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重生毒眼魔医 > 003章 越美越狠

    龙希澈看她目光躲闪的样子,心中有点凄凉,不过想到现在她就在自己身边,自己就别多奢望了,能成为她的朋友已经是他这辈子最值得回忆的事情。

    “希澈,我明天擂台赛之后要去一趟京市,可能没办法陪你,真不好意思。”欧阳玥有点内疚,他还有四天时间,正确说是三天,因为最后一天他必须赶回去的。

    “我陪你一起去。”龙希澈道,因为他知道她要去救人,他会担心。

    欧阳玥一愣后道:“不用了,我能搞定的,让大少爷陪你多走走,多些见闻回去才能说给老祖宗和莲儿他们听啊。”

    “跟着你也一样有见闻的,你可以当我不存在。”龙希澈坚持道。

    欧阳玥看着他有点纠结,最后微笑一下道:“好吧,你去我会轻松很多。”

    龙希澈这才冷冷的俊脸上露出些笑容来,凉风吹拂他的及肩黑发,在夜色下,看上去像世外高人,遗世而独立,清华无限。

    欧阳玥扁扁嘴,两人快速朝浦东方向而去。

    打通任云桀电话,任云桀已经在夜都里面,夜都生意也很火爆,看场子的兄弟也很多,胡法卫一脸阴狠地坐在办公室里,似乎是等待欧阳玥的上面挑衅。

    “老大,上头的电话。”二把手许麻拿起桌子上响起来的电话给胡法卫。

    胡法卫立刻面色一紧,接起电话恭敬道:“齐老大!”

    “小胡,你那边事情怎么样了?”那边一个男人懒洋洋的声音传递过来。

    “老大,你放心,我会搞定的,本来今天可以弄掉范奇森一个大场子的,被一个婆娘给破坏了!”胡法卫气恼道。

    “婆娘?哪来的婆娘?”齐老大很惊讶道。

    “应该是范奇森的女人吧,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身手了得,等下还会说回来砸场子,我已经准备厚礼送给她了。”胡法卫冷哼一声。

    “范奇森的女人?我怎么不知道?什么样子的?”齐老大皱眉。

    “我也没见过,听手下说很漂亮,却心狠手辣,其实我也很好奇。”胡法卫忽然笑了。

    “等下记得拍照片给老子看看,居然还有女人给范奇森出头,这女人胆子不小。”齐老大阴阴地笑了。

    “是,老大,您先休息,等我好消息。”胡法卫恭敬道。

    “小胡,你可要用心点,范奇森和老子有交情,这次东方家族让老子吞他的势力本来我也不太乐意,但既然做了,这朋友肯定是做不成,那就只有斩草除根,要不然哪天让范奇森活过来,你我都要吃苦头。”齐老大声音有着一股狠辣。

    “是,我明白,老大放心,我知道怎么做。”胡法卫目光闪过一片杀意,老大的意思看来是要彻底灭了青云帮,所谓擒贼先擒王,把青云帮里的五大顶梁柱灭了,那帮兄弟还不乖乖就范。

    挂了电话,胡法卫看看许麻道:“冯汗江来了没有?”

    “我打了电话,应该快到了。”许麻看看时间。

    “嗯,抓龚堂主的兄弟怎么样了?”胡法卫询问道。

    虚空中的任云桀一愣,许麻道:“冯汗江说龚堂主今晚在堂会里劝说弟兄,他=应该会晚点回到住宿,不过我已经派人埋伏在他家附近,只要出现就能拿下,若反抗,兄弟们会直接杀了他!”

    “嗯,不错,势必把五人都搞定,那个范奇森的弟弟不值一提,只要五人归顺我们,青云帮就算是我们的了!”胡法卫笑了起来。

    “老大英明!不过黎墨那家伙会比较困难,冯汗江说他和范奇森有过命之交,绝对不会背叛的。”许麻道。

    “那就崩了他。”胡法卫冷哼一声,“等下解决了那女人,我到要看看谁还会再跳出来!”

    欧阳玥此刻已经在夜都的五十米外了,很快透视眼就找到了办公室,她不认识胡法卫,不过看到任云桀面色阴冷地站在办公室的角落旁看着他们,就知道坐在正位那个就是胡法卫了。

    “希澈,你先去场子里弄残几个他们的兄弟扔进舞池里。”欧阳玥对龙希澈指了指后门,“然后把这些东西洒在他们四周。”欧阳玥把之前那些摇头丸给龙希澈。

    “好。”龙希澈很高兴地离开,欧阳玥能叫他做事就不把他当外人。

    欧阳玥面色阴冷,来到任云桀面前,任云桀伸手搂她过来道:“他们叫人埋伏龚堂主了。”

    欧阳玥一愣后,心底愤怒,立刻又打电话给黎墨,黎墨通知龚堂主今夜不要回家,在帮里等待开会。

    电话挂断,就见一脸焦急的冯汗江走了进来,胡法卫看到他就笑得站起来道:“汗江,你来了啊,你手下的兄弟怎么样?愿不愿意过来?”

    冯汗江冷笑一声道:“欧阳玥回来了,你最好别小看这个女人!还有,我们的事情等你真正坐上青云帮老大之位再说。”

    “欧阳玥到底是谁?”胡老大有点懵。

    “四大家族都在找的人,更是范老大赞不绝口的女人。”冯汗江冷冷道。

    “四大家族要找的人?女人?”胡老大惊讶无比。

    正在这时,门外又来了一个兄弟急道:“老大,不要了,有人闹场子。”

    胡老大顿时站起来道:“看来那女人来了!走,看看去!”

    冯汗江一愣后没有动,胡老大转头看了他一眼道:“你在这里,暂时别让他们知道。”

    冯汗江点点头,虚空中的欧阳玥目光一片冰冷,这个男人貌似不像被逼的,范奇森,你到底是怎么看走眼的?

    胡老大带着兄弟来到外面吵杂的场子,此刻客人混乱一片,尖叫不断。

    胡老大面色一变,没想到这么快就闹大了,兄弟们为他开路,胡老大走入大厅里,客人都是面色惊恐、躲闪到一边,舞池正中间,一个兄弟被人打得面目全非地倒在地上哀叫。

    “怎么回事,砸场子的人呢!”胡老大看看没有别人顿时震怒。

    “老大,我们不知道是谁啊,刚才兄弟忽然就被丢进来的,几个客人都伤了,兄弟正在找人!”手下一人说道,刚说话,忽然一个身影又从大门口扔了进来。

    “啊!”又一阵惊叫,只见另一个弟兄被抛了进来,同时一把白色的药丸散落在地,情况混乱,但大家都看得目瞪口呆。

    这名兄弟像一滩软泥,早就昏迷,摇头丸四处滚落。

    “嗑药了!毒品!”不知道是谁说了一句。

    欧阳玥和任云桀嘴角直抽,这龙希澈就在虚空中,手里还拎着两个昏迷的人,两人看着他面色阴冷地把两个人一边一个甩向进躲闪的人群中,再一次引起骚动,摇头丸是满地滚来滚去,看得胡老大浑身发抖。

    “欧阳玥!你给老子出来,鬼鬼祟祟干什么!”胡老大立刻大哄一声,此刻音乐早就停下,DJ台上的人也吓得早就跑开了。

    “大家不要怕,今晚出点事,大家先离开,夜都要关门整顿!”许麻见生意是不用做了,连忙让弟兄们疏散客人。

    那些年轻人被吓得不轻,连忙纷纷逃出大门,谁都知道一定是黑社会仇杀。

    胡老大是没想到欧阳玥的踢场子是这么踢的,本来还想找个地方偷偷干掉她的,这样闹得他场子都没发营业下去,怎么不让他气急。

    欧阳玥对任云桀说了些话,然后自己掠到无人处走出虚空,朝大门走去,看着从里面惊慌逃跑的客人,她冷笑一下,今晚他的场子损失也不会少,比起他们对范奇森这边闹的场子,龙希澈显然手段更为强烈一些,完全有种无法无天的感觉,不过她喜欢!

    全部人往外走,只有欧阳玥一人往内走,所以在胡老大盛怒中,有弟兄告诉他不对劲。

    转过头来看向门口,只见一名面带微笑,气度淡然的绝色大美人似乎踏莲而来,那风姿雅致轻柔,风华绝代,让他一下子也被惊艳到了。

    所有的弟兄见这么个大美人不跑反进,都有点诧异,个个惊艳地看着她。

    “这位小姐,我们停止营业了。”许麻一脸麻子,高个子,不好女色,所以到是最为清醒的一个,看欧阳玥走进来眉心一蹙说道。

    欧阳玥淡淡一笑,好像老朋友似的道:“我不是来玩的,我是来踢场子的。”绵绵柔柔的一句话,却把所有的人的神经都刺了一下。

    “什么!你就是欧阳玥!?”胡老大总算震惊过来。

    欧阳玥笑着点点头道:“原来胡老大连来踢场子的人是什么样的都不知道啊。”

    胡老大面部肌肉抖动,兄弟们手中的西瓜刀立刻全部抽了出来,虽然对大美人的目光灼热,但还是站在老大一边,又不是不要命了。

    “范奇森的女人果然够气魄!”胡老大气极反笑。

    欧阳玥笑脸忽然一收,一股冷冽气势散发出去,一下子让人感觉绝色大美人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气势强横的罗刹女。

    “既然范老大不在,这账自然要由我帮他算算的。”欧阳玥冷冰冰地看着胡老大,口气阴冷。

    “哈哈哈,算账,笑话,黑社会有账算得吗?范奇森倒下,自然会有人上来,你们青云帮没这么能力,就让我们龙虎帮来,弱肉强食,本来就是生存之道。”胡老大目光眯起,满是阴狠之气。

    “弱肉强食?是吗?好,我喜欢!”欧阳玥说完拍了拍双手。

    然后外面大马路上传来了一阵阵的惨叫声,把里面的一伙人吓得变了脸色。

    “出去看看,出什么事了?”胡老大面色一变,对许麻说道,然后看着欧阳玥冷笑道,“欧阳小姐一个人单枪匹马闯进来,看来身手不凡啊。”

    “那是,就你这把老骨头,也该退休了。”欧阳玥吹吹她的手指,极尽鄙视。

    胡老大面色扭曲,顿时手臂一动,一把黑漆漆的手枪就出现在他手中,幽幽的枪洞正对欧阳玥那张看上去无比妖娆美艳的小脸。

    欧阳玥却一点不紧张,因为龙希澈就在胡老大身边的虚空里对着她眨眼睛,让她忍不住笑起来,这家伙原来也有好玩的一面。

    胡老大手有点发抖,这个女人居然还笑得出来,自己只要一动就能崩了她!

    “老大,外面的兄弟全被废了。”许麻面色仓皇地跑进来。

    “什么!怎么可能,谁做的?”胡老大震惊,外面少说也有二三十人,欧阳玥的兄弟也不可能一下子这么快就把这么多人解决了?

    许麻手中已经拿着他的枪了,因为外面阴沉得让人觉得很可怕,害他不敢太过靠近那些被废的兄弟们,立刻赶回来报到。

    “没,没看到别的人!”许麻有点脸红。

    “什么!怎么可能!你们给我出去搜,把人抓几个回来!”胡老大立刻发号司令,然后目光狠狠地盯着欧阳玥道,“没想到你还有这本事!”

    “我本事多得很,不过对付你不用那么花俏,你们龙虎榜有多少兄弟,今晚我就废多少兄弟,记住,有青云帮的一天,你们龙虎榜就给我滚回京市,要不然齐老大那把椅子也不用坐了!”欧阳玥身影忽然一个凌空跳跃,一脚就朝胡老大的胸口踢去,速度快得让大家根本没办法反应。

    胡老大大惊,刚想开枪,却发现枪一下子被什么东西撞了下,直接脱手而飞。

    “啊!”一声惨叫,胡老大整个人被欧阳玥一脚踢得倒退五步后,撞倒桌子直接倒地,欧阳玥身影上前,一脚就狠狠地踩在他胸口处。

    “你,你!”胡老大一口气没喘过来,一张老脸苍白如纸。

    许麻被吓到了,想动手,却发现自己手一疼,手枪就掉地上,然后也不知道是谁踢了一脚,枪直接踢到了前面的角落。

    “给我上,杀了这个臭女人!”胡老大怒气攻心,也不管自己疼痛,就想灭了欧阳玥。

    “不知死活!”欧阳玥一脚踩住他一只手,骨头的响声一串串的,胡老大惨叫几声后,脑袋一歪直接死去,兄弟们看她这么狠辣,一下子都不敢轻举妄动,心里都想着真是越美的女人越狠。

    任云桀如修罗一般走了进来,一双眸子里全是凌厉的杀气,就像阎王一样。兄弟们搞不清楚情况,也不敢贸然动手,不知道谁喊了一声‘上!’大家才挥起西瓜刀朝任云桀砍去!

    任云桀身影矫健,速度飞快,出手出脚行云流水,一下子西瓜刀就纷纷落地,发出清脆的叮叮当当的声音。弟兄们不是抱肚子就是倒地打滚,许麻心生胆怯,想去捡手枪,就见欧阳玥脑袋一转,一双冰冷的眸子锁定在他脸上。

    许麻一个机灵,这是一种怎么样的目光,他感觉自己似乎在她眼里已经不是一个活人,而是一条死尸。

    外面响起了警车的声音,许麻有种松口气的感觉,欧阳玥目光抬起,冷冷地扫了下地上的帮众道:“S市只有青云帮,不想死的滚回去,若在敢动我的兄弟一下,他就是下场!”欧阳玥说完一脚飞起,胡老大整个人被她踢起,落在大家的面前,又是一阵骨头断裂声,吓得大家大气也不敢喘一口。

    任云桀走到她面前,看着她一身杀气,轻轻地为她撩起耳边的一缕散发道:“别生那么大气,对身体不好。”

    欧阳玥瞬间气势回收,变成了柔媚的模样,甜甜一笑道:“警察来了,我们走吧。”说完就拉着任云桀走后门。

    弟兄们看着这一幕都哑口无言,两个人一下子就像地狱使者,一下子会变成恩爱情侣,这落差不是再演戏吧?

    “你,你们不能走!警察?”许麻吓得立刻想拦住他们。

    欧阳玥转身冷冷地看了他一眼,许麻吓得闭嘴,看着他们从容地离开。

    龙希澈在后面还不过瘾似的,对着地上的一个兄弟就是一脚,那兄弟一阵惨叫,心想是不是自己撞鬼了,什么东西踢了他一脚啊?

    警察进来看到里外都是伤患,而且地上是摇头丸,枪支,西瓜刀到处都是,不由分说直接抓人带回去再说,夜都也很快被封锁了。

    欧阳玥和任云桀、龙希澈没有离开,而是在虚空中看着那帮人鬼哭狼嚎地被警察带走,许麻想打电话,手机却被警察没收,让他叫苦连天,他是唯一一个没有受伤的人,而他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因为想起了欧阳玥那双看死人一样的眼睛。

    冯汗江一直在暗中偷看,当看到欧阳玥的强势,胡老大的悲剧后,他后背发凉,连忙悄悄地从后门溜走,刚上车就接到的黎墨的电话,让他回帮里开会。

    冯汗江胆战心惊,听黎墨的口气似乎没有发现他的异常,心中侥幸,看来想要做青云帮的老大这件事还是算了吧,欧阳玥比范老大更不好惹啊。

    原来冯汗江一直心里不平,虽然他和黎墨都是范老大的左右手,但范老大时常带着黎墨办事,让他很不爽,他的能力不比黎墨差,久而久之心里就有些怨恨了。

    而范奇森失踪没多久之后,胡法卫就找到了他,条件很优厚,不止给他钱,还说一旦拿下青云帮,这边的老大之位就由他来当,而他要做的就是分散帮中的凝聚力,让弟兄们产生不满,这样弟兄们在没有收益的情况下早晚就会投向龙虎帮的,只是快要成功之时,欧阳玥却回来了,这个失踪了半年的女人居然这个时候回来,真是老天不开眼!

    她回来就回来吧,却偏偏管理青云帮来,关她什么事!就算她管吧,他想着一介女子怎么管得住黑社会帮派,但今晚他错了,欧阳玥比他见过的任何一个黑社会都来得狠,而且效率高,两个人就已经胜过无数弟兄。而且招招致命,看胡老大的样子就知道了,这家伙也不知道要躺多久才能活过来,就算活过来,只怕也是牢狱之灾了。

    欧阳玥,你狠!

    欧阳玥和任云桀、龙希澈往帮会赶去,虚空中,龙希澈道:“这样就算搞定了吗?”

    “他们的弟兄起码伤了三分之二,暂时没有和我们硬拼的实力,两个场子也废掉一个,另外一个明日叫兄弟做事,也端了,现在我们只要处理好帮中的叛徒,把生意搞起来,然后就等着真正的敌人找上门来。”欧阳玥很清楚这个结果。

    “东方家族要听到让齐老大做的事情搞砸了,那表情一定很精彩。”任云桀冷酷的嘴角,勾起些笑意。

    “我还真想看看。”欧阳玥心里一阵感叹,今晚是大动作,自然也要周队的配合,不过相信很快会有人去和周队交涉,但周队知道她回来,说是会强硬一些,毕竟S市离京市可不近,他们就算想真管,也不可能一下子就夺了权的,而他相信用不了多久,欧阳玥答应他的一定会做到,让他这个周队也没有后顾之忧。

    周队这么相信欧阳玥的一个原因是,他对徐闵深信不疑,而徐闵对欧阳玥也是深信不疑,徐家的天下,就不该让其他人指手画脚,这是欧阳玥告诉徐闵的一句话,也沸腾了徐闵那颗被压制的心。

    回到帮会办公室里,黎墨坐在沙发上,而冯汗江面色有点红,似乎是匆匆赶来,龚堂主正在看手机,而廖舟手中还是账目本。

    “欧阳玥还不来吗?”冯汗江也坐下来透口气。

    “应该很快就到了,阿彪,把小文也叫上来。”黎墨对门口走进来的阿彪道。

    “好。”阿彪去找范择文,因为范择文在下面健身房,他本来应该在家的,但实在很担心欧阳玥他们今晚的行动,所以自己就跑了来。

    欧阳玥和任云桀出现在帮会大楼的大门口,很快内线就上来了,黎墨看看冯汗江道:“欧阳小姐到了。”

    “那就好,那就好。”冯汗江总感觉今晚这几人看自己进来时怪怪的,难道自己被发现了?不可能啊,“今晚到底是开什么会啊?明天不是要擂台赛吗?你们就已经把她看成老大了?”

    “汗江,欧阳小姐的本事你还不知道吗?连老大也钦佩不已,难道你不同意?”黎墨故意道。

    “哪里,我是说一个女人来做老大似乎不合规矩,我怕兄弟们不同意。”冯汗江感觉屋子里的暖空调有点热,让他额头冒汗了。

    “弟兄们只是想要一个有魄力有能力的人做老大,明天擂台赛若是欧阳小姐获胜,我想大家都不会有意见,毕竟欧阳小姐一来就拿出一个亿拯救帮会,她对老大也是有情有义的,今晚又去踢胡老大的场子,处处都是为我们青云帮着想,汗江,你以前对女人也没这么大意见啊,怎么现在对欧阳小姐好像不太满意?”黎墨笑了笑,只是没入眼底。

    “当然不是,我,我其实担心一件事,我怕她这么强势的女人一定上位,等老大回来,估计也不会再下去,到时候怎么办?她毕竟是外人。”冯汗江这话确实有鼓动性。

    廖舟从账目里抬头道:“欧阳小姐不是这样的人,而且就算她不下位,老大应该也不会怎么样,你没见老大对她很不一样吗?”

    “可她毕竟不是我们大嫂。”冯汗江看了廖舟一眼。

    “汗江,那你心目中可有代帮主人选?”龚堂主目光看过来,心里愤恨,因为他可以肯定是冯汗江把他在S市的家住址告诉胡老大的人,等着他今晚上钩。

    “这个,我觉得黎墨就是最好人选,兄弟们也服他。”冯汗江把目光看向黎墨。

    “汗江,我是永远不会坐这个位置,我永远是老大的手足,他也永远是我的老大,这个位置我没有能力胜任,也不想胜任。”黎墨笑了下说道。

    “为什么,你跟了老大那么久,现在老大不在了,这个位置本来就应该属于你,范择文那小子毛没长齐,怎么能做我们老大,欧阳玥更是外人,我们不能把老大这么多年来的基业毁于一旦啊。”冯汗江似乎找到了正直的道理。

    “汗江,我肯定不行,我看你也可以的。”黎墨忽然脑子一亮,他难道是为了地位?

    “咳咳,我怎么行,老大最器重的是你。”冯汗江的一霎那尴尬让其他三个男人都心里一沉,看来他们是找到原因了。

    “汗江,明日你参加擂台赛吧,也许你能赢,那么你就可以是代老大了。”廖舟忽然道。

    “那怎么成,说我欺负小辈呢!再者了,你们不是都同意欧阳玥了吗?”冯汗江摇头。

    “那是我们没想到还有你啊,你能力不错,老大把生意很多给你打理的,你若真打赢了,我们自然帮自己人。”龚堂主心里愤恨,但面上却不动声色。

    欧阳玥在走来的路中,已经看到这边的风起云涌,他们的谈话她也看得清清楚楚,看来一切都是野心惹出来的事,那么这个冯汗江就应该改名为‘冯汉奸’了。

    心里冷笑一声,任云桀上前一步敲门,然后开门进去。

    坐着的四人都站了起来,欧阳玥微微一笑道:“你们都到了。”话刚落,身后就传来‘小玥’两字,转头看到范择文和阿彪跑了过来。

    “小文,你怎么来了?”欧阳玥惊讶道。

    “我怕你们出事,今晚怎么样了,我们那边的场子生意好像不错。”范择文微笑道。

    “当然,今晚是我们闹他们场子,轮不到他们闹。”欧阳玥笑了笑,走进办公室,很自然地坐在了范奇森的大沙发椅子上,然后大家都看到冯汗江眼底的那抹不甘心。

    “那闹得怎么样了?”范择文关心道。

    “自然再好不过了。”欧阳玥目光明亮,在他们脸上一个个划过道,“大家坐吧,这么晚了,还让大家来实在不好意思。”

    “欧阳小姐客气了,你为帮会做了那么多事,我们感激还来不及。”龚堂主立刻道。

    “欧阳小姐,胡老大怎么样?”黎墨眉心一皱,本来他也想跟去的,结果欧阳玥不让他去,害他提心吊胆。

    “废了,暂时几天应该会很安静,明天让弟兄去收了他们的场子,把之前的叛徒一个个挖出来!”欧阳玥忽然声音变冷,目光看了下冯汗江。

    大家面面相觑,欧阳玥继续解释道:“我们青云帮可不是随便来就能来,走就能走的地方,养了他们这么多年,居然出卖弟兄,怎么样也要帮规处理吧。”

    “对!就该帮规处理,老大在的时候也最恨这种无耻的人!”阿彪立刻愤怒地叫了句。

    “那若他们肯反悔呢?”黎墨皱眉道。

    欧阳玥岂会不知道他的意思,黎墨还在帮冯汗江,只是这种人注定帮也没用。

    “那你得问问被他们出卖的弟兄了,有的还在医院躺着呢,有的或许一辈子都要坐轮椅,他们若能原谅,我没意见。”欧阳玥故意说给冯汗江听的。

    冯汗江面色有点苍白,一直没敢说话。

    “这种人死不足惜,连兄弟都出卖,还是人吗?!我可不要这样的弟兄!恶心!”龚堂主气呼呼道。

    黎墨叹口气,看来冯汗江自己走上了一场不归路了,不过若不是任云桀发现他是内奸,只怕很快就会轮到他和其他人被陷害了。

    “好了,今晚我召开这个内部会议是想说明天的擂台赛,你们都是有资格参加的,这样才会显得公平公正,弟兄们对你们五人也很信任,若你们能明天胜我,这位置还是会让给你们,而且我保证不会敌对,一样会像帮范老大一样帮助你们。”欧阳玥一句话让他们几个都瞪大了眼。

    “我,我不行,就算我赢了,我也不是做老大的料,我还是喜欢帮老大开车。”阿彪立刻挠挠头皮傻笑道。

    “我不参加,我不喜欢当老大。”黎墨立刻道,“而且我怕动脑子。”

    “我只会算账。”廖舟道。

    龚堂主则看看欧阳玥道:“我参加!”然后对冯汗江道,“汗江,你呢?你也有能力不是吗?”

    “我?”冯汗江心思翻滚,胸口滚烫,这可是个大好机会,可以不废多大功夫就拿下整个青云帮。

    “冯大哥,你是老资格,自然能参加。”欧阳玥看了龚堂主一眼,龚堂主也看了她一眼,两人似乎在交谈着什么。

    “好,那我也参加吧,我也想为老大多出点力。”冯汗江想了想道。

    “那好,明日下午一点准时开始,你们都回去准备准备,黎墨你留一下。”欧阳玥对他们微笑道。

    大家起身离开,冯汗江松口气,对走在他前面的龚堂主拍拍背道:“明日你可别让我!”

    龚堂主一愣后笑起来道:“怎么可能,我早想再和你打一架了,要不是当初我输你一招,跟在老大身边的就是我了。”

    “哈哈哈,你还记得当年那事啊。”冯汗江笑起来。

    “当然记得,我们五人可都是出生入死的好兄弟!一齐跟着老大打下青云帮,我还真是怀念。”龚堂主说完这句,脑袋转开,眼里一片冷意,而后面的冯汗江的手再也拍不下去,内心深处有种苦涩和心虚像毒素滋长一样缠绕着他。

    “走啊,怎么不走了?”龚堂主知道自己的话有效果,也更加确定这个兄弟的背叛。

    “你现在回家?”冯汗江忽然想到今晚龙虎帮还在埋伏的弟兄,他现在回去可以说很危险,虽然胡老大载了个大跟头,那边的弟兄却未必知道。

    “是啊,老婆还等着我宵夜,要不要一起?”龚堂主笑嘻嘻道。

    冯汗江脸色有点僵硬,廖舟在后面道:“老冯,你还是别打扰他们夫妻恩爱了,早点回去养精神,明天指不定你能赢欧阳小姐。”

    冯汗江看看龚堂主,最终还是拍了拍他肩膀道:“僵尸脸说得不错,我就不打扰你们恩爱了,你可别闹太晚,免得明天输给我。”说完就哈哈大笑。

    到此为止,龚堂主也彻底死心了,和廖舟对了一眼,一声不出地走了出去。

    办公室里,欧阳玥问黎墨道:“龚堂主那边的事处理了吗?”

    “还没有,等下就去,他会在下面等我的。”黎墨沉声道。

    “那就好,本来我想现在揭穿他的,不过想来想去,他既然有心要比赛,那就明天公布真相吧,同时也是杀鸡儆猴的一个机会。”欧阳玥目光一眯。

    黎墨叹口气,最终都点点头。

    欧阳玥三人带着范择文从虚空回家,范择文第一次进虚空,惊喜不已,下定决心一定要早点到武王,能入虚空可是什么都很方便了,看着任云桀、欧阳玥和龙希澈三大高手,羡慕得想哭了。

    回到自己的小别墅内,李炎贝和楚格林都已经睡下了,龙希澈也去睡觉,虽然他还不想睡,但看到任云桀那双冷眸,还是选择睡觉去,话说这边的席梦思真是好东西,回头空间里要带一张回去。

    任云桀和欧阳玥都回到自己房中清洗,时间已经是半夜一点多了,不过总好过昨晚大家都通宵。

    欧阳玥换上睡衣上了床,先去空间看看球球,那小家伙还真是用功的好娃子,在悦河苑里修炼着。

    盘云塔里的两个小大人没有动静,欧阳玥想进去看看,但刚推开塔门,就有一股强大的压力把她给弹了出来,看来两个家伙在里面斗得欢,她只能苦笑一声出了空间。

    一出空间就见任云桀正坐在她床上看着她,害她差点惊叫起来。

    “玥,你进空间了?”任云桀刚才看到了神奇的一幕。

    “嗯,你能看到我?”欧阳玥一直不知道自己本人进去空间后外面会是怎么样的存在形势,正好问任云桀。

    “没有,但你进去的时候闪过一道白光。”任云桀道。

    “白光?那床上没有其他东西留下吗?”欧阳玥惊讶道。

    “没有看到有其他东西,只是似乎这种白光就像水帘子一样,就像空间的门似的,看不清楚。”任云桀看到是一层薄膜一样的东西。

    欧阳玥明白了,心里惊喜,这是不是自己随时随地能消失不见,毕竟空间门一样的薄膜一般都不容易发现的。

    “太好了,这样我们就不用怕强敌了。”欧阳玥嘴角勾起,这神珠链果然是好东西,“毛毛,你能进去你自己的空间吗?”

    “本身不行,意念可以。”任云桀早就试过了,他们的空间都是晶石制造的,所以没有欧阳玥那神珠链的奇特效果。

    欧阳玥点点头,看看自己的手腕那纹身一样的花纹道:“还有四颗神珠,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找到。”

    “别急,这些都是冥冥之中注定的,你是它的主人,那就一定能找到。”任云桀看着她轻轻道。

    欧阳玥点点头道:“也对,毛毛,我们明晚去京市救范大哥出来吧,要不然我心里实在过意不去。”

    “好,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其实若我说,就灭了整个东方家族又有什么关系,哼!”任云桀喜欢快刀斩乱麻,但他也知道欧阳玥的顾忌。

    “毛毛,说到底我是华夏人,还有我不得不考虑徐大哥和孙少的意见。”欧阳玥扶额,她何尝不想一下子就清净,就像武域一样,把公孙家族和宫家都直接斩草除根,那该多好,但现实社会却不是以武力解决一切,她要生活,家人朋友都要生活,她就不能变成一个怪物。

    “我明白,我只是说说,相信也不需要太久的,你别想太多就是,我会一直在你身边的。”任云桀伸手把她搂进怀里,其实他和她是一样,等他回去,面临的东西也不是一下子说灭就能解决的。

    “毛毛,我好自责,我对不起范大哥。”欧阳玥想到范奇森被抓了半年,她就愧疚无比。

    任云桀心里叹口气,伸手轻轻地抱住她道:“我知道,明天一定把他救出来。”

    欧阳玥点点头,靠在他怀中,心里还是很难过,任云桀只是静静地抱着她,轻轻拍她的背安抚着,目光忽然一冷,东方家族是自找死路!

    一夜无话,第二天,欧阳玥是被门铃吵醒的,目光透视出去,发现门口站着赫然是东方辽和萧卿义。

    欧阳玥立刻转头看其他房间,李炎贝和范择文、楚格林都不在,龙希澈在看电视,而任云桀已经在厨房里,听到门铃,他朝楼上看了看,皱着眉头去开门。

    欧阳玥连忙起床,以最快速度梳洗,想到自己弟弟的腿是东方辽打断的,胸口怒火就窜了起来。

    ------题外话------

    继续求年会票,月票~,一停就掉,哭。

    恭喜亲爱的‘clover1989’荣升本文第30名解元读者,大么么,╭(╯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