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重生毒眼魔医 > 049章 这也太牛了

049章 这也太牛了

    这个晚上,欧阳玥这里很安静,公孙家族居然也很安静,照公孙极的说法是欧阳玥是高等级别的药剂师,那他们可得罪不得,要好好巴结,让她先做几瓶晋升药剂再说,而下药之事暂缓,让欧阳玥笑得在床上翻滚,最后进入自己的手珠链空间,站在盘云塔的门前。

    “小羊大人,球球!”欧阳玥想念任云桀了,特别今天都是恶心的男人围着她转,她强烈需要看看毛毛那英俊帅气的脸庞。

    小羊大人那小身子忽然从天而降,喜悦地叫着‘主人’两字,而他后面跟着的正是一个白球样子的球球。

    欧阳玥大惊失色,连忙战气爆发,伸出手臂,那这个淘气的小羊大人接住,吓得她心脏乱跳,而小羊大人却欢乐地笑咯咯,小手揉住欧阳玥就蹭蹭。

    “主人。”球球委屈地只能站在欧阳玥的肩膀上,小脑袋也蹭蹭欧阳玥的侧脸,自己的位置受到严重侵犯了。

    “你们两个别玩太疯了,小羊大人,我能进去看看云桀吗?我不会打扰他的。”欧阳玥就像见见任云桀,解解相思之苦。

    “主人想男人了!”小羊笑咯咯的声音很是顽皮可爱,“咳咳咳,他是我们的主公吗?”

    欧阳玥一头黑线,看着小羊歪着脑袋可爱地看着她,只好点头道:“是的,他将会是我老公。”

    “主人,可,可是他很差劲啊!配不上主人的。”小羊大人扁扁嘴。

    “我喜欢就好。”欧阳玥不乐意地捏捏他的小脸,“再者了,我们有办法让他强大起来不是吗?”

    小羊那小嘴扁了扁道:“那就关着他好了。”

    “那让我看看总行吧?”欧阳玥一头黑线地道。

    “好吧,但是主人不能出声音哦,我把第三层封住了,这样和球球玩就不会吵到他了。”小羊忽然腾空而起,对欧阳玥招招手道,“主人,你走楼梯好了。”

    欧阳玥想哭,为毛这小破孩能飞啊,她现在虽然战气爆发时能在空中停留,可无缘无故地却是停不住的,可这家伙很惬意,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也可以这样呢?

    沿着塔脚的楼梯走到二层,二层居然有道石门挡住的,欧阳玥有点好奇问道:“这二层里面是什么?”

    “修炼房啊!小羊可花了很多心思把一层层布置好的,只是人类太弱了,能修炼过五层的太少了,至今也就一个人修满七层。”小羊鄙视道。

    “是你设置难度太高了吧,七层修满是武神级别?”欧阳玥问道。

    “当然了,五层修炼过关就是武尊三级!六层就是武尊四级!嘿嘿,很多人很贪婪,想修炼完出去,结果都死在地面,唯一成功的那位年轻人出去的时候都一百多岁了。”小羊好笑道。

    “那不是有好几个出去吗?”欧阳玥听碧悠说过。

    “是有几个啦,他们比较聪明一点,知道练不上去,只要回答我一个问题也能出去了,我可是很仁慈的。”小羊笑眯眯道。

    欧阳玥一头黑线,她可没觉得这几个小家伙会仁慈。

    “你会问什么问题?”欧阳玥很好奇道。

    “看我心情,不想他出去就问题难点,顺眼的就问题简单点。”小羊大人很无辜地道。

    欧阳玥直接想吐血,都说没一个是仁慈的家伙了。

    欧阳玥推开二楼的石门走了进去,里面光线昏暗,中间有一个正方形的高台,高台的四周下面却是无数的倒插剑,也就是从高台掉下来就只有死。

    “嘿嘿,别看这很简单哦,我会加料的!”小羊手中战气一挥,那个高台就像不倒翁似的摇动起来,显然是为了增强折磨上面修炼的人的。

    “谁能坚持上三天不掉下去,他的战气就达到足够的持久力,冲关轻而易举,主人的男人就过了这一关,他现在是武王四级巅峰了。”小羊笑眯眯,“说真的,这家伙毅力不错,就是性子太过冰冷,还不爱说话,差点憋死本尊。”小羊大人有点郁闷。

    欧阳玥笑了,她家的毛毛就是酷嘛,对小羊大人也一样不客气。

    欧阳玥关上门往第三层走去,看到石门心情很激动,悄悄地推开门,就感受到一股薄膜一样的空间阻隔,那是小羊大人把里面全部封锁住了,以免影响任云桀,其实欧阳玥觉得小羊大人对进来的修炼者挺尽心尽力的。

    透过透明的薄膜空间壁,就看到里面和二层不同,半空的柱子上有六个木头的平台,底下黑乎乎的一片,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小羊大人立刻解释道:“下面的毒雾,掉下去就成渣了。”

    欧阳玥一惊,刚想仔细看看正坐在一个平台上的任云桀,就看到他坐得木台猛然下沉,吓得她啊地一声。

    只见闭着眼睛的任云桀立刻腾空飞向对面的木台,刚坐下,满头箭雨就朝他射去,欧阳玥是胆战心惊,这种闯关的修炼可不是打坐的修炼,当然效果要比打坐修炼厉害得多,这也是为什么很多人选择历练,而不是在家打坐修炼。

    任云桀一身黑衣,深棕色的卷发有点凌乱,一张俊脸有点苍白,额头满是汗水,下巴还有点胡茬,看上去比之前似乎成熟了些,只见他身影化成黑线,双掌战气连发,身影不停地在箭雨中躲避,那样子是惊险万分。

    欧阳玥心惊胆战,吓得双手都握成了拳头,就怕毛毛忽然掉下去,或者中箭。

    “小羊,你放他出来吧,这种修炼太过危险了。”欧阳玥实在舍不得,心都疼了,毛毛可是为了她才死命修炼,想早点到武尊级别,可以出内城。

    “只要再过二天,他就能突破武尊级别了,现在出来很浪费啊。”小羊大人真看得双眼冒光呢。

    欧阳玥一愣,武尊级别,他出来就和她一样的实力了,好是好,可这实在很危险,万一掉下去什么的,都是死。

    “主人,你别担心,我不会让他死的,最多就是伤残一下,有修复药剂就可以了啊,这可是难得的机会。”小羊大人劝说欧阳玥。

    欧阳玥想了想道:“那你就在这里看着他,我不准他受一点伤,不然以后我就不疼你了。”欧阳玥威胁道。

    小羊顿时扑了过来,抱住欧阳玥露出可怜的表情道:“主人偏心,主人偏心,小羊才是主人最爱,呜呜。”说着大眼睛里就泪珠蓄满,说多可怜就有多可怜。

    “装萌!拍死它!”球球不满的声音从欧阳玥脑子里冒出来。

    欧阳玥嘴角勾了勾,抱着小羊的小身子摸了摸道:“好了,你听话,就永远是我最爱了。”说完还亲亲他华嘟嘟的小脸,真是奶油香啊。

    “小羊最乖了,小羊会保护主人和主公的。”小羊果然很乖巧地点头,然后两只小手抱住欧阳玥的模子,脑袋歪在她肩膀上,可爱得不得了。

    欧阳玥心里一动,看来这小家伙比小马大人可好太多了。

    “小羊,你见过碧悠了吧?”欧阳玥询问道。

    “那个中毒的绿眼睛家伙?当然见过。”小羊点点头,“他怎么了?”

    “他的毒你能解吗?”欧阳玥立刻问道。

    “能啊,不过要消耗我的元气,估计会让我变回原形的,我不要,那可是千年蛇王的毒,不过小蛇能轻易地解毒的。”小羊立刻把正确答案告诉欧阳玥。

    欧阳玥嘴角直抽,搞了半天,小马也是说说,要那家伙用变回原形的代价救碧家,那是不可能的,可巨蟒小正太为何就不帮帮她呢?不愿意?不过,巨蟒小正太总比小马大人容易搞定一点。

    “主人,你表情好复杂啊。”小羊大眼睛迷惑地看着她漂亮的眼睛。

    “哎,我这主人很窝囊啊,小马和巨蟒都不肯帮我。”欧阳玥苦笑道。

    “切,主人,我告诉你哦,只要你把十二神珠全部归位,它们谁敢不听,你就灭了它,嘿嘿。”小羊大人笑得奸诈,“主人可是最强大的啊!”

    “十二神珠还有四颗都不知道在哪里。”欧阳玥扁扁嘴,碧悠不是得等死?难道让他跟她回现代世界?

    “主人,你放心,你是我们主人啊,自然会出现的。”小羊扁扁嘴。

    “你好像不太乐意我集齐你们?”欧阳玥发现他表情怪怪的。

    “十二神珠归位,我们就没得玩了。”小羊郁闷道。

    “为什么啊?”欧阳玥不解。

    “因为主人不会放我们出来的。”小羊继续扁嘴。

    “怎么会,不会的,你放心好了,我不是那么霸道的主人,小羊这么可爱,我一定会放你出来玩的。”欧阳玥觉得关着他们也太可怜了。

    “真的?”小羊顿时兴奋地大眼睛亮闪闪。

    “当然是真的。”欧阳玥又亲他小脸一口,不过在几年以后,她为自己这个承诺后悔不已,头发都掉无数,这帮家伙顽皮到让她无法想象,这是后话,暂且不提。

    目光担心又温柔地看着里面修炼的任云桀,目光柔得能掐出水来,小羊看看她的样子,扁扁嘴,小脑袋歪在她脑袋旁道:“主人,这男人很帅吗?”

    “不帅吗?”欧阳玥嘴角勾笑。

    “没小羊帅。”小羊嘟嘴。

    “呵呵呵,那是,小羊最帅了,好了,我们出去吧,公孙家的事情还多着呢,对了,小羊,我能叫你帮忙吗?”欧阳玥试探性地道。

    “可是可以,不过主人你一直不是崇尚自己修炼,自己强大的吗?”小羊不解地问道。

    “咳咳咳,那是当然,我是说我现在实力低,要是搞不定的时候,你可要帮我啊?”欧阳玥有点脸红了,这帮神兽看来很崇拜他们的主人,可自己似乎太无耻了点。

    “这么嘛,除非主人受生命威胁,不然小羊不会出来的,这也是为主人好,可以早点达到武道巅峰,我可不想等上几千年啊。”小羊想了想道。

    “好吧,我努力。”欧阳玥讪笑,感觉自己确实窝囊了点,自己努力,毕竟本身的强大才是真正的强大

    欧阳玥走出自己空间,外面天色漆黑,夜阑人静,不过透视眼一看就知道她的院子四周有四个高手监视着,这公孙羣还真怕自己跑了啊。

    目光继续扫射到公孙羣的房中,结果看到公孙羣这个老男人居然在和一名年轻女子苟合,不过看样子应该是他的妻子,只是欧阳玥还是觉得很恶心。

    目光又寻找公孙极的下落,在后院中找到他,正在修炼模式之中,而其他人也都没什么好看,她只能摒弃杂念,也进入修炼模式。

    第二天天蒙蒙亮,手机就开始震动,欧阳玥拿出来一看是蓝森,嘴角顿时勾起邪恶的笑容。

    “欧阳玥,你居然真的进来了,还叫王月,真会装啊!盘云塔是不是你搞得鬼,不说出杰克的下落,我就立刻告诉公孙羣,你是龙家人!看他们不立刻把你灭了!”蓝森显然已经听到蓝文礼买回神兵的事情,一听昨日之事,立刻联想到欧阳玥。

    “王月确实是我,我进来就是灭公孙家族,这对你蓝色家族也有好处不是吗?”欧阳玥冷笑,这男人居然威胁她交出毛毛,真是搞笑,毛毛可是她的!

    “我可以不管你和公孙家族的事情,但杰克在哪里!你一定知道,要不然你也不可能会在公孙家住下来!”蓝森果然是了解欧阳玥的,任云桀要是没消息,欧阳玥又怎么会安静下来呢?

    欧阳玥嘴角抽搐了下道:“云桀是我未婚夫,你不觉得你管得太多了吗?我告诉你,你若真心把云桀当朋友的,最好远离他,要不然我会告诉云桀你爱上他的事情,想必你们连朋友都没得做!”

    “哼,你以为杰克会相信你?”蓝森那边气得拳头握紧。

    “难道你还以为他会喜欢你这个男人?别忘了,他是为了我进盘云塔修炼的,你感觉不到他对我的情意吗?”欧阳玥有点好笑道。

    蓝森一下子没了声音,但欧阳玥能感觉到那边的怒气。

    “欧阳玥,杰克是我的,你别想带走他,就算他知道我爱他,我相信他也不会伤害我!”蓝森有点撕破脸的样子。

    “哦,那你是准备让武域的人都知道你蓝森大少爷有这么个特殊喜好了?别忘了,你好像有一个叫蕾妮的未婚妻的吧。”欧阳玥心惊,看来这家伙对毛毛感情真得很深,要是他喜欢的是别的男人,她也同情他,可偏偏是她的男人,那可别怪她不客气了。

    蓝森恼羞成怒道:“你敢说出去,我就带杰克离开武域,以后去无人认识的地方,谁稀罕什么蓝色家族,欧阳玥,你最好快点把杰克交出来。”

    “你还真是顽固,我真怀疑你到底爱不爱云桀的,你知道什么是爱吗?若你爱他,就别让他伤心,他不喜欢男人,你为何偏要扭曲他的喜好!”欧阳玥真是被他气得肝痛,这个男人已经中毒很深了,自己更不能让他再见毛毛,不然到时候毛毛被他掳走,自己去哪里哭去。

    “欧阳玥!是你,你根本不懂杰克,他是喜欢和我一起的!”蓝森有点丧心病狂。

    “你个白痴!”欧阳玥气得挂上了电话。

    蓝森看着被挂断的电话,蓝眸瞪出,他一定要找到欧阳玥,抢回任杰克。

    欧阳玥这边一肚子气,刚想起来梳洗一下,就见虚空中一个人影走进了她的主屋,正朝她房间走来,此人居然是公孙俊。

    欧阳玥皱眉,现在天才刚亮,这家伙鬼鬼祟祟地来这里干什么?一定没有好事,顿时手中扣住三根银针躺回床上。

    公孙俊一晚上都没睡好,脑子里全是欧阳玥那张绝色的小脸,同时想起当日露丝的小公主的美味,不禁心神蠢动,心想着欧阳玥不是四大家族的人,就算她有个厉害的爷爷也不足畏惧,自己要是降服了这个小美人,那么她就会听自己,自己不仅能得逞还能得到她的宝贝,那他爷爷和父亲一定会对他赞赏有佳的。

    公孙俊这个猪脑子想了一夜的结果就是精虫袭脑,明知道欧阳玥不喜欢他,他还觉得自己是玉树临风,非要来得到小美人的身心不可。

    欧阳玥眯着眼睛,侧身正对外面,看着公孙俊一脸淫笑又小心翼翼地摸索进来,双手互搓兴奋的样子让欧阳玥差点装不下去。

    公孙俊来到欧阳玥床边,他本身是武尊三级的水平,知道欧阳玥只有武尊二级水平,只要她不出灵兽和神兵就不是他的对手,所以完全是准备先下手为强。

    只见有点谨慎又兴奋紧张地转头看看门外,然后才从虚空中出来,伸出手来,手心里有一颗红色的小药丸,然后他嘴角勾起邪恶的银笑,另一手就向欧阳玥的脖子掐来。

    欧阳玥突然睁开了眼睛,吓得公孙俊差点弹开,连忙拿药丸的手握紧。

    “是你?公孙少爷为何在小月房中?”欧阳玥目光里有着阴冷,脑子里和球球沟通起来,免得自己吃亏。

    “呃,这个,王月小姐睡得可好?”公孙俊发现自己错过时机下手,立刻笑呵呵想蒙混过关。

    “我看公孙少爷似乎睡得不太好,黑眼圈好黑啊。”欧阳玥冷笑。

    “哎,其实我确实没有睡好,一晚上都在想着王月小姐,这不想来看看你在公孙府还习惯吗?不好意思吵醒你了。”公孙俊露出些不好意思来。

    “公孙少爷之前没听你小月说男女授受不亲吗?你这么做,传出去小月还怎么做人?”欧阳玥目光里出现怨恨。

    “我们这里没这么严格的,我也常常去看我妹妹的,我当你妹妹一样的,既然你没事,我还是先离开吧。”公孙俊不敢动手,怕弄巧成拙。

    “公孙少爷是喜欢小月吗?”欧阳玥忽然变了口气,似乎很是害羞,因为她刚想下手的时候,却看到公孙羣居然也从虚空过来了,还跟外围那几个守护者说了些什么。

    公孙俊一愣后转身立刻惊喜道:“当然了,小月,我看到你第一眼就喜欢上你了,真的。”

    欧阳玥想呕吐,这男人还真是贱到底了。

    公孙俊见她不说话,立刻有急切道:“小月,我说得是真的,我真得很喜欢你,我要娶你做老婆!”

    欧阳玥目瞪口呆,这男人真是牛啊。

    “混账!”公孙羣突然虚空中出来,怒对公孙俊,“你这个时候怎么会在王月姑娘房中!”公孙羣一看到自己儿子这个时间在欧阳玥这里,立刻想到他的劣根性,不禁愤怒,这孽子又想搞出露丝那种事情吗?这次他绝对不会允许,因为王月让他也心动了。

    “爹,你,你怎么来了?”公孙俊被吓得面色苍白。

    “你给我滚!敢再来招惹王月姑娘,小心老子灭了你!”公孙羣是真心气愤的,心想好在自己来了,要不然这纯洁的女子不知道会不会被这臭小子骗了。

    公孙俊面色青白交错,连忙跑了出去,欧阳玥看着这场戏有点好笑,这父子还真都是畜生。

    “小月,真不好意思,这个孽子一定吵到你休息了。”公孙羣见儿子一离开,立刻眉开眼笑,称呼也换了。

    欧阳玥看看外面天色又扁扁嘴道:“公孙家主,现在这么早,你怎么也来了?”

    公孙羣一愣,他自然也是心里想着让欧阳玥,所以想暗中来偷看,没想到遇到公孙俊,只能出来。

    “哦?我一般都早起,想来看看小月,若是你醒了,我就带你去炼药房。”公孙羣脑子一转就给自己找到一个借口。

    “我可以去炼药房了吗?听说你们四大家族都有很多很珍贵的药材是不是啊?”欧阳玥故意兴奋道。

    “不错,小月可以进去炼制高等级别的晋升药剂,需要什么药草药材,我都会让人为你准备的。”公孙羣自然要好好利用欧阳玥这个难得一见的天才药剂师了,若是让她多做点药剂,那么卡洛和龙家都不是问题了,想到这里公孙羣的心情大好,目光看着欧阳玥更是火热。

    “那我梳洗一下就可以去了,麻烦家主等一下。”欧阳玥微微一笑道。

    “好,好,我叫人给你准备点心,别饿坏了。”公孙羣笑容满面地走了出去。

    等欧阳玥洗漱完后走出房间,就见厅里已经送来了点心,公孙羣殷勤地站起来道:“小月,快过来用点心。”

    “谢谢家主。”欧阳玥嘴角抽搐下坐下里,早点很丰富,她也知道这个时候公孙羣是不会害她,因为她马上要去做药剂,公孙羣还不会蠢到这个时候设计她。

    安心地吃早点,可惜公孙羣这老家伙在一边火辣辣地看着她,实在有点倒胃口,快速吃完站起身来道:“家主,可以了。”

    “好好,那我们去制药房吧。”公孙羣是亲自带着欧阳玥走过几个花园,还很风度地边走边让欧阳玥欣赏下他们公孙府邸的豪华优雅,似乎心情非常好。

    最后两人在一个大门紧闭的院子前停下来,欧阳玥见上面牌子写着‘炼药苑’三个字,下面是闲杂人不得入内的几个小字。

    欧阳玥看到门口的虚空中有一个老者把手着,她探知不到他的实力,可想而知应该武神强者,可见公孙家族对制药的重视程度。

    公孙羣推开大门,那老者没有阻挡,公孙羣对欧阳玥笑容可掬道:“小月,就在这里了,我们进去吧。”说完先走进屋内。

    欧阳玥在门外就闻到药香味,打开门的瞬间就看到里面院子里也都种满了药草和花卉,还有人在浇灌着,这个炼药苑比她住的悦河苑大了一倍多,建筑也宽敞了些。

    “这些都是比较珍贵的药草,一般在外面药店都买不到的。”公孙羣很得意地解说。

    欧阳玥看到这里面有灭灵草、生灵草这些珍贵药草,眉毛挑了挑,虽然比药剂学院规模下了点,不过也还不错了。

    “家主。”里面的家仆对公孙羣有礼道。

    “来福,盛药先生起来了吗?”公孙羣询问道。

    “先生已经在炼药了。”来福目光看了看欧阳玥,不知道家主为何会带一个这么漂亮的姑娘进来这里。

    “那就好,小月,我们去见见盛药先生,他是我们公孙家族的高等级别药剂师。”公孙羣对正在观察药草的欧阳玥道。

    “哦,好。”欧阳玥跑过来,跟着公孙羣走进中间的主屋里面,浓郁的药香从里面传出来,看来是有药剂要成功了。

    主屋两边都是壁柜,壁柜里自然都是干的药材,走进里面也都是壁柜,欧阳玥看到壁柜上的字,就知道里面是放药剂的,而在开着天窗的房间里,一个身影背对着门口,火焰的热度让欧阳玥知道他正在炼药。

    公孙羣让欧阳玥小声,欧阳玥点点头,慢慢地走到那人的侧面,看到一顶青色的大药鼎,此刻里面药剂翻滚,正到了紧要关头。

    欧阳玥看看那药剂师,看仔细后挑下眉,这药剂师五十多岁,很是单薄,弱不禁风似的,似乎是营养不良。

    药鼎里的药剂是绿色的,欧阳玥一看就知道是高等级别的修复药剂,只是他这一顶似乎分量多了点,但却纯度不完美。

    忽然,盛药先生一下灭了火,举起药鼎,就把药水倒入准备好的比较大好的玻璃瓶子里,然后放下药鼎,伸手擦了擦额头的汗水。

    “盛药先生。”公孙羣开口叫道。

    盛药先生转过头来,看到欧阳玥时愣住了,欧阳玥微微一笑道:“盛药先生真是厉害,一顶就成功制出高等级别的修复药剂了。”

    “你也是炼药师?”盛药先生对公孙羣点点头后惊讶地看向欧阳玥。

    公孙羣先开口道:“盛药先生,小月可也是高等级别的炼药师,昨日那瓶晋升药剂就是她炼制出来的,真是年少有为。”公孙羣笑了,似乎很骄傲一样。

    盛药先生大惊,不敢相信地看着欧阳玥道:“小姑娘!昨天那瓶药剂真是你做的?”

    欧阳玥点点头道:“是我做的。”

    “这,这怎么可能?你才多少岁?这,这?”盛药先生很受打击。

    “盛药先生要是不相信地话,大可以让小月再做一瓶。”公孙羣立刻笑道。

    “不错不错,家主没什么事就先出去吧,老夫要跟小姑娘讨教讨教。”盛药先生对公孙羣道。

    公孙羣嘴角抽搐了下后,对欧阳玥交代几句就走了出去。

    欧阳玥看着盛药先生那张有点灰黑的老脸有点不解。

    盛药先生却先问欧阳玥道:“你的实力在武尊二级,不错。”说完就往里面屋子走去。

    欧阳玥是一头雾水,不知道他怎么忽然说起她的实力,不过她还是跟在他身后。

    盛药先生打开屋子后门,欧阳玥惊讶地看到后面还有院子,青石路对面有个很精致的方形小屋子。

    欧阳玥立刻道:“盛药先生是要带我去后面?”

    “跟着。”盛药先生只是冷清地说了两个字,欧阳玥扁扁嘴跟上,不过她看到这个院子里的药草很少,但这些药草是她在药剂学院没见过的,但她却也有认识的。比如说‘黑心草’,叶子和根都是漆黑的,这里的药草都是剧毒。

    欧阳玥暗暗心惊,看来公孙家族不止炼制药剂,还炼制毒药,不过这一次对她来说,可是太棒了。

    走过小院子的青石路,盛药先生推门进房型小屋,欧阳玥一到门口,就感知一道空间薄膜,心里一惊,战气爆发,走了进去。

    “这里没有别人偷听了,小姑娘是什么人?”盛药先生这才声音放平静了。

    欧阳玥一愣,这老头子什么意思,难道他一直被人监视着?

    “先生,我叫王月,只是个普通人,跟我爷爷学过炼药而已。”欧阳玥不可能告诉这个陌生老人实情。

    “你爷爷?算了,你也不会说吧,我只是问你,为何会来帮公孙家族制药?”盛药老人目光盯着欧阳玥的绝色小脸。

    “先生不也在为他们做药剂吗?为何我不能来呢?”欧阳玥好奇道,总觉得这老人家不太对劲。

    “老夫是被逼的。”老人家忽然停顿一下说出了这句话,然后面容一阵沮丧。

    “什么?被逼的?”欧阳玥不太懂了。

    “老夫本是外城人,在药剂学院学习了三十年后达到了高等级别水平,以为从此能飞黄腾达,为家族带来好运,可老夫错了,错得离谱!不仅没帮到自己的家族,还害死了他们,公孙家族的人个个都是畜生啊,小姑娘,你做出完美药剂是便宜他们,壮大他们的力量,你不能这么做啊!”盛药先生说起这个目光里都是仇恨。

    “什么,还有这种事,先生,你别急,跟我慢慢说。”欧阳玥实在没想到他还是药剂学院出来的。

    盛药先生显然很激动道:“我被他们囚禁了,本来大可以一死了之,但不行,我的妹妹在他们手中,我只能帮他们做药才能保住我妹妹的性命,不过我不会做完美药剂,一个月也最多做几瓶高等级别的药剂,我希望别的家族快点强大,快点灭了公孙家族。”

    欧阳玥目光变冷,这公孙家族还真是变态。

    “那你妹妹在哪里你知道吗?”欧阳玥立刻问道。

    “在后院,专门帮他们洗东西的,一个星期我只能见她一次。”盛药先生面带愤怒,“若是我一个星期内做不出药剂,我妹妹就会受苦。”

    “真是卑鄙无耻!”欧阳玥已经深深地被公孙家族的恶毒刺激了。

    “小姑娘,你是自愿来的?”盛药先生看着欧阳玥露出同情,“他们会慢慢暴露本性的。”

    欧阳玥平息下心中的愤怒后,嘴角微微一笑道:“我确实是自愿进来的。”

    “小姑娘,这种人不能帮啊!他们都是畜生啊。”盛药先生有点气愤道。

    “先生就不怕我告诉他们,说你的坏话?”欧阳玥心里还是长个心眼。

    “呵呵,说了又如何,他们还舍不得我死,他们要再敢动我妹妹,我一瓶药也不会再炼制。”盛药先生看看欧阳玥,“再者,老夫总觉得你不是这样的人,我只想劝你,别上了他们的当,不能帮坏人啊。”

    欧阳玥看到他眼中的苦涩和悲哀,心里放心道:“先生,你放心,对这个家族我了解也很透彻了。”说完嘴角勾起邪恶的笑容。

    盛药先生一愣后道:“小姑娘,你,你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我和你一样,很憎恨他们,我进来不是为他们制药的,而是来捣乱的。”欧阳玥笑笑。

    “捣乱,你的意思是要把这里的药剂都毁掉?”盛药先生惊讶道。

    “不错,不止毁掉,我还会做点好东西给他们用,不过我没想到先生在这里,只怕会连累先生。”

    欧阳玥皱皱眉。

    盛药先生惊讶后欣喜道:“没关系,我早就不想活了,要不是为了我妹妹,我根本不愿意活下去,只要你杀了我,他们也不会为难我妹妹的。”

    欧阳玥愣住,什么叫她杀了他,她可没要杀他,虽然进来时有这么想法,现在嘛,她完全可以转变方法。

    “先生,你别急,你继续做你的事,我还是开始制药,不过你放心,不用多久的,我相信公孙家族会在内城消失。”欧阳玥勾唇一笑,目光一片清冷。

    盛药先生觉得欧阳玥的笑有点高深莫测,但他也没多问,不知道为何,他就是觉得欧阳玥不是坏人,也相信她能成功。

    欧阳玥来到前院,盛药先生开始制药,不过明显心不在焉,而欧阳玥先拉抽屉查看,发现这里面中等级别的药剂有上百瓶,而高等级别只有修复药剂,共有几十瓶,但质量都很差,有的甚至于一半的品质都不到,也就是喝两瓶才能起效。

    盛药先生说以前这里有更多药剂,不久前用去了很多存量,所以这段时间,他被逼着每天都要炼制,怪不得他面色精神都差。

    欧阳玥这才知道公孙家族和卡洛家族的恩怨,心里为公孙俊的行为暗暗咋舌,这男人简直到了色胆包天的地步,居然还先奸后杀,行为实在令人发指。

    欧阳玥拿出电话给碧悠打了过去,让他去卡洛家族拜访一下,争取大家合作,一举消灭公孙家族。

    交代完一切后,欧阳玥开始做药剂,盛药先生很好奇她的能力,却发现她做药剂居然还摘毒药草,问欧阳玥,欧阳玥只是但笑不语。

    盛药先生有点害怕,警告欧阳玥若是毒药剂的话很可能会被他们查出来,欧阳玥只是嘴角微勾,她自有分数。

    一连制药三天,这三天中,公孙羣来看过欧阳玥几次,都被盛药老人挡住,说欧阳玥在后院要精心炼制完美品质的晋升药剂,不能打扰,公孙羣虽然狐疑,但也不敢冒险打断欧阳玥。

    第四天,欧阳玥终于出来了,一张小脸红彤彤的,一出来,公孙羣就迫不及待地来找她。

    “小月,你的药剂制作成功了吗?”公孙羣看到欧阳玥绝色的小脸就不由自主地露出恶心的笑容。

    “当然,十瓶完美品质的高等级别晋升药剂!”欧阳玥手里一转,一排小木架上正是十瓶紫色晶莹剔透的完美品质药剂,看得公孙羣和盛药先生立刻都傻了眼。

    三天十瓶完美品质的高等级别晋升药剂?这,这也太牛了!

    ------题外话------

    明天就把公孙家族全灭了哈,大家也牛起来,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