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重生毒眼魔医 > 037章 你还是处!

037章 你还是处!

    碧悠抬眸看向乌鳢长老,一双绿色眸子里全是不耐烦和阴冷,看得欧阳玥心惊肉跳。

    “什么事?”冷冷的态度哪里是一个咖啡店的老板能对乌鳢导师的态度?

    乌鳢导师一点也不生气,老脸面带微笑,速度很快就到了碧悠面前道:“碧悠少爷,院长有请。”

    碧悠一愣后,转头看了欧阳玥一眼,那目光里有种欧阳玥看不明白的意思,龙希澈已经出现站在欧阳玥的身边,一张俊脸又冷有酷,黑眸直视着碧悠。

    “走吧!”碧悠目光又冰冷地扫过龙希澈,然后往大门走去,乌鳢导师也看了欧阳玥眼,迅速跟在碧悠的后面离开。

    餐厅里一片惨烈,乌鳢导师也不过问一下,欧阳玥连忙询问受伤的琳达道:“琳达,怎么样?”

    琳达苦笑一笑道:“我没什么事,还是第一次感受到这么厉害的战气,小玥,这碧悠少爷来头肯定不小。”

    欧阳玥自然也知道,餐厅里的所有人也都知道,纷纷带着恐惧议论着,然后相互搀扶着陆陆续续离开。

    龙希澈冷冷地哼了声,掉头就走,欧阳玥看看齐岳他们都没事了,才说了一声后连忙去追龙希澈。

    透视眼搜索龙希澈,就看到他坐在大院子的树荫下,手中拿着他给的那本药草古书。

    欧阳玥走到他面前,龙希澈抬眸看了她一眼,非常不爽地又冷哼一声。

    欧阳玥苦笑,坐在他身边道:“我也不知道碧悠是这样的人。”

    “你为什么偏要去招惹他?”龙希澈转头看她,气恼道。

    “我?我没有,不就是昨晚去咖啡店吃点东西,不可避免地认识了,要知道咖啡店里有这样一个怪胎,我打死也不进去。”欧阳玥无奈地讪笑。

    “还不是你烂好心!”龙希澈知道她是带琳达他们去吃东西,其实只要进入修炼模式就不会想要吃东西。

    欧阳玥再次苦笑道:“我也不是烂好心,琳达和艾桑是我们外面世界的人,我在外界是不被华夏四大家族承认的,一旦被他们知道将会带来灾难,我必须要让他们两人为我保密。”

    龙希澈一愣道:“你不是散修者吗?难道华夏还不允许散修者存在?”

    欧阳玥点点头,看着他冷酷的侧脸让她想起毛毛,不过毛毛比他帅多了,欧阳玥在心里得瑟一下,她的毛毛是最帅的,可惜有个像蓝森那样的混蛋朋友。

    龙希澈无语,欧阳玥连忙转移话题道:“你觉得碧悠是什么人?我看乌鳢导师对他似乎有种尊敬之意。”

    “内城人!”龙希澈皱眉,“若是外城,这么高的强者年轻人,不可能不会知道的,他一定是内城人,只是碧这个姓不是四大家族的。”龙希澈露出猜测的表情。

    “他说他不是四大家族的,是小家族的,可听说过姓碧的小家族?”欧阳玥连忙问道。

    “我不知道,可以打电话问问老祖宗,他去内城很多次,对内城比较了解。”龙希澈想了下道。

    欧阳玥连忙把手机拿出来给他,龙希澈打电话到龙家,而欧阳玥透视眼直接透视过前院的房屋,寻找碧悠和乌鳢长老的身影,院长室是在后院的。

    后院是一排平房,果然欧阳玥找到了挂着院长室牌子的房间。

    立刻凝目透视进去,看到碧悠站在一个大桌子前,一名白发老人正背对着他在寻找后面书架上的东西,而乌鳢长老却不在。

    欧阳玥紧盯着他们,直到那白发老人转过身来,欧阳玥面露惊讶之色,因为那老人也有一双和碧悠一模一样的绿眼睛。

    “从来不见你白天出现,今日怎么回事?”老人慢慢地开口了,欧阳玥能看清他的唇语,但碧悠背对她,她看不到他的话。

    “哦?你喜欢的女人?就是那个新来的欧阳玥?”那老人的话让欧阳玥嘴角抽搐了下。

    “……。”

    “乌鳢长老说这女生很有制药天赋,你的身份自己清楚,不要破坏学院的规则。”老人的表情变得严肃。

    “……。”

    “哎,少爷,她是外来人,你这么做不妥,还有,你最好和你父亲大人商量一下。”老人的话让欧阳玥大惊,院长都叫碧悠少爷,那么碧悠的父亲又是谁?

    “……。”碧悠不知道说了什么,转身就走,欧阳玥看到他的面色是铁青的,显然在生气中,不过这家伙的脾气还真得不太好。

    “少爷,别忘了老爷让你来这里的目的!”老人立刻补充了一句。

    碧悠脚步停顿了下后还是离开了,而老人连忙从抽屉里拿出电话来,开始打电话,因为他开始背对欧阳玥,欧阳玥看不到他的嘴了。

    目光转到碧悠身上,见他走出院长室后来到后院那排平房的最后一间走进去。

    欧阳玥看到是一间很干净很简洁的房间,应该是碧悠的房间,只见他走到床边就躺下来,双手托在脑后,一双绿眸看着上方,嘴巴动了动,欧阳玥才意识到他正在说着她的名字。

    欧阳玥郁闷,看来自己还真是被这个恐怖的小男人惦记了,这下可怎么办?

    “内城没有姓碧的小家族,碧悠应该不是他的真名。”龙希澈正好挂了电话。

    欧阳玥点点头道:“看来是一个隐藏的家族,这个学院是谁开的,你们知道吗?”欧阳玥感觉这学院就是碧悠家里开的,说直接点就是碧悠的父亲大人,而碧悠留在这里是因为他父亲给他的任务,是什么任务呢?难道就是培养高等级别的药剂师?

    “不知道,只知道学院是内城来管理的,应该是四大家族的人,但现在看来好像不是。”龙希澈皱眉。

    “嗯,看来内城除了四大家族外还是有高人存在的。”欧阳玥点点头,“对了,这里以前可有培养过高等级别的药剂师?”

    “有,不过很稀少,谁成了高等级别的药剂师都直接进入内城,还没见人出来过,听说是被四大家族招揽了,具体什么情况我们外城都不清楚,不过四大家族都有高等级别的药剂师是一定的。正因为能一步登天,所以才有那么多人想要进来学习,就算中等级别的药剂师也是吃香的很,就像我们龙家,也就只有一个中等级别和一个低等级别的药剂师。”龙希澈解释道,“外城是没有高等级别的药剂师的。”

    “看来要成为高等级别的药剂师很难。”欧阳玥眉心紧皱。

    龙希澈看看她道:“是很难,但你可以!”

    “我?你怎么知道我可以?”欧阳玥有点好笑。

    “直觉!”龙希澈说话,那双看着她的黑眸更加深邃了,然后有点尴尬地转开了脑袋道,“下午上课时间还早,你还是回去休息会,我要看书。”

    欧阳玥扁扁嘴,站起来看了看他已经开始看书的样子只能离开,等她转身,龙希澈的目光抬起,看了看她的背影,目光暗了暗。

    欧阳玥回到宿舍,蕾妮已经在里面,那个破洞居然已经补好了,这速度让欧阳玥咋舌。

    “小玥,你回来了。”蕾妮看到欧阳玥很是高兴。

    “蕾妮,你可知道碧悠是内城人?”欧阳玥开门见山,这里面貌似就蕾妮和雷德是内城来的,当然她还不熟悉其他人。

    蕾妮露出郁闷的表情道:“我不是很清楚,之前听人说他有时候是外城人有时候是内城人,因为他只是咖啡店的老板,加上从来也没白天见过他,所以对他不是很感兴趣,不过今天的他让我们刮目相看,我想他应该是内城人,实力很强。”蕾妮伸手摸摸自己的胸口,那种被压迫的感觉实话还存在一样。

    “你来这里都这么久了,难道从来都没见他白天出来过?”欧阳玥有点不敢相信道。

    “没有,从来没有,这也是今天吓到我们的原因。”蕾妮苦笑,“内城什么时候有这样的高手实在让人惊讶,他的水平应该和蓝色家族的蓝森少爷差不多了,可他又不是我们四大家族的人,这太让人惊讶了。”蕾妮露出不解,“我必须去打个电话给家族。”说完就往外走。

    “你没有电话?”欧阳玥惊讶道。

    蕾妮一愣道:“没有,家族那么多人,电话又那么贵,不是人人都有的,不过可以去院长那边打电话。”

    “我有。”欧阳玥拿出手机给蕾妮。

    “你?你怎么有手机?”蕾妮被吓到了,她可是内城四大家族的小姐,都没有手机,欧阳玥居然有,这实在太打击她了。

    “我买的啊,十个大金币。”欧阳玥咧了下嘴,“对了,蕾妮,你和蓝森很熟悉吗?”欧阳玥这么大方自然是想从蕾妮身上多知道些蓝色家族的事情,方便她以后救毛毛的。

    蕾妮接过手机,有点爱不释手地玩弄了一会后,才面色非常古怪地抬起头来,看看欧阳玥吐口气道:“你认识蓝森少爷?”

    “嗯,不过不是很熟悉,他和我的朋友很熟悉。”欧阳玥淡笑地坐下来看着她,感觉她的表情有点奇怪。

    “哦?蓝森少爷也是很难见到的,是蓝色家族年轻一辈中最厉害的,不!应该说是四大家族年轻一辈中修炼实力最强的。”蕾妮想到碧悠有点哭笑,他们四大家族居然不知道有碧悠这样的年轻人存在,会不会在高处呆太久了,不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了?

    欧阳玥点点头,眉心皱起,蓝森那家伙都快要进入武神级别了,自己要是进去只怕也不是他对手,夺回毛毛希望渺茫,只能靠老祖宗,就是不知道会不会很顺利,要是激怒他们长辈,老祖宗只怕也自身难保,何况还有一个对龙家虎视眈眈,一心想除去而后快的公孙家族。

    “蕾妮,那你知道要是成为高级药剂师,这些人会去哪里?自己可还有自由?”欧阳玥现在最担心这个,从那个院长的嘴巴里得到的信息,她有预感,这里出来的药剂师进入内城很可能被人控制,并不像外界人说得那样得到了地位和财富。

    “自然是内城啊,内城有个药剂师公会的,不过外城人无知而已,只要你能进去哪里,那么大家都会出价买你,你可以好好赚一大笔呢,当然像我、雷德还有公孙洋,我们本来就是四大家族之人,自然是为我们自己家族服务的。”蕾妮解释道。

    “公孙洋?”欧阳玥一惊,没想到这里面还有一个公孙家族的人,那么这个人势必已经知道龙希澈在这里,怎么没有一点动静呢?还是实力如蕾妮他们一般,知道不是对手而潜伏着?

    “是啊,公孙家族的嫡系子孙,已经是中等级别药剂师了。”蕾妮有点郁闷道。

    欧阳玥脑子一转,之前只注意到第二教室里面有三个中等级别药剂师,一个是宫无涯,另外两个没怎么注意,好像很平凡的样子,没想到这里面有一个公孙家族的人。

    “怎么了?你又认识公孙家族的人?不会是龙家和公孙家族的事情吧?”蕾妮似乎知道得不少。

    欧阳玥一愣道:“嗯,我是龙家的朋友,公孙家族和龙家是世仇,龙希澈现在来了,这个公孙洋怎么没点动静呢?”

    蕾妮微微一笑道:“他敢有什么动静?虽然他是公孙家族的嫡孙,公孙羣的小儿子,但天生废材,在武道方面还在武者一级水平,所以公孙家只能把他送来药剂学院,而且规定他不到高等级别药剂师不得回家,说来也是挺可怜的人,他来了都两年了,还在中等级别,好像比后来的宫无涯都差。”

    欧阳玥到是没想到还有这等事情,看来这个公孙洋是没有危险性,他就算知道龙家在,也不敢对龙希澈动什么坏脑筋,她甚至觉得他很可能怨恨自己的家族,毕竟没有人愿意被家族的人摒弃在外,还有可能永远都回不去,比外人都来得疏远。

    “公孙洋在这里是最静的一个人,大家都以为他是哑巴。”蕾妮加了一句,不过想到家族对她和雷德的施压,她心里也很难受,为何亲人都不像亲人呢?

    “四大家族有你们邦德家族,蓝森的蓝色家族,还有公孙家族,那还有一个家族在这里有人吗?”欧阳玥好奇地问道。

    “你说卡洛家族吗?”蕾妮靠在床上道,“他们没有人在这里,因为卡洛家族就像外城的龙家一样,是隐世家族,不参加任何活动,也从不出来,是很神秘的家族,只有我爷爷那一辈才知道他们的事情,我们这些年轻人都已经不熟悉了,内城人现在都说内城只有三大家族,早把卡洛家族排除在外了。”

    “哦?这个家族到是不好战。”欧阳玥颇为赞赏。

    “嗯,就算内城资格赛、排名赛都从不参加的。”蕾妮点头。

    “就像碧悠一样?”欧阳玥嘴角勾起些笑来,蕾妮嘴角抽搐了下。

    蕾妮坐起身看看欧阳玥,忽然道:“小玥,你和龙希澈什么关系啊?”

    “朋友,怎么了?”欧阳玥有点奇怪她这么问。

    蕾妮面色微微泛红道:“没什么,就是问问,他很冷酷,你们能做朋友还真不容易。”

    “这话到是不错,刚开始我们可不是朋友,只是我和龙家主关系好一些,他是被龙家族派来保护我的,不过现在稍微好点了。”欧阳玥耸下肩道。

    “他,他结婚了吗?”蕾妮又问了一个让欧阳玥惊讶的问题,欧阳玥顿时坐起来笑道,“蕾妮,你喜欢龙希澈?”

    蕾妮顿时面红耳赤道:“没,没有啦,就是问问而已,他看上去不小了。”

    “嘿嘿,他还真的没结婚呢,你要喜欢把握好机会,不过你们内城看不起外城,就算你们彼此喜欢,恐怕也过不了家族这一关吧?”欧阳玥笑笑,其实蕾妮现在给她的感觉还好,她发现蕾妮其实和龙希澈有点相似,一开始都很清高,像只高傲的孔雀一样,但受了挫折后,他们到是有点清醒,并不像宫家人那般愚蠢。

    蕾妮尴尬无比道:“你说什么啊,我只是有点好奇而已。”

    欧阳玥挑挑眉道:“龙希澈很可能是下一任龙家家主。”

    蕾妮瞪大眼睛很是惊讶,然后嘴角抽搐道:“那也没用,你说得不错,我们没可能,家族利益放在第一位,我的未婚夫是谁你知道吗?”蕾妮苦笑起来。

    欧阳玥一惊,脑子一转道:“不会是蓝森吧?”

    蕾妮目光幽怨地看着她道:“你怎么这么聪明?”

    “嘿嘿,真是啊,那你可抓紧啊,蓝森人也很帅,本事还厉害过龙希澈呢,年纪也不小了,你出去应该就要成亲了吧?”欧阳玥现在知道蕾妮刚才提起蓝森时候为什么面色那么古怪了,原来两人是未婚夫妻,不过她巴不得她立刻出去和蓝森成亲呢。

    “别说我见他的次数寥寥无几,就算我喜欢他,他这种人也不会看我一眼的。”蕾妮露出悲伤之色,似乎受过什么打击。

    “哦?怎么了?”欧阳玥露出惊讶之色,其实心里想到了可能性。

    “他是高高在上的,别说我配不上她,就算配得上,他也不喜欢女人。”蕾妮扁嘴,似乎想通什么。

    “什么!”欧阳玥虽然知道蓝森是个同性恋,但没想到蕾妮也知道,那其他人知道吗?

    “你很惊讶吧,没人知道那个高高在上的蓝家大少爷原来是个同性恋,要不是偶然一次被我看到他正在对着一把剑痴迷的看着,我还不知道这个秘密。”蕾妮回想起来。

    “什么剑?”欧阳玥好奇了,难道这家伙还有其他男朋友?

    “正确说来是一把匕首,一把外来人送给他的匕首,他非常爱护,一直放在他空间里,我有一次看到他正在擦拭,我就问了下,他说是他最好的伙伴送给他的纪念品,本来我也不觉得奇怪,但后来一次看到他看着匕首痴迷的样子,我才知道他为什么不会喜欢我,为什么看所有女人都是很厌烦的样子,他本来是要和我退亲的,只是被我揭穿了,本来他是想杀了我的。”蕾妮露出些后怕的表情,显然当时蓝森是真得要杀她灭口,“只是后来反被我威胁了,因为我若是失去蓝色家族这段联姻,我在自己家族就会被踩死,所以最后,他不能退婚,我也不会说出他的秘密。”

    “那你为什么告诉我?”欧阳玥苦笑道。

    “不知道。”蕾妮傻笑下,“就是觉得你是个可以倾述的对象,而且你是外来人,迟早要离开这里的不是吗?我藏着这个秘密很久了,也想说出来透透气。”

    “其实,咳咳咳。”欧阳玥有点尴尬道,“我也知道蓝森是同性恋的。”

    蕾妮惊讶地看着他道:“你知道?怎么可能?你见过蓝森了?”

    欧阳玥苦笑道:“我不仅见过这个家伙,我的男人还被他抢走了呢!你说的那把匕首的主人就是我未婚夫!”

    “什么!”蕾妮被雷得里嫩外焦。

    “这世界还真是小,你的未婚夫和我的未婚夫在一起呢!”欧阳玥郁闷。

    “那,那你怎么不去救人?难道你未婚夫也是同性恋?”蕾妮惊讶道。

    “当然不是,我未婚夫受了很重的伤,被蓝森救走了,但我知道蓝森对他的感情不一样,我很担心,但我现在不够资格进内城啊,所以才想来药剂学院早点成为高级药剂师进入内城救人呢!”欧阳玥苦哈哈道。

    蕾妮一想也是,欧阳玥的实力不到武尊,进不去内城,除非她是内城四大家族的人才能出入,空间通道处都是有强者把手的,就是想偷溜进去也不可能,就连躲藏在空间里也一样被抓得到。

    “只怕等你有了资格,你未婚夫都被蓝森那混蛋糟蹋了。”蕾妮同情她,毕竟她对蓝森没什么好感,而欧阳玥是爱她未婚夫的,她看得出来。

    欧阳玥垂头丧气道:“是啊,所以我很担心,哎,什么时候才能达到武尊或者是高等级别药剂师呢?对了,中等级别药剂师不成吗?不是也有人进去吗?”

    “那是家族特选的,一年一次,上一次才三个月前。”蕾妮白了她一眼,“你得等九个月。”

    “那不成,两个月内若毛毛不出来,我一定得进去。”欧阳玥心里坚定,就算死,也要死进去,不然毛毛菊花难保啊。

    “我是很想帮你,不过实在有心无力,但也许你能找碧悠帮忙。”蕾妮忽然想起碧悠这个神秘的男人。

    欧阳玥其实也想过,但现在的碧悠已经和她之前想得那个不一样了,她可不想欠下什么债,特别还是对这种强势到接近无礼霸道的品种。

    “你怕弄巧成拙?”蕾妮看出欧阳玥的疑虑。

    “你也看到碧悠这个家伙了,这种人不好交往,万一我是进去了,但他却不放我走了,结果还是一样。”欧阳玥苦笑。

    “你觉得他现在会放开你?我看得出他对你有很浓的兴趣,只怕不是你想撇掉他就成的。”蕾妮分析道。

    欧阳玥愣住,确实,她是不是想太好了?餐厅里要不是乌鳢导师的出现,碧悠还不知道会干些什么呢,他为了留住她,不惜无情地伤害整个学院的学生,这种人怎么会那么容易放弃呢,显然这家伙对自己的兴趣确实很浓。天哪,怎么办?

    蕾妮看了她一眼,开始打电话,电话里说起碧悠,结果电话那头传来却是很愤怒火爆的声音,让蕾妮都白了脸色,看得欧阳玥惊讶不已。

    蕾妮挂了电话后还给欧阳玥,面色阴晴不定。

    “你家族知道碧悠?”欧阳玥只能询问。

    “家主让我和雷德离这个叫碧悠的家伙远点,永远不要想着打他的主意。”蕾妮道,“看来也就我们这些小辈不知道了。”

    “什么意思?什么叫永远不要打他主意,是说他厉害过你们家族?”欧阳玥焦急地问。

    “我不知道,从来没见家主这么愤怒害怕过,是的,他的声音里有惊恐的感觉,小玥,你还是离碧悠远点,这人很危险!”蕾妮露出担忧之色。

    “我就怕想离远点都不成啊。”欧阳玥感觉心惊肉跳的,碧悠到底是什么人啊?

    两人顿时陷入深思和担心之中。

    很快,下午的上课铃响起,欧阳玥只能暂时不去想碧悠,先好好学习制药才是。

    下午的课程还是和上午差不多,先挑选药材,然后是制药,欧阳玥再一次做出了完美品质,在马导师的惊喜赞美声中,欧阳玥的位置搬到了梅兰的旁边。

    夜晚,凉风吹送,有花香清草气息,欧阳玥洗完澡后准备修炼,而蕾妮正在看一本医药书,是欧阳玥给她的,也算对她的感谢,当然这些书只能借,还是最后要还给楚格林的。

    “咚咚咚!”敲门声忽然在静寂中急促地响起来。

    “谁?”蕾妮不耐烦地问道。

    欧阳玥则透视出去,看到是艾桑焦急地在外面。

    “是我,艾桑,欧阳玥在吗?”艾森道。

    “艾桑,有事吗?”欧阳玥心里有点紧张,坐直身体,预感不好。

    “小玥,琳达被碧悠带走了,他说邀请我们去喝咖啡。”艾桑急道。

    欧阳玥一张俏脸瞬间黑了,该死的碧悠,居然又用这种把戏威胁她!

    蕾妮顿时放下书本看看欧阳玥道:“看来他知道你弱点了。”

    欧阳玥苦笑,确实她是不可能看着琳达被碧悠折磨的,所以只能下床对门口的艾桑道:“艾桑,我马上过去。”

    “好,谢谢你。”门外的艾桑似乎松了口气,连忙匆匆地先去咖啡馆,他实在害怕碧悠那个强大的男人对琳达做出不利之事。

    “我也去。”蕾妮道。

    “不用了,人多反而不好,我想我应该和碧悠谈谈。”欧阳玥快速地出了门,蕾妮皱皱眉,最终还是没跟上去。

    咖啡馆内,柔和的灯光加上优美的音乐很有情调,空气中飘散着浓郁的咖啡特有香味,让人都忍不住想进去感受一下。

    此刻已经过了晚上八点半,咖啡馆里居然没人,除了音乐就是静悄悄的,欧阳玥走到门口才看到门口的木牌上写着几个大字‘今晚暂停营业!’。

    欧阳玥嘴角一抽,这暂停营业还开着大门,放着音乐、煮着咖啡,实在有点讽刺,不过估计别的学生知道白天餐厅里的一幕,也不敢来碧悠这里闹事了。

    “呵呵呵。”里面传来琳达的娇笑声,欧阳玥惊讶地推开黑色的推门进去。

    “玥玥。”碧悠欣喜的声音传入欧阳玥的耳朵里,欧阳玥抬头,就看到吧台里的碧悠,一双绿色的眸子在看到她的瞬间光芒亮起,似乎更绿了。

    “小玥,你来了!”琳达坐在吧台前,转头对欧阳玥微笑着。

    欧阳玥有点懵,这样子看来不像是碧悠夹持了琳达,不过艾桑去哪里了?

    “琳达,你怎么在这里?”欧阳玥走过去。

    “是碧悠少爷邀请我过来的,他说你也会过来。”琳达微笑道,似乎是被碧悠骗了,而碧悠实在聪明,虽然是邀请琳达,但其实对欧阳玥来说是个威胁,谁知道下一秒这个阴晴不定的男人会不会撕了琳达。

    欧阳玥不想吓琳达,看她那高兴的样子,似乎是很喜欢这里的,她嘴角微微抽搐下道:“艾桑呢?”

    “我没邀请艾桑,玥玥坐吧,我给你调制了血粉佳人。”碧悠看着欧阳玥那张纯净的俏脸,内心就会升起一股兴奋之感。

    “不用了,碧悠,我想我们应该谈谈。”欧阳玥面色冷下来,她不相信白天的一幕还能让他们两人像没发生过什么似的。

    “好,我也有话跟你说。”碧悠看向琳达,眸子变冷。

    琳达一愣后,连忙站起来急道:“那你们聊,我先回去了。”说完赶紧离开,琳达其实也不笨,碧悠怎么可能邀请她?不过碧悠开了口,她可不敢不来,碧悠志在小玥,这已经很明显,自己得去告诉龙希澈,她实在害怕小玥被碧悠欺负。

    琳达一出门就朝四号男生宿舍楼跑去,而这边碧悠抬头看看门外黑漆漆的天色,嘴角勾起一抹邪笑,看着欧阳玥生气的小脸道:“玥玥,中午的事是我不好,我道歉。”

    欧阳玥愣住,这家伙居然会道歉?

    “碧悠,不管你对我有什么目的,我只想告诉你,我有未婚夫的。”欧阳玥看着他狭长的绿眸很认真严肃地说道,她希望能灭了他对她的那份喜欢。

    碧悠一愣后,绿眸瞬间眯起,黑瞳转眼变成一条竖线,看得欧阳玥很是惊悚,总感觉他不是个正常人似的。

    “没关系,你还没结婚。”碧悠忽然又咧嘴笑了。

    “什么意思?”欧阳玥心惊胆颤。

    “我要你做我的女人!”碧悠直接了当道,目光直直地看着她。

    欧阳玥差点吐血,气恼道:“你有神经病是不是!都说我有未婚夫了,我很爱他!”

    “可你还是处子。”碧悠很肯定地道。

    欧阳玥一惊,尼玛的,这也看得出来么?呜呜,早知道会遇上这样的变态,她就该和毛毛早点滚床单。都怪龙家那个龙老爷子,要不是他破坏,她和毛毛在龙家已经结合了,现在到好,蓝森抢走了毛毛,自己又被变态看中,万一出什么三长两短,两人清白都保不住,自己就真要哭死了。

    “你没有被男人碰过,你是干净的,不,是纯净的,也是我这么多年来遇到的唯一让我心动的女人。”碧悠淡淡地说着,“就算你有未婚夫那又如何,他没有资格得到你。”

    “放你个p,你才没资格,碧悠,我告诉你,我本来当你是朋友,但现在你让我很失望,你若敢对我动一份肮脏心思,我就死在你面前。”欧阳玥唯一的只能用命威胁了。

    碧悠愣住,目光盯着欧阳玥,然后忽然间他就大笑起来,笑得有点上气接不到下气的感觉,让欧阳玥很是郁闷,这有这么好笑吗?

    欧阳玥气恼地眨巴下眼睛,再次睁眼时,眼前的碧悠却不见了,吓得她赶紧转身。

    碧悠已经出现在她的身后,一双温热的大手在瞬间就搂上了她的腰肢,吓得她惊叫起来。

    “你觉得你有机会在我面前自杀吗?”碧悠的身体整个贴在欧阳玥的后背上,然后他嘴里发出一种类似于消魂的呻吟,欧阳玥顿时寒毛竖立,头皮发麻,这男人绝对是个真变态!

    欧阳玥感觉整个身体都僵化冷冻了一般,恐惧深深地占领了她的全部思想。

    “若你敢自杀,我就杀光你所有的朋友,龙希澈是第一个。”碧悠的薄唇已经到了欧阳玥的耳边,声音很幽深又似乎很遥远,然后欧阳玥感觉耳背上一阵湿漉漉,滑腻恶心的感觉让她面色瞬间泛白,这家伙居然舔她的耳朵。

    “你好香,是一种纯净的清香,第一次我就闻到了,我想抱着你一辈子,我从来没有如此强烈的感觉。”碧悠一副很享受的样子,虽然怀里的美人现在和木头差不多僵硬,但他还是感觉到了满足,甚至于身下的某个物体都不可抑制地出现了反应,这是连他自己都没想到的,对女人他一向无感,因为修炼更没有生理需要,但此刻他却发现自己居然也是有七情六欲,而且他似乎不排斥。

    “碧,碧悠,你,你先放开我好吗?”欧阳玥很想哭,也很想反抗,但她知道这个时候反抗的结果只有一种,所以她不敢,她更不敢叫球球出来,照碧悠的性格,很可能直接灭杀了球球,何况那小家伙一直在忘我的修炼,完全不知道自己的主人发生什么事了,当然这也是因为欧阳玥并没有召唤它的原因。

    “留下来喝血粉佳人可好?我特意给你调制的,今晚这里只属于你我。”碧悠在她的黑发中深深地吸了口气后慢慢开口,声音有着一股男人特有的沙哑,怀里的女人已经被他吓坏了,但他可不想以后自己的女人会这么怕他,所以他给她时间适应自己,虽然他有种立刻想要占据这个女人的强烈感觉,不过他的自制力一向很好,除非他不想克制。

    “好,好的。”欧阳玥只能微微点头,喝东西总好过身后多只色狼吧?腰上的大手很快就消失了,背后那股灼热也不见了,抬眸一看,碧悠已经在吧台里面了,一杯血色的饮料拿了上来,放在欧阳玥的面前,速度快得犹如鬼魅。

    一张好看阴柔的俊脸带着温柔的笑意道:“快喝吧,对你有好处的,我希望我的女人能越来越强。”

    欧阳玥的面色可不好看,但她必须强装坚强,露出一丝难看的笑意,伸手拿起血粉佳人慢慢地放到嘴边,脑子里想着各种方法,自己该怎么脱离这个强大又变态的家伙。

    “不用怕我,我不会伤害你的。”碧悠低下头道。

    欧阳玥嘴角直抽,他的话能相信吗?

    “刚才只是亲热,不是伤害,你要习惯。”碧悠很霸道地解释。

    “你,你若是真心喜欢我,就不该逼迫我,而是让我喜欢你才对!”欧阳玥说话也不利索了。

    “若是逼迫,就不是刚才那样了。”碧悠抬眸,里面有着一股说不出的邪恶。

    欧阳玥一愣后顿时面色涨红,这家伙的意思是他要逼迫就直接上了她吗?天哪,这样的变态完全有可能做出这种出格的事情来。

    “我,我需要时间。”欧阳玥继续结巴,很多东西对这个霸道的男人是讲不通的。

    碧悠眸子笑了笑,看看她手中一直不喝的血粉佳人不说话。

    欧阳玥被他看得心绪不宁,只能轻轻地喝了一口,血红色的液体立刻沾满她的整张小嘴,发出近似于妖异的动人光泽,对碧悠来说是充满了百分之百的诱惑力。

    欧阳玥刚想舔下嘴唇上粘稠的体液,就发现吧台中的碧悠又不见了,来不及舔嘴就立刻转头。

    顿时一团温热压迫在她的小嘴上,让她惊得双眸瞪得像铜铃一样大,眼前的碧悠带着一种满足的表情正强吻住她的小嘴,强势的双手再一次固定了她的腰肢。

    ------题外话------

    恭喜亲爱的‘yybbzz’成为本文探花,扑倒大么么,╭(╯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