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重生毒眼魔医 > 021章 准备行动

    她看进黑盒子里,发现里面是一个印章,上面刻着好像是字体,不过具体什么字她不知道,但一定是重要东西。

    “毛毛,有办法让他们内乱了。”欧阳玥嘴角勾出邪恶的笑容,说完看来看去去,这家伙都不离开办公桌,她就拉着毛毛在虚空中走进齐老大隔壁的办公室,看里面有四个人,桌面上都是资料,应该是财务室。

    她在一个女员工后面偷偷地站着,然后看到这名员工很勤恳地用电脑在记账目,欧阳玥一看,齐老大这个黑社会还真是混得风生水起,资金出入非常之大,比起青云帮场子多得多,特别是高档会所有无数间,不过京市本来就是官场中人多,所以高档会所自然也多了,而且齐老大完全有垄断趋势,不像S市,还有很多其他商人的场子,可见齐老大手腕比范奇森有过之无不及,摆明是不让别人吃这口饭了。不过不得不说齐老大确实厉害,这样的生意怪不得他龙虎帮的兄弟们个个都死心塌地的。

    欧阳玥伸手,悄悄地把这员工侧边的一本资料拿走,上面写着是‘华丽夜总会’季度报表,那女人还没开始登记。

    “玥,你拿这个干什么?”任云桀好奇道。

    “随便看看。”欧阳玥笑了笑,很快那女人就发现自己少了东西,顿时手忙脚乱地开始寻找,最后是大叫起来,整个办公室的人都帮她走。

    “之前我看到小刘送上来的,怎么可能不见了,你一定放哪里你自己都不记得了吧?”

    “我明明放在这里的,一本本地登记,怎么会不见,刚才是不是有人从我身边走过?”

    “阿泉是有走过,不过他拿来干什么?”

    “我没有拿,我只是去倒水!”

    “怎么办,怎么办,死了死了,明天要发工资的,我该怎么办?”女人急的满头大汗,差点哭出来。

    “你别急,要真不见了,马上叫人补送一份来。”有人出主意道,“不过要老大打电话才行!”

    “要被老大知道,你就惨了,不过老大这两天不在,你去问问麻冲哥,让他打个电话。”

    女人吓得战战兢兢,把整个桌面都翻乱了,最后还是没找到,只能哭丧个脸去隔壁房间。

    敲门声响起,正在翘着二郎腿、打电话的麻冲哥道:“进来。”

    那女人口吃得把事情说完,麻冲哥皱眉道:“怎么这么不小心,有没有好好找过?”

    “麻冲哥,大家都帮我找了,就是没有,我真得是放在桌子上的,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不见,从来没有的事情,明天就要发工资了,麻冲哥,你帮帮我,打个电话让他们快点再送一份来,要不然我来不及做账的。被老大知道我一定很惨。”女人急切又可怜道。

    “你别急,我帮你去找找,若真没有我再打电话。”麻冲哥长得听严肃,但人品似乎还不错,欧阳玥挑挑眉,她的目的达到就好了。

    看到麻冲走了出去,欧阳玥立刻开始蹲在办公桌前从保险箱里拿出了那个黑色盒子,进入虚空打开一看,是一个龙虎帮的‘龙头印’,上面雕刻着一个龙头,下方一个繁体的龙字。让欧阳玥非常惊讶,看向任云桀。

    “嘿,齐老大怎么把这东西放办公室里?这可是龙虎帮的大权印。不过龙虎帮,看来应该还有个虎头印,这里只有个龙头印。”任云桀皱眉。

    欧阳玥也皱眉道:“难道徐大哥没查出来,我看要真有虎头印,我们就算诬蔑也没用。”

    “怎么会没用,要是齐老大不见了龙头印,一定会怀疑麻冲哥,而且也一定会知会拿着虎头印的人,我很好奇掌管虎头印的是谁?”任云桀嘴角一勾。

    “我也很好奇,可能根本没这个人也说不定。”欧阳玥扁扁嘴。

    “我觉得有,要不然光齐老大一个人怎么可能在京市这种龙蛇混杂的地方呼风唤雨,我看很有可能是四大家族的人。”任云桀摸摸下巴。

    “不管是谁,我都有兴趣,现在我们嫁祸给麻冲哥,看看齐老大会不会相信这位兄弟。”欧阳玥阴笑起来。

    “那我们现在在这里等不成?”任云桀嘴角抽搐。

    “不,去找另外三个,我的计划这不是还没执行吗?”欧阳玥笑得贼贼的。

    任云桀摸摸她的脑袋笑起来道:“你是越来越坏了。”

    欧阳玥翻了个白眼嘟嘴道:“怎么?不喜欢了么?”

    任云桀目光深邃地看着她,忽然低下头来狠狠地噙住她的小嘴,告诉她他的答案。

    欧阳玥嘴角慢慢咧开,双手搂住他,看着他动情的样子,心里感觉无比得幸福。

    虚空外,麻冲哥面色难看地回到办公室打电话叫人送文件过来,欧阳玥和任云桀两唇分开,欧阳玥拿着那份资料回到隔壁财务室,趁没人注意把资料扔进一个垃圾桶里,等他们发现的时候一定很郁闷。

    “那三个家伙不在这里总部,都分别在他们管理场子的分部里面,我这里有地址,先去华哥那边吧,离这里最近点。”任云桀问道。

    欧阳玥点点头,两人快速离开。

    华哥名叫华坤,也是龙虎帮的元老级人物,管理京市东面区域大约二十多个场子,办公地点在一个叫鼎豪的俱乐部里,里面手下大约有一百多人,比起齐老大的总部也不见得小多少。

    华哥今年三十有六,人比麻冲哥来得瘦小,但精骨干练,摩丝头,手腕上一条很粗的黄金手链,和一只很大的方戒,好像怕大家不知道他是个暴发户似的。

    欧阳玥和任云桀到的时候,华哥刚从外面回来,身后跟着四个保镖,那气派可不比齐老大小,可以说更像是个黑老大,齐老大好歹还没他那么高调。

    “这家伙心狠手辣,管理弟兄很是严厉,不过赏罚很分明,齐老大对他很是赞赏,去年过年,四个人都受到齐老大的表扬,但唯独他得到了齐老大送的一只金杯。”任云桀道。

    “呵呵,这人对黄金是情有独钟啊,我看到那金杯了,正放在他办公桌上显摆呢。”欧阳玥真想笑,“我们就从他下手吧。”

    “我去?”任云桀立马哭丧个脸。

    “难道我去?”欧阳玥眯眯眼睛。

    “那今晚有没有福利!?”任云桀立刻又一脸猥琐。

    欧阳玥掐他一把道:“今晚我准备剪刀,你信不信?”

    “老婆,你好狠心啊。”任云桀立刻双手捂住裤裆,好像怕欧阳玥一剪刀就让他变成太监了。

    欧阳玥瞪他,任云桀只能扁扁嘴,然后跟进了华哥的办公室,这办公室大得离谱,沙发是一圈的,办公桌在后面,欧阳玥开始找保险箱,现在她最大的兴趣就是人家的保险箱了。

    四个手下在门口就停下了,华哥进门,先脱了外套后在大沙发上横着一趟,一只脚还岔开架在茶几上。自己则闭上眼睛好像很累的样子。

    任云桀转头看看目光东张西望的欧阳玥,摸摸下巴,最后放弃,走到欧阳玥面前道:“玥,我觉得在我们对东方家族做了那些事情后,再对他下手,估计迟早被联系起来,不如这样,。”任云桀说了自己的计划。

    “也好,那我们就等等。”欧阳玥本来是想弄残人家的,但想想任云桀说道有道理,还是他的办法可行一点,难道是自己太狠了?

    不一会儿,华哥肚子饿,让手下去买点心,任云桀跟着其中一个下去了。

    华哥等了很久不耐烦,让人打电话,结果那兄弟一接电话就忘了敲门直接冲进办公室道:“华哥,不好了,鲁新被人打了!”

    “什么!谁敢打老子的人,快点去看看!”华哥立刻跳起来。

    “是!”三个兄弟去了两个,很快那个叫鲁新的人被两人抬了回来,放在了办公室地上,鲁新脸上青肿破皮,看上去很是恐怖。

    “华哥。”鲁新嘴巴也裂了,“那家伙好厉害。”

    “哪个家伙,说清楚?”华哥气愤道。

    “我没看清楚,一个男人,身材瘦长,头上蒙了黑布袋,他一看到我就打,还说,咳咳咳。”鲁新受伤不重,就是看上去吓人,浑身上下都骨头疼,但好在没被打断骨头,所以兄弟过来背他的时候,他选择来见华哥而不是去找医生。

    “还说什么?”华哥询问道,一张脸很是蛮横。

    “还说让我们收敛点,别那么嚣张,说华哥又不是龙虎帮老大!”鲁新艰难道。

    “什么!这是什么意思?”华哥一愣后面色变了变。

    另一个手下立刻道:“华哥,我看很可能是自己人干的。”

    “对,要不然怎么会这么说?”还有一个也道。

    华哥皱眉思索道:“我最近有没有得罪兄弟?有没有很嚣张?”

    他这话一出,其他三人都没了声音,华哥高调是人都知道,前晚上还在酒吧打了人,因为人家在他场子里闹事,这不是他能允许的。

    “难道我真得很嚣张?”华哥自己想了想,“鲁新,那人还说了什么了?”

    鲁新摇摇头道:“没什么了,就叫我们小心点,别忘了自己的身份。”

    三个人和华哥再一次面色变了变,这话怎么听着好像是有人在警告他们,谁会这么做?齐老大?不可能,华哥的个性就是这个,老大一早就知道的,那就是其他三个好兄弟?可大家各管一区,没什么冲突啊?

    “你先下去包扎一下,暂时别说出去,我给老大打个电话。”华哥还是很有头脑,没有先发火,而是静下来想了想。

    虚空中的欧阳玥看着任云桀脱下头罩,看着这场自己表演的戏。

    华哥坐下来好好想了想,皱着眉头开始打电话,欧阳玥站在他身后位置听着。

    “老大,我是小华啊,是是是,是这样的,我这里刚才有个弟兄出去被打了,那家伙警告我不要太嚣张,说我不是老大,听着像我们自己人,我想问问老大那边可有出什么事情吗?”华哥声音居然很谦逊尊敬,让欧阳玥刮目相看,还以为他是个硬货,没想到献媚到是有一套。

    “好好好,我知道了,我再查查。”华哥得到什么答案后,点头哈腰地挂了电话,然后对最后留在办公室的那个手下道:“你去看看刚才鲁新被打的地方,四周可有摄像头。”

    “是,华哥。”那家伙立刻领命离开,欧阳玥和任云桀相视一笑,任云桀快速跟踪而去。

    华哥在办公室里又等了好久,最后电话响起来,华哥一听,马上跑了出去,同时叫上了另外几个弟兄。

    华哥一帮人来到那个鲁新被打的巷子里,看到自己的手下被打得趴在地上,手里拿着个电话,华哥大惊失色,这也欺人太甚了,询问下来,还是同样一个男人,打完后又是交代一番,让华哥不要太嚣张,龙虎帮不是他一个人打下来的。

    华哥越来越糊涂,眉心紧皱,四周查看,根本没什么摄像头,心想人家一定是预谋好久了,到底自己得罪谁了呢?这话听着怎么就这么让他浑身不舒服。

    电话打给麻冲和另外两个兄弟,一个叫俞大头,另一个叫毕求,他们四人就是齐老大的四大马仔,在京市可以横着走,哪里遇到过这种事情,要说龙虎帮刚成立的时候是有过,但现在早就是龙虎帮的天下,还有人敢老虎头上拔毛吗?

    华哥转念一想,这事一定是自己人干的,而且明显不是自己的手下,那么很有可能是几个好兄弟的手下,他必须要查清楚。

    其他三人接到电话都很惊讶,答应华哥立刻对自己所有手下进行盘问,但结果可想而知,谁也不会承认,四个人只好再次报告给齐老大。

    下午五点,避风塘酒楼里,齐老大约了自己四个手下吃完饭,四大马仔没人敢迟到。

    欧阳玥和任云桀自然也跟着来,齐老大他们在一个包厢里,欧阳玥和毛毛就开了一个隔壁的包厢,他们也得吃饭不是吗?

    欧阳玥坐的位置正对隔壁包厢的墙壁,看到齐老大来的时候后面跟着两个人,而其他四人身上也都跟两人,这排场确实有点吓人,特别他们都是黑衣黑裤,吓得酒店老板亲自出来招呼。

    手下在门口等待,齐老大和四大马仔进房,欧阳玥看到齐老大的时候有点惊讶,这个男人半个多月不见,居然瘦了,看来何晓云的事情把他折磨得够呛啊。

    “老大!”四大马仔等到齐老大坐下才一一落座,这种规矩似乎早就练得很熟练了。

    麻冲点了菜后,齐老大抬眸道:“小华,到底怎么回事,你说清楚,我绝对不允许帮内兄弟自相残杀!”齐老大的威严一下子爆发出来,让欧阳玥扁扁嘴。

    华哥一脸苦哈哈地把事情说了一片,最后道:“老大,你说说看,这家伙说这样的话一定是我们帮中兄弟啊。”

    “那也不一定,要是有人陷害呢?”麻冲皱眉道

    “麻冲哥,怎么可能还有别人呢?这京市除了我们龙虎帮,还有人敢动我们的人吗?难道是上面的人?”华哥想到这点,面色变了变。

    “不可能!”齐老大立刻一口否认,面色难看道,“上面现在自己焦头烂额,不可能向你几个小罗罗下手,要真要对付我们龙虎帮,怎么就不直接朝你们四人动手呢?也不用说这种话来给你听了。我觉得确实有可能是帮中弟兄。”

    “华哥一直如此行径,从来也没人说过,这回怎么会忽然冒出来说是非?”俞大头摸摸他的大头说道,他是一个大胖子,但全身不是肥肉,而是肌肉,非常得坚实,听说是四人之中最能打的。

    “我看华哥,是不是你苛刻手下了?”最后一位毕求说道。

    “怎么可能,我工资从来没拖欠,场子也没出什么事情,哪里对手下苛刻了。”华哥立刻摇头。

    “难道是你们三人的手下,有人嫉妒小华的场子生意好过你们?”齐老大皱眉思索道。

    “大哥!我们怎么会为这种小事跟兄弟闹翻呢!”三个人几乎异口同声。

    “你们不嫉妒,不等于你们手下不嫉妒,我们龙虎帮这么多人,你们保证一个个都能看得过来?我是相信你们,十几年的好兄弟怎么会自相残杀呢,但不保证全部的兄弟都这么想,你们回去还是好好在查查。”齐老大严肃道。

    “是,老大!”四人点头,然后就是闲话家常。

    “老大,大嫂的事情真没得救了?”俞大头忽然问道。

    齐老大面色一变道:“别给我提这个贱人,真是被她气死!”

    “老大,那要不要做了她!”华哥面露凶相。

    “不能,这女人本事大得很,你们别招惹她,我自己会处理的。”齐老大面色阴沉无比,想到何晓云用萧家和孙家逼他分家产,他一个头两个大,真以为自己不敢动她不成,居然还想分家产,岂有此理,可偏偏萧家和孙家他又不敢惹,所以这几天才没有去公司。

    四大马仔面面相觑,只能说点轻松事情,让齐老大开心点,欧阳玥看了不禁佩服齐老大,这四个人还真不是一般的忠心,他们想要分化他们还得加把劲。

    任云桀也这么觉得,打几个小喽啰根本不痛不痒,那就下狠药。

    两人吃完东西离开,改道前往东方家族,两人一进去东方家族的范围就开始特别小心,两人还换上黑衣黑裤外加黑头罩。

    虚空之中,看到东方世家的三栋相连的白色别墅,欧阳玥先透视进去,发现里面多了不少保安,但真正东方家族的人却一个都没有,连东方洪亮都不在家。

    想到东方英已死,东方辽和东方三兄妹都在S市,其他东方家族的人都被派去国外,还真是老天爷都帮她。

    “走,我们先收集东西。”欧阳玥轻笑一声,往最西面的别墅而去。

    “玥,不先去看看实验室吗?”任云桀觉得她真是越来越成财迷了。

    “我怕实验室会有异常,一旦发现我们就什么都拿不成,还不如先拿,再被发现我们就直接闪人,这样也不算白来不是吗?”欧阳玥黑眼珠咕噜噜地转,无比狡黠。

    任云桀目瞪口呆,自己的老婆大人实在太强大了,看来以后带她回去,自己家里的宝贝估计也要遭殃。

    欧阳玥速度很快,但刚进入别墅范围,猛然一个紧急煞车,后面的任云桀差点撞上她。

    “怎么了?”任云桀见她面色凝重,立刻询问道,目光看来看去也没看出什么名堂。

    “上次我和希澈来的时候,东方家族有蚊凌虫,只要我们一进去它的感知范围就会被发现,上次我是没注意,不过这一次我感觉不太好。”欧阳玥边说眼睛开始在上空搜索,蚊凌虫不在虚空,但能感知空气变化,所以它可能看不到他们,但只要他们进去它的范围,必定会被发现。

    任云桀目光也看来看去,没发现什么大蚊子,只是别墅的房间里都亮着一盏昏黄的小灯,这人都不在,为何每间房都亮灯?电费很便宜吗?

    “有古怪。玥,我们还是先退出去。”任云桀拉她。

    欧阳玥这次没有反对,她也感觉哪里不对,但她找不到蚊凌虫。

    “玥,上次我们洗劫了崔家,东方家族和萧家一定会想到有可能他们是下一个目标,一定会有所防范的。”任云桀心里一转道。

    “不错,东方洪亮老奸巨猾,不可能唱空城计的。”欧阳玥扁扁嘴,难道今晚什么都偷不到?

    目光看向那间地下实验室,两个白衣人还在做着各种各样的实验,欧阳玥发现多了很多红红绿绿,各种颜色很显眼的药剂,不知道是干什么用的。

    而本来躺在床上的那些活人,现在已经不见了,也不知道去了哪里,刚想到这里,欧阳玥就看到那个白衣人桌子前的下面有个大箱子,那箱子里居然是一个死尸,只见一个白衣人拿着一瓶蓝色的药剂朝那个大箱子里一倒,顿时沉声一股烟雾,欧阳玥瞪着眼睛看着尸体慢慢地化为一滩水,这让她心惊胆颤,同时想到了楚格林。

    当初他们是去神农架,进入古武世界的时候,在药园子里,楚格林也同样用过这种药剂,没想到在这里又能看到,她想起来,那种药剂也是蓝色的,难道是巧合?还是大家随便研究一下就能研究出来的,回头她一定要问问楚格林。

    “怎么了?”任云桀见她面色有点难看,不禁伸手搂住她。

    “这个实验室里也不知道研究什么,不过肯定不是好东西。”欧阳玥感觉有点恶心。

    “那我们现在走了,还是要惊动他们?”任云桀挑眉道。

    欧阳玥转头继续看来看去,忽然看到了花房,她嘴角一勾道:“这回我不偷他们古董,我要把他们的花房搬走!嘿嘿!”

    想到这里,欧阳玥和任云桀两人再一次靠近别墅。

    两人心里有点紧张,因为看不到预知的东西,不过想到东方家族的实力,他们相信不成问题。

    花房在别墅的后面,两人刚从虚空想穿过别墅的时候,忽然虚空一阵微微的晃动,欧阳玥和任云桀都是一惊,立刻感受有股威压从外围涌了进来。

    警报声快速地响了起来,欧阳玥看到那些拿枪的保镖全部跑出来,人手一把枪,但没有开枪。

    “有人来了!”任云桀拉着欧阳玥出了虚空,隐藏在别墅前面的花丛中,欧阳玥则看进虚空里,一个白发长袍的老头子踏风而来,道骨仙风,给人视觉冲击。

    欧阳玥面色大惊,这个老头子看上去虽然在六七十岁左右,但那气势远远强于东方洪亮这一辈,难道是四大长老之一,可是自己来的时候根本没发现此人的存在啊。

    想到这里,欧阳玥一手紧紧抓住了任云桀,要被发现,可是一场恶战,要知道四大长老的级别都在他们之上。

    只见那白发老人快速到了别墅前,人影停住,目光一眯,欧阳玥知道他是要用意念感念他们的存在,心想糟糕,他们两人实力不如他,一定会被察觉到的,想到这里,立刻拉着毛毛进入神珠链空间。

    白发老人确实利用意念感受四周围存在的古武之人,但他失望了,居然没有人,这让他眉心皱紧,他的感觉不会错,明明有人踏入虚空,怎么就看不见,难道会隐身不成?想到这里白发老人摸了摸他的胡子似乎明白地点了点头。

    欧阳玥和任云桀在空间里看着他,白发老人找不到人但也不离开,人影向东方洪亮的房间飘去。

    欧阳玥两人还是不敢动,因为空间薄膜还是暴露在空气中,还是很容易让高手看出端倪来。

    但欧阳玥怎么也想不到,白发老人进入东方洪亮的房间后,一下子就不见了人影,这怎么可能?难道他也进入什么空间里面去了?看来东方世家远比她想得复杂。

    把见到的告诉任云桀,任云桀也很惊讶,不过立刻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道:“我知道,他的房间有另一个空间,不是像我们这种神珠链的空间可以随身携带,那是强者开辟空间隧道,通往另一个地方,可能是他们东方家族的秘密基地也说不定,就像我们家族,也是有这种地方的,敌人很难发现,要进去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一般用来存放重要东西。”

    “原来如此,东方家族果然有猫腻,我想可以打电话问问孙少,他们家有没有这种东西。”欧阳玥发现自己知道的东西越来越少了,心里也担心起来,自己似乎不够强大,要抓紧时间都修炼才行,维持在武尊二级低等已经有段时间,也是时候突破了。

    “那我们回去,今晚还是别轻举妄动了。”任云桀点头道,小心使得万年船。

    “嗯。”欧阳玥点头,明知不可为而为之,那会让她和毛毛都陷入险境,自己得在好好琢磨一下。

    两人回到徐闵的公寓,徐闵不在,范奇森在电脑前查资料,见他们回来连忙道:“怎么样了?出去一天可有收获?”

    欧阳玥扁扁嘴道:“齐老大那边没这么快,东方家族差点得不偿失。”说完叹口气坐在沙发上。

    任云桀道:“玥,你打个电话给孙焯裎问问吧,必须要了解清楚才行。”

    欧阳玥点点头打电话,任云桀则来到徐闵的电脑前道:“范老大,你可知道龙虎帮有龙头印的?”

    范老大一愣后,露出思考之色,皱眉道:“我好使像是听过这类方面的事情,只是很久了,所以记得不太清楚,好像是说龙虎帮有两个印,要想传位下一位接班人,必须是两印都要出现才行,对了,两个印是分别掌握在两个人手里的,齐老大的是龙头印,但虎头印是谁没人知道。”

    任云桀点点头,和他猜想得差不多。

    “对了,说起这个,我到是又想起来了,当初齐老大坐上这个位置可是拿命拼出来的,当时在京市本来就有老一辈的黑老大,而且不是一人,听说齐老大为了得到他们的同意,软硬皆施,后来才有了龙虎印,那么虎头印应该在那些老家伙手里。”范奇森马上又开始打电脑,很快就把那些老家伙的名单都拉了出来,一个六位,都是叔叔辈,死了三人,还剩三人,一个宏叔、一个蒋叔还有一个李叔,三人现在一起住在京市的一个高级疗养院里,身体情况都不错,开销全部出自齐老大的公司里。

    “玥拿了齐老大的龙头印,是不是再拿到虎头印就可以坐上老大之位?”任云桀皱眉问道。

    “什么,玥找到了龙头印?哈哈,那齐老大还不急死?”范奇森幸灾乐祸地笑起来,“不过虽然有这种说法,但我想还是没用的,齐老大已经在位十几年,不是那么容易就下来的。”

    “这是什么,蒋叔的侄子是麻冲哥?不会这么巧吧?”任云桀发现新大陆似的,脑子里顿时转动起来,这回还不把龙虎帮内部整个天翻地覆。

    范奇森看他嘴角的邪笑道:“怎么,有办法了?”

    任云桀转身看看外面打电话的欧阳玥道:“还是看玥的想法吧。”

    范奇森叹口气道:“哎,我都帮不了你们,你们可要小心。”

    任云桀转身,拍拍他的肩膀道:“你放心,我们不会有事,你们个个都平安就是玥最在乎的事情,对了,你也该回S市去了,青云帮还是需要你去坐镇的。”

    范奇森点点头道:“我知道,我和黎墨通过电话了。”

    “你回去后要是有空就多帮帮格林和大少爷,他们想赚大钱。”任云桀笑了起来。

    范奇森一愣后也笑了道:“谁不想赚大钱,你们放心办你们的事,那边我会看着。”

    “嗯,为了你的安全问题,我们这边也要把东方家族和崔家遏制住才行。”任云桀绝对不允许范奇森再被人抓。

    “我会先隐秘点的,暗中看着就好,S市总好过在这里,随时都会被四大家族发现。”范奇森安慰道。

    任云桀点点头,看欧阳玥进来,面色有点凝重,立刻迎上去。

    “孙焯裎说四大长老意见很大,要孙家老祖宗去国外支援,这对我们不利啊。”欧阳玥看着任云桀道。

    “看来三大家族都有点怀疑孙家了,想要夺回来他们的地位就必须把人支出去,孙家老祖宗怎么说?”任云桀皱眉道。

    “孙少提议崔家老祖宗,因为四大长老之中崔家老祖宗是最厉害的,武尊四级巅峰,再上去可就是武神了,出去也可以威风些,哎,我告诉他其实外国隐藏起来的武神都不少,他刚才傻了。”欧阳玥苦笑道,想象下孙焯裎在电话那头的反应,她很无奈,华夏果然是坐井观天、夜郎自大。

    “真是内忧外患。”任云桀说了句,然后看着欧阳玥目光都是担忧,他知道玥是华夏人,不可能看着自己国家被外国欺负的,她心情一定很沉重。

    “真是多事之秋,东方家族和崔家还顾着找我们两人呢,有正当理由不肯出去,萧家的萧萧还在S市也有借口,所以最后就剩孙家,孙少很头疼,我必须帮帮他。”欧阳玥道。

    “你要怎么帮?”任云桀挑眉,“难道你要去国外?我们好不容易到了收网的时候,现在要是放弃,东方家族和崔家会卷土重来的,他们已经非常谨慎,要想再来一次可不容易,我看不如先解决了吧,大家撕破脸又如何?”任云桀面色一冷道。

    “我也想过,但我怕连累我家人和朋友,暴露出来的话,他们也不能对付我们,也必定会对其他人不利的。”欧阳玥急道。

    “不是还有孙家吗?我们解决掉崔家和东方家,起码孙家会保护他们。”任云桀分析道。

    “可我们有把握解决掉两家吗?”欧阳玥苦笑,本来是有的,但今晚东方家族这一趟,她到是有了顾虑。

    “玥,你别忘了,我们是不会输的,要是连这两个老家伙都解决不了,以后还怎么去我家啊?”任云桀到是信心十足。

    欧阳玥被他一说,也觉得自己有点优柔寡断了,现在是关键时刻,容不得她慢慢地报复了,必须快!

    四目相对,欧阳玥狠狠地点点头道:“好!豁出去了!”

    任云桀一笑摸摸她脑袋道:“也不会豁出去,东方家族不就剩下两个老家伙在这里吗?崔家也就剩这四个人,S市那几个就让他们呆着好了,只要把这里几个解决掉,不让他们知道是我们干得,又怎么会危害到你的家人和朋友呢,最主要是神不知鬼不觉。”任云桀邪恶一笑。

    欧阳玥看着他那抹笑意,不禁点点头道:“好,今晚行动,先把崔家端了再说,东方家族我总觉得有点古怪!”

    “好!我现在去探情况,顺便把龙头印给麻冲哥送去,嘿嘿,回头我打电话给你。”任云桀道。

    “不用了,你去给龙头印,我去崔家探情况,保持联系。”欧阳玥现在正精神着。

    范奇森看着两人摩拳擦掌,自己也是心痒难耐,但他知道自己实力不够,所以只能苦笑,还是加油修炼吧。

    欧阳玥和任云桀分道扬镳,欧阳玥来到崔家大宅时,崔长寿不再,她想一定是去了莲花台,整个崔家只有两个崔家人,一个崔劲,还有个崔泽的爸爸崔霖,在欧阳玥的印象中,崔泽和他爸爸的关系一般,崔霖因为大病一场,所以修炼古武比较慢,到现在的实力跟自己儿子相比差不多,所以崔泽靠自己爸爸上位是不可能,这也是崔泽一直对崔长寿如此拍马屁的原因。

    欧阳玥郁闷了,崔家是坏事做多了,但她毕竟没有亲眼看到,杀崔泽她或许会毫不手软,但崔劲和崔霖,她到是有点下不了手,怎么办?崔劲那小子还欠她不少钱的!

    想来想去,取他们性命有点残忍,不如让他们失去自主的能力,那么对她家人也产生不了威胁吧。

    脑子里刚有了腹案,想要下手,忽然崔家有辆车开了进来,欧阳玥抬眸看去,里面居然是何晓云,让她很惊讶,这女人来崔家干什么,她不是应该找萧家和孙家的吗?

    欧阳玥觉得太奇怪了,她到要看看这女人到底想干什么。

    ------题外话------

    下章给大家看现场哈,不过是谁就不告诉你们了,自己猜啊,这几天情节有点无聊,老香尽快走出来哈,每天万更实在苦逼得很哪…月票还是继续要喊道,泪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