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重生毒眼魔医 > 026章 要吃‘肉

    温柔的吻落在她柔软的红唇上,欧阳玥缓缓地闭上了眼睛,感受着他对她的爱意,这一点她在他杀了东尼那一刻时就不再怀疑,想到上世自己的无知和白痴,这一世能得到他的真爱,让她心中波动很深,一双手紧紧地围绕住他的精腰,让他也能感受自己对他的情,这样会不会让这可爱的家伙不再变成一个超级醋瓶子?

    任云桀的身体慢慢地压了上来,灵舌在她小嘴里飞舞探索,热灼的气息让两人心跳更加得迅速,情浴的气息蔓延开来,欧阳玥睁开迷蒙的眸子,看到任云桀紧闭着眼睛,很用心地吻着她,就像把她当成他最心爱的宝贝一样。

    心里一悸动,一直被动的她开始变得主动,香舌开始热情地纠缠着他的灵舌,找到彼此的契合,让两人灵魂深处的野兽都纷纷出闸,一发不可收拾。

    薄唇离开,直接滑落她的玉脖,欧阳玥忍不住发出you人的声音,微仰着脑袋,双目潋滟,感受着那来势汹汹的情动之感。

    大手迫不及待地扯开她的开襟睡衣,眼前一片美景让任云桀的褐色眸子一下子变得黑沉沉的,里面似乎有着一团火花在迅速燃烧起来,他那精壮的身体反应让欧阳玥胸口一紧,有种深深的渴望让她的身体也不由自主地微微颤抖起来。

    “玥,你真美。”任云桀有点痴迷地看着她的身子,忍不住深深地吞咽一下,欧阳玥的身子光滑如绸缎一般,此刻蒙上一层粉色更是晶莹动人,完美的发育比例让人血脉贲张。

    “讨厌~”欧阳玥尽管已经放开,但这种情况还是让她羞得想钻地洞,一张小脸更是艳若桃李,让任云桀一个忍不住,立刻脑袋一抬,又亲吻住她的红艳艳小嘴,同时大手再也克制不住,慢慢地爬上了她的玉质凝肤。

    “嗯~”身体的颤抖和刺激让欧阳玥有点难以克制,一双小手主动去拉扯任云桀的黑色背心,不小心的碰触让任云桀也抑制不住,呼吸更加沉重,猛然薄唇脱离她的小嘴,强势而略微粗鲁地往下侵占。

    一场大战似乎不可避免,正当任云桀内心挣扎是不是该继续下去,因为他知道他不想停下来,以后或许自己会给她带来灾难,但这个时候他只想让她成为他真正的女人。

    “主人,又有人来了!”球球的大叫声在欧阳玥的脑海里响起。

    被**迷蒙了心智的欧阳玥猛然一个机灵,立刻推开身上的任云桀,同时速度奇快地拉上两人已经散落的被子。

    “有人来了。”欧阳玥呼吸急促,任云桀被她一惊一吓,熊熊欲火被一下子浇灭,一颗心跳得犹如打鼓,差点就憋成了内伤,心里狠狠地大骂一声‘该死的!’。

    两人平躺着一动不敢动,猜测着谁又三更半夜来他们这里。

    “球球,是谁来了?”欧阳玥闭着眼睛自然不知道是谁,只是她细微感觉到确实空气中有种几乎察觉不到的波动。

    “主人,是强者,很强。”球球的声音里有着害怕和紧张,“有两人!”

    欧阳玥真想破口大骂,这龙家的人是不是都有毛病啊,三更半夜这是要搞哪样,没见他们是情侣吗?就不怕坏人好事招雷劈吗?不知道毛毛怎么样了?男人这个时候最怕吓了,要是有什么后遗症,龙家,你就等着瞧吧!老娘一定让你们龙家男人一个都不举!欧阳玥越想越气,真是一肚子火燃烧起来,你妹的!想要吃个‘肉’就这么难么?

    同时,她想着来者居然有两人?会是谁?难道又是龙家人好奇?但明日早上就不是能见到她了吗?

    房间里悄然无声,欧阳玥想睁开眼睛看看,但想到两名强者,而且自己现在又是朝天躺,实在有点不方便,而身边的任云桀更是一动不动,她的手在被子下轻轻地摸过去,任云桀的大手也立刻靠过来,欧阳玥感觉到他手上都是汗水,这家伙看来是被吓得虚脱了,心里想想实在有点对不起他。

    “主人,是两个老人。”球球的声音传递过来。

    “嗯,应该是龙家的老一辈,只是没想到老人家都这么偷偷摸摸的。”欧阳玥鄙视地道。

    球球嗯嗯几声,没有了声音。

    两道身影在床边站了一会,欧阳玥和任云桀都感觉到有点冷飕飕的,两人心神戒备,但不敢表露太多,直到两人离开,球球才松口气道:“主人,他们走了。”

    欧阳玥一听连忙侧身,目光瞬间直接透视,看到虚空中两个老人的背影正在离开。

    忽然一个老人瞬间停住脚步,快速地转过身来,欧阳玥一惊,难道自己的透视被发现了。

    那老人白发苍苍,背还有点驼,双目一睁,欧阳玥一惊,居然又见银瞳,她立刻吓得闭上眼睛,脑子里想起了华夏孙家,当初在缅甸公盘,自己透视孙道国的时候,那老头子就有感应,后来听孙焯裎解释他们家的银瞳也是有透视功能的,只是不如她的自如和强大。没想到在龙家居然再一次看到有人会银瞳之术,看来和孙家有点关系,或者又是流传出去的武功?

    老人银瞳直接看到欧阳玥这边的床上,停留一会才眸子变黑。

    欧阳玥在他看自己的时候,有一种很奇特的感觉,似乎被监控了,等这种感觉消失,她立刻睁眼,果然见那老人已经转回身去。

    他隔壁的灰发老人侧脸道:“大哥,这两人有问题吗?”欧阳玥看出了唇语,心里一转,看这两年的年纪,因为是龙战天父亲这一辈的。

    “刚才感觉被人盯上了,不过估计是我多心了。”白发老人摇摇头。

    “我们在虚空,有人来不会不知道,怎么可能被盯上,难道还有人能在外界看透虚空里面不成?我看你是太担心老祖宗的伤了。”灰发老人笑着摇摇头。

    “也许是我有心,这两个年轻人能找到紫药石必定有什么古怪,怎么会轻易找我们龙家帮忙,还这么好地愿意给我们紫药石,我只是觉得有点奇怪,这里面不知道有什么阴谋诡计,不过刚才看那姑娘的面相,应该不是大恶大奸之人。”白发老人道,“但他们的条件也实在过分,她也算是受龙家老祖先的恩惠,本应该对龙家报恩,但却是一点不自觉!现在的年轻人哪!”

    “大哥,她能得老祖宗的云天掌,也算和我们龙家有缘。”灰发老人道。

    “哼,不知感恩之人凉薄!”白发老人哼了哼快速离开。

    欧阳玥眯起眼睛,心里气愤,你才是凉薄之人,真是好心被雷劈啊。

    任云桀的手动了动,欧阳玥转过身去道:“他们走了,应该是龙战天上一辈的人物,两个老头子,怀疑我们帮助龙家的用心。”欧阳玥扁扁嘴。

    “这龙家怎么尽爱做这种偷鸡摸狗之事?”任云桀也是憋着一肚子气,“半夜三更的,还让不让人活了?”

    “呵呵。”欧阳玥一听他的怨气忍不住笑了起来。

    “你还笑,我被你吓得内伤了!”任云桀没好气地扑上来。

    “真内伤了?”欧阳玥有点担心,虽然任云桀这个样子实在让她很喜欢,这家伙也只有这样的时候像个正常人,还是可爱的那一种。

    “你要不要摸一下看看。”任云桀挑挑眉。

    “你,讨厌。”欧阳玥一愣后,顿时脸烫起来,这家伙口没遮拦啊。

    “你没事吧?”任云桀却忽然正经起来。

    欧阳玥不懂道:“我有什么事?”心想自己又不是男人。

    “还想要吗?”任云桀低头轻昵地用鼻子蹭蹭她的脸颊。

    “啊!”欧阳玥大窘,这男人真是越来越坏了。

    “不过我现在内伤,需要老婆大人帮助一下才行。”任云桀哧哧地笑起来。

    “你个混蛋!我要睡觉!”欧阳玥被羞地立马转身背对他,小心肝噗通乱跳,要自己帮忙?真是羞死人了!

    任云桀笑得低沉悦耳,一个翻身躺平,双目看着床顶上,心想难道是老天爷不让他要玥吗?

    “玥,你刚才是怎么发现有人来了?”任云桀都没注意到,那两位可是强者,都不知道什么级别了,他们自然发现不了。

    “是球球告诉我的,他对古武者靠近都有反应,当然除非它在睡觉。”欧阳玥想到球球这个时候居然没睡,顿时面色一变,这小家伙不会是偷看她和毛毛恩爱吧?

    “你说它刚才没睡?它能看到外面?”任云桀自然也想到这个可能,声音顿时冷了下来,这小畜生居然偷看他的女人,看来有必要好好教训它一顿了。

    “主人,我什么也没看见!”球球的声音果然响了起来,只不过有种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感觉。

    “球球,你,你!?”欧阳玥口吃了,她完全没想到这点,这叫什么事?是不是以后自己和毛毛亲热都有了一只大电灯泡?自己还被它看光光?天哪,好变态啊!

    “不过,主人,为何这个混蛋要咬你嘴巴啊?”球球有点迷惑的声音又慢悠悠地响起来。

    欧阳玥用意识看进空间里,这小家伙在它那张专门为它买的大席梦思床上翻来翻去,玩得不急乐乎,只是这问题让欧阳玥雷到了。

    “玥,把它拎出来!”任云桀面色阴冷道。

    “不要!主人,球球没有做错事啊,不要出来。”球球顿时吓得滚动的身体卷成一个球体,可怜兮兮地恳求道。

    欧阳玥嘴角抽了抽道:“那你还不乖乖睡觉!”

    “哦,球球马上就睡觉,不过球球想不通,为何你们要咬嘴巴啊,球球也想咬?”球球咧了咧嘴,露出一排雪白的大牙齿,让欧阳玥头皮一阵发麻。

    “再问问题,我就让毛毛告诉你答案!”欧阳玥摆起脸来,看来自己以后得防着点这只小东西了。

    球球立刻钻进毯子低下不出声了,欧阳玥见它可爱的样子笑了笑,然后面对任云桀那张吃醋的俊脸。

    “它睡觉了。”欧阳玥道。

    “它看到了?”任云桀恨自己没有想到这只小畜生。

    “它还小,不懂这些。”欧阳玥一头黑线。

    “不懂就更不应该乱看,我要挖了它的眼睛!”任云桀残暴的话让空间毯子下的小东西瑟瑟发抖,其实它很想说有什么好看的,不就是人压人、嘴咬嘴吗?人类真是奇怪,这很好玩吗?

    欧阳玥低笑着看着任云桀那吃醋的样子,最后摇摇头道:“它下次不会看的。”

    “你确定?”任云桀才不相信。

    “我确定,要是它再乱看,我就拎它出来给你处置。”欧阳玥这话是说给球球听的。

    球球非常悲催地扁嘴,主人对这个男人居然比对它这只灵兽都好,真不公平,它讨厌这个男人,它要变强大,只要自己能打败他,看他还怎么处置它。

    想到这里,球球立刻精神一阵,开始进入修炼模式了。

    “你自己说的哦,你是我一个人的,不能便宜别人,就连畜生都不行。”任云桀双臂抱住她,欧阳玥窝在他怀里幸福地笑了。

    两人没有再做什么,实在都没了那个心情,万一再来一次这类事件,估计任云桀一辈子都要废了。

    第二天早上八点不到,欧阳玥和任云桀都早早整理好,换上干净的衣服走出房间。

    “小玥,云桀,你们醒了?睡得可好?”龙岳莲第一时间从一边跑过来,笑容满面。

    “能好吗?你们龙家人都有怪癖!”任云桀冷冰冰地道。

    “啊?”龙岳莲不解,“出什么事了吗?”

    “没事,毛毛不习惯换床,可能睡不好。”欧阳玥对任云桀白了一眼,任云桀只是弯下嘴角,不再说话。

    “实在不好意思啊,我们家都是木床,让你们睡着不舒服了吧。”龙岳莲不好意思地挠挠头,以为任云桀说的怪癖是大木床呢。

    “没事,现在去看你家老祖宗吗?”欧阳玥询问道。

    “先去前厅用早膳吧,爹爹和几位长辈都在等你们。”龙岳莲连忙道,然后面色有点古怪。

    欧阳玥一愣道:“真不好意思,我们睡晚了。”

    “没有啦,是我们家习惯早起,老人家更是起得早,不过大家都知道年轻人都会晚点,所以不会在意的,你别拘束。”龙岳莲解释道。

    欧阳玥和任云桀跟在龙岳莲身后,离开厢房通道,走过几条走道后来到前厅一个宽敞的屋子里。

    一进门,欧阳玥惊讶,这屋子里居然坐了这么多人,不止有长辈还有年轻一辈,一双双眼睛都很好奇地看着他们,这是开欢迎大会还是批判大会?

    “欧阳小姐,任先生,请这边坐。”龙战天一改严肃之态,笑意盈盈地说道,他是龙家家主,坐在长方形的桌子正中间。

    “大家早。”欧阳玥有点尴尬地对这帮人点点头,任云桀则表情冷酷地为欧阳玥拉开凳子。

    两人坐下后,龙战天又道:“这些都是我们龙家嫡系,这边几位是岳莲的爷爷辈,这边则是她的伯伯和叔叔,另一边是岳莲的堂兄弟姐妹。这两位就是我们龙家的大客人欧阳小姐和任先生。”

    欧阳玥礼貌地一阵寒暄,任云桀只是轻微地点点头,对几个年轻男人盯着欧阳玥发出惊艳的目光表示不满。

    “欧阳小姐,这位就是会一路保护你们安全的龙希澈,是岳莲的二堂兄,他是我们龙家一辈中最厉害的强者,已经超越他的父辈,有他保护你们,应该不会出什么纰漏。”龙战天把一位欧阳玥已经见过的俊美男人介绍出来,正是昨晚半夜第一个来他们房间的那名冷冰冰的年轻人,眉宇间有着一股清傲之气。“你好。”欧阳玥对龙希澈点点头,龙希澈面无表情地轻点下头,目光接触到任云桀那犀利的眼光,不禁黑眸眯了眯,然后嘴角微微邪勾,似乎看出了任云桀的级别,是种轻视的意味。

    欧阳玥也发现昨晚两名老者也正在这些人中,正是龙战天的父辈,那位白发老人目光探究地看着她,欧阳玥心里鄙视这老家伙,但面上依旧挂着淡定从容的笑意。

    “听说欧阳小姐会医术和云天掌?”白发老人这个时候居然开口询问了。

    “略知一二。”欧阳玥对他微微一笑。

    “云天掌乃龙家的独门战技,欧阳小姐想必也听说我家有位祖先早年出了武域钟情于医术之说吧?”老人家继续问。

    “是的,昨日刚听龙家主说过。”

    “既然你会云天掌和医术,自然和我们龙家祖先有着缘分,也就和我们龙家有缘。”白发老人缓缓道。

    欧阳玥挑眉,不懂他这么说是什么意思。

    “说到底,其实是你受了我们龙家祖先的恩惠对吧?”白发老人把最后一句话说了出来。

    欧阳玥面色立刻沉下,任云桀目光更阴冷。

    “爹,其实这?”龙战天有点尴尬地看看欧阳玥。

    白发老人目光对着龙战天一眯,莫名的压力让龙战天说不下去。

    “龙老爷子的意思是不是我受了龙家恩惠,就该知恩图报?”欧阳玥声音冷了不少。

    “小姑娘知道就好,不过手机这事我们还是能满足你们的,只是希望欧阳小姐能为我们龙家多找些药石,龙家即将面临浩劫,若是有多些极品药石的话,就能把伤亡剪到最低,这也是给你一个报恩的机会。”白发老人的目的很明确。

    “爷爷,小玥不是神仙,怎么能轻易找到药石呢,再者,这样逼迫不太好吧?”龙岳莲忍不住冒出来。

    “放肆!”白发老人目光一瞪,龙岳莲面色苍白,龙战天的脸色也不好看。

    欧阳玥看着一帮面色古怪的龙家人,忽然间笑了。

    “原来这就是龙家,还真是让我吃惊不小,怪不得你们的那位祖先大人不愿意留下来,而要出去修炼了。”欧阳玥是被气得反而淡定了。

    “小丫头,你说什么!”灰发老人也面露不悦了。

    “我说若是我不愿意报这个恩,你们是不是准备杀了我们?还是说准备逼迫我们?”欧阳玥冷笑。

    龙战天憋不住了,对他身边的父亲急道:“爹,你这又何故?欧阳小姐都已经答应为老祖宗解毒了,这不是要她难堪吗?其实这算什么恩,只是欧阳小姐机缘巧合得到老祖先留下来的战技,实在没必要?”龙战天也想不通自己爹为何这么固执。

    “住口,龙家一直是高高在上的,何来求人之说!再者了,她确实是受了龙家恩惠,难道不应该还吗?我们龙家什么时候要这么低声下气了?”白发老人气得胡子都弹跳了下。

    “要说还,一块紫药石想必也差不多了!”任云桀冷冰冰地开口,“龙家不欢迎我们,我们走就是!”说完拉起欧阳玥的手就想走。

    “小伙子,何时轮到你说话!”白发老人一道战气直接飞向任云桀,让全部人都风云变色。

    “爸!”任云桀另一边的二叔龙泉忽然出手,为任云桀挡了这道战气,身体还被震动地抖了抖。

    “臭小子,你又搅什么局!年轻人心高气傲可不是好事!”白发老人道。

    “我到是觉得这里就你这个老头子心高气傲,不识时务,龙家大劫在即,你不帮忙,反而捣乱,本来我确实想为你们老祖宗解毒看看,现在嘛,我没兴趣了!”欧阳玥气恼地站起来,拉着任云桀要走。

    “小丫头,你说什么?!”白发老人气得身体发抖,活这么久,还是第一次被人骂成这个样子,还是个不知死活的小丫头,这让他这张老脸往哪里放。

    “我说得很清楚,这世上只有我能救你们龙家!你若不服,尽可以杀了我们,反正不久后你们也会来赔葬,若是你想明白了,只要你跟云桀道歉,我可以既往不咎!”欧阳玥被他刚才出手伤害毛毛那一招气疯了。

    “你,你?”白发老人差点又要灭了欧阳玥,被灰发老人和龙战天阻止。

    “你们两个要反了吗?这小丫头居然敢在龙家如此放肆!真当我们龙家无人吗?”白发老人气得大怒。

    “爸!现在是龙家有难,你就不能把你那高傲的性格放一放吗?你就不想老祖宗好起来吗?公孙家族随时都会进攻,公孙极那老家伙我们谁能挡得住!”龙战天也怒了,好不容易有了希望,偏偏自己顽固的爹一直以为他们龙家还是世界上最牛的家族。

    “混账,你说什么!”白发老人不可思议地看着自己的儿子,从来都没见过自己儿子居然敢这么对他说话的。

    “家主,姥爷说得也不错,我就不信我们龙家这么多人对付不了公孙极!”龙希澈冷冷地声音在另一边响了起来。

    “希澈!”龙泉立刻愤怒地喝止自己儿子,这儿子没见过世面,一味修炼,在年轻人中确实出类拔萃,但想法还是太天真太高傲了,这一点和他们的父亲大人还真是很像,怪不得自己父亲最喜欢希澈这个孙子。

    欧阳玥目光看看在座的其他人,发现老一辈的其他人都是面色凝重,而年轻一辈则多数是面色惊讶。

    龙战天则面色阴沉,看看龙希澈,最后把目光看向自己气得老脸涨红的父亲大人道:“爹,要是公孙家那么好对付,老祖宗就不会阻止我们报仇了。我现在是龙家的家主,既然是大家推荐我坐这个家主之位,我希望大家能听我一句,欧阳小姐是我们现在唯一的希望,老祖宗的毒不解,我们就没有和公孙极一搏之力,虽然欧阳小姐的云天掌确实是龙家的独门秘籍,但我不认为她是受龙家恩惠,相反,她是上天派来帮助我们龙家的,希望大家不要再以为龙家了不起,老祖宗说了,现在的龙家根本不是公孙家的对手,所以请大家清醒一点,有希望就不要放弃!”

    龙战天这话一出,龙老爷子面色更加难看,最后重重地冷哼一声道:“我到要看看一个小丫头有多大本事帮助我们龙家!”

    欧阳玥从生气到现在的有点哭笑不得,让她感觉龙老爷子和龙希澈的幼稚,好在龙战天这个家主还没有失去理性,要不然龙家就真得要完蛋了。

    “欧阳小姐,实在不好意思,我父亲脾气冲了点,我代他向你道歉,你别往心里去,我昨晚也和老祖宗说了,他说想见见你。”龙战天有点歉意道,没想到他父亲说话真得是一点面子都不给,把人都得罪光了。

    欧阳玥虽然很厌恶龙老爷子和龙希澈,不过龙战天和龙岳莲都是不错,而且看来起来其他人也似乎没有恶意,脑子里想了想,再看看任云桀,见他一脸冰冷,不禁觉得他的委屈,立刻冷声道:“我可以不跟他们计较,但是刚才龙老爷子差点伤了云桀,我说了他必须向云桀道歉,我才会再考虑帮你们一把,就算我解不了你们老祖宗的毒,但至少我能再给你们一颗蓝药石!”

    “你说什么!”龙战天的父亲气得一拍桌子就站了起来。

    欧阳玥眼睛一眯,冷笑道:“你老了难道连耳朵都不好使了?”

    ------题外话------

    嘿嘿。继续喊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