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重生毒眼魔医 > 012章 出乎意料

    欧阳玥脑子里也是一团乱,看到银色跑车快速开走,立刻遁入虚空紧跟而去,车子不知道开了多久,期间儿童座里的小猴大人还时不时地大哭,惹来何晓云气急败坏地咒骂。

    欧阳玥皱眉,这个何晓云不知道和小猴大人是什么关系,不过这女人实在是不可取,亏她长得那么可爱漂亮,对小孩却一点都没同情心。

    两人跟着跑车一路追到一个环境优美的别墅区,京城花园,银色跑车开进了一栋大别墅里,欧阳玥看到大别墅四周都是摄像头,还有很多年轻的保安,穿着保安衣服,但身上都带着刀子,欧阳玥一看就知道是齐老大的手下,好在他的别墅离旁边那栋有点远,要不然光这种架势,谁敢做他的邻居。

    何晓云停下车,抱着已经不哭的小猴大人下车,然后交给一个四十多岁的妇女,应该是保姆之类的。

    天色已经很晚了,欧阳玥和小羊大人站在院子里,目光透视整栋别墅,看到了里面各种名贵家具,古董珍藏,还有很多佣人,齐老大此刻正在书房里看着什么,等有人敲门叫他,他才放下东西匆忙下楼来迎接何晓云。

    欧阳玥一直想弄清楚小猴大人和他们的关系,所以跟着他们来到别墅内部。

    “蓝姨,帮小少爷去洗澡,哭了半天,脏死了。”何晓云对保姆说了一声后,自己则把她包扔在沙发上,整个人懒洋洋地躺着休息。

    “老婆,你们回来了啊!买了什么好东西?”齐老大一张大饼脸笑嘻嘻地过来了,坐到沙发里搂住何晓云。

    “死开啦,你去哪了?打电话都没人的!”何晓云起来立刻推开他,一脸愤怒。

    齐老大也不生气,立马赔笑道:“我这不是有点急事吗?崔泽的货出了事情,我叫兄弟干活,不然怎么有饭吃呢,老婆,别生气了,买啥了?”说着就去看何晓云拿进来的一个袋子。

    “能买啥,带着小元出去叫逛街吗?一直哭哭哭,我都烦死了!”何晓云气急败坏,佣人给她倒来一杯水,一口就喝干了。

    “小元还小啊,你哄哄就好了,这孩子其实挺伶俐的。”齐老大立刻道。

    “伶俐个屁,要不是爷爷抱来的,我还真不要!都是你个混蛋!搞女人搞多了,生都生不出来!”何晓云顿时像只女老虎似得咆哮着。

    齐老大面色微变后苦笑道:“小云,你别这样,这事不是说好不谈了吗?小元长得那么可爱,做我们儿子有什么不好的,你若不想管,就让佣人操心好了。”

    “我想要自己的孩子!”何晓云一下子没了力气,很是幽怨。

    齐老大面色再变,搂住她道:“小云,你总不能让我堂堂黑老大戴绿帽子吧?什么事情都好说,你要是在外面和别的男人好上,这口气我可咽不下的!”齐老大口气里有了怒气,因为一直知道自己不能生育,愧对何晓云,才让他处处让着她。

    不过欧阳玥知道的是齐老大现在对女人不怎么感兴趣,对男人的兴趣大得多,之前孙焯裎还警告李炎贝不要遇到齐老大,想来齐老大是怕了像何晓云这样的女人了。

    何晓云哼了一下道:“好了,别烦了,我去洗澡。”说完就拿着小包上楼去了。

    齐老大看着她妖娆的身材,眉心紧皱成一团,最后叹口气靠着沙发没有了动作。

    “主人,听这女人说猴兄是她爷爷抱回来的,难道她爷爷是世外高人?”小羊大人询问欧阳玥。

    “我也不知道,我们先别打草惊蛇,我查查何晓云的资料再说。”欧阳玥抬头朝卧房看了一眼,抱着小羊大人离开了齐老大的别墅。

    回到酒店房间,欧阳玥就打了电话给孙焯裎询问何晓云的事情。

    孙焯裎很是惊讶,不知道欧阳玥怎么会对何晓云感兴趣,那个女人可把他坑苦了,想到那辆绝版的银色跑车,他到现在还心疼呢。

    “说起何晓云她其实也是京市古老的名门望族,何家历史悠久,住在老城区,就是天恩观的隔壁,老宅院了,修了无数次,几百年了,现在那边还住着她爷爷,好像其他人都不在了。”孙焯裎把知道地告诉欧阳玥。

    “哦?那她爷爷是什么人?”欧阳玥立刻又问,她感兴趣的是何晓云的爷爷把小猴大人抱回去给何晓云当养子,到底是无意还是有古怪。

    “他爷爷算是个道士,有点高深莫测,一直在天恩观里打扫院子的、不问世事的,我好久没见了,不知道还在不在?”孙焯裎很好奇欧阳玥为何对何晓云这么感兴趣,但欧阳玥暂时不能告诉他。

    孙焯裎还告诉她,他和萧卿义都是在大学认识的何晓云,要不是被他们发现何晓云一起玩弄两朋友的感情,也不知道谁会被她骗死,所以对这个外表和内心完全成反比的女人,他们分手后就再也没有理会她了,只是不知道她怎么就看上了齐老大,交往一个多月就结婚了,当时把他们都吓一大跳。

    何晓云在和孙焯裎、萧卿义交往期间,对四大家族都是很熟悉的,因为那时候崔泽和东方旭都年轻,会偶尔聚聚什么的,过年过节,何晓云也会在各个家族中以朋友身份加入,直到她嫁给了齐老大,销声匿迹了一段时间,不过和崔家和东方家还是很热络的,对萧家也不错,因为萧卿义这人不太懂得拒绝,既然做不成男女朋友,也还是做了朋友,就孙焯裎被骗后,不待见何晓云。

    欧阳玥挂了电话后,跟小羊大人说了何晓云爷爷的事情,两人准备明日去一下天恩观拜访一下。

    一夜无话,第二天,欧阳玥一早就接到了伍少华的电话,那家伙一晚上感觉那针灸过的腿感觉明显,甚至于能伸直一下,这让他肯定欧阳玥的医术,这十个亿不得不花了。

    “没问题,不过我今天有点事,下午过去找你,关于钻石的事情你考虑如何?”欧阳玥很有信心他一定会答应治腿的。

    “这个,我没有那么多可用的钱,不过我可以出点云翔的股份,等你来了我们可以再商量一下。”伍少华现在对欧阳玥态度完全改观了,似乎已经忘记之前两个人之间的深仇大恨了。

    “好,没问题,下午见。”欧阳玥挂了电话,心情不错,十个亿加股份,不笑也难。

    小羊大人一早就情绪不对,阴沉沉的,欧阳玥帮他穿上帅气的外套道:“怎么了?别担心,你不是说只有一只伏神镯吗?既然在小猴身上,那么那个老家伙就算知道你是神兽,也没办法抓你不是吗?”

    小羊大人抬眸看向欧阳玥,良久才道:“我只是想不通为何伏神镯会出现在这里,到底出什么事情了?那老家伙居然敢抓我们神兽,我一定要杀了他!”小羊大人小小的脸上,面目狰狞。

    “咳咳咳,先看看情况,你别想那么多,一切都会水落石出的,走吧。”欧阳玥抱起他,在他小脸上亲一口,就像母亲抱着宝贝儿子一般出门去,她这次是准备打车,因为不知道那个天恩道观到底在哪里。

    出租车司机一听欧阳玥要去天恩道观就很惊讶地道:“小姐,京市很多地方旅游的,怎么会想到去天恩道观啊?”

    “我那边有个老朋友,顺便去看看而已。”欧阳玥微笑道。

    “原来如此,我说呢,一般人都不会去那边的。”司机也笑笑。

    “为什么啊?”欧阳玥一愣后问道,连小羊大人也睁大眼睛看着司机的后脑勺。

    “那边人迹稀少,政府本来要拆建的,只是发生了一件很奇怪的事情,搞得现在那边没人敢去,只住着一些不愿意离开那边的老人而已。”司机神秘兮兮地问道。

    “哦?什么奇怪的事情啊?”欧阳玥皱眉,小羊大人很是不安,身体在她怀里扭动着。

    “拆一座院子的时候,中间忽然出现一个大洞,死了十几人呢,本来以为是意外,结果第二批人去又死了好几个,现在变得没人愿意去那边拆房子了,这事京市人都知道的,只有你们这些外地游客不知道,小姐,你那朋友还在那边吗?也许早搬走了吧?”司机好心提醒欧阳玥。

    “哦,我要看得是一位老人家,应该不会搬走的,住了几十年不舍得的。”欧阳玥心里也开始不安了,那地方一定有什么古怪,何晓云的爷爷也许就是关键人物。

    车子开了大约半个多小时,停在一条青石路上,司机道:“小姐,天恩道观就在这条路尽头,车子进不去,你们自己进去吧,对了,两边的房子都是要拆迁的老屋子,你们小心啊。”

    “谢谢。”欧阳玥下车,看着长长的一道古道,给人的感觉哪里还是什么大都市,就像是古代老建筑一般,房子都是青砖搭建的,间间屋子外面都写一个大大的拆字,一条街道,两边两个世界。

    欧阳玥抱着小羊大人往前走,脑袋两边看,果然都是空屋子,连狗都没见一只。

    忽然前方传来钟声,声音不大,却敲足了十二下。

    “哎呀呀,那死老头子今天怎么敲钟了,两个月前敲钟的时候给他捡到一个三岁小孩子,这次又是谁来了!”欧阳玥站定在巷子里听着钟声,忽然就听到一个院子里跑出来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太婆,看那腿脚都还是很利索的,虽然一张老脸都成了菊花。

    欧阳玥心惊胆战,这老太婆说的话让她联想到小猴大人,难道这次敲钟是因为里面有人知道自己或者小羊大人来了。

    “哎呀,原来是个小姑娘,哎呀呀呀,好可爱的小家伙,跟上次那个差不多啊,真是奇怪了。”老太婆目光盯着欧阳玥又看向小羊大人,嘴巴咧大。

    “这位婆婆,?”欧阳玥刚想礼貌点叫人,那老婆走忽然转头对着巷子尽头就狂喊道,“何老头,客人来了!”

    欧阳玥呆愣,何老头?会不会就是何晓云的爷爷?

    “小姑娘,你来这边干什么啊?这里可很少有人来的。”老太婆笑呵呵道。

    “我想去道观里看看。”欧阳玥讪笑一下。

    “道观里有什么好看的,以前确实很旺盛,但现在就剩一个何老头了,没什么好看的,来来来,我老婆子这边难得来客人,进来坐坐如何?”老婆婆很热情地邀请道。

    欧阳玥感觉小羊大人的不安,一个劲地往前扑,立刻尴尬地笑笑道:“婆婆,我还是去前面看看吧。”说完赶紧就走。

    老婆婆在后面嘀嘀咕咕的,欧阳玥一头黑线,很快就跑出巷子口,眼前豁然开朗,巨大的槐树侧面有一个很普通的道观,不大不小,虽然很陈旧,但墙壁都是不断有被补过的痕迹,地面也干干净净地,这个何老头一定常常来扫地。

    大槐树下,有一个圆形的石桌和四张石凳,桌上面放着一壶茶水和四个茶杯,茶的香味立刻飘进了欧阳玥的鼻子里,居然是上好的大红袍,这老人家还真懂得享受。

    小羊忽然身体一动,直接钻进了欧阳玥的空间里,声音在她脑海里响起道:“这里有奇怪的气息,很压迫,我不喜欢,还是躲起来好点。”

    欧阳玥皱眉,她到是没什么感觉,不过心想这里一定有古怪,抬头看向道观,道观的黑色木门两面开着,只见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一身青灰色的道服,手中拿着一把大扫把,正优哉游哉地走了出来。

    欧阳玥一看这老人家大约六十多岁,精神抖擞,双目炯炯地朝欧阳玥看来,然后白色小胡子下的嘴巴慢慢地抿成一条线,有点威严之感。

    欧阳玥不知道他是不是高人,但这老人家似乎对她不是很友好,起码看到她是一点笑容都没有,一张老脸还崩得紧紧的。

    “老人家,你可是何晓云的爷爷?”欧阳玥展开笑脸,先礼貌地询问道。

    老人家的目光停在欧阳玥的眉心,欧阳玥一惊,那金色的小花她刻意隐藏起来,这家伙不会直接看透吧?

    “老夫正是何晓云的爷爷,这位小姐找老夫何事?”老人家坐下来喝茶,也没叫欧阳玥坐下来。

    欧阳玥讪笑一声道:“也没什么大事,二个月前是不是有个小孩子来过这里?”

    老人家顿时双目一瞪,看着欧阳玥那张绝色的小脸阴沉道:“你是他的谁?”

    “呃,我是他的亲人,好不容易找来这里的,老人家一定是看到他了,请问他现在在哪里?”欧阳玥不确定这个老家伙什么意思,他既然会敲钟应该是知道她的不同常人之处,但好像又不敢确定,看来刚才是小羊大人的缘故。

    “你一个人来?”老人家的问题证实了欧阳玥的想法,这老人家应该是对神兽有特别的感觉。

    “是啊,我一个人来。”欧阳玥很怕那个老婆婆出来揭穿她,但现在先撒谎再说。

    “你怎么会找到这里来的?”老人家开始喝茶了。

    “这个,我问了好多人,才知道我家小子之前和舅舅来这边的时候走散了,我一路问来的。”欧阳玥有点脸热,但没知道这老家伙的实力和底细之前,她也不敢暴露底细。

    “是吗?”老人家的一眼充满了不相信。

    “老人家,刚才那个老婆婆已经告诉我了,我家小子以前就来过你这里,还敲钟十二下欢迎,现在请你把小家伙还给我。”欧阳玥口气有点不善,因为这个老人很气人,不让她坐算了,还一副鄙视她的样子。

    “送人了。”老人家冷冷一句。

    “送谁?”欧阳玥眯眼。

    “不知道。”老家伙不说自己孙女。

    “是吗?不是送给你孙女何晓云吗?”欧阳玥终于不再客气了,因为打马虎根本对她得不到什么消息。

    “原来你知道啊,那你来这里找老夫干什么?直接去和晓云交涉就成。”老人家嘴角勾起些邪恶的笑容。

    “你什么意思,把人家的孩子骗走又送给你孙女做儿子,你难道没有一点歉意?”欧阳玥气恼道。

    “二个月前的事情,你到现在找来问老夫这个问题,你就没有好好想想?我可是等了你们几天几夜,没人来才不得已送出去的,老夫这里需要清静,那小家伙实在太过烦人了。”老家伙立刻吹胡子瞪眼,显然不满意小猴大人的表现。

    “你才烦人!”小羊大人的气恼声立刻在欧阳玥脑海里出现。

    “那就算你不得已,现在我想要带回我的孩子,你老人家能不能让何晓云把孩子还给我?”欧阳玥皱眉道。

    “他是你孩子?”老人家从上而下看了欧阳玥一眼,目光很是犀利又带着鄙视。

    欧阳玥涨红了脸,感觉自己似乎像被他扒光了衣服一样检查了一遍。

    “只要你出具小孩的出生证明或者其他证据,你大可以去要回来。”老头子阴阴地笑了笑。

    “你,你什么意思?就算没有证明,他都是我的亲人,我一定会要回来的!”欧阳玥气愤道,这老家伙真是臭石头,真以为自己不敢打老人吗?

    “亲人?小姐,你别大言不惭,就凭你这点道行,能有这么高贵的亲人?”何老头目光忽然一眯,金光闪过,让欧阳玥吓得倒退一步,她刚才的的确确看到了金色的光芒从他老眼里发出来的,他到底是什么人?

    “原来你是位高人,怪不得这里怪闻这么多,想必也是你搞出来的,几十条人命,你还真是残忍!”欧阳玥心里打鼓,但面色镇定。

    “是又如何,这里是我们何家的地盘,就算过了无数年,没有人能拆掉这里,老夫没死前就绝对不会让人毁了这里,所以老夫不介意大开杀戒。”何老头看向面前的天恩道观。

    “你,你到底是谁?”欧阳玥问出了疑问。

    “老夫是谁你都不知道,居然还敢来找老夫,小姑娘,你胆子不小,古武者在老夫眼里等于废物,我可以告诉你,那个孩子不是一般人,他不想死就乖乖地做我何家的小孩,若是不乖,就别怪老夫不客气。”何老头很强势道。

    “你,你知道那孩子是什么吗?居然也敢大言不惭?”欧阳玥愤怒道。

    “哈哈哈哈,那孩子是什么?老夫若不知道,怎么会给他戴上伏神镯!”何老头哈哈大笑,嚣张的神态有点疯狂之感。

    “原来真是伏神镯,你哪里来的!”欧阳玥接受到小羊大人的话,立刻询问。

    “伏神镯自然是老天爷留给我们何氏一脉的传家之宝,只是从来没想到会真正用来对付万年神兽,晓云是何家最后一代单传,可惜是女子,又不能生育,只怕何家到此也算完了,但若是神兽能诚服于我何家,那么必定能何家再次开枝散叶,重创辉煌。”老人家很是激动。

    “什么,何晓云不能生育?不是齐老大不能生吗?”欧阳玥有点糊涂了,而且她真不知道何家只剩下他们两个人,一个爷爷、一个孙女。

    “哼,齐老大自然也不能生,谁敢让我孙女难看,老夫又岂会放过!”何老头眸子里再次滑过金光,欧阳玥心里一动,看来齐老大也算倒霉,无缘无故娶了何晓云就失去了生育能力。

    “你怎么知道那是神兽大人?”欧阳玥继续问。

    “哈哈哈,说来也是巧合,那神兽大人转化人形没多久,却来到这边大槐树上玩耍,老夫看到伏神镯发出光芒,就知道有好东西来了,神兽大人虽然活了上万年,但化成人影后智商就如小孩子,老夫哄哄他,他就乖乖戴上了伏神镯,从此受制于晓云了,也算为她找个保镖,一个女人在现代社会混不容易。”老头子叹口气,很是感慨。

    “你,你难道不知道神兽有十二只吗?你如此迫害他们之中的一只,就不怕遭受神兽们的报复?”欧阳玥气恼,这老东西很是狡猾,她也知道这些小家伙化成人形真得很小孩子气,所以才会被骗的。

    何老头一愣后,面色有点惊惧之色,但很快就恢复正常道:“那又如何,伏神镯对神兽具有绝对束缚的作用,就算他们杀了我,也救不了那只神兽。”

    “你真是该死!”欧阳玥气恼万分,咬牙切齿。

    何老头眯起眼睛看她道:“你又是谁?不像四大家族的人,为何和神兽有关系?还有,你是古武者,实力不弱,你是隐世家族的人?”何老头显然来了兴趣。

    “隐世家族?华夏还有隐世家族?”欧阳玥反而被他吓到了,看来华夏四大古武家族只是表面的,那这四大家族也太嚣张了,或是觉得隐世家族根本就不会出来维护次序呢?

    “我们何家就是古老的家族,只是现在已经没落了,华夏四大家族确实很有底蕴,也一直肩负重大的责任,而隐世家族在几百年前就已经退出历史,一直没有在出现世人的视线之中,四大家族也许都不记得还有三个华夏隐世家族,哎。”何老头目光飘远,似乎在回想以前的一切。

    “那还有那些隐世家族?”欧阳玥急切想知道。

    何老头抬头看她,道:“你叫什么名字?”

    欧阳玥一愣后脑子里想起自己的爷爷,爷爷是个很和蔼可亲的人,中医很高明,是个赤脚医生,一生都勤勤恳恳,欧阳家也很平凡,不可能会是隐世家族,但爷爷为什么对古董这么在行,还留下如此神奇的东西给自己呢?

    “我叫欧阳玥,是S市人。”欧阳玥还是说出了自己的姓氏。

    何老头目光顿时放亮道:“果然是这样!我说华夏怎么无端端冒出来不是四大家族的古武者,原来是欧阳家族的人,那就不会错了!”

    “什么!你说我家也是隐世家族?可我爷爷什么都不会啊。”欧阳玥从来没感觉到自己的家有不正常的时候,除了自己的重生。

    “小丫头,我们华夏已经不是武者的世界,武者的存在只会让别人当成怪胎,所以三个隐世家族早在很久以前就放弃了古武之道,想把后代变为正常人,远离一切是非,是为了你们好。”何老头叹气,“还有一个家族是楚家,不知道还在不在了。”

    “楚家?”欧阳玥立刻脑海里响起了楚格林。

    “是的,楚家,嫡系子孙中有出色的血脉,就会拥有对药材的天生明锐性,是医学天才。”何老头慢慢说。

    欧阳玥面色大变,楚格林不就是这样的人吗?

    “你不知道华夏有个叫楚格林的医学天才吗?”欧阳玥惊讶地看着他。

    何老头一愣后道:“老夫不问世事很多年了,要不是神兽出现,要不是何家只剩下晓云一人,老夫也不会再坚持下去,古武之道终究不是长久之道。”

    “古武这么厉害,怎么会不是长久之道,四大家族掌控整个华夏,世界各国都有内部的古武家族,我们要是消亡,早晚华夏也不复存在。”欧阳玥不太苟同,她觉得古武很强大,一个武神只怕都能毁灭一大片了,发展下去一定是古武的天下。

    “小丫头,华夏这么多亿普通百姓,古武者要是屠尽世人,那是要遭天谴的,神雷必灭之。”何老头鄙视欧阳玥,“你家族根本没跟你说起过这些,看来你也是机缘巧合才涉及了古武,但我劝你,别太自信,世界远比你想像得复杂。”何老头冷哼一声。

    “主人,你跟这死老头啰嗦什么,他懂个屁,主人以后一定会天下无敌的,欺负猴兄,把他灭了!”小羊大人气呼呼的声音又出现了。

    欧阳玥有点恍惚,自己居然是华夏三个隐世家族的成员,跟古武本身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爷爷把神珠链和黄晶石中超级神兵留给她,一定是有原因的,只是第一次自己死在古武者东方博弈手中,也许这就是溟溟中注定了自己的重生。

    “你走吧,老夫命不久已,只希望晓云能平平安安过完这一生,若她死后,神兽就能恢复自由,那伏神镯就当我们何家送给欧阳家的礼物吧。”何老头看向欧阳玥,知道这丫头是三大隐世家族之一,有种同病相怜的感觉,三大世家都已经到了尽头,他尽力了。

    欧阳玥知道何老头也不会把她的身份乱说出去,而伏神镯他也不会从小猴大人那边拿下来,看来自己白来一趟,不过总算知道欧阳这个姓也是这么伟大的,可惜父亲他们早已经不知道了。

    欧阳玥忽然觉得自己好像就在一个圆里面,一切都似乎已经注定了。

    欧阳玥带着火气很大的小羊大人离开,因为从何老头哪里也得不到什么消息,反正她动不得何晓云就是了,除非找到一个内心纯洁如白纸的人,这可不好找。

    小羊大人因为欧阳玥不杀何老头为小猴报仇,气恼之下进入了盘云塔,怎么叫唤都不肯出来,让欧阳玥哭笑不得,只要花心思去找能解下伏神镯的人,毕竟小猴不归位,对她影响也是巨大的,比如这些小P孩都不会乖乖听话。

    回到酒店,她脑子里消化何老头的话很久,觉得实在是匪夷所思、出乎意料,直到电话响起。

    “玥,你在哪里?”任云桀的声音。

    “毛毛,我还在京市,你回来了吗?”欧阳玥顿时忧郁扫清,露出微笑。

    “我找到李利克了,被澳门黑社会关在地下牢房里,今晚我会救人,最晚明天晚上我就会去找你。”任云桀很激动,内心的思念通过话筒传达过来。

    “嗯,你小心点,别给李利克知道你的身份,先弄晕他。”欧阳玥交代道。

    任云桀轻笑出声道:“我知道,你放心好了,对了伍少华那边怎么样了?”

    “等着收钱吧,不气死他,我就不姓欧阳,对了,今晚我要参加宴会,让崔劲出点风头。”欧阳玥嘴角勾起邪笑。

    任云桀听着她甜美的声音,心里一片柔软,再看看自己空间里准备的各种装饰品,嘴角勾笑,恨不得立刻去找她。

    下午,欧阳玥一身清爽的套装来到了云翔大厦,伍少华已经恭候多时,欧阳玥直接乘坐四人电梯就上了二十八楼。

    伍少华身后站着一位戴眼镜的男人,看上去像他的秘书,伍蓝枫不见踪影。

    “欧阳玥,你来了,请坐,请坐,我可等你很久了。”伍少华眉开眼笑,想到自己很快能变成正常男人,心里就激动。

    “真不好意思,有点事情耽误了。”欧阳玥看着他就想笑,不知道他被骗了一次又一次后还会对她这么客气吗?

    “没关系,能来就好,我这条腿能伸直了,你的针灸真得很神。”伍少华激动地伸腿给她看。

    “嗯,再针灸个三次就应该能站起来走动了。”欧阳玥摸摸下巴道。

    “太好了,那你帮我治吧,十个亿我付了!”伍少华很豪爽地道,虽然心痛肉痛,但比起他的身体那还是值得的,因为就算他再有钱,没有一个医生能让他站起来,再多钱也没用。

    “很好,这是我账号,打进去,我马上给你治疗。”欧阳玥拿出一张片名给他,伍少华接过来立刻给身后推他的男人道,“快去办。”

    那男人答应一下就跑了出去。

    “今天伍蓝枫呢?怎么不见?”欧阳玥喝着茶问道。

    “小枫昨日下午就去了S市看望东方旭了,还没有回来。”伍少华决定给钱,也是因为伍蓝枫亲眼去了星湖湾看到了能走路的欧阳杰,当时她就震惊了,也相信欧阳玥确实有那个本事,为了自己哥哥的传种接代问题,她觉得十个亿还是合算的。

    “哦?那东方旭和东方莹莹怎么样了?”欧阳玥装作关心道。

    “他们好像是中毒吧,你那位朋友楚格林很厉害,已经控制了两人的病情,不过要想完全好,只怕药费都很贵。”伍少华说这话的时候,看了看欧阳玥。

    “楚格林本来就是医学天才,他研制出来的新药能治愈癌症,这钱也只有他能赚了,东方家族不差这点钱的。”欧阳玥耸耸肩。

    “若是你呢?你的针灸也很厉害,要是去医院的话,应该也能赚不少钱。”伍少华试探性道。

    欧阳玥呵呵一笑道:“我的针灸毕竟是偏方,上不了大台面,私下相信得就治疗一下,其他的还是算了,免得出什么事,惹来官司就不好了。”欧阳玥耸耸肩。

    “说得也是,你还是适合翡翠古董,对了,今晚京市有个古董展会你可知道?”伍少华忽然目光一亮道。

    “哦?你会去?”欧阳玥一惊,这家伙还真是消息灵通。

    “当然,这种场合怎么能少了我们云翔,我们云翔也会参展东西的。”伍少华很得意,“若是你想去,可以当我的女伴。”伍少华有点得意。

    “不用了,我会当崔二少的女伴,就不饶你费心了。”欧阳玥翻个白眼。

    “崔劲?你,你怎么和他搭上了?”伍少华一脸吃惊。

    “什么叫搭上了,这么难听,别以为个个男人都像你这样没品!”欧阳玥想起这个死男人曾经想要非礼她,她就一肚子恨。

    伍少华咳嗽起来,面色难看道:“那件事是我不对,我也是被李利克唆使的,既然过去了,就别再说了吧。”

    “哼!李利克自然也不是好东西。”欧阳玥继续冷哼。

    “崔劲和崔泽不太和睦,难道你是为了打击崔泽?”伍少华果然很聪明。

    “你管得太多了吧?”欧阳玥听到手机信息,一看十个亿果然顺利入账,心情激动起来,立刻又问道,“钻石你到底要不要?”

    “要,我正在计算多少股份转给你。”伍少华憋气着,海娜的张董已经在催他了。

    “好吧,先帮你治腿。”欧阳玥把银针拿出来,伍少华激动地乖乖配合,不过他有个问题还是很难启口,但想到十个亿没有了,她总得帮他治,所以憋足了气道:“你帮我治腿后,也要帮我治治上面的。”

    欧阳玥抬头看他一眼,伍少华面色通红,尴尬万分。

    “我说到做到,你放心吧,十个亿帮你全部治好。”欧阳玥就是要他好好的,然后再尝试梦想破碎的感觉,她发现自己心里越来越变态了。

    “谢谢。”伍少华这才松口气,看着她认真地帮他治疗,目光在她光洁细腻的脸上停留,慢慢的,视线变得有点痴迷,回想起认识欧阳玥的点点滴滴,看着她从一个小姑娘在短短一年多时间里不断地蜕变,那种感觉很是奇特。

    “啊!”忽然伍少华一阵剧痛,让他惨叫出声,低头一看,欧阳玥正愤怒地盯着他。

    “伍少华,你还真是死性不改啊!”欧阳玥是被他那火热的目光看得火大了,才扎了他的痛穴。

    “什么!啊,没有,你,你别误会,我只是在想以前的事情,为什么这么疼啊?”伍少华说完才发现疼得是另外一条没有知觉的腿,立刻又惊有喜,表情奇特。

    “疼说明你有救,怎么?有意见?”欧阳玥没好气道。

    “没,没有,疼得好,疼得好!”伍少华只能赔笑。

    “现在乖乖躺沙发上去,脱裤子!我没多少时间陪你耗!”欧阳玥气势凌人,让伍少华浑身一抖,感觉她怎么像个女王似的,而自己成了马上要被她虐待的男仆,这女人失踪半年,改变实在太大了!

    ------题外话------

    又月底了,又月票的亲们别浪费了哈,(*^__^*)嘻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