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重生毒眼魔医 > 051章 毛毛出塔

    等公孙家族的人赶到酒店,看到这一幕的时候,都傻得不知所措了,两兄妹怎么能这样?

    看戏的人们纷纷宣传出去,公孙家族亲兄妹酒店乱一轮之事在内城快速传开,卡洛家族听到这个消息是大快人心,更相信碧悠和欧阳玥的能力,调动了十名武神准备明天为露丝小公主报仇。

    公孙羣听到消息赶来时,两兄妹已经不成人样,两人下体都是鲜血模糊,狼藉一片,双目痴迷,身上很多咬痕,青紫,可见场面多么惨烈。

    围观的人们早被酒店的人赶走,但事情已经引起轰动,公孙羣见到这一幕时,气得就要灭了自己生的这对子女,但看到公孙俊的脸时,他还是狠不下心。

    叫来人整理一下,把两兄妹带回了公孙家族,而欧阳玥的不见他隐约感觉到什么不对劲,但此刻他已经被这头条丑闻惊乱了,只想快点平息这件事。

    但事情往往出乎他的意料,公孙雅的母亲知道欧阳俊强上了自己同父异母的妹妹时,顿时要杀了公孙俊这个畜生,结果和公孙俊的母亲大打出手,家中院子都被毁了一半。

    公孙羣愤怒地发脾气,才让两个女人停手,但彼此的怨恨都在眼中显露无疑。

    公孙极知道这件事后也被吓傻了老脸,询问怎么回事,公孙羣才重视起欧阳玥来。

    “小月不见了,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派人去找了,现在只有她知道是怎么回事!”公孙羣回答自己父亲。

    “他们不是一起出去的吗?怎么可能出这种事情后她人就不见了?还是这女人有问题?”公孙极暗暗心惊,但想到她做出来的药剂确实有用,应该不会害他们才对,难道真出什么事了,还是有其他人干涉?

    欧阳玥消失了一晚上,第二天才来到公孙家,面色有着焦急和害怕。

    公孙羣见她回来是一惊一喜,连忙询问道:“小月,你跑哪里去了?你知不知道发生大事了?”

    “家主,是不是小雅姐姐和俊少爷?他们她们?”欧阳玥面色涨红。

    “到底怎么回事?你不是和小雅一起出去的?”公孙羣见她也很焦急不安的样子更加迷糊了,而不孝子和不孝女虽然已经喝了修复药剂无碍,但谁也不敢开口,公孙雅是关在房中哭泣,任何人都不见,公孙俊自然不敢说自己对欧阳玥下药,但他又想说是欧阳玥陷害他和公孙雅,但他知道他要是现在说出来,一定也没好结果,现在整个公孙家族都在气头上,什么人都不想见他,就连自己母亲都不进来他院子一下,他觉得最好的方法就是先和公孙雅商量一下,然后再告发欧阳玥,只是他哪里会想到欧阳玥居然还敢回来。

    “是啊,我和小雅姐姐一起出去,后来俊少爷也跟来,中午的时候,开了房间休息,结果俊少爷和我和小雅姐姐喝了一人一瓶的橙汁,后来,小雅姐姐整个人不对了,俊少爷也不对,我被吓坏了,所以跑了。”欧阳玥可怜道。

    公孙羣一愣后,立刻想到是自己儿子对欧阳玥下药却不知道为何公孙雅会喝错了,导致这种丢脸的事情,让他一张老脸像调色盘一样好看。

    “畜生!真是畜生!”公孙羣气得浑身发抖,正好公孙极也走了出来,看到欧阳玥一愣后道,“你回来了,是不是你陷害他们?”公孙极觉得这里面很古怪,欧阳玥一点事没有,还不见了一晚上,实在让他不得不猜忌。

    “事实是,公孙俊想对我下药,结果被公孙雅喝下了,导致兄妹乱一伦,我也是受害者。”欧阳玥忽然有正经起来。

    公孙羣和公孙极都愣住了,总觉得欧阳玥这个女人很是看不懂,一会儿纯洁无邪,什么都不懂,但一会却什么都懂,分得很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公孙家族果然都是畜生啊!这些都是自找的!”欧阳玥往后退后一步,双手抱胸,慢悠悠地总结了一句。

    公孙羣和公孙极立刻瞪大眼睛不可思议道:“你说什么?”

    “怎么,年纪大了,耳朵也不好使了?我说公孙家的人都是畜生,不,应该是畜生不如,**这种事情都做的出来,公孙家主真是教导有方啊!”欧阳玥看到两人太阳穴的青筋都爆出来了,看来毒性已经爆发了,只是他们不动战气不觉得而已,要知道这毒药可是她研究三天的,效果一定非常好,她都感觉自己不是制药天才,应该是制毒天才。

    “你到底是谁?之前的一切都是装出来的对不对?你到底有什么目的?”公孙极一惊后立刻叫起来。

    “目的?”欧阳玥冷笑一声,手腕一动,三道白色光芒从她的空间里射了出来。

    “公孙极,你想不到吧!”老祖宗一出来,声音就如千年寒冰,手中拿着一个黑色的锁魂瓶子,仇恨的目光盯着公孙极。

    “你,你,龙千瑟?”公孙极面色大变。

    欧阳玥嘴角一抽,原来老祖宗的名字叫龙千瑟,还挺不错的。

    “公孙极,你到是还记得老夫啊,这十五年来,老夫每天都想着就是喝你的血、吃你的肉!”老祖宗的一张脸布满仇恨。

    “看来你的毒真的解了,不过就算你好了,也没用,就凭你还敢来内城,十五年前,我能打败你,十五年后你以为你还有胜算吗?哈哈哈。”公孙极自傲地大笑起来。

    “王月,你,你是龙家人?”公孙羣盯着欧阳玥心惊胆颤,在看看碧悠道,“碧少爷怎么也帮龙家不成?我们可是井水不犯河水!”

    碧悠冷笑道:“你就凭你们公孙家族也敢命令我们碧家?老子想管什么就管什么,现在老子就要灭了你们公孙家族,免得我女人心情不好!”

    “碧悠!”欧阳玥顿时怒吼一声,这男人又原形毕露了,什么叫他女人?

    碧悠立刻讪笑一下道:“咳咳咳咳,灭了他们再说!”

    “就凭你们三个?哈哈哈哈,简直就是天大的笑话!你们是当我们公孙家族无人不成?”公孙极大笑起来。

    “当然不只我们三个,你公孙家有多少仇人你们自己不知道吗?”欧阳玥好笑起来,“对了,我叫欧阳玥,不叫王月!”

    公孙羣和公孙极面色大变,忽然感觉虚空震动,欧阳玥冷笑道:“不想毁坏你们公孙家族建筑的,到虚空里解决问题!”说完和碧悠隐入虚空。

    老祖宗目光恨恨地盯着公孙极,公孙极对空中吹了一个口哨后,也进入虚空。

    宽阔无比的虚空之中,这一方地区是公孙家族管理的,所以并没有其他人在里面。

    但公孙极和公孙羣进来的时候,却发现里面有十几个老者,而其中几人他们都是认识的,卡洛家族的长辈老者,显然,自己家族那些防范都被破除了。

    “欧阳玥,你既然是龙家的人,为何还会帮我们做药剂?”公孙羣气恼地看向欧阳玥,原来这个女人一直在装,还装得那么像,连他都为她心动了。

    “就是因为我是龙家人的,所以才帮你们做药剂啊,药剂味道不错吧,十个大金币一瓶还真是便宜你们了,我可是特别加料的。”欧阳玥笑得极度邪恶,让公孙极和公孙羣都有点心慌,不知道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公孙极立刻提起战气,但发现全身经脉一阵疼痛,额头的汗水顿时滚落下来。

    “你,你药中放了什么?”公孙极的样子让公孙羣大惊失色。

    “自然是好东西,就像十五年前,你对老祖宗的方法一样,怎么样,感觉到了没有?”欧阳玥哈哈大笑起来。

    “你,你个卑鄙的女人!枉老夫还看重于你,把你当自己人看待!”公孙羣气得面色发白。

    “说到卑鄙这件事,还真没人敢跟你们公孙家族比较,你们以为你们召开擂台赛的目的没人知道吗?抢神兵抢灵兽?这世界还真有这么便宜的事啊!”欧阳玥冷笑道。

    “欧阳玥,原来一切都是你的计,你到底在药剂里放了什么,拿解药出来!”公孙极见自己的武神强者都来了,胆子也壮大了。

    不过欧阳玥看到这十几个武神中,好几个都已经毒性发作,想必是赶来的时候动用了战气。

    “不用和他们废话,今天不灭了公孙家族,我们卡洛家族也没脸存在下去!大家记住,留公孙俊的狗命,抓回去让露丝小姐发落!其他格杀无论!”卡洛家族一个大胡子气愤地法令。

    “大胡子,慢着!”欧阳玥一惊,她可答应了盛药先生,不一网打尽的。

    “小姑娘还有什么事?”大胡子对欧阳玥到是很客气的。

    “大胡子,把这些武神解决了,其他人也不用杀尽,毕竟里面也有无辜之人,碧悠,我这里有张名单,这上面的人不能杀!”欧阳玥给碧悠一张盛药先生列出来的公孙族人。

    “好,卡洛家族,这些就交给你们了,其他人我们会搞定,公孙俊我会抓来交给你们!”碧悠立刻道,说完对碧雾使了个眼色,两人快速朝公孙家族里面而去。

    “好,大家上,武神一个不留!”大胡子正是卡洛家族的家主。

    老祖宗双目狠盯公孙极,等卡洛家主话一落,他手中的黑瓶子猛然爆破,一个灵魂惨叫几声后魂飞魄散,老祖宗冷笑道:“下一个就是你!公孙极!”

    公孙极自然知道里面是公孙俊的守护大人,居然已经被杀,他面色大变,立刻手中出现一把银色的弯月刀,尽管体内毒素发作,额头冷汗淋淋,浑身骨头疼,但依旧咬牙道:“尽管放马过来!”。

    老祖宗双拳画出一个圈,战气形成暴风猛然向公孙极扑去。

    公孙极弯月刀横飞,不退反进,似乎就拼这一招。

    两道战气挤撞在一起,观看的欧阳玥被直接弹飞,好在她没有反抗,随战气直接身影抛飞出去,一个凌空翻转直接降落,小脸有点白,却是没有受伤,抬头一看,自己已经在百米开外了,可见武神之间的战气是多么强烈。

    两道战气分开,老祖宗一脸愤恨,而公孙极一张老脸已经变成紫色,整个人半跪在地上,弯月刀支撑住他的身体,双眼都是痛苦,看来他自己完全激发了所有的毒性,已经没有力量再战。

    老祖宗不给他再胡言乱语的机会,云天掌瞬间祭出,在公孙极的头顶出现,公孙极双目出现恐惧之色,想逃,但身体反而承受不住扑倒在地。

    欧阳玥看到老祖宗的云天掌厚重得犹如大石臼一般,猛然朝公孙极拍去。

    “噗!”似乎是听到了被拍成肉饼的声音,战气消散,只见公孙极已经变成了整个肉饼,五脏六肺流了一地,死状很是悲惨,不过没人同情。

    老祖宗迅速过去把公孙极的灵魂撤出来,公孙极的灵魂吱吱地乱叫,还想逃跑,但见老祖宗双手化爪,擒住灵魂体,冷笑道:“公孙极,你也有今天!十五年的仇,老夫终于能报了!”说完狠狠地撕裂,公孙极的灵魂惨叫声无比凄惨,把正在战斗的公孙家族的大人们都吓得面色发白。

    其他九名中毒的武神很快都倒下,公孙羣在倒下去那一刻,目光还朝欧阳玥看来,那眼里都是恨意,但还夹杂着一种不甘心。

    老祖宗看到这一幕,走过去就伸手直接把公孙羣的眼珠子挖了下来,口里吐口沫骂道:“老畜生!不得好死!要不是你,战天又岂会终日不能安睡,要不是你,莲儿又怎么会没有母亲,畜生!禽兽!”老祖宗已经有点疯狂,一身都是血迹,公孙羣在他的折磨下,最终也魂飞魄散。

    而公孙家族的全部武神几乎被消灭完毕,碧悠从里面拎了公孙俊出来交给了卡洛家主,不过给他之前,碧悠手中一转,一把钢刀狠狠地朝公孙俊的胯间割去,整个公孙府邸的上空都是惨烈的叫声。

    欧阳玥本来是想自己动手的,不过看到碧悠帮他做了,挑挑眉,这家伙到是懂自己心啊。

    卡洛家主感谢了欧阳玥后离开,而且把她尊为是他们卡洛家族的大恩人,以后不管有什么困难,都可以找他们帮忙,这让欧阳玥很高兴。

    老祖宗报了仇后坐在欧阳府邸的大厅里,整个人都松了口气一般,显露出苍老之色,但面上却是欣喜激动的,十五年的仇恨,终于结束了。

    碧雾去药剂学院把公孙洋接来,公孙洋对眼前的一切只是冷冷地哼了声,到是看到盛药先生很是激动,还跑过去抱住了盛药先生哭了起来,可见他心里有多苦。

    之后公孙家的事情就交给了碧悠处理,公孙洋答应让公孙家族走向正道,欧阳玥也就没有后顾之忧。

    本来欧阳玥告诉碧悠让他留守公孙家族,但碧悠死活不肯,把碧雾留下,还打电话给家主,让碧家家主具体安排,不让其他两个家族有偷窥之心,而他坚决跟着欧阳玥,说是她若不把他的毒解开,他就永远跟着她。

    欧阳玥没有办法,只好点头答应,顺便把公孙家族的‘悦河苑’收进了她的空间里,还顺眼收集不少东西来装扮好屋子,这样就等于有了移动宾馆似的,让她的空间更加实用。

    一切搞定,欧阳玥准备离开内城,去外城跟朋友们打招呼就想出武域,虽然本来准备进来修炼一年的,但结果半年不到就让自己水平到了武尊二级低等,而任云桀的水平似乎和她相同。

    离开内城的前一晚,欧阳玥在房中和公孙洋商量完公孙家族以后的前景后,就准备去接任云桀出来,但不巧碧悠这家伙又来了,欧阳玥只好先打发他,因为她很想单独和毛毛相处。

    “玥玥。”碧悠看着欧阳玥的目光虽然不敢太露骨,但还是让欧阳玥觉得有点灼热。

    “碧悠?有什么事吗?我们明天就出内城了。”欧阳玥看了他一眼道。

    “我知道,我是来说盘云塔不见的事情,内城人现在都证实盘云塔不见了,都说内城有神仙,要不然这么大的盘云塔不会不见的,看来你都要成为内城的神话了。”碧悠想到她那让他和碧雾、老祖宗都吓一大跳的空间就无比羡慕,他们三人在进攻公孙家族那一天就是被欧阳玥收进空间里带进公孙家族的,当然在他们进去之前,欧阳玥已经整理好空间,自然不会给他们看到她的宝贝了。

    欧阳玥耸耸肩道:“不管神话不神话,反正我要回去了。”

    “出武域?”碧悠一惊道。

    “你放心,在出武域前,我会尽力帮你解毒。”欧阳玥皱眉,想着今天要说服小羊大人去把巨蟒大人叫出来,不然这碧悠不知道会不会跟她出武域,要这个妖孽到了外面世界,这还了得?

    “玥玥,你没信心对吗?”碧悠看她皱眉,心里一阵失落。

    “不是,我会尽力的。”欧阳玥看了他一眼,知道若自己治不好他的毒,碧家家主一定不会给她好脸色,有可能恼羞成怒,杀她灭口呢。

    碧悠走到她身边坐下来,目光变得幽怨道:“玥玥,若是你治不好我的毒,只要离开武域,我们武域的人不经过同意是出不去的。”

    “啊?”欧阳玥一愣,对哦,要是没有管理,武域的人早就离开武域了,“这么说,这个武域还是有个领导人的,是谁啊?”

    “不知道,也没人知道,这是一个规则,若是想出武域,必须打报告,交给守门人施虎,三天后才会给你答案,而且若是有幸出去,也是有时间限制的,违者就是死。”碧悠苦笑道。

    “这么神奇?有人试过?”欧阳玥感觉有点玄乎。

    “不止一个人试过,结局都是一样,连灵魂都没灭掉。”碧悠露出一丝惊惧。

    “到底是谁控制的呢,真是奇怪。”欧阳玥歪着脑袋,但心想若是如此,她就不怕碧悠会缠着她了,对她可是好事,不过若不帮他治愈就走,自己未免太无耻了。

    碧悠目光幽幽地看着她,忽然道:“玥玥,你能不走吗?”

    “不能!”欧阳玥想都不用想地回答,然后就看到碧悠眼眸里的受伤。

    “你别担心,我一定会帮你去毒的。”欧阳玥想到自己从公孙家族的药园子里也拿了不少毒药草,也许能以毒攻毒。

    “那要是解不了呢?”碧悠可怜兮兮地看着她。

    “不会的,我相信一物克一物,必定能解!”欧阳玥有点烦躁,她必须说服巨蟒大人,这是最快最有效的方法。

    碧悠只是愣愣地看着她一动不动,也不说话,一双绿色漂亮的眸子就像绿宝石一般。

    “这个给你吧。”欧阳玥从空间里拿出一瓶高等级别的晋升药剂给他。

    碧悠瞪大眼睛,看着紫色的药剂,结巴道:“这个,这个没毒吧?”

    欧阳玥笑着翻白眼道:“你还怕毒不成!”

    碧悠讪笑一下,目光放亮,口气温柔无比道:“玥玥,你为什么现在送我这个了?”

    “看你在处理公孙家族的事情上表现不错,所以早点送给你。”欧阳玥扁扁嘴,其实她是内疚,怕自己治不好他,怕巨蟒小正太不帮忙。

    “谢谢你。”碧悠握紧药瓶子,有点激动地看着她。

    “咳咳咳,好了,你该回去休息了。”欧阳玥有点受不了他的目光。

    碧悠有点舍不得,看看她道:“你,你未婚夫修炼好了吗?能出来吗?我很想见见他。”

    欧阳玥一愣,然后苦笑道:“我不知道啊,明天吧,他若是出来,我就介绍你们认识。”

    碧悠沉默一会,点点头,终于离开。

    欧阳玥松口气,遁入空间,来到塔前,球球一个凌空翻滚,就落在她的肩膀上看着黑塔,声音在欧阳玥脑海里响起道:“主人,那小子武尊二极高等了!真走运!”

    “啊,这么快?昨天不是才低等吗?”欧阳玥大吃一惊,毛毛好厉害,又超越她了。

    “都要靠小羊大人,这家伙折磨死小子了,我看你快点救他出来吧,我看他快撑不下去了。”球球都于心不忍了,任云桀虽然升级快,但全身精力都到了极限,整个人疲惫不堪,但还不敢放弃,因为小羊大人太过顽皮,一不小心他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再看不到玥了。

    欧阳玥大吃一惊,顿时大喊道:“小羊大人!”

    “玥!”任云桀在塔中第一层,听到欧阳玥的声音太过惊奇了,还以为自己幻听了。

    “主人!”小羊大人自然也听到,“小子,你出关了!”说完一道银光就冲出了塔门,任云桀心里一喜,顿时也冲向塔门。

    “主人!”小羊大人那小身子立刻冲进欧阳玥的怀里,抱着欧阳玥撒娇磨蹭,就像见到妈妈一样。

    欧阳玥抱着他抚摸他的小背,但目光却惊喜地看着塔门中出来的任云桀。

    “毛毛!”欧阳玥的声音瞬间沙哑,眼泪盈眶,一动不动地看着自己心爱的男人。

    “玥?”任云桀瞪大他灰褐色漂亮的眸子,看着欧阳玥充满了惊艳和迷惑,这是他的玥吗?怎么变了一个人似的,这个女人太美了。

    “毛毛,是我啊!”欧阳玥顿时走了过去,小羊大人扭过头来,在她怀里看着任云桀。

    “玥,你,你怎么变成这样了?”任云桀也连忙冲上去,一张俊脸有点苍白,也很疲劳,但此刻他有着担心和紧张。

    “我又找到了两颗珠子,所以变成这样了,你,你不喜欢?”欧阳玥紧张道,两个人距离一手臂,但谁也没出手触碰,小羊大人双手依旧搂住欧阳玥的脖子,十足的超级无敌大灯泡,但他没有自觉。只是眨巴着又黑又大的眼睛,看着两人。

    “不,不是,只是,只是?”任云桀的眸子慢慢浮上了雾气。

    “毛毛。”欧阳玥嘴巴一扁,伸出一只手来,任云桀连忙双手拉住她的手,看看小羊大人有点郁闷道:“他是谁啊?”任云桀自然知道这个小家伙虽然小,但却是盘云塔的主人,只是不明白怎么和欧阳玥这么熟悉,最重要的,现在要不要在这里妨碍他见自己心爱的女人啊。

    “他是小羊大人,神珠链的羊珠,幻化人形就是这样了。小羊大人,你先去和球球玩好吗?”欧阳玥连忙对小羊大人道。

    “不要~我要主人抱。”小羊大人立刻脑袋转回去,靠在欧阳玥的肩膀上,小胳膊小腿霸占住欧阳玥的怀抱。

    “小羊,你个笨蛋!”球球在一边大叫起来,“主人和小子有很多话要说呢!”

    “什么!你敢叫本尊笨蛋?”小羊大人可爱的小脸立刻凶神恶煞,变脸比翻书还快,欧阳玥只觉怀里一空,小家主已经朝球球射去了。

    “啊,救命啊,救命啊!”球球顿时使劲吃奶的力气朝空间里的悦河苑里逃跑。

    “臭小虎,本尊要让你知道花儿为什么那么红!”小杨大人邪恶的声音在空间里盘旋。

    欧阳玥看着这一幕,噗嗤一声笑了起来,但下一秒,整个人就被抱进一个熟悉的怀抱里。

    “玥,我好想你!”任云桀紧紧地欧阳玥,声音沙哑。

    “毛毛,我也好想你。”欧阳玥顿时也紧紧地抱住他,心里一阵温暖和激动。

    两人紧紧相拥,似乎要把对方融入自己的身体内,直到欧阳玥觉得抱得太久了。

    “毛毛,我们去外面吧。”欧阳玥轻声道,想到他那么累,应该坐下来或者躺下来休息。

    结果任云桀并没有出声音,欧阳玥一愣才知道这家伙心里一放松,直接睡了过去,不禁心里涌起一股心酸,都是因为她,他才会去盘云塔,才会这么累的。

    快速把任云桀带出空间,让他躺在自己的大床上,欧阳玥静静地坐在床边看着他那张疲惫的俊脸。

    伸出小手轻轻抚摸,越看越舍不得,就算他现在有了胡茬,有个黑眼圈,在她眼里还是那么帅气。

    虚空一震,欧阳玥顿时转头,就看到碧悠从虚空里出来,已经到了她身后。

    “碧悠,你怎么又来了?”欧阳玥皱眉道。

    碧悠直接走到床前,绿色的眸子看这床上躺着一动不动的男人,然后眉心越蹙越紧了。

    “云桀修炼太累了,让他好好睡一觉,你先回去吧。”欧阳玥看着碧悠也皱眉了。

    “他就是你未婚夫?”碧悠目光朝欧阳玥看来。

    “是的,他叫任云桀。”欧阳玥看向毛毛,目光一下子变得温柔,嘴角勾起满足的笑容。

    “他配不上你!”碧悠有点心烦意乱,还以为多帅气的、多强的男人,但这个样子,简直是弱不禁风,他怎么能配得上像九天神女一般的欧阳玥呢?

    “碧悠!你胡说什么!我喜欢就好,这不关你的事!”欧阳玥顿时心里一惊,这家伙不会又要发神经了吧。

    “怎么就不关我的事?你是那么美好,他,他根本不配!”碧悠气恼道。

    “碧悠!你是不是又老毛病发作了!他配不配得上,只有我自己知道,你快点离开!”欧阳玥也怒了,现在的毛毛看上去确实有点狼狈,衣服也很久没换,头发卷得像稻草,一张脸色更是病态,但也没有碧悠说得那么不堪,而且她还是觉得很帅!

    碧悠愣住,目光狠狠地盯着任云桀的脸,忽然冷哼一声转身就走,口气是无比不满。

    欧阳玥看他离开,头疼地揉揉自己的太阳穴,这家伙还是不死心啊,毛毛,你要快点恢复,让那家伙看看你到底有多帅。

    想到这里,欧阳玥把名店城买回来的男装拿出来,这可是特意为任云桀买的。

    任云桀这一睡就是一天一夜,欧阳玥除了去空间里看看球球被小羊大人欺负得体无完肤之外,就是在床边守着任云桀,她没有随便给他喝药剂,是想让他的身体彻底恢复。

    第二天黄昏,老祖宗办完了所有的事情,来告诉她准备回外城,欧阳玥想了下后就说明天早上出发,就算毛毛不醒过来,也可以放进空间的悦河苑里。

    不一会儿,公孙家族的家仆跑进来道:“欧阳小姐,蓝色家族的蓝森少爷要见您。”

    欧阳玥苦笑,看来该来的还是要来,处理不好事态会更严重,她可没忘记蓝森想要带毛毛离开武域的,不过如碧悠所说,武域人出武域是有时间限制的,那么说蓝森为了毛毛连命都不要了?是想要毛毛愧疚一辈子?她绝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的。

    “让他进来吧,顺便把碧悠少爷找来。”欧阳玥需要个保镖,碧悠已经晋级武神,正好压制蓝森。

    很快,蓝森就到了欧阳玥的院子里,当然不是悦河苑,是公孙雅的院子,公孙雅则被碧悠收拾了,怎么收拾,欧阳玥没有详细问,反正就是再没见过这个女人了。

    “欧阳玥!把杰克交出来!”蓝森一进来就直对欧阳玥,当看清欧阳玥的模样时,愣在当场。

    而欧阳玥也愣住了,这个人还是俊美潇洒的蓝森少爷吗?比起当初的第一眼,现在这个蓝森人如竹竿,一张俊脸都消瘦得不成样子,蓝色的眸子到是没变,但整个人看上去就像得了一场重病一样。

    “蓝森少爷,你,你出什么事情了?”欧阳玥不得不问一下,实在好奇。

    “不用你假好心,把杰克交出来。”蓝森气势汹汹,虽然为欧阳玥的改变心惊,但不会改变他的来意,他已经被心折磨太久了。

    “咳咳咳,蓝森,你怎么还不死心,我都说云桀不喜欢男人。”欧阳玥转头看看后面房间里的任云桀,依旧在沉睡,想到他体力透支那么厉害,心疼无比。

    “你,你别乱说,我只是想看他是不是平安!”蓝森面色有点尴尬,这次来他无论如何要先见到杰克不可。

    “云桀很好,只是从盘云塔出来太累了,需要休息,蓝森,我劝你还是回去吧,这样云桀会永远记住你这个朋友,一旦捅破了那张纸,你们只会尴尬。”欧阳玥语重心长地道。

    “你,你让我见他!”蓝森面色涨红。

    碧悠在门口出现,看到蓝森一愣后冷笑道:“蓝森大少爷来这里有和贵干啊,怎么变成这模样了?”

    “碧悠!你,你怎么在这里!”蓝森看到碧悠后面色大变,让欧阳玥觉得新奇。

    碧悠走过来慢悠悠道:“你现在是孤陋寡闻吗?我们碧家有份管理公孙家族,我不在就奇怪了,看来你好像不知道公孙家族的事情啊,你是出了什么事了?怎么成这模样?”碧悠也觉得很奇怪。

    蓝森目光闪烁,欧阳玥感觉好奇,这是什么情况?蓝森似乎有点忌讳碧悠似的。

    “我,我没事。”蓝森忽然抬头看向碧悠。

    “没事?你睁着眼睛说瞎话啊,不过你这小子一向神神秘秘的,也不知道你搞什么,今天来有什么事情找玥玥,你们认识?”碧悠看看欧阳玥道。

    “当然认识,他还认识我未婚夫的。”欧阳玥扁扁嘴道。

    碧悠一愣道:“认识你未婚夫?怎么可能?”碧悠惊讶,然后绿色眸子瞬间瞪大道,“蓝森,玥玥的未婚夫不会就是你一直怪挂念的那个叫杰克的小子吧?”

    “碧悠,你知道啊?!”欧阳玥惊讶地瞪大黑眸。

    蓝森面色尴尬,然后正了正身体道:“是的,就是他。”

    “哦~原来如此,怪不得。”碧悠的目光古怪起来,看看欧阳玥。

    “我和欧阳玥有点事情说,你能不能给我们一点空间。”蓝森摆明是不想碧悠知道他来的目的。

    “不行!蓝森,你有话就当碧悠面说,我实力不如你,你要是动手怎么办?”欧阳玥连忙摇头。

    蓝森面色扭曲道:“我要动手,还会留你到现在,龙家门外我就可以直接杀了你!”蓝森其实很后悔,那时候就应该把欧阳玥解决了,就一了百了,杰克就算伤心过一段时间也就忘记了,都怪自当时太心急为杰克疗伤,才没有除掉欧阳玥。

    “为何不能当我的面说,蓝森,你那点事情你真以为我不知道?”碧悠是那种翻脸不认人的家伙,何况蓝森和欧阳玥似乎不对盘,他自然是重色轻友的,何况两人也算不上朋友。

    “你!碧悠,我不想和你做对,这是我和欧阳玥的事情,你最好不要插手!”蓝森气恼道。

    “你得了吧!”碧悠立刻阴冷地打断,“你想抢玥玥的未婚夫对吧!虽然我心里其实很想你这么做,那样我就有可能得到玥玥的心,不过嘛,我没你那么自私,玥玥不开心我也不会开心的,我要凭真本实力打败那个杰克,让玥玥接受我。”

    欧阳玥目瞪口呆,蓝森也被他一席话吓得不轻,搞了半天,碧悠喜欢欧阳玥啊!这又是什么大笑话?这家伙也会喜欢女人?

    “蓝森,你若敢伤害玥玥,我和你就势不两立!”碧悠阴冷地盯着蓝森。

    “我只要杰克,并没想伤害她,你让她把杰克交给我,我既往不咎。”蓝森对欧阳玥沉声道。

    “蓝森!杰克是她未婚夫,你说这话有没有经过脑子啊!”碧悠眨眨眼睛,好笑地盯着蓝森。

    ------题外话------

    尼玛,天太热了,砸点月票凉快下吧,嘻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