀怎么都不敢相信。

    “奇迹吧!”欧阳玥好笑道。

    “他们怎么会搞在一起?”任云桀怎么都想不通。

    “说来话长了。”欧阳玥快速把事情说了一片,任云桀嘴角直抽道,“这个女人还真不能小看,齐老大看来这次甩不掉她很是头痛了,不过虎头印的主人到底是谁呢?”

    “我也很好奇,现在两边有动静,我估计崔劲会和何晓云合作,那么这个虎头印的主人一定会找齐老大的,毛毛,我们得监视齐老大。”欧阳玥觉得以后京市要安定,那么这个人就一定要抓出来。

    任云桀也点点头,欧阳玥又说了崔霖的事情,任云桀知道她下不了手,想了想道:“玥,你有没有什么药能让人沉睡不醒的?”

    欧阳玥目光一亮,立刻跳起来在他脸上亲一口道:“毛毛,你真聪明,我们不想杀的人就让他们沉睡,等我们把事情搞定了,再让他们醒来,嘿嘿,太好了,我怎么就没想到呢。”

    任云桀看她高兴,自己也高兴,目光朝那边看了一眼有点吃味道:“老婆,你刚才看了他们很久了?”

    “呃,哪有,有什么好看的!”欧阳玥扁扁嘴。

    “那你脸红什么?是不是觉得崔劲身材很好?”任云桀摆明是吃醋了。

    “毛毛,你别胡说八道啦,哪有,我根本没看。”欧阳玥没好气地翻个白眼。

    “那你又说拍下来了?”任云桀扁嘴,显然不信。

    “咳咳咳,我没看,只是拍下来而已,不信你看看好了。”欧阳玥把手机给他。

    “我才不要看那么恶心的女人。”任云桀从身后搂住她。

    任云桀扁扁嘴道:“你不觉得何晓云身材不错吗?”好吧,她也有点吃味了。

    “比起我老婆大人,那简直就是垃圾。”任云桀立刻道,“我老婆是全世界最美的女人。”

    欧阳玥这才心里有点得意,话说她的身材她自己都很骄傲,完美比例不说,皮肤光滑如丝,那感觉让她自己都很享受的。

    “少贫嘴,我先去手珠链空间里配药,你想看就接着看。”欧阳玥说完就进去手珠链空间去了。

    任云桀想都不想就跟进去,开玩笑,自己要留下来看,玥不翻脸才怪,何况有什么好看的,还不如自己行动来得实际点。

    欧阳玥快速前往药园子,采摘药材,然后回到悦河苑配置,任云桀为她泡上菊花茶,在旁边看着她炼药,那自信的样子很是动人,目光是越来越深情,越来越温柔,越来越火热,直看得欧阳玥分了心。

    转头狠狠地瞪他一眼道:“别在这里发騒,害我都专心不了!”

    任云桀立刻嘟嘴委屈道:“这也关我事吗?”真是躺着也中枪啊。

    “我马上就好了,你去看看崔长寿回来了没有,还有那两个人到底搞完没,看看崔劲的态度。”欧阳玥把人推出去。

    任云桀没有办法,只能出去,好在洗手间里的两人已经完工,此刻躺在大床上,盖着被子,何晓云正享受着靠在崔劲的怀里,崔劲则靠在床头想事情。

    任云桀再去其他地方看了下,崔长寿还没回来,看来他一定是住在莲花台了。

    回到崔劲房间,正好听到崔劲道:“很晚了,今晚就住下吧。”

    “啊,这,这不太好吧?被人知道怎么办?”何晓云反而有点尴尬,但心里却是高兴的,她就知道,没有男人不对她的身体着迷的。

    “我爷爷不在家,崔泽也不回来,我大伯一般不会出屋子,没人知道。”崔劲搂了搂她,自己身体得到满足舒缓,对何晓云也温柔了很多。

    “还是不要了,万一被齐老大知道,家产的事情就有得闹了,我还是先回去了,我住在紫荆花园顶楼,你想找我就直接过来吧,我一个人住的。”说完还对他抛个媚眼,显然对崔劲刚才的表现也很满意了。

    “那好吧,关于你说的事情,只有你拿到二十个场子,我会帮你搞定其他的。”显然崔劲是愿意跟她合作了。

    “嗯,我就知道你对我好。”何晓云立刻又给他一个香吻。

    “那那个人能告诉我是谁了吗?”崔劲很男人的伸手捏住她的下巴。

    “嘿嘿,二少,你别那么逼人吗?我说了,只要我们合作了,我就告诉你,以后我们可是一体的了。”何晓云又对他抛个媚眼。

    崔劲无奈地摇摇头,忽然笑了道:“你还真是个无情的女人。”

    “我哪里无情了嘛,我们这不是才刚开始嘛,你个坏蛋,刚才还弄疼我了呢。”何晓云立刻转移话题。

    “哦?有吗?我看你很享受啊,要不让我检查一下。”崔劲邪恶地笑起来。

    “哎呀,你个混蛋,讨厌啦,再给你检查,我就别想走了。”何晓云呵呵娇笑,心情好得不得了,想着这男人也有可爱的一面嘛。

    “那就别走了,我们再来。”崔劲忽然又拉她过来,一个翻身就在她身上了。

    何晓云笑得更加放荡了道:“讨厌,你想弄死我啊。”

    “你个荡*妇,这么容易弄死吗,我可听说齐老大以前一晚上能干十个女人,你没少给他干吧,我这才第三次,你就受不了了?人家说越爱越干,我可算死你手里了。”崔劲手入被子,在她双*腿间捣鼓起来。

    “啊,你,你讨厌,都说那家伙不能跟你比啦,啊,不要~哦。”何晓云是越叫越騒,那样子分明又是在引誘,崔劲全身又热起来,送上门来的,他又怎会错过,一次也是干,几次也是干!

    任云桀皱眉,然后伸手拍了自己一巴掌,看来自己对老婆大人的爱是远远没有表现够啊,一晚上十次?齐老大果然勇猛!自己不可能连那个老家伙都比不过吧。

    ------题外话------

    咳咳,没有一晚上三次的砸月票,然后回去扁老公,嘿嘿,口水ing。年会复选快结束了,亲们有能力地帮老香加点油哈~

    ……。

    恭喜亲爱的‘xlylovebobo’和‘joey80’成为本文解元粉丝,谢谢两位,扑倒么么,╭(╯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