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重生毒眼魔医 > 014章 交换交换

    欧阳玥对身边的崔劲低头嘀咕了一句,崔劲一愣,很惊讶而且认真地看着她,似乎有点不明白她为何这么做。

    “快去。”欧阳玥笑着推他一把,崔劲只好站起来走向前面齐老大和何晓云的位置,在齐老大耳朵边说了几句话,齐老大浑身一震,立刻转过身来看向欧阳玥。

    欧阳玥只是微笑地挑挑眉,对他很友好地点点头,不过很快就接收到何晓云不善的目光。

    何晓云其实早看到了欧阳玥,这么耀眼美丽的女人让她心里很嫉妒,特别还看到孙焯裎对这个女人抛媚眼,她心里就更气愤,不过她装的功夫一直很厉害,所以就当不认识,居然问都不问,直接忽视欧阳玥,这才是她的高明之处。

    现在看到崔劲过来找齐老大,而齐老大转头去看那个女人,她可真忍不住了,这是公然勾引她老公吗?

    崔劲说完后就直接走人,齐老大面色变了又变,然后目光直直地看向台上那件蓝翡的摆件。

    “死人!崔二少跟你说什么?那个女人是谁?你怎么会认识?你不会背着我外面偷吃吧?”何晓云顿时掐住齐老大的手臂凶狠道。

    齐老大面色一黑,沉声道:“你胡说什么乱七八糟,这女人很厉害,是来找麻烦的,别吵,我要拍下这件翡翠!”齐老大说完,台上拍卖已经到了二亿五千万,他立刻举手,为了他的子孙后代,他决定信欧阳玥一回。

    其实崔劲只传达了欧阳玥的一句话:“想要治好你的暗疾,拍下此物送给我。”

    齐老大刚听到也懵了,但不知道欧阳玥怎么会知道他有暗疾,之前就提到过,难道她真有治疗之方?不管如何,买下蓝翡再说,反正若是不行,自己再拍卖出去,亏点也不算什么。

    何晓云气得面色涨红,齐老大很少这么对她的,不禁更加对欧阳玥厌恶了,转头狠狠瞪欧阳玥一眼,欧阳玥想到她虐待小猴大人,也不会给她好脸色,而是给她看到一张冷若冰霜、高高在上的女王相。

    “二亿八千万!”孙道国忽然叫了一声,欧阳玥转头,就看到孙焯裎瞪大个眼睛看着自己爷爷,那表情恨不得吃了他爷爷,欧阳玥心里好笑,这家伙一定又在骂他爷爷败家了。

    “三亿!”齐老大继续叫喊,引来大家的注目,崔泽很奇怪齐老大一直不是很中意这种东西,怎么会竞价呢?不禁目光眯了眯,开始思考,难道是刚才崔劲那小子说了什么话?还是欧阳玥又在出什么馊主意了?

    伍少华脸上的笑是收都收不住,想到欧阳玥下午就拿了他十个亿,这一件物品晚上就能赚三个亿回来,这让他心里好受些。

    “你疯了!”何晓云被自己老公吓到了,声音不禁也响了起来。

    齐老大没好气地狠瞪她一眼,这女人在家让着她,但现在这么多人,居然不给他面子,让他内心愤怒。

    何晓云从来没见齐老大对她这么凶的目光,不禁吓得噤声。

    “三亿第一次、三亿第二次,三亿第三次!三亿成交!”主办方立刻宣布。

    伍少华对着齐老大那边笑得更加灿烂了。

    欧阳玥也笑了,不过给伍少华赚三个亿是便宜他了,不过她有的是办法让他吐出来。

    接下去又是几个富商的展品,大家都兴趣一般般,直到一个西装笔挺的男人捧着一个东西出来放在台面,拉下红不巾时,立刻不少人惊叫了一声。

    欧阳玥一看,只见上面是一座金铜佛相,高约八十厘米,通体鎏金,保存完好,形态像明朝时期的药师佛坐像。额头中间可见白豪相,颈部饰以蚕节纹,坐像的外罩双领下垂式袈裟,通身田相纹袈裟上刻有精美细致的祥云纹,殊为可贵,一般若是明朝的雕像古董市场价格在千万一下,但这座药师佛像是明初制造,最为可贵的是没有丝毫破损,这在古董佛像市场简直可以说是天方夜谭了。

    那名男子简单地说了几句后直接说要拍卖,底价三百万。

    欧阳玥刚确定它是真品,就被崔劲手臂拉了拉。

    “我爷爷很激动,看来是很喜欢这东西。”崔劲一直观察自己的爷爷,话刚落,那边崔泽就喊道:“三百五十万。”

    欧阳玥看过去,见崔长寿正在搓着双手,双目放光,还真不像是一个大家族的家主,到是个古董迷似的。

    “四百万。”其他人也开始参加竞价了。

    崔泽那边继续喊叫,直到‘八百万!’

    “一千万!”欧阳玥忽然来了一句,崔泽顿时转身看怒目看她,欧阳玥则微笑着,根本不去看他。

    崔长寿朝欧阳玥这边看了看,对着崔劲皱皱眉,因为他在崔泽那边听了不少,要不是崔泽让他先别管欧阳玥这事,就那女人敢打他孙子这一顿,他就直接灭了她,只是不知道这女人怎么和崔劲这个臭小子一起了。

    “一千五百万!”崔泽存心要气欧阳玥,一下子加了五百万,爷爷很喜欢这古董,他一定会帮他买下来,每年他都不会让他老人家失望的。

    “二千万!”欧阳玥再次咸咸淡淡地说了句。

    崔泽唰一下站起来,这金铜佛像就算再珍贵,也不可能值二千万,这女人是摆明见他出价,她才叫的,这是在比钱多吗?想到自己的欧元和货品被这女人拿了,一肚子的气无处发泄。

    “三千万!”崔泽豁出去了,愤怒地喊了声。

    “三千零一万。”欧阳玥又加了句,顿时全场嘘的一声,欧阳玥耸耸肩道,“这东西我要了,他出多少,我就多一万。”欧阳玥的话立刻引起全场的轰动。

    崔泽气得咬牙启齿,崔劲则一边暗爽,不过他只是面无表情地坐着,一句话也不说,眼光也不看他爷爷那边。

    崔长寿见自己孙子还要叫价,立刻伸手拉了拉,低头在他耳边说了几句,崔泽才放弃了竞价,最后欧阳玥以三千零一万买下这座铜像,要是平日里她非吐血不可,不过想到反正这钱都是崔泽的,也无所谓了。

    接下去崔长寿的脸一直不太好看,看着展台上的东西,目光很是失望,直到最后一件,本次展会的最后一件压轴的物件,而且一定是拍卖的。

    一个年轻小姑娘拉下红布巾,顿时全场又一次不平静了。

    这是一座丰收百果花篮玉雕,高约四十厘米,全部有羊脂白玉雕刻而成,物件通体晶莹剔透,纹饰优美,做工精致,是一件很罕见的古玉摆件,欧阳玥看了下,大约属于明末清初时期,具有非常高的收藏价值。

    大家都知道羊脂白玉的价格,所以这件玉雕起拍价就是八千万,虽然比起伍少华的那件蓝翡起拍价要低些,但这不禁是玉雕还是古董,而且如此纯净的羊脂白玉极为少见,现在更是买一件少一件了,以后就很可能有价无市了。

    欧阳玥目光扫到崔长寿又激动起来,比刚才还要激动,转头看看崔劲,崔劲一脸悲催,因为这东西太贵了,他怕欧阳玥没有那么多钱,就算有,这么大个数目,自己可怎么还?就算她为了对付他大哥,但也不用这么尽力吧?不禁有点小心地看看欧阳玥。

    欧阳玥挑挑眉道:“你爷爷似乎更喜欢这件。”

    “我看到了,只是太贵了,我怕没钱还你。”崔劲很悲催道。

    “可以慢慢还,我不急,而且只要你取代你大哥,钱会源源不断地到你手中的。”欧阳玥嘴角一勾,“不管多少价位,我送你一半价格,这总行了吧?”

    崔劲一愣后,想了想,最后咬咬牙点头,他不能再输给崔泽,这一次很可能是家主之位的竞争,崔泽要是买下这东西送给爷爷,那他和他爸就完了。

    “一亿一千万。”有人参加竞价了。

    “一亿两千万!”孙道国也激动了,而孙焯裎那张俊脸正在龟裂中,对于他爷爷喜欢玉器翡翠的爱好他就觉得非常败家。

    这次出乎欧阳玥意料之外的是,竞价的人真不少,连萧霸也出来喊价了,一下子到了三亿二千万,全场沸腾起来。

    “五亿!”欧阳玥一道清脆的声音立刻压倒全场,大家纷纷站起来看她,欧阳玥只是嘴带微笑,大方得体。

    崔泽的眼睛都掉出来了,这女人怎么这么多钱?难道把他的货出了?

    “六亿!”崔长寿一踢崔泽,崔泽只能咬牙喊出来。

    “七亿!”孙道国喊出来,孙焯裎的脸都白了,恨不得立刻把老头子拎出去,同时目光鼓励欧阳玥,你快点拍下吧,他伤不起了。

    欧阳玥看他那样子,不禁好笑,达成了他的心愿,开口八亿。

    竞价的纷纷退出,欧阳玥的身份也越来越受关注,居然不知道谁喊了一句,她就是揍崔大少的那个女人!背景一定很厉害。

    声音不大,但有心人是个个听到,崔长寿立刻变脸,崔泽更是气得面如黑锅,要轮背景,谁能比得上他崔家,欧阳玥这是玩火自焚。

    “八亿五千万!”崔泽咬紧牙关想博最后一下。

    孙道国皱眉,最后在孙焯裎的拉拉扯扯下没有出价。

    “八亿五千万第一次,八亿五千万第二次。”

    崔泽见欧阳玥没有再出,不禁得意起来,这女人没钱了吧,想跟我斗,不自量力。

    “八亿五千万第,?”

    “十亿!”欧阳玥再一次抬头,对崔泽露出一个无比动人的笑容。

    崔泽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崔长寿面色阴沉,那双老眼终于对上欧阳玥,里面杀意一闪而过。

    “欧阳姑娘好气魄啊!”孙道国忽然笑哈哈,崔长寿立刻愣了愣,脑子转动,这女人和孙家关系不错啊。

    “十亿?现在的年轻人可真有钱,卿义,你这朋友很有魄力!”萧霸也笑起来,对欧阳玥很是赞赏。

    崔长寿的目光又看向萧家,心里更是嘀咕,这欧阳玥居然和他们两世家都有交情,这可有点不好办,可是这宝贝他实在很喜欢,也许孙子能给他买下来,自己不是没钱,但他不想动用崔家的老本买这些他自己的收藏品,若是孙子送他就更开心。

    但崔泽没有再喊,因为就算八亿他都不能一下子拿出来,拍卖结束可要立刻过账的,看到自己爷爷望着他有点失望的样子,他心里更恨欧阳玥了,不管你是哪个世家交好,这笔账算定了!

    欧阳玥十亿成交让伍少华也错愕不已,不过想到这十个亿是他的,他的心又疼了起来,这女人要不要这么败家?她根本不缺这种东西,这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伍少华的目光在几个家族之间转来转去,最后把伍蓝枫叫过来说了几句,然后目光看向另一边的萧萧。

    萧萧已经从萧卿义那边知道了自己和伍少华的事情,整个人都混混沌沌的,她怎么会和伍少华谈恋爱的,而且还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

    伍少华见萧萧正在看她,立刻对她露出一个温柔的笑容,目光里都是柔情一片,萧萧一愣后,浑身颤抖一下,好冷。

    自己弟弟说伍少华不是什么好人,坏点子多,既然她忘记了他,那就不要再重蹈覆辙,何况他现在残废,要自己离他远点,她觉得也很有道理,只是想不通,自己怎么会喜欢这个男人呢?而对于他断腿的事情她有点内疚,可自己不能因为同情而继续跟他交往吧?

    伍少华发现萧萧是真的一点都不记得他,看他的眼神里没有什么感情,心里郁闷,看来一切又要从头来过,不过自己现在还没治好腿,等欧阳玥帮他站起来,那他一定会再次让这个单纯的女人陷入他的情网。

    展会结束,大家纷纷离场,欧阳玥和崔劲去付了钱,拿到东西后,两人直接带着两件宝贝来到崔长寿他们稍微休息的地方。

    “爷爷。”崔劲手里拿着是玉雕摆件,而欧阳玥手里是金铜相。

    “臭小子,你今晚怎么也来了?”崔长寿看看崔劲,面上虽然有点不悦,但好歹也是孙子到没生气,但目光到了欧阳玥身上,他立刻冷笑道:“欧阳小姐是拿东西来向老夫炫耀吗?”

    “崔爷爷,你误会了。”欧阳玥笑笑,目光看了后面已经盯着她双眼快冒火的崔泽,“这两件物品都是二少爷买下来孝敬你的。”

    “什么!”崔长寿一愣后震惊地瞪出双眼。

    “爷爷,往前都是大哥买的东西最合你心意,希望今年这两件东西能让爷爷你喜欢。”崔劲来之前就和欧阳玥商量了一片细节。

    “你,你哪来那么多钱?你和她又是什么关系?”崔长寿有点懵了。

    “欧阳小姐是我的朋友,虽然和大哥有点误会,那也是因为大哥把她朋友打得很惨的缘故,但她对我们崔家是没有恶意,我和欧阳小姐正在合作生意,赚了点小钱,所以想孝敬爷爷。”崔劲心里紧张,但好在发挥正常。

    “她和你合作生意,什么生意,二弟,你别被这个女人骗了!”崔泽气不过地走过来。

    “骗不骗看赚不赚钱就知道了,崔大少不觉得吗?”欧阳玥很无良地笑了笑。

    崔长寿看到崔劲把玉雕塞到他手里,实在有点激动,立刻道:“好好好,想不到你这孩子也这么有出息,以前是爷爷小看你了。”

    欧阳玥心里无比鄙视,崔长寿哪有什么一家家主的威严和节操,只不过是个看钱眼看的老家伙而已,要不然崔泽也不会这么受宠了。

    “爷爷,我会继续努力的,对了,大哥,你不要对欧阳小姐有偏见,范奇森的事情确实是你不对。”崔劲冷冷地看向崔泽。

    崔泽被气得鼻子都歪了,盯着欧阳玥道:“你,你真行啊?”

    “大少爷,你这是什么话,听说你的生意出了点意外,你可要好好处理,要不然崔家的脸面很可能被你丢尽了,真没想到,崔少爷是干那行的。”欧阳玥故意道。

    “干哪行?小泽一直做进出口贸易的,有什么不对吗?”崔长寿虽然对崔劲有了改观,但对欧阳玥依旧没好感。

    “崔爷爷不知道啊,怎么不问问齐老大呢,他场子里的货可都是出自崔大少之手的。”欧阳玥看到孙焯裎和孙道国走了过来,笑得更欢了。

    “玥,什么东西出自崔大少之手啊?”孙焯裎立刻接上欧阳玥的话。

    “孙少爷不知道吗?四环进出口货运中心死了人了,崔大少一批货也不见了,他的人也死了两个,警方都焦头烂额呢!”欧阳玥看到崔长寿面色变了变,目光犀利地扫向崔泽。

    “爷爷,你别听这个女人胡说八道,根本没那回事!时间很晚了,我们先回家吧。”崔泽不想在让欧阳玥说下去,毕竟很多东西崔长寿是不喜欢的,崔家不缺钱,家族企业很多,要是被爷爷知道他买卖毒品,一定会杀了他的。

    “嗯。小劲,你也一块回去吧,我还有很多话问你。”崔长寿也不想家事外扬,跟孙道国他们点点头就走。

    “崔二少,你回去吧,我这里朋友挺多的,再留一会。”欧阳玥见崔劲为难,帮他解决问题。

    崔家三人离开,欧阳玥和孙焯裎站在一起说着话,然后就看到齐老大和何晓云走了出来。

    “欧阳玥,蓝翡我是拍下了,你说话可是真的?”齐老大双目盯着欧阳玥。

    “老公,你也不介绍下这位大美女,是谁啊?”何晓云还没有真正地认识欧阳玥,不过已经从齐老大那边知道这个女人很厉害,S市的黑帮老大,和齐老大之间有过节。

    “欧阳玥,这是我老婆何晓云,小云,这位可是我同行,S市青云帮的大小姐,还是孙少和萧少的朋友。”齐老大的话有点讽刺的感觉。

    欧阳玥看看何晓云,目光一闪忽然惊叫道:“哎呀,我想起来了,你,你昨晚在百货大楼对不对,就是那个打小孩的女人。”

    何晓云顿时愣住了,大家的目光也不可思议地看着她,没想到这么可爱的女人居然打小孩?

    “那是我养子,很调皮,我就打了他几下,没想到欧阳小姐昨晚也在百货大楼啊。”何晓云咬了咬牙,也笑起来。

    “养子?齐老大、齐夫人,你们这么年轻,怎么不自己生啊?”孙焯裎抱胸看着他们。

    齐老大面色有点尴尬,但对孙焯裎他可不敢给脸色,虽然知道自己老婆对这个俊美得不像话的男人还不死心,但他还是立刻陪笑道:“那小孩是晓云的爷爷捡的孤儿,看他可怜,就先收养了。”

    “齐老大和齐夫人可真有爱心,哪里像是做黑社会老大的,我真该向齐老大好好学习。”欧阳玥娇笑道。

    齐老大面色难看,把手中的蓝翡抬了抬给欧阳玥看看,然后道:“东西我拍下来了,欧阳小姐应该还会在京市住几天吧,不如明日来我办公楼一趟?”

    “好啊,暂时走不了,伍少华的腿还没好,我答应治好再走的,不过应该快了。”欧阳玥估计道,正巧,伍少华在伍蓝枫的推车下,出来了。

    “什么?你说你能治好伍少华的腿?”齐老大大吃一惊,心里惊喜,若是真事,那他就后继有人了。

    伍少华一听就笑上来道:“齐老大别这么吃惊,我的腿确实能治好,要不然我也不会花十个亿了。”伍少华目光看了欧阳玥一眼。

    “她弟弟欧阳杰的腿就好了,不然我哥也不会信她。”伍蓝枫加一句,不过欧阳玥这回到是听着舒坦,这么一来,齐老大估计也要花钱买子孙的,只不过他就算好了,何晓云却是真正的不孕之人。

    “没想到欧阳小姐本事这么大,不知道其他病能治吗?”何晓云目光闪烁,看了看伍少华的双腿间,或许这个女人能治好齐,那么她就有自己的儿女了。

    “那得看价钱了。”欧阳玥嘴角一勾,只要她想,空间里的药剂随便一瓶就能治好各种病,只是这些都不是好人,她可没那么好善心。

    齐老大目光一亮,然后拉了拉何晓云,让她别说话,自己则笑对欧阳玥道:“欧阳小姐既然懂医术,真是出乎意料,我有个朋友身体一直不好,不知道欧阳小姐何时有空,帮他看看,价钱方面不是问题。”齐老大这个朋友自然就是自己,他相信欧阳玥能听明白。

    欧阳玥笑笑道:“这年头有钱好办事,明日一定去齐老大公司拜访。”

    齐老大很高兴,对大家寒暄几句就走,何晓云最后的目光还是停留在欧阳玥那张绝色的小脸上,也不知道心里在想什么。

    欧阳玥和孙家两人一起离开,孙道国对于欧阳玥已经进入武尊级别很是惊讶,也很高兴,如此一来他们就不会那么被动,但想到其他三大家族还有三个老家伙,心里又有所顾忌,近年来,那三大家族太不像话,危害民众,再不是什么隐世家族,而是想实权控制,这是违背他们古武者的初衷,所以他站在自己孙子这一边。

    孙焯裎先送爷爷回去后,再送欧阳玥回酒店,酒店门口的骚包车内,欧阳玥正准备下车,孙焯裎一把抓住她道:“玥,齐老大是什么病?”

    “呵呵呵。”欧阳玥娇笑起来道,“自然是男人病,不好启口了,对了,你能找一个五岁左右、心性单纯的小孩子吗?”

    “你要小孩子干什么?”孙焯裎不解,露出为难之色,“五岁左右的小孩子,现在很多都不单纯了,不过也不是绝对,还有可以去淳朴的地方找找看,这个很重要吗?”

    欧阳玥眼睛一亮,她怎么就没想到呢,乡村山区里面的孩子都是天真无邪的,也许能帮小猴大人解下伏神镯。

    “不过我妹妹到是很单纯的一个人。”孙焯裎想起自己的妹妹,目光柔和,立刻却隐藏着心痛。

    “你妹妹?多少岁?在修炼吗?”欧阳玥有点惊讶,从来也没听他提起过。

    “我妹妹十五岁了,可惜天生有点缺陷,除了修炼她什么都不会。”孙焯裎很是忧伤。

    “她怎么了?”欧阳玥更好奇了。

    孙焯裎朝她看看道:“她有智力障碍,虽然十五岁了,但智力还在三岁阶段,这件事外面是没人知道的。”

    “什么!”欧阳玥震惊,原来他有个如此命苦的妹妹,“你们家花房不是有好多药草,难道不能治疗吗?”

    “爷爷试过几种都没用,因为药草珍贵,惊动那些老家伙,所以也不敢浪费。”孙焯裎苦笑道。

    欧阳玥看着他伤心的样子,也为他心疼了,亲妹妹这个样子肯定不好受。

    “那她怎么会修炼的呢?”欧阳玥又问出疑问。

    “她本来什么都不会,像个小孩子无忧无虑的,偶尔一次见到爷爷在修炼,她很好奇,问爷爷在干什么,爷爷说在修炼,她也可以的,妹妹从此之后就开始修炼,一直都没离开过,好像完全入定了一般,要不是我每过一段时间去看看她,真怕她出事,不过值得高兴的是,妹妹的等级已经步入武王,在四大家族年轻人一辈中也算是天才,步入武王的速度比我都快。”孙焯裎为自己妹妹骄傲道。

    “你妹妹现在还在修炼中对吗?”欧阳玥皱皱眉问道。

    “嗯。”孙焯裎苦笑道。

    “也许我能帮她看看。”欧阳玥看向孙焯裎。

    孙焯裎一愣后摇摇头道:“我知道你医术厉害,只是我妹妹这病连花房里的药草都没办法治好,哪是那么容易的。”

    “难道比接骨这些还难不成?”欧阳玥不信。

    “花房里有一种叫百果灵的药草,能肉白骨、活死人,我爷爷稍微取了一些,结果还没是没效果,所以大家都死心了。”孙焯裎苦笑道。

    欧阳玥是知道百果灵这种药草的,不禁也有点小郁闷,不过她还是想试试,毕竟她的青木灵气效果不一样。

    “试试总有希望不是吗?”欧阳玥知道若是自己能治好孙焯裎的妹妹,那么小猴大人手腕上的伏神镯就可能被摘下了。

    孙焯裎看着她坚持的样子,最后凝重道:“我回家问问我爷爷,爷爷对小艺很心疼,怕打扰她。”孙焯裎的妹妹叫孙焯艺。

    “好,我等你消息,反正我不急着走,先赚点钱再说。”欧阳玥点点头。

    和孙焯裎分开后,欧阳玥回到房间,正好楚格林的电话打进来,欧阳玥没想到自己离开一会,楚格林的药就卖疯了,楚格林在电话里那兴奋的声音让欧阳玥的心情也好了起来。

    “小玥,不管是减肥药还是治疗癌症的药都卖疯了,我这边快没药了,自己配的总是缺少些什么,你啥时候回来?”楚格林激动着。

    “我还得过两天,虽然卖得好,但物以稀为贵,不用急,就说要慢慢研究就成,对了,东方家那两个怎么样了?”欧阳玥更关心这个。

    “东方莹莹已经能下地走路,东方旭还要躺着,小玥,你不准备对东方博弈做点什么吗?这小子一天到晚打听你的事情,还去了中医大,所以我不得不把你回来的事情告诉了你那几个好朋友,她们都想见你,等你回来去看看她们吧。”楚格林道。

    “嗯,要不是范大哥的事情,我早想去看看她们了,不知道她们现在好不好呢?”欧阳玥想起许梅雁她们还是很想念的。

    “她们都不错,就是你失踪半年,她们都为你担心,你可要好好补偿她们。”楚格林笑起来。

    “那是当然了,东方博弈让他多快活几天吧,不急,我回来再说。”欧阳玥脑子里转动着。

    两人又闲聊一会,欧阳玥挂了电话就打给任云桀。

    任云桀接起电话,口气有点喘,欧阳玥一惊道:“毛毛,你没事吧?”

    “玥,我没事,就是李利克那个混蛋事情多,被人打得面目全非,我现在背他进医院。”任云桀实在很无语。

    “怎么回事,他没事吧?”欧阳玥知道任云桀不可能在医院里暴露实力的,怪不得那么喘气,李利克可不轻。

    “他欠下一亿多高利贷,他让人家去找张董要,结果张懂说和他没关系,李利克就被打了,我进去的时候,他正说了李炎贝的名字,看来那帮高利贷要找去S市,寻大少爷要钱。”任云桀说着就来气,没见过这种男人,害人害己。

    “那现在你把人救了出来,那些高利贷应该不会再追了吧?”欧阳玥心里一急道。

    “这个我可不知道,现在他们应该还不知道李利克不见了,玥,等医生检查一下,若没大事,我连夜回S市,把他交给格林处理,其他事情就让黎墨搞定。”任云桀不想管这些事,只想早点去京市见欧阳玥。

    欧阳玥知道他心急,只能笑道:“那好吧,你自己小心点,这边可都是好戏看呢。”

    任云桀被她这么一说,心里就更急了,看着检查室里走进走去的医生,恨不得李利克直接死翘翘,这个人渣,无时无刻不再害人,李炎贝也太倒霉了。

    第二天,欧阳玥先去给伍少华治疗,中午才去了齐老大那边,没想到何晓云也在,更没想到小猴大人居然也来了,坐在推车上一个人玩玩具,看上去到是很幸福的一家子,可惜小猴大人那只白嘟嘟的手腕上的青黑色镯子,让人总觉得太不相配。

    齐老大在自己场子也不怕欧阳玥,直接关起门就单刀直入道:“欧阳玥,你从哪里知道我有暗疾?”

    欧阳玥看了小猴大人一眼道:“这不是明摆着吗?你们两个又不是残废,要不是有问题怎么会领养小孩,不过这孩子真可爱,能让我抱抱吗?”欧阳玥对小猴大人伸出手臂,同时脑海里响起了小羊大人的声音道,“主人,今日务必把猴兄带回去。”

    欧阳玥一愣后道:“离开何晓云,小猴大人会不会有危险?毕竟镯子对何晓云是认主的。”

    “我也不知道,试试吧,也许可以,伏神镯只是约束神兽,在主人危难时才保护,只要不动这女人就成。”小羊大人似乎想了一会才回答。

    “那我试试。”欧阳玥很高兴这小家伙从盘云塔里面出来。

    何晓云看到欧阳玥要抱小猴大人,立刻往前挡住道:“不好意思,我家小元怕生的。”

    欧阳玥没有坚持,只是笑了笑道:“没关系。”说完看向齐老大道,“齐老大想要生儿育女不是没可能,我能治好伍少华的腿,当然也可以治好你的病,不知道你去医院查过原因没有?”

    齐老大面色一窘道:“查过了,医生说我精子存活率太低,几乎没有,所以不可能会有孩子。”齐老大想到这个就郁闷,但医生亲口说的,他又能如何,尽管给了他很多药方,吃了不少药,也找了不少江湖郎中,但一个季度的检查中,还是没有好转,两年下来,他已经挫败了。

    欧阳玥挑挑眉,心想这何老头本事还真大,居然让这个男人能行人道满足他孙女,却不让他能生儿育女,目的是为了隐瞒何晓云的身体问题,还让齐老大觉得亏欠何晓云。

    “有得治吗?多少钱我都愿意!”齐老大紧张道。

    欧阳玥摸摸下巴道:“能治,不过和伍少华的价钱一样,若是你愿意,我保证你三天之后去医院检查,你的精子存活率就高很多。”

    “十个亿!”何晓云顿时惊叫起来,“你也太狠了吧?”何晓云也想要有自己的孩子,但这价钱实在让她接受不了。

    “三天?你是说三天?怎么可能?”齐老大和何晓云担心地根本不是一回事。

    “若是没效果,一分不收。”欧阳玥很自信道。

    “此话当真?”齐老大有点激动。

    “自然,对了,那蓝翡呢?”欧阳玥阴笑,谁叫他在S市让范奇森损失那么多,自然要拿回来。

    “什么,还要蓝翡翠,你,你,那是十三亿!老公,你别相信她,这女人一定是骗子!”何晓云都要气疯了。

    “钱可以再赚,不过这种机会只有一次,现在我心情好,愿意做这笔生意,若是心情不好,你们怎么求都没用,话就这么多,你们自己看着办吧。”欧阳玥双手抱胸,眼光看向小猴大人,想着等下怎么样把人偷回去。

    “欧阳玥,你我之间过节不少,你怎么会帮我治病?”齐老大忽然换了话题。

    “过节是过节,生意是生意,谁叫我现在缺钱呢?不过若是你没钱,还有一个办法。”欧阳玥看看何晓云一副完全不愿意的样子,脑子里亮光闪起。

    “什么方法,我们本来就没那么多钱,十三亿也太贵了。”何晓云连忙道。

    “把这个小孩给我如何?”欧阳玥的话让齐老大和何晓云都愣住了。

    “你,你说要小元?不要钱?”何晓云有点口吃了。

    “这小孩很可爱,我很喜欢,反正在你手中你也只是打骂,不如给我吧。”欧阳玥免得小羊大人不高兴,先把人要过来再说。

    “这怎么成,小元是我们的养子。”齐老大忽然道。

    “你很快会有亲生儿子,一个养子不算什么吧?”欧阳玥笑笑,见小猴大人委屈地看着她,她心里也疼,只是她知道现在的小猴也许没有神兽的那些本事和记忆,小羊又没出来,不能沟通。

    齐老大和何晓云面面相觑,一个养子就是十三亿,这种换算他们完全没有想到。

    “小云,小元是你爷爷送过来的,你看?”齐老大想想欧阳玥的话也有道理,这小元跟他们相处两个月,中间是吵吵闹闹,他们还真有点头痛。

    何晓云皱眉,看着小猴的样子,然后想到那十三亿,心里一狠道:“这样,你若能治好我老公,我们就把小元送给你。”这样一来比较保险。

    欧阳玥想了想道:“好,一言为定,不过这手镯是什么东西,我看着不适合小孩子戴啊。”欧阳玥想知道手镯和何晓云的关系。

    “这手镯是我爷爷送给小元的,我可没说送给你。”何晓云还不想给呢。

    “那你拿下吧。”欧阳玥求之不得,心里又觉得奇怪,何晓云似乎不知道内情,要是她能帮小猴大人拿掉镯子就太好了。

    何晓云伸手去扯小猴大人手臂上的手镯,可是很快就发现她怎么也拉不下来,反而小猴大人疼得哇哇大哭,让欧阳玥心疼无比,连忙道:“别拉了别拉了,手都要断了。”她已经看到镯子里那黑色丝线在何晓云拉扯的时候不停地转动着,只是不仔细看绝对看不出来。

    “怎么会拿不出来,真是奇怪!”何晓云东看西看,很惊讶,“去洗手看看,洗洁精能润滑些。”

    欧阳玥一惊,这镯子摆明是拿不下来的,再弄都只会小猴大人受委屈,所以她连忙道:“算了吧,既然是你爷爷送的,就让他戴着吧。”

    “不行,这镯子应该值不少钱的,你要带走小元,这镯子一定得留下来。”何晓云坚持道,“除非你买下来。”何晓云嘴角露出邪恶的笑容。

    欧阳玥一愣,这女人还真不是省油的灯。

    “呵呵呵,齐夫人,那我还是要十三亿吧,毕竟是十三亿,小孩子我自己也能生的。”欧阳玥冷笑,要她出钱门都没有。

    何晓云愣住了,然后转头看看齐老大,齐老大白了她一眼道:“算了,这么难看的镯子要来干什么,你喜欢镯子,回头我帮你买个好看的。”

    何晓云一听才露出笑容,然后尴尬道:“那好吧,这镯子就当我们免费增送给小元好了,好歹也相处了两个月了。”

    欧阳玥心里冷笑,别说这何晓云,还真是能屈能伸。

    “那欧阳小姐什么时候开始治疗呢?”齐老大最担心这个。

    “现在就可以,不过齐老大似乎忘记了一件事。”欧阳玥嘴角一勾。

    “哦?什么事?”齐老大有点不懂。

    “那日我离开百花酒楼的时候,有三个人跟踪我,我不知道他们是什么人,齐老大可知道?”欧阳玥双手抱胸。

    “这个,我也不知道,欧阳小姐看到什么了?”齐老大目光闪烁,自然不能承认。

    “也没什么,这三人似乎想害我,好在有人出来帮了我一把,不过既然你不知道还是算了,让警方找到他们再说吧。”欧阳玥神情淡然,“我那朋友说以为是黑社会的人,还想赚点钱呢。”。

    何晓云惊愕一下,忽然娇笑道:“哦?还有这种事啊?老公,你手下有没有少人啊,不如我帮你问问吧?”

    齐老大听得心惊胆颤,那三人要被警方抓到,不用说都知道是他的手下,那他又是一身臊,而这欧阳玥说出来,摆明是要钱。

    “嗯,你去问阿泉一声,或许那些小子没事干的时候到处惹是生非!”齐老大当机立断,花钱消除麻烦,对他没有坏处。

    何晓云笑着走出去问人,欧阳玥心里好笑,但装不知道,只是蹲下来逗着小猴大人,齐老大则目光阴沉地想着什么。

    何晓云很快回来,对齐老大打了个眼色道:“老公,阿泉说确实少了三个兄弟,不会那么巧去打劫欧阳小姐了吧?”

    “岂有此理,这帮家伙真是越来越自把自为了,回头要好好教训!”齐老大一拍桌子道。

    欧阳玥挑眉,心里佩服,这两公婆还真是会演戏了。

    “欧阳小姐说得三人可能是我们的人,不知道你那位朋友要多少钱放人呢?”齐老大面色一变。

    欧阳玥皱眉道:“我也不是很清楚,不如我先打个电话问问吧,顺便去下洗手间。”说完笑着就出去。

    门一关上,何晓云立刻面色一变怒道:“这女人装傻,摆明知道是我们的人。”

    齐老大道:“我都说了这女人不好对付,现在先把人赎出来,免得惊动警方,她只是想要钱,这还好办点。等把我的病治好,我就,?”齐老大目光冰冷狠毒,做了一个杀的手势。

    何晓云见怪不怪,阴笑地点点头,然后看向一双眼睛咕噜噜转的小猴大人道:“其实还真不太舍得这小家伙,只是有时候实在太烦了,哎,还是自己的子女好,不过十三亿,也值的。”

    “等我病好了,我们一定要多生几个!”齐老大想到自己能治好,心里别提多高兴了。

    欧阳玥这边进入厕所,直接遁入虚空,在整个大厦了转悠了一圈,最后把三个人的尸体放在了地下停车场的一个暗门内后优雅地回到了办公室。

    “你朋友怎么说?”何晓云先问道。

    “我朋友说至少也得一个人一亿!”欧阳玥看看她。

    “什么?这么贵?”何晓云惊叫一声,恨得牙痒痒,这摆明是这个女人自己要钱,但她又不能撕破脸,真是让她气不打一处来。

    ------题外话------

    要整得三家都完蛋,鸡飞狗跳,月票月票~

    恭喜亲爱的‘dwdnma’成为本文第35位解元粉丝,扑倒么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