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重生毒眼魔医 > 007章 擦枪走火

    任云桀听到声音从楼上出来,站在栏杆前轻问道:“玥,他来了?”

    “嗯。”欧阳玥挑挑眉,“你先别出来。”

    任云桀扁扁嘴,回到电脑房里,打开全部电脑,寻找他要的资料,顺便能看到客厅的情况。

    欧阳玥眼里闪过一丝冷光拉了拉衣服,走去开门。

    “欧阳。”一开门,就看到萧卿义笑得有点尴尬的俊脸。

    “你?你还来干什么?”欧阳玥说完目光看看他后面的东方博弈,然后故意露出些惊讶之色,而东方博弈看到眼前这个大美人时直接惊艳地呆住了,有点明白为何自己会追求她,她是他见过得最美的女人,这样的美女他又岂会错过?

    “那个,东方想来见见你。”萧卿义有点不好意思地让开道,“你应该还认识博弈吧?”

    欧阳玥眯了眯眼,看着东方博弈那张英俊的脸,想到前世的种种,和亲眼看到他对东方莹莹那种恶行,胃里就一阵翻腾,不过还是强忍地压了下去。

    “博弈,你好,怎么有空来我家?听说你也是刚回来?”欧阳玥只能打招呼。

    东方博弈一个颤抖,从她的美貌中清醒过来,立刻微笑道:“欧阳玥,你好啊,是的,我的事情你应该知道了,我和莹莹失踪了一段时间,又丢了记忆,所以没有来看你,真不好意思。”

    “没事,我明白,我也刚回来而已,进来坐吧!”欧阳玥说完拉开门让两人进来。

    萧卿义松口气,跟在东方博弈的后面进屋,看屋子里好像只有欧阳玥一个人,不禁询问道,“欧阳,其他人都不在吗?”

    “他们要做事,不然可没饭吃,你怎么还没回京市?”欧阳玥对他的态度不是故意的,因为范奇森的事情,他站在了东方家族一边,所以她很是不满,当然她也知道对于他来说很为难。

    萧卿义摸摸鼻子坐下来道:“欧阳,真不好意思,很多事情我暂时没办法跟你解释。”萧卿义在想要不要把范奇森不见的事情告诉她,想来想去还是别说,范奇森不见了会让她更加担心的,只是范奇森到底被谁带走了呢?

    欧阳玥进去厨房泡茶,东方博弈轻声道:“你没告诉我她这么漂亮。”

    萧卿义一愣道:“她一直很漂亮,中医大的校花。”

    东方博弈顿时露出些得意的笑容道:“怪不得她是我女朋友。”

    萧卿义面色一沉道:“那是以前,她好像现在有男朋友的,其实是她以前的男朋友,只是她男朋友去了国外后和她分手了,才让你有了机会,但我那天来的时候,她那个男朋友回来了,两人似乎和好了。”萧卿义见过任云桀了,那男人让他感觉很是古怪,但他又不能确定什么。

    东方博弈看着他愣了愣道:“不会吧?那是不是我没有机会了?她男朋友有我帅吗?”东方博弈居然有点紧张。

    萧卿义很受不了地道:“我们今天来不是让你追她的!”

    东方博弈没好气道:“若是她依旧对我有情,那就会帮我们。”

    萧卿义没了声音,心里面感觉东方博弈根本配不上欧阳玥那样美丽清雅的女子。

    欧阳玥端了红茶出来,对萧卿义道:“萧少,你无事不登三宝殿,是不是又想问我失踪期间去哪里了?”

    “咳咳咳,欧阳,其实,我,楚格林有没有给你电话?”萧卿义转移了话题。

    “这两天吗?有啊,不是东方莹莹病了吗?”欧阳玥说着向东方博弈看了一眼,这个男人完全一副痴痴地样子,盯着她一动不动。

    “是的,昨晚东方旭也发病了,所以我想我应该来通知你一声,你们都是失踪后回来,我怕你?”萧卿义确实有点担心,他是不想欧阳玥得这个病的。

    “你的意思是怕我也得这么病?”欧阳玥挑眉。

    “正确说不是病,好像是一种毒,是楚医生说的。”东方博弈总算插话了,“下一个不知道会不会是我。”东方博弈露出害怕之色。

    “格林跟我说过了,我也不知道我会不会发病,这种事情谁知道啊。”欧阳玥耸耸肩。

    “欧阳,若是能找到原因,你们就能避免了,你失踪的时候到底去了哪里啊?”萧卿义顺口问道。

    欧阳玥明眸瞥向这个看上去蛮亲切的男人,嘴角一扁道:“我要是说我自己也不知道你信不信?”

    萧卿义一愣,东方博弈皱皱眉急道:“可是你没有忘记我啊?”

    “我说的是我不记得我去了哪里,我是被人打晕了,等我醒来是在一个实验室里,里面一片白色,我是被试验的对象。”欧阳玥翻个白眼。

    “什么?试验对象?试验什么?”萧卿义面色一变,第一次听她说起这个。

    欧阳玥指指自己的脸道:“你看不出来吗?”

    萧卿义愣住,然后恍然大悟道:“难道是美容产品?”

    “不错,我每天要吃无数种药,吃了半年多,然后有一天又被打晕了,醒来就在家里,记忆是没有丢,但我不知道那个实验室在哪里?我一度以为是你们四大家族的秘密基地。”欧阳玥目光很真诚、很无辜,让两个男人都不怀疑,最重要的是她的脸确实变了,萧卿义没办法找出破绽。

    “你以前的脸不是这样的吗?”东方博弈愣了愣,看看萧卿义。

    “不是,我可以给你看看我以前的照片,你等一下。”欧阳玥站起来上楼去,下面的东方博弈立刻怒对萧卿义道,“你不是说她很美吗?原来是后天的。”

    萧卿义没好气道:“她以前就很好看!”

    东方博弈扁扁嘴没有说话,显然不太相信。

    欧阳玥自然不会错过他的表情,拿了照片下去,东方博弈第一时间拿过照片一看,又愣住了。

    照片里的女子清纯可人,五官精致细腻,虽然比现在的样子少了一分美艳,但依旧那么刺激他的心,而且更给他一种自己是男子汉,能保护娇小她的感觉。

    照片和本人相比,还是很像的,只是五官正价深刻,肌肤更加细腻,气质方面变化也大了点,眼前的女人似乎更加自信,更加美丽。

    “现在你们该相信我没骗你吧,好在试药成功了,要不然我这张脸还真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子。”欧阳玥扁扁嘴。

    “可是那些人为何要抓你去试药呢?”萧卿义不解道。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那里的人都不说话,带着白色的头套,我一直被关在那里,没有一点自由。”欧阳玥目光里露出害怕之色。

    “你没见过他们四人吗?”萧卿义继续问。

    “没有,不过我觉得他们四人应该也是在那里,东方莹莹中毒会不会是被试药的结果呢?”欧阳玥估计把他们引去另一个想法里。

    两个男人愣住,东方博弈忽然叫道:“一定是这样的!我们是被试药的,所以才会有后遗症!”

    “那问题为何你们都没有了记忆,欧阳却还有呢?”萧卿义显然问题比较多。

    东方博弈摇摇头表示不知道,欧阳玥皱眉道:“我也想过这个问题,可能是他们实验的药品比较危险,不想他们出来后被人知道吧,或者是那种药的后遗症,而我只是改变面貌,对他们没什么不利,所以没有消除我的记忆吧。”

    两个男人面面相觑,显然都不敢肯定,但欧阳玥说得也是有道理。

    “我能帮你们的就这么多。”欧阳玥看着他们耸耸肩,然后转向萧卿义道,“萧少,你可知道伍少华的事情?”

    “伍少华?”萧卿义一愣。

    “萧萧失踪了难道他没有反应?还有,听说云翔现在很厉害。”欧阳玥把沙发一边的报纸给他道,“你们萧家有没有帮他忙?毕竟他那时很有可能成为你们萧家的女婿的。”

    萧卿义连忙道:“我爸很反对他和萧萧一起的,本来就是要劝萧萧,后来伍少华残废了,对他有点内疚,借了他一个亿,其他就没有什么接触了。”

    “一个亿,你们萧家还真有钱,借我点花花吧,我的星月都快破产了。”欧阳玥鄙视,这还叫不帮忙?

    “破产?不会啊,我看李炎贝还是很有头脑的。”萧卿义立刻道。

    “大少爷是不错,但范老大那边亏了多少你们可知道,范老大是我的朋友,现在他这个样子,我必须要对他的青云帮有交代,我也不会让青云帮被灭,京市的齐老大派来捣乱,妄想收服青云帮,这件事你可知情?”欧阳玥忽然面色一变,无比得冷情。

    东方博弈一头雾水,看看萧卿义,萧卿义面色难看道:“我,我真不是很清楚,这些事情可能是?”萧卿义看看东方博弈。

    “不错,那你明知道东方家族在后面给齐老大撑腰,你居然袖手旁观,亏我还把你当朋友!”欧阳玥声音更冷了。

    “欧阳,我,很多事情不是你想得那样,我也不是说想帮忙就能帮的。”萧卿义实在很苦恼,因为同样是四大家族之人,他要去破坏东方家族的计划,就会遭来两家人的恩怨,何况范奇森确实是古武者,对他们存在威胁,这才是他不能帮忙的原因。

    “算了,我知道你苦衷多,你也不是我什么老朋友,不帮我也怪不得你,现在你要知道的事情也问完了吧,那我不送了!”欧阳玥直接送客。

    萧卿义面色红白交错,最后叹口气,他确实有点对不起她,但他就算想帮,也没那么容易的。

    “欧阳,我,我还想跟你说说,我们之前的事情。”东方博弈连忙道,“虽然我不记得了,但我听大家说我们在中医大的时候是很好的,你能把那时的事情跟我说说吗?”

    “哦,对了,有样东西还给你。”欧阳玥又站起身到楼上去了。

    东方博弈连忙地萧卿义道:“我一定要重新追求她,你帮我。”

    萧卿义没好气道:“你别做梦,都说她男朋友回来了。”

    “我不管,也许她还喜欢我,我可以再把她夺回来的。”东方博弈现在脑子里完全忘记他还有个叫东方莹莹的妹妹。

    萧卿义还想说他几句,欧阳玥已经下来,一个黑色的盒子递给东方博弈,目光水盈盈地看着他道:“这是你之前送给我的礼物,我想该还给你了。”

    东方博弈一愣,看着那黑盒子完全没印象,伸手接过来打开一看,里面是一条闪闪发亮的碎砖手链,很精致很高档。

    “这,这是我送给你的?”东方博弈有点不相信,自己什么时候这么大方,会选这么贵而且这么漂亮的东西送女孩子了?

    “嗯,谢谢你对我的厚爱,在中医大的日子很高兴认识你。”欧阳玥微微一笑,目光流转,特别得柔媚和清雅,让东方博弈看得有点恍惚。

    “咳咳咳。”萧卿义咳嗽,对东方博弈的花痴很是无语,虽然欧阳玥有这个本钱,但也没必要如此失态。

    “我,我也很高兴认识你,虽然现在我不记得以前的事情了,但我们可以重新交往好吗?”东方博弈看着她有点恳求的意思。

    “不好意思,我已经有男朋友了,还有,有些东西过去了就是过去了,何况你叔叔东方辽打断了我弟弟的腿,你说我们还有可能吗?”欧阳玥面容露出生气之色。

    “我叔叔确实不应该,不如这样,我想办法治好你弟弟的腿好吗?”东方博弈想到了自己家的花房。

    “不用了,我弟弟现在已经能站起来了,我用祖传的针灸治好了他的腿,不过我永远不会原谅东方辽!”欧阳玥双目含恨。

    “治好了?欧阳,你说你把你弟弟的断腿接起来了?”萧卿义似乎听到了一个爆炸性的消息。

    “是的,多亏我家的祖传针灸,要不然我不会轻易放过东方辽的。”欧阳玥看了东方博弈那张沮丧而内疚的脸,心里冷笑。

    “真的吗?真是太好了。”萧卿义也为她高兴,“那你的针灸可以解毒吗?”

    欧阳玥故意愣住,然后若有所思道:“应该也行,毒素是可以导出来的。”

    “真的!?你能为东方莹莹和东方旭治疗吗?”萧卿义兴奋道。

    欧阳玥目光狠狠地瞪着他道:“你觉得可能吗?”

    萧卿义立刻苦笑,若是他,他也不会救东方家族的人。

    “要不是楚格林是个称职的医生,我都不会让他救他们!”欧阳玥冷哼一声,“你们可以走了!”说完欧阳玥直接站起来赶人。

    东方博弈面色难看,萧卿义也是尴尬无比,只好被欧阳玥赶了出去,看到碰一声关上的门,两个男人都很无奈。

    “我叔叔怎么就这么狠!”东方博弈气恼地甩手就走,心想东方辽也用不着打断人家弟弟的腿吧。

    “你叔叔也是逼急了,不过欧阳杰也确实可怜。”萧卿义不知道怎么说了。

    “她不会喜欢我了。”东方博弈郁闷道。

    萧卿义心里摇头道:“好在问出点眉目来,快回去医院吧。”

    东方博弈回头看看欧阳玥的别墅,心里说不出的失落,好美的一个女人,本来应该是他的,现在到好,自己什么都得不到,看看手里的手链盒,气得紧紧握紧。

    欧阳玥透视看着两人离开后,对房间里的任云桀招招手笑道:“这戏怎么样?”

    任云桀一脸冰冷道:“这个东方博弈还真是个白痴!”

    “呵呵呵,白痴就要慢慢玩,估计他回去就得和东方辽吵一架。”欧阳玥笑起来。

    “你就这么自信他又会喜欢你?”任云桀抱住她道。

    “那是当然,没见他的眼睛就没从我脸上移开过吗?”欧阳玥咯咯笑。

    任云桀不爽道:“你很开心啊?”说完双手从后面搂住她,还掐掐她的细腰,欧阳玥笑得转过身来,看着他扁嘴的吃醋样子笑道,“醋好吃吗?”

    “我不要吃醋,我要吃你!”任云桀说完就凑上薄唇,狠狠地噙住她的小嘴,双手也抱紧她的小腰。

    欧阳玥脚下一个不稳,坐倒在沙发上,任云桀才不放过她,立刻压上去,嘴上还不忘吸取她的甜美。

    欧阳玥知道这段时间确实有点冷落这个家伙,心里内疚,不禁伸出双手搂住他的脖子,慢慢地回应起来。

    灵舌和香舌纠缠在一起,气息变得灼热,喘息越来越重,欧阳玥很快就感觉身下被一个东西顶住,顿时满脸通红,想到他之前说过要有一个特别的第一次,难道是在客厅沙发上?这也太没公德心了。

    任云桀显然没有想那么多,几日的没有碰触,让他的热情一下子就迸发出来,薄唇滑到她的耳朵,含住圆润精致的耳垂,让欧阳玥忍不住发出娇喘,任云桀的反应更大了。

    微微抬头,四目相对,两人的脸上都染上了红晕,任云桀的深褐色眸子更加深邃潋滟,浮上淡淡的情yu,而欧阳玥目光里柔情迷蒙,水波粼粼,勾人心魂。

    “玥,我爱你。”任云桀感觉心中的悸动,轻轻地说出来,声音沙哑低沉,却更加魅惑诱人,欧阳玥心里胀满幸福,小嘴轻喃道:“我也爱你。”

    任云桀胸口一紧,顿时再次低头,深深地亲吻住她的小嘴,一只大手在她小腰出游移,慢慢地钻进了她单薄的衣服里,缓缓往上。

    欧阳玥放纵自己感受他的热情,脑袋维扬,吐气如兰,you人的声音不断溢出,让任云桀越来越难自制了。

    薄唇从她的小巧耳垂,滑向她优美的脖子,留下一点点湿漉漉的痕迹,大手在衣服下攻城略池,终于爬上了那方柔软。

    “嗯~”欧阳玥面色更红,不是没有给他触碰过,但今天却特别得情动,手掌在略微粗糙的感觉让她全身颤栗,一阵阵粗麻袭击着她的脑海,让她不想停下来。

    大手忽然拉起了她的衣摆,欧阳玥直觉胸口一凉后,啊地一声惊叫起来,最敏感的地方被温暖的舌尖侵犯着,让她如何受得住,嘴里的声音更加娇媚迷人。

    两具身体在沙发身紧紧缠绕着,任云桀气喘不定,而欧阳玥娇吟连连,任云桀本来想着只是亲热一下,但没想到发展得这么快,让他自己都克制不住了。

    “玥,我们回房去。”任云桀不能在沙发上要了她,但他又不想停下,看欧阳玥小脸布满红晕的娇媚样子,他知道她也不想停。

    “嗯。”欧阳玥搂住他的脖子,任云桀心里一喜,连忙抱她起来就三步并作两步地往楼梯跑去,欧阳玥的衣衫不整,搂住他的脖子,面色娇羞。而任云桀满脸欲望,全身痒痒,正要进房的时候,李炎贝在走廊上走出来,看到两人立刻大叫道:“臭小子,你想干什么!”说完还快速跑了过来。

    任云桀和欧阳玥这才想起李炎贝这家伙还没有去公司,而这个超级电灯泡显然不希望他们亲热的。

    “滚!”任云桀冷哼一声,快速进房就一脚回踢关上房门。

    欧阳玥憋住笑,知道毛毛现在是严重得yu求不满。

    “砰砰砰!任云桀,你个臭小子,小玥玥才二十岁,你诱姦少女,我要告诉叔叔阿姨去!”李炎贝大力敲门。

    欧阳玥张大嘴巴,这家伙也太猛了吧。

    任云桀无视,把欧阳玥放在床上就轻轻地压上去,继续亲吻她甜美的小嘴。

    “死小子,你要是真爱小玥玥,你就不能这么做,你们没有结婚,不可以的!”李炎贝是坚持不懈,拼命敲门。

    欲望之火被扑灭,欧阳玥看着一脸漆黑的任云桀笑得东倒西歪。

    忽然任云桀咬咬牙站起来就走向房门。

    “臭小子!”李炎贝还在敲,忽然门被打开,看到任云桀一张杀人的俊脸,顿时退后两步道:“你节制点,小玥玥值得更好的,你怎么能这么马马虎虎呢!”

    “老子早看你不顺眼了!”任云桀猛然扑过去,对着李炎贝一顿痛打,既然欲求不满,就需要另外发泄途径。

    “救命啊,打死人了,臭小子!”李炎贝惨叫连连,想爆发战气,结果才刚开始,就被任云桀狠狠地压制,浑身疼痛不算差点骨头都被打断了。

    “毛毛,好了,别打了!”欧阳玥整理好衣服跑出来,就看到残忍的一幕。连忙去拉任云桀,心里想想着就笑,男人这个时候真可怕啊。

    任云桀发泄够了,冷哼一声站了起来,李炎贝可怜地趴在地上,一脸幽怨和痛苦,看着欧阳玥委屈道:“小玥玥,你看他,太野蛮了,怎么能这么对你呢,你可要忍住啊,男人不可靠,你别吃亏啊。”

    “你还欠揍!”任云桀拳头又要出来。

    欧阳玥连忙拉着他笑道:“好了,好了,别气了,他说得也没错啦。”

    任云桀一愣,知道自己是猴急了些,说过要给她一个不一样的第一次,自己却忍不住,说来还要谢谢李炎贝,不然他不知道事后玥会不会埋怨他呢。

    欧阳玥去扶李炎贝,拿出一瓶修复药剂给他道:“快喝下,就不会疼了。”

    “还是小玥玥好。”李炎贝连忙拿着药剂一喝而尽,然后看着不爽的任云桀气恼道:“臭小子,难道我说得不对吗?我肯把小玥玥让给你,也是因为你对小玥玥真得很用情,但你刚才的行为说明你还是不够爱小玥玥,我准备抢回来!”

    欧阳玥一头黑线,任云桀好不容易缓和的脸色再一次变黑,然后伸手拉欧阳玥进房后关上了房门。

    “喂,小玥玥值得最好的!”李炎贝对着门又大叫一声,然后摸摸自己疼痛的下巴站起来走下去,他相信任云桀懂他的意思。

    房间内,任云桀拉着欧阳玥坐在床上,任云桀看着微笑的欧阳玥良久,才平复下心情道:“玥,对不起,我差点犯错误。”

    “傻瓜,你还真听他的啊!”欧阳玥脸有点热,因为她自己也忍不住,心里还有点怪李炎贝的突然出现,坏她好事呢,不过她可不会说出来。

    “他说得没错,你值得最好的,是我不好。”任云桀伸手把她搂进怀里。

    “我,我又没怪你。”欧阳玥脸红道。

    任云桀一愣后笑道:“我知道你喜欢,不过今天还是忍忍,我马上会安排好的。”

    “什么啊,我才没有,还不是你!”欧阳玥顿时举拳头打他,这家伙真是得了便宜还卖乖。

    任云桀抱住她笑道:“玥,我们先去登记好吗?”

    欧阳玥一愣道:“我年纪不及格啊。”欧阳玥也很纳闷。

    “可要我等到你年纪及格,我估计已经废掉了。”任云桀苦笑道。

    “谁要你等到我年纪及格啊!”欧阳玥脸红道,“我又不介意。”

    任云桀心里甜蜜蜜的,他知道她爱他,因为爱,所以她愿意给他。

    “元旦好吗?”任云桀目光闪亮地看着她,真想一口吃了她。

    欧阳玥一愣后点点头道:“毛毛,我们可以去我的空间里,我想这很有意义。”

    任云桀呆了下顿时笑起来道:“这主意不错,原来玥早就预谋好了啊,是不是早就想吃了我?”说完手指点点她的鼻尖,充满了爱恋。

    “什么啊,我,我才没有!那不要了!”欧阳玥想起自己居然能说出来,实在为自己脸红,感觉自己巴不得似的,太丢脸了,不过说真的,空间里的屋子才是她真正的自己的地方,而且风景优美,那里无疑是最具有纪念意义的。

    “那我这几天要去你空间里布置,你不能偷看。”任云桀要求道。

    欧阳玥白了他一眼,站起来道:“走吧,事情多得很呢。”

    任云桀高兴地挑挑眉,他的事情才多,他要去购买很多东西,放自己的空间,再带去她的空间里,只是里面还住着范奇森,不会到时候又破坏气氛,让他直接废掉吧?想到这里,任云桀打了个冷战,绝对要杜绝这种阴毒的事情发生。

    医院里,楚格林站在东方莹莹的床前,东方莹莹的病情已经在好转中,但受得皮肉之痛可没那么快好的。

    “楚医生,你的本事真大!”一边的小护士崇拜地看着这个帅气的天才医生。

    “不是我本事大,是药材用得好,你知道我研究这种药剂花了多少钱吗?”楚格林看了眼一边的东方辽。

    “哦,我听到程医生说楚医生化了好几天时间,用到很多中药部的珍贵药材,那这药一定很贵了。”小护士的话回答得正合楚格林的意。

    “楚医生,你不必担心,费用我们东方世家会付的。”东方辽连忙道。

    “那好吧,先打五百万过来吧,要不然第二剂都没法做了。”楚格林开口道。

    东方辽,想到药是贵,但没想到一剂就要五百万,但现在楚格林开了口,他总不能说贵,立刻答应一声,打电话叫人转账。

    这时,院长大人叫唤他,楚格林抬头看他。

    “楚医生,你那个治癌症的药效果非常好,很多人要求试用。”院长笑眯眯道。

    “院长,那药很贵的,我不可能给每个人试用的,现在效果出来,我可不想亏本了。”楚格林皱眉苦笑。

    “那问问他们的意见,买如何?”院长忽然低头道,“有个大老板,他想用这个药。”

    “什么症状?”楚格林挑眉。

    “前列腺癌。”院长憋笑道。

    “一颗药丸一百万,前期七颗,中期十四颗,晚期二十一颗,你去谈价钱吧,保他治愈,没钱我也没办法。”楚格林说话声音不小,摆明是说给东方辽听的。

    东方辽暗暗心惊,这个楚格林还真是个天才,他在京市有个朋友患有肝癌,不知道能不能治愈。想到这里他挂了电话过来笑道:“楚医生真是医学天才,不知道你那个药丸能不能治愈肝癌?”

    “当然可以,只有是癌症都没有问题。”楚格林很自豪地道。

    “那价钱是不是一样的?”东方辽又问。

    “怎么?你有朋友也是这种病?”楚格林心里笑起来,这药要是在京市上层流传开来,那么他们就是财源广进了。

    “不错,钱不是问题,我让他们马上过来。”东方辽高兴道。

    “可以,那你慢慢,我去研究室了,有事找我。”楚格林很绅士地笑笑后离开了。

    东方辽连忙兴高采烈地打电话,同时也相信楚格林的本事,他一定能治好自己三个侄子女。

    楚格林到了办公室也打电话给欧阳玥告诉她这个好消息,欧阳玥非常兴奋,终于开始赚钱了,不过她知道现在才刚开始。

    “格林,这些天,你看住这边,我要去京市会会伍少华和崔家。”欧阳玥最后说道。

    “好,你放心吧,自己小心点,随时给我电话。”楚格林立刻道。

    “嗯,记住,不要让东方家三个太好过。”欧阳玥眸子里闪过冷意。

    “这个不用你交代,我也会为小杰出气的。”楚格林笑起来。

    欧阳玥挂了电话后,又打给孙焯裎,孙焯裎说去机场接她,因为这次欧阳玥不能走虚空,而是正大光明地去京市。

    夜晚九点,京市最大的商场三楼,一位年轻女子正在云翔珠宝的柜台前看着,四周不少眼睛都会看着她,她一头飘逸的长发,一张绝色的小脸,白色的羽绒外套,牛仔裤,显得身材高挑,清爽干净,看了一眼后让人移不开视线。

    “小姐,你需要买什么呢?这边都是上好的翡翠,你喜欢可以拿出来给你试试。”柜台小姐看欧阳玥气质高雅又长得漂亮,立刻笑脸相迎。

    欧阳玥的目光在柜台里扫射,越看眼光越冷,因为她看到了自己星月珠宝行里面的极品翡翠,只不过换了款式被重新打造过了,但对于她亲眼挑来的翡翠,又岂会看错,果然是伍少华做得贼啊!

    不过他本事也算不小,星月珠宝行的保安非常严密,他居然能得逞,想必也做了不少功课,她应该去见见这个本事强大的人渣了。

    欧阳玥看完后离开柜台,走到一边,帅气修长的孙焯裎懒洋洋地靠在墙壁处等着她,看她走来,那清华绰约的风姿,让他眸光更亮。

    ------题外话------

    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