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重生毒眼魔医 > 053章 以身相许

    欧阳玥心里想着碧悠好不容易步入武神,现在要是一下子掉下武王那就太坑爹了,这位高傲的大少爷估计会承受不住,自己虽然有药剂,但药剂提升毕竟虚了些,没有历练打的基础实用,其实很简单,就是靠药剂升级的武者比实力修炼的武者就算同一级别,持久力和气势上面会大打折扣,这也是欧阳玥不敢乱用药剂的原因。

    碧悠面色纠结,但最后还是点点头道:“好,武王就武王,我可以重新练,总好过每个月的受苦。”碧悠想到那焚心的痛苦就不想再承受。

    “对了,碧悠,那你家族的其他人要不要解啊?”欧阳玥询问道。

    碧悠想想道:“要不我们现在去我家,离这里不远的。”碧悠不敢下决定,毕竟整个碧家要都解毒下降实力就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

    欧阳玥看看小蛇大人,小蛇大人皱眉一会才点点头,心里也有点小郁闷,他们就以为自己咬他们一口就成了,其实自己要过精气,要不然怎么解千年蛇王毒啊,好在自己已经是万年蛇尊,不然才不会做这种亏本的事情。

    “那我去叫云桀!”欧阳玥想把任云桀带走,要不然出点什么事,她又不在,她会恨死自己的。

    “叫他干嘛?碧家不得外人进入的。”碧悠显然不同意。

    “我把云桀放在空间里休息,留他一个人在这里我不放心。”欧阳玥处处表现对任云桀的关心,让碧悠心里酸得一塌糊涂,自己为什么就没这艳福呢?

    碧悠毫无办法,只能点头,欧阳玥高兴地去找任云桀。

    “毛毛。”欧阳玥推开房门,就见任云桀依旧平躺在床上想心事。

    “玥,你怎么还不睡?”任云桀惊讶地坐起来。

    “我现在要带小蛇大人去碧家为他们解毒,你和我一起去吧。”欧阳玥笑道。

    “好啊。”任云桀想都不想,下了床。

    “毛毛,你进我空间里休息好吗?因为碧家不准外人进去的,给他们的面子。”欧阳玥有点为难。

    “好,我听你的,只不过明早去蓝色家族来得及吗?”任云桀不想对蓝森失约。

    欧阳玥点点头道:“当然来得及。”说完就把任云桀收入空间,让他在悦河苑里休息,任云桀感叹欧阳玥的空间,实在太强悍了,这院子就像别墅,什么都有,他是来度假的。

    而球球就在这个时候从药园子里钻了出来,看到任云桀咧了咧小兽脸,它现在和任云桀同为武尊二级,不过它是低级,任云桀是高级,但球球被小羊大人训练后速度是绝对无人能敌,所以它脑子里就开始想坏主意,报当日任云桀拎它尾巴,让它丢面子的仇了。

    欧阳玥抱着小蛇大人和碧悠立刻离开公孙家族,直接朝碧家出发,虚空运行,半个小时不到就到了一座漆黑的山中,欧阳玥透视眼仔细一看,才发现林木茂盛的半山中有深绿色的瓦屋,要不是她眼睛厉害,一般人还真难发现。

    “玥玥,那里就是我本家了。”碧悠出了虚空,很快两道武神战气扑面而来,欧阳玥看到两个老人前来。

    “碧悠少爷,你回来了?”一名老者惊讶道。

    “五爷,我回来了,快去把家主叫出来,还有其他人,我带人来解毒了。”碧悠兴奋道。

    “真的!?”两位老者惊喜地看看欧阳玥和她手中的小孩子,虽然有疑问,但还是进去通报,因为碧悠少爷是不会开这种玩笑的。

    “碧悠,你们所有的人都在这里吗?”欧阳玥询问道。

    “除了碧雾、药剂学院的院长,还有留在龙家的碧权,其他人都不太出来,这次你让我照顾下公孙家族,我就交给碧雾,卡洛家族也会暗中帮忙,所以不会有什么问题。”碧悠道。

    “那碧雾、碧权和院长的毒怎么办?碧雾可以回去帮他解,碧权等出内城再说,但院长?”欧阳玥嘴角抽搐了下。

    “我先问问家主吧,我想他们一定会有顾忌的。”碧悠皱眉,一解毒碧家的实力集体下降,碧家长辈未必愿意。

    欧阳玥想想也是,只是要是不解毒,每个月的焚心之痛就太残忍了,最要命是自己的青木灵气不能帮他们,或许等自己强大到一定程度,还是有希望的。

    欧阳玥被请进了碧家大宅,也是很古典的建筑,但屋顶却是圆尖的,又带着西方特色。

    大厅内,碧悠让欧阳玥坐下,泡了好茶,很快很多人陆续出来。

    欧阳玥一看都是老者,碧悠是最年轻的,让她惊讶,其实就是因为焚心之痛,他们不敢连累后代,生一个就是为了不让碧家断子绝孙,但他们都很矛盾。

    碧家家主是见过欧阳玥的,只是看到她怀里的小正太时,立刻绿眸放光道:“这小家伙就是后山那个小男孩对不对?”

    “老不死的,你说谁是小家伙!?”小蛇大人怒了。

    碧家家主愣住,小蛇大人立刻又道:“本尊看在主人的面子来给你们解毒,若敢不敬,一个不留!”小蛇的声音虽然从三岁小孩的嘴里说出来,但却是阴冷得厉害。

    “小蛇大人别生气,碧家家主也是不知情,算了算了。”欧阳玥连忙摸摸他的背脊,安抚下来,她现在知道这些神兽没一个是好脾气的,她得当大爷一般侍候着。

    “哼!”小正太冷哼一声,鼻子里出气。

    碧家家主的脸是一阵黑一阵白,不过接到碧悠的眼色也不敢再乱说,毕竟人家可是来帮他们碧家的。

    “小蛇大人,容我和家主他们商量一下,玥玥,你们先坐下来休息会。”碧悠讪笑地看看小正太,这辈子他觉得此刻是最没脸的,上次被小马大人打的时候都没这么多人在场。

    欧阳玥点点头,拿起点心喂小正太,小正太这才安静地窝在她怀里吃东西,只不过貌似东西不太合口味,吃一口丢一个,看得欧阳玥一头黑线。

    另一边,一帮碧家人边看着她们边谈论,毕竟解毒的代价是实力降低,他们也都很小心谨慎。

    “家主,老夫还是不解毒了,万一大家都实力降低,正好被有心人偷窥碧家的话,大家都危险。”一个老人叹口气道。

    碧悠面色纠结,看看大家,很多人都忧郁不定。

    “一半人解毒吧,现在高级药剂师太少了,修复药剂也少,我们这么多人需要还是很困难,若是少一半的需求量,药剂当面也减轻点。”碧家家主考虑一下道。

    大家纷纷点头,最后碧家家主道:“想解毒的到这边,不想解毒的站在这边。”

    大家都思索一下,最后不想解毒的居然占了十人,都是些长辈老者。

    “我们都老了,你们比我们的路更长,我们就不解了,能保护家族,等你们实力再次提升。”老者感叹道。

    大家多很伤感,欧阳玥看着也觉得很残忍,不过最后还是他们自己决定,解毒的有八人,包括碧悠和碧家家主在内。

    碧悠走过来讨好地道:“小蛇大人,我们已经决定好了,麻烦你了。”

    小正太正脑袋歪在欧阳玥胸口闭目养神,听到声音睁开眸子,绿光璀璨,然后抬头看看欧阳玥。

    欧阳玥笑了笑,摸摸他可爱的小脸道:“就他们八个吧,麻烦你了。”

    小正太从欧阳玥身上跳下来道:“我要救你们就必须恢复本尊原形,还是到外面院子里吧,免得你们要重修屋子。”

    欧阳玥一头黑线,她可是见过巨蟒原形的,这屋子里确实太小了点,而碧家人面色都发青,眸中有这恐惧,难道这小孩子是灵兽,还是能变人身的那一种?他们这么老了都还没听说过这种神奇的事情,果然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啊。

    大家都走到露天大院子里,新鲜的山中空气让欧阳玥好好地吸了口,小蛇大人忽然化成一道白光冲上天空,在大家惊惧的目光下白光迅速回落。

    “啊!”有人惊叫一声,只见一条浑身银白色的巨大蟒蛇在白光散去后盘旋在大院子里,一双探照灯一样的绿色眸子正冷冷地看着渺小的人类,那气势直接把碧家人都吓得个个面色发白。

    “玥,玥玥,这,这是?”碧悠舌头打结。

    “蛇祖宗啊。”欧阳玥耸耸肩笑笑,觉得巨蟒大人实在是威武,不过这样厉害的巨蟒居然叫自己主人,嘿嘿,那种感觉确实是超爽的。

    “好,好大啊。”碧悠心惊胆战,看看巨蟒吐了吐鲜红的蛇性子,心想被它咬一口,自己估计渣都不剩了,自己整个人都不够它塞牙缝的,现在他深深感觉到自己不能得罪这个女人,要不然直接变成巨蟒的大餐了。

    其他人的心境和碧悠是差不多,特别是家主大人,那抬头望着巨蟒的三角头,差点没当场晕过去。

    “人类,你们谁先开始?”巨蟒大人的声音恢复苍老,充满远古的气息。

    全部人一致看向碧悠,毕竟是碧悠提出来的。

    “我,我好了。”碧悠双腿都有点发抖。

    “别怕,小蛇大人不会吃了你的,只是咬一口而已。”欧阳玥好笑道,不过想到巨蟒在古墓里一口把威廉咬碎,渣都不见的场景,她都心里一阵恐惧。

    “就你开始吧!”巨蟒大人话落,三角脑袋像流星一样过来,鲜血的舌头直接把想逃跑的碧悠卷进了嘴巴里,碧悠吓得大叫‘救命!’,不过这个时候个个都脚软,哪里还能救他。

    碧悠本以为自己被卷入蛇嘴里必死无疑,但只发现自己的屁股一阵剧痛,惨叫出声,然后整个人就已经被巨蟒用舌头甩出了巨嘴里。

    “接住他!”欧阳玥立刻叫道,碧家一位武神老者连忙出手接住被抛出来的碧悠。

    碧悠整个人被巨蟒口水洗了一遍,屁股上的裤子已经掉了一块布,露出白白的肤色,当然这白色之中看到一个鲜红的口子,正是巨蟒一颗牙齿的牙齿印。

    欧阳玥看到这一幕笑了起来,巨蟒大人真是有才,嘴巴太大,要咬碧悠只怕不够它咬,只能直接把碧悠放在它的一颗尖牙上倒插一下了,不过好在没插中菊花啊,欧阳玥想到这个可能就忍不住直笑。

    “下一个!”巨蟒大人的三脚脑袋又在大家的头顶了,而碧悠被吓的面色都灰白色的,老者把他趴着放在地上,碧悠呲牙裂齿,屁股好疼啊。

    第二个是家主大人,结果自然是一样的,惊叫、惨叫不断,最后趴在地上和碧悠如出一撤,也是屁股上裤子破烂,被牙齿倒插了一下。

    每个碧家人都心惊胆战,只有欧阳玥乐得很,等半个人都趴成一排,欧阳玥心里都笑岔了气,从怀里拿出一排低等级别的修复药剂,很大方的一人一瓶,让碧家人感激不尽,虽然他们这种低等级别药剂不少,但也不敢为这点皮肉之伤浪费了。

    碧悠换了衣服再次来到欧阳玥面前时,欧阳玥发现这家伙的眼睛变了,不再是碧绿色,而是淡淡的黑绿色,也就是大都是黑色,上面似乎有一次淡绿,只是碧悠的实力如真得降低了,回到武王四级,让他没有了趾高气扬的气势。

    欧阳玥看他可怜的样子,又送给他一瓶中等级别晋升药剂和一瓶高等级别的晋升药剂,让碧悠感动得想哭。

    “玥玥,我就不跟着你了,现在这个水平也帮不了你,等我实力提高,我再去找你。”碧悠有自知之明,欧阳玥如此对他,他心里感激,也知道欧阳玥心里只有任云桀一个男人,自己何必闹得大家都不愉快。

    “不用了,你好好在武域,你们出来有限制,但我进来可没有限制,若有空我会再来看你的。”欧阳玥反而高兴了,总算把碧悠这妖孽甩掉了。

    碧悠眸子出现一阵伤心之色,不过最后还是抬头看着欧阳玥道:“好,我记住你的话了,你不能食言,一定要来看我们,还有,以后若用得着碧家的话,尽管开口,碧家一定为你在所不辞。”

    “好,谢谢你,碧悠!”欧阳玥心里也涌起不舍,自然只是朋友之间的那份情感,不管如何,她都把碧悠看成是朋友。

    碧悠没有和欧阳玥一起离开,而是直接闭关修炼,欧阳玥在碧家老者的恭送下离开了山中,回到了公孙家族,先找到碧雾,把碧悠交代她的话跟碧雾说了一次,碧雾没有选择解毒,欧阳玥也不勉强,趁黑离开了公孙家族,来到内城四大家族之一的蓝色家族地区,找了个离蓝色家族很近的酒店住了下来,只等天一亮就让任云桀去见蓝森,然后他们就可以出内城,去外城龙家了。

    回到酒店,任云桀已经从空间出来,相反小蛇大人解完毒后不说话就归位到了神珠链里,让欧阳玥说句谢谢的机会都没有,而另外两个小破孩早就在盘云塔里玩得不知白天黑夜。

    而欧阳玥不解的是球球的行为,这小家伙居然又开始修炼了,直接在悦河苑的一个房间里不出来。

    询问任云桀,看到他那嘴角狡黠的笑容,欧阳玥好奇道:“你把球球怎么了?”

    任云桀从背后搂住她的纤细小腰道:“我能把它怎么样?只是这家伙一直想报仇呢,可惜老天爷总是站在我这边,呵呵。”

    欧阳玥一听就知道球球再一次被毛毛收拾了,那小家伙才会再一次发奋图强的。

    “毛毛,我们可以早点出武域了,我真想念外面。”欧阳玥被他抱着幽幽地道,脑海里闪过亲人和朋友,让她思念更深。

    “嗯,好在你实力提升快,现在我们出去基本没有对手了,除非那些长年不出来的老家伙,不过我想他们也不会轻易出来的。”任云桀点点头,为自己和欧阳玥高兴。

    “就算出来又如何,别忘了我还有小羊大人他们呢。”欧阳玥这一次自信心爆满,出去不会再有顾忌了。

    任云桀把她转过身来,四目相对,任云桀的眼中全是宠溺和柔情,嘴角勾起笑容道:“是啊,我的玥现在最厉害了。”

    “我厉害不等于你厉害吗?我会帮你解决家族的事情,让你没有后顾之忧的。”欧阳玥信心十足。

    任云桀感动地看着她,目光潋滟,视线越来越火热,慢慢聚焦在她眼红湿润的小嘴上。

    欧阳玥被他盯得浑身都感觉热起来,喉咙感觉有点干,直接吞了下口水,瞬间,火热的唇瓣就压了上来,同时自己的身体被他大手往腰上一压,整个人贴在他的身上,两人之间没有空虚。

    灵舌强势地探入她甜蜜的小嘴,转辗反侧,撩动香舌与之一起飞舞沉沦,粗重的喘息,心跳的悸动,让小嘴里发出秀人的呻吟,任云桀身体瞬间反应,让欧阳玥面红耳赤,但谁都没有避开,真真实实地感受着对对方的需要和浓浓的爱意。

    黑眸里是一片迷蒙,看着紧闭眼睛的毛毛,那动情的样子让她胸口一紧,强烈的感觉直冲脑门,恨不得立刻把他直接扑倒。

    “嗯~”娇喘婉转,似要透不过气来,灵舌离开小嘴,直接亲吻她的鼻尖,眼帘,脸蛋,每一处光滑的肌肤都让任云桀迷醉,他的女人是多么完美,完美到他都不敢亵渎。

    最后回到小嘴上亲吻一口后离开,声音沙哑,双目火热地看着她道:“玥。”

    “嗯~”欧阳玥的声音一样沙哑魅惑,一双黑眸里有着极尽勾人的潋滟光彩,让任云桀差点把持不住。

    “天快亮了。”任云桀呵呵地闷笑起来,他知道这小女人一定不会在意自己现在就吃了她,可惜天亮了,马上要见蓝森,他不想他们的第一次草草结束了。

    欧阳玥目光瞥向窗外,然后小嘴扁扁,脑袋靠进他怀里不满道:“你什么意思嘛?”

    任云桀伸手轻抚她及腰的光滑丝发温柔道:“我的意思是你忙了一晚上不累吗?”

    “不累,几天不睡现在都不成问题。”欧阳玥还在强行平静下来。

    “呵呵,马上要见蓝森了,我们不如休息一下吧。”任云桀揉着她到床边坐下来,两人没有脱衣服地搂睡在一起,睁着眼睛看外面的亮光,让欧阳玥有点郁闷,心想不是毛毛有什么问题吧,不会啊,刚才他的反应自己可真切感受到了,那为什么?难道一段时间的隔离,他对自己感情淡了?还说自己变化太大,让他有顾忌了?

    “毛毛!”欧阳玥忽然转身过来面对他,小嘴嘟起。

    “怎么了?”任云桀亲亲她的鼻子。

    “你,你为何又停下?”欧阳玥脸红道。

    任云桀一愣后就闷笑起来,然后伸手抚摸她的小脸道:“傻瓜,马上要去见蓝森了,你以为这点时间够吗?而且这里不是家,我希望我们第一次是最美好的。”

    欧阳玥顿时面红耳赤,看来真是自己太好色了,人家还讲究浪漫,自己却只想着把人吃掉,呜呜,太丢脸了。

    “怎么?玥这么忍不住了?”任云桀狡黠地看着欧阳玥那羞得通红的娇俏摸样,心底充满柔情。

    “你,你讨厌。”欧阳玥扁嘴,不想要干嘛吻得这么火热啊,不知道这样会受内伤的吗?

    任云桀大笑起来,欧阳玥伸拳头就打,两人闹成一团,结果还是火热地亲吻在一起,但欧阳玥被任云桀刚才的话感动了,她一定要准备一个不一样的第一次,她的第一次,也是他的第一次!

    很快,欧阳玥空间里的手机就振动起来,欧阳玥嘴角抽搐,果然刚才要是进行中,现在一定会很扫兴,拿出电话来一看是蓝森,这家伙到真是很早。

    “蓝森,是我。”任云桀拿过欧阳玥的电话接起来。

    “杰克,你来了吗?”蓝森声音很正常,也很平静。

    “我和玥在你们家这边的恒大酒店里,你过来吗?”任云桀继续道。

    “不,你们过来吧,我在家门口等你们。”蓝森说完就挂了电话,让任云桀皱眉。

    “这家伙有古怪,毛毛,我看我们还是别去了,直接出内城,这家伙就算要找我们也没那么容易,何况到了外界,他只能出来七天,要不然就会被规则惩罚,我们躲过七天就好了。”欧阳玥心神不宁起来,这个蓝森确实有点怪异,什么东西一定要去他家里拿呢?或许只是个借口。

    “还是去一趟吧,我相信他不会那么做的。”任云桀还是希望蓝森会是他的好朋友。

    欧阳玥扁扁嘴道:“那好吧,我先看看塔里那个小家伙,以免出事的时候可以有人救我们。”欧阳玥意念进入空间,对着盘云塔叫唤,结果两个小家伙一个不理她,让欧阳玥很郁闷。

    “别担心,不会有事的。”任云桀摸摸欧阳玥的脑袋笑道。

    “等出了事就来不及了,这些小家伙,真是不给面子,哼!”欧阳玥鄙视神兽大人们。

    两人整理好,就来到蓝色家族的门口,蓝色家族建筑和公孙家族完全不同,欧式田园风格,四周绿树红花,青石小路,看上去美轮美奂,就像西方的农家别墅一般,只是要大了很多。

    欧阳玥直接透视进去,看到里面有很多穿着西方女仆装的家佣,整个大房子整洁干净,还有很多壁画、古董的摆设,看上去很高雅,品味不错。

    蓝森一个人正从里面走出来,欧阳玥透视眼看了大概,没有什么不妥,心里却还是觉得有点奇怪。

    雕花铁门打开,欧阳玥和任云桀手拉着手走进去,就见蓝森站在喷泉边看着他们,他的手中可是空的。

    “蓝森。”任云桀笑着叫唤道。

    “杰克。”蓝森对任云桀微微一笑,然后对欧阳玥面无表情地点点头。

    “你有什么东西要给我吗?对了,我们也准备了东西给你,可以留个纪念。”任云桀对欧阳玥点点头,欧阳玥从空间里拿出一粒蓝药石递给蓝森。

    蓝森一愣,目光有点闪烁地看着蓝药石,然后抬头道:“这个太贵重了。”

    “不会,你照顾云桀这么久,又是云桀最好的朋友,这点只不过是小意思,还有一瓶药剂也送给你,能帮你晋升武神。”欧阳玥见他似乎有点感动,心里一狠,要挽救他那颗泡在醋里的心,自己就只能拿出最能打动他的礼物。

    蓝森惊愣,看着眼前这瓶紫色晶莹的药剂傻住了,听说雷非农可是用二十个大金币才买到和这瓶一样的高等级别晋升药剂的,现在她居然送给他,自己就能从武尊四级巅峰直接晋级武神了。

    不可思议地抬头看看欧阳玥,欧阳玥表现出真诚,而任云桀笑眯眯地看着他。

    蓝森的心里一揪口吃道:“你,你们太客气了。”

    “蓝森,没有你就没有我,对于你,我一直心存感激,你是我任杰克这辈子最好的朋友,我永远不会忘记你,有空我会来看你的。”任云桀很真挚地看着他,他心里也很清楚欧阳玥的意思,他实在也不想捅破那层纸,那将会很尴尬,甚至于朋友都做不成。

    蓝森愣愣地看着任云桀的俊脸,面部肌肉微微抖动着,似乎很激动又要强忍着。

    “大少爷!”忽然背后一道女声传了过来。

    “咦,是王月姑娘!”另一道男声让欧阳玥抬眸。

    只见一男一女跑了过来,都很年轻,男的正是那天买了她那把武王神兵的蓝文礼,而他身边这位穿着蓝色公主裙、黄发蓝眸的女子也很漂亮。

    “杰克哥哥,你要走了吗?”女子目光看着任云桀一眨不眨,看向欧阳玥的时候有点不善。

    “贝贝小姐,这是我未婚妻欧阳玥,她来接我了,玥,这位是蓝色家族的蓝贝贝小姐,这位是蓝森的堂哥蓝文礼,你应该知道的。”任云桀在蓝色家族住了不少日子,认识了不少年轻一辈,而蓝贝贝其实是蓝色家族管家的女儿,只不过他们在蓝色家族历史悠久,早像一家人一样,所以蓝贝贝等同于蓝色家族的小姐一样。

    欧阳玥感知一下,这个蓝贝贝实力在武尊三级高等,实力不错,只是她看毛毛的眼神让她不舒服,蓝森是男情敌,这个就是女情敌了,不过相比蓝森来说,这女人还是差了点。

    “王月姑娘原来叫欧阳玥啊。”蓝文礼对欧阳玥到是挺客气的。

    “是的,不好意思,之前没告诉你真名。”欧阳玥对蓝文礼微笑道。

    “没关系,原来你是杰克的未婚妻,果然是郎才女貌,天生一对啊,恭喜恭喜。”蓝文礼直接抱拳恭贺。

    “文礼,你胡说什么啊,他们哪里配了?杰克哥哥可不是一般女人就能配的。”蓝贝贝立刻不爽,白了蓝文礼一眼道。

    “哦?那不知道怎么样的女人才能配上杰克哥哥呢?”欧阳玥冷笑一声,这女人也太明显了吧,以为她好欺负不成。

    “贝贝,你怎么这么说,人家已经是未婚夫妻了,自然般配的。”蓝文礼皱眉道。

    “两人根本不配,杰克哥哥,你不要出去外面了,内城多好啊,我们四大家族可是地位很高的,能让你过最好的日子,受人尊敬。”蓝贝贝很天真希望任云桀是贪图富贵之人。

    任云桀的面色已经冷下了,对蓝贝贝冷声道:“贝贝小姐,不好意思,我觉得玥和我是最配的,还有,武域不适合我们,我们本来就属于另一个世界的,请贝贝小姐不要污蔑我未婚妻!”

    “杰克哥哥,你,你,大少爷,你怎么不说话啊,你不是想留杰克哥哥的吗?”蓝贝贝立刻跺脚看向蓝森。

    蓝森面容很严峻,全身气息也很阴冷,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蓝森,你不是有东西要给我吗?若是没有,我想我和玥该离开了。”任云桀不想多废话了,特别是对着蓝贝贝这个白痴。

    “杰克哥哥,这女人实力太低了,不能帮你啊,你需要一个强大的女人来帮你收服你的家族,她绝对不行。”蓝贝贝就是找茬的料。

    “哦?我不行难道你行?”欧阳玥冷笑道,“武尊三级高等也不过如此。”

    “你,你是什么,武尊二级低等,还敢在我面前乱说话!”蓝贝贝凶狠道。

    “贝贝,你别胡闹了。”蓝文礼可是见识过欧阳玥的超级神兵和灵兽的,赶紧拉住蓝贝贝。

    “谁胡闹了,杰克哥哥在我们家这么久了,怎么能说走就走呢,大少爷和我照顾你这么久,为了你还和长辈们翻脸,你就这么对我们?要不是我们,你早死了!你真没良心!”蓝贝贝开始指责任云桀起来。

    欧阳玥看到任云桀面色一阵内疚,知道蓝贝贝是没说假话,只是当初若不是蓝森救走了任云桀,自己一样能救毛毛,谁要他那么好心,害得自己担惊受怕的,还让毛毛受那么多苦,想来自己还要怪他们的好心呢!

    “贝贝!别胡说!”蓝森忽然开口。

    “那你想怎么样?”欧阳玥冷对蓝贝贝。

    “怎么样,自然是让杰克哥哥留下来。”蓝贝贝骄纵道。

    “那我呢?”欧阳玥好笑道。

    “你跟我们又不熟,自然回外界去啊!”蓝贝贝的回答让欧阳玥明白这女人简直就是胸大无脑的蠢女人。

    任云桀眉心紧皱,冷淡道:“我很感谢你们救了我,为我做了这么多,但我毕竟不是武域的人,我必须离开,而我也绝对不会和我未婚妻分开的,蓝森,话说到这里,你多保重,我们走了。”任云桀说完就拉着欧阳玥想离开。

    “别走!”蓝贝贝猛然战气爆发,化成爪子就抓向任云桀后背。

    欧阳玥估计蓝贝贝会刁难,在她出爪的同时,金剑出现,就已经朝她的战气劈了下去。

    “碰!”的一声,蓝贝贝倒退两步,不可思议地看着欧阳玥手中那巨大威风的金色神兵。

    欧阳玥全身冰冷,目光凌冽地盯着蓝贝贝,一字一句狠道:“杰克是我的男人,若谁敢动他一根汗毛,我欧阳玥势必诛杀灭绝!”说完金剑猛然朝着地面狠狠地一击,一阵地动山摇似的,地面直接裂开出一条缝隙,把蓝色家族三个年轻人都吓得面色灰白。

    “这,这是什么神兵?”蓝贝贝抓住蓝文礼急切道,她强烈感受到神兵的气息超越了她的战气。

    “贝贝,你别无理取闹了,让他们走吧。”蓝文礼头皮发麻,这欧阳玥是个怪胎他是知道,他实在不想蓝色家族出点事,公孙家族一天被灭的事情多少都有点耳闻,别人不知道内幕,但他隐约知道一定是这个女人参与在内了,想到她之前卖出那么多宝贝,他就心颤颤了。

    任云桀也被欧阳玥的强势镇住了,双目惊喜,但立刻嘴角勾笑看向欧阳玥,这就是他的女人!太帅了!太美了!

    抬头看看蓝森那张阴晴不定的脸,最终叹口气,拉了拉冷冻的欧阳玥。

    欧阳玥眼睛一眯,收回气势,目光冰冷地瞥了眼蓝贝贝,转身就走。

    当任云桀和欧阳玥快要出铁门之时,蓝森忽然叫道:“杰克。”

    任云桀脚步停下转过身来,目光幽幽地看向蓝森。

    “这个给你。”蓝森走了过来,手中出现一把精致的小飞刀,任云桀一愣,这把飞刀他非常熟悉,正是十岁那年他历练完后离开武域时,他送给蓝森的,没想到他一直保存着,还似乎变得更加亮泽锋利了,可见他时常拿出来擦拭的。

    心里一股酸涩涌起,任云桀走上一步,忽然伸出双臂抱住蓝森,声音低沉道:“蓝森,你永远都是我的好兄弟,这把刀你留着,就当我一直在你身边。”说完不看蓝森,直接掉头拉欧阳玥走出铁门,留下蓝森眼泪掉下,落在掌中的飞刀上,溅了开来,就如他的心被摔成一片片似的。

    “气死人了!大少爷,你干什么不留他!”蓝贝贝气得直跺脚。

    “贝贝,欧阳玥不是一般人,我们的罪不起!”蓝文礼郁闷道,他当然看出蓝贝贝对任云桀的那点小心思。

    “你闭嘴!”蓝森恼怒地吼了一声,就直接往屋子走去。

    “我,我,干嘛对我那么凶吗!不是你叫我今日死活要留下杰克的吗?真是莫名其妙!”蓝贝贝气呼呼地喊道。

    蓝森没有回答她,蓝文礼一愣,看向蓝森的背影露出深思之色,然后看看院子里地面的地缝,心想蓝森又要挨批了。

    欧阳玥被任云桀拉着回到酒店后,就坐着不说话了,欧阳玥知道他心里难受,其实她看到那把小刀的时候就记起蕾妮告诉过她的事情,她也没想到那把小刀那么崭新那么光滑,显然蓝森时常爱护着,就算是因为他对任云桀有不一样的情感,但还是让人感动的。

    欧阳玥只能说,蓝森是不幸的,希望他以后能放开这段感情,变成正常的男人。

    “玥,走吧,我们出内城!”任云桀忽然站起来看着欧阳玥道。

    “毛毛,你没事吧?”欧阳玥担心地看着他。

    任云桀摇摇头道:“没事了,只是有点内疚,好在你给了他那么多好东西,也算让我心里好受些。玥,谢谢你。”任云桀抱住她。

    “傻瓜,为了你不被他抢走,就算倾家荡产我都愿意的。”欧阳玥嘴巴甜得很,笑得像只小狐狸。

    任云桀一愣,心里涌起温暖,低头吻了她的小嘴一下,目光温柔地看着她美丽的双眼道:“我知道,所以我们出去就结婚好吗?我等不及想娶你了。”

    欧阳玥瞪大眼睛看着他,有点不敢相信,这家伙不会这么肉麻了吧?

    “怎么?不好吗?你对我这么好,我准备以身相许,你不是想我的身体好久了吗?”任云桀忽然邪恶地挑挑眉。

    “你个坏蛋!色胚!”欧阳玥顿时明白他的含义,羞得跳起来打他,任云桀哈哈大笑,连忙闪开,两人你追我赶,朝外城通道而去,一路留下甜蜜的欢声笑语。

    ------题外话------

    亲们:年会复选开始了,亲们集中火力投“年度风云人气奖”就好了,其他的老香就不奢望了,老香靠大家了,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