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重生毒眼魔医 > 009章 美人有毒

    欧阳玥不动神色,跟着他俩身后走出去,高跟鞋踩得清脆,十足女王范,大家的视线都贪婪地看着她离开,那高贵清华的样子深深印在每个人的脑中,夜店女王啊!

    崔泽果然是京市的地头蛇,门口的人看到他出来纷纷让路,还很有礼貌地叫他崔大少,当看到欧阳玥这位漂亮大美女跟在后面时,都露出了然的表情,也就崔大少这样的有钱公子哥才有资格获得这样的大美人,只是欧阳玥的脸是臭臭的,大家都想不通她跟着崔少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不过当大家看着他们走到一辆拉风的灰色跑车后面,崔少打开后车盖,拿出一袋东西给史倾成时,都很迷惑,然后就看到史倾成打开袋子,拿出五叠包扎好的毛爷爷给欧阳玥,众人是羡慕嫉妒恨,大美人到底好啊,这钱赚得可真容易。

    欧阳玥这边挑挑眉,看看五叠毛爷爷笑道:“谢谢,下次有这样的好事找我,没想到今天出来转转就有好收入,呵呵,那就再见了。”说完笑着转身就走,手上还扬了扬她的钱,实在够嚣张,真是不怕人看到打劫啊。

    “喂。”史倾成一把拉住她道,“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这么快就走啊?钱拿到了就多玩会吧?”

    “不想玩了,我貌似也不欠你什么?还帮你赚了五万,你该感谢我不是吗?为什么不能走?”欧阳玥有点不悦地看着他。

    “我们也算朋友了不是吗?别这么拒人于千里之外嘛。”史倾成尴尬笑道,觉得欧阳玥的脾气有点强硬。目光看看一边面色阴冷的崔少,他是知道崔少的脾气的,这钱都肯亲自出来拿给她了,自然是想认识一下这位彪悍的大美女了。

    “朋友?我可不觉得,怎么,若是我不肯,是不是还要强拉我进去?”欧阳玥目光犀利地扫了崔泽一眼,目带不善,当然她是存心不给面子的。

    崔泽心里有点愣,自己从来没受过女人的鄙视,自己要相貌有相貌,要钱有钱,要权有权,就算女人不喜欢他,至少也不敢给他这样的态度。

    “当然不是,小姐,我们只是想和你做个朋友,真的不是坏人。”史倾成觉得自己没有碰到过这样不讲理的女人,这防备心也太重了吧。好歹自己也给她赚了五万,不用过河拆桥吧。

    “坏人脸上没有写字的,你们喜欢打赌是你们的事,这钱是我应得,我不欠你们什么,所以后会无期,我还是回家睡个好觉去,对你们这种花花子弟实在没什么好感,本小姐要洁身自爱。”欧阳玥得瑟地笑笑,就是想激怒崔泽。

    果然崔泽声音低沉道:“站住!”

    欧阳玥慢吞吞地转过头来道:“还有事?不是这么大个少爷不舍得这点钱吧?若是舍不得,我还你就是!”欧阳玥说完手臂一扬,五万元的毛爷爷就直接朝着崔泽的脸砸去。

    顿时红彤彤的毛爷爷四处飘散,整个道路上都是钱,引起了人们的惊叫欢呼,不少人立刻冲出马路开始捡钱,好在这条路是单行线,车子不多。

    “你,你怎么回事!怎么能这样扔钱!”史倾成怒了,这女人简直有点不可理喻,崔泽都没说话,她就脾气大得砸钱?真是有病!

    崔泽一张俊脸全所未有的黑,五万元砸过来,虽然没砸到他脸,但也砸中了他肩膀,才会飘散开去,不过他不是气这点钱,而是这个女人的态度彻底惹怒了他,什么东西,居然拽成这样?是以为他崔泽好欺负是吧?

    “我只是想说,玩不起别玩,没钱别来装酷,本小姐才不会在乎五万元,还有为了五万元跟你们这几个白痴交朋友?那简直是侮辱本小姐!我劝你们做人别太自信,早晚阴沟里翻船。”欧阳玥看着崔泽的脸冷冷一哼,转身踩着高跟鞋就走。

    “臭娘们!我从来不打女人。”崔泽阴森森的声音响起来。

    “哎呀,你想打我啊?”欧阳玥好笑地转过身来,目光从上到下把崔泽看了一边,然后娇笑起来,“就凭你?小心闪了舌头。”

    “死三八!你到底是谁?”崔泽顿时怒了,他觉得这个女人一定有背景,但她是华夏人,就算有背景也不会超过他们四大家族,唯一解释是她不知道四大家族,只是个暴发户的千金小姐。

    “小白脸!若你能打赢我,我就告诉你我是谁。”欧阳玥忽然双手抱胸,笑眯眯地看着他,“我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教训你这种靠着祖荫庇护到处为非作歹的纨绔子弟!”

    “你?”史倾成怒道,“喂,你说什么!实在太不识抬举了,好心好意跟你交个朋友,你不用这么咄咄逼人吧?”

    “交朋友?我还没见过这么强横要交朋友的,难道我拒绝也不行?笑话!”欧阳玥忽然面色一正,双目如冰刀一样,看得崔泽内心一惊。

    “崔少,教训这个死八婆,太嚣张了!”不知谁在旁边爆出来一句。

    此刻在大街上的人行道上,捡钱的人都在争夺,很多人看着这边的发展,欧阳玥是存心挑起战火,最好就是现场可以暴揍崔泽,因为在这么多老百姓面前,他也不敢使用古武之力,那么崔大少就会很难看了,面子就会丢到太平洋去。

    “怎么,崔大少不敢?”欧阳玥不理会群众,只是挑衅崔泽,看他那双阴沉的眸子里跳动气愤的火焰,这家伙受不了激将法。

    “女人,你会后悔的。”崔泽冷笑,感觉心头那股嗜血的感觉又升腾起来,他想要臣服这个高傲的女人,要折磨她,要她求饶。

    “本小姐从来不知道后悔两字怎么写!教训你们这些人渣就是我最喜欢做的事。”欧阳玥话落,直接冲上来一脚就朝崔泽的肚子踹去,她没有尽力,只是要挑起崔泽反击。

    崔泽顿时一闪,双目露出杀气,把手机往史倾成一扔,双手出击,打向欧阳玥。

    欧阳玥冷笑,一个高难度地侧身,避过他的拳头,同时自己的巴掌就朝他的俊脸快速拍去。

    崔泽一惊,这女人果然有一手,他立刻闪避,不过耳边还是被扫到一点,立刻火辣辣地疼。

    四周捡完钞票的人已经被这一幕吸引,帅哥对美女,不是谈情说爱,而是大打出手,这种情况可是很少见,最重要的是这两个人都学过散打,不像他们平日里见泼妇打架,或者拿刀乱砍,完全是高手过招,看起来都赏心悦目,何况这大美人真得好厉害。

    修长的大腿扫荡过去,崔泽弹跳,欧阳玥一个翻身凌空起,双腿一个交叉后,一脚狠狠地砸下。

    “嗯!”崔泽闷哼一声,腰间被她踢到,双眸露出不可思议之色,这女人速度和爆发力实在太强大了,自己不用古武之力还真不说赢,但几百双眼睛都看着他,他不可能使用古武之力,要是用了,必定被孙焯裎关押。

    双目一狠,立刻再次扑出,双腿连环踢,欧阳玥倒退好几步,忽然伸出双手一把抓住他踢来的一只脚,手中一用力,猛地向前冲去。

    崔泽大惊,整个人被她推翻在地,想要反击,欧阳玥已经扑了上来,一下子跨坐在他身上拳头入暴风雨一般砸落在崔泽的身上、脸上,要不是崔泽双手挡住脸部,只怕现在都面目全非了。

    “哇!”人群中暴动,谁会想到一个纤弱的小女人,能把京市出名的崔大少打成毫无还手之力,而且还是如此猛浪的暴揍。

    “住手,住手!”史倾成看到不对,连忙冲上来拉人,他被吓到了,这女人实在太剽悍了。

    欧阳玥一挥手,史倾成眼睛一疼,啊的一声,包住自己的左眼。

    欧阳玥继续暴打崔泽,崔泽咬牙忍痛,直到听到自己胸口似乎有骨头断裂的声音,才惨叫一声。

    “警察来了!”有人叫起来,欧阳玥听到了警车的鸣笛声。

    “哼!以后看到本小姐记得绕道走!”欧阳玥站起身来,拉拉她已经到大腿根部的裙子,长发一甩,朝着警车相反方向而去。

    “拦住她,不能让她逃了!”有谁为崔泽喊了声。

    但欧阳玥只要目光狠狠地一瞪,没有人敢拦,眼巴巴地看着她消失在街尾的转角处。

    欧阳玥一转弯,直接入虚空回来,看到崔泽被打得脸上红肿像猪头,嘴角破裂,鲜血直流,整个人已经昏昏沉沉,说不出话来,心里有点过瘾,不过比起他对范大哥做的,远远不够!对付崔家,这才刚开始。

    史倾成已经被吓得有点木了,清醒过来连忙给崔家打电话,他到现在还不敢相信,崔泽居然被一个女人打了,还是一个如此美丽的女人。

    欧阳玥看着看好戏的群众议论纷纷,心里很爽,忽然一道人影引起她的注意。

    “那不是伍蓝枫吗?这么巧?”欧阳玥眨巴下眼睛,难道崔泽嘴里的小枫是伍蓝枫?

    “倾成,这里出什么事了,你怎么被打成这样?”伍蓝枫跑过来看看史倾成的一只熊猫眼惊讶道。

    “崔少被人打了,很严重,送医院了,你快去看看。”史倾成指了指马上要开走的救护车。

    “什么!”伍蓝枫大惊失色,怎么也想不通,崔泽还会被打的,连忙匆匆跑去救护车,一上去看到崔泽面目全非昏迷的样子有点傻眼。

    欧阳玥摸摸下巴,这伍蓝枫不会和崔泽好上了吧,这是怎么回事?她还真有点看不懂。不过可以想象,伍家若是有崔家的撑腰,就会更加嚣张。可怜的东方旭失踪后回来,还不知道伍蓝枫的事情就躺进医院了,也许自己可以再刺激刺激他们。

    很快,京市崔少被暴打的消息蔓延开来,崔家老祖宗气得浑身发抖,让人一定找出那个女人出来,欧阳玥的照片立刻像雨后春笋一般冒出来,不过照片上浓妆,又天色黑,所以完全看不清长什么样子,有人拍了打人的视频一上传就被删除,消息被强行压了下去。

    而第二天伍少华回到公司看着空空如也的保险柜直接傻呆了。价值几十亿的珠宝被洗劫一空,一点都没给他留下,最重要的是他看了所有的监控视频,昨晚根本就没有人来过二十八楼他的办公室,难道说见鬼了?

    半个小时后,伍蓝枫匆忙来到伍少华的办公室,把崔泽被打的事说了一遍。

    “什么?被女人打?不会吧!”伍少华是一个头两个大,只感觉太倒霉太奇怪了。

    “是的,是个很漂亮的女人,给你看照片,就是不太清楚!”伍蓝枫把手机给他,伍少华看看里面的欧阳玥愣住,心里立刻浮现出欧阳玥的名字,但这个女人不是失踪了吗?原来伍少华还不知道东方家的三兄弟失踪回来了,只是感觉有点像,但又不太像,他印象中,欧阳玥不会化浓妆,也没有如此妖艳的时候,但就是让他心神不宁。

    “查到这个女人是谁了吗?”伍少华连忙问。

    “没有,崔家都查不到,我刚从崔泽那里回来,崔泽被打断了一根肋骨,那女人够狠的。”伍蓝枫有点惊奇,到底是怎么样的女人有这样的本事和胆识。

    “你还是回去看看他吧,我们好不容易攀上崔家这棵大树,可不能倒,今天哥事情多着呢,我总觉得有大事发生了。”伍少华看看空荡荡的保险箱心痛头痛。

    “哥,见鬼了吗?怎么被偷这么多东西都没人发现的,这完全是不可能的事情,对了,那海娜那边你怎么交代,这一批是你准备送去海娜销售的啊。”伍蓝枫急切道。

    “你不用管,我会想办法,先不要说出去,对了,你去查查欧阳玥那个女人回来了没有,我总觉得不对劲。”伍少华皱眉。

    “哥,她都失踪那么久了,你怎么还能想起她的!”伍蓝枫很吃惊。

    “叫你去查就去查!别啰嗦了,我烦得很,还有,对崔泽用点心。”伍少华狠狠地盯了伍蓝枫一眼。

    伍蓝枫扁扁嘴,只能离开,嘴里还在嘀咕,欧阳玥都快成了哥哥心里的魔咒了。

    但当她走出云翔大厦,迎面走来一位身穿米色大衣,黑发轻飘的年轻女人时,她张大嘴巴定住了。

    “伍蓝枫,真是好久不见。”欧阳玥恢复清爽干净的样子,眉心遮住小金花,俏生生地站在伍蓝枫的面前。

    “你,你是欧阳玥?”伍蓝枫惊叫一声,完全不敢相信。

    “怎么,这么快就不认识了?”欧阳玥冷笑起来。

    “你,你怎么变了,还有,你不是失踪了吗?怎么回来了?”伍蓝枫现在的震惊是无法用语言来表达,甚至于已经忘记她和她之间的过节了。

    “东方旭他们都回来了,我为何不能回来,我这次来是找你哥的。”欧阳玥双手抱胸看着她,气势自成一体,让伍蓝枫有种压迫感,只感觉短短半年不见,她不只是变美了,还变得让她有种想仰望的感觉。

    “东方哥哥也回来了,他怎么不给我打电话?”伍蓝枫还在刺激中。

    “他在S市,生病了,你还真不关心他啊,好歹他为你可做个不少事情。”欧阳玥好心有意地提醒她。

    “什么,怎么会生病?我,我打电话给他。”伍蓝枫其实对东方旭到是真的关心,想到之前他为自己做了那么多事,后来又失踪,她都想不起来为和会失踪,所以一直都觉得愧对他。

    “他们的电话早换了,你要找他们,还是去东方家里问问,我去见见你哥。”欧阳玥绕过她向大门走去。

    “慢着!”伍蓝枫惊醒过来,立刻道,“你找我哥干什么?现在我们两家可是河水不犯井水。”伍蓝枫口气犀利起来。

    “是吗?我谈生意不行吗?”欧阳玥冷笑一下。

    “生意?你们星月还有生意吗?还有你看报纸了吗?李禄都已经完蛋了。”伍蓝枫有点得意。

    欧阳玥冷笑一声道:“这不是拜你哥所赐吗?要不然你怎么就知道我的星月生意不行呢?”

    “你,你什么意思?”伍蓝枫微微一愣。

    “没意思,我又不会吃了你哥,你怕什么!还是你带我上去?”欧阳玥看着她。

    伍蓝枫想了想道:“好,我带你上去!”说完就重新回去公司。

    二十八楼伍少华的办公室里,伍少华坐在轮椅上看着大开的保险箱气得一张俊脸都扭曲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的办公室有红外线探测仪,还有摄像头,怎么连东西搬空都没有一点发现,真是见鬼了不成?

    门外响起高跟鞋的声音,伍少华一听是两个人的,不禁奇怪。

    不是秘书敲门,而是伍蓝枫的声音直接进来:“哥,有人要见你!”说完把后面的欧阳玥让了出来。

    伍少华转回轮椅,看到走进来美艳高贵的欧阳玥惊得眼珠子都不动了。

    “伍少华,别来无恙啊!”欧阳玥很好脾气地看他一眼,目光又飘了下那个空荡荡的保险柜,想到此刻所有的珠宝都在她空间里,心里就解恨。

    “你,你是欧阳玥?”伍少华震惊得一颗心都要跳出来了。

    “还好还认识我,半年不见,你是生意越做越大了啊。”欧阳玥很惬意地走到大沙发处坐下来,一腿架气,十足得女王派,和半年前伍少华认识的欧阳玥在气质上有了天差地别的感觉,让他有种强烈的压迫感。

    “哥,她真是欧阳玥,估计整了容了。”伍蓝枫看着她完美无瑕的脸有点心里不平衡了。

    “是你!你打了崔少对吧?”伍少华脑子里一立刻滑过那种浓妆艳抹的脸,分明就是她化了妆的样子。

    “这你也能看出来?”欧阳玥不否认。

    “什么,是你?你为什么要打崔少?”伍蓝枫震惊道,而且欧阳玥什么时候打起来这么厉害了?这半年里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打他自然是有原因的,范老大你们不陌生吧,他能把他抽得半死不活,我回来了,自然也要让他尝尝味道的,这次是轻的!”欧阳玥冷笑,“怎么,想马上去告状吗?”

    伍少华和伍蓝枫立刻对看一眼,没想到欧阳玥会承认,那么她要打他们也是易如反掌。

    “范老大的事情不关我们事!”伍少华忽然道,他多少是知道一点东方家族抓了范奇森的事,也知道四大家族对范奇森很好奇,但把范奇森打成什么程度就不是他所理解的。

    “崔少为什么要打范奇森?不应该是东方家族吗?”伍蓝枫却是完全懵懂。

    “四大家族都有份,我鬼知道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对待范大哥,大概就是势力问题,但范大哥是我的人

    ,所以谁欺负了他,我一定会为他报仇的。”欧阳玥嘴角勾起,但看在伍少华眼里,美人有毒啊。

    “哈!欧阳玥,你也太自以为是了,四大家族你也敢得罪,怎么死都不知道!”伍蓝枫好笑道。

    “我不是还活着吗?这个社会说到底还是讲法律的,四大家族也只会偷鸡摸狗,他们来阴的,难道我不会?我想这点你哥比我更清楚。”欧阳玥眸光看向伍少华。

    伍少华面色一白,冷哼一声道:“你和四大家族的事情我管不着,你今天找我什么事?”

    “你也知道我不在半年,星月被人打劫后生意下降,好在我自己还私藏了不少极品翡翠可以充下门面,而这次回来还带了不少极品钻石,不过钻石方面我没有那么大的销路,又急需要钱,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买下来?”欧阳玥脑子盘算着能气死他的计划。

    “哦?你哪里得来的?”伍少华一愣,心想自己这次被人偷了,没法向海娜交代,不如买一批回来补货,免得张董那只老狐狸又出幺蛾子。

    “国外,先看看这个吧。”欧阳玥从手袋里拿出一个黑色的丝绒袋子,往茶几上轻轻地一倒,顿时一颗颗大小不一的钻石滚了出来,耀了两兄妹的眼睛。

    伍少华看看这些钻石,怎么看都像他放在保险箱里的那一袋,只不过袋子不太一样,但钻石这东西裸钻都一样,根本没记号可查,所以他不敢确定,但就是心里很是怀疑,事情为何这么巧?难道是这个女人偷的?她知道星月是他打劫,然后报复?可她哪里有这么大本事,神不知鬼不觉地偷走呢?这么的保安系统可是连只苍蝇都飞不进来的。

    “怎么样?”欧阳玥看他纠结了一张脸,心里好笑,又看看他的轮椅,想到他现在可不是男人,心里就爽,叫他这么坏,有钱有个屁用,断子绝孙!

    “什么价钱?”伍少华想了想后直起身来,目光盯着欧阳玥。

    “我让人估计了一下,这里起码值十几个亿,不过我们算老相识,算你十个亿如何?”欧阳玥时候很哥们似的,好像他们是生意上的好伙伴。

    “十亿?”伍蓝枫顿时叫起来。

    “怎么?难道你不知道钻石的市价吗?十个亿绝对是你们赚的!”欧阳玥没好气地看了她一眼,“若你没意思,我去找海娜的张董,我相信他会比较识货。要知道现在年轻一辈,最喜欢的就是钻石,一年的销量远远高于翡翠黄金,伍少不会不知道市场吧?”

    “这么好,你干嘛不自己卖!”伍蓝枫好笑道。

    “我说了我缺钱,范奇森因为我被抓,他的青云帮受到重创,我必须拿钱出来养兄弟,我刚回来没什么钱,所以才便宜卖给你们,若是我有钱,我会这么便宜你们?”欧阳玥翻了个白眼。

    伍少华阴沉的脸,越来越感觉这批钻石就是他从南非买回来的,可他没有任何证据,就算是,他也想不通欧阳玥是如何偷到这钻石的,这让他很心烦。

    欧阳玥不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两兄妹两张表情完全不同的脸,伍蓝枫是有着不甘心和愤怒之色,伍少华只是阴沉得不知道在想什么。

    等了半晌,伍蓝枫忍不住道:“哥,这女人从来都没好事的,我们还是不要买了。”

    “伍蓝枫,说起来我和你也没多大的过节,当初也只是因为翡翠上的事情大家多了点摩擦,而你哥哥这样子可不关我的事,生意如战场,没有永久的敌人,你们自己看着办。”欧阳玥说完目光是看向伍少华的。

    伍少华抬眸再看看她道:“你让我考虑一晚上,十亿不是小数目。”

    “可以,那我就再住一晚吧,本来还想今天回去的。”欧阳玥耸耸肩站起来。

    “你不担心崔泽的事情?崔家早晚会知道是你的。”伍少华皱眉道。

    “这是法制社会,知道又怎么样?只准他们放火,难道还不准我点灯了,何况我和孙家、徐家的关系也不错,大家撕破脸的话,对崔家也没什么好处,到是便宜了其他几家,你说崔家会做这种傻事吗?”欧阳玥料准了崔家不敢大闹的,私下里来闹的话,自己又岂会怕他?

    “小枫,你暂时别把这事告诉崔家。”伍少华忽然看向伍蓝枫。

    “为什么?崔少对我不错,难道我还瞒着?”伍蓝枫不理解。

    “叫你别说就别说,不说他们也早晚查到的。”伍少华别有深意地看看欧阳玥。

    欧阳玥笑起来道:“其实伍少华,你让你妹妹勾引崔泽,傍上这棵大树,我还真是佩服你,之前是萧家,现在是崔家,连你自己都这模样了,你还是不死心啊。”

    伍少华面色一冷道:“哼!你说的是什么意思,我们只是交到好的朋友而已,你还不是一样,徐家、孙家,靠山也不小啊。”

    “过奖过奖,想当初我什么都不懂,还多亏你教出来的。”欧阳玥讽刺道。

    伍少华气得说不出话来,回想起以前的种种,他什么都不后悔,唯一后悔的就是想追这个女人,结果弄得一败涂地。

    “对了,你的伤势可有好转?”欧阳玥忽然看看他的腿道。

    “你什么意思!?不用这么挖苦我吧!”伍少华怒道。

    “不是挖苦你,我弟弟的腿好了,能站起来走路了。”欧阳玥挑挑眉。

    “什么!他不是断了骨头吗?”伍少华吃惊道。

    “是啊,你不知道我会祖传的针灸吗?治了三天,我弟弟就能站起来了。”欧阳玥耸耸肩。

    “你,你能治?”伍少华有点激动地看着她。

    “当然,不过你嘛,我想我没必要帮你治,免得治好了你,又来对付我的星月。”欧阳玥故意道。

    “欧阳玥,你说什么大话,我才不信你弟弟好了呢!哥,你别相信她,这么多医生都没办法,她又怎么能行,这女人肯定有阴谋!”伍蓝枫连忙反对。

    “伍蓝枫,你还真是奇怪,这有什么好骗的,我弟弟确实好了,你可以找人查啊,我只是很缺钱罢了。”欧阳玥轻描淡写道。

    “你要多少钱肯帮我治疗?”伍少华不知道为何自己会相信她。

    “这个嘛,你觉得你的腿值多少钱?”欧阳玥看看他道。

    伍少华一愣,面色忽然尴尬起来道:“那你可还能治好其他的?”他相信欧阳玥懂他的意思。

    “你说你不能人道的事?”欧阳玥故意瞪大眼睛看着他。

    伍少华面色涨红,牙齿咬紧,到现在他都不能确定是哪个狗娘养的会把他打成这样。

    “欧阳玥,你明知故问!”伍蓝枫气恼道。

    “我怎么知道,我还以为你哥治好了呢,要不然得了这病还有心思管公司的?我还真是佩服。”欧阳玥极尽挖苦,“不过嘛,这个也不是问题,只是要治疗这个,恐怕我不是很方便。”欧阳玥才不想治疗他那个恶心的地方。

    “一个亿如何!帮我治愈!”伍少华一听自己还有希望,也顾不得尴尬了。

    “哈!你们伍家就你一个独子,你可是要传种接代的,你觉得你儿子就值一个亿?”欧阳玥扁扁嘴,讽刺地哼了声。

    ------题外话------

    亲们好,老香回来了,累死我了,好在赶上今日的更新,求月票和年会票哈~今日开始回复留言哈。

    那个,编辑问了老香一个问题,说老香这本文有望出版,但必须要有读者团购支持,老香想问一下,有愿意买的亲们吗?若是想买的,给老香留个言,让老香大致知道点人数,看看有没有希望哈~谢谢大家。

    恭喜亲爱的‘米乐2010’晋升为本文进士,么么,╭(╯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