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重生毒眼魔医 > 038章 咬他舌头

    欧阳玥这一惊非同小可,顿时战气爆发,双手推出,但她的力量对于碧悠这样的强者简直就是挠痒痒,不,是根本不痛不痒,碧悠的灵舌已经伸出来要舔她唇上的鲜红液体了。

    欧阳玥欲哭无泪,感觉到自己的渺小,但她不能任他为所欲为,毫不犹豫地张嘴就狠狠地咬了下碧悠的舌头。

    鲜血瞬间充数在两人的口腔里,碧悠碧绿的眸子盯着欧阳玥万分愤怒冒火的黑眸。

    强大的战气从后袭来,碧悠快速带着欧阳玥遁入了虚空,当然两唇已经分开,两人的嘴巴都是鲜血色,看上去触目惊心。

    龙希澈的身影也跟着出现在宽阔的虚空之中,双眸似乎要冒出火来了,看到两人的嘴,二话不说,双掌就对着碧悠狠狠地拍出去。

    欧阳玥被碧悠往后一推,离开两人的战区,欧阳玥用衣袖狠狠地擦了下嘴唇和耳后,恶心的感觉却怎么也擦不掉,愤怒地看着两道人影交织在一起,希望龙希澈能一举灭了碧悠这个大变态。

    但龙希澈的实力比碧悠还是差了一个级别,武尊三级巅峰对战武尊四级巅峰还是只有必输的必然性,所以欧阳玥一看龙希澈被碧悠压制,而且碧悠眸子里已经出现疯狂的杀意,她惊得连忙加入,因为她知道碧悠不会让她死,所以他就有顾忌。

    “玥玥,你走开!”碧悠见欧阳玥的云天掌祭出,向他罩来,面色一变,不是他不能破这点小伎俩,实在他不想伤了她。

    龙希澈被碧悠刚才的一顿攻击,气血不稳,欧阳玥的加入让他胆战心惊,但好歹也让他透了口气,金色锤子顿时出现在他的手中,战气灌入,一片金黄色让欧阳玥都感觉刺眼,金黄色过后,一柄有龙希澈大半身长的巨大锤子出现在他手中,直接抡起,就向碧悠猛力捶来。

    “黄金锤!”碧悠眸子瞬间眯起,黑眸变成竖线,看着那巨大的锤子往他头顶锤下,不禁也有点心里发虚,这可是武尊级别的上等神兵,绝对不容轻视,所以他选择了快速后退,一下子退到五十米开外,而黄金锤的战气在虚空中爆炸开来,就像平地起了蘑菇云一般。

    龙希澈在锤子锤下那一刻,就飞速抱住了欧阳玥的腰腾空而起,躲开了这雷霆的一击。

    “你没事吧?”龙希澈眉心紧皱地询问面色苍白的欧阳玥,刚才他到咖啡馆门口,看到碧悠正在亲欧阳玥的那一瞬间,漫天的怒火直接冲击他的脑袋,他知道一定是碧悠强迫的,这个认知更让他愤怒和自责,谁能想到碧悠的动作会这么快?

    艾桑比琳达先到他宿舍告诉他欧阳玥被碧悠叫去了咖啡馆,他当时还懒洋洋地说欧阳玥会惹麻烦,走路也慢得很,似乎是对欧阳玥的不满,却没想到自己这一慢,却发生了让他无法容忍的事情,这个碧悠,该死!而自己,责无旁贷!

    “没事。”欧阳玥虽然说没事,但气恼的神色让龙希澈眉心皱得更紧,何况看到她把自己嘴上的红色擦得半张脸都是,那是鲜血,她咬了碧悠!

    碧悠慢慢地走回来,看着两个站在一起的人,目光放在龙希澈的黄金锤上,舌头滑动几下后道:“没想到龙家还有这样的神兵。”

    “碧悠,你欺人太甚!”龙希澈的怒火也是没办法抑制,怒吼起来。

    碧悠耸耸肩道:“你还不是我对手,虽然你有黄金锤,不过依旧不是我对手。”碧悠很有自信。

    龙希澈冷哼一声:“就算不是你对手,我也不会让你再碰小玥一下,你这个畜生人渣!”

    欧阳玥惊讶地转头看看龙希澈愤怒的样子,感觉这个家伙是不可能会骂出这样的极端的话来,看来是被刺激了。

    “她会是我的女人!”碧悠霸道而自信地宣布,舌头伸出来给他自己看看,上面明显的咬痕似乎对他并没有多大的影响,就像在对龙希澈炫耀着他的成果。

    “碧悠!你太过分了!”欧阳玥气得浑身发抖。

    碧悠目光幽幽地看着她,她一张俏脸上都是被抹得血迹,让她看上去有点狰狞,不过碧悠却露出了笑容道:“早晚的事情。”然后目光看向龙希澈冷笑道,“你骂的话我记住了!现在你们还是离开吧,不然我不保证自己会不会再出手。”

    “大不了同归于尽!”龙希澈气恼道。

    “同归于尽?就凭你?”碧悠像听到什么笑话一样张大嘴巴。

    “你若敢对希澈下手,我不会原谅你的!永远不会!死也不会!”欧阳玥连忙站在龙希澈面前愤怒地吼道,她真是受够了。

    “你喜欢他?”碧悠瞬间全身的杀气又爆发出来,明显他是个会非常能吃醋的家伙。

    “他是我朋友!”欧阳玥差点被气死。

    碧悠眯着眼睛看着欧阳玥气恼的小脸,龙希澈目光深沉地看着欧阳玥那巧小的身体把他挡在后面,一刹那内心深处有种莫名的情感涌现出来,感觉欧阳玥的背影居然是那么巨大,心头暖意涌动。

    “碧悠,你太无耻了!”龙希澈把欧阳玥拉到身边,他不能让一个女人来保护他。

    “希澈,我们走吧!他是变态!”欧阳玥不想再刺激碧悠,连忙拉了拉他的手臂,两人一下子就遁出虚空,出现在眼前的还是冷清但依旧响着优美音乐的咖啡屋。

    碧悠也从虚空出来后,看看倒塌的几张桌子,绿眸再次眯了眯,伸出手指在他的嘴唇上轻轻地摩擦一下,欧阳玥比他想象得更加美味,只是她身边的龙希澈有点难办,要让这男人消失可得花点功夫。

    欧阳玥和龙希澈直接来到了院子里的假山旁,龙希澈目光担忧地看着她气愤的小脸道:“到底怎么回事?”

    欧阳玥抬眸看他,心里烦躁无比,因为她拿碧悠没办法,想到他有可能再一次再如此强迫她,她就觉得浑身不自在。

    “你不能住你宿舍了,跟我住。”龙希澈下结论道。

    欧阳玥愣住,惊讶地看着他。

    “你可以住在我空间里。”龙希澈黑眸定定地看着她,他是来保护她的,所以不能让她再一次出现这样的危险,他肯定欧阳玥对碧悠没有好感,因为他知道她爱的是任云桀,两人都已经睡一张床了不是吗?

    “这?”欧阳玥纠结,住在别人空间是可以,但若是不放她出来那怎么办,每个人的空间都由本人掌控,除非是强者,才能突破别人的空间壁,窥探和抢夺里面的东西。

    “白天我会让你出来的。”龙希澈知道她在纠结这个问题。

    欧阳玥嘴角抽了抽道:“还是不要了,我会小心的,而且你以为我住在你空间,他就找不到我了?他会用我的朋友威胁他,我想我应该找乌鳢导师解决下这个问题。”欧阳玥绝对相信碧悠的手段,而她不想她的朋友受伤害,特别是碧悠对龙希澈可能会第一个下手,她不能让龙希澈冒险,他很可能是下一任龙家家主。

    龙希澈双眉拧成疙瘩道:“我看乌鳢导师也不一定能奈何得了他。”

    “虽然不能,但总会想点办法的,毕竟我现在可是有制药天分的学生,他们难道不珍惜一个好学生?那开什么药剂学院。”欧阳玥想到院长对碧悠的交代,势必和高等级别的药剂师有关系。

    “你走到哪里都记得叫上我。”龙希澈最后只能妥协,他心里实在很不好受,太多打击了。

    “好的,你回去睡吧。”欧阳玥看看他道。

    “我送你回去。”龙希澈坚持道,欧阳玥点头,直到欧阳玥的宿舍门口,龙希澈才离开。

    欧阳玥进屋,蕾妮就好奇地问东问西,可欧阳玥没有心情,被个变态强吻绝对不在她淡定的范围呢,她必须好好想想,理清楚一些东西。

    半夜,蕾妮已经睡着,欧阳玥进入了修炼模式,刚入定,空间里的球球忽然醒了。

    “主人,这里有灵气。”球球一开口让欧阳玥立刻睁开眼睛,这小家伙修炼速度果然变态,居然到达了武王二级巅峰,一下子又比她高了,而且时间才不过短短几天。

    “球球,你修炼速度好快啊。”欧阳玥脑海里意识道。

    “武域的环境真得很适合修炼。”球球在席梦思上翻滚一圈后,鼻子诡异地抽动着道,“这里附近有一股很强大的灵气,主人,你应该去看看。”

    “在哪里?”欧阳玥完全没有感觉。

    “我不知道,好像在东面。”球球继续嗅着,它实力的提升,也让它感管更加明锐。

    欧阳玥看看隔壁蕾妮的床,然后转过脑袋,目光透视开去,一层层建筑在她眼底褪去,后面是药园子,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再往后,视线变得模糊,是一座不是很高的山脉,目光转一下,发现这个药剂学院的三面居然在连绵的山脉之间。

    “我看不到东西,只有药草和山脉。”欧阳玥对球球道。

    “一定有东西,很强的灵气,主人,要是我们得到,能助我们提升实力的。”球球兴奋道,它现在的目的就是要超越任云桀,任云桀现在是武王三级巅峰,只要它在努力修炼,照它灵兽的修炼速度很快就能超越那个臭男人的。

    “可后面药园子是禁地,不能随便进去。”欧阳玥皱眉道。

    “放我出去,我先去找找。”球球要求道。

    欧阳玥一愣后,把它放出来,球球在她怀里亲热了一会,在欧阳玥的叮嘱下离开,快速化成一团白球往东面而去。

    欧阳玥的目光一直跟随着球球,看着它穿越教学楼到了后面药园子,看着它在药草中似乎感受到什么似的陶醉了一下,然后又开始往后面而去。

    正当欧阳玥看着球球越过那药园子的荆棘栏网时,突然一道白光迅速朝球球的方向射去,吓得欧阳玥差点惊叫起来。

    球球转头露出惊恐的表情,虽然是一张兽脸,但欧阳玥看到了它的恐惧,也感受到它的恐惧,只见它比任何时候都快去地射向后面那黑乎乎的山林之中,它后面的白光在接近树林时一下子停下,就像是紧急刹车一样,还立刻倒退数十米。

    欧阳玥定睛一看,居然是一个人,一个瘦得像竹竿一样的男人,只见他站在那里一动不动,身体细得好像要被风吹走似的。

    欧阳玥开始担心球球了,那个树林一定有什么,要不然这个男人实力这么强,为何会停下来。

    “球球,你能听到我吗?”欧阳玥在脑海里呼唤球球。

    “主人,好可怕。”球球喘息着道,“那个男人是武神级别,居然是个看园子的。”

    欧阳玥彻底呆愣,武神级别?对她来说就已经是神的存在了,为什么一个药剂学院里会有一个武神存在?

    这时,那瘦竹竿的男人转过身来,欧阳玥惊吓得抱住嘴巴,那根本不是一张正常的人脸,而是像个骷髅一样,两只眼睛似乎只剩下两个洞了,一张皮包着骨头似的,看上去毛骨悚然。

    “主人,这山里有古怪,灵气就是这里传来的。”球球的声音继续着,不过很是小心翼翼。

    “球球,你要小心点,那武神似乎不敢进山林,里面一定有让他感到害怕的东西。”欧阳玥急切道。

    球球内心恐惧,欧阳玥也似乎能感受到它的情绪连忙道:“球球,不如你回来吧。”

    “主人,我听到里面有东西,好像是动物的声音。”球球显然好奇心也很大。

    “球球,你再走远我看不到你了。”欧阳玥眼前除了树林黑蒙蒙一片外,球球白色的球体越来越模糊了,它在往里面行进,欧阳玥很是担忧。

    “主人,越来越近了。”球球的声音小了些,充满了紧张。

    欧阳玥跟着它紧张,双手紧握,时刻准备着收它回来。

    “球球,你看到什么了?”欧阳玥连忙问道。

    “还没有,但我感觉很近了,就在前面,是个山洞,有水声。”球球声音里有兴奋。

    欧阳玥凝目,想看进去,但她发现什么都看不到了,黑乎乎雾蒙蒙的一片,连球球的身影都不见了。

    “球球,我看不到你了。”欧阳玥心慌着。

    球球并没有回答,忽然,欧阳玥感觉内心的一阵惊恐,她知道是球球的条件反射,连忙急得呼喊‘收’,但没有她预想的白光出现,球球已经脱离她的掌握,收不回来了。

    “球球,球球,你听到了吗?球球,快点回答我!”欧阳玥在脑中急切地呼喊,但却一点声音都没有,她什么都感觉不到了。

    感觉到球球或许出事,欧阳玥再也忍不住跑了出去,她直接进去虚空往那片药园子方向跑去。

    欧阳玥很少进入虚空行走,因为任云桀告诉过她虚空等于是强者的地盘,这里面是强者解决麻烦的地方,若是一个不小心连死都不能给外面的人发现,永埋虚空。

    欧阳玥知道这一点,但虚空无疑是最快的通道,武王二级低等的战气让她速度很快就到了药园子,她知道里面有个武神守护者,所以不敢停留,只想快点去那片山林去寻找球球。

    脑海里不断呼喊着球球,但却依旧没有消息,感觉不到它的一点联系,可球球是她的契约兽,怎么可能感受不到呢?

    虚空到了药园子上方,刚过了一半园地,顿时一阵强烈的振荡,似乎要把欧阳玥整个人都摔出虚空,下一秒,她的眼前就站着之前那个武神强者,一张骷髅一般恐怖的脸,两个黑洞似的眼睛正紧盯着她。

    “滚出此地,否则尸骨无存。”武神强者对于欧阳玥这样的低级人物不屑一顾,一般都以为是进来盗药草的家伙,当然一般有人来盗药草,他都不会出现,只是等他们超越了那道隐藏的分界线,他才不得不出现,因为他是守护后山的,绝对不允许让任何人进去,而刚才那灵兽他居然没抓住,这让他心里很是烦躁和愤怒。

    欧阳玥整个人被掀翻,狠狠地摔回去,疼得她感觉五脏六肺都要碎了,惊恐地看着眼前这位和骷髅没啥大区别的武神强者。她相信只要他有心,自己早不存在了。

    “我,我没想偷药草,我,我只是想去后面山林。”欧阳玥连忙道,但强大的威压让她说话很是困难。

    “滚!”武神强者说完就直接出了虚空,欧阳玥透视眼跟着他,只见那身影化成一道白光消失在她眼前,欧阳玥立刻眨巴几下眼睛,这怎么可能?武神的速度难道已经强大到快过闪电?

    知道自己无法再进一步,欧阳玥沮丧地捂着自己受伤的胸口坐在虚空的地上,脑子里再次呼叫球球,但依旧没有答案。

    拿出神针刺入自己的胸口部位,青木灵气让她感觉好了些,不过在青木灵气流到她的左手手腕时,那原来戴手镯的手腕处居然隐隐烫了起来。

    这种感觉她很熟悉,有点惊讶地看着手腕处那神珠链若影若现地出现,她张嘴惊呆地看着手腕,这地上有她手链上需要的珠子?十二珠子之一?

    果然六颗已经在里面的珠子开始相呼应似的转动起来,热度也越来越烫,她连忙抬头透视出去,搜索整个药园子,但没有任何发现,难道那珠子在山林里?

    欧阳玥脑子里郁闷地想着,就算这里有珠子,但自己现在根本不可能进去,知道都是没用的,而这手珠链中那条白蛇也不会再出来帮助她一下,欧阳玥感觉郁闷和气愤,什么神珠链!

    神珠链的颜色更显透明,奶白色的,盈盈泛着骨白,越看越精致,让人有种很珍贵的感觉,这可和她第一次看到手珠链的时候完全是不一样的,珠子的增多让她外表气质改变不少,也让它自身改变着,可现在却停滞不前,怎么办?

    很想进去找第七颗珠子,计算一下,应该是属于十二生肖中的马,不知道归位后自己的实力能不能提升,但现在只不过是做白日梦。

    “球球,你在哪里,可听到我的声音!”欧阳玥脑中呼喊了无数次都没有回声,只能沮丧又伤心地回到了宿舍。

    第二天,欧阳玥精神不济,但课程依旧要上,她把所有精力都放在研制药剂上,尽量不去想球球的事情,龙希澈看她那失去生气的样子,还以为是昨晚碧悠对她的羞辱让她难过,其实欧阳玥现在哪管的了这个,她只想着球球能平安回来。

    碧悠没有再次出现,欧阳玥透视眼找人,发现他不在学院里,似乎离开了,打听之下,才知道是乌鳢导师让他出去办事情了,欧阳玥觉得乌鳢还没能力命令碧悠,一定是院长,或者是电话那头的大人物。

    日子似乎变得平淡起来,本来欺负齐岳和琳达、艾桑的人都离开他们远远的,学院里难得一片祥和,大家多在用心制药,似乎像一种竞争似的,这让欧阳玥很满意,因为她发现她制造药剂的水平也在明显上升中。

    十天后,她在第三区域制作出十瓶完美品质的低等级别药剂后,马导师让她升级进去第二个教室,也就是她从今天开始可以在只有五个人的教室里学习中等级别的药剂制作,本来只有三个男生,因为蕾妮早她三天进入这个教室,所以变成五人。

    她把对球球的担心全部投入在制药上,龙希澈和琳达、蕾妮都发现她的不对劲,因为一直亲切微笑的欧阳玥已经很久没真心笑过一次了,这让龙希澈不得不担心起来,虽然碧悠不在,让他放心不少,但他还是对欧阳玥的反常忧心。

    当晚,欧阳玥在被自己情绪压迫了十天之后,居然从武王二级低等直接跨越到武王二级巅峰,这是让她感到欣慰的事情。

    第二天一早吃早餐时,龙希澈憋不住询问道:“你没事吧?”

    欧阳玥愣了愣,面无表情地摇摇头道:“没事,对了,等下我就在第二教室上课了,你要加油。”

    龙希澈面色微红,因为这十天来他居然发现自己也有制药的天赋,特别掌握火候的时候让他有种兴奋感,所以他在昨天做出了第一瓶的低等级别药剂,虽然品质不是完美,但也接近90分,这再次让那帮学生捶胸顿足,特别是宫义,气得差点吐血。

    宫义和宫无涯已经知道了欧阳玥在外面对付他们宫家的事情,宫英和宫飞青的伤,宫景彬的被羞辱,一名武尊强者的灭亡,一名武尊三级巅峰的受伤都让宫家这两人心怀怨恨,但他们接到的命令是不能动欧阳玥,因为她身边有龙希澈,宫家怕唯一的两根药剂学院的苗子会被欧阳玥直接铲除了,这可就得不偿失了。

    在这里唯一高兴的是齐岳,他得到了待遇比之前好很多,特别是欧阳玥指点了几下他的制药技术,让他晋级到第三区域,而琳达和艾桑还在第一区域盘庚,欧阳玥很遗憾的告诉他们,他们两兄妹实在不是制药的人,不过这让两人在修炼上更加用心了,欧阳玥也送了他们一人一瓶修复药剂,是以防万一的。

    第一天走进新的二号教室,里面的三个男人都抬头看她,一个宫无涯,面上都是隐含的仇恨,另一个瘦弱一些的是公孙洋,一看就是很沉默的男人,只有第三个看到她露出些友善的笑容,他叫道纳,灰黄的头发,淡褐色的眸子,一看就不是华夏人。

    “小玥。”蕾妮在她后面出现,“你真是天才,这么快就到中等级别了。”蕾妮是羡慕嫉妒恨。

    欧阳玥转头对她微笑一下,这些天蕾妮晚上都在死读她的医药书,两人聊天也少了,因为欧阳玥也没心情聊天。

    直接走到自己的座位上,因为人少,所以他们五个人一人占据一整行,而欧阳玥似乎被他们特意安排在了第一行,她无所谓地走过去坐下,就看到桌子上压着一张纸,这就是今天他们的课程。

    “哼!”后面传来冷冷的哼声。

    欧阳玥冷笑一下,是宫无涯的声音,她没有转头,而是拉开抽屉,里面又是一对乱七八糟的药材,她必须在最短时间内把需要的药材找出来。

    直接提出空间里的黑色神鼎,把选中的药材扔进去。

    “别以为自己本事大,还不是运气好,什么天才,我看等下一定不会成功!”宫无涯小家子气地在后面嘀咕,但这嘀咕声大得大家都听得见。

    “宫无涯,闭上你的臭嘴!”蕾妮不客气地喝道,她可是内城四大家族之人,宫家对她都要点头哈腰的。

    “蕾妮小姐,这女人心狠手辣,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说她刚来武域的事情?”宫无涯不知道在打什么主意,让前面的欧阳玥冷笑了一下。

    “哦?什么事?说来听听!”好奇的不是蕾妮,是道纳。

    “你们吃饱没事干吗?还不好好制药!”蕾妮看了欧阳玥的背影一下,立刻对两个男人鄙视了一顿。

    “我们在这里挺无聊的,边做边聊天没什么不好,宫无涯,说说看,我对外来人还是很好奇的,以前来的人都是小心谨慎的,不过欧阳小姐好像很不一样。”道纳看来是个爱闹的家伙。

    “哼,她一来就伤了我们宫家的大小姐,还打伤了我家小堂弟,这笔账我们宫家迟早要算的!”宫无涯看欧阳玥越是冷静,他心里的怒火就越是强大起来。

    蕾妮一愣后笑道:“那也只能怪你们宫家没有能人不是吗?”

    “蕾妮!你,你别给她骗了,这女人很狡猾的,而且卑鄙无耻!来武域一定有不可见人的勾当。”宫无涯开始无中生有。

    “说卑鄙无耻,谁比得过你宫家人啊。”蕾妮冷笑一下,她才不相信欧阳玥是那样的人,她对朋友的爱护她可是看在眼里,她很高兴自己和她不打不相识,因为她对自己的照顾,让自己在制药的水平上有了很大的感悟和提高。

    欧阳玥虽然没说话,但他们的话她听得清清楚楚,对于蕾妮,她还是觉得很欣慰的。

    宫无涯被气得一张脸红白交错,最后冷冷地哼了声不说话了,蕾妮冷笑一下继续她的选药材工作。

    “我看她有多天才!”宫无涯恨恨地说了句后也埋首做药,一定让她自愧不如。

    公孙洋冷清地看了看宫无涯,又看看欧阳玥的背影忽然道:“欧阳小姐和龙家是什么关系?”

    欧阳玥一愣,转过头来看着这位消瘦的男人道:“龙家是华夏人,我也是华夏人,自然是同族关系,公孙少爷是打什么主意吗?”欧阳玥目光眯了眯。

    “公孙家族和龙家势不两立,但不关我公孙洋的事情,还望欧阳小姐不要把我扯进去。”公孙洋细长的眼睛看着欧阳玥。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欧阳玥明白了公孙洋的意思,看来这年轻人对公孙家族也很是怨恨的。

    公孙洋没有再说话,看着欧阳玥,欧阳玥也看着他,四目相对,公孙洋忽然间居然嘴角勾了勾,露出千年难得的一笑,让他瘦弱平庸的脸似乎有了活力。

    “公孙洋,你这么说就不怕你爹怪罪你!”宫无涯冷笑一下。

    公孙洋收起那抹笑意,恢复冷清,目光很冷地瞥了眼宫无涯道:“我没有爹!”

    大家都愣住了,谁不知道他是公孙家族最小的少爷,虽然是个废材,但也难逃骨血相连,他居然能这样绝情地说出来,让人感觉他也是个冷血动物。但欧阳玥理解他,只怕这个所谓的家族除了给他生命之外,就没有关心过他,而且他不学习到高等级别的药剂师都不可能回去,无情的应该是公孙家族。

    “呵呵呵,公孙洋,你还真有个性。”道纳笑起来,“不过,我也没家的。”

    公孙洋看看苦笑的道纳不说话,宫无涯却忍不住道:“道纳,你是从哪里来的,外城内城,哪个家族的,我都没听说过姓道的。”

    “都说没家了,还什么家族,我是个弃儿,是乌鳢长老收留我的。”道纳苦笑一下,“乌鳢导师说是外城捡到的。”

    蕾妮好奇道:“那么说来,你应该在这里很久了,为何还没晋升到高等级别?”

    道纳没好气地看看蕾妮翻白眼道:“有很多人一生都不可能成为高等级别的药剂师,制药是要靠天分的,就算你选对所有的药材,后面的步骤也很繁复,一出差错就全盘皆输,就算中等级别都不能次次成功了,何况高等级别,要是那么容易,外城怎么一个高等级别的药剂师都没有,听说内城也就四大家族各一个而已,你以为这么容易吗,说句实话,我觉得自己也就在这水平了,没有天分成为高等级别药剂师了。”

    蕾妮面色尴尬道:“咳咳咳,也别这么说,总有机会的,再加油吧。”说完低下头不再说话了。

    欧阳玥嘴角微微勾了下,认真地制药。

    “哪种是秋桑啊?我怎么找不到?”道纳忽然问道,显然药材里有一种他找不到了。

    “黑色、闻起来有老姜味道那个。”欧阳玥淡淡地说了声。

    “谢了,没想到你刚晋级,对中等级别的药材都了解啊。”道纳高兴道。

    宫无涯又冷冷地哼了一声,公孙洋则快速找到药材堆里那黑色的东西,放在鼻下闻了闻,然后喜上眉梢,显然他也找不到。

    “小玥,五角又是哪个啊?”蕾妮也憋屈着。

    宫无涯顿时目光一亮,耳朵立刻竖起来。

    “杏色,桂花香的。”欧阳玥再次淡淡地道。

    “找到了,谢谢。”蕾妮惊喜道,宫无涯内心也暗暗得意,不过他还是露出鄙视的眼神,心里郁闷,这女人还真有点料,药材太多,有上万种,他们不可能每种都熟悉,而马导师更是每天换着新花样,实在有难度。

    欧阳玥其实也有点心惊,中等级别的药材比低等级别的药材都来得稀少珍贵,要不是她看过楚格林那些医书,只怕只能挑选一二个,那么说来,高等级别的药材她也可能没见过,而楚格林那里的医药书太多,她还看不完。

    半个小时后,大家都挑选完了药方上需要的药材,放进了各自的药鼎里开始研磨,欧阳玥现在已经有个圆形木棒,灌入些战气就能轻而易举地把药材磨成粉状,照她自己的经验,药材研磨的粉状物越是细腻成功率就越高,品质也越好,所以这道程序她很认真。

    当然后面几个人也知道这些,都把药材研磨很均匀,然后一个个开始点火,小心炼制。

    欧阳玥暗中拿出用过的废晶石点火,因为怕人家发现奇怪之处,所以她特意把废晶石切割成了火药石的样子,点燃后又小心地手指缝里夹着银针,让青木灵气控制火候,大家这下是没办法说话,各自专心翼翼。

    欧阳玥看着药粉烤出水来,心情也很紧张,这是她第一次做中等级别的药剂,这药方是武王级别的修复药剂,对她自己很有帮助,若是受伤只要一瓶就能让她快速恢复,虽然她有青木灵气,但药剂效果会更快,而且不需要她自己消耗能力,虽然教室里做出来的药剂要上交,但她完全可以自己私下炼制,她记下了所有的药方子。

    教室里变得静悄悄的,只听到喘息声和火焰吱吱的燃烧声。

    突然,“噗!”一声,一阵焦臭就从后面传来,有人失败了。

    “他妈的!”宫无涯想快过欧阳玥,结果欲速则不达,气得直骂脏话。

    “砰!”一声大响,道纳慌道,“又失败了!”看着药鼎里爆炸开来、一塌糊涂的药浆哭笑不得。

    欧阳玥嘴角抽了抽,还在控制着火候,看着里面的水化成白汽慢慢地在蒸发出去。

    “哎呀,讨厌~。”蕾妮失望的声音,紧接着就是公孙洋的叹气声,看来四个人全军覆没了。

    大家相互看看,表情僵硬,最后四双眼睛都盯着前面的欧阳玥。

    欧阳玥是如芒在背,四道射线太过火热,让她都能感觉到了。

    药鼎里发出浓郁的药香,很是好闻,那是一种完美品质才具备的药香味,里面的水越来越少,开始能看到晶莹滑动的药液了,欧阳玥心里也越来越紧张,越来越兴奋。

    “哼!她要能成功,我们不都白学了!”宫无涯怕欧阳玥成功,所以故意说话想搅乱她的心思。

    “闭嘴!”其他三人难得地异口同声,公孙洋更是移了脚步,从侧面能看清楚欧阳玥药鼎下的火候。

    他一动,道纳和蕾妮也快速移动方位,让自己能看到欧阳玥的操作,宫无涯气得牙痒痒,不过也移到了一边瞪着药鼎,似乎要把欧阳玥的药鼎瞪碎了不可。

    正当欧阳玥自己都感觉要成功的时候,空间里的手机忽然震动起来,让她惊讶地手一抖,青木灵气过大,火势忽然上涨了一倍,紧接着,‘噗’的一声,一阵焦臭从药鼎里传出来。

    “哈哈,我就说她不可能成功!什么狗屁天才!真是天大的笑话!”宫无涯这下得意了,哈哈大笑地鄙视欧阳玥。

    其他三人面色严谨,因为刚才那忽然增强的火焰,明显是欧阳玥不小心造成了,没有人会犯这种粗心的错误,这种关键时刻,谁能这么不小心呢?

    然后当大家看到欧阳玥慌张地拿出她空间里的手机时,瞬间都明白了,只是四人的脸上都是羡慕嫉妒恨,这个外来人居然有手机?蕾妮是知道的,苦笑一下,而宫无涯有种想疯狂大吼发泄的感觉,这个欧阳玥为什么什么都超越他?

    “毛毛,是你吗?”欧阳玥才不管后面四人的反应,因为她看到手机上的号码是蓝森的电话,别说多激动了,蓝森怎么可能会打电话给她?她猜想势必是任云桀打的,这能让她不紧张失措吗?

    ------题外话------

    继续万更,亲们要贡献票票支持哈,群么个~拉毛毛出来溜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