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重生毒眼魔医 > 036章 是个魔鬼

    “不要!”齐岳速度极快地抢过药剂,立刻倒入自己口中,那害怕被抢走的样子让欧阳玥笑了笑,看来这小家伙还是有小孩子的倔强脾气,也不怕再被殴打。

    “死小子,敢跟我抢!”愤怒的宫义一巴掌就朝齐岳的脑门拍下。

    欧阳玥立刻手臂一抬,就把宫义的手腕处狠狠地掐住,怒气一下子倾泄而出,声音冰冷如刀道:“宫家人个个都这么卑鄙无耻吗?”凌厉的目光让宫义不由自主地抖了抖。

    “你,你说什么?”宫义的声音有点发颤,手臂想抽回,但欧阳玥却没想这么便宜放过他,用力地握了下才放开,宫义闷哼一声,看看自己立刻青紫的手臂,气得双目像要冒出火来了。

    “有我欧阳玥在的地方,宫家人休想再欺负齐家人,若是再犯,就别怪我不客气!”欧阳玥的威胁让大家都感觉到一种恐惧,说不上来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但却一下子都觉得欧阳玥就像高高在上的女王一般,让他们莫名生出敬畏感。

    “放肆!你们当这里是什么地方!”马导师反应过来气得一张脸扭曲了。

    “马导师,这事是宫义的错,他怎么能抢药剂!不管欧阳玥的事吧?”蕾妮忽然站起来说道。

    其实全班人都看到欧阳玥送齐岳药剂,而宫义无耻想抢药剂不成要打齐岳的一幕。

    “就是,小玥没错。”琳达也说了句。

    “宫家无耻!”艾桑也气恼地骂了声,在齐岳来之前,他可没少受宫家人的欺负,本来他是不敢如此骂宫义的,但他心里又觉得只要欧阳玥在,他们就不会有事的。

    同学们议论纷纷,怕宫家的都不敢说话,不怕宫家的都是讽刺讥笑,让宫义一张愤怒的脸很是狰狞,恨不得立刻撕了欧阳玥。

    “好了!”马导师怒喝一声,走到宫义面前道,“宫义,药剂学院不是你宫家,若再在课堂闹事,就不用学了!”

    欧阳玥挑眉,好在这个马导师还算是英明的人。

    宫义面色气恼而尴尬,回到座位上坐下,但一双眸子里却都是仇恨,对欧阳玥,也对齐岳。

    “谢谢你。”齐岳面红耳赤地看看欧阳玥。

    “感觉如何?”欧阳玥微笑地看看这个小男孩。

    “好多了,身上不疼了。”齐岳目光闪亮,药剂的作用几乎是瞬间的,本来他一直隐隐作痛着,昨晚都缩在床上不敢乱动,来上课也是坚持着,喝了药剂一刹那,一股暖流就冲入喉咙,快速在蔓延他的全身,一下子就修复了他身体内的伤,当然他的伤不是那种断骨穿肺那么严重的,所以这瓶低等级别的修复药剂对他是刚刚好的。

    “嗯。那就好。”欧阳玥很满意,看了马导师那古怪的眼神一眼走回自己的座位,龙希澈目光幽幽地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

    接下去,马导师指导完所有的学生后,就开始教大家分别药草和药材,欧阳玥和龙希澈都很认真地听着。

    一个早上都是没有休息时间的,直到中午十一点下课,大家才欢乐地一哄而散,琳达和艾桑包括齐岳都来到了欧阳玥的桌子前,蕾妮也走了过来,只有雷德拉了蕾妮一会后被她甩开才和其他男生一起离开了。

    齐岳看看龙希澈,又看看欧阳玥道:“原来你们就是昨日进来的两个新生。”

    欧阳玥不解,齐岳好像认识龙希澈。

    “他和我同一个宿舍。”龙希澈淡淡地说了一句,欧阳玥这才想起昨晚看进他房间时,床上卷曲的小身影原来就是齐岳,这还是有缘了,不过龙希澈貌似不怎么友好,一晚上都不太关心别人啊。

    “是啊,我和他一个宿舍的,对了,我叫齐岳,很高兴认识你们。”果然齐岳和龙希澈还没有交流过。

    欧阳玥看看龙希澈嘴角抽搐了下,龙希澈接受她的鄙视目光目光冷了下来。

    “小玥,你们不去餐厅吗?晚了可能就没菜了。”琳达忽然道。

    “是啊,小玥,大家快去餐厅吧!”蕾妮也道。

    欧阳玥一惊,这里吃饭都那么搞笑的吗?晚了还没菜吃不成?

    “好。”欧阳玥连忙起身,她总不能害大家都没得吃,下面碧悠的咖啡馆不知道白天开不开呢?

    蕾妮的表现让琳达和艾桑都很是不屑,但她不知道何故就是喜欢跟着欧阳玥,让大家都不解,难打昨晚是被欧阳玥打傻了?

    所以当这样六个人的组合来到二号大楼的餐厅时,本来喧哗的餐厅就静寂下来,大家都很惊讶地看向欧阳玥。

    欧阳玥无奈地笑笑,对身边的齐岳道:“我们被当成猴子了。”

    齐岳一愣后笑了笑自嘲道:“我一直是猴子。”

    欧阳玥心里一酸,伸手摸摸他的小脑袋道:“以后不会了。”齐岳十五岁,但看上去营养不良,最多十三岁的样子,很让人心疼。

    “齐岳,这边!”一个突兀的女声喊起来,大家转头,就见是很护着齐岳的梅兰。

    欧阳玥看到齐岳的脸扭曲了一下,并没有回应。

    “齐岳,你和梅兰什么关系,她似乎很照顾你。”欧阳玥有点好奇。

    “没,没关系,她,她喜欢我小堂哥,所以对我特别照顾。”齐岳抿着嘴道。

    欧阳玥顿时了然,原来又一个喜欢齐剑的女人,不过梅兰比宫英就好得太多了,而且显然她为了保护齐岳,惹了不少众怒,因为没有人和她坐在一起,她一个人占了一张很大的桌子。

    “你觉得她和齐剑配吗?”欧阳玥笑起来,脑海里出现齐剑那张俊美斯文的面孔,再看看梅兰英气的样子,感觉还是挺配备的,只是不知道齐剑知不知道有梅兰这个女人喜欢他呢?

    “不配。”齐岳冷冷地说了声。

    欧阳玥一愣,感觉齐岳确实好像对梅兰不是很友好似的,这里面一定还有其他原因。

    “先吃饭!”欧阳玥拍拍他的肩膀。

    琳达和艾桑、蕾妮已经去打饭,长长的队伍沿着摆菜的一条桌子移动着,每个人手里都是一个托盘,欧阳玥和龙希澈、齐岳也走过去,每人拿了一个托盘跟在后面排队打饭。

    餐厅里已经恢复正常,很多人边吃边聊,欧阳玥注意到早开吃的宫义和宫无涯、还有一个昨日打齐岳的男人坐着一起用餐,目光偶尔会朝她看来,目光里面都是鄙视。

    龙希澈忽然冷冷地哼了声道:“你的麻烦真不少。”

    欧阳玥转身抬头看了看他那张冷酷的脸笑道:“没有麻烦的话,你这个保镖就没有用武之地了不是吗?”说完对他嫣然一笑,一张俏脸透露着灵动狡黠。

    龙希澈看得愣了愣,眸光慢慢转深,最后冷冷道:“这里有我对付不了的人,你别把麻烦惹大了。”

    “你说碧悠?”欧阳玥挑眉。

    龙希澈面色更冷道:“离他远点,不然我可保护不了你。”

    “我知道,不过他对我应该没有敌意。”欧阳玥耸耸肩,碧悠的实力她知道,不过以昨晚碧悠的表现应该不会害她才是,最多可能是对她感兴趣,不过昨晚床边那一幕确实有点惊悚,小心是对的。

    龙希澈眼睛眯了眯不再说话,心想这个女人惹事的本事天下无敌,自己就算说了也是白说,还是别浪费口舌了。

    一排排菜面前是一位位穿着干净白衣服的厨师,欧阳玥发现他们给每个学生装饭和装菜都是不一样的。轮到蕾妮的时候明显饭菜都多,而且还有鸡腿鸡蛋,但到了琳达的时候菜就只给蔬菜,艾桑到多了个鸡蛋,不过他马上给了琳达。

    “为什么菜式都不同?这个要交钱的吗?”欧阳玥惊讶道。

    “不知道。”龙希澈道。

    齐岳转过身来道:“不用交钱的,只是个个势力,暗中有点给钱,照成了不公平。”齐岳拿着托盘的手紧得发白。

    欧阳玥了然,哪里都有竞争和**。

    “导师都不管的吗?”欧阳玥皱眉。

    “他们只管好的学生,像我们这种差生待遇自然不同。”齐岳恨恨道。

    欧阳玥无奈,很快就轮到齐岳,果然是饭菜都少的可怜。

    欧阳玥没有说话,轮到她了,那家伙抬头看看她忽然问道:“你是新来的欧阳玥?”

    “是的。”欧阳玥点点头。

    “你等一下!”那男人马上跑进去,等他出来的时候端着一个托盘,上面居然是三菜一汤,二荤一素,加上一晚香喷喷的米饭,看傻了欧阳玥,也看傻了其他人,这待遇也相差太远了吧,问题是她不觉得她优秀得能到这种特殊待遇。

    “是碧悠少爷交代的,你不要就扔掉。”那男人为欧阳玥解释了。

    欧阳玥顿时了然,看着那看上去就好吃的菜肴嘴角抽了抽,最后笑了笑,端了就走,送上门来的没理由不吃。

    龙希澈的伙食也很不错,让龙希澈觉得讽刺的是他为何会有好待遇?不禁问对那个男人道:“我可不会做药剂。”

    “你是龙家人,导师交代的。”那个男人面无表情地为他解释下。

    大家端着盘子找位置,欧阳玥很直接地走向梅兰那一桌,齐岳嘴角抽了抽只能跟过去,梅兰高兴地眉开眼笑伸手招呼。

    大家围坐在一起,欧阳玥看看自己盘子里丰盛的菜肴,再看看齐岳和琳达、艾桑那可怜的菜,微笑道:“大家一起吃,我一个人吃不下这么多,别浪费了。”说完把碗中的咸菜红烧肉夹进齐岳的碗里,接下去是琳达和艾桑。

    “我,我不用的。”齐岳难为情道。

    “要的,你还在长身体,要吃好点。”梅兰把自己碗里的荷包蛋也夹到齐岳碗里,然后笑着看看欧阳玥。

    齐岳涨红了脸,想夹回去,欧阳玥立刻道:“你可别浪费!夹回来的我可不吃。”

    齐岳愣住,看着碗中的肉,忽然眼睛就红了,立刻低下头不说话,他不是没吃过肉,只是在这里半年了,却没有吃过一顿好的,还天天被欺负,要不是齐家逼着他不到中等级别不能出去,他只怕早撑不住了,当然他也知道齐家和宫家的恩怨,知道自己出去的危险,毕竟在药剂学院里还是很安全的,若是到了中等级别的药剂师,导师都会看得起,自己也可能被内城四大家族的人看中,这样也许能帮齐家找到转机,这也是他咬牙忍住的最大原因。

    琳达和艾桑都低着头,他们并不是想来沾光的,只是好不容易来了一个朋友,想多点交流。

    龙希澈鄙视地看看欧阳玥后开始吃起来,还伸筷子过来夹欧阳玥的菜,就像一家人似的自在。

    “我叫梅兰,欧阳玥,你好厉害。”梅兰开始边吃边和欧阳玥聊天,她是想让齐岳自在一点吃饭。

    欧阳玥也是正有此意,她不是发善心,实在是她确实吃不完,但这三个人显然受了感动。

    “你也很厉害,都在第三区域了,你来多久了?”欧阳玥询问道。

    “我都来半年了,和齐岳一起进来的。”梅兰笑笑,“你认识齐剑?”

    “是啊,他是我朋友,你和齐剑也很熟悉吧。”欧阳玥微笑道。

    梅兰有点尴尬道:“还好,他以前帮助过我,对了,你们进来前他还好吗?齐家怎么样了?”梅兰眼中有着关心之色。

    齐岳顿时抬头,渴望地看着欧阳玥。

    欧阳玥不想他担心道:“还好,他们都坚持下来了。”

    “欧阳姐,宫家在外面是不是很欺负齐家?齐伯伯和大堂哥他们还好吗?”齐岳紧张道。

    “你别担心,现在还好。”欧阳玥实在不知道怎么回答这个小男孩,要是告诉他齐明的脚断了,他们家又没钱了,不知道齐岳会怎么难过,好在自己给了齐剑绿色药石,宫家现在又把仇恨放在她身上,齐家应该能喘口气,其实自己进来前应该跟龙家说一声,照顾一下齐家的。

    想到这里,她转头看了看龙希澈。

    龙希澈也抬眸看了看她,然后停下嘴里的咀嚼道:“龙家的出手让宫家没那闲工夫再去管齐家。”

    欧阳玥脑子一转,这话确实不错,宫家死了一个武尊一级,又伤了宫飞青和宫英,对她和龙家可谓仇深似海,又怎么会为了宫英喜欢齐剑而去花精力对付已经没有抵挡力的齐家呢,看来齐家暂时是安全的了。

    齐岳这才松口气,继续低头吃饭。

    “宫家还真是喜欢乱蹦跶。”一直吃饭坐在最边上的蕾妮说了一声。

    欧阳玥好笑道:“你们内城四大家族就不管管?”

    “内城很少管外城的事,外城一直是龙家在管理的。”蕾妮看向龙希澈,目光闪了闪。

    “龙家隐退十五年的事你应该知道吧,宫家现在在外城可谓第一家族。”欧阳玥边吃边说。

    “龙家不是出来了吗?”蕾妮看向龙希澈。

    “还没有正式出来。”欧阳玥耸下肩,“不过我想也快了。”只要灭了公孙极这个老畜生,龙家就能重见天日。

    “你和宫家有过节?”蕾妮看看欧阳玥。

    欧阳玥笑了起来,挑眉道:“不共戴天!”四个字很轻却很有杀伤力,把一桌子人都震住了。

    欧阳玥黑眸慢慢眯起,冷光乍现,毛毛受那么重的伤,莲儿和自己也都受伤,要不是蓝森的出现,他们搞不好就全部死在宫家强者手里,现在毛毛还被蓝森那个变态带走了,这仇一定要让宫家血债血偿!

    大家似乎一下子都感受到她内心深处那股恨意,都很惊诧。

    “原来如此,药剂学院虽然有宫家人,但是绝对不允许发生杀戮之事,不然就会被取消学习资格,而且以后这个家族的人永世都不能进来这里学习,所以没有人会冒这个险。”蕾妮立刻解释道,似乎怕欧阳玥会乱来。

    欧阳玥一听后哑然失笑,原来是这个原因,不过她没有什么家族,等自己学成之日,就是宫义和宫无涯的死忌,宫家还想培养药剂师,让他们做梦去!

    “小玥,你可千万别乱来啊。”琳达急切道。

    “你们放心,我还没这么糊涂,我还没开始学习制药呢,不想被踢出去。”欧阳玥心中的仇恨藏起来,脸上又露出淡笑亲切的笑容。

    大家看着她松了口气,只有龙希澈有点讥笑地抿下嘴,他才不信这个女人会放过宫家人,这女人可是一点亏都不吃的。

    餐厅里依旧热闹,这一张桌子似乎成了大家议论的焦点,宫家的两位男人时不时用仇恨的目光看向欧阳玥,似乎期待她吃饭能被咽死。

    欧阳玥吃得不错,碧悠那家伙为她特别交代的饭菜都挺合她口味,其实他们都是古武者,对吃实在是看得很淡,只是修炼少了,这些需求也变得多了起来。特别对于武者阶段的人更是明显,换句话说,这里龙希澈其实都不用吃饭,不过这家伙修炼太久,出来自然是想过些正常的生活,何况他满足的是嘴巴的馋,并不是他的肚子饥饿。

    餐厅是八卦的地方,欧阳玥和龙希澈无疑成为谈论的焦点,特别是昨晚蕾妮被打的事情更让人不敢随意接近欧阳玥,本来抱着欺负新人的心思也在看到龙希澈之后彻底消失,像这些最多在武王级别的人,是探测不到龙希澈武尊三级巅峰的水平的,在他们眼里龙希澈的实力是深不可测的。而显然欧阳玥是和他一伙的。

    突然喧闹的餐厅里静了下来,大家的脑袋一致转过去看向大门。

    欧阳玥也转过头去,就看到大门口走进来一个身穿一套深绿色休闲服、头发扎着一个精光的马尾走了进来的碧悠,一手插袋,行走潇洒,让大家都看傻了眼。

    “碧悠?这家伙怎么会大白天出现?还来了餐厅?见鬼了吗?”有人疑惑起来。

    “就是,这家伙不到晚上可从来没见过,今天是出什么事了?”

    “碧悠原来这么帅气的啊。”女生中有人被碧悠那张巴掌大的俊脸、清爽干净又带着邪恶气质的碧悠吸引住了。

    “碧悠!”有个男声响了起来,碧悠转头看了眼并没有答话,而是一直没停下脚步,欧阳玥看到叫他的正是高材生宫无涯。

    宫无涯感觉自己有点没面子,立刻站起身来跑向碧悠道:“碧悠,你怎么来这里?”

    “我不能来?”碧悠挑起一边阳刚又透露阴柔之色的眉毛,暗绿色的眸子透露着让人心寒的冷意。

    “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你来这里用餐?”宫无涯显然是不依不饶的。

    “我的事什么时候轮到你管了?”碧悠冷冷地哼了一声,绿色的眸子里黑色瞳孔顿时竖成一线,宫无涯愣住,再不敢跟着他走。

    全场目光都盯着碧悠,只见他一直朝欧阳玥的桌子走去,越来越近时露出了亲切的笑意。

    欧阳玥翻了个白眼,看来这家伙是为她而来,低头看看自己的伙食,还不得不笑容相迎。

    “麻烦!”龙希澈冷冷地说了一句,显然对于碧悠的到来非常不满意,对欧阳玥惹麻烦的个性真是深恶痛绝。

    欧阳玥一头黑线,她也没想到碧悠会这个时候出现啊,还以为他除了开咖啡店不会现身呢。

    “玥玥!”清润悦耳的声音响彻整个餐厅,掉了一地的眼珠子,玥玥?那个新来的女生?他们这么亲密吗?

    “咳咳咳。”欧阳玥尴尬地讪笑一下。

    “我让人特别做的菜肴你还满意吗?”碧悠笑着走近,当看到龙希澈正在用筷子夹欧阳玥那盘子里、正是他特别交代的菜肴时,一张笑脸顿时结成冰,一股冷意瞬间蔓延。

    离他最近的琳达连忙站起身,走到另一边去,目光中透露恐惧,这个碧悠怎么总给她感觉很古怪。

    “很不错,谢谢你,不过下次别这么做了,我不想搞特殊化。”欧阳玥也不知道他为何忽然变得不太对劲,自己可没惹到他不是吗?

    “你吃完了?”碧悠问道。

    欧阳玥点点头,不解他的问话,除了齐岳和龙希澈还在吃,其他人都吃完了。

    突然一股强大的气息从地上升起,欧阳玥脚下有种阴气袭来的感觉,还没反应,面前的桌子一脚就腾空而来,侧向龙希澈这一方倾倒下来。

    龙希澈比欧阳玥先感觉碧悠那股杀气,他很明白是对着他而来,不过什么原因他就不知道了,难道是因为自己坐在欧阳玥边上?也不算边上,是在两排人之间的位置。

    “啊!”齐岳面前的餐盘整个滑走,吓得他叫了一声,心里其实是可恨,他的红烧肉还没吃呢!

    正在大家以为餐桌上的狼藉会倒龙希澈一身时,龙希澈瞬间没了踪影,全部碗筷噼里啪啦地倒了一地,清脆响亮,两边的人全部吓得弹开。

    “碧悠!你干什么!”欧阳玥知道是碧悠暗中出手,顿时气恼地怒道。

    碧悠眸子一眯,看着欧阳玥道:“菜是给你吃的,别人不可以吃!”

    欧阳玥呆愣,然后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而其他人则有种不安,他们可是都吃了几口的,谁叫这么美味呢?但他们可不敢出声。

    “我一个人哪能吃那么多啊,浪费不好!”欧阳玥没好气道。

    “浪费没什么不好,他们还不够资格!”碧悠有点强势地看着她。

    “那下次千万别做这种好事,我可受不起!”欧阳玥说完掉头就走,目光看透虚空,龙希澈在虚空抱着双臂愤怒地瞪着她,显然是在责怪。

    “玥玥!”碧悠连忙身影一闪就到欧阳玥面前,“我只想对你一个人好!”

    欧阳玥抬眸狠狠地瞪着他道:“我受不起!还有,这是饭钱,我们两清了!”欧阳玥从空间拿出一个大金币扔给他后直接跑了出去。

    碧悠接住那个大金币眸子一眯,浑身的战气爆发出来,顿时全场的人不是吐血就是倒地,强大的威压让他们根本没有能力反抗。

    惨叫声此起彼伏,离他最近的琳达、艾桑、齐岳等更是承受不住地惨叫,跪倒在地上,口中鲜血直流,面色惨白,生命迹象流失中。

    “住手!”欧阳玥已经返回,看到这一幕惊得大吼。

    碧悠这才收回了气息,其实他没有用尽全力,要不然这里面估计一半以上都会暴毙了。

    碧悠绿色的眸子发出嗜血的光芒,愤怒让他一张阴柔的脸看上去狰狞而危险。

    “你到底干什么!你个神经病!要不要这么过分!”欧阳玥连忙跑到琳达身边,再看看吐血的齐岳,这实在是太残酷了,连忙拿出灵力丸喂进他们嘴里。

    “我说了,我只对你一人好,其他人是死是活对我来说都无所谓!”碧悠声音冰冷地道,一双眸子直直地盯着欧阳玥的小脸。

    欧阳玥欲哭无泪,龙希澈说得不错,自己确实能惹麻烦,昨晚自己就不应该接受他的好意,这个男人根本就是个魔鬼啊。

    “碧悠少爷!”忽然餐厅门口出现了乌鳢长老的身影,但他对碧悠的态度非常恭敬,让欧阳玥一愣,这碧悠究竟是什么人物?

    ------题外话------

    月底了,亲们的月票可不要浪费啊,明天老香会尽力万更。

    天气太他妈热了,亲们小心防暑哈,我出去半个小时就直接头晕眼花中暑了,实在不敢再出门,汗滴滴。大家多喝点绿豆汤消暑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