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重生毒眼魔医 > 025章 同榻共枕

    “龙家主,你不解出来看看里面到底有多大吗?要是靠皮的话,?”欧阳玥故意凉凉地道。

    龙家主身体再次一震,抬眸看了看欧阳玥,顿时捡起大刀就开始小心翼翼地切割,欧阳玥和任云桀对视一眼,都忍住笑意。

    三道身影快速而来,龙岳莲人没到就先喊:“爹,大叔和二叔来了。”龙战天这一辈有五兄弟和两姐妹,龙家主是老三,所以龙岳莲有两个伯伯和两个叔叔,更有很多堂弟堂妹,但她娘去世后,他爹就没有再娶,所以她是龙战天唯一的女儿。

    不得不说龙家的基因不错,两位叔叔看上去比龙战天年轻些,但同样是相貌堂堂,眉宇间都能看出是兄弟。

    两位叔叔看看欧阳玥和任云桀,然后看到龙战天正在解石,那石头切面发出的紫色光芒让他们也惊喜无比,本来还以为莲儿这丫头说胡话呢。

    “家主,这是怎么回事?”大叔惊喜地走过去细细看道。

    “紫药石,我们有紫药石了!”龙战天看到已经差不多解出来,有一个拳头那么大的紫药石时,激动的老眼都红了。

    龙岳莲兴奋地走到欧阳玥面前喜悦道:“小玥,你真是神了,怎么就知道这原石里面有紫药石呢?就连老祖宗都看不透药石的原石,你是怎么做到的?”

    龙岳莲这话一出,三个大人顿时都朝欧阳玥看来,那六只眼睛里的火热差点把欧阳玥灼成人干,是啊,若是她能识别原石里的药石,若在多几块极品药石,那么老祖宗就有希望了不是吗?

    “咳咳咳,运气罢了,对了,我要拿多几块废料才行,我这原石没有当场解石,所以明天一定要拿回去解的。”欧阳玥话刚落,任云桀走到一堆废料里面捡了些形状外表差不多的原石放入手链空间里。

    “欧阳姑娘,你,你还有其他药石吗?”龙战天有点不好意思地问。

    任云桀冷哼一声道:“紫药石也不是白给你们的!”

    “毛毛。”欧阳玥一愣,看向任云桀,面色有点尴尬。

    “确实,这么珍贵的东西,我们龙家也不能说拿就拿的,你们有什么要求尽管提,能做到的我们一定尽力。”龙战天老脸有点红,这话其实是说这紫药石龙家是要定了。

    欧阳玥想说话,结果被任云桀拉到身边,任云桀转头冷声对龙战天道:“我们本来来龙家是因为得罪了宫家,想寻求龙家帮助的,不过若是龙家不乐意,管理工会的四大长老会推荐小玥去药剂学院,进入药剂学院,起码小玥的安全不成问题,而我也可以在管理工会工作,不过我们不想分开,但紫药石有价无市,何其珍贵想必你们都懂,说句难听的,只要我们有紫药石,就算被宫家打击,也能自救,现在要我们白白给你们龙家自然不可能。”

    “小伙子这话确实不错,那你说说看,要我们龙家怎么做,才能把紫药石让给我们。”那位二叔点点头开口,想来也是明白事理之人。

    欧阳玥在任云桀背后扯了扯他的衣服,任云桀直接开口道:“我和小玥想要两部手机,还有就是宫家找麻烦的时候,希望你们龙家能帮忙解决掉,若做到这两样,紫药石就是你们的了,我想这个要求不难吧?”

    “不难,两部手机容易,莲儿,你明日带他们下去买,至于宫家的人,只要你们待在龙家,他们也不敢动你们。”龙战天立刻道,虽然两部手机是二十个大金币,但现在二十个大金币都没处买紫药石,就是想买成老爷手上那块蓝药石,都被拒绝了。

    “爹,两部手机要二十大金币啊,我们龙家也才一部共同的。”龙岳莲有点郁闷地看看欧阳玥,“那么多钱?”

    “住口,二十大金币我们还給得起。”龙战天立刻喝止龙岳莲。

    “那个,一部好了,我自己有钱可以买一部,毛毛。”欧阳玥忍不住出声了,因为她感觉龙家的人,人品还是不错的,要不然他们大可以抢了紫药石。

    任云桀转头看看她,最后无奈道:“你就是心软。”

    “嘿嘿,我们明天还可以去赌石,要再找几块药石,就又有金币了啊,而且我这里还有几块呢。”欧阳玥空间里还有四块药石,虽然不是紫药石,但要是拿出去一样让人跌破眼镜。

    “你,你还有?”龙岳莲耳朵可灵得很。

    欧阳玥讪笑道:“没有紫药石了,不过还有蓝药石和青药石、黄药石,橙药石各一块。”

    三个大人再一次被吓到了,这小姑娘是哪里来的奇葩啊,世人难寻的药石,她一个人就拥有那么多块,这到底是要咋样啊?

    “天哪,你,你到底从哪里来的?”龙岳莲受不了刺激了。

    任云桀鄙视他们一眼后冷声道:“要我们不出龙家是不可能的,我们是来历练的,主要目的还是要接触比我们强的强者,要是在龙家我们还谈什么历练,而且小玥还是要进药剂学院的,她有这方面的天赋,也许以后能制造出高等级别的药剂。”

    “那不如这样,我们龙家派一个高手在你们身边,这样就能随时保护你们。”龙战天斟酌一下后道。

    “爹,让我保护他们好了!”龙岳莲兴奋道,她好想下山去看看啊。

    “你不行,宫家强者不少,就你那水平,别说保护人,自保都有问题,我看?”龙战天转头看两位弟弟。

    “让希澈跟着他们吧。”二叔想了想后似乎下定决心一样开口。

    “啊,希澈哥哥吗?他不是还在闭关吗?而且他的个性也不适合做这个啊。”龙岳莲嘟嘴道。

    “你懂什么,我们这些老的自然不能下山,要防着公孙世家,希澈是你们这群人中实力最高的,有他在,只要不遇上武神级别,他都可以独当一面。二弟,这事就交给你去和希澈谈谈了。”龙战天皱眉道。

    “好,那小子一直不停修炼,也该出去走走,我都怕他走火入魔了。”二叔笑了笑。

    欧阳玥和任云桀是一头雾水,但很显然,他们准备派一个叫希澈的家伙跟在他们身边随时保护他们,照他们的话,这个希澈似乎脾气不怎么样。

    “咳咳咳,欧阳姑娘,你们今晚就在这里住下可好,老夫等下去见老祖宗,希望明日欧阳姑娘能帮老祖宗看看他的伤情。”龙战天很客气道。

    欧阳玥转头看任云桀,任云桀点点头道:“反正在管理公会也不安全。”

    欧阳玥点点头,同意留下来,龙家人都喜出望外,龙战天连忙让龙岳莲安排他们去休息,自己则和两位兄弟立马离开。

    龙家大宅的后面有一个秘密通道,通道一直延伸至后山中,一路上有壁灯照明,走进去感觉到一股阴凉之气。

    二叔龙泉此刻就走在这条平日里很少有人走动的过道中,脑子里盘算着该怎么和自己那个奇怪的儿子说这件事情。

    龙泉虽然是五兄弟之中最小的一个,但他儿子龙希澈却是比龙岳莲大了两岁,在众多堂兄弟姐妹中排行老二,也是这里面最勤奋、天资最高的年轻一辈,二十三岁就已经达到武尊三级巅峰,这已经是武道修炼的一个奇迹了,在同年纪中几乎是无人能及,也是龙泉心里的骄傲,就连他这个做爹的现在也才是武尊二级巅峰,落后于自己的儿子,不过他知道自己的资质就算再修炼也到不了顶峰,所以一般修炼时间少,而是帮着管理龙家的各类事物。

    但让他头疼的是这个儿子性格太冷,沉默寡言,一味修炼,不问俗事,个性还有点清高,鲜少出来和家人团聚,这让他这个做父亲的都感觉不到自己还有个儿子。

    走道的尽头有几间独立的石屋,里面日常用品一应俱全,这里都是龙家人修炼的地方,只是一般人都会时常出来走动,比如和大家一起吃个饭、喝个茶,联络下感情,只有龙希澈很少出来。

    修炼到了他那个地步,生理需要已经淡薄,不吃不喝都属于正常。

    脚步停在最后一间石室门口,龙泉不由自主地有点紧张,想来自己有点好笑,居然对这个儿子有点疏远之感。

    敲门声响,里面一个面容俊朗的年轻男子慢慢睁开了眼睛,微微蹙眉,一般人不会来打扰他修炼,想必是出了什么事情了。

    意念一展开,就知道门外是自己的父亲,立刻声音清冷地响道:“父亲,可有急事?”

    “希澈,你要出关了。”龙泉尽量让自己的声音有点说服力。

    龙希澈黑眸一眯后手臂一挥,一道战气直接推动石门,石门打开,龙泉就站在门口。

    “我还未到武神级别,不想出关。”龙希澈看着走进来的身影,声音依旧没有多大起伏。

    “龙家需要你出力,这一次你一定要出关。”龙泉声音强势严肃,“这是家主的命令。”

    龙希澈面色微变道:“父亲,是出了什么事?”

    “若你想救老祖宗,就出关吧。”龙泉一双黑眸犀利地看向龙希澈。

    龙希澈终于有点动静,慢慢地从石床上下来,眉心紧皱道:“老祖宗出事了?”

    “老祖宗的毒越来越厉害,若再没办法只怕没救了,现在有人可以救老祖宗,但条件是要我们中一人日夜保护他们,你是最佳人选。”龙泉点点头。

    “他们是谁?”龙希澈一听居然让自己做保镖,心里有点不爽,他那么勤快修炼,可不是为了做别人的保镖,他是要守护整个龙家!

    “一个年轻女子和一名年轻男子,他们似乎是一对情侣,不过这不关我们的事,重要的是她们有紫药石和其他药石,而且那女子精通医术,他们是从外界进来历练的,这也许是我们龙家最后的救命稻草,所以家主有命,不得疏忽,希澈,你责任重大。”龙泉清楚地解释给他听,“他们和宫家有点过节,你要保证他们的安全。”

    龙希澈纵然心里不是很乐意,但说到这个份上了,他要是违反家主命令,那他也就不是龙家人,所以他想了想道:“我知道了,等下就去见家主。”

    龙泉心头一喜,点点头后离开。

    龙希澈的俊脸上一片阴沉。

    这边龙岳莲把欧阳玥和任云桀领到一间干净的厢房内,看看两人道:“小玥,你们是一间房还是两间房?你们应该是情侣吧?”龙岳莲看得出任云桀只有看欧阳玥的时候才会露出温柔似水的目光。

    欧阳玥一愣,任云桀已经说道:“我们是未婚夫妻,不过若是只有一间房的话也没关系。”说完看了眼欧阳玥。

    欧阳玥顿时俏脸通红,瞪了他一眼道:“莲儿,只有一间房吗?”

    “对面那间也是客房,不过小玥,你不考虑和你未婚夫一起住?”龙岳莲有点邪恶地看看两人。

    任云桀立刻道:“那我们还是一间吧,玥,这样可能方便些,也安全些。”

    龙岳莲见欧阳玥面红耳赤,嬉笑起来道:“那你们先休息,有事明天再说,我想我爹他们估计一晚上都会兴奋地睡不着。”

    欧阳玥只能点点头,今日才第一天来武域,一连串的事情让两人都没好好休息过,在龙家应该是很安全,就好好睡一觉吧。

    房门关上,欧阳玥看看一边那张古色古香的大床,再看看走去梳洗的任云桀,心里有点悸动起来,面色更红了。

    走到窗户边的椅子上坐下来,欧阳玥细细想了想龙家的事情,龙家人其实还不错,至少她接触到的除了那个大伯之外,都算可以,她为了自己和毛毛都要帮帮他们的。

    任云桀洗了脸出来,见她坐着凝思,走到她身边的椅子上坐下来温柔道:“玥,你在想什么?”

    “我在想我把紫药石给他们是对还是错。”欧阳玥抬眸看他。

    “紫药石确实很珍贵,但我们若要在武域历练,就必须要个后盾,要不然会很辛苦,还有,我们可以再去赌药石,也许还有紫药石的。”任云桀伸手拉了拉道,“你累了吧,快去洗洗,早点休息吧。”

    欧阳玥目光闪烁,看看大床道:“你真要睡在这里?”

    “你不想和我睡?”任云桀顿时露出一张委屈的脸色,俊脸垮下,好像是被嫌弃了的小狗狗。

    “不,不是,我只是,算了,我去梳洗。”欧阳玥从空间里拿出衣物,走进了梳洗室里,心里想着自己反正也不介意不是吗?

    任云桀嘴角一勾,开始脱外套,剩下里面一件黑色背心走向大床,好几天都没睡在床上了,他还真有点怀念了。

    等欧阳玥梳洗完毕出来,就看到任云桀已经乖乖地睡在床上一动不动了,还特意给她留了大半个床位。

    欧阳玥这才发现他从s市出发来武域,一直就没有睡过觉,一定是很累了,自己居然还在想入非非,真是该死!

    轻轻地坐在床边,看着他的睡颜,平日里很冷酷的他,在睡觉的时候眉宇之间的冷酷淡淡地化开,卷卷的头发耷拉在一边,长长的睫毛就像羽扇一般,海棠色的薄唇微微抿着,就像一个孩子似的,看上去天真无邪。

    欧阳玥有点看呆了,一直觉得毛毛很英俊,但似乎是越看越帅了,良久,她才从他平稳的呼吸声中清醒过来,心里涌上心疼,他是真得很累了,自己在他空间里睡过一觉,虽然有些累,但比他可好多了。

    忽然脑子里闪过什么,立刻拿出银针,轻轻地下了他手腕的穴道上,任云桀只是微微动了下没有醒来,想必是觉得睡在她身边没什么顾忌。

    青木灵气缓缓地输入他的体内,欧阳玥看到他俊脸的表情更加舒缓,呼吸也更加平稳,睡得似乎更沉了。

    十分钟后,她收起银针,脱了外衣睡在他身边,武域现在也是五月的天气,山顶有点凉,一床很大的被子让两人能很能盖到,只是这还是欧阳玥第一次和任云桀同床共被睡在一起,心里难免有点不适应,但很快她居然也睡着了。

    半夜,欧阳玥空间里的球球忽然动了,睡梦中的欧阳玥脑海里响起球球的声音:“主人,有人靠近。”

    欧阳玥在黑暗中顿时睁开了眼睛,转头看向床前,发现没有人,立刻眯起眼睛,就见虚空之中,一个修长俊美的男子进入了他们的房间。

    欧阳玥眯着眼睛,看到这男子大约二十二岁,一身古代的青花镶边白色长袍,及肩的黑发随他走动而后摆,看上去很是潇洒,是一位美男子,但一双黑眸在黑暗中发出光芒,但却是犀利阴冷,来着不善?

    欧阳玥心里一咯噔,这人是谁?难道龙家想出尔反尔,杀了他们抢药石?不对,自己会医术,又会云天掌,他们还需要她帮他们老祖宗解毒,应该不至于杀他们,何况真要杀她们,也不会派出这么年轻的人过来吧?

    男人走到床前,欧阳玥已经闭上眼睛,呼吸均匀,但脑子里已经让球球准备好,要是他动手,球球就会第一时间冲出去。

    好在男人只是看了一会,然后冷冷地哼了声后转身离开,让欧阳玥也松口气,不过这家伙是谁?半夜三更来窥视他么?想到自己和任云桀一张床,脸上有点热。

    心情放松,身体微微一转,忽然身边的任云桀一只大手就搂上了她的小腰,把她吓了一跳。

    “玥?”任云桀轻轻地叫唤道。

    欧阳玥一惊,原来任云桀的危险意识也很强,睡了一觉后更是灵敏。

    “你醒了?”欧阳玥转过身来,两人面对面。

    “刚才有人来过了。”任云桀一双黑眸闪动着点点光彩。

    “嗯,球球告诉我了,吓我一跳,你很累吧,多睡会,放心,有人来球球会第一个感知的。”欧阳玥微微一笑道。

    “我好多了,之前我是真得有点累,睡着了,你不怪我吧?”任云桀在她腰上的手紧了紧,他整个人也靠近一些,眼睛都适应了黑暗,能看到彼此近距离的面容。

    欧阳玥莞尔一笑道:“傻瓜,我怎么怪你,都是我不好,你都这么累了,我都没注意到。”欧阳玥很是自责,毛毛对她的好比她对他要好得多。

    “我没事,你别担心,离天亮还早,快点睡吧,估计明天又有得忙了。”任云桀温柔地说道,眸子里柔情一片。

    欧阳玥拉了拉被子道:“毛毛,你说刚才那家伙半夜来看我们是什么意思?”

    “我也不知道,也许是好奇吧,毕竟你为他们找到一块紫药石,你刚才看到人了吗?什么样的?”任云桀刚才虽然有感觉,但他没有睁眼,当然就算睁眼他也看不进虚空里面的人。

    “一个很年轻的男人,应该也是龙家众多兄妹的一员。”欧阳玥道。

    “估计是那个叫希澈的家伙,龙家主说让希澈这个家伙明天开始保护我们。”任云桀立刻想到。

    欧阳玥点点头道:“有可能,不过这家伙的目光似乎不太友善,我看我们要小心点才是。”

    任云桀伸手上来摸摸她的脑袋道:“嗯。不过我相信龙家也不敢对我们怎么样,除非他们不想他们的老祖宗平安了,要不然他们要依仗你的事情还多着呢,对了,玥,我觉得有机会你还是应该去药剂学院学习一下,你觉得怎么样?”

    “我只是不想和你分开,学药剂一定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欧阳玥微微一愣后有点沮丧。

    “我们明天就有手机了,而且帮了龙家后,我想让他们送我们入药剂学院应该不是问题,我和你一起进去。”任云桀笑道。

    “那就太好了,学会制作药剂,以后对大家的帮助也大得多。”欧阳玥立刻高兴地直点头。

    “嗯,等我们出去,就不用怕那些讨厌的家伙了。”任云桀眸子一眯,有着冷意。

    欧阳玥知道他想着自己的家事,不禁心又疼了,连忙拉住他的大手道:“毛毛,你放心,我们一定能在一起的。”

    任云桀微微一愣后,伸出双手把她抱进怀里,只不过此刻在床上,让两人的情况显得暧昧了。

    欧阳玥面色涨红,但也没拒绝,只是静静地让他抱着,任云桀的薄唇在她额头轻轻一吻,然后深深地吸了口气。

    两人一动不动,但气息却是越来越热,欧阳玥自然也睡不着,任云桀看来是休息够了,这导致两个人之间有点微微尴尬。

    “睡吧。”任云桀放来欧阳玥,声音有点低沉。

    欧阳玥红着脸点点头,身体朝天躺,闭上眼睛,但心里还是紧张,两个人现在是盖棉被纯聊天吗?想到这里欧阳玥嘴角抽了抽。

    “怎么了?睡不着了?”任云桀的深邃眸子一直注视在她漂亮光洁的小脸上。

    “没,没有。”欧阳玥没有睁眼回答。

    “在想什么?”任云桀的热灼气息喷洒在她的耳边,让她的俏脸是越来越红,就算在昏暗中,任云桀依旧能感觉到她的害羞。

    “没什么,在想大少爷和小文他们,不知道他们怎么样了。”欧阳玥淡淡地道,希望自己心里能平静下来,身边躺着个美男,她又是上世经历过欢爱的女人,实在让她有点心猿意马,自己都鄙视自己了。

    忽然身边的气息变冷了,欧阳玥惊讶地转头,就看到任云桀眸子里那隐隐上升的怒火。

    “和我在一起,不准你想别的男人。”任云桀顿时身影一翻,脑袋就已经在欧阳玥的上方,那样子分明是吃醋了。

    欧阳玥哑然失笑:“你想哪里去了,他们都是我的朋友,还有格林,范大哥,徐大哥,孙少,不知道他们都好不好,毕竟我们这一失踪,那边发生什么事情都不能预知的,我有点担心东方家族和萧家,会对他们不利。”

    “不用担心,那帮家伙都精明得很,而且,他们都喜欢你,也会保护你。”任云桀直接忽略到其他事情,薄唇嘟起,都是不满。

    欧阳玥一愣道:“你别胡说八道,他们都知道我心里只有你一个!你瞎吃什么醋啊!”欧阳玥伸出双手抚摸上他的俊脸笑起来。

    “我就是吃醋,你是我的,别人不能喜欢,只能我喜欢。”任云桀忽然很小孩子气地看着她。

    欧阳玥捏住他脸上的肉没好气道:“你非要自己瞎吃醋,我可管不了,快点睡觉,别胡思乱想!”

    “不要~”任云桀摇摇头,薄唇扁起来,那样子还真是有点委屈了。

    “那你想怎么样啊,我只把他们当朋友,他们也都很有分寸,大家都是大人了,你自己别乱想就好。”欧阳玥翻个白眼。

    任云桀眸光深邃,火热地盯着她,好像眼前的她一下子变成一盘美食一样,让他有种想要吞下肚子的渴望,而且那感觉是越来越浓烈了。

    欧阳玥发现他的不对劲,难为情地伸手推了推他道:“怎么了,该睡觉了。”

    “玥,我们第一次同床共枕吧?”任云桀声音沙哑,目光盯在她娇嫩的小嘴上。

    欧阳玥脸热得厉害,难为情道:“现在龙家人都以为我们在一起了。”

    “我们本来就在一起,而且会永远在一起。”任云桀脑袋慢慢地低下来。

    欧阳玥有种预感,接下去一定会发生什么,虽然之前两次她都想献身,因为她认定毛毛,但这一次还是让她无比的紧张。

    ------题外话------

    卡住,嘿嘿,要月票,海选票,求安慰,求抚摸,求蹂躏…。

    谢谢亲爱的‘媚媚2011’送999朵鲜花,老香身体不适中,好感动,扑倒~。(.)