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重生毒眼魔医 > 039章 霸气!

    “玥!”任云桀的声音从电话那头深沉地传来,一个字倾述了对她所有的相思和爱怜,还包含了担忧和沧桑。

    “毛毛,真的是你,太好了,你好吗?你在哪里?”欧阳玥那惊喜激动的表情让其他四人都很古怪。

    “玥,你好吗?你在哪里?”任云桀几乎是同时询问。

    “我已经在药剂学院,你伤好了吗?”欧阳玥眼泪都掉下来了,蕾妮知道电话那头一定是她的未婚夫,也就是蓝森喜欢的那个男人。

    宫无涯他们则面面相觑,不知道谁叫毛毛?而且这个女人会哭?

    “我在内城,你别担心,伤好得差不多了,蓝森一直照顾着我,你呢,在药剂学院可好?”任云桀也焦急道。

    “我,我很好,毛毛,你什么时候回来?”欧阳玥抑制住自己的泪水,让声音听上去正常点。

    “蓝森说出去内城有规矩,我可能暂时还出不来,但我会想办法的。”任云桀道,“你在药剂学院等我知道吗?”

    “毛毛,其实蓝森他,他?”欧阳玥不知道那边蓝森对任云桀是怎么说的,若是自己告诉任云桀蓝森对他有非分之想,不知道他会不会相信?

    “蓝森怎么了?他就在我旁边,你不用担心我,我真的没事。”任云桀声音还是温柔。

    “毛毛,我,你要小心点蓝森,我也会尽力进去内城找你的。”欧阳玥还是忍不住轻声说了出来,她怕任云桀被蓝森迷惑。

    任云桀那边没有出声,欧阳玥有点急。

    “玥,蓝森怎么了?为什么?”任云桀有点疑问,目光有点迷惑地看了看坐在对面椅子上的蓝森。

    蓝森耸耸肩笑道:“你女人又在说我坏话了?我都说她不会喜欢我的。”

    任云桀摇摇头,讪笑下。

    欧阳玥听到蓝森的声音立刻道:“毛毛,反正你答应我,要小心他,尽快出来。”

    “好,我知道了。”任云桀自然也想快点和欧阳玥一起,但内城有内城的规矩,显然蓝森强行带他进来疗伤已经破坏了一次规矩,也因为他受到蓝色家族的惩罚,他不能再连累他了。但玥说要小心蓝森到底是什么意思?

    电话挂断,欧阳玥看着手机好一会,一直担心的问题终于让她稍微放心了下,毛毛没事就好,她相信他会因为她这句警告而多注意蓝森的。

    “小玥,你刚才都快成功了,这电话来得真不是时候。”蕾妮走上去有点惋惜道。

    “哼,明明是她本事不够,第一次就想成功简直就是痴人做梦!”宫无涯不失时机地讽刺道。

    欧阳玥目光冷冽地看向宫无涯,嘴角微微勾起一抹邪笑,冷冷道:“就算我再失败多次,也一定快过你进来这么久还在这水平上强。”

    宫无涯顿时被气得咬牙切齿,不再说话。

    “不自量力!”蕾妮鄙视一下,又对欧阳玥道:“刚才是你未婚夫?”

    欧阳玥微笑地点点头道:“他在内城,伤差不多好了。”

    “那就好,你可以安心炼药剂。”蕾妮本想问问蓝森的事,但想到还有其他人在,她还是乖乖回去再重新做药。

    大家再一次重新挑选药材,第二次制药。

    欧阳玥知道炼制期间是真得一点也马虎不得,所以这一次她万分小心,一个小时后,她的药鼎里再一次飘出了浓郁的药香。

    后面四个人也都没有失败,大家都到了紧要关头。

    “成了!”道纳忽然欢呼一声,只见他的玻璃小瓶子里出现一抹粉色的药剂,偏淡些,但确实是成功了。

    其他四人没人理会他,道纳扁扁嘴,目光看到欧阳玥这边来,因为她药鼎里的香味为什么每次都比他们来得醇香呢?其实步骤都一样,掌握火候也差不多,没理由啊,难道是因为她那只黑色的药鼎。

    道纳想到这里双目看着被火焰包裹的药鼎,发现黑里泛着青光,那两条在火焰中的黑龙似乎要腾空而去,给他带来一种远古而神秘的感觉,内心隐隐震骇,这只药鼎一定有古怪。

    欧阳玥忽然收了火焰,一提药鼎,顿时桃红色的液体注入她准备好的玻璃瓶内,红得鲜艳而浓郁,红光隐约闪动着,就像珠宝一般耀眼,让道纳傻了眼,为什么他出来的是粉红色,而欧阳玥出来的是鲜艳的桃花色?

    “成功了!”宫无涯那边的惊喜声,欧阳玥转头,就看到他的粉红色药剂比道纳的深一些,但和她的桃红色还是有区别。

    宫无涯抬头得意地看向欧阳玥,在发现她手中那瓶桃红色药剂时,喜悦之色已经从脸上快速退去,剩下一片灰白和震惊,这个女人第二次居然成功了,这还有没有天理了!一定有古怪!肯定有古怪!

    “呀。”蕾妮的药鼎里一股黑烟冒出,接着就是焦臭,她郁闷地绷着脸,转头看看成功的三人后,嘴角抖了抖。

    最后的公孙洋额头上都是汗水,目光盯着他燃烧着的药鼎,欧阳玥注意到他的神情太过紧张,导致他的手都有点发抖。

    “噗!”公孙洋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一幕,自己明明没有错,为何水剂都直接蒸发完了,眼前就飘过一道白烟,有着药香,但药鼎里却什么都没有了。

    “欧阳玥,你作弊!”宫无涯突然怒吼道。

    欧阳玥抬眸看看这个不知好歹的男人,她对宫家本来就讨厌,要不是她现在不想惹事,哪里轮得到他大呼小叫,但这却给了宫无涯越来越嚣张的勇气了,而她也受过了。

    其他三人被宫无涯吓一跳,然后都是一头黑线,蕾妮好笑道:“宫无涯,你说话经过脑子吗?这制药能作弊?要是能的话,你早作弊了!”

    “你,我就不信她能每次都是完美品质,一定是她的药鼎缘故,你们没看到她的药鼎和我们的都不一样吗?若是我用她的药鼎,我一定也能制出完美药剂来!”宫无涯和道纳一样,注意到了欧阳玥那只特别的圆顶三角药鼎。

    欧阳玥面色阴冷地直接拎起药鼎走到他桌子面前一放,冷冷道:“那好,我就让你用我的药鼎炼制一回!”

    宫无涯一愣后,咬咬牙道:“哼,练就练,一定是药鼎缘故!”

    大家都看看欧阳玥的冷笑样,在看看宫无涯涨红逞能的样子,蕾妮冷笑,公孙洋面色冷清,又在挑选药材,而道纳却很有兴趣地盯着宫无涯重新制药。

    欧阳玥双手抱胸,她也不着急,就这么看着宫无涯先挑药材,再碾碎,不可否认这家伙还很是认真的,怪不得比宫义强了些。

    等他把药粉全部倒进欧阳玥的神鼎里,准备用打火石点火时,问题出来了,只见火焰着了之后立刻又熄灭,他加大战气想控制都不可避免地灭掉,说句直接的,就是他根本点不着药鼎。

    宫无涯看看欧阳玥冷笑着看着他,他内心惊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何这药鼎他点不着啊?

    “怎么会点不着呢?”道纳皱眉道。

    “连点火都点不着,他还敢笑小玥,还真不要脸!”蕾妮毫无疑问地站在欧阳玥这边,虽然她也很奇怪宫无涯的水平居然连个药鼎都点不起来?

    “你用了什么把戏!怎么可能点不着!”宫无涯是恼羞成怒了。

    “没本事就没本事,刚才我不是点着了吗?”欧阳玥鄙视道。

    “你再点,一定是你故意的!”宫无涯气恼道。

    “我凭什么要听你的?不过要我点也可以,跪下来磕头认错!”欧阳玥眸子一眯,气息冰冷。

    宫无涯呆若木鸡,道纳也惊讶地看看欧阳玥,显然他知道欧阳玥被宫无涯惹毛了。

    “自己不行就是不行,别丢人现眼!”欧阳玥伸手拿过自己的药鼎,很不客气地把里面的药粉倒在他桌子上,手里一用力,风一吹,粉末全部吹在宫无涯的身上和脸上,让他立刻灰头灰脸,躲避咳嗽。

    欧阳玥则拎着药鼎回到自己座位上坐下,看看桌子上完美的桃红色药剂,微微勾起一丝笑容,自己会不会很快就成为高等级别的药剂师呢。

    宫无涯虽然愤怒,但已经不敢说话,因为他也知道欧阳玥被惹毛了,要是打起来,还有龙希澈呢,五个人再次沉默,欧阳玥不用再做药剂,就坐着思考问题,而其他四人继续配置。

    马导师进来的时候快到中午了,看到欧阳玥桌子上的完美药剂,再一次被震惊,这个欧阳玥实在是个天才,这是药剂学院开办起来都没有过的。

    “欧阳玥,明日你跟我去后面药院子,我想你应该可以为高等级别做准备了。”马导师的话让欧阳玥惊喜,药园子?那不是自己可以趁机去后山看看?找一找球球?

    “好的。”欧阳玥高兴地点头,虽然不知道炼制高等级别为何要去药园子,难道这次是用新鲜药草,而不是用药材了?

    “小玥,恭喜你。”蕾妮太羡慕了。

    欧阳玥笑笑道:“你也加油。”目光看向面色惨白的宫无涯,给他凌冽而讽刺的一眼。欧阳玥自然知道药鼎是她能成功的关键,但她不会告诉别人,而别人就算抢去了药鼎,对他们也没多大意义,这药鼎就像为她而生的一般,让她能早点进去内城。

    中午,餐厅内,大家都到了,欧阳玥看她们这桌唯独少了齐岳,询问着看向梅兰。

    梅兰也很惊讶道:“他和我们一起出教室的,怎么还没到,我去看看好了。”

    “梅兰,他可能上厕所去了。”琳达笑着说了句。

    梅兰一愣后讪笑道:“也有可能,在等等好了。”

    欧阳玥觉得有点古怪,因为齐岳最近十天很粘她,不是那种缠着她说话的类型,而是喜欢跟着她,就像用餐,午餐和晚餐,他总是第一时间坐在她对面的桌子上,听她说些制药的经验,所以今天还不见他,就觉得有点古怪。

    龙希澈也皱了皱眉道:“有点古怪。”

    “那我还是去看看吧。”梅兰说着就站起来。

    欧阳玥目光凝视开始扫射,教学楼里没有,宿舍里没有,而厕所也没有,正当她惊讶之余,看到了一楼的院子里,假山后,宫义和宫无涯两个男人正在猛揍齐岳,齐岳整个人被打翻在地,蜷缩成一团,抱着脑袋。

    欧阳玥顿时怒火重生,意识到宫无涯把对她的怒气发泄在齐岳身上了,而这是她绝对不能忍受得,何况齐岳那么小,怎么受得了他们拳打脚踢的。

    “你们等着。”欧阳玥说了一句后立刻站起身,飞速出了餐厅,龙希澈连忙跟上,其他人面面相觑,就连要出去的梅兰也被吓一跳。

    “小玥好像很生气。”蕾妮感觉道。

    “是的,难道是齐岳出事了,我看我们也去看看。”琳达道。

    “你去哪里看,他们太快了,有他们两人在足够,我们只要等,先去拿饭菜,免得他们回来没饭吃。”艾桑分析道。

    大家点头,开始去为欧阳玥和龙希澈打饭。

    院子里这个时候根本没有人,假山后,齐岳发出痛苦的嗷叫。

    “死小子,叫你得瑟,叫你跟着那女人!”宫义狠狠一脚踹在齐岳肚子上,齐岳一个翻滚,疼得鲜血从嘴里流出来。

    宫无涯咬牙启齿地逼近道:“你说,那女人是不是作弊,不然怎么可能次次都是完品质!”宫无涯蹲下来,伸手扯住齐岳的头发询问道。

    “欧阳姐是天才!她才没作弊!”齐岳气恼地吐了宫无涯一口口水。

    “找死!”宫无涯顿时一巴掌夹带战气拍向了齐岳倔强的脸庞。

    “啊!”齐岳惨叫一声,一边牙齿被打落,一口鲜血夹带着牙齿喷了出来,半边脸皮开肉绽。

    “住手!”欧阳玥从虚空闪现,云天掌毫不犹豫地拍向宫无涯,一张俏脸冷若冰霜,她还是来晚一步。

    宫无涯实力在武王二级,和欧阳玥其实是旗鼓相当,但欧阳玥是用云天掌实力超越了他,他一个紧急翻滚避开了这一掌,却吓得他一身冷汗。

    “齐岳!”欧阳玥见齐岳那奄奄一息的样子,熊熊怒火燃烧起来,不过她先从空间里拿出一瓶药丸,好不心疼地直接灌了齐岳四五颗,看得宫义是嫉妒得发狂。

    龙希澈也出现了,看到齐岳满是鲜血的样子皱紧了眉心。

    欧阳玥把齐岳放倒在地上,一双黑眸染上杀意,这次要不是自己来了,不知道齐岳还有没有命了,宫家人欺人太甚,而自己之前实在太仁慈了。

    “你想干什么?”欧阳玥走近宫无涯,宫无涯被她眼中的杀意吓一跳,立刻往后退了一步。

    “欧阳玥,你要敢对我哥怎么样,你就会被开除出去!”宫义在一边叫嚣道。

    “是吗?那就试试!”欧阳玥双手猛然一轮,云天掌祭出,排山倒海似的冲向宫无涯。

    云天掌的战技为欧阳玥提升一个档次,所以宫无涯一见不对,顿时遁入了虚空。

    欧阳玥嘴角一勾,对龙希澈看了一眼后跟入虚空之中,而这正是他自找的。

    龙希澈让齐岳休息,领着毫无还手之力的宫义进入虚空,就看到欧阳玥和宫无涯战斗在一起,他一点也不担心,明显欧阳玥占据上风,十几只大手掌对着宫无涯狂轰乱炸,让他衣衫破裂,狼狈不堪。

    “欧阳玥,你想杀我!?”宫无涯气恼道。

    “不错,这是你最聪明的一次!”欧阳玥的云天掌让宫无涯受伤,但却不能够一下子杀了他,所以欧阳玥手臂一转,很快手中出现一把迷你金色的小剑,这把剑是任云桀从她的那块黄晶石里面解出来的,之前因为她能力不够不足已催动它,但现在她可以试试,也是她第一次拿出来使用。

    武王战气瞬间爆发,包围灌入这把迷你的小剑,一阵强烈的金光散射开来,龙希澈在边上看得暗暗吃惊,这把神兵是武王级别的,但这种气势却不比他的黄金锤差,真是奇怪,这小女人哪里来得那么多奇怪的宝贝啊?

    欧阳玥看着迷你小金剑一下子变大,差点让她滑出手,剑柄就有她胳膊那么长,剑身跟她身体差不多长,刀锋似乎非常犀利,金色的光芒在刀面上游走。

    欧阳玥感觉到这把剑非常重,她必须用战气才能拿得动,猛然一抖,一声剑吟,让宫无涯面色死白,这是什么剑?居然会有剑吟,听长辈说,只有极品神兵才能发出这样的声音,就好像让主人多个一个强大的伙伴一样。

    “欧阳玥,你不能杀我哥哥!”宫义害怕地直叫喊。

    “我说过,你们要是欺负我的朋友,后果是你们不能受的!现在是你们自找苦吃,怨不得我!”欧阳玥这次不会再心软,她害怕再看到第二个像齐岳那般被欺负的样子。

    “不,我没杀齐岳,你不能杀我!”宫无涯内心恐惧,这女人现在就像高高在上的战神,那把金色的长剑被她拖在地上,却是该死得契合,似乎天生为她定制似的,而她那双黑眸里,有着一种疯狂而坚定的意念,那是一种不会放过他的决心。

    “接招吧,你能接下我三剑,就饶你不死!”欧阳玥正好用这个时候历练,她刚晋升到武王二级巅峰,需要巩固。

    “三剑?”宫无涯一愣,还没反应过来,欧阳玥已经拖着长剑飞快朝他冲来,白衣如雪,黑发如墨,样子如阎王修罗,带着让人透不过气来的压抑。

    宫无涯顿时后退,面色惊慌,战气在他手掌中凝聚起来,他要挡住欧阳玥的攻击,三剑应该没问题吧?

    欧阳玥边追边抡起了巨大的金剑,举过头顶,朝着宫无涯愤怒地大喝一声,金剑狠狠地劈落。

    强大的战气夹带着一声剑吟,金色的光芒朝宫无涯直直袭去。

    宫无涯咬牙站定,双掌猛然推出,战气直接接触金剑发出的剑气。

    “嘶!”的一声,漫天血雨,只见金光过后,宫无涯整个人分成两半倒在地上,场面无比的血腥,触目惊心。

    宫义瞪大眼珠子,忽然眼前一黑,直接晕倒在地,欧阳玥和龙希澈则也都被吓到了。

    欧阳玥是没想到金剑的剑气这么强大,似乎比她武王二级的实力大了整整一个级别,刚才那一下绝对有武王三者巅峰的力量。

    龙希澈惊吓之计,同时头疼起来,宫无涯被欧阳玥一剑击杀,这会不会被学院直接开除?不过刚才那一下,欧阳玥真得是帅毙了,他从来没想过女人也能把战气发挥到这种程度,她无疑是最特别的。

    “现在怎么办?”龙希澈看着欧阳玥不动的样子询问道。

    欧阳玥回过神来,战气一撤,巨大的金剑就变回了迷你小金剑收回了空间,目光看看倒地晕迷的宫义嘴角抽了抽道:“把他关入空间,别让他出来了!不过先别杀他,以后对付宫家会有用。”然后走到宫无涯两半的尸体前道,“把他的灵魂抽出来吧。”说完冷笑一声,她可不是第一次杀人。

    龙希澈嘴角抽了抽,照她的话做,反正她不怕被赶出学院,他又怕什么呢?

    抽出了宫无涯的灵魂装入瓶子里,龙希澈把尸体和宫义也收进了空间里。

    欧阳玥目光冷清,一身杀戮之气慢慢地退下,两人出了空间,就看到齐岳坐在地上,正东张西望焦急地等待他们。

    “齐岳,你怎么样?”欧阳玥出现在他面前,显然灵力丸让这小家伙伤势好了很多,只是掉了的牙齿补不回来,需要出药剂学院才行。

    “欧阳姐,你们没事吧?那两个混蛋呢?”齐岳目光担忧地看着欧阳玥,发现欧阳玥有点不一样了,似乎让他有种压迫感,一种高高在上的霸气。

    “他们跑了,也许出去找他们宫家人了,没事,我们先去吃饭,梅兰他们还等着我们呢。”欧阳玥拉起他的手,摸摸他的脑袋道,“你还先换件衣服吧。”欧阳玥不想吓到餐厅里的人。

    “嗯嗯,你们先去吧,我马上来。”齐岳因为掉牙齿,说话声音重了些。

    “我陪他去。”龙希澈道。

    欧阳玥点点头,先回餐厅。

    “小玥,齐岳呢?”梅兰见她一个人回来急切道。

    欧阳玥似乎发泄过似的,露出点微笑道:“他们马上过来,你不用担心。”

    “这小子去哪里了,不会又被宫家兄弟欺负吧。宫家兄弟也没来吃饭。”梅兰很细心道。

    欧阳玥一愣道:“确实是宫家兄弟,不过已经没事了。”

    蕾妮一惊道:“小玥,你这话什么意思?宫家兄弟人呢?”她很清楚欧阳玥那惹毛了会发彪的个性,就像两人第一天认识的时候一样,她相信一定是宫家兄弟惹到欧阳玥了。

    欧阳玥看了蕾妮一眼没有说话,蕾妮面色变了变,琳达和艾桑相视一眼,梅兰皱眉轻声道:“小玥,你不会把他们杀了吧?”

    “他们跑了,出了药剂学院。”欧阳玥只能说个谎,何况这个慌还要瞒导师一阵子。

    大家默不作声,显然表示怀疑,因为欧阳玥忘记了,药剂学院也不是轻易能进去的,宫无涯和宫义的水平显然还不够,但他们知道欧阳玥不想说穿,只是内心都有点发抖,总感觉欧阳玥不是那么凶狠的人,但也庆幸不是她的敌人。

    “我们先吃吧。”欧阳玥开始喝汤,因为碧悠的缘故,虽然不欢而散,但她的伙食还是全校最好的,欧阳玥拒绝不了,要不就是没饭吃,所以她只能接受,不过她很高兴碧悠不见了,最好这家伙永远别回来。

    “小玥,会不会有事?”琳达还是忍不住关心道。

    “没事,就算有事我也会处理的,你们好好修炼,其他事情不用操心。”欧阳玥温柔地笑笑。

    “小玥,可是你会被开除的,外面宫家人虎视眈眈,你会不安全。”艾桑急切道。

    “我想学院够聪明的话不会开除我,或者是等我学会了制作高级药剂自己离开。”欧阳玥知道瞒不过他们,这么回答无疑是给了他们答案。

    “我们大家先不要说起,也许能隐瞒一段时间。”蕾妮立刻轻声道。

    大家点头,欧阳玥很欣慰地笑笑,不管是在外面还是在武域,她都有支持她的朋友,这一点让她很幸运。

    齐岳带着伤回来后,大家都觉得欧阳玥杀了宫家人完全是对的,齐岳少了三颗牙齿,脸上破皮血红一片,可见宫无涯是多么用力了,梅兰气得咬牙启齿,恨不得自己杀了宫无涯,好在齐岳还是很乐观,继续吃饭,并不知道欧阳玥为了他杀了宫无涯,还以为他们真跑了。梅兰偷偷拿出一瓶修复药剂给齐岳,但齐岳坚决不要,他内伤已经没事了。

    接下去一个下午都平安无事,果然没人怀疑宫家人的消失,宫义在第一教室不受注意,而宫无涯因为在第二教室,所以道纳还是很惊讶他的缺课,蕾妮解释是宫家人来接他们回去有事情,道纳也就不怀疑了。

    这个晚上也没有事情,宫无涯和宫义是一个宿舍,所以两人不见也没人怀疑,何况道纳传出来两兄弟被宫家接了出去,大家也就不了了之了。

    直到第二天早上,马导师走进第二教室,看到只有四个学生时惊讶地问道:“宫无涯呢?”

    “导师,宫无涯不是给宫家人接出去了吗?”道纳很奇怪马导师为何不知道?

    “什么?什么时候的事情?”马导师果然露出惊讶之色。

    蕾妮看看欧阳玥,欧阳玥一派镇定,让蕾妮有种自行惭愧的感觉,她实在太淡定了。

    “昨天下午就没见人了。”道纳看看蕾妮道。

    马导师皱眉,难道是乌鳢忘了告诉她了?

    “马导师,还是先上课吧。”蕾妮说了句,怕深究下午没完没了,转移注意力显然是最好的。

    “嗯,这是今日你们三个的课程,要好好练习,欧阳玥,你就跟我去药园子。”马导师恢复严肃,拿出三张药方给公孙洋、道纳和蕾妮。

    “是。”欧阳玥感激地看了蕾妮一眼,她让她多了点学习的时间,因为今天的课对她来说很重要,高等级别的预备课程,若是她掌握多点,就能自己摸索了,要被赶出学院,她也能自学不是吗?

    跟在马导师后面来到了南面药园子,还没进去就闻到各种清新的药香味,但欧阳玥其实更像去东面药园子看看,球球可是从那边消失的。

    “这个药园子里有一百多种还算常见的药草,现在你看看你可以认出多少种。”马导师看看欧阳玥那张淡定的脸微微一笑,这是个极具天赋的孩子,而作为导师,她也与有荣焉,何况她昨日把欧阳玥第一天就做出中等级别的完美品质药剂拿去给院长和乌鳢导师看过,院长很是兴奋,要她加紧时间陪育欧阳玥。

    欧阳玥皱眉看了看这里密密麻麻的药草,然后开始从第一种说起,马导师跟在她身边听着,不过她是越听越心惊,这女人到底是哪里来的,为何能如此准确地说出那么多种药草,已经说了将近一半,居然一种没错,这太让人惊奇了。

    一百三十种药材,欧阳玥用了半个小时不到全部说完,马导师一张脸青红交错,也不知道是吓的还是喜的,反正看着欧阳玥直接说不出话来。

    “马导师,我听说东面区域的那些药草比这里难认得多。”欧阳玥嘴角一勾道,内心很感激楚格林,要不是他那些医学书,这次就得慢慢学了。

    “咳咳咳,东面区域的药草确实都是珍贵物种,制作高等级别药剂每一种都需要有一味特殊的药材,而只能在那里才能找到,这些药草基本都是为它辅助的,走吧,我带你去那边看看。”马导师被刺激得话里都是感慨声,现在她最想知道的是欧阳玥在那边能认出几种,要知道想当年,她进来这里的时候,那边的药园子里,她就只认出不到十种,让她羞愧了好一阵子。

    ------题外话------

    7月最后一天,大家看一下月票还有没有啊,有的快投了,明天会清零,千万别浪费哈~谢谢所有为老香投票的亲们,爱你们,么么,╭(╯3╰)╮。

    同时恭喜亲爱的‘木子娜2059’成为本文探花,大么么,╭(╯3╰)╮

    亲爱的‘崔子菡’升级为本文贡士!亲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