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重生毒眼魔医 > 013章 京市展会

    伍少华面色涨红,看着欧阳玥那气势凌人的样子很是尴尬和无助。

    “来人!”欧阳玥对着门口喊了一声,立刻两个秘书进来,一男一女。

    “小赵你留下,冯小姐出去!”伍少华连忙急切道,他可不想在员工面前太过难看。

    欧阳玥挑挑眉,对小赵道:“帮你们老板扶上沙发,脱了他裤子,我要帮他治疗。”

    小赵一愣后,看看伍少华,然后面色一正道:“好。”说完就动手把伍少华整个人先扶到沙发上。

    伍少华很是尴尬,但这也是不得已的事情,虽然心里最不愿意被欧阳玥这个女人看到尴尬之处,但他别无选择了。

    小赵也很尴尬,一个男人帮一个男人脱裤子,还在一个女人面前,这足够让小赵红了脸,但老板命令不得不从。

    欧阳玥看两人都满头大汗地对付着裤子,心里就想笑,好不容易,外面的长裤拉了下来,小赵松口气。

    “那个,欧阳小姐,这内裤还要脱吗?”小赵满脸通红地询问欧阳玥。

    “小赵,你,你出去吧。”伍少华还没有到双手残废,一条短裤自然能自己搞定。

    “好的,老板!”小赵连忙转身就跑,真要让他脱老板内裤,他会晚上做噩梦的。

    “站住!刚才的事情,不得对外说一个字!”伍少华冷冷的声音在小赵身后响起来。

    “是,是,我明白。”小赵后背一阵冰凉,这年头做秘书也不容易啊。

    伍少华看了欧阳玥一眼,然后双手伸向他那条白色的短裤,面色跟着爆红。

    “算了,不用再脱了,脱不脱都一样!”欧阳玥才不想看他那丑陋的东西,治疗只要四周扎几根银针就好了,其实不脱裤子也是可以的,只是她就是想让他尴尬难看。

    伍少华一愣后,立刻松口气,又觉得有点不可思议,治病都不用查看的吗?

    “躺好别动!”欧阳玥拿起银针,那银针在她手中闪闪发亮,正对着伍少华的关键位置,让伍少华紧张无比。

    手臂一扬,凌空飞射,四根银针在他关键部位的四个方向插了进去。

    “嗯。”伍少华一声闷哼,面色苍白,这地方虽然废了,但四周肌肉还是有感觉的,被一下子插入四根针还是那样的高度,能不疼吗?

    青木灵气钻入体内,很快伍少华的面容恢复起来,长长地松口气,欧阳玥目中闪过讥笑,让他先得意得意,十个亿给他开心几天也是应该的。不过她很佩服伍少华,保险柜里这么多珠宝不见了,他对外却是一个字没提过,这忍耐的功夫她是自叹不如,所以说他能领导云翔其实也是有真本事,只是他遇到了不该遇的对手,心态太过阴暗,导致了今日的一切,若是她不回来,云翔将会一直是华夏的第一珠宝名牌,但她回来了,所以伍少华注定会是个悲剧,她对星月和李禄做的龌龊事件,她必定全部讨回来。

    十分钟后,伍少华居然闭着眼睛睡着了,实在伍少华晚上想得事情太多,几乎都没睡,欧阳玥冷笑一声,收回银针,走出了办公室,出去的时候还好心地交代下小赵,让他进去侍候侍候。

    走出云翔大厦不久,电话响起,欧阳玥看着电话号码很陌生有点惊讶,直接接了起来。

    “欧阳玥,是不是你!?”崔泽愤怒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了过来。

    “崔大少?”欧阳玥有点惊讶这个男人会打电话给她,他应该直接找人杀她才对。

    “欧阳玥!别以为你是个女人我就不敢动你,你不把我的货吐出来,老子才不管你是不是孙家朋友,我不会放过你!”崔泽的伤因为他爷爷的宠爱,动用了花房的珍贵药材,一晚上直接恢复,虽然还有点虚,但已经不碍事了,就像欧阳玥的药剂是一样的,只是四大家族的药草很有限,不像欧阳玥空间里有一片药园子,想制作多少就有多少。

    “崔大少,你在说什么呢?”欧阳玥笑着装傻。

    “你别装了,在集装箱区有人已经看到你,你最好把我的货吐出来,还有我的欧元!不然别怪我不客气!”此刻的崔泽因为损失很大,加上越南那边知道这里出事,对他可是万万不利的,所以他满眼都是杀气。

    “崔大少,你从来都没对我客气过,特别是我的朋友。”欧阳玥微微一笑,“还有我不知道你什么意思,我现在很忙,再见!”

    “慢着!你到底想要怎么样,你朋友范奇森的事情就算我有错,我也被你打得不轻,欧元我也不要了,但你把十几包的成品还给我,算我们两清如何?”崔泽压制自己的怒气,他现在最重要的是找到货物。

    欧阳玥挑眉好笑道:“崔大少,亏你还是四大家族的人,做得都是丧尽天良的事情,你对得起良心吗?”

    “欧阳玥,你别废话,把货还给我,我们两清,这样对你我都好。”崔泽忍气吞声。

    “不好意思,我不知道你说什么!”欧阳玥依旧潇洒地挂了电话,想像崔泽在那边的发狂,看来自己是彻底惹毛了他,不过那又如何?

    夜,沉寂,外面黑漆漆得天寒地冻,但屋子里暖气让人依旧留恋夜生活的丰富。

    欧阳玥内穿一身黑色镶银片的旗袍,外面白色貂毛大衣,出现在酒店门口。

    一辆加长的黑色林肯车停在门口,车上出来一位年轻帅气的男人,正是约好来接她的崔劲,今晚的崔劲一套黑色的西服,外加黑色呢大衣,头发梳得清光,很有气势和派头。

    欧阳玥的出现让崔劲双目放光,看着欧阳玥妖娆地走过来,只觉得她就像从画中走出来的一样,一张绝色美艳的脸蛋,因为眉心一朵金色的小花而变得更加妖娆魅惑,犹如黑夜的妖精一般,吸引所有的视线,旁边那些门卫保安,一个个都目瞪口呆,发痴发傻,因为他们从来没见过这么浑然天成的妖精女子,只是一眼,就让他们感觉天差地别,高不可攀。

    “崔二少,今晚很帅啊!”欧阳玥嘴角勾起自信的笑容。

    崔劲微微尴尬,面上一热笑道:“欧阳小姐才是十足的大美人啊,这金花非常好看,真是别致。”崔劲的目光留在她的眉心,总感觉有种很奇特的感觉,小小一朵花,让欧阳玥整个人的气质高雅而邪魅,就像天上女神,高高在上,让他内心深处有种想膜拜的冲动。

    “呵呵,原来崔二少嘴巴也这么甜啊,这小花是画上去的呢。”欧阳玥娇笑,风情无限,看傻了一大片。

    崔劲拉开车门,请欧阳玥上车,加长车很快就驶出酒店直奔目的地。

    车上,崔劲拿出之前准备好的冰镇红酒,为欧阳玥倒了杯,两人对面而坐聊了起来。

    “我哥的伤势好了,晚上也会出席展会,他知道我和你见过面了,齐老大说的。”崔晶微微皱眉。

    “别担心,今晚展会重要人物不少,他耍不出什么花样来的。”欧阳玥微微一笑。

    崔劲面色有点尴尬,看了她淡定的样子一眼道:“你真拿了我大哥的货吗?”

    “你该知道你大哥是做什么的吧?为了他继续为祸百姓,我只能拿起喂鱼了。”欧阳玥耸耸肩,不否认,因为早晚都会知道。

    “什么!你倒了?”崔劲顿时心痛无比,那可是几亿的东西啊,这女人怎么这么狠。

    “嗯,怎么,难道你也想卖这个不成,我劝你还是不要,这种事坏阴德,最后必定不得好死。”欧阳玥目光冷冷地扫了他一眼。

    “咳咳咳,那一箱子欧元呢?”崔劲微微尴尬,内心深处也知道卖毒品是最能赚钱的渠道之一,若是能取代他哥哥,那他就不会没钱没势了。

    “今晚不是要帮你买古董孝顺你爷爷吗?没钱怎么成?”欧阳玥嘴角勾起邪恶的笑容。

    崔劲愣住,她是要用抢他哥的钱来帮他,若是被哥知道,一定会以为他们是合作对付他,虽然本来两兄弟就不和,但是都是暗地里的事,明面上却没有撕破脸,如此一来,只怕哥会把他放在完全敌对的位置,只是今晚本来他以为崔泽不会去展会,那么带欧阳玥过去不是大问题,现在崔泽也在,那必定会让崔泽胡思乱想,看来这场家主之位的斗争要上台面了,只希望欧阳玥不要让他失望,他最想看到的是自己那个骄傲得意的哥哥怎么样从高处摔下来。

    “男子汉大丈夫,别太多顾虑,做事果断才能成大事,崔泽一当上家主之位,第一个就是会排挤你,你以为你和你爸在崔家会好受吗?有时候对敌人太残忍,就是对自己残忍。”欧阳玥慢悠悠地灌输他思想,让他更恨崔泽。

    崔劲的脸一下子紧绷,黑眸里暗光隐现,最终点点头道:“我希望今晚别搞砸了。”

    “那你对我就要有点信心了。”欧阳玥妩媚的娇笑起来,那魅惑妖娆的样子让崔劲再一次看傻了,内心莫名的悸动,也无来由的相信她真的能帮他。

    晚上八点,京城酒店会展中心门前是豪车络绎不绝,高官名人都积聚在这里,因为今晚是京市豪门之间一年一度的比拼大会,比拼的当然是价值连城的古董玉器宝贝,大家都想在京市有面子,所以这一年一次的展会基本都是人满为患。

    欧阳玥感叹京市的富豪,在这里是抓抓一大把,个个身边是美女如云,男人们比得不止是家世、钱财,更有女人、面子。

    无巧不成书,崔劲的加长林肯车靠近大门口时,前面是一辆白色的加长卡迪拉克,崔劲一看就道:“前面是萧家的车,来得应该是萧家老爷子萧霸。”

    欧阳玥点点头,萧家其他人应该还在S市,萧萧的事情够萧家担惊受怕一阵子了。

    不过欧阳玥这次却猜错了,车子开出门来,出来的有三人,其中一人居然就是萧萧本人,这让欧阳玥挑挑眉,他们回来到是真得快,萧萧一身米色的套装,精神不错,看上去很健康。

    萧萧后面出来的是萧卿义,一身蓝色西服让他更显出类拔萃,最后才是萧家老爷子萧霸,两个孙子孙女扶着萧霸,亲情浓厚。

    “出去吧。”崔劲的车门已经由司机打开,他率先出去,然后弯腰伸手,欧阳玥嘴角一勾,伸出她的小手,让崔劲做了一次绅士。

    门口迎接的都是举办这次展会的主人和其他刚到的客人们,他们对萧家自然是熟悉,正在笑容满面的寒暄,直到欧阳玥从车上下来,明亮黄灿灿的灯光照射在她完美无瑕的脸上,让她似乎笼罩在一片金色之中,惊艳圣洁。

    门口顿时引起一阵倒抽气声,所有的人都把目光投注到欧阳玥身上,很多人是不认识她的,但萧卿义却惊讶地张大了嘴巴。

    “欧阳!你怎么来了?”萧卿义对自己爷爷说了一句,立刻微笑地迎上去。

    “萧少,怎么你能来我还不能来?我的朋友你认识吧?”欧阳玥把崔劲让了出来。

    “萧少。”崔劲对萧卿义微微点头,算是招呼。

    萧卿义很惊讶欧阳玥会和崔劲一起来,崔劲和他的关系不怎么熟悉,毕竟崔家有个能力卓越的崔泽,平日里四大家族之间来往,都是崔泽在走动,也难怪他内心震惊了。

    “崔二少,今日怎么不见你大哥?”萧卿义一句话顿时引来欧阳玥的讥笑道,“萧少,你这话说得,崔家又不是只有崔泽一个少爷,崔二少就不能来不成?”

    萧卿义愣住,怎么都感觉欧阳玥对他有很大意见,不过想到她责怪自己没有帮助范奇森,确实让他有点内疚,也不生气,只剩苦笑道:“我不是这个意思,崔二少也是年轻有为的,外面冷,我们进去再说吧。”

    “哥,她是?”萧萧一双眼睛盯着欧阳玥,她失去记忆不认识欧阳玥,但在东方家几个男人嘴里已经听了太多这个女人的事情,此刻相见,让她有种说不出的心情。

    “她就是欧阳玥!?”萧霸也对欧阳玥很好奇,实在这个女人太耀眼了,而且想到之前的种种,虽然他不是知道太清楚,但和萧萧有关系的,他这个做爷爷的也没少关心。

    欧阳玥看看萧霸这个老头子,心里有点震撼,果然是霸气,比起孙道国那相对瘦小的身材,这位老人家比较英明神武,一头白光银光闪闪,满脸红光,很多一家之主的气派。

    欧阳玥已经见识到了四大家族的两个现任家主,就不知道东方明亮和崔长寿是什么样子的,不过她知道今晚她能见到崔长寿,自己可是专门为这老头子而来的。

    “爷爷,她就是我在S的朋友欧阳玥。”萧卿义听到爷爷的声音,连忙走过去介绍。

    欧阳玥和萧霸四目相对,一个是老眼炯炯有神,一个是美目潋滟晶亮,但谁也不让谁,萧霸内心微微一愣,这女娃子不简单,居然不受他的威势影响。

    “萧爷爷好。”欧阳玥只是有礼地点点头。

    话音刚落,门口立刻驶过来一亮香槟金的超级跑车,车门是往上自动开的。

    欧阳玥嘴角一抽,就见驾驶室里走出了一位身穿银色外套,头发挑选银色,一张俊脸人神共愤,嘴角还挂着一抹风轻云淡笑容的骚包男人孙焯裎。

    “孙少来了。”崔劲对欧阳玥轻声道。

    孙焯裎很是孝顺,下车后立刻去接自己的爷爷孙道国,先把所有看着他们的宾客全部无视。

    “孙老,没想到你今晚也来啊!”萧霸看到孙道国,立刻大笑地走上去。

    孙焯裎这才新月眸子抬起,看向这些人,嘴角轻微一勾,目光带着眷恋和惊喜走向欧阳玥。

    “玥,你今晚真漂亮啊!”孙焯裎的话顿时让大家很凌乱,欧阳玥则一头黑线,大家忽然间对欧阳玥的兴趣直接暴涨,这漂亮的女人到底是谁,四大家族的人居然认识三个家族了,这关系也太厉害了。

    崔劲面色阴沉道:“孙少还真是难得赞美别人啊。”

    “看来今晚崔二少是玥的护花使者。”孙焯裎目光闪闪,然后看着欧阳玥道,“玥啊,我们也算老朋友了,你怎么也不选我陪你呢,来来,我爷爷都很想念你呢。”说完就拉欧阳玥到了孙道国面前。

    “孙爷爷,你还是这么硬朗精神。”欧阳玥立刻笑脸相迎,孙道国也笑道,“欧阳小姐是越来越漂亮,怪不得我孙子一天到晚惦记你,哈哈。”

    “爷爷,这话别乱说,她男朋友是个暴力男,我惹不起的。”孙焯裎扁扁嘴。

    “孙少,你给我闭嘴!”欧阳玥顿时没好气地瞪他,敢诽谤毛毛,他简直皮痒。

    “好了,好了,大家进去把。”主办方的人顿时把三大家族的人迎进金碧辉煌的大厅里,里面优美的古典音乐,华丽的装饰,自助的酒水,到处都是穿着考究的重量级人物,大家都在寒宣着。

    欧阳玥一行人进来显然轰动全场,欧阳玥立刻成为大家谈论的焦点,实在这么美丽又和三大家族有关系的女人不多见,这让他们都想起曾经也是如此风光的一个女人——何晓云,只是何晓云没有此女来得那么高贵美艳,更是震骇人心。

    崔劲本来是很开心,自己被引起了注视,但见那么多男人看欧阳玥的目光是越来越炙热,搭讪的人也越来越多时,他面色就变得冷冰冰的,把欧阳玥拉到一边道:“我大哥和爷爷还没到,你不用这么卖力的。”

    “呵呵呵,多认识点人不好吗,也许以后能帮到你。”欧阳玥发现除了崔泽还有伍少华、东方家族都还没人来,不禁看了眼墙壁上的钟,离开始还有十分钟不到了。

    崔劲扁扁嘴道:“你认识的人已经够多了,每个人都想拍你马屁。”

    “怎么感觉你在吃醋?我可是你女伴,我风头足也就是你足,别小气。”欧阳玥发现这个男人还真有点奇怪。

    崔劲看她一眼,然后低声道:“孙少真得在追求你?”

    欧阳玥一愣后笑起来:“你没听他说我男朋友很暴力吗?”

    “但孙少的背景比起你男朋友只怕高了不知道多少,而且孙少是真正的年少有为,四大家族之中年轻一辈的佼佼者,你难道不心动?”

    “是吗?我没觉得,他不是我的那盘菜。”欧阳玥说话间,看到门口又开,进来的人让她愣住,不是东方家族,也不是崔泽更不是伍少华,居然是何晓云和齐老大,两人手挽手地走进来。

    两人都是面带笑容,很多人过去打招呼,何晓云第一时间甩开了齐老大的手就走向萧卿义,此刻萧卿义正好和孙焯裎站在两家爷爷身边听他们聊天。

    见何晓云走过来,孙焯裎微微皱眉让了让,而萧卿义目光愣了愣,然后依旧化成那抹亲切的笑容。

    欧阳玥抿了抿嘴,目光看向齐老大这边,今天的齐老大也是西装笔挺,身材高大,看上去气派不凡,不过当他的目光转过来,看到欧阳玥的时候立刻整张笑脸都刷白了。

    欧阳玥知道他只怕是到现在还没找到三位手下,一定是想到被自己动了手脚,内心在恐惧中。

    欧阳玥嫣然一笑,挽住崔劲的手臂,在崔劲受宠若惊之中走向齐老大。

    “咳咳咳,欧阳小姐,这么巧,你也来参加这个展会啊?”齐老大不愧为黑老大,立刻面色恢复正常,和欧阳玥笑谈起来,不过目光很是疑惑地看了看崔劲。

    “呵呵,你难道以为我不在京市了吗?”欧阳玥一句话让齐老大更加肯定自己的手下是找到了欧阳玥,只是为何活人不见人,死人不见尸?

    “哪里,京市那么多好地方,欧阳小姐是该多参观参观的,崔二少就是很好的东道主啊。”齐老大看到两人挽住的手实在很迷惑,难道崔劲被这个女人迷了?

    崔劲面无表情道:“齐老大,我哥怎么还不来?”

    齐老大一愣道:“应该快到了,出门前他确实打了电话给我。”

    欧阳玥挑下眉不说话,目光却看向那边和萧卿义聊天的何晓云,旁边的孙焯裎则目光火热地看向她,见她看他,立刻抛了个媚眼,换来欧阳玥的一个大白眼,孙焯裎则笑得很欠扁。

    欧阳玥又看看婉约可爱的何晓云,脑海里想起小猴大人,对齐老大笑道:“齐老大的夫人可真是漂亮可爱呢,不知道有孩子了吗?”

    齐老大有点奇怪欧阳玥问这种问题,不过既然问了,他转头看看自己的老婆,见她又跑去萧卿义和孙焯裎身边,面色沉了沉,回头的时候,已经面带微笑道:“还没有小孩,不过我很喜欢小孩子,暂时先领养了一个。”

    “领养?齐老大,没想到你也这么有爱心啊,不会是有什么暗疾吧。”欧阳玥嘴角勾笑。

    “欧阳玥,你什么意思?”齐老大被人踩到痛处,立刻有点炸毛。

    “呃,难道是真的?不过齐老大不用担心,这种病有得治的。”欧阳玥脑子一转,看来自己又能赚钱了。

    齐老大面色尴尬不已,不想承认自己不能生,但听欧阳玥的口气似乎真有办法,像他这种做大事的人,怎么可以没有儿子?若是有办法治疗,那他一定不惜一切。

    “崔大少来了。”欧阳玥看到齐老大的面色,不过没有立刻在说下去,而是看到大门口,崔泽扶着崔家家主崔长寿进来。

    今晚的崔泽已经看不到被打过的痕迹,甚至于是光彩夺目的,一点也没有让欧阳玥感觉到他之前的失败,不禁对他另眼相看,这种人实在是太会装了。

    “失陪。”齐老大快步走向崔泽,不想和欧阳玥呆一起,而关于她的话,他不知道是不是真,暂时也不做考虑。

    齐老大笑容满面地走过去打招呼,然后在崔泽耳边说了几句,崔泽立刻目光就朝欧阳玥这边看来。

    欧阳玥对他露出一个绝对完美的笑容,让崔泽愣了愣,但立刻眸中闪过一道厉光,不去看她,而是恢复了他优雅的交际手段,和各大宾客寒暄。

    因为还有五分钟,所以该来的都已经来了,欧阳玥到是奇怪伍少华还没来,不过很快她就看到伍蓝枫推着伍少华进来了,欧阳玥惊讶,伍蓝枫之前还在S市,这下又到了这边,伍少华还真是让自己妹妹四处奔波啊。

    伍少华进来打招呼的人也不少,不过伍少华在看到萧萧的时候彻底愣住了,他完全没想到萧萧从S市回来会参加这个宴会,伍蓝枫告诉他消息的时候,他就想着自己治好了病后再去萧家看望她,也知道她已经失忆,但为了伍家的大靠山,他还是会选择美男计。

    “哥。”伍蓝枫看到自己大哥失神,立刻摇了摇他,因为崔泽已经走了过来。

    “小枫,少华,你们来了啊。”崔泽看了伍少华一眼后,目光看向伍蓝枫,其实崔泽一直都觉得很奇怪,对于伍蓝枫的传闻他听到不少,但跟她相处了几个月,发现其实伍蓝枫还是挺单纯,只是常常被自己的哥哥忽悠,想到东方旭对伍蓝枫情有独钟,他就觉得伍蓝枫一定是有过人之处,所以对她一直保持着好感,虽然没有成为正式朋友,但这半年来还是常走动的。

    “小枫,先去下萧家那边。”伍少华有点激动道。

    “哥,现在不太好吧。”伍蓝枫立刻朝萧家那边看了看。

    “毕竟是认识的,过去吧。”伍少华心里一转坚持道。

    崔泽挑挑眉,伍蓝枫朝他讪笑一下,先推伍少华过去萧家那边。

    “萧萧姐。”伍蓝枫甜美的声音让萧家人都看了过来。

    萧卿义看到伍少华顿时面色一变,立马看向萧萧。

    “伍小姐,伍少爷,真巧,好久不见了。”萧萧虽然不记得和伍少华的那段恋情,但还是认识他们的。

    “萧萧,你,你回来了?回来就好,回来就好。”伍少华忽然看着萧萧眼睛就红了起来,那样子很是伤感,把萧萧吓一跳,伍少华看到她也不用激动成这样吧?

    萧卿义面色难看,看了自己爷爷一眼,他们是完全隐瞒萧萧和伍少华的事的。

    “哥,你别难过了,萧萧姐不是回来了吗?你别内疚了。”伍蓝枫见自己哥哥这么激动,顿时明白他的心思了。

    萧萧很是震惊,立刻看看萧卿义,眼中都是询问,萧卿义只是皱眉,看着伍少华,不太相信这家伙真对自己姐姐用了情。

    欧阳玥一看这情况,心里冷笑,这伍少华还真是能屈能伸,现在这模样他还不放弃萧家这个靠山啊。

    “萧萧姐,你不记得我哥和你的事了吗?”伍蓝枫也伤感起来,“我哥为了你失踪的事情,半年来都心里不好受,老是说对不起你,是他没有保护好你。”

    萧萧一头雾水,目光看向伍少华,伍少华正用一种她有点紧张的目光看着她。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萧萧一把拉住萧卿义。

    “萧萧,这事说来话长,等展会过了再说。”萧卿义看到举办方有人出来喊话筒,连忙拉着她走到自己爷爷身边。

    “萧少爷,你怎么能不把事情真相告诉萧萧姐呢?是不是因为我哥现在这个样子,你们萧家就看不起我哥了?我哥和萧萧姐可是有了婚约的,两人相亲相爱,你们怎么可以这样!萧萧姐失踪了,我哥一直难受,但她回来了,你们怎么就不把事情告诉她?”伍蓝枫很生气道。

    萧萧顿时面色惨白,再次看向轮椅上伤心欲绝的伍少华,然后猛然揪起萧卿义道:“你跟我出去说!”说完就拽着萧卿义离开。

    这时主办方让大家进去隔壁展厅,欧阳玥看着萧萧把萧卿义拉走,心想看来伍少华的计谋还是很管用的。

    何晓云被齐老大拉回去,孙焯裎对欧阳玥再次抛了个媚眼,崔泽狠狠地瞪了欧阳玥一眼,然后带着伍家兄妹进展厅。

    很快,大家都坐下来,主办方依旧按照往年的规矩说了些注意事项后,展品开始上台。

    首先上来的是一位京市富商,只见他捧着一样东西上台,然后把东西放在桌子上,东西是用红布盖着的,欧阳玥没有用透视眼,因为她也想和大家一样有种惊喜感。

    红布打开,只见上面是一只大碗,壁上花纹为折枝花果纹,用的是浅绛彩,看上去很漂亮,欧阳玥目光一亮,这碗是真品,为了证明她用透视眼看了一下,嘴角勾笑,这碗大约是明永乐年间,少说都在五百万以上,看来这次展会宝贝确实不会少。

    那富商自己介绍一番,绘声绘色,喜欢古董的大家都是抚弄风雅,点头附和,不过到最后主办方问他出售不出售,他却笑着摇摇头,看来还是想自己珍藏,拿出来只是让大家见识见识的,但饶是如此,大家都不会怪他。

    第二位上来的是一位小年轻,看上去像富二代,欧阳玥听四周大家说话,知道这小年轻居然是徐家人,就是不知道和徐闵是什么关系,看他细皮嫩肉的样子,欧阳玥有点为徐闵心痛了,同是徐家人,这差别也太差了点吧,这小年轻一看就是纨绔子弟,手中拿着宝物一副得意的样子。

    “这是我们徐家收藏的龙形高脚樽,出现在西周时期,只有当时的皇族才有资格用它来饮酒。”小年轻声音响亮地说下去,欧阳玥看他双目都是狡黠之光,有点无语。

    大家以为小年轻说得天花乱坠,一定不会卖的,结果这家伙居然同意出售,底价为五百万,让大家都吃了一惊,但紧接着下面就是一片热闹喧哗声,最后以八百万成交,欧阳玥看到那小子眉开眼笑地走了,不禁透视眼跟着他下台,然后看到他在后面跟一个手下模样的人道:“不准告诉爷爷知道吗?不然要你好看!走吧,八百万,虽然少点,也够本少爷花一阵了。”

    欧阳玥无语,敢情这古董还是这小年轻从家里偷出来卖的,只为了自己的零花钱,徐家要不要这么悲催?

    接下去的东西,欧阳玥都兴趣缺缺,实在是她收古董的时候已经见识不少,没什么新奇,崔劲则一直看着不远处自己的爷爷,崔泽则是时不时愤怒的眼光扫向欧阳玥,两人还没有正面对上,欧阳玥无所谓,就怕崔泽自己忍不住。

    因为不是每一件古董都会拍卖,所以很快就过去了十几件,虽然都是好东西,但好几个老玩家都没有什么特别兴奋的表情,在欧阳玥看来,崔长寿和孙道国都是此道高手,萧霸一直皱着眉,偶尔出一次价也并不上心,时不时看向那扇通往外面的门,想着自己孙女的事情,同时注意这点的自然还有伍少华,只是他早没有了伤心之意,看上去还有点喜悦之色。

    欧阳玥很佩服这些富豪们,大都拿出来的都是真品,当然期间有一件是赝品,因为拍卖,所以立刻有专家鉴定真伪,大家反应也不大,似乎是见怪不怪了。

    这时,台上走上来一个女人,欧阳玥一看居然是伍蓝枫,伍蓝枫一直是美艳风骚的装扮,但今天她会是斯文秀丽的样子,看上去很乖巧,不认识她的人都会被她迷惑一阵子,欧阳玥冷笑一声转头看看伍少华,这男人此刻一脸得意。

    伍蓝枫捧着一个用红布巾盖着的东西上台,当红布巾拿开时,全场‘哇’的一声,连欧阳玥都美目圆睁。

    这不是一件古董,但却是一件新的翡翠制品,碧蓝的光华非常耀眼,这是一块由玻璃种蓝翡雕制的兰花含苞待放摆件,整件制品巧分色,重雕工,繁复的镂空雕刻显示出玉匠的娴熟技艺和缜密的心思,碧蓝初放的兰花透露出无限的生机,让人眼前一亮,惊叹不已。

    所有人都是惊艳的表情,只有欧阳玥一张绝色小脸已经完全黑了,全身透露着丝丝冷意,让身边的崔劲感觉有点奇怪,转头问她道:“你怎么了?这东西虽然不是古董,但价值可不比古董低,看这翡翠的成色和质地,一定是极品翡翠,云翔果然是国内大品牌啊。”

    欧阳玥气得双手握紧,因为这块蓝翡她很熟悉,是她在缅甸用了八千万标回来的毛料,让范择文雕刻成胡瓜样放在星月门市部里被顾客观赏的,价值起码在三个亿以上,没想到伍少华盗走后,找了好的工匠重新雕刻,居然还拿出来拍卖,好你个伍少华!居然在她眼皮底下耍她,真以为她好欺负不成。

    “伍小姐,请问这件宝物今晚可拍卖?”主办方客气地询问道。

    “自然是卖的,推出这款翡翠也是让大家多关注云翔,我们云翔绝对是国内珠宝第一品牌,希望大家多多帮衬。”伍蓝枫微笑地应答,看上去气质很好,让大家纷纷点头。

    “那么这块翡翠的起拍价是多少呢?”主办方笑盈盈地道。

    “一个亿起拍,价高者得。”伍蓝枫很果断地说道。

    “哇,一个亿这么大块翡翠,值得收藏啊。”

    “是啊,太漂亮了,蓝翡这么高种色的可不多,值得收藏。”

    下面议论纷纷,轮骑上的伍少华嘴角勾着笑容,忽然想到什么似的,目光朝欧阳玥这边看来。

    一下子,他看进了一双漆黑中闪着火花一样的愤怒眸子里,心里一惊,难道改头换面这么多,这女人还能认出来?不可能吧,蓝翡虽然少,但又不是龙石种,金丝种之类那么珍贵,她碰触翡翠不少,不会记得那么清楚的,想到这里伍少华平静下来,还很友好地对欧阳玥笑了笑。

    欧阳玥看着他装友好的样子,心里愤恨,目光忽然扫到前面的齐老大和何晓云,顿时计上心来,嘴角慢慢勾起一抹邪恶的笑容。

    ------题外话------

    月底,月票千万别掉了,大家使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