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重生毒眼魔医 > 018章 丈母娘

    “哥,你脚怎么了,是扭了吗?”东方莹莹肩负他大半的身体重量。

    “不知道,好疼好疼!快快背我回去。”东方博弈疼得整张脸扭曲。

    东方莹莹再也顾不得,战气微微爆发,背起了东方博弈就往抬价上走,大家看到一个女人能背起一个大男人,都惊讶于东方莹莹的力气。

    任云桀在虚空冷笑,把手中的银针用一块特殊的布料擦拭了一下,布料上立刻出现蓝盈盈的东西,原来这是欧阳玥给他的,她想换点花样,所以叫任云桀扎他的一只脚,上面有她配置的能让人特别疼痛的毒素,让他想站也站不起来。

    东方莹莹背着东方博弈直接喊叫着进入了急救室,因为这几位东方家族病人的特殊,所以这一层楼很少住外人,急救室更是离他们病房不远。

    东方旭听到声音,立刻和伍蓝枫冲了出来。

    “莹莹出什么事了!”东方旭面色紧张,连忙询问道,急救室门口被几个大夫拦住,连东方莹莹也被拦出来。

    “哥哥他发作了,快去叫楚医生,他很痛!”东方莹莹泪眼汪汪,被吓得要命,比较起来她当初毒性发作的时候,她是直接晕过去,后来手术醒来的时候虽然你很疼,但有麻醉包带在身上,可她从来没听过东方博弈疼成这样的声音,不禁一颗心都痛死了。

    急救室里还有东方博弈传来的惨叫声,吓得医生都不敢下手,好在楚格林在接到内线电话的时候,快速跑上来,就像是一个尽职的医生。

    “楚医生,你一定要救救我哥哥。”东方莹莹看他上来立刻急叫道。

    楚格林边走边穿白大褂,后面还跟着两个助手,也没停下来回答她,只是说了声我会尽力,就走了进去,关上急救室的门,红灯亮起。

    “怎么会发作了,都这么多天没事了,我还以为就我和莹莹两人。”东方旭一头汗水。

    “东方哥哥,你别担心,很快会好起来的。”伍蓝枫纠结道。

    东方莹莹站在急救室门前走来走去很是紧张和急切,一张脸上都是惊慌。

    “莹莹,你别担心,我们能治好,博弈一定也可以的,你刚病好,别太激动。”东方旭连忙道。

    “我知道,可是我就是急,怎么会这样,我还以为可以回京市了,没想到哥哥会发病。”东方莹莹其实也在担心受怕中,两个人都发作了,东方博弈没有反应有点不正常,没想到还是逃不过厄运。

    “好在还没走,这里有楚医生。”东方旭想到这点松口气,虽然治疗费昂贵,但能治好才是关键。

    “大哥,你打个电话给萧萧吧,她爸爸上次走的时候让我们有情况打电话的。”东方莹莹到还记得这一点。

    “好的,你也别担心,先坐下来休息休息,博弈会没事的。”东方旭点头。

    伍蓝枫走过来拉她坐下来安慰,东方旭则是打电话,顺便打给东方辽。

    任云桀在虚空看了这一幕后,嘴角冷笑一下,今天的任务完成了,他可以回去邀功劳,想到昨晚自己孤枕难眠,今晚老婆大人一定舍不得他的。

    任云桀买了不少好酒好礼回到星湖湾欧阳玥父母的别墅里,开门的是秦红,任云桀看到这个岳母直接愣住了。

    “云桀,你回来了啊,小玥出去,说去大少爷那边看看,你进来坐吧。”秦红笑容满面,对自己现在这张脸是满意的不得了,想着晚上欧阳爸爸回来的时候,不知道会不会吓坏他。

    “阿姨,你,你的脸?”任云桀不得不问,太过神奇了。

    “你也看出来了,都是小玥,非要我喝她的药,结果一喝就成这样了,也不知道会不会让别人笑话。”秦红嘴上这么说,心里可乐得很。

    “阿姨,别人怎么会笑话你,羡慕你都来不及,哦,对了,这些是我买给阿姨叔叔的。”任云桀把手中两袋子东西拿进去。

    “哎呀,你又买酒了,还有我的补品,你这孩子,一家人不用这么客气啦。”秦红对任云桀是非常满意的,这男人对玥不离不弃这么久了,日久见人心。

    任云桀笑笑道:“阿姨,小玥不在,我去李家找她好了。”

    “哎呀,你别去,小玥告诉我了,让你在家等,阿姨正好有事情问你,你放下东西来厨房吧,今晚大家一起吃饭庆祝下,你得帮阿姨一把。”秦红立刻道。

    任云桀一愣后,也只有遵命了,就不知道欧阳玥为啥不让他去李家?估计她又心软了。

    欧阳玥确实是去了李家大宅,她没有通知大少爷,而是进了虚空直接进去李家。

    李家大宅没有什么改变,大厅里外都有几个佣人在搞卫生什么的,欧阳玥直接来到二楼,听到有人的说话声,直接过去,就看到江妈妈和李炎贝正坐在李利克床边说话,而李利克似乎已经睡着了。

    “妈,我不能这么做,你也知道利克是怎么对待小玥的,上次缅甸事件,要不是小玥顾忌我这个朋友,利克根本不可能回来,妈,我知道他也是你儿子,可是我开不了口,我已经让她为难多次了,而且利克也确实太过分了。”李炎贝面色痛苦而且憔悴。

    “妈知道的,也确实难为你,怪都怪我,没有好好教导利克,让这孩子不走正路。”江妈妈一说就眼泪直掉。

    欧阳玥心里憋着,显然也认同这一点,要不是李云河和江妈妈的溺宠,李利克确实不应该这么肆无忌惮的。

    “妈,你也别自责,要怪我看得怪爸爸,明知道利克喜欢投机取巧,还偏偏放纵他,好像我要抢他家产一样!”李炎贝也有怒气。

    “你爸已经知道错了,你也别生他气,在他心里,始终你是不如利克的,哎,不过要不是你爸爸,妈妈和你也不可能熬过来,他对我们母子也算不薄了。”江妈妈叹口气。

    “我也知道,所以我也不恨他,现在能在国外安心养病就好了,你们要是缺钱就跟我说,我还有点积蓄的。”李炎贝看到自己妈妈哭成这样,心里也疼。

    “你是个好孩子,妈妈一直知道,一直为你骄傲的。”江妈妈看李炎贝的眼睛里都是宠爱,欧阳玥知道江芸涓确实对李炎贝来说是个好妈妈,要不是她嫁了李云河,李炎贝怎么有如此富裕快活的成长呢?

    “妈,叫我去跟小玥说我开不了口,不过楚格林说可以动手术,等利克身体外伤都好点了,我再去问问清楚,总是有希望的。”李炎贝道。

    江妈妈想了想,还是点点头,她本来是想劝李炎贝求求欧阳玥用针灸治疗,知道欧阳玥针灸的神效,她就很相信欧阳玥一定可以治好的,只是想到李利克对欧阳玥和李炎贝所做的事情,她这个做母亲的也开不了口。

    欧阳玥心里稍微平衡点,要是江妈妈死活求李炎贝要她来治病,她也许会非常反感,好在江妈妈还知道不伤李炎贝的心。

    转头看看床上的李利克,脸上都还是纱布,腿脚都是,脑袋上绑着绷带,看上去还真是个非常伤重的病人,可见赌博到最后的下场了,要不是任云桀去救他,也不知道他会不会死在那边。

    目光透视进去,李利克全身上下确实是多处伤痕,不过正在康复中,但脑袋里却有一块淤血,压迫住了一部位神经,不过这对于她来说,是小意思,一次针灸就能直接化了淤血,但她不会这么做,这一次她要李利克彻底悔过才会出手救他,要不然就太对不起自己了。

    欧阳玥最终决定不出现,还是直接去中医大找朋友们,去年的大一新生,都已经变成大二生了,欧阳玥去之前买了不少东西,当她拎者大包小包出现在她们的寝室前,张璐璐被吓傻了。

    “小玥,你,你真得回来了啊!”寝室里只有张璐璐一人,看到推门进来的欧阳玥,愣了好久才扑上来。

    “璐璐,我回来了!你们还好吗?”欧阳玥笑着看她。

    “天哪,你变得好美啊,你到底用什么化妆品的,嫉妒死我了,还有你去哪里了,你知不知道我们都担心死了,你个坏女人!”张璐璐一顿说后就泪眼汪汪了,张璐璐周末还在星月公司里面打工的,李炎贝对她很是照顾,工资不低,让她有足够的能力自己供自己生活,所以对欧阳玥她始终存着感激之情。

    “好了好了,别哭了,我带了好东西给你们,梅雁呢,快把人叫来吧,对了,她还和班长一起吧?”欧阳玥笑着道。

    张璐璐擦擦眼泪又笑了道:“他们好得很呢,一天到晚粘一起,受不了,现在也不知道去哪里拍拖去了,我马上打电话。”张璐璐连忙开始打电话。

    欧阳玥看看寝室里四张床,一张是空床,还有一张似乎也有人睡,她记得之前那个温水溶和她们水火不容,最后搬去了赵琴琴那个寝室里,那一定进来新室友了。

    欧阳玥走到自己的床位上,她没想到自失踪这么久,学校还为她留着床位,其实她哪里知道,她的学位、床位都因为楚格林的关系而一直保留着,只要她想回来,就立刻能上课了。

    张璐璐挂了电话就高兴道:“那两个家伙立刻就回来,听到你来了不知道多高兴呢,其实啊,那个东方博弈也来过找我们,说你回来了,本来我们想去找你的,但东方博弈说你去了京市有事情,所以没去,你个没良心的,回来了也不给我们打电话。”

    “我这不是来负荆请罪了吗?实在是急事太多了,嘿嘿,你看看,这是送给你的哦。”欧阳玥立刻拿出礼物,名牌包包和名牌手表,让张璐璐瞪大了眼睛,这也太贵重了。

    “你和梅雁都有,今年新款哦,还有这个给你,你的皮肤可以变白变细腻一点哦,是我自己配方的。,你的痘痘更没问题。”欧阳玥看到张璐璐下巴处不少痘痘笑了起来,她来之前就稀释了药剂,对于好姐妹,她不会吝啬的,不过也怕吓到大家,所以稍微稀释了一些,不能改变人的面貌,但能让肌肤变白变通透,她想这已经是能让所以女人尖叫了。

    “哇哇,真的啊,太好了,爱死你了。”张璐璐顿时兴奋地扑上来就猛亲欧阳玥,让欧阳玥东躲西藏,笑声连连,好久没有这么快乐了。

    两人噼里啪啦地一顿乱侃后,许梅雁的高嗓子在门外出现了。

    “小玥,你真的回来了!?”许梅雁一脚踢门就跑了进来,看到欧阳玥时,看都没看清,就冲上去一个熊抱,真是太过热情。

    “呵呵呵,我回来了。班长,你好啊,进来坐啊!”欧阳玥被许梅雁抱着,看到门口呆愣地看着她的陆剑明。

    “欧阳玥!你,你真的回来了!”陆剑明也很激动。

    欧阳玥心头是慢慢的温暖,有朋友真好。

    “嗯,我回来了,给你们都带了礼物哦。梅雁,你快让我喘不过气来了啦。”欧阳玥被她抱得都双脚离地了。

    “你个死丫头,一声不吭就走了,你不知道我们都很担心你的嘛,你这个没良心的!”许梅雁放开她,眼睛都红了。

    欧阳玥一愣后,连忙拉住她的手道:“对不起,我也是事出突然,让你们担心了,我补偿!”

    “谁要你补偿了!哼!”许梅雁冷哼一声,走到自己床边去。

    “梅雁,你真不要补偿吗,你看看小玥送我的哦~。”张璐璐把包包和手表扬了扬,笑着很贼。

    “哇!今年新款啊!我也要,快点拿出来,没有我掐死你!”许梅雁顿时变成母老虎。

    欧阳玥大笑起来,看着尴尬的陆剑明道:“班长,你家养了只母老虎吗?”

    “小玥,你找死啊!”许梅雁再次扑过来,大家笑成一团。

    等大家闹完坐下来时,许梅雁和陆剑明看着欧阳玥的脸研究起来道:“小玥,你到底走什么狗屎运,这张脸要是出去做明星,就发财了!小玥,你给我的那瓶是不是也能让我的皮肤跟你一样好的啊?”

    欧阳玥点点头,许梅雁立刻抱住陆剑明的手臂得意道:“哇,你看看,这回你还不是捡到大美人!”

    陆剑明脸红地道:“你本来就是大美人。”

    “哇靠,啥时候你嘴巴这么甜了啊?不过这话老娘爱听,嘿嘿,奖励一下!”许梅雁大大方方地在陆剑明脸上大亲一口,让陆剑明彻底红了脸。

    欧阳玥看这两人这么和谐甜蜜也替他们高兴,想到前世和今生的不同,她很高兴自己的选择是对的。

    本来欧阳玥想留下来吃饭的,无奈答应了妈妈回去,因为妈妈还把李炎贝、楚格林、范择文都叫回来,所以她只能离开,让三个朋友狠狠地鄙视她一回。

    等欧阳玥回家的时候是傍晚五点,一进门香香的味道从厨房里飘出来。

    “妈,毛毛,我回来了!”欧阳玥透视进去,看到自己妈妈和任云桀都在厨房里,任云桀切着菜,妈妈在撩汤,看上去很有爱。

    “小玥,你回来了啊,先去休息下,吃饭叫你!对了,再打个电话给你爸爸,叫他早点回来。”秦红笑着喊道。

    任云桀是差点切菜切手指上,他心里好苦逼,其实他想放下刀去看看自己亲爱的老婆大人的。

    “知道了。”欧阳玥透视进去,看到任云桀委屈的表情,心情更加愉快了。

    坐在客厅里开始一个个打电话,很快就看到楚格林载着欧阳杰第一个回来了。

    “格林,东方博弈的事情如何了?”欧阳玥看到楚格林立刻笑道。

    “哈哈,吓死他们了,本来他们以为东方博弈不会发作,准备回家,谁想到这下东方博弈发现是脚跺上出问题,谁都不敢走,连萧萧都被他们打电话通知了,估计近日也回来,因为他们觉得只有我才能救他们,嘿嘿。”楚格林笑道,“我说了这些的毒跟腰后面的不一样,所以解药也不同,还需要研究,让他先靠吗啡躺着好了。”

    欧阳玥笑起来道:“这回还不亏死他们!”

    任云桀这时终于能逃离厨房,连忙走出来坐在欧阳玥身边,脑袋一歪靠她肩膀上可怜道:“玥,我今天一下午都在厨房了。”

    “嗯,表现不错。”欧阳玥知道他无聊,像这家伙可从来不是下厨房的料,可见他对她和她家人的特别。

    “是不是应该奖励下?”任云桀顿时星眸变亮,眨巴两个,想入非非中。

    欧阳玥见他那双邪恶的眼睛,就知道他想什么,立刻没好气地瞪瞪他,然后有点紧张地看看厨房道:“奖励你多吃点菜!”

    任云桀立刻直接泄气,看看楚格林道:“你这个大医生这么早就下班?一点也不尽职!”

    “我尽不尽职关你屁事啊!反正我是天才,本来就是一周去个一两次就好,要不是为了东方家族那几个混蛋,我还不如修炼呢。”楚格林翻白眼,坐下来。

    “嘘!”欧阳玥立刻嘘他们,给自己妈妈听到还以为他妖怪呢。

    欧阳杰进来就放下东西去了厨房,然后看到她妈妈的样子吓到了。

    大家听到他的惊呼声还有秦红的破口大骂声,都哄堂大笑起来。

    “姐,这药太神奇了,我也要!”欧阳杰冲出来就喊道。

    “你要干什么?你又不是老头子,我还有一点是留给爸爸的,回头再配一点,给师傅和肥仔送去。”欧阳玥都想好了。

    “小玥,你这样可不行,会引起人怀疑的。”楚格林连忙阻止道。

    “你放心,我会稀释效果,让他们一个月之内慢慢改变,稍微年轻一点就好。”欧阳玥也知道自己不能太逆天了。

    “姐,你多做点这些药可发达了啊,开美容院得了!现在的整形医院多吃香啊,听说打一针什么得都超贵,你这个要是无痛苦还效果更好,那钱还不是滚滚来啊!”欧阳杰和楚格林一样都掉钱里了。

    “对啊,小玥,既然你回来了,我们就大展拳脚,你配置药方,我加以稀释美化,然后推向市场,不如开一个叫‘星月美容中心’的店,也可以来个‘星月康复中心’,‘治疗中心’什么的等等,反正是能赚得就别错过!”楚格林黑曜石一般的眼睛是闪闪发亮,好像看到了发展的前景。

    “这个比星月珠宝好吗?”任云桀抬眸看大家。

    “云桀,这个你就不懂了,星月珠宝会受制于人,需要去买翡翠、钻石等等,但这个不同啊,我和玥就是本钱啊,我的研究很多也可以运用过来,现在给医院赚了不少啊,要是我们自己赚可就发财了,你们想想身体对人多重要啊,我们既可以赚钱,也可以救死扶伤不是很好?一举两得啊!”楚格林一直内心就想开一个属于自己的医学世家,只是他知道一人之力太过单薄,若是和欧阳玥一起,那就是完美搭配了。

    “这个想法不错哦。”欧阳杰点点头,“爷爷是中医,不过他一直都没有中药馆,但他常常跟我说要救死扶伤,还有就是尽力而为,不能全看钱,姐,你记不记得,爷爷在的时候,有很多地方的人慕名而来,可是又很穷的,爷爷都帮忙医治,反而那些嚣张跋扈的,爷爷反而能治都不治的,姐姐,你想把爷爷的精神发扬光大吗?”

    欧阳玥完全愣住了,记忆回潮,历历在目,她爷爷是个中医,医术不错,但家里却一直很清贫,因为爷爷很是固执,她也记得爷爷有一次明明可以治疗的病,他都摇头,让他们去医院,现在想来原来是这么一回事,爷爷是不屑赚有钱人的钱啊。

    楚格林也被欧阳杰的话说得愣住了道:“你爷爷太伟大了吧?有钱不赚傻子啊?”

    “你才傻子,爷爷是正直,他是同情穷人啊,因为他们看不起大医院,那些有钱人看得起就不用来爷爷这里买走药材了,爷爷的药多留给需要的人,这叫高尚懂不懂?”欧阳杰没好气道。

    “咳咳咳,话是这么说,但也是可以赚钱的嘛,你爷爷是不懂得变通,我们也有好生之德、菩萨心肠啊,穷人来我们这里治病,我们就收少点,要是有钱人就,嘿嘿。”楚格林的笑声无比邪恶。

    “不错,格林的话我也同意,若是你们觉得过了,不如把钱捐给有需要的人,也算是继承你爷爷的美德,在现在来说,你们要是只帮穷人看病,不帮富人看病,那就太格格不入了。”任云桀想了下看向欧阳玥道。

    “嗯,不错,我们就开医院,药房,美容院,疗养院,只要能赚钱的都开,然后把赚来的钱多捐点给需要的人,这个主意很好,可以设立一个什么基金,需要救助的穷人太多了,而像四大家族这些拼命敛财的就太可恨了。”欧阳玥忽然间内心很震动,自己可以继承爷爷的心愿,可以为老百姓做点事。

    “咳咳咳,小玥,先别高兴太早,物价太高,我们要开这些东西可需要不少本钱的。”楚格林扁嘴。

    任云桀从空间里拿出一个黑袋子一逛道:“这里有十个亿。”

    欧阳玥差点笑喷,然后道:“钱不用担心,等大少爷来了,我们计算一下好了,不过这些事情都需要你们去搞,格林,你有精力吗?”

    “有,怎么没有,还有小文,他说他不适合学医,就不想回学校了,帮着黎墨打理青云帮,我们可以再雇几个人,大少爷那边还有不少自己人,你就放心好了。”楚格林高兴坏了,他就知道,相信她没错。

    这时,外面车子车又响,回来的是李炎贝和欧阳爸爸。

    大家都站起来迎接,欧阳荣早电话里知道女儿回来了,现在是一张脸都是笑容,一进门,就目光搜索自己女儿。

    “爸!”欧阳玥高兴地叫道。

    “哎,小玥,你回来了,京市一切可好?”欧阳荣目光在女儿漂亮的脸上宠溺地停留一会,然后看向任云桀,任云桀立刻笑上前来,“叔叔。”

    “云桀也回来了,好好,小玥,你妈呢?”欧阳荣让的大家坐下,自己先去厨房,因为老婆大人说有惊喜给他。

    楚格林立刻笑得神秘道:“叔叔等下看到阿姨一定会吓到的。”

    欧阳玥也笑起来,目光看向李炎贝。

    “大少爷,怎么不说话?”欧阳玥还真有点不习惯,一般情况下,这妖孽一看到他就是小玥玥扑上来,能让她鸡皮疙瘩起一身,没想到这次这么安静。

    “小玥玥,我是怕被你男人打。”李炎贝没好气地看了任云桀一眼,目光看向他的手指,那只戒指非常刺眼,因为范择文已经告诉过他了,任云桀这家伙居然要向小玥玥求婚了,还一投一亿就为一对戒指的制作,让他哪里还有好心情。

    任云桀挑挑眉没有说话,李炎贝目光看向欧阳玥的手时,却没有发现同款的女戒,顿时面色变化,双目放光道:“小玥玥,你没有同意他的求婚啊,太好了!”

    李炎贝这句话喊得太大声,导致厨房里那两个人立刻就冲了起来,秦红看向任云桀急道:“云桀,你向我家小玥求婚?”

    “小玥,你拒绝了云桀的求婚?”欧阳荣的问题是同时出声的。

    欧阳玥顿时面红耳赤。

    而任云桀面色有点紧张,转头看看欧阳玥,忽然伸手拉住她,对秦红和欧阳玥道:“叔叔、阿姨,我确实向小玥求婚了。”

    “小玥,你没同意?为什么?”欧阳荣看到厨房里那么多新拿回来的洋酒,对这个女婿是满意得不得了,女儿不同意,他都觉得可惜。

    “爸、妈,姐同意的了,只是姐的戒指没戴,不过早上我已经看到她戴的,她是不想让我们知道。”欧阳杰这家伙立刻爆料。

    欧阳玥紧张地看着秦红,秦红一张脸却立刻变了,很是严肃,目光有点凶恶地看向欧阳玥,这么大件事,这个女儿都不和自己这个做娘的商量一下吗?

    “哎呀,阿姨,你别怪小玥了,她女孩子嘛,一般情况下,这么帅气的男人求婚一定会同意的,这不就是求婚吗?他们还没登记结婚,要是阿姨和叔叔不喜欢云桀,还有我呢,我可以做替补!”楚格林立刻出来打破母女之间的诡异气氛。

    “什么你替补,要替补也不是你,是我!我可是第一个认识小玥玥的。”李炎贝立刻拉开楚格林。

    “妈,你别生气,我?”欧阳玥见秦红真得好像生气了,心里也害怕的。

    “阿姨,你别怪小玥,是我不好,我怕别人把小玥抢走了,才早点求婚,断了那些家伙的心思,你要怪就怪我,这辈子我一定会好好照顾小玥,不让她受欺负的。”任云桀很真诚地说道,一只大手紧紧地握住欧阳玥的小手,欧阳玥发现他手掌心里都是汗水。

    “好了好了,老婆,你这是演哪出啊,这么漂亮的脸要笑一笑嘛,小玥快21岁了,不是18岁,谈对象也可以了,你就别管年轻人的事了。”欧阳荣立刻拉了拉秦红。

    “你懂什么!这是求婚!你女儿马上就要跟男人走了!”秦红顿时心里委屈,好不容易一家人又团聚了,等下嫁给任云桀又要出国去,自己这女儿都看不到了,她能乐意吗?毛毛人是不错,但起码也要等到小玥二十五岁以后才可以嫁人嘛。

    “妈,我没有啦,我,我只是答应了云桀,又没有说结婚。”欧阳玥连忙道。

    “哼,你就是有个男人不要妈了!”秦红忽然眼睛就红了,连忙转身就跑上楼去了,搞得大家都很紧张。

    欧阳荣连忙道:“你们先去准备晚饭,我上去劝劝,我知道你妈是不舍得你,你半年不见,你妈是天天唠叨,现在好不容易你回来了,她一定是怕你跟了云桀去国外。哎。”说完也往楼上走。

    “爸,我去。”欧阳玥此刻终于明白妈妈的怒气是为了什么,对倒霉的任云桀看了一眼,然后快速上楼去。

    秦红坐在房间的床头哭,越想越觉得现在生活是好了,但女儿常常不在身边,马上又要离开她,她就觉得再好的生活都不如以前的清贫之家,哭得就更伤心了。

    “妈。”欧阳玥进来看到秦红哭得伤心,连忙走过去挽住她的手臂道,“妈,你这是演哪出啊,我和毛毛只是确定关系,我们不是还没有结婚吗?”

    “哼!确定关系,戒指都交换了,你还能留多久?”秦红甩开她的手臂。

    “妈,我知道你舍不得我,我答应你,你不让我很他结婚我就不结,这总成了吧?”欧阳玥只能先哄。

    “你会听我的才怪,你现在本事,厉害了,哪还管你妈啊。”秦红心里一喜,但还是装可怜。

    “妈,你说哪里话啊,我不管你还能管谁啊,你别生气了,我错了还不成吗?若是你觉得毛毛不好,我立刻把他赶出去好不?”欧阳玥嬉皮笑脸道。

    秦红一愣后没好气地笑道:“你舍得吗?”

    “舍不得也得舍得,谁叫他没有我妈重要呢。”欧阳玥抱着秦红一脸讨好。

    “哼,少贫嘴,我问你,你们什么时候和毛毛出国去?”秦红立刻严肃起来。

    “这个,毛毛家族您有点事情,可能需要我和他一起去处理,还有我们的事情也要经过他爸爸的同意的,不过你放心,我们很快回来,我保证若是我和他结婚,一定住在这里好不好?”欧阳玥可不敢再刺激她。

    “真的?不骗我?”秦红这才心里好受点,“若是他要去那边呢?”

    “妈,毛毛听我的啦,要是不听,我就飞了他,谁都没妈你重要的啦。”欧阳玥抱她脖子嘻嘻哈哈。

    秦红这才笑起来,虽然知道她哄她得多,但心情也算好了,她相信欧阳玥不是个不孝顺的孩子,当然自己也不是个不讲理的岳母,以后毛毛那边也要去走动走动。

    “那我们下去吃饭了好吗?这多人等着你呢,你今天这么漂亮,应该庆祝一下的。”欧阳玥拉着秦红走。

    秦红没办法,只能笑着出去,下面的人看到两母女和好,都松口气,而任云桀抬起头来的时候,居然一只眼睛都青紫色了,让秦红和欧阳玥都愣住了。

    “毛毛,谁打你啊?”欧阳玥惊讶道。

    任云桀有点尴尬地说不出话来,欧阳杰立刻笑起来道:“还能有谁,我们可不敢打,是爸打的。”

    “死老头,你干啥打云桀啊!”秦红顿时怒了,这可是她女婿啊,虽然对他拐走女儿不太乐意,但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有趣,像毛毛这么好的男人还真不太好找的。

    欧阳荣顿时面色郁闷,他这不是帮她出气吗?

    “阿姨,我没事的,叔叔也是教训我自作主张,我和玥的事情没有知会你们是我的错,叔叔教训得对。”任云桀生平就没有这么委屈过,但他还是心里很乐意,吃了一拳能拐到老婆那又算点啥呢。

    “哎呀,死老头,管你什么事情啊,看你下手重的,我去拿药水擦擦。”秦红连忙心疼跑去拿药箱子,欧阳玥走到他身边,似笑非笑地看着他道:“挺有型的。”

    “哈哈哈,小玥玥,我也觉得他现在是最有型的,想当年,在珠市淘宝,都是我被他打成熊猫啊,叔叔,你打得好,打得妙啊!”李炎贝还真是怀恨在心,笑得那叫奸诈。

    任云桀的眼光立刻冰冷地朝李炎贝刮来,李炎贝浑身一抖,躲到楚格林身后,还探出脑袋幸灾乐祸道:“臭小子,你也有今天,嘿嘿。”

    “云桀,你不怪叔叔吧,我这是做给你阿姨看的,你看她现在不就心疼你了?小玥,你不怪爸吧?”欧阳荣连忙道,他可不想得罪女婿,还需要女婿陪他喝一杯呢。

    “爸,你做得好,妈妈这样就不会反对毛毛了。”欧阳玥对任云桀娇俏地笑笑,拉着他道,“我妈现在心疼你了呢。”

    任云桀是一肚子无奈,最后还是勉强的笑笑,目光温柔地看着欧阳玥,只要能得到她父母同意,吃点亏不算什么,反正丈人对他的,他会还在他女儿身上,只是用另外一种方式,嘿嘿。

    秦红拿着箱子下来,欧阳玥帮任云桀装模作样地涂抹一下,那边秦红还在责怪欧阳荣,让欧阳荣郁闷地只能喝老酒了。

    门铃响起,来得是范择文,他一进来就冲欧阳玥急道:“小玥,我哥回来了吗?”

    “小文,你哥在徐大哥那边,你放心,他没事的,徐大哥和孙少会保护他的,有事他们也会立刻打电话给我。”欧阳玥连忙道。

    “哥为什么不回来啊?”范择文有点郁闷。

    欧阳玥和任云桀对看一眼,他们是临时起意回S市的,而之前范奇森也想呆在那边帮点忙对付三大家族和齐老大。

    “他在帮徐大哥和孙少,打击三大家族。”任云桀开口为欧阳玥解围,“怎么,青云帮出事了吗?”

    “没,没事,黎墨能力不错的,弟兄们信得过,这段时间场子从新整顿开张,生意火爆得很,还等着小玥去验收呢。”范择文看向欧阳玥笑起来,看向任云桀的眼角忍不住嘴角抽搐下,不过聪明人是不会问的。

    “我相信你们的能力,叫他自己看着办,要是棘手的事就通知我。”欧阳玥实在不适合管理生意这种事情,就像自己的星月都是李炎贝打理的,要是让她一天到晚盯着生意,她是宁愿不开张了。

    “好了好了,大家坐下来吃饭吧,难道大家都在呢。”秦红从里面端热气腾腾的汤出来,面上已经都是笑容了。

    “阿姨,我来帮你。”任云桀青着一只眼睛还热情主动地去帮忙,让一帮人都鄙视他,这家伙要不要这么装啊,任云桀则是回了他们一个大大的卫生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