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重生毒眼魔医 > 011章 风云女子

    三个人顿觉胸口一股窒闷,面色一下子苍白无比,都面露恐惧地看看对方,这是什么情况?

    欧阳玥美目瞪大,一只如莲一般的小手忽然劈向中间拿枪的小顾。8

    小顾感觉到不对,顿时不假思索,扳下了扳机,可惜还没有枪响,手枪居然一分为二,连带小顾的手

    一道鲜血喷射而出,一声惨叫闷闷地跟着响起,压力让他想喊都喊不出来。

    另外两人直接吓呆了,手中的西瓜刀再也拿不住,一下子就掉落地上,发出清脆声,而他们两人还是被一股强大的压力压着,想跑都跑不了,双腿都在发抖,看着欧阳玥就像看到鬼一样。

    欧阳玥目光冰冷,虽然这三人是齐老大的手下,看来也应该有点地位,想必坏事做尽,要不然齐老大也不会放心让他们三人来直接杀她灭口,所以对他们她就不用客气了。

    欧阳玥的威压越来越大,从刚开始的武者气息,慢慢加强到武王气息,三人的面色从白到红,似乎承受着无比的痛苦,哪里有反抗的能力。

    突然三个人嘴里一起喷出鲜血,身体直接往地上栽去,口吐白沫,双目翻白眼,欧阳玥的威压已经慢慢往武尊上升,看着三人的反应,她嘴角依旧只有冷笑。

    直到三人完全断气后,欧阳玥把三人收进了空间,尸体她还处理不了,或者找个机会会给齐老大看看,也可以等着毛毛回来再交给他,她把尸体扔在盘云塔后面的空地里,眼不见为净。

    顺便看看范奇森,正好看到他四周的战气在浮动之中,额头见汗,似乎要晋级了,欧阳玥为他高兴,他若晋级,就是武者二级了,对他各方面都会有好处。

    遁入虚空,直接离开老宅子,地上的血迹还触目惊心,欧阳玥也不去理会,没有尸体还能拿她怎么样,就让齐老大慢慢等消息吧,等自己搞定了崔泽的事情,再好好收拾他,先让他心惊胆颤几天。

    欧阳玥想到答应崔劲的事情,直接朝四环的那个窝点而去,出乎她意料之外的,这个窝点还真不好找,照孙焯裎提供的地点,她只看到一大片的集装箱基地,一眼望去是一望无际,这里是一个进出口的货运中心,不过欧阳玥知道越是这种地方,毒品越能流入进来。

    室外天气虽然很冷,但这个大型货运中心却热闹非常,每个人都穿着厚厚的大衣来来回回的,很是忙碌,还有很多大货车进进出出的,让欧阳玥一个女人出现在这种大都都是男人的地方,引来了不少注目。

    欧阳玥找到一个不太高的地方站了上去,透视眼立刻朝四周扫射,但她没有明确的人物目标,也不知道崔泽的这个窝点是什么样子的,所以对她来说有点难度。

    “喂,你在哪里干什么!?这里不是你这种小姑娘来玩的!很危险的!”欧阳玥正在目光观察四周的时候,一个带着工帽的中年男子在下面叫唤欧阳玥,面上有着微怒,心想着自己明明没见过这小姑娘,她是怎么进来的?

    欧阳玥低头看看男人,嘴角扁了扁,只能下来道:“这位大哥,我是来找人的。”

    “找人?你怎么进来的?你找谁啊,这里我已经工作十几年了,没有不认识的工作人员。”中年男人想来想去也觉得这小姑娘应该是找人的,可是这小姑娘漂亮得不像真人,他们这边有人有这样的亲戚吗?

    “嘿嘿,其实我叫不出名字啦,不过大哥,你知道崔家大少爷崔泽吗?他在这里应该有个办事处的。”欧阳玥立刻脑子一转道。

    “哦,你说崔大少啊,他是这里的常客,跟泰国、越南那边生意很多的,那边的集装箱都是他们崔家的。”男人伸手指了指东面方向。

    “哦,谢谢你大哥,我找的人就在崔大少手下工作的。”欧阳玥笑眯眯道,得来全不费功夫啊。

    “你给我站住!”中年男子看欧阳玥往东面走,立刻拦住她。

    欧阳玥不解地看着他皱皱眉。

    “你怎么没有登记就进来了?还有崔大少那边区域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进去的,我要先帮你打个电话,不然崔少怪罪下来,我工作不保。”中年男人急道。

    “啊,这样啊?那好吧,我先出去,改天再来好的。”欧阳玥扁扁嘴,往大门走去。

    “我帮你打电话吧,你要找谁?”中年男子看欧阳玥很失望委屈的样子,觉得自己可能对一个小姑娘太凶了。

    “没事了,我叫不出那位兄弟名字,还是先不找了,大哥拜拜哈。”欧阳玥笑了笑就走出大门,心里嘀咕,真是麻烦,不过这崔泽还真是很小心的,只怪自己刚才不知道地方,才暴露了身份。

    想到这里,她跑去一个无人之地,再次进去虚空,直接来到了货运区的东面,一排排的集装箱是一个连着一个,而且都是两层、三层的,少说都有几千个。

    欧阳玥目光透视一个个集装箱,因为这里除了集装箱就没有其他房子,那么崔少的窝点一定在这些集装箱里面。

    细细探索了好一会儿,发现集装箱里是各式各样的东西都有,不过不是她要找的,直到终于让她看到有一个集装箱里有人,她心里一喜,连忙靠过去。

    就近一看,才知道这里六个集装箱是连载一起,而且是相通的,里面不止一个人,只是只有一人在走动,其他人都坐在一条条白色的木板桌前搞着什么。

    欧阳玥走近一看,才发现桌子上都是白色的粉末,这些人都是白衣白帽,还戴白口罩,旁边还有冷气箱子,有人蹲在箱子前拿出一块块砖头一样的东西。

    欧阳玥震惊,崔泽不止是卖毒品,还加工毒品,怪不得他在崔家的实力最厉害,而齐老大场子里出售的毒品就是崔泽供应,两人是各取所需,而崔劲和齐老大能一起喝茶,是因为崔泽被打后,崔劲觉得机会来了,就想着分一杯羹,也想和齐老大合作,只不过还没开始谈,就被欧阳玥破坏了。

    不过对于崔劲来说,他是不抱什么希望,毕竟齐老大和他大哥合作多年,除非崔泽死或者残废,那么他才有可能插一脚进去,今天的相约喝茶,也只不过是一种试探。崔泽比他早出来两年,所以很多东西他都失去了先机,这次崔泽受伤他内心其实是高兴的,只是没想到爷爷说会马上医治好他,这让他知道崔泽在崔家的地位比他想象中的还高,也让他父亲和他有些焦急了。

    欧阳玥站在虚空中看着这帮人加工毒品,她心里很受震动,这么多毒品销售出去,那要害死多少人,多少家庭会因为毒品而破裂,崔泽为了赚钱还真是丧尽天良,这样的家族又怎么能说是为了保护华夏而存在呢?

    欧阳玥心里很气愤,这股愤怒让她全身越来越冷。

    正在她准备直接废了这个地方时,那个走动的男人的手机忽然响了。

    那男人很严肃地接起手机,欧阳玥透视过去,看到他身上也带着枪,而看到另一个像休息室一样的集装箱里,里面还睡着两个男人,他们地铺下居然还有冲锋枪,怪不得孙焯裎要她小心了。

    “大少爷,嗯,好的,我知道了,马上去接应!”那男人对着电话说着,欧阳玥知道电话那头是崔泽。

    那男人挂了电话后,直接走到休息室里,伸脚就踢醒那两个睡觉的男人道:“快起来,又货到了,越南过来的第S—298号箱子,是装鞋子的,鞋子夹层里有批货,我现在就去跟人交易,你们看好这里。”男人说完就走到一个保险柜前面蹲下,然后拿出来一个黑色的箱子,匆匆地从另一边走了。

    睡着的两人只能起来,一个拿着枪继续监督加工毒品,另一个打了两个哈欠道:“大少爷这次到底搞什么?居然被个女人打了,我还以为开玩笑的。”

    “好了,大少爷的事情我们不要讨论,只要做好我们分内的事情。8”另一个给他一个冷眼。

    欧阳玥没有理会这边,立刻跟着那个拿箱子的男人而去,因为这只箱子里居然全是欧元,只见他直往进口关卡检查处而去,欧阳玥不再管他,而是寻找另一边刚刚到货的所有集装箱,很快就找到了那只装鞋子的S—298号箱子。

    里面果然都是越南鞋,不过越南鞋用集装箱来装还真是少见,就不知道那些关卡工作人员是怎么检查的,还是崔大少爷早就打通了这条路。

    事实证明,欧阳玥的猜想不错,这个箱子的检查人员只是马虎地看了看就贴上了过关的单子就放行,随着箱子一起来的是两个穿羽绒服的高大男人,皮肤都很黑,一看就是越南那边的。

    集装箱很快被人运往东面,而欧阳玥看到那两个男人中一人拿出手机打电话,很快和崔大少那个人汇合。

    三人再来到集装箱前,打发掉所有人后开始开柜子验货,欧阳玥见那拿箱子的男人拿出一双越南鞋就开始用把刀挖开了鞋底,然后就看到里面果然有白粉,欧阳玥冷笑一声。

    等男人验货完毕后,那男人开始和两个越南人讲事情,欧阳玥看到三人拿出香烟,而那黑色箱子就放在墙角边,看上去是很安全,但对欧阳玥来说就是刚刚好,回避了另外两个人的目光,她快速伸手一拿,黑色箱子直接被她拿进了虚空,她忍不住笑起来,她要崔泽伤好后再吐吐血。

    很快,三人要进行交易,结果那男人发现箱子不见了,表情震惊地转身看来看去,另外两个越南人也面色惊讶,大家一阵转圈后,两个越南人对着崔泽的人责问起来,然后一人直接拔了枪对准他。

    那男人惊吓万分,想解释,但他实在都不知道箱子怎么会无缘无故不见了。

    两帮人明显争吵起来,崔泽的手下立刻打电话,另外两个越南人目光凶狠地盯着他,然后另外一人也开始打电话。

    欧阳玥只是看了一会,就没有再理会,而是直接来到那些加工毒品的那几个集装箱,来到保险柜前面,看到里面没什么现金,不禁有点小郁闷,本来还想趁火打劫的,可惜没钱了。

    转头看看另一边已经成品的毒品,欧阳玥冷笑一声,看看两个来回走动的男人,悄悄地把东西收回虚空,最后收了将近十几个像鞋盒一样大笑的毒品后,不用再用武力,直接离开,相信这些已经让崔泽气得跳脚了。

    刚走几步,突然耳边传来一声枪响,然后就是警报的声音,欧阳玥透视过去,看到去交易的那个崔泽的手下被其中一个越南人打中了肩膀,而他立刻又开枪,顿时另外一人也倒地,一时间很是混乱,但这不关她的事情,她觉得是越乱越好,现在崔泽伤还没好,要想收拾烂摊子恐怕还没这个精力,自己对崔劲也交代得过去了。

    欧阳玥拿着钱和毒品离开,虽然钱是好东西,但毒品她是没准备赚钱的,所以她来到一个湖边,直接把白色的粉末全部倒进了湖里,以免再流传出去。

    等欧阳玥回到酒店休息时,崔劲的电话就来了。

    “崔二少消息好灵通啊。”欧阳玥笑得清脆,手里拿着一杯橙汁舒服地靠在软软的大沙发上。

    “你一个人是怎么做到的?”崔劲很是好奇,声音里又有兴奋。

    “我自然有我的人,答应你的我已经做到,那么崔二少可愿意跟我合作?”欧阳玥笑意盈盈。

    “你说,想合作什么?”崔劲想了一下后立刻有力地询问道。

    “只要是打击你哥哥的,我都有兴趣。”欧阳玥慵懒的声音反而让对面的崔劲感受到她的强大。

    崔劲一愣后道:“他毕竟是我哥。”

    “呵呵呵,崔二少,若他真当你是弟弟,又岂会跟你父亲争这个位置,这一代的家主本来就应该在你们父辈选的,但他现在的作为,似乎已经不把你们这些人放在眼中不是吗?若他当你弟弟,我想他应该和你相亲相爱,一起做生意,而不是瞒着你们两个堂兄弟,扩张势力,别说你们,就连你们的父亲他都没放在眼里。”欧阳玥冷笑一声。

    崔劲脑子里立刻浮现出崔泽如何讨老爷子欢心,每次说出来的成绩都是他们父亲和他所不知道的,最让人气愤的是崔泽居然在老爷子生日那天,送了一只明朝皇家八纹祥云皇家碧玉杯,对于爷爷那对古董狂热的痴迷,立刻对崔泽这个孙子极尽宠爱。

    “我怕就算我再努力,爷爷还是只喜欢我哥。”崔劲苦笑,比起崔泽那拍马屁的一套,他自叹不如。

    “为什么?你也是他孙子不是吗?”欧阳玥惊讶道。

    “虽然我是他孙子,但我不会讨他欢心,而且我也没钱没势力,更没有送他最喜欢的名贵古董,他又怎么会看中我,何况我还有个弟弟,崔浩也很会讨爷爷喜爱。”崔劲叹气道。

    “原来你爷爷喜欢古董啊?”欧阳玥眼睛一亮。

    “嗯,我爷爷是个古董迷,不过一般的古董他都看不上眼的,我哥在这方面很有一套。”崔劲苦笑。

    “那还不容易,我去搞点古董来,你送给你爷爷,现在这个时候,正好是你扭转乾坤的时候。”欧阳玥微微一笑。

    “你去哪里搞古董,名贵的古董都已经名花有主了,我爷爷不是强盗,也不爱夺人之好,所以很难。”崔劲虽然觉得欧阳玥本事大,但这些可不是随便说说的。

    “你爷爷最喜欢什么古董?”欧阳玥想了想问到,让崔泽失去他爷爷的宠爱,估计是最会让他发狂的。

    “这个,明日在京城酒店会展中心,有很多大人物都会把收藏拿出来展览,其中也会有人出售,只是我不知道辨别古董,所以也不敢买,那些古董一定都是大价钱。”崔劲想了想说道。

    “哈哈,这个简单,我以前做过董鉴赏,明晚我陪你去如何?”欧阳玥嘴角一勾。

    “这个,就算去了,我也买不起啊。”崔劲想到那些以千万计算的古董,他直接蛋疼,不是说他没钱,但他的钱都是在爷爷、父亲的管理之下,根本不能随便动用,崔泽强就强在他自己赚钱,并不是靠家族的公司赚钱的。

    “呵呵呵,这点放心,我想办法。”欧阳玥眼中闪过一道精光。

    崔劲总觉得欧阳玥似乎对他太好了,就算要打击他哥哥,也没必要这么帮他,这里面感觉有点怪异,难道她真无聊到就是为了要让崔泽难看,而付出那么多的心血?

    “崔劲,我知道你一定怀疑我的动机,但你可以想象,我不管什么动机,对你都是有利无害的不是吗?”欧阳玥这句话一点也没错。

    “好吧,明日我爷爷也会去的,他不会错过这种展会,只要他看中的你能买下来让我送给他,一定会让他对我另眼相看,只是我要怎么解释我能买得起呢?”崔劲心里很兴奋也很紧张。

    “你可以告诉你爷爷你也会做生意,至于什么生意,你哥哥的生意他不知道,你的也就没必要给他知道了不是吗?”欧阳玥嘴角一勾,崔劲比起崔泽果然要好忽悠,怪不得崔长寿那老家伙会喜欢崔泽多一些也是有原因的。

    崔劲点点头,心里想着也许这一次是老天爷给他的机会,自己不能白白错过了,再者最坏的打算也没有比现在被爷爷看轻来得好不是吗?

    想到这里,崔劲立刻道:“欧阳小姐,若是这次我能得到爷爷的赏识,以后你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尽管开口。”

    “好,一言为定!”欧阳玥嘴角勾起一抹高深莫测的笑容,可惜崔劲在电话那天根本看不到。

    崔家大宅内,崔泽面色痛苦地躺在自己房间的床前,看着眼前站在他床边的男人面色更加难看了。

    “孙焯裎,你来干什么?看笑话吗?”崔泽的伤已经处理过,就等着爷爷给他最后的疗伤,要不是爷爷对他寄予厚望,也绝对不会轻易打开花房拿出珍贵的药草给他治疗肋骨断裂的疼痛。

    “崔大少,没想到你也会被女人打的一天啊。”孙焯裎俊美的脸上露出让人神公愤的笑容。

    “孙焯裎,你别不知道欧阳玥和你的关系,这事你知不知道?”崔泽气得面色发青。

    “欧阳玥和我确实是朋友,那个女人我是深深佩服的,只是我不知道她为何会打你?”孙焯裎装傻道。

    “你少给我演戏,她是为范奇森而来!我当初审问范奇森你们都没反对的,为何她不找你要找我,是不是你们说的!”崔泽知道自己打范奇森确实有点过火,但也是为四大家族着想。

    “你堂堂崔大少还怕她不成?”孙焯裎耸耸肩。

    “你少来这一套,想我利用古武杀了她,能让你抓我吗?你们是不是预谋好的?”崔泽气恼道。

    孙焯裎嘴角勾了勾道:“崔大少,你没有证据别乱说,何况欧阳玥的个性也绝对不会听我的,我们四大家族的秘密我又怎么会给她知道?不过欧阳玥若无缘无故地死了,那我就不能不怀疑你了。”

    “你!”崔泽确实心里想好,等他好了,他一定在没人的地方杀了欧阳玥泄愤。

    “你好好养伤,范奇森的事欧阳玥是不知道原因的,她朋友受这么大委屈,她总要来讨个说法,只不过你比较倒霉罢了。”孙焯裎这话再次把崔泽气得肝疼,什么叫他比较倒霉。

    “对了,东方家族的三兄妹失踪半年多居然回来了,不过东方旭和东方莹莹似乎得了怪病,还在S市,所以欧阳玥原本想拿他们东方家族出气的,结果就变成你,至于我和萧家,大概是因为我们没对范奇森出手吧。”孙焯裎笑得有点邪恶。

    “她是怎么知道你们没出手?”崔泽立刻抓到了把柄。

    “这个嘛,说来我也奇怪,不过欧阳玥告诉我说是东方辽说得,打得最狠的是你,你别冤枉我和萧家。”孙焯裎耸耸肩。

    “什么!东方辽,尼玛的,他难道不狠?”崔泽想到自己在大庭广众,那么多眼睛之下被一个女人打得如此凄惨,这口气怎么吞得下去。

    “他是狠,但他好歹去向欧阳玥道歉了,要不然欧阳玥也不会知道你了。”孙焯裎这话没说谎,东方辽确实去道歉,只不过是因为欧阳杰的腿。

    崔泽双拳握紧,没想到东方辽居然招呼都不打一声,只是东方家族为何也怕了欧阳玥?想到徐闵和孙家,他大概是知道不想四大家族和华夏领导层闹翻的原因,只是他这苦似乎吃得太委屈了。

    电话铃忽然响起,崔泽立刻接听,一听之下顿时怒道:“什么!怎么会这样?你们吃屎的吗?”

    孙焯裎一看就知道欧阳玥在崔泽的那个窝点成功了,不禁新月眸子里掠过一道银光,潋滟明亮,心里想到欧阳玥那张绝色无尘的小脸,这世间也只有如此完美的女子才会让他有兴趣接近女人。可惜任云桀那家伙实在有点烦人,但他早晚得回去U国,岁月还漫长,他相信欧阳玥早晚会和他一起的,这样她才能在华夏安心地待下去。

    “咳咳咳咳,我马上派人过去,尼玛的,急个屁!”崔泽气得乱骂人,一牵扯伤口又疼得呲牙裂齿。

    孙焯裎很哥们地道:“出什么事了?需要我帮忙吗?”

    崔泽立刻道:“不需要了,孙大少贵人事忙,我就不招呼了,全伯,还不进来送孙少出去!”崔泽差点就咬牙启齿了,孙焯裎虽然是来看他的,但他岂会不知道他看热闹的心态,这个家伙就是道貌岸然,一肚子坏水,他崔泽可不是笨蛋。

    孙焯裎笑了笑只能告辞,反正他的不在场证明已经有了。

    出了崔家,他打电话给欧阳玥,了解了事情经过,孙焯裎立刻竖起大拇指道:“不错,让两兄弟好好斗去,明日的古董展会,我和爷爷也会去的,到时候你可要一鸣惊人,只有你名气越大,崔家和东方家族就越不敢轻举妄动,明日我爷爷会和你交好,这样他们就更多顾虑了。”

    欧阳玥知道孙焯裎的意思,这样一来,东方家族和崔家就算怎么怀疑他,想暗中对付她,都要好好思量一下,不过她完全不在乎,来一个杀一个,来两个杀一双,要不是为了孙焯裎和徐闵,她才没那么好心情慢慢陪他们玩,不过这也让她意识到,武域的单纯,以后要是自己厌恶了外面的世界,就跟毛毛去武域生活,还是那边来的简单快乐。

    欧阳玥在酒店休息,忽然感觉空间振动,立刻潜意识进去,发现盘云塔的门居然打开了,小羊大人穿着可爱的衣服笑得口水直流地走了出来,后面是一头鼻青脸肿的小马大人。

    “主人,小羊要出去,闷死了。”小羊大人看到欧阳玥探视进来连忙道。

    欧阳玥嘴角一勾,把小羊大人放了出来后,一双白乎乎的胳膊搂住欧阳玥的模子,小脑袋就在她肩膀上磨蹭,看来是很想念这种亲昵的感觉了。

    “小家伙,你打赢了?”欧阳玥抱着他肉呼呼的小身体,内心深处一片柔软,这小家伙太可爱了。

    “那是当然,臭马那样子肥得跟猪一样,怎么是本尊的对手。”小羊大人很是臭屁。

    “臭羊,你少得意,等老子减肥回来再打过!”小马大人气呼呼,顿时化成一道银光消失不见,欧阳玥知道它是神珠归位了。

    小羊大人咯咯大笑,让欧阳玥是一头黑线。

    “主人,我们出去玩吧,现代的世界我还没出去过呢。”小羊大人一双黑眸子又大又亮,灵动无比,还充满了好奇。

    欧阳玥看时间还早,自己又没事做,就点头带着小羊大人遁入虚空道:“那我带你去买冬天的衣服,明日我要参加一个鉴宝大会,你陪我一起去吧?”

    “好耶,主人最好了。”小羊大人双手搂住她直磨蹭,那光滑的小脸贴在欧阳玥脸上,怎么看怎么萌。

    欧阳玥带着他来到最豪华的大都会百货商店,两人偷偷出虚空,欧阳玥抱着他就朝童装部走。

    “哇哇,这里好漂亮,好多东西啊!”小羊大人双眼都是惊喜,“主人,我要这个,那个,还有那个,看上去很好玩啊!”小羊大人面对无数的新奇玩具,立刻玩心大起。

    欧阳玥直接无语,这个万年神兽居然还要玩弱智的三岁小孩玩具?

    店员小姐看到这么可爱的小家伙顿时眉开眼笑,喜欢得不得了,但一近小羊大人的身边,小羊大人立刻黑眸一瞪,一道威压施展过去,吓得人家店员呆愣不动。

    “小家伙,我们先买衣服啊,看你这身衣服,人家以为我虐待你呢。”欧阳玥赶紧抱住小羊大人就跑,开玩笑,要是被他一不小心弄死几个人,那事情就败露了。

    现在的小羊大人只穿了欧阳玥找出来的一件单薄的长袖,好在百货商店里暖气很热,要不然就太够奇怪了。

    “主人,小羊要玩嘛~”小羊大人看着背后那么多玩具离他越来越远,双眼都泪汪汪了,不是他没能力得到玩具,只是他不能违背主人的规矩,要不然以后他都别想出来了。

    “等下帮你买,不过先买衣服。”欧阳玥必须让小家伙先正常,因为小羊大人实在太可爱太萌,加上她本身太过耀眼,所以很多人都看着他们,欧阳玥只能低下脑袋,走快些。

    好在很快就挑了几套衣服,其中小羊大人喜欢白色打上红蓝色字母的小薄羽绒外套,立刻穿上身就不舍得脱了,一条小小牛仔裤,让他小屁屁翘翘的,可爱得不得了。

    欧阳玥大包小包一下子买了很多,进去洗手间才把东西扔进空间里,然后继续逛街。

    很快,欧阳玥为了小羊大人的喜悦好奇心情,整个空间都放满了各式各样的东西,不过想到自己空间这么大,确实需要很多东西,趁此机会,她也买了很多日常用品,把悦河苑装扮得更加实在美观,心想等毛毛回来一定会喜欢他们的家。

    小羊大人无比兴奋,在商场内逛了整整两个小时都乐不思蜀的,欧阳玥看着他摇摇晃晃的样子,真是疼到心坎里去了,以后自己要真有这么可爱的宝宝就太幸福了。

    忽然,小羊大人脸上的笑容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阴沉,欧阳玥发现气息不对,连忙抱他起来道:“小家伙怎么了?”

    “这里有我同类的气息!”小羊大人的话让欧阳玥浑身一阵,它的同类,那不就是剩下的四颗神珠之一?可她手腕没有感觉到任何热度啊?

    “在哪里?我怎么没感觉?”欧阳玥惊喜道。

    “好像被压制住了,散发的气息很痛苦,去那边。”小羊大人快速走到休息处的长凳上坐下,然后闭上了眼睛,欧阳玥四周看来看去,这里是三楼的中庭位置,很多人流,根本无从找起,看来小羊大人是用精神力查探了。

    小羊大人猛然睁开眸子,里面都是精光,欧阳玥怕他的异样给人看到,连忙抱起他藏在怀里遮挡住他那不符合年龄的表情。

    “找到没有,在哪里?”欧阳玥拍着他的被询问道。

    “在一楼,但我找不到具体位置,下去看看。”小羊大人面色纠结,这简直不可能的事情,自己的同伴他怎么可能感觉不出具体位置呢?

    欧阳玥想都不想,快速冲去一楼,大家看着一个漂亮女人抱着一个可爱的男孩子急切地下扶手电梯,以为小孩子出什么事了,纷纷让道。

    欧阳玥来到一楼,四处张望,用透视眼扫射,依旧没有发现可疑的球形物体,到是圆形的气球和玩具到处都是,小羊大人也脑袋四处转动,眉心越皱越紧。

    “哇哇。”小孩子清脆而悲泣的哭声传入两人的耳中,小羊大人猛然一震,就朝那个哭声跑去,欧阳玥连忙跟上。

    一个大柱子后面,一个三岁左右的小男孩正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哭着,而他面前站着一个凶狠的女人,看表情和那小男孩惊慌的样子,就知道这个女人一定打了这个小男孩,那女人大约二十五六岁,很年轻,一身名牌,气质高贵,而且长得非常漂亮,不,应该说是非常可爱,像个洋娃娃似的,只是现在似乎是脾气不好,所以怒气破坏了她原本的可爱。

    欧阳玥没有感觉手腕热度,当看向小男孩的时候,忽然眼睛一阵刺痛,让她嗷叫一声,双手捂住了眼睛。

    这时,那个哭泣的小男孩忽然转过头来,小羊大人愣住了,然后小羊的大眼睛就看向小男孩手腕上一只青色的玉镯,青色之中有一条条黑色的线路一般,偶尔有暗光浮动,看上去很是诡异。

    小羊大人立刻倒退了两步,面色发白。

    “主人,是猴兄!他是猴兄!”欧阳玥脑海里立刻响起小羊大人的交流声。

    欧阳玥捂住眼睛的双手放开,再次睁眼,眼睛酸疼依旧,凝神一看,眼前的小男孩正可怜兮兮地看着她,身上穿着也是高档的名牌童装。

    “一天到晚就这么调皮,你以为老娘真拿你没办法吗?”可爱女人忽然又拎住了小男孩的耳朵,刚停下哭泣的小男孩立刻又嚎哭起来。

    “小羊大人,你是不是搞错了,他怎么可能是小猴大人?”欧阳玥有点不敢相信,一是她手腕没烫,而是要是小猴大人,能给一个人类如此欺负?

    “不会错,你看到他手臂上的青镯子没有,那叫伏神镯,一旦被它圈住,任何神通广大的人和神兽都会将失去一切神力。”小羊大人面色苍白,看上去很惊恐。

    “那他为何还是小孩子,应该变成原形才对吧?”欧阳玥立刻觉得不对。

    “不,他是在什么形态上被戴的,就以什么形态存在了。”小羊大人一个机灵,没法相信自己要真得成三岁的普通人,那真是身不如死了。

    “原来如此,伏神镯?那我们帮他解下就是了。”欧阳玥心想一定也是这个东西,让她没有察觉神珠的存在迹象。

    “你不能,你是古武者,一旦碰触到那伏神镯就会打回普通人,你的修炼都会消失的。”小羊大人立刻摇头。

    “啊?那,那怎么办?你也不行吗?”欧阳玥瞪大眼睛,这也太神奇了,这手镯不就成了古武者和神兽的克星吗?

    “伏神镯对我们神兽更具约束力,存在时间比我们都久,是创造我们的主人为了不让我们十二神兽有遭一日脱离束缚为祸人间而制造出来的,只是消失很久很久了,怎么会出现在猴兄的身上?看时间,应该还不久才对,毕竟候兄幻化人形不会很久。”小羊大人很深沉地看着被打的小猴。

    那可爱美丽的女人见小猴哭得更大声,火气就更大,引来很多人对她的责骂,让女人气得拽住小男孩就走。

    “小羊大人,那普通人能摘掉伏神镯吗?”欧阳玥一心要得到小猴大人,自然跟上去。

    “伏神镯戴上后,只有一种人能解下它,那就是心中纯洁如白纸的人,但只怕很难找到这种人。”小羊大人目光紧紧跟随那个女人,女人已经抱起了小猴,小猴大人脑袋转回来看向小羊大人,眼中都是委屈,似乎向小羊诉说着他的倒霉事情。

    “小孩子,小孩子的心地都很纯洁的!”欧阳玥立刻眼睛一亮。

    小羊大人摇摇头道:“哎,我看这个世界里,就算小孩子都不太纯洁了,刚才买玩具的时候看到那些小朋友,都在为了玩具争吵,哪来的纯洁之人,除非婴儿,但婴儿太小,没能力把猴兄摘下玉镯啊。”小羊很是焦急,看着自己兄弟受难他也心痛的。

    “那怎么办?”欧阳玥头疼了,确实现在的小孩子太早熟,很小就知道争夺东西了。

    “先跟着他们再说,看看小猴到底给谁家抓去了。”小羊大人一脸怒气,那个女人看上去很可爱,但实在太可恨,居然欺负他的兄弟!

    欧阳玥看到那女子抱着小猴大人快速来到停车场,然后走到一辆很招摇的车旁边,银色的玛莎拉蒂,欧阳玥眉心紧皱,忽然瞪大了眼睛,她知道这个女人是谁了,齐老大的老婆何晓云,当初孙焯裎差点被她吃了,她一脚踏两船,和萧卿义也交往过,这辆绝版的跑车就是孙焯裎送给她的,何晓云,一个又漂亮又可爱的女人,和四大家主和齐老大都有着关系的京市风云女子,没想到她会拥有伏神镯,而且还收伏了一只神兽,这是巧合吗?

    “小羊,那我们直接废了这女人行吗?”欧阳玥想把小猴抢回来再说。

    “当然不行,这镯子是会认主的,一旦成为它的主人,一旦主人受伤,伏神镯就会驱动被它制服的神兽对付敌人的,不过就不知道这个女人是不是伏神镯的主人了。”小羊大人心里很郁闷。

    欧阳玥咋舌,又是她完全不理解不了解的一个领域啊,这伏神镯也太厉害了吧,自己哪里去找一个有力气拿下这手镯的纯洁之人呢?

    “这种镯子有几只啊?”欧阳玥心惊胆颤,似乎又到了某种威胁。

    “就一只!”小羊大人的答案让欧阳玥松口气,好在只有一只,多几只拿不是天下大乱了。

    “快点跟着,我要看看到底谁这么大本事拥有伏神镯,还把猴兄抓了。”小羊大人黑眸里掠过一道杀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