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重生毒眼魔医 > 002章 复活

    大家错愕,黎墨皱眉道:“你要做代帮主?可你是女人啊,他们不会服气的。”

    “女人又如何,不是拳头说话吗?”欧阳玥冷目,那姿态高高在上,给人一种唯我独尊、冷睨天下的感觉。

    “咳咳咳,玥,这是黑社会。”任云桀也一头黑线。

    “黑社会又如何?小玥来做代老大我是绝对同意的!”范择文立刻支持欧阳玥,他实在不是管理黑社会的料,真怕哥哥的心血给自己搞没了。

    欧阳玥微微一笑道:“也有很多女老大的不是吗?放心,到时看大家反应,要真不同意女人,就让你来。”欧阳玥看向任云桀。

    任云桀则看着她面色阴沉,嘴角抽了抽。

    “那好吧,我去通知,明天下午如何?”黎墨没有了意见,相反觉得欧阳玥或许真行,起码比小文强,只要她有能力打败那几个反骨仔。

    欧阳玥点点头道:“辛苦你了。”

    黎墨深深地看了这个美丽的小女人一眼,走出去让弟兄们发通知去。

    办公室里剩下任云桀、范择文和欧阳玥,范择文把办公桌的位置让出来对欧阳玥道:“小玥,你看看这些账目吧,现在亏死了,能不能想想办法让生意好起来。”

    欧阳玥坐下来问任云桀道:“毛毛,你有什么意见吗?”

    “生意不好主要是治安问题,那个胡法卫暗地里经常找人来闹事,砸场子,客人们被吓了几次就少来了。”任云桀皱眉道。

    “这个人现在在哪里?”欧阳玥眼睛一眯。

    “在黄埔区,他买下了那边的两家夜总会,生意不错,我们这边也有人去闹过,但他那帮兄弟都带枪,我们这边的人去了两次,被人家扔了出来。”范择文苦笑道。

    欧阳玥抬眸看看范择文道:“被扔出来就没下文了?”

    “能有什么下文,我总不能让兄弟撞枪杆子上,叫周队去查了两次,那帮人都很机灵,没查到不法的,什么都藏起来,我们这边有些兄弟投靠了那边,说是能喝香的吃辣的,气死人了。”范择文果然很气,斯文的脸都涨红了。

    欧阳玥看看自家的账目,连续四个月都是亏本,而且是越亏越多,还拖欠了兄弟们的不少伙食钱,欧阳玥皱眉,对任云桀道:“毛毛,去我卡上提一个亿,先安抚兄弟,还有那些受伤的兄弟也补足卖命钱。”

    “小玥。”范择文惊讶道,“这,这是你的钱。”

    “你跟我客气什么,要不是我,你们也不会这样,青云帮我是绝对不会让它垮的,相反要越来越大!”欧阳玥心里其实很气愤,东方家族欺人太甚,而她绝对不会让范奇森一无所有的。

    范择文激动得热泪盈眶,只要欧阳玥说行,他就相信一定行!

    任云桀拿了卡就去了财务处,当下午所有兄弟接到短信通知,看到几个月的工资都打进卡中,每个弟兄都激动了,欧阳玥的名字也立刻再一次穿遍大家的耳朵里。

    半年前,欧阳玥是老大保护的女人,现在老大不在了,这个女人拯救了他们,不少人都说欧阳玥是他们的大嫂!

    这个传言很快就传到欧阳玥、任云桀的耳朵里,任云桀一张俊脸黑得像乌云,欧阳玥只能抱着他安慰一下道:“现在大家情绪不稳定,若我以大嫂的名义进驻这个帮会,信服力会高一点,你不会这么小气吧?”欧阳玥双手挂在他脖子上,两人此刻还在范奇森的办公室里,而范择文去办事情了。

    “我知道。”任云桀自然明白欧阳玥的心思,而且他就算反对也无效的,因为欧阳玥欠范奇森的。

    欧阳玥踮起脚尖亲他一口道:“那你就不能生气了哦,来,帮我想想办法,怎么让夜总会的生意好起来。”说完就拉着他坐到长沙发上去。

    任云桀目光深邃地看着她,坐上沙发就把她搂过来,先狠狠地亲了一口道:“免费营业一晚上,保证不出事情,生意就会好起来。”

    欧阳玥一愣后,目光一亮笑道:“毛毛真是聪明,就这么办。”

    “哦?又要亏钱?”任云桀其实也不敢肯定这方法到底好不好,毕竟不能保证安全问题,那个胡法卫可是一直盯着他们的。

    “不亏哪有赚,你放心吧,格林那边很快就会有钱的。”欧阳玥看看墙壁上的钟,已经下午五点了,楚格林也该回家去了。

    “其实我不担心钱,你需要我可以从家族里转,只是一转他们就知道我回来了。”任云桀皱皱眉。

    “暂时不用,一个亿够我们捱一段时间。”欧阳玥揉揉太阳穴道,“等这边事情平定了,我陪你回去。”

    任云桀眸子深幽,点点头,见她好像很累,伸手为她捏捏肩膀道:“今晚要好好睡觉,可别太累了。”

    “不成,今晚我要去看场子,你要陪我。”欧阳玥笑颜如花,“我们这种人哪会轻易累的。”欧阳玥虽然这么说,但身体机能确实不能控制,只是古武者的精力比一般人来得强大很多,但若是太过疲劳,对自己本身也没啥好处的。

    任云桀用脑袋蹭她的脑袋道:“你亲自看场子?”

    “那是,不容出错,而且我还要去黄埔区转转,给那个胡法卫送点东西,对了,我得打个电话给周队,今晚要他帮忙。”欧阳玥嘴角勾笑。

    任云桀看着她狡黠的样子,笑着摇摇头,范奇森有这样一位朋友也不知道是祸是福了。

    六点,两人回到欧阳玥爸妈的别墅吃饭,李炎贝和龙希澈今天是走了一圈S市,但龙希澈面色还是冷漠,直到看到欧阳玥回来,才出现一点波动。

    “希澈,怎么样,S市好玩吧?”欧阳玥看着他笑道。

    龙希澈摇摇头道:“不好玩。”

    “啊?”欧阳玥郁闷了,龙希澈目光闪烁道,“我想跟着你,看看你做些什么。”

    任云桀顿时冰冷的目光扫了过来,而李炎贝哀叫道:“龙希澈,你个没良心的,可怜哥哥我脚都走起泡了,你居然还说不好玩。”

    “谢谢你。”龙希澈说了三个字后就看向欧阳玥,“你很忙吗?要我帮忙吗?”

    “要!”欧阳玥脑子一闪道,“你真要帮忙?”

    “嗯。”龙希澈立刻微笑了。

    “那今晚有你忙的,吃完饭我告诉你。”欧阳玥心里盘算起来,龙希澈可不是华夏人,没有任何身份证明,就算被人看到,也不会查出他是谁的,那么这样一个人等于就是武器啊。

    龙希澈点点头,心里高兴,总算能跟着她了,虽然S市确实很多新鲜事物,但他还是觉得没有她在身边,一切都索然无味。

    秦红和欧阳荣很高兴女儿回来,家里也热闹很多,让他们脸上笑开了花,而欧阳杰一晚上就已经能站起来,让他不知道多激动,只是怕吓到爸妈,在客厅他还是坐轮椅的,而对自己姐姐那是当神一般的看待。

    楚格林风尘仆仆地回来,看到欧阳玥就道:“小玥,今天我已经把减肥药发给那些自愿试吃的妹妹们了,等出了效果,就能赚钱,而另一种药我也去了医院,给临床的几个人试吃,他们都是自愿的,签了自愿书,若是见效,马上也可以做多些赚钱。”楚格林很是兴奋。

    “好,麻烦你了,格林。”欧阳玥笑着点点头。

    正在大家都觉得事情在向好的方向发展时,忽然李炎贝的手机响了起来。

    李炎贝一看号码,顿时面色一变,对大家道:“是萧卿义。”

    大家都一愣,李炎贝接起电话,欧阳玥皱皱眉,萧家虽然没有东方家族过分,但萧萧的失踪,让他们对范奇森这个隐藏起来的古武者很是生气,多次询问范奇森到底还有没有同谋。

    “萧大少,怎么有空给我打电话啊?”李炎贝笑得很是虚伪。

    “李大少,欧阳玥是不是回来了!?”萧卿义直接开门见山。

    李炎贝开得是免提,所以大家都听到了,欧阳玥皱眉,大家则惊讶,这么快萧卿义就知道了?那么东方家族没理由不知道,看来该来的比想像中的快!

    “咳咳咳,你怎么会知道的?”李炎贝看到欧阳玥点点头,只能承认。

    “她真的回来了?那萧萧他们呢?也回来了吗?”萧卿义还算往好方面想,一直以为大家失踪都是一样的道理,那么一个回来就等于大家都回来了。

    “只有小玥玥回来了。”李炎贝只能实话实说。

    萧卿义那边一阵沉默后道:“欧阳玥在你身边吗?让她接电话。”

    李炎贝看向欧阳玥,欧阳玥走过去拿过电话道:“萧少爷,我是欧阳玥,你消息真灵通啊?”

    “欧阳玥,你真回来了,真是太好了,你没事就好,那你知道萧萧吗?她为什么还没回来?”萧卿义连忙急道。

    欧阳玥心里一软,这个萧卿义还是善良的,至少到现在为止对她一直不错。

    “这个,我真不知道。”欧阳玥看了任云桀一眼,任云桀挑挑眉,意念进入他的空间,找到一个木箱子,里面有好几个黑色的瓶子。

    “那,那你去了哪里,怎么回来的,为何机场没有你入境记录的?你知不知道半年发生了太多的事情了。”萧卿义很急。

    “这个,我不太方便说,我想知道你怎么知道我回来的?”欧阳玥坚持道。

    萧卿义声音严肃了点道:“你家一直被监视着。”

    欧阳玥面色瞬间变冷。

    “欧阳玥,你可知道范奇森的事情?”萧卿义小心翼翼地询问。

    “东方家族知道我回来了吗?”欧阳玥不答反问。

    “应该也知道了,我想最晚明天,你就会见到东方家的人,欧阳玥,你最好想好答案,他们一直很怀疑你。”萧卿义口气中有着担心。

    “谢谢,我知道了。”欧阳玥不知道说什么,只是感觉事情越来越严重,而她很怕处理不好,连累家人、朋友,甚至于动摇整个社会。

    “欧阳玥,你真不知道失踪的几个人去了哪里吗?”萧卿义还是有怀疑,若欧阳玥不回来,他会相信她和其他四人一样,但她回来了,其他人没有回来,这不得不让他深思。

    “不好意思,我真不知道。”欧阳玥再次看看任云桀后挂了电话。

    萧卿义在那头看着电话,总觉得有什么不对劲,想了想,立刻去找他的父亲商量,也许他们也该去见见她,她到底是去了哪里,又怎么会重新冒出来。

    “玥,萧萧没死。”任云桀看着欧阳玥那张纠结的小脸忽然道。

    欧阳玥一愣,看着他说不出话来。

    “东方博弈兄妹,包括东方旭,都还在锁魂瓶里,随时都能复活。”任云桀看看欧阳玥的父母早进房间去了,也没有什么不能说的。

    不过这复活两个字对于其他人除龙希澈之外还是有点震惊的,原来古武者还有这种特权的。

    欧阳玥看着任云桀道:“你怎么都留着了?”

    任云桀苦笑道:“当初确实想灭了东方博弈的灵魂,只是找不到灭灵草,后来就忘记了,不过现在要灭也来得及。”

    “不!我要把他们都复活,抹去他们的记忆,让他们回来。”欧阳玥忽然心底升起另一个想法,武力暂时是不彻底解决问题,但四个失踪的人却会成为除孙家的其他三家对付她的借口,自己确实不用害怕,但她不能不考虑全面,现在她需要的是时间,一个能彻底扭转局面的时间。

    大家面面相觑,任云桀第一个嘴角勾起笑道:“玥,你确定?”

    “非常确定,希澈,这一次要找你帮忙了,你的级别高,帮他们抹去记忆,就算四大家族的长老也不能恢复!那么一切将从头开始!”欧阳玥笑起来,要在把龙希澈带来了,武尊四级的实力抹去了记忆,还有谁能恢复?武神!但四大家族有武神吗?就算有,那也绝对不会轻易出来的吧。

    “好。”龙希澈很高兴能帮上忙。

    任云桀立刻站起来,欧阳玥从空间拿出圣灵草给龙希澈,对任云桀使了个眼色后,两人遁入虚空,这件事交给毛毛去办,她很放心。

    “小玥玥,你要复活他们?你不是很恨东方博弈吗?”李炎贝他们都知道欧阳玥是特别恨东方博弈的。

    “这种人已经不值得我恨了,让他活着只会让他更痛苦。”欧阳玥是觉得上次那么让他死太便宜他了,重来一次,她照样会玩死他,“对了,伍家怎么样了?”欧阳玥想起了伍蓝枫被抹去记忆的事,应该是被东方家族的人恢复了吧,但又好像不对,要是恢复她应该会供出孙焯裎的,孙家就不可能安然无恙,这里面孙焯裎一定又做了什么。

    事实上,孙焯裎在欧阳玥失踪后就想到伍蓝枫早晚会是个祸害,而他对她消除那段杀死东方旭的记忆很可能被东方家族知道,所以他只能把事实告诉了他的爷爷孙道国。

    孙道国自然不想跟东方家族冲突,所以亲自出马,再一次强行封住了伍蓝枫的那段记忆,这一回东方家族那些老不死的就发现伍蓝枫其实没有失忆,是真喝醉酒搞不清楚了。

    虚空里,任云桀带着龙希澈来到外滩附近一个正在施工中的工地高楼里,最高三十层,任云桀先把事情告诉了龙希澈,然后拿出四个瓶子来。

    龙希澈准备好生灵草,强大的战气慢慢地倾泄出来,战气把生灵草的汁滴入锁魂瓶中,一阵阵青烟冒出来,在青烟中,灵魂的形态扩大,慢慢成一个虚影,再慢慢现出实体,都是他们死前的样子。龙希澈先复活的是东方博弈,然后很无情地抹去他一年之内的所有记忆,其他三个也是一样,如此一来,一年前,东方兄妹都不认识欧阳玥,而萧萧也不认识伍少华,一切等于从头开始,只有东方旭一年前已经认识了欧阳玥,所以任云桀特别让龙希澈多抹去一些他的记忆,直接到了一年半前,如此一来,这四人对欧阳玥这个人就是没有印象的。

    一切搞定已经是一个小时后的事情,在四人清醒之前,任云桀和龙希澈就遁入虚空,放四人在高处,让他们清醒之后自己搞定。

    龙希澈和任云桀其实没有离开,只是在虚空看着他们四人慢慢地醒过来,第一个是东方旭,东方旭死前是武者三级巅峰,实力在四人中最强,见自己醒来倒在一个黑漆漆的破楼里,愣住了,想个很久都没想起自己是怎么会在这里的,然后他看到躺在一边的另外三个人影,连忙起来走过去一看。

    “博弈、莹莹!萧萧?”东方旭完全一头雾水。

    东方博弈慢慢转醒,东方博弈死前是武者三级,东方莹莹和萧萧都是武者二级,三人都转醒过来,然后和东方旭一样的诧异表情。

    “我怎么会在这里?”萧萧很惊讶,“东方莹莹?这是怎么回事?”萧萧看到三个东方家族的人吓一跳。

    “天哪,怎么回事,这是哪里?”东方莹莹也大呼小叫起来。

    “看来我们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来这里的。”东方旭苦笑,看着东张西望的东方博弈道,“你也不知道吧?”

    “哥,这是怎么回事,我,我记得我和莹莹还在修炼啊,怎么忽然在这里了?”东方博弈站了起来。

    已经跑到窗户前的萧萧惊叫起来道:“这里不是京市!”

    两个男人也走了过去。

    “S市!外滩,这是外滩,我以前来过,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看来我们是被人弄来这里的,难道家族出事了?”东方旭面色一变。

    “一定是高手,哥,先打电话问问吧,我怎么什么都不记得了?”东方博弈摇摇脑袋。

    “我也什么不记得了。”萧萧面色惊慌,“爸妈一定很焦急。”

    “我空间里什么都没有。”东方旭忽然苦笑,其他三人一惊,然后三人都变了脸色,显然他们四人都被洗劫一空了。

    “大家别慌,我们出去再说,外面总有电话的。”东方旭最大,只能安抚他们,目光看看萧萧有点古怪,就算他们被人陷害,为何这个男人婆会和他们一起呢?真奇怪,萧家跟他们也不是很熟稔的。

    萧萧也在心里狐疑,自己怎么会和东方博弈这种人在一起,这个花花公子,在初中就是个浪荡子,她从来都不屑的。

    “哥,你没事吧?”东方莹莹伸手拉住东方博弈,露出害怕之色。

    “我没事,你别怕,我们回家再说,一定是古武者干得好事,我们被抹去记忆了,回家让爷爷帮我们恢复就什么都知道了。”东方博弈拉紧东方莹莹的手,到是瞒镇定的。

    “博弈说得不错,事到如今,先回去再做打算。”东方旭带头寻找楼梯,四个人从三十层走下一层时,脚都软了,那个工程电梯没有电,让他们心里恨死消遣他们的那个罪魁祸首了。

    任云桀和龙希澈看他们并没有不妥,知道他们成功了,也就不再理会没钱的四个人,直接回去星湖湾。

    欧阳玥看到他们回来,嘴角勾笑道:“办完了?”

    “嗯,四个都失忆,现在想办法回京市。”任云桀嘴角抽了抽,“你最好通知孙焯裎一下。”

    “我已经打了电话了,那家伙被吓到了,呵呵。”欧阳玥笑起来。

    “这下看东方家族怎么向我们交代,范老大被他们抓去半年,让孙焯裎去讨公道去,哼!”李炎贝冷哼道。

    “没用的,大哥是被他们发现在修炼古武,他们一样有理由维护华夏安定,所以未必会放出来。”范择文皱眉道。

    欧阳玥想了想道:“等明天擂台赛一过,我就去京市一趟,把人先偷出来,让他们人心惶惶再说。”欧阳玥眸子一冷,她要慢慢地玩死他们,让他们知道什么叫恐惧。

    “好主意,这样一来,他们一定会觉得华夏来了古武高手,就没有精力做其他事情,我们就能暗中帮徐闵和孙少改建格局,到时候连根拔起,就不怕社会不安定了。”楚格林点点头道。

    “你们还是要小心,别暴露,我们现在都是被监视着的。”欧阳玥已经检查过屋子,屋子里是没有监控的,应该是在外围监视。

    大家点点头,感觉心情都好起来,欧阳玥会带领他们再一次辉煌起来。

    “好了,毛毛,希澈,我们该做事去了。”欧阳玥站起来,今晚他们可是保镖。

    “小玥,我也去!”楚格林道。

    “别,你们的实力还不能够隐藏战气,一动手就会暴露,还是别去了,你也该休息一下了。”欧阳玥对楚格林说道。

    楚格林只能苦笑,自己也算努力的,可知道欧阳玥已经到了武尊二级的时候,他被赤裸裸的打击,不过欧阳玥给他们一人一瓶药剂,让他们在觉得自己积累够了就服用升级,这让他们每个人都开心,而且欧阳玥和他商量之后,把晶石拿出来,给他们做空间,但要他们一定藏好,不能给其他古武家族看到晶石。

    大家用各种方法遮掩晶石,不会让外人看到,现在每个人都有一个古武空间,只是大小不一,李炎贝和范择文的都很小,这个是以实力来扩大的,但饶是如此,都已经把他们开心得兴奋不已了。

    欧阳玥和任云桀、龙希澈来到了范奇森最大的一个夜总会场子外面,霓虹灯五光十色的招牌下,放着一块今晚免费的大牌子,吸引了无数年轻人的眼球,就算知道平日这里不太平,也纷纷为了免费两字而勇往直前,所以今夜的场子是爆满的。

    青云帮派出了一百多个兄弟守场子,里里外外都有人,而欧阳玥在虚空中进去舞厅,外面由任云桀和龙希澈守着。

    免费的后果是群众很疯狂,不过免费也不是酒水全免,而是第一杯啤酒是送的,再要喝就得消费了,但就是这样,大家也不想错过一杯免费啤酒。

    装修豪华,音乐也很劲爆,一楼大厅是非常宽敞的舞池,此刻已经挤满了形形色色的年轻人,而二楼都是豪华的包间,包间是免费一个小时,超出时间就要收费,不过送半打啤酒,这在S市的高级夜总会里已经是天大的优惠了。

    黎墨今晚也在这里坐镇,他坐在是监控室里,看着上百个屏幕,门口则是二十多个兄弟,是应付突发情况,就算有人闹事,也能马上清理掉。

    现在时间是晚上十点,欧阳玥站在虚空中,透视眼先把整个场子都扫了一片,没有特别值得怀疑的人。不过她也不敢马虎,果然在十分钟后,她的目光停留在男厕里,当然她不是猥琐看男人,而是看到两个瘦子勾肩搭背的进去后就东张西望,贼头贼脑的,他们并没有上厕所,而整个夜总会能装监控的地方都装了,唯独厕所不能装,最多就能看到个厕所门。

    很快,欧阳玥面色沉下,只见那两个家伙从口袋里拿出一袋白色的东西,欧阳玥一看就知道不是好东西,摇头丸。

    两人嘀咕了一阵后,打开来一人一半,然后相视阴笑后走了出去,直接走向那些吧台桌子。

    欧阳玥直接打电话给黎墨,黎墨听了后面色阴冷,让人把两个瘦子抓紧了监控室,一搜就搜出了赃物,心想这要是客人的杯子里都被下药,后面疯狂起来一定出事,最阴毒的一定会引来警方。

    欧阳玥走进监控室,那两个瘦子沾战战兢兢地看着黎墨正在慢慢地翻转着药丸,似乎在考虑什么。

    “为什么来这场子下药?谁叫你们来的?”欧阳玥走到两个瘦子面前冷冷地道。

    两个瘦子虽然很怕,但看到是个女人就冷哼一声,没有回答。

    欧阳玥一拳头就打在一人的肚子上,顿时那瘦子一口鲜血喷出,眼珠子差点瞪出来,看着欧阳玥抱住肚子蹲了下去。

    “你说,是谁派你们来的!?”欧阳玥面无表情地看向另一个。

    另外那瘦子看着欧阳玥那绝色的脸不知道为何感觉后背一阵冷汗,这女人好重的杀气。

    “不说吗?”欧阳玥伸出脚对着另一个地上的家伙就是狠狠一踩,顿时骨头碎裂的声音无比清晰,而惨叫声更是吓得人灵魂都能出窍。

    “我说我说,是胡老大!是他让我们来的!”瘦子吓得直接尿了裤子,那脸青得比见鬼还可怕。

    其实不止是瘦子,连黎墨都变了脸色,更别说其他几位兄弟,欧阳玥的心狠手辣让他们都倒抽一口气。

    “他人在哪里?”欧阳玥慢悠悠地道。

    “在,在,我也不知道,应该在附近的,说要是成功就打电话给他,他就报警,到时候你们就只有封场子了。”瘦子一口气全说了。

    “很好。”欧阳玥目光冰冷一片,然后道:“你把他背回去吧,告诉胡老大,欧阳玥今晚会去拜访他。”

    “是,是!”瘦子连忙手忙脚乱地背着已经痛晕过去的弟兄就跑,心里还发抖,这个大美女实在太可怕了。

    黎墨看着欧阳玥走到一边坐下来,双手抱胸看着墙壁,对手下挥了下手,几个兄弟立刻走了出去,马上把刚才的事情告诉其他兄弟们,很快整个场子的兄弟都知道欧阳玥的心狠手辣,拳脚功夫更是厉害,立马对小女人的观念改变。

    “欧阳玥,你这样不怕打草惊蛇,惹怒了胡法卫?只怕他不会善罢甘休。”

    欧阳玥弯月眉挑了挑道:“难道我需要讨好他不成?黎墨,枪杆子里出政权,可是我们毛爷爷说的话,真理,我们要发扬光大。”

    黎墨愣住,然后看着她的侧面勾起些不易察觉的笑来,也许她真能变成青云帮的老大,刚才动手的时候,她可是连眼睛都不眨一下,仿佛面前的人只是死物,这种气魄和胆量她到底是哪里来的?她是个奇怪而神奇的女人。

    欧阳玥可不管黎墨想什么,拿出电话给任云桀打了电话,目光则跟随着瘦子来到后面的停车场,只见最里面一排车子中间有一两漆黑的面包车,见到瘦子背着瘦子,立刻车门就开了,下来两个高大的黑衣人,把两个瘦子都扶了上去。

    “毛毛,北面停车场,黑色的面包车,车牌号码为XXXX,跟着他们。”欧阳玥说了一句话。

    黎墨惊讶,不知道她在干什么?北面停车场黑色车子?

    任云桀挂了电话,立刻前往北面停车场,正好那黑色的面包车开了出来,任云桀虚空跟踪,一直到了黄埔,受伤的瘦子被抬了出去,而另一个瘦子被带进一个台球室里。

    这是一个比较不起眼的台球室,任云桀进去后才知道里面其实很大,很多年轻人都在打台球,见胡法卫进去,个个停下来叫老大。

    “大家准备家伙,去夜都!”胡法卫在车上已经听了瘦子的报告,想着那个女人要来找他,他自然要准备。

    “是!”大家都停下了玩乐,都涌去一个杂物房,任云桀在旁边看到里面都是明晃晃的西瓜刀,只见每个人都拿一把插在背后就往外走。

    胡法卫走进一个办公室的地方,直接到大桌子下拉开一个抽屉,里面拿出了两把手枪,一把扔给他身边的高个子道:“招子放亮点,他们要敢乱来,就蹦了那女人,瘦子,你说那女人手脚很厉害?”

    那瘦子立刻点头道:“老大,我哪敢说谎啊,那女人长得斯斯文文的,结果手段狠辣,我差点被吓死了,从来没见过这么狠的女人!”

    “能做范老大的女人自然不是简单货色,我也好见识见识!不过她若不知好歹,你们别给老子怜香惜玉,出了事,上面会保我们,最重要的是别给上面丢面子,听懂没有?”胡法卫阴狠道。

    “是,老大!”旁边的高个子拿着手枪掂了掂,然后插入裤腰带里。

    “走吧!”胡老大自己也把手枪藏好,一帮人出门。

    任云桀没有跟出去,而是在关上门的办公室里开始捣鼓起来,发现这里是胡法卫在S市的老巢,账目和帮会人员的名字都在这里。

    任云桀翻了翻名册,看到一个让意想不到的名字,面色一变,立刻走人。

    虚空中,任云桀给欧阳玥打电话道:“玥,冯汗江在不在你身边?”

    欧阳玥道:“没有,他应该在公司里,准备明天的擂台赛。”

    “玥,这家伙是内奸!”任云桀黑眸里一片杀气。

    欧阳玥一愣,看看黎墨,黎墨觉得她眼光不同,疑问道:“出事了?”

    欧阳玥让任云桀前去夜都,夜都是胡法卫他们的夜总会场子。

    “黎墨,我们这半年来生意下降这么快,兄弟们都内心不平,什么原因你知道吗?”欧阳玥直接询问道。

    黎墨一愣道:“老大不见后兄弟们就很心慌,然后生意上又常被胡法卫他们捣乱,这是根本原因吧?”黎墨口气缓了缓,“小文的领导力不强,很多人不听从命令做事,也许也有关系。”

    欧阳玥沉默一阵道:“你就不觉得有其他因素?”

    黎墨不解道:“你的意思?”

    “范老大不见了,人心动摇,很多人都投靠胡法卫了,你觉得你们这些本来在范大哥身边都是高位的兄弟会不会也受诱惑?”欧阳玥目光里亮光闪烁。

    “你什么意思?是说我们之中有内奸?”黎墨不笨,但他一听就生气,“不可能的,我们几个都是跟老大出生入死的,怎么可能背叛老大!”

    “你们有几个人?”欧阳玥询问。

    “老大之下有我们五人,我和冯汗江一直是老大左右手,阿彪是老大的司机,僵尸脸廖舟,还有青龙堂的龚堂主,我们五人是老大最信任的人。”黎墨冷冰冰道,“我不相信他们之中会有人背叛老大。绝对不可能?你是查到什么了吗?”

    “你别急,我只是问问,现在其他四人都在干什么?”欧阳玥知道要他相信兄弟背叛是很残忍的事情。

    “阿彪在管另外一个场子,廖舟因为最近财务危机,忙得分不开身,龚堂主则对在劝说想要离开的兄弟们。”黎墨之前已经说了冯汗江在安排明日擂台赛的事情。

    欧阳玥站起来道:“黎墨,我也最恨背叛,特别还是一直信任的人,不过有时候人就是这么可怕,当然不排除其他原因,毛毛那边传来消息,冯汗江的名字出现在他们的帮会名册上,地位仅次于胡法卫和一个叫许麻的家伙,我现在去扫他们场子,你最好看紧这个人,但不要打草惊蛇,等我回来。”说完直接开门出去。

    黎墨像被打懵了一样,他怎么会相信和自己一起并肩作战的好兄弟忽然间变成了叛徒,这怎么可能?里面一定有内情。

    像兔子一样跳起来,冲出门口,让兄弟们看好场子,他则飞速开口回到了青云帮总部,兄弟们正在一间健身房内布置着擂台,而黎墨看来看去都没有冯汗江的身影,一下子面色就变得难看了。

    “冯哥呢?”黎墨走过去询问道。

    “墨少,冯哥刚接了电话出去了。”有人回答道。

    黎墨一惊,难道冯汗江去了夜都,那会不会背后陷害欧阳玥?背后吓出一身冷汗,赶紧给欧阳玥打电话。

    欧阳玥听了黎墨的话,嘴角勾起冷笑,她敢保证冯汗江一定被胡法卫叫去了,至于要他干什么?估计还真不会是好事,现在她最想知道的是冯汗江是不是真的内奸,还是被迫的,她让黎墨立刻去查冯汗江的家人亲戚。

    龙希澈跟在欧阳玥身边,见她面色时而阴冷时而纠结,开口道:“怎么了?要是难办就交给我吧,我不用怕你们那些法规和警察。”

    欧阳玥抬头看看他担心的样子笑道:“呵呵,不到万不得已,我可不想用你,要是用习惯了,等你回去,我还找谁去呢?”欧阳玥半开玩笑道。

    龙希澈一愣后嘴角勾起些笑意道:“我会再出来找你的。”

    “啊?”欧阳玥惊讶,这家伙不是想回去后又打报告再出来吧?

    “不想见我了?”龙希澈面色又冷了。

    “咳咳咳咳。”欧阳玥差点被口水淹死,这家伙此刻看上去怎么就有点邪恶呢?

    ------题外话------

    嘿嘿,没有想到要恢复他们吧,嘎嘎,好戏在后头哈。年票喊喊,老香不想掉出10啊,呜呜。月票也被追,悲催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