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重生毒眼魔医 > 020章 恩爱纠缠

    欧阳玥吞吞口水,走向床边道:“毛毛,你在干什么?”目光不自在地往那包裹很紧、又隆起的地方瞄了一眼。

    “你不是喜欢我穿这种款式的裤子么?”任云桀立刻拉住她的小手,一脸的春色荡漾,看得欧阳玥有点迷糊糊的,果然美男计强大啊。

    “咳咳咳,我有说过吗?”欧阳玥记忆里好像没说出口吧,虽然这模样确实很勾人,不过她可没敢说出去,只是内心想着喜欢这种款式的男人必定是闷騒男,而自己这个男人在外人面前确实很闷騒,在她面前可从来没含蓄过啊。

    “你每次都偷看啊。”任云桀笑得贼贼滴。

    “我哪有啊。”欧阳玥娇嗔一声,面色通红,自己有吗?只是不小心瞄到而已吧。

    任云桀黑褐色的眸子盯着她的小嘴,像要把她吸进漩涡之中去,大手抓着她的小手按在他光洁的胸膛上游走,然后他还发出那种让欧阳玥都觉得羞人的声音,她心里真是服了这个男人,难道他以为今晚自己又不给他吗?要耍这么多把戏勾引她?

    “别发騒了。”欧阳玥受不了他,手上一用力就推开他,任云桀顿时夸张地大叫,嘟嘴看着她控诉着。

    欧阳玥小脸通红,站起身走到一边的挂衣架前把自己的衣服一件件脱下来,因为睡觉要换睡衣,所以她是必须全部脱光才行能换上。

    背对着床,双手往后,解开内衣的扣子,文胸滑落下来,那优美的背脊让任云桀狠狠地吞了口水,子弹头小内里面的家伙快速涨大,似乎要冲破束缚狂奔出来,想想已经三天没碰老婆大人了,他心里那个痒,痒得他老是想这个问题,他自己都怀疑自己是不是精虫袭脑了。

    修长的美腿,圆翘的小PP,白色蕾丝的小内,从后面看整个人犹如一只誘人的小妖精,故意在引誘他似的,让他很想冲上去,直接正法她。

    “这是什么?”欧阳玥发现自己挂睡衣的地方不见自己的睡衣,而是一条透明的黑色挂脖吊带的超短裙,这东西能穿吗?穿了不等于没穿一样吗?

    手指勾着这块破布挡住胸口,转过身来看床上的男人,男人正笑得一脸猥琐道:“前几天不是去买内衣内裤吗?这是店员送的,买内裤送衣服,我就带来了,免费的。”打死任云桀也不会说他是看中这衣服,想象下穿在亲亲老婆迷人完美的身上,将会是怎么一副喷鼻血的美景,死活都得买啊,那时候那个店员还暗中偷笑他,不过他是从头冷到脚,你们敢卖,难道我不敢买吗?

    “真的?”欧阳玥眯眼。

    “当然是真的,你想我能自己去买这个吗?不是给人笑吗?是店员扔在袋子里,我才带回来的,真的!”任云桀立刻举起一只手信誓旦旦。

    欧阳玥目光又不小心瞄到他那唯一遮住的重点地方,已经都快盖不住了,不禁胸头也滚烫起来,红着脸转身道:“既然免费,那我试试吧,别浪费了。”说完就开始慢慢地穿上去。

    任云桀整个人立刻变换姿势,趴在床边,抬着脑袋,双目一眨不眨地看着她穿起来。

    那魅惑的动作,迷人的姿态,让任云桀体内实在很痒,很很冲动,身体扭来扭去,把身下的被子都顶成了一个坑。

    欧阳玥慢慢穿着,其实她已经面红耳赤,这衣服也太透明了,穿了不等于没穿吗?要不要多此一举?

    “老婆,你好了没有,我等不及了。”任云桀见她久久都不转身,知道她一定害羞了,其实老夫老妻了,害什么羞,他就是喜欢她在他身下时那热情荡漾的样子,不过他不会说出来,要不然老婆大人一定下次没有福利给他了。

    欧阳玥吸口气,转过身来,对他翻了个白眼,然后大方地走向大床。

    任云桀的眼珠子都掉下来了,前面看去朦朦胧胧,那身材S形,大得地方大,小的地方小,在黑色的丝质布料之下更加得妖娆魅惑,特别是那三处敏感地带,简直让人心驰神往,眼珠子恨不得贴上去。

    “嘶。”任云桀把快流下来的口水吸了回去,那猥琐的动作让欧阳玥笑了起来,真是死相。

    “老婆,忍不住了!”任云桀等欧阳玥一坐上床,顿时就迫不及待地扑了上去。

    “啊啊,你轻点。”欧阳玥真是服了他,明明是他让自己穿得,这下又恨不得立刻撕碎,啥意思啊,免费也不能这么浪费啊。

    任云桀才不管这些,顿时薄唇狠狠地在她胸前一啃,让欧阳玥惊叫一声,又立刻爬上来快速亲吻住她的红唇,火热的灵舌像发疯似的排山倒海,一只大手更是隔着破布过瘾地放肆。

    欧阳玥被他又压又吻,有点喘不过气来,顿时双手用力一推,然后一个翻身就坐到他身上,俏目圆瞪道:“你就不能温柔点!”

    任云桀一愣后,看着她满脸粉色又如此性感魅惑的样子委屈道:“谁叫你这么美,能忍住就不是男人了。”说完在她身下的部位还扭捏一下,欧阳玥顿时感觉到一团滚烫,坚硬如铁,气得伸手就拍了下去。

    “啊!”任云桀故意惨叫一声,把欧阳玥吓得连忙道,“怎么了,不会那么疼吧,我都没用力,哎呀,我看看。”欧阳玥以为自己真得伤了他的命根子,连忙扒他那完全都包不住的一条布,第一反应就是帮它吹吹。

    “哦~”任云桀顿时倒吸口气,说来这么久以来,老婆大人还没有对他特别服务过,其实也是因为每次自己都太急了,还有就是他喜欢愉悦她,侍候他,看着她在自己身下慢慢绽放盛开,那种满足感比让他晋升实力都还来得有成就。

    欧阳玥一听这家伙的声音不对,立刻想到自己在干了什么,连忙抬起脑袋,面色赤红道:“你耍我?!”

    “没有,老婆,真得很疼,摸摸,吹吹,这样好多了。”任云桀耍赖,那样子特别可爱特别萌,让欧阳玥一头黑线,最后憋足气,算了,谁叫自己这么爱这个家伙呢。

    任云桀看到欧阳玥俯下身体,红唇娇艳轻柔,美目更是含媚带俏,心里是那个美啊,顿时嘴里恩啊各种声音,让欧阳玥直接一头黑线。

    夜已深,两人恩爱缠绵、满屋春光,久久不歇。

    第二天,欧阳玥和毛毛洗刷好出了空间,就看到徐闵和范奇森已经买来早点,两个人正在等他们。

    虚空震动,孙焯裎一早接到电话就赶了过来,因为徐闵告诉他东方英已经被他们杀了,他一来看到四个人坐着吃东西,而任云桀殷勤地喂着欧阳玥吃小笼包子,让孙焯裎鄙视了下。

    “玥,你昨晚就到了怎么不给我电话?”孙焯裎立刻走到她位置的另一边坐下来。

    任云桀抬眸,双目里马上溢上冰冻之色,看这个家伙实在不顺眼。

    欧阳玥看他一眼,嘴角抽了抽道:“事情解决了,你来也是没用,对了,接下去你想我怎么做?”

    孙焯裎扁扁嘴道:“你想怎么就怎么做,反正死了一个东方英,一时半会肯定乱不了的。”说完又挑挑眉,很是得意。

    “那我就从东方家族下手,最近缺钱,先去他们家里走一下看看。”欧阳玥边吃边想到。

    三个男人都目瞪口呆,没想到欧阳玥居然要打劫,孙焯裎立刻笑起来道:“上次你把崔家这么一打劫,崔老爷子差点气到吐血,看他那样子,实在过瘾!”

    “呵呵,崔长寿和崔泽现在怎么样了?”欧阳玥也笑起来,自己和毛毛确实有点狠。

    “崔泽不见人影,可能去了越南,崔长寿家里都呆不住,因为他的宝贝全没有了,所以他现在在四大长老的‘莲花台’住着,每天烦着四大长老,一定要把他的宝贝找回来。”孙焯裎笑得像只狐狸。

    “四大长老怎么说?你孙家的长老知道所有的事情吗?”欧阳玥比较在意这个。

    “我家老祖宗是招了我爷爷去莲花台,不过爷爷说他没有把你们说出来,毕竟长老们很久没有出来了,根本不知道外面变成什么样子,但我爷爷说了些对其他三大家族的不满,特别是东方家族和崔家做得害国害民的事情都说了些,还有就是年轻小辈利用古武四处害人,严重违反四大家族当年存在下来保护华夏的任务和意义,老祖宗听了也很生气,萧家老祖宗说要惩罚东方家族和崔家,但另外两个长老怎么可能同意,所以四大长老暂时分歧很大,唯一统一的意见是要先找到那两名神秘的强者,也就是偷盗崔家宝贝的你们。”孙焯裎解说一下。

    欧阳玥皱皱眉,徐闵沉稳地开口道:“四大家族分歧是必然的了,听东方英的说法,他已经在怀疑你们孙家和我们徐家暗地里搞鬼,所以你一定要先安定和说服萧家,若是萧家也站在他们两家那边,我们会困难很多。”

    “萧家人其实还不错,我也确实没想对萧卿义对手,但我就怕全部说穿的话,萧家会不和我们合作。”孙焯裎皱皱眉,“不过萧家对那两家最近几年来利用古武害人的事情也很反对!”

    “不如我来和萧卿义说吧,我觉得他还算是明点事理的人。”欧阳玥想了想道。

    “让萧家看看小玥的实力,他们能不合作吗?难道也想和东方家族和崔家一起毁灭吗?我觉得萧家不会这么蠢吧!”任云桀插嘴道。

    “你知道什么,萧家和崔家本来关系就不错的!萧家本来还想把萧萧许配给崔泽或者崔劲,只是崔家两兄弟嫌弃萧萧的长相,不过我昨天才听说崔家忽然提出崔泽和萧萧一起,还把我吓一跳。”孙焯裎扁扁嘴,不满任云桀那只搂在欧阳玥小腰上的小手,心想,小子,你现在得意,等你去了国外,玥就是我的了。

    “崔泽和萧萧?哈哈哈,太好笑了。”欧阳玥不敢相信。

    “伍少华现在正在重新追求萧萧,我看萧萧很可能会重新爱上伍少华。”任云桀没好气地看看孙焯裎。

    “四大家族的婚姻本来就没有自己做主的时候,崔家提出这次联姻,就是怕有人分散四大家族,所以要大家团结,最可恨的是,居然还要我娶东方莹莹!”孙焯裎想起这事就一肚子气。

    大家顿时都张大嘴巴看着他,这事情实在太出乎大家意料之外了。

    “好啊,我同意,你和东方莹莹到是挺配的!”任云桀笑起来,心里加了一句,你们两个是一样贱!

    “你才配!别说东方莹莹本来就不是东方家族里的人,就算是,我们孙家也不要这样的媳妇,我爷爷都说了不要。”孙焯裎讲到自己爷爷毫不犹豫就回绝掉实在是大快人心,好在爷爷心里还是有他这个孙子的。

    “东方莹莹也不可能嫁给你,她对东方博弈一往情深。”欧阳玥觉得实在很可笑,跟古人一样,一旦出事,大家族就希望联姻来团结一致,怎么就不考虑下小辈的感受呢?

    “话说这一辈中,你们四大家族都是男人多,女人少,想要联姻都不可能。”徐闵抬眉道。

    “崔家和我们家还有小妹,不过也不可能,四大家族除了萧卿义和我还不错,其他的年轻人我真看不出哪个好点,崔家现在想联姻,我看萧家也不会同意,当初看不起萧萧,现在就想反悔,萧家又不是笨蛋。”孙焯裎冷笑道。

    “你也算好人?!”任云桀抓住他的语病了。

    孙焯裎瞪瞪他,继续道:“这段时间还发生了一件事,有点有趣,齐老大和何晓云居然离婚了。”

    欧阳玥一愣后,顿时笑了起来问道:“真的?我们怎么不知道?”

    “还没有对外公布,但已经成为定局。何晓云哭着找萧卿义,结果这家伙去了S市,何晓云就找到我,我本来不想理会的,但萧卿义打电话来说了些话,我被他烦死,就当帮他了,真不知道他脑子里怎么想的,这个女人工于心计,之前又把我们两兄弟玩弄于股掌之中,他居然还要帮她。”孙焯裎狠狠地冷哼一声。

    “那最后怎么样了?她对你投怀送抱了?”徐闵立刻感兴趣地问道。

    “这女人不要脸,我才不要她,不过齐老大扬言要砍死她,我也不能让齐老大这么做吧,所以去了齐老大那边帮她谈判。”孙焯裎耸耸肩。

    “到底是什么事情导致他们要离婚,齐老大还要砍死她?这么狠?好歹也是夫妻吧?”范奇森挑眉问道。

    欧阳玥笑起来:“这个我大概知道,他们结婚两年都没有生小孩,说是齐老大精子存活率太小,这次他花了三个亿让我帮他治疗,好了后一定去医院检查自己已经恢复正常了,但我也让何晓云去检查,估计她就会发现她根本就是不孕体制,所以就算齐老大治好也是没办法怀孕的,所以齐老大一定很生气,他一直都自责不能给何晓云孩子。”

    “你知道这么清楚?你怎么知道何晓云不会怀孕?”孙焯裎惊讶道。

    “是她爷爷亲口告诉我的,何家到了何晓云这一代算是完了。”欧阳玥挑下眉毛道。

    “没得治了吗?你能治好齐老大,应该也能治好何晓云吧?”孙焯裎皱眉道。

    欧阳玥摇摇头道:“她是天生的身体结构,我可没办法治。”欧阳玥心里叹息,何老头想必也是知道没得治了,才放弃吧,不然以古武那么多神奇的药草,不可能没得治的,三大隐世的古武家族何家是第一个走向灭绝。

    “怪不得齐老大要恨死了,不过他之前也是不能生,那就没什么好抱怨的了。”徐闵皱眉道。

    “问题是齐老大的身体问题是何老头一手搞破坏的。”欧阳玥贼笑,她估计齐老大一定是知道了什么,所以才对何晓云不可原谅,还要杀了何晓云。

    “不会吧,这么狠?何晓云说她不知道自己不孕的啊!”孙焯裎惊讶道。

    “是的,是她爷爷搞鬼的,还帮两人捡了个孩子给他们认为养子,要不是我出手救治齐老大,他大概一辈子都埋在谷里。”欧阳玥咧咧嘴笑着。

    “小玥,这招很阴狠啊!拆散他们夫妻啊。”徐闵笑着摇头。

    “哼,谁叫齐老大敢动青云帮,死了那么多兄弟,这可只是个开始!”欧阳玥看向范奇森,范奇森也看向她,黑眸里闪过厉光,确实这太便宜齐老大,这本来就应该是血债血偿的事情。

    “齐老大的龙虎帮倒下的话,京市估计会很乱,我觉得最好的办法是接收,千万别让那帮人散了,都是些卖命的家伙,脱离了龙虎帮还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情来。”徐闵立刻严肃起来。

    “范大哥要回S市管理青云帮,不可能两头跑,徐大哥不如你来当这个黑老大?”欧阳玥看看徐闵。

    徐闵一头黑线,任云桀立马摇头道:“不行,徐家好歹是正面人物,这要传出去还得了的。”

    “云桀说得对,徐闵不能管理龙虎帮。”范奇森也点头同意。

    “那孙少也不行啊,谁可以呢,我们需要可靠的人,毕竟这个势力不小,以后在京市还可以大展拳脚的。”欧阳玥皱眉,这绝对是一个好机会。

    四个男人的目光齐齐看向她,欧阳玥愣住,指着自己鼻子道:“你们不会让我坐这个位置吧?”

    “为何不能,你有这个能力不是吗?再者了,我们都可以在暗处帮你,你在S市是青云帮的大小姐,范奇森回去接回青云帮,那你来京市坐镇龙虎帮也不是不可以啊,主要是收服几个齐老大身边的亲信,只要那四大马仔都能诚服于你,整个龙虎帮都不成问题。”徐闵分析道。

    范奇森眉心纠结道:“但是那四大马仔都是当年跟着齐老大打下龙虎帮的好兄弟,只怕不好收服。”

    “不错,黑帮兄弟很多都很重情义的。”欧阳玥摸摸下巴。

    任云桀冷笑一声道:“重情义那就在情义上下手!”

    大家都齐齐看向他,似乎很惊讶。

    “陷害!”任云桀甩出一个你们很笨的眼神。

    “怎么陷害?”徐闵急切道。

    “让他们相互猜忌,自己生出间隙,到时候分开来收服就不在话下了。”任云桀道。

    大家都摸起下巴,欧阳玥则道:“毛毛,你说得容易,但让他们相互怀疑,还要怀疑齐老大,好像难了点吧?”

    “有什么难的,这种事情大家族里面都是,你们可有龙虎帮的资料,我先看看。”任云桀从小在大家族里面是看着各种工于心计的算计,比起这边的四大家族,那简直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当然四大家族人员不多,多数在修炼,他们家族则不然,旁系太多,个个都为了家主之位或者是得到大人们的赏识拉党结派,计谋是穷出不层。

    “我电脑里有龙虎帮的资料,你过来看。”徐闵立刻起身去做事。

    孙焯裎见任云桀一离开,立刻把脑袋靠向欧阳玥身边,鼻子像狗一样吸来吸去。

    “孙少,你干什么?”范奇森先受不住询问道,欧阳玥则一头黑线。

    孙焯裎抬起头,双眉变成了麻花样道:“看来我家玥玥被那小子吃了。”

    欧阳玥顿时瞠目结舌,这家伙还真无语,记得第一次去他家,他就说她是处子,尼玛,他真得能闻出来不成?

    “看吧,我没说错,哎,便宜那小子了,不过现在年轻人就算上床也没关系,还是很多分手的,玥,我等着你和他分手,我不介意的,我爷爷特别喜欢你,还说我要是和你一起,以后华夏一定会很稳定,不会再有不确定因素,而且会越来越强。”孙焯裎目光再一次闪闪发亮。

    欧阳玥没好气地伸出只手在他面前晃了晃道:“你是没说错,不过我和毛毛不会分开的,我们已经订婚了,这是订婚的戒指。”

    孙焯裎一把抓住她的手指,面色变得难看起来,范奇森也是无比惊讶,敛下眸子,不说话,心里一阵苦涩,不过有些事情他也看得透,特别这半年来,他深深记得自己想要像她这样的女人简直是痴心做梦,自己已经远远追不上她了,只有任云桀才能和她并肩站在一起。

    “这么丑的戒指!”孙焯裎看了半天憋出来一句话。

    欧阳玥立刻没好气地抽出手指怒道:“我喜欢就好!”

    “龙石种?”范奇森看了一眼。

    欧阳玥立刻给他一个识货的笑容,范奇森有点哭笑不得,这戒指可不便宜啊。

    “哼,那还不是你的,他都没诚意!”孙焯裎不满道。

    “我不介意,龙石种剩下一点点材料我是之前送给毛毛的,他帮我那么多,也是他应得的啊,何况毛毛还花了一个亿的工钱才让小文帮他制作出来,你看看后面。”欧阳玥得意地摘下来给他看,她本来是不知道,毛毛不敢说,但后来不小心透露出来,其实她都没什么,让毛毛放心不少。

    孙焯裎看到后面雕刻精美的名字和星月的logo,嘴角都扁得不能再扁了,这小子到是有点心思。

    “一个亿?”范奇森瞪大眼睛,自己这弟弟搞什么?敲诈吗?

    “你弟弟真狠哪。”孙焯裎白了范奇森一眼。

    “我打电话问问。”范奇森一头黑线。

    “范大哥,你别怪小文,他现在可是世界级大师,这两只戒指出自他的手珍藏价格就大很多了。”欧阳玥知道范择文是欺负毛毛要向她求婚,心里不平衡呢,不过她已经把小文和范奇森当成一家人,这点钱也不算什么,比起她收刮崔家古董的那手笔可就是小巫见大巫了。

    范奇森有点尴尬,欧阳玥伸手拍拍他的手臂,诚恳地看着他道:“你跟我计较什么,我一直把你当成我的大哥的。”

    范奇森心头一酸,然后都是浓浓的暖意,看着她那张绝色的小脸,心里说不出滋味,但他知道,他很高兴她能这么在乎他,虽然是哥哥的身份,也让他不枉对她的感情了。

    “嗯,你就是我小妹!”范奇森心境豁然开朗,回拍她的小手,点点头。

    欧阳玥笑起来,如春天百花盛开,极致美丽。

    孙焯裎把戒指还给欧阳玥,依旧扁嘴道:“就算结婚都有可能离婚,订婚算什么,反正我们古武者活得长久,谁知道过几年、几十年后发生什么事呢。”孙焯裎相信任云桀一旦回归家族,他们家族也不会允许他娶一个华夏的古武者吧。

    正思索间,电话震动起来,让欧阳玥来不及唾弃他。

    孙焯裎接起电话,一张俊脸瞬间变黑。

    “什么!他们居然这么大胆?”孙焯裎整个人站了起来,口气里都是愤怒。

    房间里的徐闵快速跑了起来,目光有点紧张地看向孙焯裎。

    孙焯裎已经走到一边,面色更加难看,对着电话道:“你们暂且停止行动,隐藏起来,不要被人家发现了,我先通知四大长老,回头再打电话给你们。”

    “出什么事了?”徐闵见他挂了电话连忙问道。

    “东方信死了!”孙焯裎看向徐闵,“是U国的古武者杀的,现在很明显,U国和L国已经联合起来,想对我们华夏不利,我们已经死了四人!真是岂有此理,他们当真以为华夏没人吗?”孙焯裎一手握紧了拳头,“我现在回去禀报四大长老,看他们怎么定夺,估计要有人出去领导才行,那边最好的实力也才武王级别,U国出来的却是武尊级别,他们根本不是对手。”

    徐闵面色也深沉,目光朝欧阳玥看去。

    “东方信是谁啊?”欧阳玥好奇,对东方家族除了打过交道的,她还真不知道其他人。

    “东方洪亮的侄子,武王三级巅峰,和东方辽实力一样,居然被灭杀了。”孙焯裎皱眉,“看来我们来不及整顿这边,外国的就要杀进来了。”

    “这边很简单了,你放心好了,随时要封杀谁都没问题,包括东方家族和崔家的长老,反正你们都已经布置好后路了,我和毛毛随时能动手,我们联手的话,一定可以搞定的。”欧阳玥微笑道,因为她有神兵、药剂和灵兽,加上任云桀,一个个击破未必会输,还有就是她相信自己若是危难时候,那些神珠链里的小家伙们一定会救她的。

    “徐闵,这边你看着办,或者尽快动手,起码也要我们控制住局面,我先去一下,四大长老很快就会找我。”孙焯裎说完对欧阳玥和范奇森说了句就直接遁入虚空去莲花台。

    徐闵坐下来,沉声道:“现在U国和L国已经杀了我们四个古武者了,此事非同小可,我们也马虎不得,他们狼子野心是很明白了,看到我们古武者实力都不强,正是他们侵略的好机会,万一他们的古武者控制四大家族,那么华夏也就成为他们的盘中餐了。”

    “他们怎么知道我们华夏古武者实力不高呢?”欧阳玥奇怪道。

    “还不是只有孙少一人参加世界青年古武大赛吗?人家都是五人组的,而我们在这个年龄段的,在武王级别的就只有孙少一人,虽然这次比赛他获得了第三名,但对华夏来说也是个打击。本来大家都以为孙少一定是第一名的,但没想到今年参加的除了国家指定的,还有那些隐世家族的人也出来了,这让他们的实力大增,相反他们就发现我们华夏的落后了。”徐闵叹气道。

    “我还以为他第一呢!”欧阳玥一头黑线,当初见孙焯裎很有信心的,不过回来后确实没提起过,原来是第三名不敢提啊,他一定很憋屈了。

    徐闵尴尬地笑笑,他也知道孙少不敢说出来的,那家伙看上去高贵淡雅,与世无争的样子,其实一直都很自信,这次对他打击不小。

    “他们就是要捏软柿子了,若我们没点有实力的古武者反击回去,恐怕他们很快就会过来这边了。”范奇森皱眉道。

    任云桀这时候正好出来,他听到七七八八,直接道:“老实说,华夏的古武者要只有四大长老是最高手的话,那么和U国相比是远远不如,就我所知,我们家族那些老家伙都是武神级别了,其他家族不会差到哪里去。”

    “华夏还有厉害的古武者吗?”欧阳玥看向徐闵。

    徐闵苦笑道:“我不知道,我知道的就是四大长老,一直在莲花台修炼,他们之上有没有那就要问老人了,孙少估计也不知道。”

    欧阳玥皱眉道:“东方家族有灵兽,这说明其实他们的实力并不是我们想象得那么差,也许他们有杀手锏也说不定,对了,东方家族还有个实验室,你们有没有研究过?”

    徐闵摇摇头道:“孙少曾经去过,被蚊凌虫发现,差点出事,后来是孙爷爷去了一趟,他说看不出什么名堂,好像是研究药品之类的东西,究竟研究什么他也看不到的。”

    “可里面都是活人做实验,一定不是好东西,毛毛,不如我们去探探,顺便顺手牵羊,要是被发现,我们就直接动手灭了他们!”欧阳玥目光一眯,光华流过。

    “好!”任云桀点头。

    徐闵皱皱眉,想来想去觉得有点不妥,但又不知道怎么说,想到两人的实力,他是不用担心的。

    “毛毛,你想到什么主意了,摆平齐老大的四个马仔?”欧阳玥询问道。

    “可以先杀了齐老大,嫁祸给其中一人,另外三人一定会为齐老大报仇,这样就是内乱,我们可以趁这个时候进去。”任云桀看着三人道。

    “那怎么成?就算我们进去也是外人,另外三人还是不会听命的,而且很有可能三人中会有人接管龙虎帮。”范奇森立刻摇头。

    “齐老大暂时不能死。”徐闵连忙道,“他要是死了,我们还没搞定之前,黑帮内部就算大乱,影响会很恶劣。”

    “那就让四个人发现齐老大其实是利用他们,根本没把他们当兄弟。”任云桀道。

    “这主意不错,可是怎么让他们相信呢?齐老大不是小气的人,对四大马仔一直不错,四个人分别管理京市四个方向的所有场子,要说金钱什么的都不是问题。”范奇森苦笑道。

    “所以还是要让四人之间先猜忌。”任云桀皱眉。

    欧阳玥目光一亮道:“不如这样。”欧阳玥低下声音开始说出她的计谋,三个男人听了额头都冒汗,这也太狠了点吧,不过不得不说,效果应该会不错的。

    任云桀竖起大拇指道:“我现在恨不得立刻带你回我家族里去,好好帮我对付那些不是人的东西。”

    欧阳玥嘴角直抽,这话怎么听着是在说她很坏呢?

    半个小时后,欧阳玥和任云桀从虚空中离开。

    一进虚空,欧阳玥就询问道:“我们从武域回来都快一个月了,你没有给你爸爸打电话吗?”

    “打了一次,我说我在华夏有点事情,会过完华夏的新年才回去。”任云桀拉住她的手道,“那时候这边应该也处理差不多了,你这个任家的未来媳妇一定要帮我好好搞定那帮混蛋啊,我可全靠你了。”

    “你怎么知道我一定行?你家族这么多人,我怕他们一人一口口水就把我淹了。”欧阳玥白他一眼。

    “怎么可能,他们没老婆你厉害嘛!”任云桀心里其实也很担心的,毕竟欧阳玥是华夏人,就这一点就会遭到大家的反对,而大人们多数是希望他接掌下一任家主的,那么他就必须娶旁系的那个表妹,这点实在让他无法接受,别说连长什么样子都不知道,就光表妹这个关系,他还不想乱一伦,也不知道大人们是怎么想的,估计是那个表妹身后的家人实力超群吧。

    “少来,我问你,要是我们两个真得不被同意,你会怎么做?”欧阳玥心里也担心的。

    “那还用说,你去哪里我也去哪里,最多不要这个任字,我只是你的毛毛,以后还要有很多小毛毛,我们可以组成我们自己的家族。”任云桀立刻说道。

    “胡说八道,什么很多小毛毛,真难听。”欧阳玥噗嗤一声笑起来。

    “你不是说毛毛好听的吗?还这么叫我?”任云桀嘟嘴不干了。

    欧阳玥笑起来,伸手揉乱他的卷发道:“因为你像毛毛啊,毛毛是唯一的懂不懂。”

    “懂了,原来老婆大人最最爱我。”任云桀顿时心里甜如蜜,早忘记当初他自己是如何嫌弃这个名字的了,低头偷香。

    “贫嘴,走吧,事情总要一件件做的。”欧阳玥拉他加快了速度。

    两人在齐老大的办公大楼前停下来,欧阳玥透视眼看出去,齐老大居然不在公司,而在他办公室里的是一个人高马大的男人,年纪和齐老大差不多,但却是一头白发。

    “齐老大不在,有个白头发的男人在,你认识吗?”欧阳玥询问不能透视的毛毛。

    “白头发?是不是皮肤黑黑的?”任云桀再问。

    “嗯,好像挺能打的样子。”欧阳玥挑下眉,有种直觉,这种男人一定打起来很凶悍。

    “他应该是四大马仔之一的麻冲哥了,确实是个狠角色,但对齐老大是忠心耿耿,齐老大曾经救过他的命,这些都是徐闵资料上有的。”任云桀道。

    “他在齐老大办公室干什么?”欧阳玥摸摸下巴。

    “齐老大不在,他坐镇应该很正常吧?”任云桀翻个白眼。

    欧阳玥目光扫来扫去,发现齐老大的办公桌一脚的抽屉里有个小小的保险箱,仔细一看,里面除了一叠现金外,还有一个黑色的盒子。

    ------题外话------

    吞口水得投月票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