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重生毒眼魔医 > 004章 台上风华

    任云桀上来叫她,看到她面色阴沉,就知道她是看到东方辽了,拍拍她的肩道:“先别冲动,看看他们要干什么?”

    欧阳目光瞥他一眼道:“我是怎么样都要废他一条腿的!”说完就直接下楼,任云桀在后面愣了下,然后挑挑眉,他是不在意,只是昨晚不是她自己说要慢慢来么?

    东方辽和萧卿义两人已经坐在客厅里,任云桀已经很好脾气地给他们上了茶水,听到脚步声,两人转头看来。齄浪

    “欧阳。”萧卿义站起身来,清俊的脸上带了笑容。

    东方辽也站起来,手中拿着一个长方形的盒子,欧阳目光一看,里面是一株千年人参,他什么意思,以为一支人参就能让她原谅他们东方世家?就算没欧阳杰这件事,前世的恩怨还没完呢,之前那么痛快地杀了他们算便宜他们了,这一次让他们复活,就是要好好地讨回来!

    “欧阳小姐。”东方辽也很有礼,一张老脸是一贯严肃的表情。

    欧阳一脸怒气毫不遮挡,对着东方辽就冷笑道:“怎么?打断了我弟弟的腿,今日是想来打断我的腿不成?”

    萧卿义现在目瞪口呆中,而东方辽看清楚欧阳时,也一下子愣住了,居然没听清她的话。

    任云桀目光一冷道:“两位不会不认识了吧!”

    “咳咳咳咳,欧阳,你半年不见是越来越漂亮了。”萧卿义面色尴尬,心里惊讶,怎么她会变得如何漂亮了呢,就算生气也觉得她高贵美艳,风华绝代。

    东方辽则心头一震,和萧卿义想法雷同,面色有点不自在道:“我这次来是向欧阳小姐道歉的。”

    “道歉?怎么?找到你们失踪的人了?”欧阳冷笑一声,想来那四个家伙应该联系过他们家里了。

    “是啊,萧萧他们回来了!昨晚打电话回家,现在还在S市!”萧卿义面色高兴,因为这说明不是欧阳做的。

    “博弈,东方旭、莹莹他们三人也回来了,之前是我们误会了欧阳小姐,这里有一支上好的千年人参,希望能补偿你弟弟的腿。”东方辽把盒子递过来。

    欧阳盯着他,怒气是越来越盛,忽然手臂一挥,直接打翻了盒子冷笑起来道:“东方辽,你以为一支人参就能把断腿接起来,一支人参就可以弥补小杰的痛苦,还有范奇森被你们抓去折磨半年,你们东方家族也欺人太甚了吧!”

    东方辽面色一阵青紫道:“这里面有点误会!”

    “误会?好大的误会啊,我告诉你,我欧阳和你们东方家族势不两立,还有,马上放了范大哥!”欧阳一张绝色的小脸因为愤怒而变红。

    “你弟弟的事是我不对,但范奇森的事情不是你想得那样,不止是我们东方家族,其他三大家族也是同意抓捕的!”东方辽想解释一下。

    “那你的意思是不能放出来了?”欧阳冷笑一声,看看萧卿义俊脸也变了颜色。

    “不能,他的事情已经不是你想象的那样,希望你不要插手,还有我再说一遍,你弟弟的事是误会,当时那种情况,谁都会怀疑你!”东方辽也有点怒了。

    “我都失踪了,你们还怀疑?哈!真是好笑!小杰才十七岁,你也下得了手?”欧阳气急败坏。

    “那,那你想怎么样?”东方辽知道当时自己是太过冲动,毕竟自家少了三个人了,而欧阳失踪得也太凑巧,看到欧阳杰似乎没有那么伤心,还安慰父母,就觉得他一定知道欧阳去哪里,没想到那小子骨气那么硬,导致他气恼之下出手太重而断了他一条腿。现在三个孩子都回来,但错已经造成,他们商量之下就想弥补一下,当然他们也只是不想事情闹太大。

    现在四人回来却没有了失踪前的记忆,欧阳却没有失去记忆,他也只不过来试探下,让他们担心的是一定有古武强者出手了,而他们却摸不到一点底细,所以他们也想来从欧阳嘴里套点信息。

    “那你就还一条腿来!”欧阳冷笑一声。

    “你!不可理喻!”东方辽怒了。

    “欧阳。”萧卿义立刻叫道。

    “怎么?你也帮他?四大家族狼狈为奸吗?还找人打劫我的星月珠宝,好,很好!”欧阳面色很是狰狞,让两个古武者都有点心惊胆颤。

    “欧阳,这跟我们萧家没有关系。”萧卿义立刻摇头。

    “萧卿义,你什么意思,难道还是我们东方家族做得不成?”东方辽立刻怒瞪萧卿义。

    萧卿义苦笑道:“这件事情我确实不知情的,欧阳,今天来是有些事情想问问你的,能不能先把私人恩怨放一放?”

    “萧卿义,我本来还以为你是我朋友,没想到是我自作多情了!”欧阳冷笑一声。

    “欧阳,很多事情确实不是那么简单的,范奇森的事有点复杂,但我没想过要伤害你们。”萧卿义连忙急道。

    欧阳冷哼一声,任云桀拉了拉她道:“,你先别生气,听听他们到底想要干什么?”

    东方辽也是一脸怒容,很想甩手走人,他堂堂东方家族的人来道歉已经是给面子,就她欧阳一个个小小的普通女子,自己要掐死她易如反掌,要不是看在她人脉广,又是失踪人士之一,他才不会来这里讨晦气。

    “那个,欧阳,萧萧他们回是回来了,但却是一点记忆都没有,似乎很多事情都不记得了,你是不是也这样?”萧卿义其实知道欧阳是没失忆,要不然也不会发大火了,何况她一下就认出他和东方辽。

    “哼,原来是盘问来了?怎么,又想说他们失忆是我整出来的?因为我是没失忆的那个?”欧阳冷眸看着两人。

    “这关系到范奇森,你最好还是说说你们失踪到底是去了哪里?”东方辽显然不客气了。

    “笑话,我干什么要告诉你?逼我啊,打断我腿啊,看看我会不会告诉你。”欧阳的态度让东方辽气道,“欧阳,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这关系到国家安全,你最好乖乖合作,不然你会和范奇森一样!”

    欧阳的面色立刻黑到铁青色,终于要原形毕露了吧,国家安全?真是好笑,有你们才真是国家不安全。

    “毛毛,送客!”欧阳哼了一声转身就走。

    东方辽气得‘你’一声就想拉住她,被萧卿义扯住,对他摇摇头,两人在任云桀冰冷的眼神下只能离开。

    两人离开,欧阳坐在沙发上喝茶,任云桀关上大门走过来道:“,别气了。”

    “我没气,跟这种死人生气我犯不着。”欧阳笑笑道,“就是给他们气不顺点,走,跟着他们去瞧瞧。”欧阳说完,拉着任云桀就遁入了虚空。

    东方辽和萧卿义在小区里往门口走,东方辽面色铁青道:“欧阳真是不识抬举,我看直接抓回去拷问!”

    萧卿义摇摇头道:“你别忘了徐家和孙焯裎一直对她很关心,而且你是想让她也知道古武的事不成?”

    “哼,这女人也太放肆了!一个小小老百姓,我们用得着对她低声下气吗?”东方辽想到千年人参还没拿走,心里更郁闷了。

    “这件事已经牵扯了不少无辜,四大长老警告了我们,不能再伤无辜之人了,何况,她生气也是有理由的。”萧卿义面色也不太爽,对于他打断欧阳杰腿的事情,他知道后也很气愤。

    “你意思是我还错了不成?不是你说要来询问下他们失踪期间到底发生什么事?不是只有她知道吗?那个抹去博弈四人记忆的强者到底是谁?我看只有范奇森知道!”东方辽目光里现出冰冷的杀气。

    “范奇森是死都不会说的,你难道看不出来?”萧卿义冷笑一声。

    “那就杀了!都是你们,说什么一定会让他开口的,半年了,他开口了没有?留他干什么?”东方辽气势汹汹。

    “东方叔叔,你也不想想,范奇森的古武一定有人教的,那个人还没找出来你就杀了他徒弟,你说万一是强者,我们四大家族就一点生机都没有了!留着他的命,起码他出来时,我们还有筹码!”萧卿义口气也不好了。

    东方辽一愣道:“这就是你们萧家和孙家的用意,那人永远不出现,就永远这么囚困他?”

    “事情总会有进展的,现在四人不是回来了吗?也许长老们能解开他们的记忆。”萧卿义叹口气,两人在小区外面坐上了的士离开,却不知道任云桀和欧阳就在他们不远处的虚空中跟着。

    任云桀皱眉道:“,范老大的古武被发现,我们要是救他出来,被知道了,只怕又会怀疑我们。”

    “怎么可能被他们知道?今晚龙希澈也会去,务必把范大哥救出来,让他在我的空间里休息,我们就慢慢来收拾他们。”欧阳嘴角勾起残忍的笑容。

    任云桀点点头,但想到要范奇森这个大男人住在她空间里,那种感觉有点不太爽,她的空间里可是个度假村呢。

    两人跟着他们来到友谊酒店,萧卿义去了萧萧房间,而东方辽则去三兄妹那里,欧阳和任云桀分开,其实东方辽实力在武王三级,是能进入虚空的,可惜他有约束,而欧阳的级别在武尊二级,高他太多,所以东方辽会一点也没有感觉。

    任云桀跟着萧卿义,欧阳跟着东方辽,分别进了他们的房间。

    “叔叔,有眉目了吗?”东方旭见东方辽回来连忙问道。

    “没有,那个女人什么都不肯说,岂有此理!”东方辽一屁股坐下,面色愤怒。

    “欧阳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女人?我真是一点印象都没有。”东方博弈露出凝重之色。

    “你是忘记了,你失踪之前还对她处处献殷勤。”东方辽一下子脱口而出。

    “什么?”东方博弈俊逸的脸上闪过讶异,抬头看看一边皱眉的东方莹莹。

    “叔叔,你别乱说,我才不信。”东方莹莹立刻摇头,她和东方博弈的感情一直很好,就算东方博弈外面沾花惹草,但对她的心她明白,怎么又会对一个女人大献殷勤。

    “跟你们说了也没用,反正你们三人之前和欧阳的瓜葛多得很,不过也好,你们还是别认识这个女人好点,快点收拾东西,我们先回京市去。”东方辽道,“看看长老能不能恢复你们的记忆。”

    三人面面相觑,确实对欧阳这个名字很陌生。

    “叔叔,不如让我们见见这个女人,也许看到她我们会想起什么来。”东方旭忽然道。

    “不可能,你们是被人抹了记忆,不可能想起来的,别多说,快点走吧。”东方旭催促道。

    三兄妹虽然对欧阳很好奇,但还是不能违背东方辽的意思,开始准备行李。

    欧阳在虚空中冷笑一声,想走,那也太便宜了,能复活你们就是要你们多受苦,走了不是太便宜了。想到这里,她看到东方莹莹走进厕所,顿时眼中一亮,手中出现两个银针跟了进去。

    东方莹莹坐在厕所上小解,心里还在想事情,欧阳看她模样,虽然失去记忆,但还知道把自己搞得漂漂亮亮,想起前世她对欧阳杰的狠心,对自己这位朋友的虚伪,嘴角冷笑。慢慢地在她后背伸出一只手来,二根银针迅速无比地插入了她后背二个穴位之中,然后看着她一下子晕了过去,嘴角一勾,离开,她不急,要一个个来比较有趣不是吗?

    那边任云桀跟着萧卿义进房,萧萧看到萧卿义连忙道:“哥,没事吧,那欧阳说了什么了?”

    “没说什么,萧萧,我们走吧,回京市再说。”萧卿义其实觉得萧萧失去记忆未必不是好事,至少不会再爱上伍少华那种人渣,其实他不是不知道星月珠宝被打劫的事情,只是知道太晚了,而且他肯定是伍少华的阴谋,现在看云翔珠宝崛起就知道其中猫腻了,那个家伙就算坐在轮椅上还是不消停。

    “好,不过哥,那女人真的没有失忆?”萧萧也对一起失踪的人很好奇,为何他们四人失忆,那个女人没有失忆呢?而且他们醒来是在一起的,唯独她不在?这里面有什么原因呢?她觉得他们之间一定有某种联系。

    “没有,她还认识我。”萧卿云已经证实了,他对改变了的欧阳不知道何故,心里的疑虑越来越大,还是不要轻举妄动,回家跟长辈报告一下再说,萧萧回来就好了。

    “哥,你说四大家族抓了的范奇森会古武,这个欧阳又是他的朋友,你说这个女人会不会是古武者?”萧萧忽然想到这件事情。

    萧卿义一愣后摇摇头道:“应该不会吧,她身上没有古武者的气息,不过你这么说,我到觉得她男人身上的气势有点不同。”萧卿义露出迷惑之色。

    虚空中的任云桀微微一愣,这萧家人的脑袋比起东方家族要强了些,只是自己身上的气息那么明显吗?不会吧!

    欧阳过来拉他就走,然后在他耳边说了些话,任云桀莞尔一笑道:“这下就不关我们的事了,他们应该会把这叫做失踪的后遗症。”

    欧阳也高兴地笑了起来,两人也不去看东方莹莹,因为怕东方辽进虚空看到他们。

    这边,东方家三个男人准备好行李后,看看东方莹莹还没从洗手间出来,不禁奇怪。

    “莹莹,你搞什么?吃坏肚子了?”东方博弈去敲门了。

    但没有回应,东方博弈转头看看东方旭,东方旭连忙走过来,一脚就踹开了洗手间的门,两兄弟只见东方莹莹裤子没拉好就摔倒在地上,雪白的PP还露在外面。

    “莹莹!”东方博弈一惊,连忙跑过去把东方莹莹抱起来,东方旭面色尴尬地过来把她的裤子拉上,两兄弟把人先弄出洗手间。

    “怎么回事?”东方辽一惊道。

    “不知道,先送医院吧!”东方博弈急切地说。

    三个男人都不会医术,只能先叫救护车,然后东方旭敲开了萧卿义他们的房门,把事情说了一下,一帮人全部挤到了医院,而这个医院很不巧,正好是楚格林正在进行药物测试的中医大附属医院。

    因为东方辽动用了上面的关系,市领导的加入,让医院领导也注重起来,给予东方莹莹最好的治疗,但片子拍下来后,发现腰部以下的脊椎似乎有些红肿腐烂,而且腐烂的程度刚开始,这让医生们都非常震惊,这么年轻的小姑娘难道会下身瘫痪了?

    东方家族三人听到结果,三人都变了脸色。

    “怎么可能,她早上还好好的,不可能,会不会搞错了!”东方博弈拉住主治医生急问道。

    医生看看院长后道:“光片在这里,你们可以好好看看,她是刚发病的,不过若是无法治疗,很快她下半身就会完全腐烂,生命将会很危险。”

    “为什么会这样?什么原因?”东方旭急切道。

    “这个还不能肯定,我们需要进一步检查化验。”医生亚历山大,一头汗水。

    萧卿义面色也很难看,看了眼同样担心的萧萧,心想不会是因为他们失踪期间发生了什么事情了吧?难道萧萧也会这样?

    萧卿义想到和东方旭、东方博弈想得是一样的,三个人的脸色都是一片死灰。

    “我马上回京,也许老爷子他们有办法。”东方辽觉得事态严重了。

    萧卿义看了看萧萧,连忙道:“你别担心,先让医生帮你做全身检查,我打电话给爸爸。”

    萧萧点点头,内心惶恐,一帮人都心里恐慌、素手无策。

    楚格林在其他手术室里,所以本来是不知道的,但当他昨晚手术,看到院长焦急地等着他后,他就知道了,心里惊讶后打电话告诉欧阳,欧阳脑子一转笑起来了道:“看来老天还是有眼的,格林,接下去就看你的好戏了。”

    “没问题,看我的好了。”楚格林听了欧阳交代他的事情,心里无比兴奋,受了那么多委屈,也该讨点回来。

    下午,欧阳和任云桀准时来到了青云帮的大楼健身房里,里面聚集了将近上百名兄弟,一个个大冬天的都穿着背心短裤,露出强健的肌肉,一身汗水,看来都在这边健身锻炼,更有些人本身就是冲着老大这个位置来的。

    欧阳一身蓝白色的运动服,脚下白球鞋,微笑地走进来。

    “欧阳小姐!”大家看到她都很高兴地叫道,毕竟这个女人在他们都没钱叫苦连天的时候,给他们发了工资。

    欧阳点点头,黎墨走过来道:“参赛的有十六人,都是有点实力的。”

    “嗯。其他事情办得怎么样了?”欧阳目光一扫,看到冯汗江也是背心短裤和龚堂主在另一边拳击着,看到她来了,才擦擦汗准备走过来。

    “胡老大完全废了,许麻给冯汗江打了电话,让他今天务必要打赢你,拿下青云帮,还有,昨晚埋伏龚堂主的人都被抓了。”黎墨嘴角勾了勾,经过昨晚,龙虎帮在S市刚崛起的风头又被青云帮狠狠地压下,那些想回来的兄弟一个个都被抓了起来,他们到是没脑子,想着一边倒了就换一边,青云帮又怎么会再要他们,等待他们的将是背叛的严厉惩罚。

    “看来是齐老大的意思,把所有希望都放在冯汗江身上了。许麻还在警局?”欧阳问道。

    “嗯,不过周队刚说,京市马上就会派人下来保释他了,你的意思呢?”黎墨问道。

    “保吧,让许麻把事情说给齐老大听听也是件好事,就看他识相不识相了。”欧阳和黎墨两人等于是交头接耳,大家只看到两人脸上都笑眯眯的,不知道在讲什么开心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