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重生毒眼魔医 > 027章 老祖宗

    欧阳玥此话一出,全场面色,年轻人是极度震惊地看向欧阳玥,老一辈也被吓的一愣一愣的,实在没想到这个看上去巧小的身体里有着这么强势、泼辣的一面。

    任云桀却心里温暖,拉着她的手紧了紧,看着她的目光也瞬间柔情一片,到是让年轻一辈都有了羡慕,特别是几个年轻的男人,都有点羡慕任云桀,有如此护短的女人也是一种幸福。

    龙老爷子也被欧阳玥这句话震懵了,一下子屋子里都变得静悄悄,很是诡异,大家都是一副见鬼一样的表情。

    “小丫头,你是不是太过分了!”龙希澈第一个开口,冷眸犀利地看向欧阳玥。

    欧阳玥冷笑一声目光更冷地看向他道:“年轻一辈的佼佼者,原来也不过是清高傲慢、无知自大之辈!龙家将来若以你为主,只怕这路也早晚走不下去!”

    “小玥。”龙岳莲面色苍白地看着她,她可不想因为欧阳玥这些话,最后遭来被打死的结局。

    “龙家主,我话已经说出口,要我救你们老祖宗、救你们龙家可以!但龙老爷子就必须向云桀道歉,不然的话,就算你们杀了我们,龙家被覆灭也注定是必然的!”欧阳玥冷笑一声,因为她相信龙战天不糊涂,他这个家主必须要以龙家安危为主,就算有一线希望他们也不可能放弃,何况她已经拿出一颗紫药石,让龙战天对她的信心大增。

    龙战天的脸色也很难看,阴晴不定,心里纠结,目光看向他那个被气得完全说不出话来的父亲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小姑娘,我大哥刚才说话确实有点过了,他一生骄傲,要他道歉只怕不可能,老夫代替他向你的朋友道歉可好?”灰衣老人站起来,目光炯炯地看向欧阳玥道。

    “小姥爷?”龙岳莲吃惊地叫道。

    “欧阳小姐说得不错,她确实是我们龙家的唯一希望了,刚才也确实是大哥出手在先,我代大哥道歉也是应该的,还望欧阳小姐看在老夫面子上消消气,帮我们龙家一把。”灰衣老人是龙老爷子的亲弟弟,身份在龙家也是位高权重,平日这位小姥爷从来也不说什么多余的话的,没想到这一次居然会出来解决问题,化解这场尴尬。

    “我也代父亲向云桀小友道歉,并且保证以后龙家人不会再找两位的麻烦。”龙战天见自己父亲虽然气极但并没有在发作,只怕是想通了利害关系,他其实也是想在外人面前不丢龙家威严,保留一些龙家的以往的威风,只是没想到欧阳玥根本不吃这一套,不过欧阳玥刚才的强势反而让他觉得欧阳玥似乎有信心一般,所以他才忍住了气。

    “小玥,姥爷其实不是故意的。”龙岳莲看着欧阳玥轻声地道。

    欧阳玥见其他人都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就知道龙家的约束力还是很强大的,看那老头子是不可能向云桀道歉,这种顽固的家伙估计是宁愿掉脑袋都不会失去他那所谓的尊严的,但看在龙战天和小姥爷的份上,自己也算为任云桀讨回些公道了。

    “云桀,你接受道歉了吗?”欧阳玥想听听任云桀的想法。

    任云桀目光看着她嘴角勾起道:“你说了算。”

    欧阳玥微微一笑道:“那我们就勉为其难去看看他们的老祖宗吧,今天还要去赌石和买手机呢,还要去管理公会一趟,忙得很。”

    任云桀嘴角勾起些宠溺的笑容道:“好。”

    龙战天终于松口气,连忙道:“两位先用点早膳,我们就去看老祖宗。”说完又对其他人道,“你们都散了吧!希澈和莲儿留下。”

    一帮人纷纷离开,连龙老爷子也在灰发老人的拉扯下离开,欧阳玥只看到白发老人那双精光闪烁的老眼里都是不甘心和气愤,但却无计可施,让她有点暗爽。

    龙战天一边看两人用早膳,一边对希澈严肃道:“希澈,你虽然是龙家最优秀的年轻人,但人外有人、天外有人,我们不能固步自封,我们龙家以前也许还能称得上强者,但随着日新月异,很多人都在不断努力,也许很多人都远远赶超在前,做人要懂得谦虚才好,这次等欧阳小姐看完老祖宗,你就要担当他们的保卫工作,一切听从欧阳小姐命令,不得有误!”

    龙希澈一直冷冷地坐在另一边,听龙战天说完才轻微地应了声,虽然心有不甘,但也不敢出口顶撞,毕竟连老爷子都败给了这个小女人,他还真对她另眼相看。

    “爹,我也去吧,也好有个照应。”龙岳莲就想着出去走走。

    龙战天看看她双目中的渴望,又看看明显有点不服气的龙希澈,最后点点头道:“好,有什么事要记得通知爹。”其实龙战天也早想到希澈或许跟他们相处不好,有龙岳莲在一边也可以调节一下。

    “是,爹!”龙岳莲高兴地笑了,眼睛看向欧阳玥时调皮地眨巴一下,让欧阳玥也笑了起来。她也觉得龙岳莲跟着会好一些,鬼知道这个高傲的龙希澈二少爷会不会暗地里阴他们。

    五个人一张桌子,欧阳玥和任云桀悠闲地吃着早点,显然心情已经好了很多,龙希澈一动不动地坐着,目光只盯着他面前的桌面,好像能把桌子看出花来。

    龙战天从空间里拿出十一个大金币给龙岳莲道:“等下先去为欧阳姑娘买部手机,这样也方便你们联络我,还有一个大金币就作开销,别怠慢了两位。”

    龙岳莲点头接过了大金币,一张俏脸上都是兴奋的表情,只怕在龙家,她都没一下子见过这么多个大金币。

    “龙家主,问个私人问题可以吗?”欧阳玥见他小心翼翼地拿出金币的样子有点疑惑。

    “欧阳小姐请问。”龙战天抬头看她。

    “你们龙家的收入来源是什么?”欧阳玥挑眉道。

    龙战天一愣后露出苦涩的表情道:“不瞒欧阳小姐,龙家已经很久没外收入了,不过好在龙家底蕴不错,之前开出一条矿脉,靠卖些红药石、橙药石为主,不过那矿脉也已经在早几年挖完了,现在大敌当前,谁也没有心思去想赚钱的事。”说完叹了口气。

    欧阳玥点点头,算是明白过来了。

    “十五年前,我们在外城还是有些生意店铺的,老祖宗被陷害之后,我们为了报仇就开始封闭起来,久而久之,外界也以为我们隐世了。”龙战天解释道。

    欧阳玥点点头,没有多说话,很快就吃完了早点,五人移步离开餐厅,龙战天让龙岳莲和龙希澈在大殿等候,自己则带着欧阳玥转到内室,任云桀觉得自己去不方便,就选择回房休息,欧阳玥也没有勉强他。

    欧阳玥进入一个地下通道中,目光立刻透视扫描,发现龙家大宅下面有很多地下室,很多龙家人都在闭关修炼者,男女都有。

    龙战天带着她七转八弯后,欧阳玥看到一间比之前地下室大了一倍的地下石屋,里面一张石床上靠坐着一个老人,欧阳玥第一时间确定这位看上去老得有种几乎老态龙钟的老人必定就是中了毒的老祖宗,龙战天的爷爷。

    “就在前面了,最近老祖宗的身体越来越不行了,我们都很担心,昨日欧阳玥姑娘的紫药石虽然我已经配制药剂想让他老人家服用,但老祖宗说他大限将至,服用一剂的话等同于浪费,只不过让他多活几年,但他要不去除毒素,等同于浪费,所以他把药剂留下来想给需要的人。”龙战天的声音很沉重,欧阳玥能感觉出他内心的悲伤,而对于这位老祖宗有一刹那的崇敬。

    “龙家主放心,我会尽力的,对了,若是要紫药石治好老祖宗的毒,需要多少块?”欧阳玥也怕万一。

    “起码也要五剂以上,其实我们还有一块紫药石,只是偏小,但也是不够,蓝药石起码要五块抵得上一块紫药石的药效,我们也只寻到一块蓝药石,所以太难了。”龙战天摇摇头,很是失落。

    欧阳玥皱皱眉,紫药石不好找那是一定的,昨日她们在老烟枪那店铺里也就找到一块,她不能保证其他三家店里会有更多。心里不禁也有点着急,万一她的青木灵气对老祖宗没用,只怕会让龙家彻底失望了。

    “就在这里,欧阳小姐请稍等一会,我先进去和老祖宗说一声。”龙战天转头说道。

    “好。”欧阳玥点头站在石室的门口,看着龙战天推开石门进去,目光跟着透视进去。

    床上的老人已经睁开了眼睛,那双眼睛里有着沧桑、无奈之感。

    “老祖宗,你今日感觉好点吗?”龙战天直接走到床前询问道。

    “战天啊,那位小姑娘来了吗?”老祖宗目光朝石门处看来。

    欧阳玥只感觉眼睛一痛,顿时闭眼,心想果然是武神级别啊,这样的隔空威慑力她可连想都没有想过。

    “来了,就在门外。”龙战天道。

    “让她进来吧。”老祖宗有点虚弱地喘口气,估计刚才是在用意念探索欧阳玥。

    “是。”龙战天连忙去叫欧阳玥。

    欧阳玥缓缓入内,面色淡定,一双眸子看向床上正看着她的老人家。

    四目相对,欧阳玥心头一震,那是一种很难形容的感觉,让她有种无形的压迫感,但他明明是用一种很慈祥的眼光看着她的。

    “老祖宗好。”欧阳玥跟着大家一起如此称呼。

    “好,好,小丫头长得到是标致。”老人家面上露出些笑来,只是一张太过老态、瘦骨嶙峋的脸让他看上去就像一朵盛开的菊花。

    “欧阳小姐,这位就是我们龙家的老祖宗,也是我的爷爷。”龙战天介绍道,“老祖宗,她叫欧阳玥。”

    “龙家主,老祖宗,叫我小玥就可以了。”欧阳玥微微一笑,她对这个老祖宗的第一感觉还是不错的,起码比起龙战天的父亲,这老人家和蔼好多,果然到了一定境界的人,气度也是不同,虽然看上去实在老得几乎都差走进棺材了,但还是让欧阳玥觉得不讨厌。

    “好好,小丫头过来坐这边。”老祖宗拍拍他的石床边缘。

    龙战天一愣,欧阳玥也是惊讶,不过还是走了过去坐下来,一老一少就这么看着对方。

    “小丫头可有过奇遇?”老祖宗笑得和蔼,语速很缓慢。

    欧阳玥愣住,不知道他指什么?难道从她脸上看出什么名堂来了。

    “呵呵,小丫头相貌不凡,这皮肤更是如婴儿一般,骨骼清奇,是棵难得一见的好苗子。”老人家见欧阳玥的表情又笑了起来。

    “呃,老祖宗夸奖了,小玥才刚步入武王级别,实在没用得很。”欧阳玥有点脸红。

    “呵呵呵,老夫可不会看错,你天资比希澈更胜一筹,以后的路不可限量啊。”老祖宗笑呵呵道。

    龙战天大惊,目光惊讶地看看欧阳玥。

    “小玥会努力修炼的。”欧阳玥不知道说什么,“老祖宗的毒都逼到腿上去了吗?”

    “小丫头真懂医术?”老祖宗笑笑。

    “正确说来,我懂针灸之术,老祖宗能让小玥看看你的双腿吗?”欧阳玥皱眉地看着毯子下看上去并没有多大存在感的两条腿。

    “怕要吓到你了。”老祖宗给龙战天使了个眼色,龙战天走过来,从下而上慢慢地揭起毯子。

    欧阳玥的小嘴瞬间张大,若是眼前两个骨头就叫腿的话,那么我们的腿就是大象腿了。

    紫黑色、皱皱的表皮紧紧地包着两个形状都已经很明显的骨头,似乎两者之间没有一点肉的存在,去了皮就等于是一副骨架了,这景象还真得很是吓人。

    “毒很霸道,把肉都腐蚀光了,吓到你了吧。”老祖宗虚弱地笑,“现在这毒已经侵入骨头,我这么多年一直跟这种毒奋斗,但终究是不能战胜,本想去了这双腿,但双腿一失,就算我修炼再高,也不可能是公孙极的对手,希望终究是残酷的,老夫也不想拖累大家了。”老祖宗说道这里叹口气,里面有无尽的无奈和苦涩。

    欧阳玥心头涌起一股愤怒和悲哀,还有就是一种痛心,这个老人被整整折磨了十五年,一直在挣扎着,公孙家族实在太卑鄙了。

    “小丫头,有希望吗?”龙战天看欧阳玥似乎看呆了,不禁害怕地询问道。

    欧阳玥回过神来,立刻拿出李时神针,然后看向老祖宗吞咽一下道:“老祖宗,你现在双腿有感觉吗?”

    老祖宗摇摇头苦笑道:“没有,很久都没感觉了。”

    “那这样呢?”欧阳玥忽然一针朝他的脚底板扎去。

    老祖宗顿时脚抖动了一下,很细微,但欧阳玥还是看到了希望。

    “是不是动了下?”老祖宗自己有点傻眼,他没有感觉到疼痛,但似乎是经脉抽了下。

    “老祖宗,看来应该是有救的,只是你这腿时间太久,要想恢复到原样是不可能了,不过只要去掉毒素,你还是能站起来的,至于长肉可能要长时间调养。”欧阳玥把十二根银针拿出来一一放平。

    “真的?”老祖宗惊喜道,“那小丫头可能去除毒素?”

    “我不敢保证,先试试看。”欧阳玥面色凝重,然后在两只脚上分别下了六针,意念一动,青木灵气就缓缓流入到那条干枯紫得发黑的腿上。

    透视眼凝视,看到青木灵气缓缓地顺着骨头上去,但进不了骨头,很快老祖宗就感觉上身经脉暖和起来,精神也好了很多,但脚上还是依旧没感觉。

    欧阳玥皱眉,这毒已经深入骨髓之中,她的青木灵气进不去骨头之中,只能让老祖宗感觉精神好了些,但要去毒的话,她必须要把银针直接插进骨头之内。

    龙战天在一边看着这一幕,见老祖宗面色有惊喜,他也很兴奋,两人完全不懂欧阳玥现在做得根本不能去毒,只是为老祖宗灌输些元气。

    “小丫头,你这针灸很奇怪。”老祖宗面带惊讶地说,“老夫感觉精神好多了。”

    “这是我家祖传的针灸之术,一般的病都能治的,只是老祖宗,你的毒有点麻烦。”欧阳玥皱眉,看着骨髓里面那黑漆漆的毒素心里没底。

    “小丫头,别担心,我也活了这么久了,真要是没办法,我也不会怪你,毕竟公孙极能用出来的毒不会是泛泛之毒,你别有压力。”老祖宗安慰欧阳玥道,但心里也不免有点失望。

    “不是没有办法,只是我需要把针打入你的骨头之中,也许会带来椎骨之痛。”欧阳玥有点难受地看着这老人。

    “你的意思是这毒要救?”老祖宗顿时浑身一阵,无比惊讶道。

    “嗯,不出意外,就算解不干净,我至少能让毒不会恶化。”欧阳玥保守地说道。

    龙战天一喜道:“能不恶化就还有希望,我们现在有两块紫药石,一块蓝药石,只要有希望我们还会继续找的。”

    欧阳玥点点头,手里拔出一根针看着老祖宗。

    “小丫头,老夫要是怕疼的话,也活不到今天了,尽管放胆子试试,只要有希望,老夫就不想死,龙家现在的水平要是遇上公孙极恢复后重来,只怕是灭顶之灾。”老祖宗眸子里闪过一道精光。

    “公孙极那家伙久久没有动作,也估计是在等待老祖宗的坏消息。”龙战天沉声道。

    欧阳玥理解他们的意思,然后面色一紧,全身战气灌输到银针之上,对着老祖宗一条小腿上的骨头快速地钉了下去。

    老祖宗身体再次抖了抖,但面色未改,想必他是没想到自己还会有痛的感觉,这说明两条腿没有死绝。

    欧阳玥不敢分神,看着银针的一头已经深入骨头内部的骨髓之中,青木灵气瞬间输入,一片青青的雾气开始在黑色之中蔓延开来,银针瞬间变成了黑色,然后黑色的液体就开始从银针尾部慢慢地溢出来,就像一条管子在抽毒液出来一样。

    老祖宗惊呆了,龙战天更是惊讶得双拳握紧,内心的兴奋随着黑色液体的流出而感觉越来越强,忍不住惊喜地看看老祖宗,老祖宗也看看他,两爷孙都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

    欧阳玥发现这毒跟顽固,青木灵气包围的速度比平日里慢了很多,需要她用更强更多的意念去控制,所以不一会儿,她的额头就汗水淋淋,小脸也慢慢变白。

    “小丫头,可以了。”老祖宗看出了其中的奥秘,这小丫头在用她的精神力,而且消耗巨大,这让他很是感动,毒可以慢慢治,但他不想欧阳玥累坏了。

    一块白色的丝帕彻底变成黑色之后,欧阳玥吐口气停下输入,伸手用衣袖擦了擦汗,抬起头来,双目晶亮道:“老祖宗,看来我可以帮你彻底解毒,只是可能要几天时间,这个实在有点耗力气。”

    “小丫头。”老祖宗看着她那双善良真诚的眼睛,忽然间鼻子居然有点酸涩了,这可是他活了上百年都没遇到的事情。

    欧阳玥虚弱的小脸上露出真诚高兴的笑容,看着老祖宗道:“老祖宗好好休息,我今日还有事情要办,明日再来帮你解毒。”

    “好好,小丫头,真是谢谢你,不过你可要多休息,别太累了。”老祖宗也心疼这个懂事乖巧善良的小女子了。

    欧阳玥点点头,收好银针出去,龙战天先跟着她出去,在通道内感激道:“小丫头,真是谢谢你,我让厨房炖补汤,你先休息会喝了汤在出去,别累坏了。”

    欧阳玥看看他笑了笑道:“我没事的,龙家主放心,我有分数的。”

    龙战天内心也很感动,送她到大殿里才道:“记得回来喝汤。”

    欧阳玥接受他的好意,点点头。

    “希澈,你一定要保护她的安全知道吗?”龙战天对站在门口冷冷清清的龙希澈说道。

    “爹,小玥能解老祖宗的毒吗?”龙岳莲先好奇道,“小玥的脸色怎么忽然这么差?”她的话让龙希澈也注意起欧阳玥的脸色。

    “小玥耗费精神力为老祖宗解毒,老祖宗的毒她也确实能解,我们龙家这次有救了,这一切都是因为有小玥。”龙战天高兴地看着欧阳玥。

    “真的,太好了!”龙岳莲惊喜地跳起来。

    “你们要好好照顾小玥知道,少一根头发回来,都要家法伺候!”龙战天立刻发号司令。

    “爹,你放心,我们一定照顾好小玥的,小玥可是我们龙家的福星呢!”龙岳莲到欧阳玥身边亲热地挽着她。

    欧阳玥把球球放出来,让它去叫任云桀,她则先坐下来喘口气。

    “这就是二伯说的那只灵兽吧,好可爱啊。”龙岳莲看到球球出来立刻双目发亮,满是羡慕。

    欧阳玥笑笑道:“这小家伙确实可爱的,对了,你们龙家有灵兽吗?”欧阳玥看看龙战天。

    龙战天也看到球球,对欧阳玥笑了笑道:“武域灵兽是有的,但非常稀少,龙家只有一只灵兽,是我父亲的。”龙战天尴尬地笑笑。

    欧阳玥一愣后点点头,怪不得那个老头子这么嚣张,原来整个龙家也就他一人有灵兽,忽然脑海中想起昨晚龙老爷子的银瞳,不知道龙家其他人会不会银瞳,心想自己该不该问问这个问题。

    “你们聊,我先进去看看老祖宗,他现在只怕高兴坏了。”龙战天说完就笑着和欧阳玥打声招呼跑了,那背影看得出来似乎轻松了很多。

    “小玥,你真得好厉害啊。”龙岳莲很崇拜地看着欧阳玥。

    “我厉害什么,我才武王入门,比起你来可差远了。”欧阳玥笑着摇头,目光接触到门口的龙希澈,那双冷冰冰的眸子正看着球球离开的方向若有所思。

    “虽然在修炼上我比你厉害,但武道比我厉害得多得去了,但你医术厉害还能识别药石,这些可不是人人都会的。”龙岳莲是真心佩服欧阳玥,想到老祖宗十五年来都被毒折磨,找过无数种方法都没有起色,身体更是越来越差,她都觉得心痛,没想到欧阳玥真的能解毒,这是龙家十五年来最好的消息了。

    欧阳玥笑着摇摇头,虽然知道自己确实有过人之处,但没有自保能力就算再厉害也得受制于人,所以她要历练是必须的,她必须要强大!

    “喵呜,喵呜~”一边,球球可怜地兮兮的叫声传出来,欧阳玥转过身去,就看到任云桀倒拎着球球的小尾巴,一脸冷沉地走了出来。

    “主人,快点救我。”球球的声音在欧阳玥的脑海里响起。

    欧阳玥看着它被倒挂扑腾的可伶样子不禁笑起来,她完全明白球球为何会有现在的命运,任云桀可是正好抓住机会发泄昨晚的强烈不满。

    “玥,老祖宗的毒你能解吗?”任云桀一边手里摇晃着球球,然后让球球顺着弧线扔出大门,一边快速走到欧阳玥身边紧张地询问道。

    “任云桀,你个王八蛋!”球球的怒吼在欧阳玥脑中响起,“小爷早晚会超越你!”

    ------题外话------

    呜呜,月票榜掉第9了,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