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重生毒眼魔医 > 019章 子弹头

    一顿晚饭吃得非常开心,特别是秦红听到大家的赞美,高兴地说明天一定要去商场买些趁年龄的衣服,欧阳玥自然又不能逃脱,务必要陪她这个年轻妈妈。

    楚格林和李炎贝,范择文一起商量着星月开战医药方面的事情,而欧阳荣拉着任云桀喝老酒,屋子里是热气融融,好不热闹。

    晚饭吃到了差不多十点,任云桀俊脸通红,有点醉意,而欧阳荣再一次被几个男人扶进房去休息,大家也纷纷散场,范择文跟着楚格林去了他的公寓睡,李炎贝还是回李家大宅陪妈妈,欧阳玥本想扶着任云桀回去他们那边的别墅,结果秦红一定要留两人下来,反正这边的客房多得很。

    任云桀郁闷了,但也不能违背丈母娘的意思,只能去欧阳杰隔壁的客房里等待欧阳玥,等着等着就睡着了,结果第二天清晨醒来都没见身边的老婆大人,不禁跳了起来,都怪自己买酒,喝得醉熏熏的,玥一定不喜欢自己的酒气,才不来陪他,又错过一夜了。

    其实他可冤枉欧阳玥了,欧阳玥昨晚就睡在他隔壁房间,而且还是和秦红睡的,因为欧阳荣喝醉占了大半个床,秦红气恼之下就拉着她一起睡,还说母女俩要多亲近亲近,让她哭笑不得,当然其实心底还是很温暖的,现在的妈妈已经开朗多了,也不用为了养大自己和小杰辛苦工作,想起前世的父母的辛劳,她就觉得要好好地孝顺他们。

    手机震动起来,欧阳玥连忙摸出来一看,是毛毛的电话,不禁好笑,这家伙昨晚自己去看他的时候,睡得直打呼噜,恐怕是一觉到天明,想到他被老爸灌了不少,其实心里也心疼的,不过也难为他这个准女婿了。

    透视眼看过隔壁,任云桀已经坐在床头看着电话,欧阳玥直接掐断电话,看看还在睡觉的妈妈,慢慢下床,然后再看看妈妈,发现一点动静都没有,立刻遁入虚空,直接来到任云桀的房间里。

    任云桀一看到她立刻道:“玥,你去哪了,怎么不跟我睡的?”说完还委屈地嘟嘟嘴。

    欧阳玥白他一眼,走到他床边坐下道:“你还好说,自己喝成这样,爸爸又醉倒了,我和我妈睡得啦。”

    任云桀顿时从侧面双臂抱住她不满道:“那你就这么狠心不来照顾我啊。”

    “呵呵,少来,你睡得像只猪呢。”欧阳玥被他热灼的口气哈在脖子里痒得很。

    “谁说的,我一直在等你的,只要你来我一定会醒来。”任云桀耍赖道。

    “是吗?我可是来看你两次了。”欧阳玥白他一眼。

    任云桀顿时郁闷,自己怎么就睡成那样呢,机会啊机会,人家都是酒后乱什么的,自己居然喝醉酒睡觉,太郁闷了。

    “那现在陪我睡也一样。反正还早,天都没亮。”任云桀立刻贼笑地把欧阳玥拉倒,就翻身压在她身上。

    “你要命啊,妈妈就睡在隔壁房,我妈一般很早醒的,另一边是小杰,你给我收敛点!”欧阳玥又好笑又好气。

    “我不管,都两天没亲热了。”任云桀像个小孩子一样别扭,不停地低头玩亲亲,让欧阳玥是又痒又笑。

    “你都没洗澡,身上还有酒气,忍着点,晚上回那边睡好了。”欧阳玥要不过他,只能退一步。

    任云桀一愣后继续嘟嘴道:“现在真不行吗?我去洗澡好了。”

    “不行!被妈知道你就完了!”欧阳玥白他。

    “那说好晚上一定要,而且要一晚上。”任云桀立刻加条件。

    “你要弄死我啊,节制点!”欧阳玥笑得差点岔气,用不用得着这么猛啊,虽然她也有点想念,可一晚上?他以为他是一夜七次郎吗?

    任云桀使坏,双手吃尽豆腐道:“我怎么舍得弄死你,是你弄死我,我现在就想被你弄死。”说完就心急地亲吻她的小嘴,双手更是放肆。

    欧阳玥唔唔了一阵,没有办法,只要先满足他一点,直到两个人气喘吁吁,任云桀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想使坏的时候,隔壁的房间门传来打开的声音。

    两人顿时停下动作,欧阳玥一把推开她娇嗔道:“我妈起床了,被她知道我在你这里完蛋了,她昨晚还叫我不要那么早就和你一起,怕我吃亏呢。”

    话刚落,敲门声立刻响起,秦红的声音就道:“毛毛,毛毛,小玥在你房吗?”

    任云桀顿时一头黑线,欧阳玥身体一动,人立刻遁入虚空,朝楼下厨房而去。

    “阿姨,小玥不在。”任云桀看看自己郁闷的兄弟,苦笑一下,只能起来冲凉了,丈母娘,你好残忍!

    “哦,那你继续睡哈,我去给你们做早餐。”门外的秦红脚步声离开,任云桀更哭笑不得。

    秦红还是不放心,四处找欧阳玥,总算在厨房找到她,看到欧阳玥在倒豆浆道:“小玥,你什么时候起来的,怎么都不叫醒妈呢。”

    “妈,你可以多睡点,我口渴想喝东西就自己下来了。”欧阳玥身上还是睡衣,刚才是被解开了好几颗扣子,不过已经让她整理好了,通红的俏脸也已经热气消散不少,想到上面可怜的毛毛,她就想笑。

    等任云桀洗了个冻水澡下来,一脸郁闷的表情,她笑得前俯后仰,让秦红看得莫名其妙,心想自己越来越老了,不懂年轻人的心思,不过这女婿真得很帅气,是越看越喜欢。

    餐厅里剩下两人时,任云桀没好气地扁嘴道:“我们等下就回去自己家好不?”

    “不行,我妈说了要去逛街,不如你先过去搞搞卫生?”欧阳玥憋笑。

    任云桀嘴角抽了抽,狠狠地吸粥,心里嘀咕,这个没良心的女人,他好可怜。

    接下去几天,欧阳玥在楚格林的研究所里研究药品,任云桀他们则在打开市场,每个人都忙得焦头烂额。

    而东方博弈的腿一直治不好,楚格林故意用了很多药,钱是照收,但效果不大,完全当他是白老鼠,让东方博弈是苦不堪言,而东方辽怕这次治不好,直接回去京市一趟,向东方洪亮讨要花房里的百果灵,相信一定可以治东方博弈。

    同时萧萧也已经来到了S市,每天只能住在医院里,但谁也没想到她居然和伍少华在网上聊天,当然这个主意是伍少华想出来的,想让她想起他们之前的时候,加上伍少华身体康复,对萧萧再来一次凶猛的攻势,让萧萧都不知道怎么办好。

    和萧萧一起来的是萧卿义,看到伍少华那家伙又来追求自己姐姐,实在生气,但他越是想让萧萧别接触这个家伙,萧萧兴趣越大,让萧卿义素手无策,只能不在劝说。

    不过伍少华和张董之间因为钻石的事情吵了一家,伍少华不得不赔偿了百分之八的股份给张董,如此加上欧阳玥拿走的百分之八,伍少华现在的云翔实力上和张董的海娜还略逊了一仇,所以现在伍少华迫切需要钱来买回这些股份,这也是他再次向萧萧发动攻势的一个最主要的原因,成为萧家女婿,那钱就不成问题。

    不过对于他能重新做人,伍少华还是少不了得意,更加测试过自己的男性魅力,比以往有过之而无不及,这让他内心对欧阳玥的医术很是敬佩和嫉妒。

    欧阳玥暂时不去管这些事情,一心一意等待着京市的消息,半个月很快就过,这半个月华夏的领导班子暗中变化很大,四大家族都有发现,当然孙家本来就是策划者,只是需要装模作样,但就算大家都知道,现在他们更加关心的是华夏出现古武强者,崔长寿已经气得吹胡子瞪眼了,四大长老也要他们以找到这两位强者为首要目的,其他一切都是次要的,华夏的安全才是他们四大家族存在的根本原因。

    孙焯裎时有打电话给她沟通情况,四大长老因为事态严重,都已经纷纷现身,这让孙焯裎压力很大,不过最近国外动静不小,四大家族派去查探的古武者,居然死了三个,分别是东方家族一人、萧家一人和孙家一人,这让孙焯裎很是气愤,感觉是内忧外患,好在欧阳玥引导他,要攘外必先安内,才让他再次意识到一定要先稳固华夏内部,才能齐力对付国外。

    一月十八号,欧阳玥和任云桀接到孙焯裎的电话,京市领导班子几乎都掌握在孙家和徐家手中,还有小部分在萧家手中,现在只要除掉东方家族和崔家的那些人,权力就会聚拢。

    欧阳玥和任云桀立刻准备一切,夜晚和一家人吃了晚饭后,两人就出发去京市了,而对于东方家族和萧家在这边的几个人,暂且不动。

    一个小时后,两人进入了京市范围,跟孙焯裎约好,直接去徐闵的公寓。

    但他们没想到,在快到徐闵公寓的时候,虚空中震动,一条身影往这边急飞而来,欧阳玥和任云桀大吃一惊,立刻出了虚空,正好在大街上,因为天色已晚,人也不多,欧阳玥和任云桀一出去就相依地走路,减少被怀疑,因为他们知道那个人一定是感觉到他们的气息了。

    果然两人一出虚空,那个身影也出了虚空,就在公寓的墙角边,要不是欧阳玥的透视眼,实在很难看到他们。

    定睛一看,居然是东方英这个家伙,欧阳玥立刻鄙视道:“我还以为是什么强者,原来又是这个家伙,看来他是查到什么了。”欧阳玥见只有一人,那没什么好担心的,他们现在怕的是遇上四大长老,其他对他们来说都没有威胁。

    “咦,他又不见了。”任云桀目光瞄到东方英又遁入虚空了。

    欧阳玥看到他居然朝徐闵的公寓而去,立刻道:“看来这家伙不是发现我们,而是怀疑到徐闵了,我们跟去看看。”

    欧阳玥猜得不错,东方英刚才虽然是感觉到虚空有点晃动,但没见人,就放弃了猜测,他这次就是来徐闵这里的,他们四大家族查了半个月京市,都没把范奇森挖出来,让他不得不怀疑有人维护,调查之下,才发现范奇森和徐闵是认识的,在S市还有过交集,因为徐闵是徐家人,所以他们也没想到徐闵会包庇范奇森,最近他们查探范奇森,但高层徐家的变动还是让他们有所察觉的,所以不得不让他想到这一层关系上去,所以今晚他来了,要看看徐闵到底在搞什么?

    东方英在虚空中直接上了徐闵的公寓,欧阳玥和任云桀则是坐电梯,两人都带着羽绒帽子,低着头,搂在一起,像一对小情侣,所以东方英即使看到他们,也只当是公寓的住客。

    欧阳玥和任云桀在徐闵房子的上一层停下来,那么欧阳玥可以从上而下地看东方英,看看他到底要干什么。

    东方英直接进去了徐闵的屋子里,而他也不在去理会上面的普通老百姓,欧阳玥也看进徐闵的屋子里,这一看,不禁嘴角直抽,徐闵和范奇森居然都在修炼当中,如此看来,是被东方英抓了个正着啊,好在他们来了,要不然她一定会后悔死。

    东方英惊讶地看到两个男人在修炼,身心震动,他没有猜错,目光死死地盯在徐闵身上,徐闵身上的战气显然比范奇森要强得多,武者二级巅峰,似乎要突破了。

    但东方英是武王二级巅峰,两人相差的可是一个大级别,所以就算徐闵能突破,在东方英面前只有死得份,更别说范奇森这个武者一级巅峰,简直是鸡蛋碰石头。

    东方英的脸慢慢地抽搐起来,心里愤怒,徐家,你如然不省心啊,突然他手臂一甩,就直接出了虚空,站在了徐闵的面前。

    徐闵被一阵战气冲击,顿时吓得睁开眼睛,看到眼前的东方英也傻掉了,他怎么找到这里来了,之前孙家装模作样来过几次了,他还以为这里安全了。

    “好你个徐家,居然偷偷摸摸练古武,是想造反了吗?”东方英只能这么想,想到要不是他们四大家族保护,他们徐家哪里能坐上华夏第一把交椅,现在居然私下不通过四大家族的同意,练习古武之道,是想慢慢排挤他们吗?可是他们是从哪里学来的?难道是吃了洗髓丹,可洗髓丹要千猩草才能制成,千猩草也只有四大家族的花房里面有,难道四大家族之中有了叛徒?

    东方英脑子快速转动起来,孙家来了这边搜查多次都说没有问题,是不是意味着孙家就是那个叛徒呢?他越想越觉得很有可能,范奇森被抓期间,孙焯裎多次劝阻他们施行,一定是有问题。

    现在只要去孙家的花房看看千猩草还在不在就马上知道孙家是不是叛徒。

    “东方英,你怎么会找到这里来的!”徐闵面色有点难看,因为他知道东方英的实力,他和范奇森两人都不是他的对手,心想这回真要死定了。

    范奇森在隔壁房间,听到声音后立刻从床上跃起,跑到隔壁,就看到东方英阴沉而愤怒地看向他。

    “范奇森,看你这回往哪里跑!”东方英并不急着抓人,毕竟这屋子里动手会打扰到上下左右的居民,而他们古武者最大的约束就是不能扰民。

    “我从来没跑过,是你们自己不济,怪不得谁!东方英,你以为你能抓我们两个吗?你可曾想过我后面的师傅!”范奇森也没想到是东方英这个高手,立刻脑子转动,同时给徐闵使了个眼色,两人只能拖延时间,然后打电话求救,欧阳玥他们也许没到,但孙少一定在京市,也只有他现在能救他们了。

    “你师傅?是谁!”东方英果然感兴趣了。

    “自然就是把我从你们东方家族地牢里救出来的人,我告诉你,我师傅非常厉害,你们东方家的蚊凌虫也没办法测出师傅的存在,你觉得你是我师傅对手吗?要不是师傅还有些顾虑,就是东方洪亮来,师傅也不会怕他。”范奇森冷笑道。

    徐闵在床前坐下来,因为他的手机在他身后,他必须拿到手机才行。

    “你,你师父知道蚊凌虫?”东方英大惊,然后目光看向徐闵,徐闵被他吓一跳,立刻一动不动,东方英眼睛一眯道,“你也知道?他师傅就是你师傅对不对?”

    徐闵想了下点点头道:“师傅说,四大家族太过腐败,如此下去,华夏迟早会完蛋,华夏需要新的血液,所以他培养我们。”

    “放肆!新血液,就你们?你们可知道没有四大家族会有你们吗?你们这叫恩将仇报!”东方英被气到了。

    “你说得也不错,四大家族确实帮我们徐家坐上第一把交椅,但这个位置好坐吗?还不是处处受制于你们?还必须帮你们隐瞒各种阴暗的事情,我们徐家就是觉得你们太狂妄自大了,你们不是保卫华夏,而是建立你们四大家族的专政!受苦的是老百姓!”徐闵冷冷地说道。

    “你,你们真是反了,你的师傅是什么人?是不是孙家的人?”东方英的话让两人吓一跳,他怎么说是孙家,看来大家都开始怀疑孙家了。

    “怎么可能是孙家人,孙道国最多也就武尊一级水平,我师傅可比他厉害多了,乃是华夏的世外高人,你们以为华夏就你们四大家族吗?真是好笑,不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吗?”范奇森讽刺道。

    “不知死活!”东方英想要动手。

    徐闵立刻道:“慢着!你想在这里动手?”

    “怎么,怕了?”东方英得意道。

    “不是怕,是没想到你身为四大家族的人,还违背你们自己的原则,一旦伤害到平名百姓,你觉得你们四大家族的长老们会原谅你吗?”徐闵脑子里急得很。

    “既然这样,我就带你们进虚空,看你们还有什么话说,也不会违背规则,哼!”东方英自然也知道,但他已经没耐心,他要把这两个抓回家族去。

    “虚空?”范奇森和徐闵面面相觑,看来他们是没办法求救了,不过这家伙应该不会杀他们,而是抓他们,那么他们早晚也会得救。

    “就你们的水平大概还不知道虚空吧,老子让你们见识一下,也好让你们知道古武的强大,你们才是古武之路上两只最小的蚂蚁。”东方英说完双手猛然爆发战气,一左一右抓向两人。

    徐闵顿时一个侧身拿住电话,而范奇森逃向外面。

    “想逃!”东方英再次催动战气,这一次毫不留情,顿时两个男人被他战气的力量拖进了虚空,眼前灰蒙蒙的一片。

    楼上的欧阳玥和任云桀搂抱在一起,看完整场戏,才跟着进去了虚空。

    东方英抓两人进来后,心里得意,刚把两人摔在地上,立刻面前又出现了两人,吓得他往后退了一步。

    徐闵和范奇森抬头一看,顿时喜出望外,这两个家伙出现的还真是时候啊,真是老天有眼。

    “欧阳玥!”东方英见两人中其中一人是欧阳玥的时候,震惊得声音都发抖了,千算万算都算不到她是古武者,还是能遁入虚空的实力,这太玄幻了,虽然他有过怀疑,但她年纪这么轻,怎么可能步入武王级别呢?

    “东方英,好久不见,我还以为你还守在我房间里准备偷看我洗澡呢。”欧阳玥嘴角邪邪一笑,此刻来京,她已经没有顾虑,逆她者死!

    “你,你真的是古武者,他,他?”东方英实在被吓得不轻,她怎么知道他去了她房间,明明虚空中没人的。

    “哦,忘了介绍了,这是我男朋友,恰恰也是位古武者。”欧阳玥对任云桀挑眉。

    “是老公!”任云桀很酷地纠正她。

    欧阳玥顿时一头黑线,这家伙也太霸道了吧,不过她喜欢。

    “小玥,你们来了就好了,我还以为今天要死在他手里了。”徐闵和范奇森朝他们走来,面色惊喜。

    东方英心里一转,立刻出手就朝范奇森抓去,心想有个人质在手总好一点,但他绝对没想到的是他战气化爪快要抓住范奇森的时候,一股更为强大的战气一下子扑面而来,狠狠地压制住他的战气,让人感受到强大的威压,顿时吓得面色苍白,往后退了三步。

    “卑鄙小人,还想抓范大哥吗?”欧阳玥俏眉倒竖,是真没想到他居然来这一招,看来东方家族的人个个都是卑鄙阴险之人。

    东方英看到出手的居然是欧阳玥,她只是右手挥动了一下就能达到压制他的境界,那么她的实力?武尊以上,不!这,这怎么可能,他辛苦修炼到现在也才武王二级巅峰,想要冲破都万分困难,没想到她小小年纪已经武尊级别,天哪,这是怎么样的天赋啊!

    “是,是,之前是你救了范奇森?你就是那位强者?”东方英嘴唇都发白了,今日看来自己是别想逃跑了,欧阳玥这么厉害,她的男人气息不比她低,难道又是一个武尊强者?这也太逆天了吧?

    欧阳玥咧嘴一笑道:“现在告诉你也没关系,就是本姑娘!你们对范老大做过什么,我会一件件讨回来!知道你两个儿子吗?”欧阳玥笑得有点邪恶。

    东方英一愣后恍然大悟道:“原来是你,你,你到底是什么人?怎么会古武的?你好歹让我死个明白!”

    欧阳玥看看徐闵和范奇森,最后看看东方英道:“我可没功夫跟你啰嗦,要知道你们东方世家坏事做尽,这只不过是老天爷对你的报应!”

    “那报应也是报应在我身上,你为何要对我儿子下手,你不觉得你太狠毒了吗?”东方英气得双眸都突了出来。

    “你儿子自然有他们做得孽,你以为你很了解你儿子他们?哈哈哈,你知不知道东方博弈和东方莹莹兄妹乱一伦,你知不知道东方旭为了伍蓝枫在瀛洲杀了王胖子,难道这种人是无辜的吗?还有东方博弈和东方莹莹是十足的贱人!”欧阳玥想起前世的伤害,心头火就燃烧起来。

    东方英听得不敢相信,立刻急道:“你胡说!博弈怎么可能和莹莹一起,不可能!”

    “你信不信不重要了,反正今日你必死,你两个儿子和东方莹莹我会慢慢折磨,第二个死的就是你弟弟东方辽,居然敢打断我弟弟的腿,我会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欧阳玥握紧拳头。

    东方英见欧阳玥双目都是恨意,吓得立刻想跑,任云桀身影一飘就堵死了他后路,强大的威压让东方英面如死灰,身体被压弯曲,但他很是不甘心,双目赤红瞪着欧阳玥。

    “范大哥,徐大哥,现在是锻炼你们实战能力的好机会,我和毛毛会压制住他大部分战气,你们趁此机会历练。”欧阳玥不想浪费资源,现在要杀东方英对她和毛毛来说不用废吹灰之力。

    “好!我确实很想试试自己的力量!”徐闵顿时双目一亮,很是兴奋,二级巅峰的战气爆发出来,双掌直接劈向东方英。

    东方英被欧阳玥和毛毛压制住大部分战气,但他也不能坐以待毙,心想能杀一个是一个,也许还能找个垫背的。

    想到这里,他立刻用仅有的力量迎上去,两股战气相撞,徐闵明显感觉到压力,整个人艰难地站立,一松口就要被他推飞出去,这种时候比得就是意志力,徐闵咬紧牙关顶住,身边四周的战气活跃的窜动着,让人的力量一点点积蓄起来。

    东方英也一样,本来想再多加点力就能把徐闵给打伤,但就差那么一点点,他的力量被压制着,让他整个人都非常狂躁,心里恨极了欧阳玥。

    两股战气相碰的范围越来越大,两人都用足了力气,突然徐闵大叫一声,战气猛然膨胀开来。

    “啊!”东方英被战气推倒,倒翻两个跟头,看向徐闵,这家伙居然这个时候晋级了,从武者二级巅峰晋升上了武者三级,让徐闵高兴地看着自己的双手,兴奋不已。

    “徐大哥,你太棒了!”欧阳玥立刻赞扬道。

    “轮到我了!”范奇森也跃跃欲试,要知道他这半年被关押折磨,一直在武者一级没有进步,这次对他来说也是个历练的机会。

    “好,我会看着他的!范大哥加油!”欧阳玥点头笑道。

    “东方英,来吧,你半年是怎么折磨我的,我也要你尝尝我的厉害!”范奇森目光泛出恨意之光,双掌直接就向东方英身上招呼而去。

    “哼!折磨你又不是我的主意,四大家族都有份!”东方英立刻双掌迎上,但这一次他的力量比刚才更小了,心里不禁绝望,自己居然在这里被猴耍,他可是武王二级巅峰啊。

    心里虽然绝望,但他也不愿意受范奇森的打压,所以两人你来我往,到是过了不少招,直到范奇森手中出现一把锋利的匕首,这是徐闵给他的,他还没有用过。

    匕首夹带刚劲的战气,直扑东方英,对准的是东方英的心脏,东方英吓得立刻一个翻身逃脱,但范奇森是越战越勇,两人现在的实力其实差不多,东方英原本可以稳住的,但他被范奇森的那股狠劲吓到了。

    匕首带着锋利的气息每次都迫得他手忙脚乱,范奇森目光中杀气毕露,他一定要杀死这个混蛋,想到他虽然不是折磨他最狠的那个,但每次也是让他受足了苦头,特别和东方辽一起的时候,他出主意,东方辽实行,更是可恶。

    欧阳玥和任云桀对看一眼,徐闵也微微皱眉,范奇森身上的仇恨越来越深沉,让三个人似乎都能感受到他那段不堪回首的样子。

    任云桀战气微微一动,东方英受到得威压越多,范奇森顿时一个飞跃,匕首入剑,直接插入他的心脏位置,顿时鲜血喷了他满脸,但他没有一点变动,而是看着东方英惊愕不甘的样子,然后嘴角微微扯出一个讽刺的冷笑。

    东方英嘴巴动了动,想说什么,但毕竟是直接被刺中心脏,没缓过气来就一命呜呼。

    “范大哥,你没事吧?”欧阳玥见他放松下来,手脱离匕首,人直接坐在地上,似乎有点虚脱的样子很担心。

    范奇森抬起目光看向欧阳玥的俏脸,慢慢地脸色缓和下来,摇摇头道:“我没事,只是终于能出口气,觉得有点不可相信。”

    任云桀从空间拿出毛巾给他道:“这才是个开始,哪些人折磨过你,你就一个个报复过去,不用担心,我和玥会一直在你身边的。”任云桀很真诚地看着他,老实说他很佩服范奇森,被折磨半年居然没有透露一点点他们的消息,这样的汉子能不让人敬仰、佩服吗?

    范奇森擦掉脸上的血迹,点点头。

    “毛毛,把东方英的灵魂抽出来吧,免得后患无穷。”欧阳玥看着东方英死不瞑目的样子很是恶心。

    任云桀立刻行动,范奇森和徐闵都看着他抽灵魂,瞠目结舌,这样也行?只见一团黑色的雾气从东方英的头顶百会穴被任云桀吸出来,任云桀另一手拿着一个黑色瓶子,那黑雾团被任云桀抓在手中,发出微弱的吱吱声,很是砷人,让他们两个头皮发麻。

    “他刚死,灵魂还在虚弱中,要是过了久,他灵魂就会变强,很可能逃脱,还有武尊以上的高手加上生灵草就能让人复活,四大家族的花房里都有生灵草,当然相对也有灭灵草,用灭灵草灵魂就彻底灰飞烟灭,完全得死亡,不能再复活。”欧阳玥解释道,“当然要是实力强大,到了武神级别就直接能撕碎灵魂,那就另当别论了。”

    “古武者能有重生的机会,平常人有吗?”徐闵疑惑道。

    “没有,只有古武者才有重生的机会,而且只有一次。”欧阳玥摇摇头。

    范奇森看着黑色瓶子道:“小玥,为何不现在就用灭灵草灭了他呢?若是万一给他复活,那不是白杀了?就像东方旭四人一样了。”

    “范大哥,你别急,毛毛会把他的灵魂先放好,等对付下一个东方家族的人时,也好让他们看看自己的亲人现在的样子,这不是更有抱负快感吗?”欧阳玥邪恶地笑笑。

    徐闵和范奇森一头黑线,这也太阴了吧,不过这主意确实不错,范奇森很想看东方辽看到自己哥哥的灵魂被关在瓶子时,会是怎么样的表情。

    “走吧,先出去,不知道下一个会是谁找上门来。”欧阳玥耸耸肩,第一个出了虚空。

    任云桀把两个人带出来,徐闵立刻去泡茶,三个男人一个女人就煮茶聊天,直到深夜,欧阳玥和任云桀听了徐闵和孙家的种种配合,觉得也是时候收网了,不过徐家和孙家还担心一个问题,就是国外的势力,似乎有正对华夏而来,好在他们知道欧阳玥和任云桀的实力不比两大四家差,若是他们合作无法抵挡国外势力,那么四大家族也一样不行。

    当晚,欧阳玥和任云桀也不去找宾馆,直接和任云桀两人进去神珠链空间里休息,空间薄膜则飘荡在徐闵家的客厅里,让徐闵羡慕无比,他深深相信欧阳玥会是他们华夏的福星,这种机遇、这种实力都不是一般人可以享受到的。

    悦河苑里,任云桀早早洗完澡在等待自己的老婆大人,而欧阳玥从要药园子里回来,她是去看球球的,球球正沉浸在药园子的灵气中修炼,欧阳玥是跟它沟通一下,因为很可能会遇上那四大长老,那么以她的实力对付武尊三级、四级必定要使用灵兽和神兵,好在球球也勤快,水平已经和她一样,达到了兽者武尊二级低等。

    欧阳玥脑海里想着要是有一个神兽小家伙在身边就好了,说来她还真有点怀念那几个小家伙。

    意念呼叫小羊大人、小马大人、小蛇大人和小猴大人的名字,结果谁都没有回答她,似乎都已经进入了修炼的模式中。

    欧阳玥扁扁嘴,心想就剩最后三颗神珠了,自己去哪里找呢?

    回到依旧一片通红的主屋房间里,一进门就闻到一股淡淡的花香,抬头看向窗口,原来任云桀打开了窗,窗外都是兰花的盆栽,现在正开得旺盛,气味清香,让人精神也爽些。

    目光回到床上,忽然她愣住了,停下脚步,看着大床上那抹人影,嘴角忍不住狂抽起来。

    毛毛,你这又是演哪出啊?想到来之前在S市的半个月,虽然不是天天恩爱,这家伙也是想尽办法折腾她,自己有一次说了一句一夜七次郎,导致这阴险的家伙还真是豁出命去坐实这个名称,把她折腾到第二天需要青木灵气为自己治疗才算有点力气,要不然整条小腰都要被这家伙折腾断了。

    这才隔了三天,这家伙现在上身光裸,重要部位只穿了一条黑色的子弹头小内,露出大部分性感部位,侧卧在床前,手撑下巴、对她眨巴着眼睛,是在勾引她吧,不过乍一看,她觉得更像个傲娇的小受受,让她内心忽然有种莫名的兴奋。

    ------题外话------

    嘿嘿,接下去,咳咳咳,要月票~

    ……

    恭喜亲爱的‘江西德兴’成为本文解元粉丝,么么,╭(╯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