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重生毒眼魔医 > 006章 送上门来

    三人没有再见孙焯裎和徐闵,而是直接回了S市,到家的时候已经凌晨一点。

    欧阳玥把范奇森从空间里移出来,躺在范择文的床上,床前站满了人,李炎贝、楚格林、范择文、任云桀、龙希澈、包括手中拿着药剂的欧阳玥。

    “哥,哥,你醒醒!”范择文泪眼朦胧,要不是能听到范奇森还有点轻微的呼噜声,他真害怕人已经死了,他维持这个姿势很久了,似乎已经养成了一种习惯。

    范奇森身上是一条看上去不干净的被子,也不厚,在这样的冬天,要不是在地洞里,早就冻死了,所以大家都知道为何他会以这种姿势睡觉。

    被子在大家期盼下微微地动了一下,那乱糟糟的头发也抖了抖。

    “哥,哥!”范择文惊喜地又叫了声,眼睛都红了。

    “范老大,你醒醒。”楚格林也叫唤起来,眉心纠结,欧阳玥他们回来前给他们打了电话说人救回来,他们就一直没睡等着,大家心里都是激动的,而对范奇森是佩服和心痛,他没有出卖他们任何一个人,所有的苦都是他一个人承担了。

    身体动了动,忽然范奇森的脑袋猛然转了过来。

    房间的灯是特意调暗的,因为怕他半年在昏暗的石洞里,醒来会受不了光线的刺激。但范奇森还是被灯光刺激地眯起眼睛,然后看到面前的一排面孔,他愣住了。

    大家也愣住了,这个范奇森哪还是之前那个意气风发,英勇威武的黑社会老大,满脸胡渣,面色苍白消瘦,一双本来如黑曜石一般的眸子此刻都凹陷着,一张薄唇破裂苍白,这模样和桥底的乞丐相比是有过及而无不足。

    欧阳玥心里一酸,眼泪夺眶而出。

    “范大哥,我,我回来了。”欧阳也心太疼了,自己走了半年,这个男人却受了半年的苦。

    范奇森完全愣住了,有点不相信这是真的,大概是自己在做梦,床前这么多自己想见的面孔,怎么可能?

    “哥!哥,是我啊,小文!你回家了啊!”范择文大哭起来,立刻伸手整个抱住了看上去有点傻呆的范奇森。

    “小,小文,嗯。”范奇森口里干得说不出话来,而且被范择文一抱全身都疼痛。

    “小文,你快点放手。”欧阳玥知道他一定疼得要命,连忙打开药剂瓶道,“范大哥,你一定很疼,快喝点药,这个药能让你快速恢复的。”说完大家手忙脚乱地喂他喝下药剂,每个人的心头都是沉重的。

    范奇森喝下药剂,喉咙立刻感觉舒服了很多,眼睛也亮了起来,注意力转了一圈后停在欧阳玥的焦急小脸上,定定地,没有说话,但里面似乎有着什么。

    “范大哥,是我,小玥,我和毛毛回来了,你怎么样了?”欧阳玥泪眼汪汪,“是我不好,把你害成这样,对不起,真对不起。”欧阳玥再次克制不住地哭泣起来。

    “小玥,你,你好美。”范奇森慢慢地说了句,嘴角慢慢勾出些笑来,目光依旧留恋在她的小脸上。

    大家全部愣住了,任云桀嘴角抽搐了下,这老家伙真是到现在还不死心啊。

    “范大哥,你好点了吗?”欧阳玥伸手握住了他伸出来的一只大手。

    范奇森药剂发挥作用,全身的疼痛慢慢地消失,让他很惊讶,忽然坐了起来,拉下被子看他的手臂。

    单薄的袖管拉起,大家就看到他手臂上都是血肉模糊的鞭子印,印子是新旧交替的,不过因为喝了药剂正在慢慢的修复中。

    “怎么回事,我,我怎么不疼了?”范奇森惊讶无比,转过头来看大家,谁知道一看,一个个都是泪眼汪汪,连任云桀和龙希澈的眼睛都有点红了。

    “范大哥,你,你受的苦我一定帮你讨回来!”欧阳玥哽咽道。

    范奇森这才发现自己的手臂吓到他们了,连忙拉下,目光看看大家道:“我,我怎么回来了?”他记得这是范择文的房间里。

    “哥,小玥他们把你救回来了。”范择文哭泣道。

    “别哭了,哥没事,我这黑老大也不是白当的,他们想从我嘴里挖消息简直做梦!”范奇森连忙摸摸范择文的脑袋,目光又看向欧阳玥道,“我知道你们会来救我的。”说完嘴角扯了扯。

    大家都心里难受,欧阳玥点点头道:“没事没事了,你肚子饿了吧,格林煲了粥,先吃点,你身上的伤马上就会痊愈的,好好休息,一切明日再说。”

    “好,大家也都去休息吧,我没事了。”范奇森看看窗外一片漆黑,一定是深夜了。

    大家说了几句后离开,欧阳玥和范择文却怎么也不肯走,两人照顾范奇森,任云桀看看欧阳玥那内疚自责的样子,也不再强迫她休息。

    一晚上,欧阳玥和范择文和范奇森说着半年来的事情,范奇森也讲述了他的事情。

    原来欧阳玥和任云桀离开两天后,范奇森在家中修炼,结果东方辽虚空进去他家中查探,无意间发现了范奇森正在修炼武道时吓了一大跳,然后就觉得一定是范奇森杀了四人,一顿交锋后把他抓了起来。

    本来是没人知道他被抓去了东方家族的,但两人打架的破坏程度让其他人猜测到若不是武道的威力一定做不到,楚格林打电话给孙焯裎,三日后才确定了范奇森是被抓回了京城,但孙焯裎不能直接去要人,只能通过萧卿义才正式加入盘问行列,但已经是范奇森被抓一个星期后的事情,那时候范奇森已经奄奄一息,东方英出手狠,非要他交出他失踪的子女,差点打死范奇森,好在孙焯裎也算及时,阻止了这场悲剧,但要想救他出来就不可能,只能暗中给他的伤药,让他千万别放弃,他和徐闵都在想办法救他,但半年中,崔家也加入了拷问的行列,特别是崔泽这个家伙,平时看上去不声不响挺人模人样的,结果狠毒得让他们咋舌,说是不狠怎么让他招供,为此孙焯裎、萧卿义和他大吵了一架,而孙焯裎的古武实力提升,让两家人对他有所怀疑,更不敢轻举妄动。

    欧阳玥和范择文听得是眼泪汪汪,心酸无比,也更加恨东方家族和崔家了。

    清晨的时候,范奇森伤势全部修复了,欧阳玥告诉他还不能出现在四大家族面前,让他住进了她的空间里,范择文想多跟哥哥聊聊,也住了进去。

    范奇森没有意见,因为这一次被抓,让他更加觉得自己实力太弱,欧阳玥给了他一瓶提升药剂,让他顺便修炼晋级,范择文眼红之后,欧阳玥只能也给他一瓶,让他高兴地眉开眼笑。

    第二天,第三天,一切正常,欧阳玥总算尽地主之谊,白天带着龙希澈四处买东西,把他的空间塞满,晚上,进空间看范奇森,范奇森已经把自己整理干净,人比以前瘦了一圈,但依旧不改他那黑老大的气势,一双黑眸更加有神,而面对欧阳玥的时候常常会发呆,似乎到现在还不敢相信自己出来,而且为欧阳玥变得这么美而吃惊中。

    最郁闷得要属任云桀,白天被欧阳玥赶去青云帮帮着处理事情,晚上还要帮她收集东方家族和崔家的全部资料,两个人除了晚上都要回去欧阳玥父母家吃饭之外,可以说都没有单独相处的时间。

    圣诞节这天,所有的人都到了欧阳玥父母家吃大餐,和气融融,而龙希澈今晚就要离开前往武域,所以大家玩闹之后,留下了欧阳玥和龙希澈两个人相处。

    任云桀虽然不太乐意,但还是被李炎贝拉去帮他参考珠宝设计的款式。

    “希澈,回去后记得帮我向老祖宗他们问好。”欧阳玥对龙希澈道。

    “我知道,你买这么多礼物,我总要送出去的。”龙希澈目光深沉地看着她,想到马上要看不到她了,心里隐隐酸涩。

    “等我这边处理完事情,我会去武域看你们的。”欧阳玥也有点依依不舍,还很想念那边的朋友们。

    龙希澈点点头,只是静静地看着她没有说话,气氛有点尴尬。

    “这次真是不好意思,事情太多,都没有好好陪你玩耍。”欧阳玥苦笑。

    “没事,我已经很满足了。”龙希澈吐口气,“你们这边事情不少,你可千万要保重。”

    “我知道,你放心吧。”欧阳玥知道他对自己的关心,微笑地点点头。

    龙希澈又不说话,就是看着她,眼中的柔情和不舍越来越浓,让欧阳玥都有点脸热。

    好在楚格林拿着电话走了过来道:“小玥,院长叫我去医院一趟,东方莹莹的病情恶化。”楚格林说这话的时候是微笑的。

    欧阳玥一愣道:“你可别让她死了,这才开始,对了,东方博弈和东方旭,萧萧都在医院?”

    “是的,他们很爱惜生命,都怕突然发病,还在做全身检查。”楚格林冷笑,“小玥,今晚你该让东方博弈也尝尝痛的味道了。”

    “嗯,我知道,我已经和毛毛说了,既然这样,你叫他一起去吧。”欧阳玥点点头。

    “OK,那我走了。”楚格林又看看龙希澈道,“希澈,你一路平安,记得有机会要来看我们。”

    龙希澈心里一暖,微笑着点点头。

    楚格林去找任云桀,两人快速离开。

    中医大附属医院的重症室里,东方莹莹已经套上了氧气罩,心脏跳动的频率是越来越低,窗户外,东方博弈皱眉站着看,他们本来以为东方莹莹只是下身会瘫痪,可没想到脊椎里的腐烂程度慢慢扩大,还往上面蔓延,用了很多药物都无法控制,生命遇到危险。

    东方辽回去东方家族后后回来了,带来些药材,却依旧没用,而东方兄弟好像有了心里阴影,内心的恐惧越来越大。

    萧萧的父亲萧深风也来了,萧萧住在贵宾病房里,天天做着各种检查,好在暂时没什么事,但东方莹莹一天没有好起来,他们也是很担心。

    楚格林这几天只是研究东方莹莹的病情,却没有对她下药,因为他要让她都受点苦,但今晚他是带了药剂来的,为得就是给他们一个大大的希望。

    任云桀在虚空中,看着楚格林很尽职地冲进病房,查探东方莹莹的病情,他就忍不住想笑,这家伙还真会演戏。

    东方莹莹被推进手术室里,东方博弈和东方旭两兄弟在手术室外等待着,他们都知道楚格林已经是最好的医生,要是他都治不好,那么只怕没人能救东方莹莹了,虽然东方莹莹是古武者,死后能再复活,但每个家族的花房里生灵草才一株,谁都不敢轻举妄动的。

    任云桀看到东方辽在,他就谨慎起来,因为东方辽随时都能入虚空,很可能会被发现,所以他只能等待。

    两个小时后,东方旭离开手术室门口,往厕所走去,任云桀挑眉,看来今晚只能先动东方旭,让东方博弈在享受享受。想到这里,嘴角一勾,跟着东方旭进入厕所。

    因为深夜,所以厕所里没有其他人,这让任云桀很高兴,手里出现欧阳玥交给他的银针,记住他教他刺的位置,嘴角冷笑,就在东方旭全身放松、尿得正爽的时候,只感觉背后一阵刺痛,然后整个脚都站不住了,往地上摔去。

    “啊!”一阵疼痛地惨叫,任云桀感觉不对,立刻以最快速度离开医院,出虚空在街上走,脑门一头汗。

    东方辽和东方博弈听到声音立刻跑来,看到摔倒喊痛的东方旭,东方辽果然马上进入虚空扫射,但任云桀速度太快,已经出了虚空,所以东方辽没看到任何人。

    “叔叔!”东方博弈大叫道,已经抱着疼得汗水淋漓的东方旭冲出厕所。

    东方辽出来,面色难看,连忙先找医生,整个医院瞬间乱了起来。

    已经睡下的萧萧听到消息后,面色一白,也起床跑了出来,萧深风的脸上都是恐惧,看看自己的女儿,心里无比难受,难道这是失踪后的后遗症?

    楚格林那边完成了手术,其实他根本不需要手术,只是做样子,把东方莹莹尾骨那边弄得一塌糊涂,然后倒了一些药剂下去,让她缓缓地好起来,也让她醒来再常常开刀的痛苦。

    “楚医生,又一个东方家的病人!”有护士进来急道。

    楚格林摸摸额头的汗道:“我去看看。”说完走了出去,嘴角勾出一些阴笑,只是谁都没有看到。

    来到急症室中,东方旭咬紧牙关忍痛,感觉背后脊椎里像有万只蚂蚁在咬他一样。

    “楚医生,麻烦你帮我哥止痛,他快痛死了!”东方博弈吓得脸色苍白。

    楚格林点点头,叫人拿来了吗啡道:“他的症状似乎和你妹妹的很像,我先用吗啡帮他止痛。”

    东方博弈只能点头,现在的他已经内心充满了恐惧,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也发病。

    转过身,就看到门口的萧萧和萧深风,两人的脸色也是一样难看。

    “岂有此理,这到底是什么病!为何这么难治!”东方辽气恼道。

    “这种病我也没有遇见过,似乎是脊椎中了某种毒素,不过你们放心,我这几天研究下来,有种药物能抑制这种毒的蔓延,刚给东方莹莹试用,若是有效的话,就有时间给我研究解药。”楚格林很严肃地道。

    “真的?太好了,只要有治就好。”东方博弈有种松口气的感觉。

    楚格林咳嗽一声道:“这种药剂需要大量珍贵药材,这次是我私人出钱买药材的,若是多几次,只怕我负担不起。”

    “楚医生,钱不是问题,只要你能治好,多少钱我们都有!”东方辽连忙道,他可不想东方家族的后代全部毁在这种怪病上。

    楚格林这才点点头道:“那我现在去研究室了,你们派人照顾下东方莹莹,若她半夜能醒过来,说明我的药是有效的。”

    “好,好,我们会看着的,辛苦你了。”东方辽连忙道,看看打了吗啡后直接昏睡过去的东方旭,心里揪起,看了下旁边的东方博弈。

    “叔叔,你,你说我什么时候会发作?”东方博弈看到自己哥哥发病的痛苦样,他就很怕了。

    “博弈,你先别多想,我们在医院,总有希望的,你好好休息,别太累了。”东方辽都答不出来,他现在要给家族打电话才行。

    “萧萧,你也去休息,别想太多。”萧深风见自己女儿身体在抖,连忙搂住她的肩膀安慰道。

    “爸,我真不知道我们失踪后到底遇到什么事情了,为何会发这种病?”萧萧一张英气的脸此刻愁云惨雾。

    “哎,不知道什么强者,居然能消除你们的记忆,我会让爷爷亲自过来看看你。”萧深风觉得这样下去不行,只有家族的长辈出来才有可能弄清楚整件事情。

    萧萧一愣道:“爸,爷爷不会出来吧?”

    “怎么会,你是他孙女,现在这种时候他怎么会不出来。”萧深风看了眼东方辽,然后圈住萧萧回房去。

    东方辽也立刻对东方博弈道:“我让你爷爷过来看看。”说完就出去打电话了,他也知道这样下去不是办法。

    结果东方辽电话打给东方英,那边的东方英就气道:“范奇森不见了!”

    “什么!”东方辽被吓了一跳。

    “爸现在和其他三家族的长辈一起正在商议这件事,只怕过不去,阿辽,你可要好好照顾好他们,我这边也走不了,范奇森一定是被强者带走了,要不然蚊凌虫不会没有一点感觉,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爸说可能是国外强者入侵华夏了,我们都要小心点。”

    “这么严重?”东方辽心惊胆颤,“那你先守着,这边我会看着。”

    任云桀再次回到医院的时候,就听到了东方辽的电话,嘴角勾笑,这下还不让他们自己乱套。

    东方辽挂了电话后直接去找萧深风,萧深风看着电话在发呆,因为他也刚知道范奇森不见了,自己的父亲已经去了东方家族里,包括孙家的孙道国和崔家的崔长寿,都是他们父辈的人物,隐约中,华夏似乎要发生大事了。

    “萧先生!”东方辽和萧深风也不是很熟悉,要不是这次事件,他们根本只能算陌生人。

    “东方先生?你知道京市的事了吗?”萧深风连忙站起来迎上去。

    “刚知道,我看那边给不了我们帮助了,现在唯一能让我们知道原因的就是欧阳玥,不如明日我们再去找欧阳玥,若是她不说,我们就用强的,这女人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东方辽眸子里闪过狠毒。

    “不行,你别忘了楚格林和欧阳玥关系不错的,若是我们动了欧阳玥,楚格林不给他们治病怎么办?楚格林是国内最好的医生,若他都不能救他们,只怕没有希望了。”萧深风害怕萧萧发病时,没有一个人能救她,所以楚格林他必须拉拢。

    东方辽一愣后也觉得自己冲动了,皱紧眉心道:“那怎么办,现在轮到东方旭,很可能下一个就是博弈和萧萧,我们一定要找到原因才能对症下药啊。”

    “不如我让卿义去找欧阳玥谈一下,好歹他们有点交情。”萧深风知道东方辽和欧阳玥之间的过节。

    东方辽沉思一下后点点头道:“也好,那女人不待见我,萧少爷和她关系还算不错,也许能问出点什么来。”

    萧深风点点头道:“你也别着急,楚格林很厉害,我想他会有办法救治他们。”

    “希望吧,听说他最近研究一批治疗癌症的药,得到很好的效果,这小子确实有点本事,欧阳玥也不知道走什么运,居然和他成了朋友。”东方辽有点羡慕欧阳玥的好运。

    萧深风嘴角微抽了下道:“现在最重要的是我们自己不能乱,你快点回去照顾他们吧。”

    东方辽点点头快速离开,到东方旭的病床前,看到东方博弈眼中含着泪,心里一疼,这孩子最怕疼了,现在看到自己哥哥和妹妹都这样了,他一时只怕很难接受。

    “博弈,别担心,楚医生一定能救他们的。”东方辽拍拍东方博弈的肩膀。

    “叔叔,我想见见欧阳玥。”东方博弈忽然转头看着他道。

    东方辽一愣道:“你见她干什么,你根本不认识她。”

    “我只是没有了记忆,你不是说之前我和她关系不错吗?也许她会告诉我我们失踪去了哪里。”东方博弈的想法到是没错。

    东方辽皱皱眉道:“你们之前是中医大的同班同学,你为了她和莹莹翻了几次脸,听说你们是男女朋友,只是这次我和萧卿义去他们家道歉的时候,她没有提起过你。”

    “男女朋友?你说我是她男朋友?”东方博弈吃惊道。

    “我不是很清楚你们之间的事情,不过你很喜欢她是不错的,而且我询问了你们班里的同学,都说你在追欧阳玥,欧阳玥似乎也开始接受你。”东方辽只能实话实说,不过想到这件事,心想也许欧阳玥真对博弈有感情,那应该不会看着他受苦吧?

    东方博弈皱着眉,完全没有印象,欧阳玥长什么样子都记不起,这就更加坚定了他要去见见她的决心,是什么原因让自己会去追求她呢?

    任云桀暗中盯着他们,听到这些话,嘴角勾起冷笑,玥应该很高兴东方博弈再一次送上门来,想到玥跟他说,这样的人渣就应该弄死复活,复活再弄死,让他永远活在痛苦中,这才能让她消气。

    楚格林的研究室里,一排排新药整齐地排放着,楚格林想到马上要赚钱了,他心情特别好,几天不睡都是精神奕奕的。

    星湖湾别墅里,龙希澈终于要离开了,欧阳玥打电话给任云桀,两人送了他一段路后,挥手告别,龙希澈忽然走过来一把抱住了欧阳玥,紧紧地,脑袋埋在她肩颈处深深地吸了口哦,然后不等欧阳玥反应,他深深地看了她一眼后,转身就走,这最后的一眼让欧阳玥感觉心痛,他是个好男人,希望他在武域能找到好的女子。

    任云桀则扁扁嘴,对着龙希澈的背影举了下拳头,这臭小子胆子不小,好在他跑得快,不然飞揍他一顿不可。

    第二天上午九点,外面暖阳照耀,天色很不错。

    欧阳玥下楼的时候,就听到沙发上的李炎贝忽然气恼地怒吼:“伍少华个畜生,真他妈的不是人!”

    欧阳玥一愣,她是知道自己的星月被打劫之后生意一般般,而伍少华虽然残废,但他对生意的野心和热衷还是不改,一心就想成为国内第一大珠宝商,这半年来,他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一些极品翡翠,又找了一批钻石,让云翔的生意再次崛起,其实大家对他忽然出现的极品翡翠都很怀疑,但没有证据也很难指正是伍少华派人打劫星月的。

    “大少爷,怎么回事?”欧阳玥喝口牛奶询问道,这次回来事情太多,让她暂时把伍少华这个人渣放在一边,没想到没去管他,他又开始蹦跶出来了。

    “他居然和海娜的张董暗中合作,吞并了利克剩下的股份,李禄完了!”李炎贝看着报纸上的新闻面色无比难看。

    欧阳玥拿过报纸一看,上面伍少华和张董举杯庆祝的照片,上面标题则是云翔珠宝联手海娜珠宝,成功吞并李禄珠宝,让国内三大珠宝商变成二大珠宝商。

    照片里的伍少华坐在轮椅上,那笑容满面,意气风发,旁边的张董更是笑得眼睛都没有了。

    “李利克不是和海娜合作吗?怎么反而出了这种事?”欧阳玥惊讶无比。

    “这个笨蛋,根本不知道张董是只吃人不吐骨头的老狐狸,张董在我们李禄走下坡路时就虎视眈眈,只是肉太大,他要防着伍少华,不容易吞并,李利克为了报复伍少华就自己送上门去,张董自然高兴都来不及,而云翔重新崛起,张董也知道怎么选择合作对象了,李利克这个一无是处的败家子!真要起死人了!”李炎贝气得面色涨红,李禄可是有他的一半心血啊。

    欧阳玥看了新闻后,微微一笑道:“你别生气了,我保证会让他们两家都吃不完兜着走,李禄也会重新崛起!”

    李炎贝一愣后眼光发亮道:“真的?”他不是怀疑,只是没想到欧阳玥胃口这么大了。

    “真的!我这一次不会在心生仁慈,只有自己掌控、强大,才能保护自己身边的人!”欧阳玥已经深深懂得强者生存的道理。

    李炎贝顿时笑了起来道:“太好了,那,那我也不要李禄,我要星月好了。”反正星月也有他的心血。

    “好,你现在最好打电话给你爸妈,让他们别太伤心,对了,那李利克人呢?”欧阳玥惊讶道。

    “我不知道,前段时间他去了澳门,我估计他可能又赌上了,把股份都输出去,一定是这样的!哎。”李炎贝很是痛心,两兄弟搞成这样,他也不想的。

    “真是扶不起的阿斗,你也别太自责,让他吃点苦头好了。”欧阳玥听了就生气,为李炎贝不值。

    “只要别出事,其他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他也不会听我的,我先去打电话。”李炎贝妖孽的脸上还是有点落寞的,站起身回房间去。

    欧阳玥看看他,心里不是滋味,也许她该让毛毛找找李利克那个家伙,毕竟他和李炎贝是同一个妈,在澳门肯定是赌博,要是输了,只怕高利贷一屁股,万一出点事没了小命,对大少爷绝对会是打击,不过这家伙应该好好教训一顿才行,真是死不悔改。

    思索间,门铃响起,欧阳玥转头透视看出去,门外是一脸纠结的萧卿义和四处张望的东方博弈,让她嘴角抽了抽,昨晚毛毛已经跟她说了东方博弈要送上门来,只是没想到这么快。

    ------题外话------

    票~

    恭喜亲爱的‘可乐拌番茄酱’成为本文第33名解元粉丝,扑倒么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